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桃之11mn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百姓家史】童年的乐趣
26174 次点击
68 个回复
桃之11mn 于 2014-09-12 10:55:0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大暑将至,酷热难耐。晚上休息不好,本想中午补睡一下,怎奈窗外响起的知了、知了的尖叫声,彼伏此起,让人好不心烦,弄的人睡意全无。索性拿起笔,记忆一下少年时代(60年代)捉知了的经历,顺带把这个季节里常常陪伴左右的天牛、萤火虫一道记录下来,与网友们共同回忆一下童年的乐趣,岂不快哉!

    先说知了:

    知了—蝉科昆虫的代表种类,黑色、有翅、会飞翔。雄的腹部有发声器,能连续发出尖锐的声音,雌的不发音。成虫一般生活在树上,幼虫生活在土里。

    每年梅雨季节,我们小孩就会在树下寻找知了的幼虫,当发现地下有一个黄豆大小的圆孔,我们都会很高兴。用树枝挑开圆孔,就会看到里面躲着一个知了的幼虫——土知了,这时我们就会将其掏出来,不多一会就能捉到几只甚至十几只。别看这时的“土知了”模样很难看,可是如果你今天不抓它,当天晚上它就可能钻出土来,爬到树干上,褪下那土黄色的外壳,成为一只真正的知了,并且很快就会“引吭高歌”。我们抓住“土知了”,一般是先当玩具玩,看它那笨拙的爬行,有时为了炫耀战果,还会把它挂在衣服上(它自己会勾住衣服),以引得小伙伴的赞誉。玩过之后,就要大饱口福了。先用铁丝穿好它,然后放到火炉上烤,烤熟的土知了那真叫一个“香”啊!

    对于我们这些长时间难得一见荤腥的人来说,吃烤知了不亚于吃一顿“满汉全席”。

    有时候我们也会爬到树上去捉成年知了,但知了很狡猾,不容易得手,于是人们就会用“面筋”去粘知了,这样把握就大多了。不过这时捉到的知了,以玩为主了,听大人说知了已进食,肚子里有屎,所以就不能吃了。虽有如此一说,可我们有时仍会捉来烤着吃。

    再说天牛:

    在这个季节里,天牛也是我们常捉当玩具玩的小动物。

    天牛(据说学名叫星天牛)体翅黑色、每个鞘翅有多个小白点,另有两根长长的触角,上面也有小白点,会飞翔,多以吃树为生。天牛多在杨树、柳树上,最厉害的是它的嘴,像一把张开了口的大钳子,一般筷子粗细的树枝,它一口就能咬断。我们捉来天牛玩的时候,常有人的手被它咬破而鲜血直流,虽如此孩子们仍乐此不疲。有时,小伙伴们还用捉来的天牛让它们互相咬斗,比谁的天牛厉害。

    最后再说说这个季节有的另一个小动物——萤火虫。

    它长的有点像蜜蜂、又有点像苍蝇,白天看不见,常在晚上出来活动。它的腹部有发光器,能发出黄绿色的光。喜欢栖息于潮湿的草木繁盛之地,以捕食蜗牛和小昆虫为生。古人云:银烛秋花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指的就是大暑季节捉萤火虫的事。

    我们则没有古人的闲情雅致,多是用手直接去捉萤火虫,由于多,不费什么事就可捉到很多的萤火虫。捉回来后用瓶子装起来,白天放在隐蔽处,晚上拿出来玩,一般二三天后,萤火虫就会死掉,我们会再去捉。

    后来听大人们讲,晋朝有一个叫车胤的人,年少时因家里贫穷,无钱买灯油,就就捉来大量的萤火虫用以照明,夜晚苦读圣贤之书,后来官拜吏部尚书,增广贤文里也有描写:

    学问勤中得,萤窗万卷书。三冬今足用,谁笑腹空虚?

    听了以上的传说,我也模仿过古人,捉来许多萤火虫装在瓶子里,晚上用它照明来读书写字(家中有电灯,故意不用),也想将来能当官。只可惜,不要说大官,这辈子连个小官也没当过,徒增笑料耳!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流逝了50年,看到此帖的网友中,也许有和我一样经历的人,能介绍一下您当年是如何度过这炎热夏天的吗?

    谢谢!

    

尘土



    『家史小贴士』
    ⊙发表家史文章请注明【百姓家史】
    ⊙『请点击阅读更多百姓家史文章』
    ⊙『敬请关注百姓家史微博』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1:05:05    跟帖回复:
   沙发


    地  踏皮、雷箘、松毛糖总有一样你没吃过!

    60年代虽然生活艰苦,但生态环境却是比较好,没受什么大的损坏。人们食用的都是生态食品,特别是还有一些天然的,野生的食材也比较多。

    记得那时春、夏、秋季节,每遇下雨天过后,山坡上总会长出一些可以食用的菌类来。印象最深得有2种:一种叫“地踏皮”;一种叫“雷菌”。

    地踏皮长得暗黑色,像泡软了的碎黑木耳,味道很好吃。古人云:地踏菜,生雨中,晴日一照郊原空。庄前阿婆呼阿翁,相携儿女去匆匆。须臾采得春满笼,还家饱食忘岁凶。

    可见灾荒年它还可救活劳苦大众,真是大自然的恩赐之物啊!

    雷菌(夏季打雷天才有,故名“雷菌”)有着圆形的顶盖,下面一根小柱子,与别的蘑菇形态相似。不同的是它的顶盖上面是雪白的,而下面却是黑色的。

    松毛糖多在秋季才有,它出现在松树的枝叶上,晶体状,一小撮、一小撮的,颜色是白白的,很像绵白糖,吃到嘴里比糖还甜。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因其出现在松毛上,我们就叫他“松毛糖”。

    以上三种野生的、天然的食材,有网友吃过吗?

    欢迎了解它们的网友介绍一下这三样东西的来龙去脉,不胜感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1:14:51    跟帖回复:
3
谢谢阅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1:34:34    跟帖回复:
4
    感谢先生的记录,家史栏目好几天没新帖啦,作者们赶紧动笔写起来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1:50:20    跟帖回复:
5
天津印象

  天津是我故乡,生于斯、年少时成长于斯。记得小时侯随家人常常去南市、三不管儿、娘娘宫、百货大楼、小白楼、中原公司、劝业场等热闹的地方。这些地方白天人来人往热闹非常,入夜霓虹闪烁灯红酒绿,各式各样的小吃让你流连往返接应不暇,现在再去吃时好多小吃都吃不出原来的味儿了。近十几年来天津的变化也真大,过去在南市等地方沿街都是商店门脸儿,天南地北各种吃食干货海鲜零嘴儿应有尽有,几毛钱就可叫你吃好吃饱,现在这些地方都规划拆掉变成高楼林立的住宅小区了,那时的风光也早已不再依旧了。

  小时侯家住南京路庆安里,出胡同过南京路就是墙子河。现在墙子河也早已变成“地下铁”了,但那时墙子河却是我儿时的乐园。记得那时南京路上跑的“三路”公共汽车背后还背着锅炉,售票员不时从车上下来给锅炉捅火加煤,蒸汽足了后汽车才蹒跚而行。墙子河边长满了花草树木还有石桌石椅。那时河里还有一种透明长吻的小鱼,现在也早已绝迹了。最快乐的莫过于和小伙伴们一起粘蜻蜓了,什么“轱辘钱儿”、“花梨豹”、“大老青”、“大鬼小鬼”、……还有一种非常稀罕的蜻蜓全身都是黑色叫“黑老婆儿”。每当“黑老婆儿”出现时,我和小伙伴们都会扯着脖子声嘶力竭地大叫“黑老婆儿,洗脸不洗脖儿。黑老婆,洗脸不洗脖儿!”……直到蜻蜓飞远看不见了才停止呼喊。

  说起天津就不能不提起海河,海河是天津的母亲河,明初天津也只是沿河的一个小渔村小渡口,几百年过去了发展到今天天津已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级的大城市了。记得1970年以前海河解放桥以下还能经常看到从日本飘洋过海直达天津的货轮,海河里还能见到一条小火轮后面牵着几十条装满货物木船行进的壮观场面,现在这些景致也早已成为遥远遥远的过去了。

  我现在虽然在外地居住但几乎每年都要回天津,对我来说天津也早已成为我的过去和记忆了。好多我儿时经常玩耍和熟悉的地方也早已面目全非了,高楼大厦林立身置其中晕头转向连“北”都找不着了。但对我来说天津永远是我儿时记得时的样子,在我的记忆中天津是永恒的、海河是永恒的、永远永远也不会改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1:51:51    跟帖回复:
6
北京印象


   从六岁时第一次去北京姥姥家到现在已经有五十几年了,这期间曾经n的平方次到过北京.姥姥家在阜成门内白塔寺对面的大喜胡同里,离姥姥家不远就是阜成门高大的城门楼和长长的城墙,从城砖缝里顽强生长出来的酸枣树布满了残破的城墙,到现在这些景象也早已成为遥远过去了.还记得曾是西北军高级将领的姥爷挺着胸端着肩,身着一领长衫在默默地打扫院子.入夜和表弟表妹一起在后院的乱砖堆里捉萤火虫,把捉来的萤火虫放到空玻璃瓶里,放在桌上后把电灯关了,然后我们就跪在椅子上靠着桌面,双手托着腮静静地等待.突然一闪,萤火虫的荧光在黑暗里显现出来.那是幽幽的蓝光,一明一灭象天上的星使你遐想. 和表哥表姐游颐和园,爬到佛香阁旁可以看到玉泉山的塔,再往远处看就是香山.只记得那山是深深的蓝黛色,看一眼使你永远也不会忘记.
   现在到北京一般就是逛大街和游览古迹,逛街的大部分都是去王府井、大栅栏、东单西单、东四西四等人多热闹的地方;近年来又是去什么赛特、燕莎、秀水街等地。游览古迹除了天安门广场每次必去外,还有故宫、景山、北海、天坛、颐和园等地方,稍远一点的就是十三陵和八达岭长城等。
  
我的姥爷----郑大章(1891--1960)   字 彩庭,天津 静海 独流人.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陆军大学第六期。历任军职,从1923年起任西北军骑兵旅长、师长、军长、骑兵集团司令。国民政府1936年发表的陆军中将,汪伪政权的上将。蒋、冯、阎中原大战时差一点活捉蒋介石,全程参加了七七芦沟桥抗日战争。后在亲家刘郁芬拉拢下转投汪伪,1945年后去职。(冯玉祥的十三太保中刘郁芬的儿子娶了我家的大姨,韩复榘的儿子娶了我家的四姨与我家是亲家关系。),在网上输入“西北军后五虎”可详细了解郑大章的详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1:53:04    跟帖回复:
7
呵呵;童年的回忆总是快乐的,问候楼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2:33:10    跟帖回复:
8
转至第7楼第 7 楼 远山如黛2014 2014/9/12 11:53:04 的原帖:呵呵;童年的回忆总是快乐的,问候楼主。谢谢您!


  看了您写的天津印象,北京印象,感到每个人的童年记忆总是那么纯真,那么深情。能唤醒您的记忆,我很高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2:36:05    跟帖回复:
9
转至第5楼第 5 楼 远山如黛2014 2014/9/12 11:50:21 的原帖:天津印象

  天津是我故乡,生于斯、年少时成长于斯。记得小时侯随家人常常去南市、三不管儿、娘娘宫、百货大楼、小白楼、中原公司、劝业场等热闹的地方。这些地方白天人来人往热闹非常,入夜霓虹闪烁灯红酒绿,各式各样的小吃让你流连往返接应不暇,现在再去吃时好多小吃都吃不出原来的味儿了。近十几年来天津的变化也真大,过去在南市等地方沿街都是商店门脸儿,天南地北各种吃食干货海鲜零嘴儿应有尽有,几毛钱就可叫你吃好吃饱,现在这些地方都规划拆掉变成高楼林立的住宅小区了,那时的风光也早已不再依旧了。

  小时侯家住南京路庆安里,出胡同过南京路就是墙子河。现在墙子河也早已变成“地下铁”了,但那时墙子河却是我儿时的乐园。记得那时南京路上跑的“三路”公共汽车背后还背着锅炉,售票员不时从车上下来给锅炉捅火加煤,蒸汽足了后汽车才蹒跚而行。墙子河边长满了花草树木还有石桌石椅。那时河里还有一种透明长吻的小鱼,现在也早已绝迹了。最快乐的莫过于和小伙伴们一起粘蜻蜓了,什么“轱辘钱儿”、“花梨豹”、“大老青”、“大鬼小鬼”、……还有一种非常稀罕的蜻蜓全身都是黑色叫“黑老婆儿”。每当“黑老婆儿”出现时,我和小伙伴们都会扯着脖子声嘶力竭地大叫“黑老婆儿,洗脸不洗脖儿。黑老婆,洗脸不洗脖儿!”……直到蜻蜓飞远看不见了才停止呼喊。

  说起天津就不能不提起海河,海河是天津的母亲河,明初天津也只是沿河的一个小渔村小渡口,几百年过去了发展到今天天津已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级的大城市了。记得1970年以前海河解放桥以下还能经常看到从日本飘洋过海直达天津的货轮,海河里还能见到一条小火轮后面牵着几十条装满货物木船行进的壮观场面,现在这些景致也早已成为遥远遥远的过去了。

  我现在虽然在外地居住但几乎每年都要回天津,对我来说天津也早已成为我的过去和记忆了。好多我儿时经常玩耍和熟悉的地方也早已面目全非了,高楼大厦林立身置其中晕头转向连“北”都找不着了。但对我来说天津永远是我儿时记得时的样子,在我的记忆中天津是永恒的、海河是永恒的、永远永远也不会改变!
    60年代生活艰苦,但好玩是儿童的天性,没有钱买玩具,小学生们就自己做,或玩一些不花钱的玩具,也是其乐融融。玩耍的过程也是长知识的过程,尤其是自己动手做玩具,更能开发儿童的潜能。

    我记得有以下一些不用花钱就可玩的玩具:

    泥巴、石子、树枝、杏核、桃核;知了、天牛、蜻蜓、蚂蚱、小鱼、螃蟹等。

    网友们,你玩过哪些玩具呢?请补充,让我们一起回忆那难忘的岁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2:37:28    跟帖回复:
10
转至第6楼第 6 楼 远山如黛2014 2014/9/12 11:51:52 的原帖: 北京印象


   从六岁时第一次去北京姥姥家到现在已经有五十几年了,这期间曾经n的平方次到过北京.姥姥家在阜成门内白塔寺对面的大喜胡同里,离姥姥家不远就是阜成门高大的城门楼和长长的城墙,从城砖缝里顽强生长出来的酸枣树布满了残破的城墙,到现在这些景象也早已成为遥远过去了.还记得曾是西北军高级将领的姥爷挺着胸端着肩,身着一领长衫在默默地打扫院子.入夜和表弟表妹一起在后院的乱砖堆里捉萤火虫,把捉来的萤火虫放到空玻璃瓶里,放在桌上后把电灯关了,然后我们就跪在椅子上靠着桌面,双手托着腮静静地等待.突然一闪,萤火虫的荧光在黑暗里显现出来.那是幽幽的蓝光,一明一灭象天上的星使你遐想. 和表哥表姐游颐和园,爬到佛香阁旁可以看到玉泉山的塔,再往远处看就是香山.只记得那山是深深的蓝黛色,看一眼使你永远也不会忘记.
   现在到北京一般就是逛大街和游览古迹,逛街的大部分都是去王府井、大栅栏、东单西单、东四西四等人多热闹的地方;近年来又是去什么赛特、燕莎、秀水街等地。游览古迹除了天安门广场每次必去外,还有故宫、景山、北海、天坛、颐和园等地方,稍远一点的就是十三陵和八达岭长城等。
  
我的姥爷----郑大章(1891--1960)   字 彩庭,天津 静海 独流人.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陆军大学第六期。历任军职,从1923年起任西北军骑兵旅长、师长、军长、骑兵集团司令。国民政府1936年发表的陆军中将,汪伪政权的上将。蒋、冯、阎中原大战时差一点活捉蒋介石,全程参加了七七芦沟桥抗日战争。后在亲家刘郁芬拉拢下转投汪伪,1945年后去职。(冯玉祥的十三太保中刘郁芬的儿子娶了我家的大姨,韩复榘的儿子娶了我家的四姨与我家是亲家关系。),在网上输入“西北军后五虎”可详细了解郑大章的详情。
    60年代(文革前)我国电影业出品了许多享誉中外的影片,那时的电影题材广泛,不光有表现革命战争的电影、反映生活的电影,还有历史题材的电影、神话故事改编的电影,同时还引进了不少外国的电影。(苏联、朝鲜、阿尔巴尼亚、越南等国)

    我那时生活在一个比较大的矿山,矿山常放映露天电影,那段时间(62—65年)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能看到2—3部电影(总共看了大约有2百到3百部)。看过的电影不少现在已记不起来了,有些电影看了好多遍,记忆就比较深,像《地雷战》、《地道战》、《小兵张嘎》、《南征北战》、《英雄儿女》、《列宁在十月》、《夏伯阳》、《宁死不屈》、等等。

    网友们,您还记得有哪些?欢迎补充,让我们一起回味那难忘的岁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2:43:16    跟帖回复:
11
    关于“砀山梨”的一个传说

    生在安徽,小时候常听说安徽有“四大”著名的特产,这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砀山梨、其二为:怀远石榴、其三为:符离集烧鸡、其四为:宣城水东蜜枣。

    由于经济的原因,我十八岁以前还未吃过砀山梨,但很早就听说过一个有关砀山梨的传说。

    相传有一年乾隆皇帝下江南巡视,路过砀山县,正值梨子丰收季节,砀山县令便进贡了一些砀山梨给皇上。皇上看到砀山梨,发现其貌不扬,心中有些不悦。县令乃是久经官场之人,善于察言观色,见皇上不悦,灵机一动,叫随从递上一个梨来,好向皇上呈报此梨特点。随从听命后,从筐中取出一只硕大的梨,往县令手上递,县令假装伸手去接,随从松开手后,县令却并不真接那个梨子,而是让梨子掉在地下,只听得地下“啪”的一声响,皇帝和众人抬眼望去,梨子已不见踪影,地下仅有一滩水。县令忙跪倒在地,连声说:臣有罪,惊了圣驾。乾隆皇帝略一迟疑,随后开金口道:恕你无罪,快快为朕介绍此梨特点。县令一边说着:谢主隆恩,一边从地上爬起来,向皇上介绍砀山梨的特点:酥脆无渣、甜似蜂蜜。随即奉上砀山梨,皇上品尝以后,大加赞赏。

    从此以后,砀山梨名扬天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2:45:09    跟帖回复:
12
    一个令人深思的传说故事

    小时候每逢夏天,在暑热难耐的夜晚,由于难以入睡,常常围坐在屋外听大人们讲一些神话传说故事。常听得有:后羿射日、精卫填海、女娲补天等,这其中印象最深的却是下面这个说不上名字的神话故事。

    传说很早很早以前,天地初开、乾坤混沌之时,天下的黎民百姓常受干旱、洪涝之害,还有狼虫虎豹的侵袭。由于生产力极其低下,人们只能刀耕火种、辛勤劳作,却仍然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春夏秋冬,年复一年。

    后来有一个忧国忧民的天子即位,他微服巡游,行走乡里,亲眼目睹民生之艰难,遂上天面奏玉帝。玉帝闻奏,甚是忧虑,急问爱卿有何良策可解此忧?天子奏道:臣有三策,可以化解,其一:可令雷公降雨时区别对待,即肥田下瘦雨、瘦田下肥雨,则全部田地均可高产;其二:每逢冬春之际,可从天上下一些白面供民众食用;其三:雷公降雨之时应避开行路之人,即路上不下雨,则在天下雨之时,人们便可上路避雨。玉帝闻奏,沉思片刻,开金口道:其一、其二准奏;其三不妥,盖因道路曲折蜿蜒,雷公下雨时难以完全避开,卿可令属下臣民修建一些凉亭于路上,间隔或十里或八里,在降雨之时供民众避雨。天子大喜,遂叩拜玉帝后返回人间。

    自此以后,民众辛劳虽不及以前,但春夏秋冬衣食却也无忧,民众皆感玉帝洪恩,兴建庙宇供奉玉帝神像,日日朝拜,山呼万岁。

    忽一日,玉帝想起此事,念及天下苍生,不知近况如何,就命太白金星下凡人间,一探究竟。太白金星领命后,心想我若大张旗鼓前去,必不能探明真相,遂扮成一老年乞丐来到人间。此时正值寒冬缺粮之际,天上依照玉帝旨意已下了白面以济百姓。太白金星来到一户人家,倚门向里望去,见一妇人正在家中生火炕面饼,釜下烧火所用材料不是柴草,而是做好的面饼,妇人身边已做好一大摞面饼。太白金星就对着妇人喊道:行行好,给我一块面饼吃吧!我出行在外,已好几日未曾进食,现腹中饥饿难耐。那妇人听后,非但不给面饼,还大声呵斥道:吾家中并无多余的面饼,你快些走开到别处去要吧!太白金星再三哀求,妇人仍不理会。正在此时,妇人家中传出小儿啼哭声,那妇人起身进屋,随即又走出来,手中拿了一个“灰布袋”(用布制成,里面装草木灰,垫于小儿屁股下用以吸尿,类似于今天的尿不湿),妇人走到门外,随手将袋中之物倒了出来,太白金星定睛一看,倒出来的不是草木灰,而是白面,遂问那妇人这是为何?妇人答道:白面是天上降下来的,多得很,且不易弄脏灰布袋,就可少洗几次。闻听此言,太白金星连喊:罪过、罪过啊!本来天降白面是解世人缺粮之苦,如今,尔等竟当成燃料和草木灰来用。见到饥饿之人也不肯相助,可见人心太坏。随即回到天庭,将所见所闻奏与玉帝。玉帝听奏后,龙颜大怒,当即下令:从今以后雷公可任意降雨,天寒地冻之时不再降白面,改以降白雪,让白雪封其门、断其路。

    从此,水旱蝗灾连绵不断,冬春之际,大雪封门,人们又回到食不果腹的时代。

    这是我小时候听的故事,信不信由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4:38:10    跟帖回复:
13
又看了一遍。您还是很幸运的。祝福您晚年更幸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4:41:38    跟帖回复:
14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你们那里的什么知了啊、萤火虫啊等我们这里都没有,但感觉你儿时玩得很有意思,很羡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4-09-12 16:32:21    跟帖回复:
15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村径逐门成 2014/9/12 14:38:11 的原帖:又看了一遍。您还是很幸运的。祝福您晚年更幸运。谢谢村兄的祝福,也祝您晚年幸福!

  我并不幸运,接下来我还有一个帖子就会讲到,目前这个帖子已写出草稿,正在修改,估计会在国庆前后发出,题目初定为《难圆的大学梦》,到时请您多指教。


再次谢谢您的大力支持!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百姓家史】童年的乐趣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