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yk43yang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凯迪苏州会馆-推荐]闲 话 苏 州 评弹
49515 次点击
122 个回复
yk43yang 于 2014-12-15 11:13: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长三角


这是以前贴在“上海会馆”的老帖子。现在贴到这里来,是想听听正宗苏州听客的意见。

一,前言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
离开故乡多少年了,每次回家都会想起上面这两句唐诗。
乡音者,无锡话也。每次回无锡,倍感亲切的,便是街上老小都说着无锡话。听来不仅悦耳,还能勾起对故乡的许多往事回忆。

“吴侬软语”是对江南苏州一带方言的形容。旧时的无锡隶属苏州府管辖,两地的方言也有些近似。当然在当地人听来,是完全不同的。

南方有句俚语,“宁与苏州人相骂,不与宁波人白话”。
苏州人骂人,无非说道:“阿要拨耐一几耳光吃吃?”完全是商量的语气。苏州方言之软,之“嗲”,可见一斑。

苏州话产生了两门伟大的艺术:一曰昆曲,一曰评弹。
昆曲传到北方,结合北京话后,形成了“京昆”。而留在苏州的昆曲也就改叫做“苏昆”。以致少有人知道,苏昆乃是京昆的老爹也。

评弹则是彻头彻尾,别无分出的苏州艺术。

“评弹”一词,也是新词。以前,就简而言之曰“说书”。说书有两种,只说不唱的,叫做说“大书”,连说带弹唱的,叫做说“小书”。大书的内容多为侠义江湖、铁马金戈。小书则大多是才子佳人、儿女私情。因为大书称为“评话”,小书成为“弹词”;两者合称,就谓之“评弹”。

我听评弹已有65年历史,算是“老听客”了。目睹评弹几十年来的兴衰,感慨良多。周围的人,包括家人在内,竟然很少有此道的爱好者。所以想写些关于评弹的东西出来,今后这些,怕是少有人关心了。

带我入“听客”队伍的,是我的父亲。
父亲去书场听书,必定带上我去。那时我只有三、四岁。根本听不懂书,在书场所关心的,只是瓜子茶点而已。

学生时代,电台天天播评弹。那时的节目,叫做“空中书场”。“大百万金空中书场”的名头,至今还念念不忘。放学后的听书,是每天的必修课。上床睡觉,也是边听,边进入梦乡的。有时,也进书场。书场的效果,与电台完全不同。就像电视里的相声与剧场不同一样。

每次回家探望父亲,一起坐在电视前听书,是最大的享受。天伦之乐,无比温馨。
父亲故世前身体尚好,我与他的最后一次通电话,谈话内容,许多竟是评弹。现在回忆起来,似乎就在眼前。如今则阴阳相隔,再不能一起听书了也。写这篇东西,也算是一种纪念。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