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canyizhi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二十三 糖瓜粘
5869 次点击
26 个回复
canyizhi 于 2015/2/10 15:27:5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又要到一年一度的小年了,重拾旧文,谈谈祭灶。

   话说在自家屋子里,有双居高临下的眼睛每天二十四小时注视着你和你的家人,膈应不?要是这有着明察秋毫、目光如电眼睛的主儿、还是你花钱请进来的,你是不是有病?

    刚才说的这位负有监视天下小民大任的神,就是早年间各家各户都有的、顶多能算“副科级”的小干部——灶王爷。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您每年花块儿八毛的请一张灶王爷神像回家,到这年腊月二十三送神的时候,就不得不多破费些银两送神了。

    民间习俗,腊月二十三是祀灶的日子。祀灶也叫祭灶,就是送灶王爷上天,程序一般是在这天的晚饭后,由当家人把贴在灶头墙上的灶王爷神像撕下,拿到院子里烧掉,这叫辞灶。辞灶还有一些规矩,要在灶王爷神像前供上糖瓜,为的是用黏黏的糖瓜粘住灶王爷的嘴,怕他到天上玉皇那里去实话实说。还要烧些纸钱,那是送给灶王爷上天路上的车马费。这灶王还真是骑马上天的,所以还要给灶王爷的坐骑准备一桶水和一些黑豆,供他喂马之用。好在灶王爷级别低,只有一匹坐骑,要是像玉皇那样的级别,有由宾利、世爵、劳死累死等名车组成的国宾车队,那百姓们得上供多少汽油?还得是97号的,虽说《信闻联播》里播出了百姓喜迎汽油涨价的镜头,但,元芳、你怎么看?

    据老人们讲古,说在祭祀时,户主口中要不停地叨咕着“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 然后全家人依次叩头,为灶神送行。俺仔细想想:这帮子百姓还真是缺点儿心眼儿——灶王爷的嘴都被你们粘住了,他还怎么“上天言好事?”如果玉皇大帝真的明察秋毫,一看灶王爷那被粘住的嘴,就知道这小小的灶王爷是受贿了,甭说下界保平安、回宫降吉祥了,灶王爷自己怕也是回不去了,丫这副科级的官儿立马儿就得被双规喽。

    苏州人彭蕴章有:“焚灶祃,送紫官,辛甘臭辣君莫言,但言小人尘生釜,突无烟,上乞天公怜。天公怜,锡纯嘏,番熊豢豹充庖厨,黑豆年年饲君马。”他说的是同光年间北京一带送灶王的习俗。祝词大意是哭穷、祈福的话,无非是让灶王别说自家平日里总是吃香的喝辣的,要说自家锅里净是灰尘,烟囱也不冒烟儿了,希望天官赐福,让厨房堆满熊掌和豹胎。饲君马的“马”字、音MU,是古音,为了叶韵。从祭灶的祝词里能看出人都是不诚实、贪心不足蛇吞象的,贪官如此,百姓亦然。

    关于灶王爷由来的传说有多种,流传最广的是有一个张郎,多年前出门去做生意,走后音信杳然。他的妻子丁香拼命地干活养家,并殡葬了先后去世的公婆。有一天,成了富翁的张郎回家来,休了丁香,娶了海棠。家里的老牛就拉着车,漫无目的地把被休的丁香拉到大山中一间茅屋前,停下脚步不走了。这家只有老婆婆和她那靠砍柴为生的儿子相依为命,他们收留了丁香、苦命的丁香就成了这家的儿媳,后来他们靠勤劳致富发了家。又过了多年,突然有一个讨饭的来到门前,丁香发现他就是抛弃了自己的前夫张郎。张郎从前妻递给他的面条里吃出了他们结婚时的簪子和荷叶首饰,知道这个人便是被他休掉的妻子,顿时羞愧难当,一头钻进灶火塘里憋死了。张郎死后,大庙不留,小庙不收,魂魄到处游荡。玉皇大帝下界视察,恰遇张郎,由于他们同姓,便封了他个灶王官的名号。虽然这负心汉靠与玉皇的裙带关系成了神,但是人们瞧不起他,每到腊月二十三,就煮一锅烂面条给他上供,以羞辱他。转瞬又想:丫可是天王老子派来的,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于是,又弄了点儿关东糖来粘住他的嘴。——不敢拆庙,只会谀神。周树人先生谈到国民性时、如是说。

    灶王龛大都设在厨房的北面或东面,中间供上灶王爷的神像。但大多数人家是没有灶王龛的,于是,就将灶王神像直接贴在墙上。有的神像只画灶王爷一人,有的则有男女两人,女神被称为“灶王奶奶”。这大概是怕灶王爷一人太孤单,也是怕有前科的灶王再次犯同样的错误吧?本着保护干部的原则、玉帝给他发个老婆、也是很“人性化”的。
    http://hi.baidu.com/canyizhi/item/a52618d0624c4ff693a9743d
    据说,那个陈世美式的灶王爷长得真像个小白脸,《庄子.达生》说:“灶有髻。”司马彪注释说:“髻,灶神,着赤衣,状如美女。”所以民间又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之说。怕女的祭灶,被灶王勾搭了去。宋人范成大的《祭灶词》云:“ 古传腊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云车风马小留连,家有杯盘丰典祀。猪头烂熟双鱼鲜,豆沙甘松米饵圆。男儿酌献女儿避,酹酒烧钱灶君喜。婢子斗争君莫闻,猫犬触秽君莫嗔。送君醉饱登天门,勺长勺短勿复云,乞取利市归来分。”这里也提到女人、特指年轻女人是不祭灶的。犹如鬼子进村,大姑娘小媳妇们都躲藏起来,躲避不及的就抓把灶灰抹脸上,貌似戏台上黑脸包公的样子,这可不是为了吓唬鬼子,主要是以求自保罢了。但是咱中国的传统风俗非要花钱把灶王这风流的小白脸请到自家来,如我文章开头所说的那样,这引狼入室的传统文化,不要也罢。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0 15:40:26    跟帖回复:
       沙发
    这大概是怕灶王爷一人太孤单,也是怕有前科的灶王再次犯同样的错误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0 15:47:46    跟帖回复:
       第 3
    祭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0 15:48:20    跟帖回复:
       第 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0 21:39:34    跟帖回复:
       第 5



    过小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0 22:29:45    3g
    6
    古代的纪委书记,在灶王爷面前,人们的语言和行为收敛了许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1 17:08:29    跟帖回复:
    7



    一家之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4 14:36:47    跟帖回复:
    8
    杨绛谈到灶王爷,说:“我自己家是很开明的,连灶神都不供。我家苏州的新屋落成,灶上照例有‘灶君菩萨’的神龛。年终糖瓜祭灶,把灶神送上天了。过几天是‘接灶’日。我爸爸说:‘不接了’。我爸认为灶神相当于‘打小报告’的小人,吃了人家的糖瓜,就说人家好话。这种神,送走了正好,还接他回来干吗?家里男女佣人听说灶神不接了,都骇然。可是‘老爷’的话不敢不听。我家没有灶神,几十年都很平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8 21:11:49    跟帖回复:
    9
        退回去几十年,在我们乡下,是不把阳历年当年的。那时,在我们的心目中,只有春节才是年。这一是与物质生活的贫困有关——因为多一个节日就多一次奢侈的机会,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观念问题。

        春节是一个与农业生产关系密切的节日,春节一过,意味着严冬即将结束,春天即将来临。而春天的来临,也就是新的一轮农业生产的开始。农业生产基本上是大人的事,对小孩子来说,春节就是一个可以吃好饭、穿新衣、痛痛快快玩几天的节日,当然还有许多的热闹和神秘。

        我小的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往往是一过了腊月涯,就开始掰着指头数日子,好像春节是一个遥远的、很难到达的目的地。对于我们这种焦急的心态,大人们总是发出深沉的感叹,好像他们不但不喜欢过年,而且还惧怕过年。他们的态度令当时的我感到失望和困惑,现在我完全能够理解了。我想我的长辈们之所以对过年感慨良多,一是因为过年意味着一笔开支,而拮据的生活预算里往往没有这笔开支,二是飞速流逝的时间对他们构成的巨大压力。小孩子可以兴奋地说:过了年,我又长大了一岁;而老人们则叹息:嗨,又老了一岁。过年意味着小孩子正在向自己生命过程中的辉煌时期进步,而对于大人,则意味着正向衰朽的残年滑落。

        熬到腊月初八,是盼年的第一站。这天的早晨要熬一锅粥,粥里要有八样粮食——其实只需七样,不可缺少的大枣算一样。据说在解放前的腊月初八凌晨,庙里或是慈善的大户都会在街上支起大锅施粥,叫花子和穷人们都可以免费喝。我曾经十分地向往着这种施粥的盛典,想想那些巨大无比的锅,支设在露天里,成麻袋的米豆倒进去,黏稠的粥在锅里翻滚着,鼓起无数的气泡,浓浓的香气弥漫在凌晨清冷的空气里。一群手捧着大碗的孩子们排着队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脸冻得通红,鼻尖上挂着清鼻涕。为了抵抗寒冷,他们不停地蹦跳着,喊叫着。我经常幻想着我就在等待着领粥的队伍里,虽然饥饿,虽然寒冷,但心中充满了欢乐。后来我在作品中,数次描写了我想象中的施粥场面,但写出来的远不如想象中的辉煌。

        过了腊八再熬半月,就到了辞灶日。我们那里也把辞灶日叫做小年,过得比较认真。早饭和午饭还是平日里的糙食,晚饭就是一顿饺子。为了等待这顿饺子,我早饭和午饭吃得很少。那时候我的饭量大得实在是惊人,能吃多少个饺子就不说出来吓人了。辞灶是有仪式的,那就是在饺子出锅时,先盛出两碗供在灶台上,然后烧半刀黄表纸,把那张灶马也一起焚烧。焚烧完毕,将饺子汤淋一点在纸灰上,然后磕一个头,就算祭灶完毕。这是最简单的。比较富庶的人家,则要买来些关东糖供在灶前,其意大概是让即将上天汇报工作的灶王爷尝点甜头,在上帝面前多说好话。也有人说是用关东糖粘住灶王爷的嘴。这种说法不近情理,你粘住了他的嘴,坏话固然是不能说了,但好话不也说不了了嘛!

        祭完了灶,就把那张从灶马上裁下来的灶马头儿贴到炕头上,所谓灶马头,其实就是一张农历的年历表,一般都是拙劣的木版印刷,印在最廉价的白纸上。最上边印着一个小方脸、生着三绺胡须的人,他的两边是两个圆脸的女人,一猜就知道是他的两个太太。当年我就感到灶王爷这个神祇的很多矛盾之处,其一就是他整年累月地趴在锅灶里受着烟熏火燎,肯定是个黑脸的汉子——乡下人说某人脸黑:看你像个灶王爷似的——但灶马头上的灶王爷脸很白。灶马头上都印着来年几龙治水的字样。一龙治水的年头主涝,多龙治水的年头主旱,“人多乱,龙多旱”这句俗语就是从这里来的,其原因与“三个和尚没水吃”是一样的。

        过了辞灶日,春节就迫在眉睫了。但在孩子的感觉里,这段时间还是很漫长。终于熬到了年除夕,这天下午,女人们带着女孩子在家包饺子,男人们带着男孩子去给祖先上坟。而这上坟,其实就是去邀请祖先回家过年。上坟回来,家里的堂屋墙上,已经挂起了家堂轴子,轴子上画着一些冠冕堂皇的古人,还有几个像我们在忆苦戏里见到过的那些财主家的戴着瓜皮小帽的小崽子模样的孩子,正在那里放鞭炮。轴子上还用墨线起好了许多的格子,里边填写着祖宗的名讳。轴子前摆着香炉和蜡烛,还有几样供品。无非是几颗糖果,几页饼干。讲究的人家还做几个碗,碗底是白菜,白菜上面摆着几片油炸的焦黄的豆腐之类。不可缺少的是要供上一把斧头,取其谐音“福”字。这时候如果有人来借斧头,那是要遭极大的反感的。院子里已经撒满了干草,大门口放一根棍子,据说是拦门棍,拦住祖宗的骡马不要跑出去。

        那时候不但没有电视,连电都没有,吃过晚饭后还是先睡觉。睡到三星正晌时被母亲悄悄地叫起来。起来穿上新衣,感觉到特别神秘,特别寒冷,牙齿嘚嘚地打着战。家堂轴子前的蜡烛已经点燃,火苗颤抖不止,照耀得轴子上的古人面孔闪闪发光,好像活了一样。院子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仿佛有许多的高头大马在黑暗中咀嚼谷草。——如此黑暗的夜再也见不到了,现在的夜不如过去黑了。这是真正的开始过年了。这时候绝对不许高声说话,即便是平日里脾气不好的家长,此时也是柔声细语。至于孩子,头天晚上母亲已经反复地叮嘱过了,过年时最好不说话,非得说时,也得斟酌词语,千万不能说出不吉利的话,因为过年的这一刻,关系到一家人来年的运道。做年夜饭不能拉风箱——呱嗒呱嗒的风箱声会破坏神秘感——因此要烧最好的草,棉花柴或者豆秸。我母亲说,年夜里烧花柴,出刀才,烧豆秸,出秀才。秀才嘛,是知识分子,有学问的人,但刀才是什么,母亲也解说不清。大概也是个很好的职业,譬如武将什么的,反正不会是屠户或者是刽子手。因为草好,灶膛里火光熊熊,把半个院子都照亮了。锅里的蒸汽从门里汹涌地扑出来。饺子下到锅里去了。白白胖胖的饺子下到锅里去了。每逢此时我就油然地想起那个并不贴切的谜语:从南来了一群鹅,扑棱扑棱下了河。饺子熟了,父亲端起盘子,盘子上盛了两碗饺子,往大门外走去。男孩子举着早就绑好了鞭炮的竿子紧紧地跟随着。父亲在大门外的空地上放下盘子,点燃了烧纸后,就跪下向四面八方磕头。男孩子把鞭炮点燃,高高地举起来。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父亲完成了他的祭祀天地神灵的工作。回到屋子里,母亲、祖母们已经欢声笑语了。神秘的仪式已经结束,接下来就是活人们的庆典了。在吃饺子之前,晚辈们要给长辈磕头,而长辈们早已坐在炕上等待着了。我们在家堂轴子前一边磕头一边大声地报告着被磕者:给爷爷磕头,给奶奶磕头,给爹磕头,给娘磕头……长辈们在炕上响亮地说着:不用磕了,上炕吃饺子吧!晚辈们磕了头,长辈们照例要给一点磕头钱,一毛或是两毛,这已经让我们兴奋得想雀跃了。年夜里的饺子是包进了钱的,我家原来一直包清朝时的铜钱,但包了铜钱的饺子有一股浓烈的铜锈气,无法下咽,等于浪费了一个珍贵的饺子,后来就改用硬币了。现在想起来,那硬币也脏得厉害,但当时我们根本想不到这样奢侈的问题。我们盼望着能从饺子里吃出一个硬币,这是归自己所有的财产啊,至于吃到带钱饺子的吉利,孩子们并不在意。有一些孝顺儿媳白天包饺子时就在饺子皮上做了记号,夜里盛饺子时,就给公公婆婆的碗里盛上了带钱的,借以博得老人的欢喜。有一年我为了吃到带钱的饺子,一口气吃了三碗,钱没吃到,结果把胃撑坏了,差点要了小命。

        过年时还有一件趣事不能不提,那就是装财神和接财神。往往是你一家人刚刚围桌吃饺子时,大门外就起了响亮的歌唱声:财神到,财神到,过新年,放鞭炮。快答复,快答复,你家年年盖瓦屋。快点拿,快点拿,金子银子往家爬……听到门外财神的歌唱声,母亲就盛上半碗饺子,让男孩送出去。扮财神的,都是叫花子。他们提着瓦罐,有的提着竹篮,站在寒风里,等待着人们的施舍。这是叫花子们的黄金时刻,无论多么吝啬的人家,这时候也不会舍不出那半碗饺子。那时候我很想扮一次财神,但家长不同意。我母亲说过一个叫花子扮财神的故事,说一个叫花子,大年夜里提着一个瓦罐去挨家讨要,讨了饺子就往瓦罐里放,感觉到已经要了很多,想回家将百家饺子热热自己也过个好年,待到回家一看,小瓦罐的底儿不知何时冻掉了,只有一个饺子冻在了瓦罐的边缘上。叫花子不由得长叹一声,感叹自己多舛命运实在是糟糕,连一瓦罐饺子都担不上。

        现在,如果愿意,饺子可以天天吃,没有了吃的吸引,过年的兴趣就去了大半,人到中年,更感到时光的难留,每过一次年,就好像敲响了一次警钟。没有美食的诱惑、没有神秘的气氛、没有纯洁的童心,就没有过年的乐趣,但这年还是得过下去,为了孩子。我们所怀念的那种过年,现在的孩子不感兴趣,他们自有他们的欢乐的年。

        时光实在是令人感到恐慌,日子像流水一样一天天滑了过去。

        ——莫言 《过去的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16 15:49:09    跟帖回复:
    10
    人到中年 知道年的不易 再回首  那时的过年的日子 都是甜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31 21:24:46    回复 10 楼:
    11




    羊年就算过去了,猴年眼看就来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2/1 10:42:10    跟帖回复:
    1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0 10:34:19    跟帖回复:
    13
    又是一年祭灶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4/16 10:23:10    跟帖回复:
    14
         酬
    贪心不足蛇吞象,
    哪有真心祭灶王,
    口蜜腹剑糖瓜粘,
    吃进嘴里甜又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9 11:38:29    跟帖回复:
    15
    咂嘴品推特。
    5869 次点击,26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二十三 糖瓜粘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