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canyizhi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馒头史话
16588 次点击
34 个回复
canyizhi 于 2015/2/15 12:47:0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眼下正是年根,每天都有讲究。比如: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首......

    现在自己动手蒸馒头的家庭不多,随便买点儿应应景儿,是那个意思就成。在某些人仍然怀念的所谓清廉时代,馒头可不是经常见得到的。即使偶然见到馒头,也不总是白面的,我就吃过紫了吧唧的白薯面馒头。白薯一斤粮票可以买五斤,总比一斤粮食解饱。再说,那时白面属于细粮、供应少,还贵,每斤比棒子面贵七分钱,又不扛饿......

    但是,新社会的穷人偶尔也会苦中作乐,主妇们能用棒子面包上白面蒸出一种叫“金裹银”的吃食,来满足自己渴望富足的理想。那时还没有网络,也没有电视,话匣子整天广播外国人如何受苦,台湾人民怎么水深火热,中国人如何幸福之类的忽悠。然而,喇叭里的幸福生活、总是不敌饥肠的作响,于是有人就犯了“偷听敌台”罪,这多半是被亲友、邻居或小脚侦缉队告发的。时刻不忘阶级斗争的语录,充实了革命群众的大脑,弄得人人自危——虽然这语录顶不了充饥的粮食,可是伟人不是说过“忙时吃干,闲时吃稀,平时半干半稀”的话吗?我还吃过“双蒸饭”呢?一碗饭变成两碗饭的发明、与亩产万斤一样,都是令外国人匪夷所思的发明。

    那时的劳动人民,知道外国人个个饥寒交迫,却不知道大干部有特供,以为自己挨饿,革命干部也跟自己一样在挨饿,而这一切苦难,都是美帝、苏修封锁造成的,今天猪蹄国的革命群众,仍在这么想。

    在那个革命群众自以为很幸福的年代,每到春节前,政府都会按副食本供应一些节日的肉,鱼,豆制品,花生瓜子之类,让穷苦的革命群众在饥寒交迫之际、感到党和政府的关怀。这些东西虽然是计划供应的,但去晚了不保证还买得到,至少好的也被人挑的差不多了。所以那时当售货员倍儿吃香。有句顺口溜是这么说的:听诊器,方向盘,管人事的,售货员。那时的腐败有没有?您琢磨琢磨这句顺口溜就明白了。

    为了买到过节的配给品,人们都顶风冒雪,去副食店或菜市场排队,天还没亮、菜市场紧闭的大门口就排了一行甚至几行人。这些人都是没有售货员亲戚,又不够吃特供资格的穷人,这样的穷人占北京人的绝大多数。我一般也会排在长长的队列里,缩着脖、揣着手,不停地用露着脚趾头的单鞋跺着地上的雪,两只耳朵被冻得通红通红的,嘴里哈出缕缕白汽。人们时不时的会伸长了脖子往大门看,询问现在几点了,怎么还不开门这样的话。要是碰到迟来的街坊,就会有插队的事儿发生,北京人叫“加塞儿”。因为加塞儿,常会打架,尤其是到了菜市场快开门的时候,加塞儿的人更多,老实巴交排队的人们也会更紧张。小市民对在自己身后加塞儿的可以不计较,对在自己前面加塞儿的就不能视而不见了。见到自己起五更、饿肚皮、冻了仨钟头的辛苦、因为别人的加塞儿可能徒劳无功,排在后面的人,先是骚动、小声嘟囔,不满的人多了,就互相壮了胆,然后就敢指着加塞儿的人骂。如果双方互不相让,后果就是单练或群殴,假如队形因此被冲散,那些老头老太太们这一早上的队,就真的白排了。

    旧文重发《包子馒头与炊饼 【猫眼看人】-凯迪社区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9796563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5 12:59:25    跟帖回复:
       沙发
    那时的腐败有没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5 13:02:34    引用回复:
       第 3
    转至第2楼第 2 楼 开箱 2015/2/15 12:59:25  的原帖:那时的腐败有没有?有。高级干部有特供,主管部门人员和售货员多吃多拿多占贪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5 13:52:25   
       第 4
    转至第2楼第 2 楼 开箱 2015/2/15 12:59:25  的原帖:那时的腐败有没有?毛时代主要认“级别”,社会是靠“权”来推动的,财产“公”有,有权多占用公家的财产,人们却认识不到这种“贪”。比如康生,占用大而豪华的宅院,有楼房也有平房,有长廊还有亭子,一共39间屋子,两个餐厅,康生两口子居住。而当时的温总,一家五口人只9平方米。这种差距在毛时代很普遍。就算康生占了大半个中国,因财产是“公家”的,并不是他“私人”所有,也不能称为“贪”。困难时期,官员们的供应都不一样。北京的高干还有专门的特供处,他们有着特殊供应。仅肉食一项,副总理一级每天供应一斤肉,而一般城市居民每月才半斤肉,农民根本就没肉食供应。毛时代很长时间,跳舞都是被禁止的,被称为“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而中央,不仅跳舞,连舞伴都要从“文工团”挑选送去。住院,干院按不同等级住不同的医院和病房。以上说的算是很正常的差距。“文革”中揭露出的不正常的腐化现象就太多了,如不正当的男女关系问题,特殊的享乐问题等等。那时流行的说法只是“多吃多占”,或称“搞特殊化”。毛时代的开后门成风也就是全社会的腐败,毛自己都亲自送了几个女孩子去上北大,也动用了他的“特权”。在住房问题上,完全是“官本位制”:常委有常委搂,书记有书记搂。等级森严,不能逾越。就是办公室里的办公桌,也是按照等级配备:科员是三屉桌,科长是一头沉,处长可以用两头沉,局长则是大写字台加转椅皮沙发。汽车配备:县长一般是“北京吉普”,局长是“胜利”、“华沙”,省部级领导则是“伏尔加”,大军区、各总部正职可以配备“红旗”、“吉斯”。

        局级以上领导家中才可以安装电话(在那个时代,家庭电话绝对是身份的象征)。省军级以上领导干部,可以公费配备保姆、厨师、警卫、司机。干部子弟,大多集中在特殊的学校里。比如北京的“八一”学校、“十一”学校、景山学校、101中学,沈阳的育才中学、实验中学等。这些学校都配备有最好的师资,最好的教学设备仪器,办学经费也是普通平民学校无法比拟的。每逢周一、周六,接送学生的轿车可以把整个街道都塞满。

        从1958年8月17日至30日,在河北省秦皇岛北戴河举行的扩大会议开始,高干的一些会议都要到一些风景名胜区举行。北戴河相当一部分别墅就为这些高干专用,老百姓是没有资格进出的。领导开会,还可以带一大帮的家属子女,免费享受北戴河的碧海蓝天沙滩阳光,这些海滩还严密封锁,老百姓不准入内。这无疑为日后全国各地屡禁不止的地方各级政府官员及行政官员以“考察”、“工作会议”等各种合法名义享受公费旅游首开了先例。

        60年代初期的3年困难时期,十四级以上干部都有一张内部供应卡可以到内部商店购买一定数量的香烟、黄豆、白糖和糕点。在细粮、肉禽蛋奶供应数量上,高干们更是比老百姓要优惠得多。当时总参机关事务管理局还经常组织警卫战士到内蒙草原用机枪打草原黄羊(由于数量逐年下降,已经成为稀有物种。),回来后按级别分给各级领导。

        当时的高考表面上是公正的,而实际上高干子弟却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特权。譬如赫赫有名的哈军工(毛的侄子毛远新曾就读于该校),当时就集聚了全国相当一部分的高干子弟。有的是凭考分进去的,有的就凭一个电话、一张条子就进去了。

        由于政治需要,当时包括电影、戏剧、出版在内的文化领域对普通老百姓控制得十分严密,而省部级以上的高干都有一张内部购书卡,可以到新华书店的内部供应部购买包括《金瓶梅》在内的老百姓根本看不到的禁书(而且还是没有删节修改过的原版本)。而老百姓只能买到应有尽有的而且版本种类繁多的《毛泽东选集》和《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等政治书籍。作为军委礼堂的北京三座门礼堂、京西宾馆礼堂、全国各地的军区礼堂及地方省市委礼堂,每逢周末便放映内部片。例如《军阀》、《啊,海军》、《山本五十六》、《日本海大海战》等国内严格禁映的国外影片。高干子弟往往以能够看到内部放映的电影及内部发行的书籍为荣。

        从60年代中后期到70年代末期(改革开放前),由于严重阻碍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计划经济导致与老百姓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种轻纺工业品的严重匮乏:包括棉织品、粮食加工制品、肉食加工制品;特别是“上海”牌手表及“永久”牌17型、“凤凰”牌18型自行车、“红灯”牌电子管收音机等更是奇缺,所以就像棉织品及粮食、肉食加工制品一样必须凭票购买。而能够拥有这后三者当时对于一个普通老百姓而言简直就是莫大的殊荣。但高干们则可以轻而易举的拥有上述这些各种奇缺匮乏的东西。

        60年代末期“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平民百姓的子女即使是独子(女)也必须离乡背井老老实实到遥远的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否则一个“对伟大领袖不忠”的罪名会让你戴上一顶所谓“坏分子”的帽子。而大批高干子女则往往通过所谓的“参军入伍”来躲避上山下乡运动。在部队,入党、提干则基本是高干子女们的特权,而一般工农平民子女士兵直到复员退伍还是一名普通战士。

        1973年大专院校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全部由各地推荐。在所谓的“推荐”过程中,各级干部子女基本上都是早就内定。平民子女要上大学则需送上厚礼甚至献上处女的贞操。从而引发了全国大规模势不可挡的“走后门”风。

        1974年大批老干部恢复了工作。他们到岗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怎样妥善安排好沦落他乡接受“再教育”的子女的工作。一些高干子女就是在那个时候迅速飞黄腾达走上“领导”岗位。这样的例子当时比比皆是。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5/2/15 14:00:28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5 19:05:28    跟帖回复:
       第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6 10:53:39    跟帖回复:
    6



    排队购物,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在开放之前,物质匮乏、谁不排队?哪天不排队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6 17:13:52    跟帖回复:
    7
    接上面博文:   上面说的都是得到副食店买的节日食品,而馒头不在此列,咱自己就能蒸。老话儿说:二十八把面发。白面兑上适量的水,加上面肥(老发面)后、过一天半天的面就发了。如果天太冷不怎么发,就把面盆放到洋炉子边,第二天也就发了。在发好的面里对上碱水,用力地揉,直到面团对手有一种反弹力,拿刀一切,断面都是细密的小窟窿眼儿,用这面蒸出的馒头想不白、不暄腾都难。总记得小时候吃馒头的香甜,总怀念小时候的春节,那时只有过春节才能吃到大块儿的肥肉,吃到不限数的馒头,吃到花生瓜子,拿到压岁钱,还可能穿上新衣服......等我长大之后,才知道:即使是过春节,大人们也是吃不饱的,只是在那几天不限制孩子们吃罢了。


    六十年代、楼房里的洋炉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7 13:54:32    跟帖回复:
    8
        既然快到了蒸馒头的日子,就想谈谈馒头的起源。

        虽说中国人种麦子的历史很悠久,但发明磨不过才五千年左右。就像咱们老祖宗做木器家具的历史很长,但刨子却是西方人发明的,所以在郑和以前的时代,中国的木制家具都是拿腻子找平的(大漆家具),反正也看不见木纹,红木家具就没有出现的理由。同理,没有磨,就没有白面,也就没有馒头出现的条件。

        据《名义考》:古代凡以麦面为食,皆谓之“饼”。以火炕,称“炉饼”,即今之“烧饼”;以水沦,称“汤饼”(或煮饼),即今之面条;蒸而食者,称“蒸饼”(或笼饼、炊饼),即今之馒头、包子;绳而食者,称“环饼”(或寒具),即今之馓子。诗人刘禹锡在一首关于寒具的诗中、这样描写环饼的形状及制作过程:“纤手搓来玉数寻,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无轻重,压匾佳人缠臂金”。换成大白话就是:细嫩的手把白面团搓成一圈儿,用油炸成浅黄色的馓子,这馓子看上去就像佳人臂上的金钏儿(缠臂金),但是馓子毕竟不能当作金钏儿用——佳人做春梦时不老实,翻个身就压碎了。

        饼里最著名的,要算是武大郎的炊饼了,据说“宋仁宗赵祯时,因蒸与祯音近,时人避讳,呼蒸饼为炊饼。”明朝于慎行在《谷山笔尘》里说:唐玄宗避安史之乱,饿得饥肠辘辘,杨国忠自己掏钱买了胡饼给唐玄宗吃。这胡饼就是上面撒了胡麻的馒头,也即蒸饼的前身。《辞源》也说炊饼“即馒头,亦曰笼饼”。《晋书·何曾传》说美男子何曾“性奢豪”“蒸饼上不坼作十字不食”,裂开十字花纹的蒸饼就是“开花馒头”。《水浒传》也提到馒头,如孙二娘店里卖的“人肉馒头”,有馅儿,显然更像今天的包子。宋人笔记说“包子即馒头别名”,后来不知怎么一来,带馅的通称“包子”,而不带馅的则称为“馒头”。但这种变化并不绝对,现在上海小吃“生煎馒头”就仍然是带馅的。里谚云: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这土馒头,就是带肉馅的。大过年的,谈这个不吉利,略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7 14:02:01    跟帖回复:
    9



    这家饼店,是著名的民国钉子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7 22:18:49    跟帖回复:
    10
        关于馒头的起源,一般传说跟诸葛亮有关。

        元朝人林坤所著《诚斋杂记》载“孔明征孟获。人曰:蛮地多邪,用人首祭神,则出兵利。孔明杂以羊豕之肉,以面包之,以像人头。此为馒头之始。

        ”又据明朝郎瑛所撰《七修类稿》说:“馒头本名蛮头。”话说诸葛亮平定孟获班师回朝,过泸水而不得。按习俗需要拿十七个人头祭祀,因诸葛亮感到自己历经征战,杀戮太过,不忍再为此断送十七条人命。诸葛亮命人用面粉合面裹以肉馅儿、做成人头状,用以祭祀。因为是用来顶替俘虏蛮夷的头,所以称为蛮头,再后加了“饣”旁成为馒头,也就是包子。包子虽说是祭祀品,但是谁也没见被祭祀的鬼神亲自来享用不是?包子最后还得人吃。吃包子级别最高的主儿、在古代要算是宋神宗了,岳飞的孙子岳珂写过一首《馒头诗》:几年太学饱诸儒,薄伎犹传笋蕨(一种包子)厨。公子彭生红缕肉(公子彭生是个替死鬼、死后化为野猪,此指五花猪肉),将军铁杖白莲肤(铁杖将军姓麦、借指白面皮儿)。据记载:北宋太学食堂的主食,夏天是冷淘(凉面),冬天就是馒头。一天、宋神宗心血来潮,想知道太学生们吃什么,就派人到太学的食堂去瞜瞜。皇帝尝过太学食堂孝敬的肉馒头后,说了句话:“以此养士,可无愧矣。”——领袖亲民吃肉包子,这是有先例的。

        据说,因为老大宋神宗吃过太学的馒头(肉包子),太学肉包子就风行于大宋朝,名字就叫“太学馒头”。至于地方上有无仿冒,反正俺没见过京师太学食堂主张商标专有权的资料。

        宋人面食中带馅的馒头(包子、馄饨)很多,如王楼梅花包子、曹婆婆肉饼、笋蕨馄饨、灌浆馒头、薄皮春茧包子、虾肉包子、肉油饼、糖肉馒头等名目。以上种种馒头,无非荤素,都是能吃的,还有别于和谐盛世水晶月饼、金银月饼之类不能吃的食品。但是也不尽然,史载宋仁宗刚出生时,其父宋真宗“喜甚”,“宫中出包子以赐臣下,其中皆金珠也”,这是以“包子”一词寓吉祥之意。也可能是有馅儿馒头向包子一词转化的滥觞。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改革家蔡京府第专设“包子厨”,一次在府中“集僚属会议”、“命作蟹黄馒头”,竟“为钱一千三百馀缗”,可见公款吃喝并非和谐社会所独有。

        接着说馒头,《金瓶梅》里有个卖炊饼(馒头)的小贩武大郎,他虽然在京城(开封)有楼上楼下的铺面房,又白捡了如花似玉的媳妇儿,但是乐极生悲,最终被老婆的情人害了性命,还戴了天下第一的绿帽子。大作家欧阳予倩后来给杀夫的潘金莲翻案,对冤屈的武大郎进行人身攻击,一点儿是非曲直都不讲,哪儿说理去?但是武大郎的同行前辈、在唐朝京城(长安)卖蒸饼(馒头)的小贩邹骆驼,就是个幸运儿。这位邹骆驼每天推着小车上街卖蒸饼,走到胜业坊拐角的地方,被地上几块凸起的砖把车轮一硌,车子就翻了,蒸饼也滚了一地。好在那时还不是和谐盛世,没有哄抢翻车物品的人,但是看着沾满尘土的蒸饼,邹骆驼火儿了,回家拿了把䦆头,就刨那几块砖。刨了十来块儿后,挖出一个瓷坛子来,里面居然“有金数斗”。邹骆驼一下就阔了,再也不用卖蒸饼了。听说现在新疆有人捡了一块儿形似天朝地图的狗头金,多家有关部门都要前来认领,让国人知道大唐盛世比起和谐社会来,法制建设差得真不是一星半点。从邹骆驼沿街叫卖、马路挖坑、私吞黄金的记载来看,唐朝的城管、路政、矿产局,就有不作为的嫌疑。只是不知道唐朝有没有这些衙门,有没有现在这么多的人民公仆?

        卖馒头能让人丢命发财,还能救命呢。武则天那会儿有个两朝大臣,部长级或副国级干部娄师德,丫到梁州视察,正好赶上当地有个姓娄的老乡,因为贪赃枉法要被处死。娄同乡听说显赫的娄师德来了,托人向娄相爷求救。这位正派的娄先生对送信的人说:“犯了国法,就是我亲儿子也不能放啊,何况老乡呢?”

        第二天,赶上当地都督公款宴请娄部长。娄师德对都督凛然说:“听说有个人犯了国法,别有用心的人还说这人是我的同乡。其实这人我不认识,至多就是小时候我和他爹一起放过牛。都督千万别因为我而枉国法啊。”——听话听声儿,锣鼓听音儿......都督也不傻,立马把犯人叫来,开了刑具。娄师德开始数落他:“你辞别爹娘出来当官,又不能廉洁,我能有什么办法啊?”说着拿起一碟槌饼(一种馒头)说:“吃了吧,做个饱死鬼去!”啧啧,乡情厚意,昭然若揭。深谙为官之道的都督没几天就放了人。哪天这贪官再犯事儿,追究起来,倒霉的是都督、谁又能说娄师德的不是呢?

        馒头一般指没馅儿的,带馅儿的称为包子,这是现在标准的叫法。不知为何,带糖馅儿的包子却被叫做糖馒头,让实心的馒头队伍里混进了包子的卧底。

    其实,什么事儿都是这样,绝对的分界线是没有的。刚才提到的娄师德,貌似很圆滑,他“唾面自干”的典故也证实了这一点。但是,《唐语林》载:狄梁公与娄师德同为相。狄公排斥师德非一日。则天问狄公曰:“朕大用卿,卿知所以乎?”对曰:“臣以文章直道进身,非碌碌因人成事。”则天久之,曰:“朕比不知卿,卿之遭遇,实师德之力。”因命左右取筐箧,得十许通荐表,以赐梁公。梁公阅之,恐惧引咎,则天不责。出于外,曰:“吾不意为娄公所涵,而娄公未尝有矜色。”这段儿大意就是:唐朝著名的贤相狄仁杰,不知自己是娄师德举荐的,还屡次排挤同僚娄师德,以致武则天都看不下去,对狄仁杰说:朕开始不了解你,你能有今天的地位,实在是娄师德多次举荐的结果呀!古今中外,完人是没有的,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是人们对历史人物分歧甚大的原因之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8 10:17:05    跟帖回复:
    1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18 20:35:12    跟帖回复:
    12


    人肉包子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2/27 16:04:10    跟帖回复:
    13
    御用包子基层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3/5 11:05:40    跟帖回复:
    1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4/1 23:21:39    跟帖回复:
    15



    大忠臣介子推先是割了自己大腿的肉给国君吃,后来阴差阳错、竟连累老母跟自己一起抱树而亡。民俗食品“子推燕”就是为了纪念他,犹如吃粽子的人也都说是为了纪念屈原一样。这子推燕也是馒头之一种。
    16588 次点击,34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馒头史话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