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罗学蓬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罗学蓬《江津旧事》
30829 次点击
33 个回复
罗学蓬 于 2015-06-24 11:20: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江津旧事

                                           文/罗学蓬

                  1、大战在即

    1967年9月武斗期间,四川省江津县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杀俘”事件。

    本来,这一场大屠杀是在极端秘密的情形下进行的,孰料,却有白沙中学生魏炳炎(现在荣昌县重庆畜牧兽医学校附属种猪场任场长)大难不死逃往成都,“反到底”派的报纸视其为“英雄”,对他详加采访后,遂将此血腥事件加油添醋地披露出来,顿时在全川乃至全国激起轩然大波,甚至惊动了中央文革小组。

    鉴于这一事件又恰恰发生在中央关于停止全国武斗的“九五”通令后的第三天,无疑便成为掷向对立的“八一五”派的一颗重磅炸弹,使其在政治上陷入极其被动的境地。

    “八一五”派为摆脱困境,也在自己控制的报纸上竭力组织文章反驳,说魏炳炎其人纯属子虚乌有,江津“杀俘”事件纯属捏造。

    如此一来,江津“杀俘’事件遂成为全国焦点,魏炳炎也成为万众议论的人物。而对其人其事,群众莫衷于是,搞不清楚是确有其事,还是有意捏造。

    笔者时年15岁,恰恰置身于用生命捍卫“红司令”的武斗阵营之中,并直接参加了导致魏炳炎等15人被公开枪杀的“派战”。时光虽巳流逝了38个年头,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1967年5月1日,我在北京荣幸地与毛主席、林彪等红色司令部的领袖们在天安门广场共度了节日之夜,激动得脑壳发昏,回到江津,便以百倍的勇气投入到“文攻武卫”中去。

    6月7日,江津两派第一次爆发武斗,此后,“九七”派(与八一五派持同一观点)逐渐将“红总”派(持“反到底”观点)压缩包围在县城中心地段。

          


    聂荣臻在他的回忆录中写到:“江津是一个丘陵起伏的地方,紧靠着长江,离重庆也近。自然风光很秀丽。”

    而当此时,元帅的乡人巳将他风光秀丽的家乡变成了一座杀气腾腾的兵营。被压缩到城中心的所有的“红总”派人员都拿起了武器,决心与随时准备进攻的“九七”派决一死战。间间店铺、家家民房,都住满了手持刀枪棍棒的“红总”派武斗人员,仿佛每一块瓦片下都隐藏着一名“战士”。

    笔者乃江津民中(文革中改为“红旗战校”)67级初中学生,与十四个仅十四五岁的男女同学一起住在小十字街口一家日杂商店的楼上。晚上,男女同学在日杂商店的楼上将竹席铺开,中间拉起绳子,悬挂两张竹席将七名女生,八名男生隔开,彼此席地而眠,连夜里起来屙尿的声音也听得清清楚楚。住进这个战斗据点的第一天,十五名学生就集体写了血书(誓词和十五名学生的名字全都是写在纸上的,每个同学将手指头弄出血,在自己的名字上按出点红来。)向着毛主席像宣誓,要为保卫他老人家为首的红色司令部,不惜上刀山,下火海,粉身碎骨不后悔,敢叫日月换新天等等。

    

    楼上是货仓,堆满了各种竹制品。而这些东西,也成了我们的“战斗装备”。我们把两个撮箕用绳子串起来,往身上一笼,一个挡在前胸,一个遮住后背,再在头上扣上一个藤杆书包。统一的武器则是1米五长的一头磨得尖利无比的白色铁皮水管。少男少女们如此“装备”起来,活像一群杀气腾腾的中古时代的“十字军”骑士。

                
            武斗期间的笔者

    7月24日夜间11时许,围城巳久的“九七”派终于发起了大规模的总攻击,所有的战斗都在房顶上、大街上展开,土炮、炸弹加上古代的冷兵器,将一座有着1500年历史的古老县城打成了一片废墟。

    缴战一夜半日,到次日下午3时许,我方被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大部由西门突城,穿过陈独秀落难江津时住的康庄,潮水般涌过“独秀陈先生墓”前,经刁家、高占逃往白沙,再辗转亡命成都、自贡。少部由通泰门扑河,被“九七”武装人员驾船在江面上像捞饺子般捞起抓获。

        

    我是随大部队突城西窜的。溃逃时,我们含泪扔下被土炮击中头部巳咽气的战友刘生云,而在突城激战时,另一名战友唐立新又被土炮射出的的拳头般大的铁弹击中背部,击出一个大窟窿,血肉模糊,能清楚地看见心脏在胸腔里有力跳动。

    唐立新痛苦至极,脸白若纸,神智却异常清醒。我们不忍扔下他,作虎狼状强行将路边一民房门板端下,以门板作担架,冒着蝗虫般向我们飞来的石头,瓦块、土炸弹,抬着唐立新狂呼乱叫着冲出城去,随着溃败的队伍穿过西门外四川省果树研究所的十里果林,涌过“独秀陈先生”的坟头前,到20里外的刁家场时,发现唐立新巳经死去,一帮少男少女围尸嚎啕痛哭后,才挖一浅坑将他软埋。

    至8月中旬,亡命成都、自贡的江津“反到底”派武斗人员全部奉命汇集于成渝铁道线上的永川县城,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