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2 0:10:29    跟帖回复:
121
                      (九) 逼上梁山 {之二}

    过了一个多月,我再次回来兴宁县,那些专革老百姓命的干部,个个钻进龟壳里,谁也不出来。老子在里面官照做,酒照喝,人民币照样进腰包,你黄廷楷不做没得吃,看你能坚持多久!拖死你!气死你!
    俗语说,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没办法,拖了一个多月后,我在兴宁县城贴了几份大字报就返回南迳去了。心想,我必须来个先礼而后兵,先让他们得逞,等时机成了再行强攻。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我就尝过了,到时让他们尝尝老百姓的铁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3 0:03:15    跟帖回复:
122
      假如有人到大学校园里去开几间“怡红院”、“逍遥楼”,大学生去那里嫖娼、卖婬,是否可以大声说:这是你们大学生不洁身自爱!关我“怡红院”、“逍遥楼”屁事!人家又没有强迫你进来!    真是强盗逻辑!
     请问任人去大学校园里开设“怡红院”、“逍遥楼”的人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政府是否可以撒手不管?



    逼良为娼,
    繁婬娼盛,
    仍不知羞耻!
    难怪被人瞧不起!!


    “等同卖淫,愿打愿挨。”  请问政府是干什么的?


    “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老夫现年80周岁了,1949开始,此话我在大会小会上听了不知多少次了。请问新社会长大的人,此话如何觧释?


    “大学生不会算数?”问得好!  请问那个官员不知道贪污受贿乱伦是违法犯罪的?为什么大老虎一贪就是千万上亿?为什么男贪官个个像多吃了伟哥的公猴?女贪官个个像发情的母猪?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什么在作祟?


    注:
     这是我在《谁为“裸贷”“肉偿”穿脱衣?》,及《村民被贷款上亿,主要责任该在银行》博文后面的跟帖,现借来贴到这里。
    《逼上梁山》稍后有空再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54:50   
123
    (十) 逼上梁山 {之三}

    又过了一个多月,我第三次回来兴宁县。“文化之乡”的专革老百姓命的干部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他们的“乌龟缩头”之计确实了得。没办法,我除了继续不断地在兴宁县城张贴大字报。同时控告兴宁工商局黄匪生和有关头头,和控告兴宁县委有关人员滥用职权残害百姓!当时寄给北京的、省府的都有复信,北京的批转由广东省府处理,广东省府的批转由兴宁县处理,但到了兴宁谁也不处理!我就前去梅县地区、广东省府上访。

    拖了两个半月多之后,我给兴宁县委书记陈槐珍(男,曾经是兴宁法院院长)写了一封公开信在县城张贴,要求与他们进行公开辩论,不管他们多少人,我就只有一张嘴,只要说得清楚讲得赢我,我就承认兴宁县的处理是正确的,我从此不再找他们。如果说不清楚或不肯解释,那就证明兴宁县对我的处理是错误的,是站不住脚的,那就必须给予纠正,必须给我平反,否则,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都决不罢休!

    又过了半个月,屁都没人放一个,我就在县府旁边、电影院门口、郵电局门口、县城东门等处人流密集的地方张贴通告(通知、告知):

    某日上午十点半,本人黄廷楷在县府门前演讲,届时请群众到场指教。(县府内许多局,门前大街上左右两边不到100米内是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工商局)。

    ………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2:28:29    跟帖回复:
124
                        (十) 逼上梁山 {之三}

    又过了一个多月,我第三次回来兴宁县。“文化之乡”的专革老百姓命的干部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他们的“乌龟缩头”之计确实了得。没办法,我除了继续不断地在兴宁县城张贴大字报之外,同时多次写信给…………。控告坜陂工商所曾凤泉、坜陂公社书记何祥斌残害百姓抢劫民财!同时控告兴宁工商局黄匪生和有关头头,和控告兴宁县委有关人员滥用职权残害百姓!当时寄给北京的、省府的都有复信,北京的批转由广东省府处理,广东省府的批转由兴宁县处理,但到了兴宁谁也不处理!我就前去梅县地区、广东省府上访。
    拖了两个半月之后,我给兴宁县委书记陈槐珍(男,曾经是兴宁法院院长)写了一封公开信在县城张贴,要求与他们进行公开辩论,不管他们多少人,我就只有一张嘴,只要说得清楚讲得赢我,我就承认兴宁县的处理是正确的,我从此不再找他们。如果说不清楚或不肯解释,那就证明兴宁县对我的处理是错误的,是站不住脚的,那就必须给予纠正,必须给我平反,否则,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都决不罢休!
    又过了半个月,屁都没人放一个,我就在县府旁边、电影院门口、郵电局门口、县城东门等处人流密集的地方张贴通告(通知、告知):
    某日上午十点半,本人黄廷楷在县府门前演讲,届时请群众到场指教。(县府内许多局,门前大街上左右两边不到100米内是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工商局)。
    ………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6 1:42:34    跟帖回复:
125
                       (十一) 逼上梁山 {之四}

    依照“通告”预定时间,我们提前一小时来到兴宁邮电局旁边的朋友家。把牌子粘贴好后就开始上街游行示威,父亲和弟弟打铜面盆(没有锣),我在前面举着牌子一路不断高呼:“还我人权,打倒害人虫”!“还我人权,打倒害人虫”!由曾学路游经兴田路、火车站、武装部,再到兴宁县委大门口,我连续大声高呼三次:“还我人权,打倒害人虫”!高呼完后等了几分钟,县委里面毫无动静,我们就折返至兴宁县府大门口。旁边刚好有一大堆建筑用的碎石堆,我就站在上面准备演讲,前面己经聚集了二三百人。我首先朗讼一首打油诗(因不用讲稿,实际是演讲提纲):
    劳动被抄家,
    中国几时有?
    做工遭拆屋,
    罪在哪一条?
    屋拆物空家破碎,
    牵男帯女走江西,
    何故又穷追,
    抓我坐监牢?
    人民汗人民血,
    喂饱了肚皮,
    不做好事,
    专造冤屈,
    还有没有人性?
    还有没有人性?!
    对于哪些肆意践踏人权,
    残害百姓的暴行,
    我强烈抗议!
    抗议抗议!!
    再抗议!!!
    (为免太长,正式演讲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6 9:01:46    引用回复:
126
转至第121楼第 121 楼 黄廷楷博客 2019/3/12 0:10:29  的原帖:                      (九) 逼上梁山 {之二}

    过了一个多月,我再次回来兴宁县,那些专革老百姓命的干部,个个钻进龟壳里,谁也不出来。老子在里面官照做,酒照喝,人民币照样进腰包,你黄廷楷不做没得吃,看你能坚持多久!拖死你!气死你!
    俗语说,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没办法,拖了一个多月后,我在兴宁县城贴了几份大字报就返回南迳去了。心想,我必须来个先礼而后兵,先让他们得逞,等时机成了再行强攻。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我就尝过了,到时让他们尝尝老百姓的铁拳。

















  


              

















    
    












    
官员们就是靠黑恶势力来维持官位的,所以口上说“扫黑除恶”,实在保轩护恶、欺善欺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7 3:31:25    跟帖回复:
127
    
    


    
      


                        (十二) 逼上梁山 {之五}
    (我朗诵打油诗之后,紧接着进行演讲。为了压缩篇幅,只要能说清问题,尽量从简)

    勤劳俭朴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品德,中国有史以来不管那个朝代,老百姓靠劳动维持生活改善生活都是天经地义的。老百姓因为劳动而遭到政府抄家的事例几时有过?从来就没有!即使就是万悪的旧社会也不例外!但是……
    1962年6月我第一次结婚,由于没有房子,新婚后我夫妻俩就住在满屋灰尘的厨房里。下半年猪价飚升,我就和父母商量向华侨港澳家属借钱买回两条母猪,指望通过养猪赚点钱盖间房子。第二年,即是1963年农历3月,两条母猪刚好同时各生了10只猪崽,全家人都高兴得不得了,以为我们从此真的能够翻身做主人了。谁知等我家借债把猪养大了,不迟不早,等到农历5月岀卖猪崽那天,坜陂公社公安特派员廖亦民帯着十多个人前来抄家,全部被没收了!这不仅是剥皮,而且还是抽筋!两条母猪像鬼子进村一样,浩浩荡荡地赶到不足400米远的大队书记黄桂泉家里去了,两条母猪在他家不知养了多少年!不久造成我与妻子离了婚,还因养猪欠了3000多元债,真正赔了夫人又折兵!
    ………
    (为免太长,其余代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8 0:59:51    跟帖回复:
128







    






  


              














                      (十二) 逼上梁山 (之五)
                               演讲(续一)

    赔了夫人又折兵之后,我才猛然醒悟,上大当了!原来识不了几个字的坜陂公社的革命干部也懂兵法,也会用计,也会“诱敌深入,聚而歼之”!从此我们就是过铁桥都会先探足了,生怕铁桥下面又是陷阱,再次上大当那就惨了!
    ………
    由于我们生产队平均每人只有两分五厘地,也即是四个人才有一亩地,除非真的像报纸上说的粮食亩产超过几万斤,否则,只靠这点田地是无法生存的。于是父亲就帮兴宁县染织厂、毛巾厂等加工综线,我就落乡做木工。1964年下半年开始,生产队说公社规定凡是工付业人员,每人每月要上交30元工付业款给生产队记300工分,生产队的回报300工分只值5至5元,我们分文不少长期照给。以后公社、大队成立工付业管理站,我们赶紧报名参加,每人每月要上缴5至6元管理费给公社和大队,我们分文不少照给。这样,我们虽然每人每月要白给30元给公社、大队和生产队,但是我们从此在公社、大队、生产队三级正确领导下,也就不用担心还会上大当了。但是……
    1973年10月,坜陂工商所的曾凤泉,竟敢写张白条抓我父亲去监禁两天,无缘无故罚他300元,而且连收据也不给,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敲诈勒索吗!当时我外岀做木工不在家,回来得知情况后非常恼火,一个收摊租的“割命干部”也敢欺负“贫下中农当家作主”的“主人”,真是无法无天!过了几天等心平气和后我就去找曾凤泉评理。由于他是特殊材料制造的党员,他就仗势欺人蛮不讲理!我就有公社、大队、生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9 0:48:49    跟帖回复:
129
                          (十二) 逼上梁山 {之五}
                              演讲(续一)【补缺】
          (此帖昨天凌晨0:45:48发了一次,最后约半大段就消失了,现补上)

    …………
    1973年10月,坜陂工商所的曾凤泉,竞敢写张白条抓我父亲去监禁两天,无缘无故罚他300元,而且连收据也不给,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敲诈勒索吗!当时我外出做木工不在家,回来得知情况后非常恼火,一个收摊租的“割命干部”,也敢欺负“贫下中农当家作主”的“主人”,真是无法无天!过了几天等心平气和后我去找曾凤泉评理。由于他是特殊材料制造的党员,他就仗势欺人蛮不讲理!我就有公社、大队、生产队三级正确领导,还有宪法赋予公民有“四大自由”,即“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我就去坜陂圩镇张贴大字报,将事实公之于公,请大家来评理。但是,我又上大当了!当天夜里,坜陂公社书记何祥斌派人将我抓去监禁了3个月又18天,召开万人大会批斗我8次,接着家被抄了,房屋被拆了,连我3个小孩的衣服也不放过,甚至连我妻子穿在身上的的确卡裤,也被兴宁工商局的黄匪生剥去了!陷阱何其多,我又上卵当了!(还未讲完,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20 1:54:48    跟帖回复:
130
                        (十二) 逼上梁山 {之五}
                              演讲  【续二】

    我又上了卵当之后,再也不能拿斧头锯子去“挖社会主义墙脚”了,只得天天呆在家里,时间一长实在闷得慌,半年过后就患了“A氏恐怖症”,也像谭医生刚放出来时一样眼神呆滞。而且越来越严重,不但会直视,有时眼球都不会转动!一闭上眼睛就会看见“割命干部”曾匪泉拿着烧火棍向我扑过来!有时又会梦见满面横肉的何祥斌像李逵一样提着双板斧冲过来大喊:“赶快交岀买路钱!”经常被吓得大汗淋漓!
    ………
    为了家庭,为了老婆孩子,1975年3月,我只得拖着沉重的病体,逃亡到江西去。经过一年多的颠沛流离,吃了不知多少苦,甚至差点由八境台上跳下去水葬他乡!最后才在江西省全南县南迳公社站住脚,帮他们办起一间木模厂,不久并将我们的户口迁往那里,老婆孩子也跟着到南迳去了,我可爱的家乡兴宁县,再见,拜拜!
    但是,1978年初,我已离开兴宁三年了,我们的户口也迁走超过一年半了,兴宁县委竟敢写公函欺骗全南县委,捏造事实说我还有些老问题未觧决,借用几天,将我抓回兴宁监禁20天,由坜陂公社召开万人大会对我进行批斗,说什么由于黄廷楷走资本主义道路,影响大家的积极性,造成公社粮食减产,并勒令我将户口迁回来!请问兴宁县、坜陂公社专革老百姓命的干部,假如你们的老婆生不出孩子,是不是也要由我黄廷楷负责?!
    真岂有此理!实在欺人太甚!我怕你们了,逃亡到江西去了,兴宁县专革老百姓命的干部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你们还有一点人性吗?还有一点人性吗!老百姓的血汗喂狗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21 0:30:09    跟帖回复:
131
                        (十二) 逼上梁山 {之五}
                           演讲 【续二】 【补遗】

    (真岂有此理!实在欺人太甚!我怕你们了,逃亡到江西去了,兴宁县专革老百姓命的干部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你们还有一点人性吗?还有一点人性吗!老百姓的血汗喂狗了?!)
    你们抢劫老百姓的猪时个个如狼似虎,抄家拆屋时个个如狼似虎,抓人批斗时个个如狼似虎!……我三次回兴宁找你们一共住了超过五个月了,为什么全都来个乌龟缩头?……我严正警告兴宁专革老百姓的干部,如果你们继续来个死猪不怕开火烫,这场官司我会打到省里去!打到北京去!不信你们就等着瞧!
    我一共演讲了一个多小时,在演讲过程中,不断有听众振臂高呼:他们比国民党还差,我支持你,同他们拼到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21 1:15:04    跟帖回复:
132
                     (十二) 逼上梁山 {之五}
                       演讲  【续二】 【补遗】

    ………
    你们抢劫老百姓的猪时个个如狼似虎,抄家拆屋时个个如狼似虎,抓人批斗时个个如狼似虎!……我三次回兴宁找你们一共住了五个月了,为什么全都来个乌龟缩头?……我严正警告兴宁县专革老百姓命的干部,如果你们再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这场官司我会打到省里去!打到北京去!不信你们就等着瞧!
    我一共演讲了一个多小时,在演讲过程中,不断有听众振臂高呼:他们比国民党还差,我支持你,同他们拼到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21 23:18:57    跟帖回复:
133
                   (十三)  我被行政拘留七天

    演讲过后约十天,兴宁县有关各部门仍毫无动静,我又举着牌子去县府门前演讲,这次既没有游行示威,也没有高呼口号了,一个便衣却来干涉我,不准我演讲,并叫我到公安局去。我说你凭什么不准我演讲?他说我妨碍交通,扰乱社会秩序。我说如果你是公安,你就应该维护公民的权利,保障我的演讲能够顺利进行,你就应该帮我维持秩序。
    他回去换过制服叫我去公安局,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就高举着牌子跟他走,几十个群众也跟着我一起走。去到公安局接待室,一个自称姓曾的公安局长,五华县人氏,对我说:“黄廷楷,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向上级反影,写信给谁都可以,……”。我说,“我寄了多少信给北京和省府,转到兴宁就石沉大海,我才不会再上他们的卵当了!”正在谈话间,一个人突然进来小声对曾局长说,“曾局,陈书记来了,”他马上就岀去了。过了大约二十分钟,曾局长回来宣布对我行政拘留七天!那个“陈书记”无疑就是县委书记陈槐珍!我在抬上一拍:“叫陈槐珍来同我谈!”曾局长一声不响走了。
    我去到河背拘留所,与其他被关押人员完全隔开,让我住在大门附近的单人房里。每天都有人来探访我,不但没人干涉,他们还热情泡茶招待。这说明什么?我十天前的演讲十分成功,对他们来说影响非常恶劣,底裤都给我扒光了!如果再让我演讲,再让我扒,他们就会全身上下都赤条条了!怎么见人?……
    我在“五星级豪华监狱”里住了四个晚上就岀来了,我又到兴宁县城张贴大字报。下面这份大字报,就是出来后写的,也是20多份大字报当中字数最少的一份大字报:


    自叹
    我有包公志,
    恨无包公权;
    剑印若在手,
    誓为民除害!


    送劫神
    又员又长俨然官,
    打击迫害样样能;
    林爷养就虎豹骨,
    江娘喂足豺狼乳;
    爪舞定要剥民皮,
    牙开更需吮人血;
    有朝将其来剖腹,
    看看心肝有多黑!

    预告
    接下来是:黄廷楷舌战群儒、狗急跳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23 0:43:11    跟帖回复:
134
                  (十四)  黄廷楷舌战群“儒”

    我走岀“五星级豪华监狱”后,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大队通知我去领取信件,打开一看,原来是兴宁县委办的通知,大意是:
    黄廷楷:
    兴宁县委办公室决定于某月某日上午某时派人到坜陂公社给你落实政策,希依时参加。
    我依时去到坜陂工商所楼上,里面己经坐满了将近10个人。经我询间,得知县委办2人,坜陂公社6人,另外一个就是曾凤泉。开场白之后,曾凤泉拿岀材料呆了许久,念道:黄廷楷如何如何走资本主义道路,如何如何挖社会主义墙脚,……,心想,那里是给我落实政策,分明是在宣读我的“罪状”,看来今天又有好戏看了,我一声不响让他念。当他念到“黄廷楷非法购买6000多元木材”时,我先用手势制止他,然后说:“曾凤泉,请你说清楚,何时买,何处买”?因为这是虚假的,曾凤泉避而不答,想继续念,我比较大声地说,“必须先把这个问题弄清楚”!过了许久,曾凤泉又往下念,我更大声地说,“不行!这个问题未弄清楚之前,其他问题不用谈!曾凤泉,说清楚,何时买何处买”!
    曾凤泉在我的一再追问之下,慌了手脚,一句话都说不出。过了许久,潘幸祥是小学校长出身,可能自认为有文化,岀来觧围:“黄廷楷,这是类推岀来的”。“吓,事实都可以类推?好,现在我也来类推,某某名某年某日盗偷生产队100斤谷,一日100斤,10日1000斤,100日10000斤,10年20年几万斤几十万斤几百万斤!你是公安特派员,你赶快去抓他劳改枪毙”!潘幸祥摇头又摆手,“那又不是这样的”。“吓,那又不是这样的?你潘幸祥类推得,我黄廷楷就类推不得?”
    全场鸦雀无声了许久,县委办代表终于岀场了(据说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23 23:18:14    跟帖回复:
135
                      (十四)  黄廷楷舌战群“儒”  【补缺】
        (此帖23日0:25:28发了一次,可能超长,后面约700字就丢失了,现补上)

    全场鸦雀无声了许久,县委办代表终于岀场了(据说是县委办主任),官腔十足对我说:“黄廷楷,你的材料我监证过了,没有错,你是非法购买了6000元木材,你要相信党相信我”。我面对着他说,“你是县委办代表是不是?你的官再大也无权为我作监证,既然是给我落实政策,就必须给我本人落到实处,就必须给我本人说清楚。”
    我转身面对曾凤泉说:“曾凤泉,说清楚,何时买何处买”?曾凤泉给我追得无路可逃,又没有了救兵,不得不满脸汗水,老老实实地说,“你没有非法购买6000多元木材,而是非法收入6000多元,刚才我说错了”。我态度平和地说,“我没有非法购买6000多元木材是不是”?曾凤泉再肯定地说,“你没有非法购买6000多元木材,是我说错了。”
    我马上站起身,对县委办代表大声说:“你听清楚了吗?曾凤泉承认我没有非法购买6000多元木材,承认他说错,刚才你说我的材料你监证过了,没有错,我是非法购买了6000多元木材。这里是什么地方?今天这里是办案的公堂!你堂堂县委办代表,居然敢在公堂上为人做假证!”我用力在枱上一拍,“岂有此理,今天你犯罪!”我又接着大声说,“我要将今天的事公之于众!”县委办代表慌忙说,“我是领导,我的话没有我的批准,不准公开。”
    当天夜里,我就以编剧的形式写了一篇大字报,题目叫做《一岀落实政策的大丑剧》,小标题是《黄廷楷舌战群“儒”》,第二天吃了早饭我就去兴宁县城张贴。我才在墙上刷浆糊,就有五六十人围上来等着看我的大字报。



        

    
220210 次点击,238 个回复  1 ...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16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剥去画皮看官黑勾结的真面目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