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岁月回首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一个真实的故事:无知
36937 次点击
170 个回复
岁月回首 于 2015-07-19 14:43:0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报考大学的时候,为了填报志愿,去请教一位十分受人敬重的老教师。他分析说:“你出身不好,尽管你的学习成绩很优秀,恐怕很难被录取,你报数学专业试试看,因为报考的人不多,或许会有一线希望。”

    当时家境很差,为了既有书念,又有饭吃,只报了一个志愿“师范学院数学系”,因为学师范吃饭不要钱。结果,没有被该校录取,而是被吃饭要自费的另一所大学的数学系选中。

    前些年,与一位年轻的同事闲聊时,她神秘兮兮的说:“李老师,我给你讲一件与你有关的往事,听吗?”好奇恐怕是人类的天性,我忙说:“跟我有关?赶快讲!”她说:“我妈妈曾经给我讲,她当年去招生,发现一份成绩尚佳却被扔到一边的高考档案,那就是你的。”从来没有想到,我曾经被当作垃圾,于是急迫的问:“后来呢?”她说:“我妈妈出身也不好,有些同情,就想录取你,但是又怕犯错误,于是就去请示领导。由于成绩合格的人选实在太少,领导们考虑再三,经反复斟酌,把你作为最后一名给录取了。”

    听后,眼前浮现出了几十年前的往事,要是早知道这件事,我恐怕会十分谨慎的为人处世,少走弯路,少吃苦头。偏偏是我不知道内情,仍然我行我素,结果被碰得头破血流。

    进入大学以后,第一次进图书馆时被丰富的藏书惊呆了,期刊杂志竟然有百多种,全国各省市的日报都有,五层楼房和地下室排满了书籍。中学时曾听同学说,有一种专供领导阅读的报纸叫《参考消息》,专门登载国外的新闻和消息,当时甚感神秘。如今在大学图书馆的阅览室里可以自由阅读,真有一种自己已经不是普通人的感觉。

    图书馆里,很多书籍跟砖头一样厚薄,可是多数读不懂,能读得懂的又嫌费时太多,因而喜欢借阅薄一点的图书。有一次,在图书馆里借到一本很旧的小册子,介绍数学史。一篇关于牛顿和莱伯尼茨发明微积分的文章深深的吸引了我,著者详尽的剖析了他们分别从力学和几何学的简单问题出发,一步步发现、发明和发展了微积分的经过,很受启发,使我知道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重要性。另一次,读到了马克思与他女儿燕妮的对话,燕妮问他:“你的座右铭是什么?”他回答;“怀疑一切。”后来,反复琢磨才明白,这是获取正确思想的一种重要方法,因为当“怀疑”错了的时候,就知道真理是什么,如果“怀疑”对了,那就是发现了真理。由于受这些思想和观念的影响,并在学习中自然的加以应用和实践,知识增长很快,学习成绩日见突出。

    正当我傲游在数学和物理的公式推演中获得乐趣的时候,忽视了一支无形的政治魔爪正在不知不觉中向我袭来。

    1965年,共青团九大的政治报告《为我国青年革命化而斗争》发表了,简称《九大报告》,校团委组织学习。每周六下午是规定的政治学习时间,大家都习惯听领导作报告,或是听团支部书记朗读社论之类的文章,然后分组讨论,大家按照报告和文章的意思,空洞的发表些赞颂或是感想,走走过场。起初我以为,九大报告是共青团的事情,与自己关系不大,也跟随着团员们说些空话。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周末的下午,当我走进教室的时候,发现桌椅被摆放成中空的矩形方阵,中间单独放着一把凳子,四周早已坐满了同学。见我进来,系团总支书记命令我坐到中间的方凳上,此时我才意识到,要拿我开刀了。书记宣布:“为了深化学习九大报告,今天我们对李XX进行揭发批判。李XX,你先自我检讨。”

    由于事前不知情,毫无准备,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便随口说:“事前没有人通知我,如此突然袭击,没有准备,确实无话可说。”心里想,你共青团的报告,应该整你们共青团的团员,怎么整普通百姓了,关我屁事。见我如此态度,书记大为光火,宣布:“大家开始揭发批判!”于是,事前早有准备的团员们,依次拿出稿纸,照本宣读,内容多半是从报纸上抄写来的一些套话。少数人对我平时开玩笑说的一些俏皮话,无限上纲分析,只差没有说我是反革命了。

    有位同学实在看不下去,说了句公道话:“李XX是有不少缺点,但是他对学习委员的工作还是认真负责的,不应该一棍子打死。”或许这句话触动了同学们的良知,并非人人都愿意做缺德事,一时冷场。正当书记干着急的时候,一个长期申请入团而又不被批准的积极分子突然站起来,据说,他父亲解放前作恶多端,解放后被共产党镇压了,他猛的一拍桌子,恶狠狠的问道:“李XX,我问你,你搞好工作的居心何在?目的何在?”

    当时觉得很委屈,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人如此怀疑我对大家的热情服务,一时无语。他以为语出惊人,击中了要害,得意的高声喊:“你必须回答!你不回答说明你心中有鬼!”我愤怒了,当时我问书记:“今天是帮助我还是斗争我?”书记不耐烦的说:“帮助,怎么啦?”我说:“既然是帮助,为什么拍桌子呢?”书记大声呵斥说:“你不要转移话题,他拍桌子不对,但是你必须回答他的问题,这是对待群众态度的原则问题!”

    显然,如果我承认自己别有用心,那是自投罗网,既违心,也辜负了同学的善良的同情,如果说是真心为同学服务,那就要被扣上伪装进步和对抗群众的帽子,还显得窝囊。

    那时年轻,脑子转得快,我理直气壮的说:“伟大领袖毛主席号召青年学生三好,工作好就是其中的一好,别人把工作搞好了,你是什么态度?是支持和帮助别人把工作搞得更好,还是指手画脚,这是立场问题!”

    大家都没有想到,我居然把毛主席搬了出来,而且说得在理,弄得书记无话可说。这样一来,批斗会无法继续进行,书记宣布:“散会!”

    中医的治疗方法中,有“以毒攻毒”一招,我得以自救了。

    心中十分压抑,就去找我敬重的那位中学老师求教,讲述了这件事。老师语重心长的说:“无知呀!要是你当初也写个入团申请,积极参加他们组织的会议和活动,随时汇报思想,也不至于被批斗。如今你还得罪了他们,今后的日子看来难熬了,没有办法了。”我问老师:“我退学行吗?”老师感叹的说:“你退到哪里都一样,他们会在你的档案里重重的写上一笔,说不定更糟,只能看你的造化了。”

    不出老师的所料,从那以后,传达重要的文件时,不让我去听;防空演习不准我参加;抓捕学生的大会上,我总被安排在被抓捕人的旁边就坐,每次我都以为要抓捕我。我被彻底孤立了,没有人敢跟我说话,见我就绕开走。

    不久,政治课实行改革,在我们年级搞试点,派来了以政治教研室主任为首的几位老师蹲点,整学期学习光辉著作《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由于我已属于另类,学习讨论中不讲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无人理会。其实,大家的讨论也都是在走过场,照着报刊杂志空话连篇的说一通。为了结合实际,也会找点鸡毛蒜皮的事,不疼不痒的自我批评一下,混混时间。到后来,大家都无话可说了。对于团干部来说,如果每次讨论都没有人发言,会被追究责任。在一次小组会上,团支书对我说:“你一直不发言,为什么?”我不知深浅的随口就说:“我一直在思考,人的错误思想是从哪里来的,希望能纠正自己的错误。”以表示屈服,没有想到这句话惹祸了。

    上课的时候,校党委办公室主任来训话;“……居然有人对抗毛泽东思想,提出什么‘人的错误思想是从哪里来的’,这是严重的政治问题。”我知道有人告状立新功了。我很后悔自己忘记了那位中学老师的教诲:“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在专制社会里,讲话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不讲话’”。我明白我死定了。

    下课后,同学们纷纷离开了教室,我独自坐在原处等待发落。教研室主任走到我身旁,叫我跟他去办公室,我灰溜溜的低着头跟在他身后。到办公室以后,见我低头站着,出乎预料,他让我坐下,然后关切的说:“你不要害怕,说实话,为什么要提那样的问题?”我战战兢兢的说:“成天批判我,孤立我,我也希望进步,希望找到产生错误思想的根源,从而获得正确的思想,将来争取为社会主义建设和革命做出贡献。”他沉思了片刻后说:“哦,原来是这样!无知呀!要记住,今后不能怎样想就怎样说,坚持真理是要付出代价的!”

    在下一次的政治课上,这位教研室主任讲:“我们在搞试点,除了反动言论以外,大家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讨论和探讨,以获得正确的认识。至于人的错误思想是从哪里来的,这是值得研究的问题。我们认为,有两个根源,一是阶级根源,二是认识根源……”。

    在那个时代,为了获得组织的信任和重用,最省力也是最管用的办法,就是抓反革命。本来完全可以认定我与毛泽东思想唱反调,送我进监狱,可是这位老师没有这样做,而是把政治问题化成了学术问题,我很感激这位老师,他帮我逃过了一劫。

    有一次,与一位老校友说起了这些事,表示有愿望去向这位老师致谢。他告诉我:“你说的这位高个子教研室主任,文革后期自杀了!”我极为震惊,想起了他对我的警示:“坚持真理是要付出代价的!”

    古往今来的许多科学家和思想家所揭示的充满睿智的思维方式,马克思“怀疑一切”的座右铭,这些都是启发人们获取正确思想的好方法,可是在中国得不到推崇,而是强迫人们去接受空洞的说教,连说句“人的错误思想是从哪里来的”,都差点成为反革命,还需要贵人来搭救。自命为真理化身的人却不知道自己的错误思想来自哪里,还要用暴力加以捍卫。中国的先进分子们终于拿起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武器,把那些鼓噪“在思想领域里实行专政”的人连同思想一齐送进了坟墓。

    一个社会如果豢养着一班子人,随时窥视普通人的言行,寻觅机会打击和迫害异己,那就是一个充斥着恐怖的黑暗世界,必然不得人心。难怪封建法西斯王朝在一夜之间就灰飞烟灭了。

    噩梦终结,人治被宪法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人们终于可以享受自由了。我庆幸一生中每当磨难降临时,总能得到贵人们的帮助和解救,愿善良与仁爱永存!

说明:这是笔者的真实经历。在暴政下思想不准自由,眼泪只能向肚里流,幸得贵人搭救。如今年逾古稀,又流着眼泪记述往事,借此向贵人们深表谢意!请勿攻击和恶搞!谢谢合作。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4:46:36    跟帖回复:
   沙发

[原创]中國的問題:“蠢貨當道”,還是“賤貨”拖累?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6568368&boardid=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4:47:16    跟帖回复:
3
好文章!頂樓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5:03:22    跟帖回复:
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5:08:16    跟帖回复:
5
那些历史太肮脏,就像粪一样,应该把它埋起来,免得天天让人闻到臭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5:19:47    跟帖回复:
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5:41:44    跟帖回复:
7
人性的真实流淌,追求真理的生命付出。顶楼主,相信善良的人心是相通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5:48:55    跟帖回复:
8
老先生的經歷很有價值。
不過『难怪封建法西斯王朝在一夜之间就灰飞烟灭了』,這句話,就有些錯誤,老先生經歷的,不是封建也不是法西斯,而是共產極權。
我有好挑毛病的習慣,希望老先生見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5:49:29    跟帖回复:
9
那种孤立的心情一定很难受。毛是恐怖大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5:55:20    跟帖回复:
10
好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5:56:39    跟帖回复:
11
d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6:10:21    跟帖回复:
12
顶一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6:10:22    跟帖回复:
13
红五类黑六类的划分,使俺们工人农民地位,在官层之下,却在贱民阶层[黑六类]之上。这对我们有好处,我们平时经常批斗凌辱这些贱民。把他们当成出气简,替罪羊。

问题在于,
这贱民阶层比我们还要穷困,批斗欺辱他们只能获得施虐的快感,却得不到物质上收获,也解决不了我们的贫困问题[82年我们才跨过温饱线]。施虐的快感能当饭吃吗?能解决我们对富裕自由生活的需求吗?
[例:道县大兴县文革中倒是杀光了黑六类分子满门,可是俺们贫农工人生活因之改善了吗?没有]。

问题还在于:
权力者把这黑六类贱民层当成一个筐,举凡对领导不满,对社会不满,对生活不满,或与权力者有不同意见,都会被踢进"阶级敌人"这个筐[县团级党委就有权划成份]。
诺,
连共和囯主席,副统帅,开囯元勋,学术权威,劳动模范,都能一夜之间,掉进"阶级敌人"这个筐。
连张闻天刘少奇林彪陶铸邓小平陈云彭真薄一波彭德怀这些老战友,连黄克诚杨成武余立金傅宗碧罗瑞卿陶勇这些战将,连陈伯达王力关锋戚本禹穆欣蒯大富韩爱晶张建旗这些极左派,连最听话出活的时传祥黄万里钱伟长萧光琰姚桐斌赵九章这些劳动模范与科学家,都能一夜之间,变成"阶级敌人",其他还有什么“红五类”敢说自己就不会变为“黑六类”呢?

结果是:
这个“阶级敌人筐”反倒成了箝制我们工农的一个枷锁。----因为“红五类”到“黑六类”之间,并无不可逾越的界沟。只要我们“红五类”不合上意,马上就被打成黑六类。 [县团级党委就有权划成份]。
“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这句话,适用于“黑六类”,同样也适用于我们“红五类”。

反过来看:
无论谁被踢进"阶级敌人"这个筐,他在名义上就算成是我们贫农与工人的敌人。
想起来,这些"阶级敌人"真是我们工农的敌人吗?他们还很可能就是帮我们工农说话、对我们工农有益的人呢[比如彭黄张周]。
更喜剧的是,如果工农为自己的利益向官方闹事,结果会是被打成“现反”,成为自己的阶级敌人。

----从六十年代初开始,大陆上所谓“阶斗”性质己异化了。不是马克思的原意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6:10:55    跟帖回复:
14
那时代阶斗的两种形式,简而言之:
平时的阶斗主题是折磨黑六类,
运动的阶斗主题是清洗红五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5-07-19 16:12:09    跟帖回复:
15
六十年代的西贝阶斗模式的怪状:
首富指挥下,中富人群[官员们]哄赶着不富人群[一般工农],去殴打批斗最穷人群[黑六类贱民]。
----这叫“阶级斗爭”。

掌管生产资料的官员层指挥专政那些完全无生产资料也很少生活资料的黑六类贱民。[前者从实际生活看很象资产阶级,但他们自称无产阶级。后者从实际生活看完全就是无产阶级了,但他们被称为资产阶级]。
----这叫“无产阶级专政”。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一个真实的故事:无知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