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kosomlmtd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天子脚下昏庸的公安督查纵容马池口派出所毁灭证据欺党害民残害..
750811 次点击
4934 个回复
kosomlmtd 于 2015-10-24 22:00:1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以案说法
    天子脚下昏庸的公安督查纵容马池口派出所毁灭证据欺党害民残害百姓

    今天去北京昌平公安分局人民来访接待室就昨日马池口派出所为包庇犯罪分子污蔑我07年12月24日根本没报过案,不能证明2015年10月对本人当年被金林恩,金童打伤一事还有刑事追溯实效一事再次要求马池口派出所复查,马池口派出所给出的答复是,我就从来没去报案过。昨天,信访办的民警也告诉了我,昌平公安局信访办只是内部调解机构,也无权调查马池口派出所是不是毁灭了当年我报案三次的证据,到是负责地指导我可以给北京市公安局派驻北京昌平公安分局的督查打电话控诉。今天一交流,原来是个,不会说普通话,听不懂人话,别说是在天子脚下,就是全天下都难遇到的昏庸腐败的大混蛋。这是这个昏庸腐败的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派驻昌平分局的督查的电话010-6974 4965。

    本人就在昌平公安局信访办2015年10月23日下午15点三十分许,当着众人给那昏聩的督查打电话。

    精通三国外语的遇害者,《警民情》和《诗歌狗官》两首诗作者(本人):“您是督查么?”

    昏聩的督查(大王八蛋):“是”(不知哪里的口音)

    《警民情》和《诗歌狗官》作者:“领导好,我是来此上访的受害群众,也是对公安机关的蒙恩群众,网上一首《警民情》就是我写的,被顶了多年, 点击量好几百万。我遇到的人民好警察也很多,我真没遇到过马池口派出所这样欺党害民的。这次我要求马池口派出所对07年我被金林恩,金童打伤一案依法办案,我要报答公安机关,我不要求处理当时对本案不受理的民警,我只要求犯罪分子金林恩金童负责,它马池口派出所居然收受犯罪分子贿赂,包庇犯罪分子,甚至毁灭了我当时报警时当事民警作的询问笔录,它们的目的就是以此来达到我的案子已过刑法追溯期,使犯罪分子逍遥法外,使我被打伤的胳膊没人负责,因为我要求马池口派出所依法办理的案子是法律规定的《应该受理而不受理的刑事案件不受刑法追溯实效限制的案件》。它马池口派出所不为党为民作贡献,我精通三国外语,我还要恢复健康,为社会为国家作贡献呢。

    昏聩的督查:“尼索撒,锅补孜到(我猜这北京公安局派驻昌平分局的督查的口音是说:“你说啥,我不知道。”(其实要不仔细地猜,我也不知道这个昏聩的大王八蛋督查说的是什么。)

    《警民情》和《诗歌狗官》两首诗作者:“我是说马池口派出所不工作,不作为,我精通三国外语,我要为社会贡献,我要报效祖国。”

    昏聩的督查(大王八蛋)说:“尼索撒,国补孜到。”

    《警民情》和《诗歌狗官》两首诗作者:“您要老不知道,您能不能出来,我谒见(对国家元首的尊称)您一下,您坐玻璃屋子后头,我站外头,我当面向您控告或写出马池口派出所毁灭证据,欺党害民的事。”

    昏聩的督查(大王八蛋)说:“我不能见你。(为方便领导和读者阅读,本人将其方言能听懂的部分直接翻译成普通话)”

    《警民情》和《诗歌狗官》两首诗作者:“那我就电话里跟您说吧,您听的清么?”

    昏聩的督查(大王八蛋)说:“乌拉乌拉乌拉。。。(此句我真没听懂它说的是什么)”

    《警民情》和《诗歌狗官》两首诗作者:“马池口派出所不作为,毁灭物证,帮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致使本人精通三国外语却无法工作或要带着伤工作,您要决定不处理马池口派出所,我也尊重您的意见(本人明白,让这大王八蛋督促马池口派出所依法处理犯罪分子金林恩金童都难,让它督查处理公安机关的内鬼,老百姓谁相信呢!)。您看马池口派出所包庇犯罪分子,毁灭物证这事,您有什么意见?”

    昏聩的督查说:“我不知道。”然后它问我:“金林恩,金童为什么打你?”

    《警民情》和《诗歌狗官》两首诗作者:“因为多年来金林恩它家和我二姑争房产,金林恩它们家要不过来那房子,斗不过我二姑,它们让我替它们找我二姑要房,非要把我家卷进它们两家的房产之争,就因为我家保持中立,金林恩它们家一直非常恨我。我出国前去我二叔在马池口的家中暂住,我向我二叔哭诉我以前被华大基因司法伪证犯罪团伙女恶魔邓亚军残害的冤案时,金林恩在一旁笑,我就甩了它两句, 它就和它儿子金童当众暴打了我10分钟。当时我和金林恩,金童已经五年没见面了,它们家争不来我二姑的房子,以房子地小,没地方住为由,就赖在我二叔家的马池口那里长期居住,后来金林恩的老婆死后,金林恩,金童立刻被我二叔轰走了,因为它们俩在我二叔家当众暴力犯罪,马池口派出所当时接警民警曾给我二叔打电话叫我二叔过去派出所商量怎么解决问题,这也证明了当时我是报案了,而且不止报案一次,迫于压力,那作询问笔录的民警才打电话叫我家老头和我二叔都去马池口派出所商量解决问题。”(解释下:当时案发后我二叔没把金林恩金童轰走,只是冲着金林恩的老婆是我二叔的大姐,我二叔是非常憎恶那个金林恩的,我二叔说金林恩原来是自来水厂查水表的,因为和领导打架,被调到传达室看大门去了。虽然金星宇,金林恩,金童都姓金,但本人和金林恩,金童无任何血缘关系,因为金林恩和它老婆金红枝,儿子金童都姓金。如果非说是亲戚关系也是博古开来和NILE WOOD之间的亲戚关系。)

    昏聩的督查接着问:“你为什么现在才又来报案”

    《警民情》和《诗歌狗官》两首诗作者:“因为我第一次07年12月24日被打时报案后,那接警民警作了询问笔录,但不作处理,我25日又去,它还不受理,我29号第三次去找它要求处理本案,它和我锵锵了起来,最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