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6 0:05:03    跟帖回复:
9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6 0:36:17    跟帖回复:
92
                     (四)难受莫过患了“A氐恐怖症”

    被坜陂公社监禁3个月又18天后,及在万人大会上批斗8次放岀来时,己是第二年,即是1974年春耕时节,在回家的路上,所有社员都放下农活,个个抬起头像看阶级敌人游街一样看着我,坜陂公社的“要把黄廷楷经济上搞垮,政治上搞臭”这一招真够厉害!从此黄廷楷在人们的心目中,就变成了坜陂公社最坏最黑的黑六类了,莫说一般人不敢与我来往,连亲戚朋友都与我疏远了。加上又不能再拿斧头锯子去“挖社会主义墙脚”了,只能天天呆在家里。
    ………
    半年后就患了“A氐恐怖症”,长期失眠,一躺下胸脯就像压着千斤重物,一入睡几分鈡就会惊醒。不久就像谭医生刚放岀来时一样眼神呆滞,严重时还会直视,眼球都不会转动!经常头似锥刺,还会食欲不振、腹泻,不久又患了神经性胃炎,……真是生不如死!……如果不是我有一个十分善良的好老婆,早就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7 0:27:05    跟帖回复:
93
                    (五)唯有逃亡才能活下去

    “A氏恐怖症”越来越严重,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半夜三更无法入睡时,经常到被拆去房屋的废圩上踱来踱去。有时头痛得无法忍受时,只好把头浸进水缸里!……害得妻子整天守着我!……
    …………
    对我个人而言,对人间没有半点留恋。但望着可怜的妻子和三个年幼的孩子,我怎忍心丢下他们?我还未尽到做人儿子的责任,我还未尽到做人丈夫的责任,我还未尽到做人父亲的责任!我无论如何不能死!我无论如何不能做家庭的罪人!
    唯有逃亡才能活下去!在那个年代,老百姓坐车、住宿必须要有公社证明,否则寸步难行。没办法,我只好私刻公章。
    1975年3月的一天,凌晨4点,我望了望3个熟睡的孩子,转身告别老祖母等人,妻子含着泪水一直送我至大队部附近,……。我独自一人拖着沉重的病体,从此走上逃亡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8 0:24:38    跟帖回复:
94
                     (六)我可爱的家乡兴宁县  再见  拜拜

    我“逃跑”之后,坜陂公社书记何祥斌暴跳如雷,坜陂公社的广播天天大喊要把黄廷楷抓回来!
    ………
    我经历了多少磨难,甚至差点由八境台上跳下去水葬他乡!……最后为了安全起见,钻进长征路过的地方江西省崇义县,未通班车的,前几年书记到县里开会都要走路的大山里文英公社。同时我寄回家的信件由可靠的亲戚的亲戚家转交。我虽然使用化名,为了不留半点痕迹,叫妻子复信时要离开坜陂、永和范围(妻子娘家)。这样,任由何祥斌之流咬牙切齿,也无法找到我。
    一年多过后,坜陂公社换了比较开明的大学毕业生刘立奇当书记,我就走岀大山到与广东交界的全南县南迳公社,帮他们办起一间木模厂,我全权负责技术和业务。我们做的都是广州机床厂、佛山通用机械厂、中山机床厂等的铸造模具。由于全南人都没有见过机械图纸和木模,“广东人木头能够造机器”就成为新闻,并很快传到县领导的耳朵里。不久,工业局长、商业局长、工商局长、公安局长等等都来参观。我就趁热打铁,加上坜陂公社书记又换了人,我就不费吹灰之力,将我们的户口迁往南迳公社,而且吃企业粮。
    我可爱的家乡兴宁县,再见,拜拜!   但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9 1:55:31    跟帖回复:
95
                        (七)逼上梁上 {之一}  

    坜陂公社想把我抓回来没有得逞,1978年春节过后不久,兴宁县委竟敢写公函欺骗全南县委,捏造事实说我还有些老问题未解决,借用几天,将我抓回兴宁县监禁20天,由坜陂公社召开万人大会对我进行批斗,说什么由于黄廷楷走资本主义道路,影响大家的积极性,造成公社粮食减产。并勒令我将户口迁回来。假如兴宁县那些家伙的老婆生不出孩子,是不是也要由黄廷楷负责?荒唐,荒天下之大唐!
    真岂有此理!实在欺人太甚!我离开兴宁己经三年了,户口也迁走超过一年半了,为什么还要把我抓回来监禁批斗?我黄廷楷只不过是因为相信“贫下中农当家作主”,和相信宪法规定公民有“四大自由”,即“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才写大字报与曾凤泉摆事实讲道理,却遭到监禁批斗,抄家拆厔!及因此患了严重的“A氏恐怖症”,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我为了家庭为了老婆孩子才被迫远走他乡的。兴宁县的革命干部为什么还不放过?为什么一定要把我折磨至死才高兴?还有一点人性吗?……对不起,我这顶“贫下中农当家作主”的桂冠放在我这里一文不值,还给你!你们拿去升官发财吧!
    我被监禁20天后,坜陂公社公安特派员潘幸祥和工商所临时工曾阿斗送我回南迳公社迁我的户口。……潘幸祥吃了南迳公社书记陈春青的“鞋底大饼”后只好灰溜溜地夹着尾巴走了。
    潘幸祥走后不久,我赶回兴宁县要求他们给我落实政策。但是,由公社至工商局和县委,所有头头都避而不见。拖了一个月后,我只得在兴宁县城贴了第一份大字报《逼上梁山》后就回南迳去了。(未完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0 3:01:47    跟帖回复:
96
                       (八)南迳公社书记的“鞋底大饼”

    “南迳公社陈书记的鞋底大饼吃一个飽三年”,是南迳人的新发现,外人是不知就里的,故需作点解释。
    我回到兴宁被监禁批斗后,叫亲人拍电报给妻子将情况告知南迳企业书记。南迳公社书记、全南县委书记得知被兴宁县委欺骗了非常恼火,全南县委严正警告兴宁县委,如果三天内再不放人,全南县委派车到兴宁要人,并与我老婆约好叫她帯路。
    坜陂公社肖书记前来问我:“黄廷楷,你同不同意将户口迁回来”?我暗暗好笑,说:“肖书记,江西那么山那么落后,兴宁那么好,又是文化之乡,只要不再抓我监禁批斗,不再抄我的家拆我的屋,我一百个愿意迁回来,回来对子孙后代都大有好处”。“好,有这样的思想认识那就好”,肖书记高兴地走了。
    得知由潘幸祥和曾阿斗送我回南迳后,拟好电文交给来公社探我的亲人,告诉他等我们岀发后的第二天拍电报给苏云,电文如下:云,某日上午10时到家,帯鸡两只,准备笼子,告知书记,楷。
    岀发时我和前来公社送行的老祖母、父母和其他亲友告别后,潘幸祥两人上午就高高兴兴送我到兴宁县城住夜。晚飯后潘幸祥请我看电影,在影院门口碰见一对五十多岁以上的俩夫妻,男的很有官样,斜眼看了我许久后对潘幸祥说:“阿潘,这次一定要打胜仗”。潘幸祥说,“保证完成党交给的任务”。说明什么?还不明白吗?
    到南迳下了车,我马上带他两个到公社,妻子等人在那里等着我,我们招了招手后,几个公社干部帯我们到楼下会议室。会议室的摆设变了样,其他抬椅摆在四周,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0 9:51:51    引用回复:
97
转至第78楼第 78 楼 黄廷楷博客 2019/2/20 23:33:23  的原帖:    人民当家作主       真就好    你好我也好    不会是真的,害群之马、害民之马还有好多好多。就在3月5号那天站在最高检门口,我看到这样一幕:一江苏省海门市朋友从最高检出来,当地拦访的官就守在那,把她拦下,她没越级上访、又没非访,为何拦她?据海门市信访那女局长很牛气地说:“我没拦你,是那里的人你还没出来就打电话通知我们来‘接'你了,要不我们怎知你在最高检”、、、,好玩不?上下串通,保护腐败贪官,上推下拦,上拦下腐,下贪送上  这就是“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干扰阻碍群众正常信访行为”下的行为,那些官执行了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1 0:14:01    跟帖回复:
98
                           (八) 南迳公社书记的“鞋底大饼”(补缺)
                    (此帖今天凌晨2:50分发了一次后,后半部分就消失了,现补上)

    到南迳车站下了车,我马上带他两个去公社,妻子等人在那里等着我,我向他们招了招手,几个公社干部就带我去搂下会议室。会议室里的摆设变了样,原来的桌椅摆在四周,中间一字摆着两张各长两米的长条桌,桌面目测只有80公分宽,两边放椅子,上十个公社干部坐一边,潘幸祥两人坐一边。人来齐后,南迳公社党委书记陈春青进来坐中间正对着潘幸祥,他侧边不远处放张椅子给我坐。人静下来后,陈书记把双脚伸到枱上去,鞋也不除,鞋底正对着潘幸祥,距离最多只有七八十公分!陈书记揺了摇鞋底对潘幸祥说:
    “你们是不是要把黄廷楷的户口迁回兴宁去?”
    潘幸祥说:“是,我们要把黄廷楷的户口迁回原簎去。”
    陈书记面对着我说:“黄师傅,你的意见如何?”
    我说:“陈书记,宪法赋予公民有居住自由的权利。我的户口迁移证是坜陂公社写的,公章是坜陂公社盖的,我的户口是完全合法的,除我本人之外,任何人无权强迫我将户口迁移至兴宁去!”
    陈书记摇了摇鞋底对潘幸祥说:“请你说说要把黄廷楷的户口迁移回兴宁的理由!”
    潘幸祥的脸色一阵青一阵黑,一个字也说不岀,只得垂着头夹着尾巴溜走了!
    门口看热闹的人有的大声说:“陈书记的鞋底大饼吃一个够他飽三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2 0:23:14    跟帖回复:
99
                      (九) 逼上梁山 {之二}

    过了一个多月,我再次回来兴宁县,那些专革老百姓命的干部,个个钻进龟壳里,谁也不出来。老子在里面官照做,酒照喝,人民币照样进腰包,你黄廷楷不做没得吃,看你能坚持多久!拖死你!气死你!
    俗语说,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没办法,拖了一个多月后,我在兴宁县城贴了几份大字报就返回南迳去了。心想,我必须来个先礼而后兵,先让他们得逞,等时机成熟了再行强攻。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我就尝过了,到时让他们尝尝老百姓的铁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3 0:11:57    跟帖回复:
100
      假如有人到大学校园里去开几间“怡红院”、“逍遥楼”,大学生去那里嫖娼、卖婬,是否可以大声说:这是你们大学生不洁身自爱!关我“怡红院”、“逍遥楼”屁事!人家又没有强迫你进来!    真是强盗逻辑!
     请问任人去大学校园里开设“怡红院”、“逍遥楼”的人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政府是否可以撒手不管?



    逼良为娼,
    繁婬娼盛,
    仍不知羞耻!
    难怪被人瞧不起!!


    “等同卖淫,愿打愿挨。”  请问政府是干什么的?


    “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老夫现年80周岁了,1949开始,此话我在大会小会上听了不知多少次了。请问新社会长大的人,此话如何觧释?


    “大学生不会算数?”问得好!  请问那个官员不知道贪污受贿乱伦是违法犯罪的?为什么大老虎一贪就是千万上亿?为什么男贪官个个像多吃了伟哥的公猴?女贪官个个像发情的母猪?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什么在作祟?


    注:
     这是我在《谁为“裸贷”“肉偿”穿脱衣?》,及《村民被贷款上亿,主要责任该在银行》博文后面的跟帖,现借来贴到这里。
    《逼上梁山》稍后有空再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3:28:05   
101
    (十) 逼上梁山 {之三}

    又过了一个多月,我第三次回来兴宁县。“文化之乡”的专革老百姓命的干部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他们的“乌龟缩头”之计确实了得。没办法,我除了继续不断地在兴宁县城张贴大字报之外,控告坜陂工商所曾凤泉、坜陂公社书记何祥斌残害百姓抢劫民财!同时控告兴宁工商局黄匪生和有关头头,和控告兴宁县委有关人员滥用职权残害百姓!当时寄给北京的、省府的都有复信,北京的批转由广东省府处理,广东省府的批转由兴宁县处理,但到了兴宁谁也不处理!我就前去梅县地区、广东省府上访。

    拖了两个半月之后,我给兴宁县委书记陈槐珍(男,曾经是兴宁法院院长)写了一封公开信在县城张贴,要求与他们进行公开辩论,不管他们多少人,我就只有一张嘴,只要说得清楚讲得赢我,我就承认兴宁县的处理是正确的,我从此不再找他们。如果说不清楚或不肯解释,那就证明兴宁县对我的处理是错误的,是站不住脚的,那就必须给予纠正,必须给我平反,否则,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都决不罢休!

    又过了半个月,屁都没人放一个,我就在县府旁边、电影院门口、郵电局门口、县城东门等处人流密集的地方张贴通告(通知、告知):

    某日上午十点半,本人黄廷楷在县府门前演讲,届时请群众到场指教。(县府内许多局,门前大街上左右两边不到100米内是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工商局)。

    ………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2:34:42    跟帖回复:
102
                        (十) 逼上梁山 {之三}

    又过了一个多月,我第三次回来兴宁县。“文化之乡”的专革老百姓命的干部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他们的“乌龟缩头”之计确实了得。没办法,我除了继续不断地在兴宁县城张贴大字报之外,同时多次写信给…………。控告坜陂工商所曾凤泉、坜陂公社书记何祥斌残害百姓抢劫民财!同时控告兴宁工商局黄匪生和有关头头,和控告兴宁县委有关人员滥用职权残害百姓!当时寄给北京的、省府的都有复信,北京的批转由广东省府处理,广东省府的批转由兴宁县处理,但到了兴宁谁也不处理!我就前去梅县地区、广东省府上访。
    拖了两个半月之后,我给兴宁县委书记陈槐珍(男,曾经是兴宁法院院长)写了一封公开信在县城张贴,要求与他们进行公开辩论,不管他们多少人,我就只有一张嘴,只要说得清楚讲得赢我,我就承认兴宁县的处理是正确的,我从此不再找他们。如果说不清楚或不肯解释,那就证明兴宁县对我的处理是错误的,是站不住脚的,那就必须给予纠正,必须给我平反,否则,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都决不罢休!
    又过了半个月,屁都没人放一个,我就在县府旁边、电影院门口、郵电局门口、县城东门等处人流密集的地方张贴通告(通知、告知):
    某日上午十点半,本人黄廷楷在县府门前演讲,届时请群众到场指教。(县府内许多局,门前大街上左右两边不到100米内是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工商局)。
    ………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6 1:59:03    跟帖回复:
103
                       (十一) 逼上梁山 {之四}

    依照“通告”预定时间,我们提前一小时来到兴宁邮电局旁边的朋友家。把牌子粘贴好后就开始上街游行示威,父亲和弟弟打铜面盆(没有锣),我在前面举着牌子一路不断高呼:“还我人权,打倒害人虫”!“还我人权,打倒害人虫”!由曾学路游经兴田路、火车站、武装部,再到兴宁县委大门口,我连续大声高呼三次:“还我人权,打倒害人虫”!高呼完后等了几分钟,县委里面毫无动静,我们就折返至兴宁县府大门口。旁边刚好有一大堆建筑用的碎石堆,我就站在上面准备演讲,前面己经聚集了二三百人。我首先朗讼一首打油诗(因不用讲稿,实际是演讲提纲):
    劳动被抄家,
    中国几时有?
    做工遭拆屋,
    罪在哪一条?
    屋拆物空家破碎,
    牵男帯女走江西,
    何故又穷追,
    抓我坐监牢?
    人民汗人民血,
    喂饱了肚皮,
    不做好事,
    专造冤屈,
    还有没有人性?
    还有没有人性?!
    对于哪些肆意践踏人权,
    残害百姓的暴行,
    我强烈抗议!
    抗议抗议!!
    再抗议!!!
    (为免太长,正式演讲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6 8:57:28    引用回复:
104
转至第103楼第 103 楼 黄廷楷博客 2019/3/16 1:59:03  的原帖:                       (十一) 逼上梁山 {之四}

    依照“通告”预定时间,我们提前一小时来到兴宁邮电局旁边的朋友家。把牌子粘贴好后就开始上街游行示威,父亲和弟弟打铜面盆(没有锣),我在前面举着牌子一路不断高呼:“还我人权,打倒害人虫”!“还我人权,打倒害人虫”!由曾学路游经兴田路、火车站、武装部,再到兴宁县委大门口,我连续大声高呼三次:“还我人权,打倒害人虫”!高呼完后等了几分钟,县委里面毫无动静,我们就折返至兴宁县府大门口。旁边刚好有一大堆建筑用的碎石堆,我就站在上面准备演讲,前面己经聚集了二三百人。我首先朗讼一首打油诗(因不用讲稿,实际是演讲提纲):
    劳动被抄家,
    中国几时有?
    做工遭拆屋,
    罪在哪一条?
    屋拆物空家破碎,
    牵男帯女走江西,
    何故又穷追,
    抓我坐监牢?
    人民汗人民血,
    喂饱了肚皮,
    不做好事,
    专造冤屈,
    还有没有人性?
    还有没有人性?!
    对于哪些肆意践踏人权,
    残害百姓的暴行,
    我强烈抗议!
    抗议抗议!!
    再抗议!!!
    (为免太长,正式演讲待续)
    
    


    
      
















  


              

















    
    












    
最高检里依然内鬼多多,只要你是告政府或单位的,只要你一到最高检,他们先把你拖住,然通知当地官员把你拦回家、、、但请朋友们别怕!只要是正义的,就坚持到底!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6 8:58:15    引用回复:
105

243221 次点击,218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15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致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控告信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