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黑星人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汉字如兰,情愫弥馨——万志坚散文选《静煜吾心》序
1403 次点击
1 个回复
黑星人 于 2016/1/4 19:37:0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汉字如兰 情愫弥馨——万志坚散文选《静煜吾心》序  

                      
                       黑星人

    本书作者万志坚是我读财会专业时的同窗。记得在校读书时,万志坚好记日记,文笔极佳,学校若有什么文艺比赛,获奖名单中必有他的名字。除了善写,他音乐天赋极好,能以男女双声演绎一首歌,迷倒台下听众。另外,他对笛子、口琴、京胡、古筝、电子琴等乐器也涉猎匪浅,本书多篇文章写到他跟乐器的亲近。令我佩服的是,不久前,他将自己写的一首爱情小诗《允许你哭》谱了曲,并以重复录音方式将电子琴、古筝、笛子乐曲合成在一起,演绎成一首优美的乐曲。还模仿歌手杨坤唱腔自己独唱,那词与曲所释放出的忧伤感,堪称天作之合。我第一次听《允许你哭》时,感觉比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还要凄婉。据说,他打算写一部另类爱情题材的电视剧本,并将此歌作为该剧主题曲。这里,我由衷期盼此剧本能早日出炉。

    至于运动健身方面,作者的表现同样出色。除了练过散打外,还练过九级鞭、棍术、剑术(继见《伞,有点像剑》一文)。想来此兄若生在唐宋,或许就如武侠小说中文武双全的大侠。也许你不相信,他的体质之好非一般人能想象。我小举一例,他在广东上海来回跑时,基本上是独驱爱车而行。他可以24小时不停驾车,中间只是偶尔在服务区加油用餐,稍作停顿。那回,我坐他的车,由上海去广东顺德,亲身感受到了他超凡体力的发挥。他说他已习惯这样开车了。人到中年还能保持如此旺盛体力,令我佩服叫绝(这仅作举例,请读者不要模仿,毕竟体质不同,结果也会不同)。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全国文学社团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不少文学爱好者为自己的习作能登上社刊而沾沾自喜。此时,作者的小说,已在上海的文学双月刊《小说界》以及《文学青年》等著名期刊崭露头角。有意思的是,他的第一篇变成铅字的稿件居然还是用英文写的,该文刊登在1983年5月18日发行的英文版《中国日报》上,那时他才22岁。

    在海南工作期间,作者善于观察市井民风,且将感受记录下来,用小说和散文的形式陆续发表在报刊上;还在《海口日报》举办的征文活动中获得优秀奖项。1999年10月,在南非工作的他,偶然参加当地《南非华人报》国庆征文比赛。他以南非印度洋度假海滨与我国三亚的天涯海角作比较,用普希金写《致大海》那种“寄语大海、爱心不渝”的情怀,写下《难忘那海水》一文,当之无愧地斩获征文三等奖。

    英雄不提当年荣。回到主题。

    读万志坚散文选《静煜吾心》,不妨理出他人生禀赋的经纬线:

    一、静谧之中,阅读写作

    读完此书,不难发现,作者是一个喜欢在清静的环境中阅读和寻找创作灵感的人。比如,在《一个人的时候》中,作者这样写道:“昨日吃过晚饭,感觉累得慌,于是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后访问一下时间,已是次日凌晨一点多了。再次想投入沙发的怀抱,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想必之前已睡足了,故此刻耳朵里被塞进去的,尽是窗外秋风欺负树叶的声音。与其听那种没有反抗的声音,还不如打开电脑,听听自己想听的歌曲。于是,我起身离开温暖的沙发,跟电脑套起近乎来。”

    这语调有点耳熟,像鲁迅自言自语式的笔调,但鲁迅的笔味太涩重,而本文作者的笔味虽迂回曲折,却让人大有探究作者下一步想干什么的念头。试想,夜半不睡觉,神魂颠倒为哪般?大凡不钟情于写作的人,是无法体味到写作者写出美文时那种喜悦心情的;也无法体会到码字的诱惑和魅力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有多大。

    二、情感丰腴,操持有度

    作者对于情感的拿捏在求学年代便有曲有度。例如,在《一个人的时候》中,对自己初恋情感这样写道:“可是,潜伏的破绽,还是被部分同学给识破了。当然,老师也很快认为我们俩有‘那种’倾向。于是,在高压下,我和她只能苦苦相望于校园和课堂之‘江湖’上。说真的,那时,我是多么想听她再能问我一句:‘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做些什么?’然而,我能看到的,则是一个纯真女孩凄迷的眼神……”

    三、语言细腻,如歌如泣

    比山涧长的是溪流,比溪流长的是小河,比小河长的是江海,比江海长的是绵绵寄思。作者虽身处异域,但对故土、依人有着浓烈寄思。当他漫步在南非齐齐卡玛海岸国家公园暮色里,以海洋般的双眼朝她投掷思念之网时,应该说他的内心是澎湃和孤独的,如同流过灯塔的海水,千万次默默不语。这种思念绵延不绝,化作一团火焰,如红色信号弹耀眼窜起。而她,会在万里之外,看到这颗信号弹升起吗?她的心河,会因此泛起涟漪吗?

    人今千里,梦沉书远。郁烈的念情,使作者在《想你》一文中断然写道:“未来是什么呢?现实中的未来,最多只能算是理智花圃中的一朵小花。她,被天真灌溉;她,被希冀折磨。她,在大海中呼吸;她,在天空中游泳……我,既不是蛟龙,也不是苍鹰。因此,我只能悄悄张开花儿的小嘴,低吟《想你》的歌谣,那样的悲凉,一如我如诉的凄婉笛声。”

    这诗一般语言道出了作者内心幽闭的情思。作者对生命与情感的厚寄,通过文字的铺陈,让读者轻易触碰到了他内心的最柔处。虽然他躲过红尘中的俗,不曾忘记曾经的诺言和背负的责任,但天要下雨,他如何能做到百万雄师过长江一般,风卷残云、力挽狂澜呢?

    诚然,脆弱不仅仅只是女性的专利,男人有时也会有脆弱和伤感的一面。对于伤感,作者不会平铺直叙,他总是神笔般地借景叙怀,借物抚心。比如,在《听其自然》一文,作者如此写道:“月光下,雪花开谢依然,而我心已如雪般纷乱而又潮湿。我不清楚是雪让我心碎,还是我心因雪而染上了一段这样鲜活的惆怅。若是‘芭蕉叶上无愁雨,自是多情听断肠’的话,那么,是否还有必要去回溯与惋惜?”

    四、寻找静界、整理心态

    伤感是伤感者的眼泪和语言。作者虽然伤感,却不会终日固守伤感的堡垒,也不会沉溺于无谓的唉叹之河。更不会学美国作家约瑟夫·布罗在散文集《悲伤与理智》一书中以“求爱于无生命者”,通过与死者对话,来获取灵感和启示。由此,他毅然将目光转向禅。寻找禅的静界,以期重开新悟。

    感悟静界,有时是为驱除孤独之感的纠缠。作者在《孤独,一种可控的静界》一文中说道:“‘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我如今宁静、淡泊的生活常态,已将我的书和琴变成了山光和潭影。每当书籍展开,每当琴声响起,山光使我怡然自得,潭影涤除了我心中的杂念。就这样,我常常在被人们认为是孤独的况味里,像只工蜂一般,翩然地采集着慢乐生活的舒心花粉……”

    五、出门在外,情系文字

    作者不管走到哪里,始终不忘用文字来记录心灵感受,只要一有机会,都会痴情地去追求文学之梦。比如,在《当离别拉开窗帘》一文,他写道:“在海南,我有幸重温了文学的梦,我发现在被人视为没有爱情的椰子树下,却四处飘溢着文学的馨香。我曾许下过诺言,要为海南的文学之树再增添一株嫩绿的新枝。可是如今,归去的风帆单单只印有依恋的文字,曾经炽热的初恋之心,已无法再面对早来的归期……”

    六、观察细致,游刃有余

    莎士比亚说:“同一的太阳照着他的宫殿,也不曾避过我们的草屋,日光是一视同仁的。”日光固然一视同仁,且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观察力,但是,作者的观察力却与众不同。可以这样说,他是一个善于观察周围事物、刻画事物变化、驾驭文字的高手,而且能让文字翩跹起舞。例如,作者在《生日随感》一文中写道:“骑车在那弯曲的鹅卵石铺就的街道上会比较颠簸,故我选择了绕湖而行,也因为我是个乐水之人。我特别喜欢有水的地方,而春水的姿容,更加令我神往。我看到岸柳新绿初生,丝丝绦绦随风而荡;湖水也不甘寂寞,总是忘记矜持地迎接着垂柳挑逗似的点吻;水岸边小径两旁,黄色的迎春花,无拘无束地点缀在绿叶丛中;碧绿的草坪四周,没有叶子陪伴的玉兰花,颜容正艳……”。

    有一次,我坐他的车,由上海直往广东顺德。一路所见所感的是田野里盛开的油菜花,岭南公路旁鲜艳的黄花风铃木,山边的静湖,南国三月的桂花香等景象。作者回沪后,信手拈来地写出《春天的黄风铃》一文。在我眼里,这文章属于“万氏牌”经典美文。

    俄国作家屠格涅夫是描写大草原的文字高手,他的《猎人笔记》中“白净草原”便是印证。故而,他被俄国文学评论家称为自然景物描写大师。而本书作者,对自然景物的文字描写与驾驭可以说不逊色于屠格涅夫。比如,他在《夏日良辰》一文中写道:“树阴下,湖水边的夏日,当微风拂过,原来是如此的美妙,令人萌生无限诗意。而每次去到有水的地方,我都会欣羡水中的鱼儿浮沉自得的潇洒。突然,不远处传来‘扑哧’的声响,原来是一条鱼窜出水面,牵起了一片细密的水花,仿佛是故意调节湖面的涟漪,想以此邀请我的心去与之互动……每当我骑着单车在环湖小径上行进时,路边许许多多妖娆的花朵,总是那么婀娜多姿地开放着。知道名字的如像美人蕉、夹竹桃、栀子花、马缨丹、桃金娘、龙船花、含羞草、竹叶兰、金锦香、大叶紫薇、细叶紫薇、还有湖旁小池塘里的荷花,她们都非常清楚自己季节的名字,然而,哪怕是在烈日下,我也从未在她们的脸上,找到过任何一丝忧愁。”

    七、岁月不老,浪漫永鲜

    作者的文字,时常散发出浓郁的浪漫气息。他在《牵起心,与慢依偎》一文中这样写到:“假如时光可以倒流,让我返回时光隧道中那个叫‘往昔’的车站,那么,我多么愿意在那个站台下车,并活蹦乱跳地向那开满桃花的山岭跑去。若那时,我左眼皮会有所颤动的话,我最希望发生的乐事是——遇见一位美丽的村姑,然后不慎发现她脸上羞涩的云霞,又粉、又红……”。

    八、情怀缕缕、清逸人生

    文字是文字驾驭者心之流浪的轨迹记录。在《静煜吾心》文字中,散发着作者丝丝缕缕的留恋情怀。这是作者对曾经褪去的岁月,所作的一种深长而又无言的追忆,如同普鲁斯特笔下《追忆似水年华》小说主人公马塞尔能从一块小饼干的气味上找到相关的回忆。

    石以砥焉,化钝为利。写作功底不是短时期就能练成的;也不是读几本名著就能让文字信马由缰、培育出如草原上滚滚而来的万马奔腾的那种文气。由于作者经历颇丰,阅历厚实,加上最初会计工作的细致陪练,使其文字的锻造功力独树一帜。

    《静煜吾心》是作者万志坚首次推出的一本散文选。散文是什么?散文不像时评文,需要有批风注月的笔力;也不像杂文自始至终充满辛辣讽刺的笔味;更不像历史小说具有深度的使命感与崇高的责任感。散文就是以心换心的情感交流,读之如春风拂面、煦日暖身。一本优秀的散文集应该会是饱含着丰富的人生哲理和雅致有味的笔调。散文也是无国界之分的,泰戈尔的《飞鸟集》、纪伯伦的《泪与笑》、屠格捏夫的《爱之路》,这些都是世界公认的经典散文集;也是世界各国读者爱不释手的读物。

    如果说希腊作曲家雅尼以竹笛为乐器主奏的一首《夜莺Nightingale》,是专门为中国人创作的(见杨诚俊悲剧电影《破舱》主题音乐),感染亿万人,那么我认为,作者万志坚这部《静煜吾心》,就是为天下懂得美文欣赏之人所准备的一道精美可口的早点。如果他生活在上世纪初的中国,或许会是“创造社”的领军人物,与郁达夫齐名天下;或许也会成为现代派象征主义诗歌盟主,与戴望舒握手;并与徐志摩同耀中国诗坛。如果说丁玲和萧军分别以一部《莎菲女士的日记》和《八月的乡村》名扬天下,那么,也许作者也会以一部《静煜吾心》,以及日后将面世的诗歌、小说集,盖过鸳鸯蝴蝶派的作品。只是,他生长在物欲过分横流的当下,与文盛之期错失了机缘。也好,以心怀静,以静煜心,倒也不失为作者人生一段禅缘的显现。

    不要笑我言辞夸张。杜甫有诗云:“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杜甫说诗人贺知章喝醉酒后竟睡在水井底,那是杜工部的夸张,我在此绝无夸张之意。我很赞同法国女作家乔治·桑在《魔沼》一书序言中所说:“我相信,艺术的使命就是感情和爱情的使命。”我想,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在最充满温情的地方,守一段最美情爱。读几本美书,做自己的生活宠儿,这是世上最美的事儿。

    作者也许与一段抒情岁月擦肩,但知足与恬淡,却始终未曾与之握别。无论曾经征战商场,还是做类似驾驶教练员的工作,甚或是成为专职炒股手,“怡然自得”是作者习以为常的状态。在起伏的股市波浪中,他会忙里偷闲写一些感悟文字。例如:《点鼠,是一种质朴的情怀》。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在《A股,赌场乎?》一文中,以九个字:“无伤大雅之怡情小赌”,阐述自己对参与股市投资的观点,并以这九个字作为文章中每一段首尾字,写成关于A股的、颇有见地的、轻松有趣的文章(我软广告一下,此文非常值得当今股民一读)。

    本序作者曾看过一部外国老片,片名《舞厅》。整个剧情没有一句对白,只有歌曲、音乐和舞蹈。人物造型及音乐舞蹈根据年代变化而变化,表现出法国从30年代至80年代文化与艺术的演绎。观众通过双双对对上场的舞伴看到了自己曾耳熟能详的偶像。到了1984年,整个舞厅空无一人。这时,舞厅的灯光渐渐暗淡下来。幕终,宣告一个文艺时代的终结。这里,我借此一问:“如果说《舞厅》宣告法国一个文艺时代的终结,那么当下这商业利益至上的时代,散文作为一种曾经人见人爱、人爱人读的文体,现在也会步入这终结的行列吗?”

    我又想,散文是由文字组成的一个载体,而文字是有生命的。特别是在互联网的作用下,它会长上翅膀,大江南北、五湖四海展飞。文字与文字的组合更是一个鲜活新生命体诞生的预示,恰如山与山的组合有了崇山峻岭,岛与岛的组合有了壮观岛屿。作者秉“心同野鹤与尘远,诗似冰壶见底清”气度,以文字记录自己的心灵轨迹,给岁月的蹉跌,印刻一缕警醒,并汇辑成一本书,这该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啊!而我,在阅读中随作者思路一同迂迂回回,或欢或忧,或笑或泣,同样是有意思的一件事。或许,这就是一部“典雅”作品的魅力所在。

    行序言洋洋洒洒,总有结束之时。在我结束本序前,还想补充说一句:本书除了文字清新、雅致、优美之外,还有一个看点就是作者对南非那段生活的描写。其中,在《南非历险记》中,他述说了自己遇到三个持枪劫匪,如何死里逃生、化险为夷。另外,在《淑女镇一日》中,他对自己参加一个跨年狂欢活动时,被人用鸡蛋打在“私处”,作了相当精彩的描述,这里我就不一一罗列了。请读者自阅本书。相信读后,会与我同醉。

    2016年1月于上海

    原序文比较长,我作了一半篇幅的缩减,现呈上。

  
    作者简介

    万志坚,笔名:望溪榭主;网名:阿金。61年出生于上海。81年财会专业毕业,进入一家外贸公司。90年代初,经济大潮到来,来到海口。98年,辞职去南非。2002年回国,落脚广东,成为一家港资企业南方公司的营销总监。现就职于上海松江一家上市医药企业。

    作者在23岁时已发表文字,展露其文学才华。先后在《小说界》、《文学青年》等报刊发表文章。期间,在《海口日报》举办的征文活动中获得优秀奖项。1989年,在《南非华人报》国庆征文中,以《难忘那海水》一文斩获三等奖。

    作品简介

    此散文集《静煜吾心》是作者万志坚推出的第一部作品,之后会有他的小说集、诗歌集出版。本集共分九辑,分别是:“初心依旧”、“相逢山水”、“红尘情事”、“有情时光”、“他乡云烟”、“四季情怀”、“异域碎影”、“怡情A股”、“年华自在”。值得一读的不仅仅是作者在南非生活四年的文字记录,他在海南生活几年,写下的文字同样是可读性极强。

    如序言中所说:如果说希腊作曲家雅尼以竹笛为乐器主奏的一首《夜莺Nightingale》,是专门为中国人创作的(见杨诚俊悲剧电影《破舱》主题音乐),感染亿万人,那么我认为,作者万志坚这部《静煜吾心》,就是为天下懂得美文欣赏之人所准备的一道精美可口的早点。如果他生活在上世纪初的中国,或许会是创造社的领军人物,与郁达夫齐名天下;或许也会成为现代派象征主义诗歌盟主,与戴望舒握手;并与徐志摩同耀中国诗坛。

    散文集《静煜吾心》,作者:万志坚。

    香港蓝库实业有限公司出版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23:28:05    跟帖回复:
       沙发

    晚上好!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汉字如兰,情愫弥馨——万志坚散文选《静煜吾心》序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