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2 22:36:09    android
31
郭沫若,余秋雨之流只能望其项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3 1:00:59    跟帖回复:
32
拜读好文
高度认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3 22:19:09    引用回复:
33
转至第31楼第 31 楼 李正理 2016/8/2 22:36:09  的原帖: 郭沫若,余秋雨之流只能望其项背谢谢君友续言!这两人与鲁迅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3 22:20:30    引用回复:
34
转至第32楼第 32 楼 笑非 2016/8/3 1:00:59  的原帖:拜读好文
高度认同
谢谢笑非君赞读与认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4 4:00:18    跟帖回复:
35
梁启超在《拟讨专制政体檄》一文中,曾强烈地表达过对专制政体的憎恶和否定:
“使我数千年历史以浓血充塞者谁乎?专制政体也。使我数万里土地为虎狼窟穴者谁乎?专制政休也。使我数百万人民向地狱过活者谁乎?专制政体也。”
这发于肺腑之声,既是对专制主义的鞭挞,也是对当下疯狂崇拜君主帝王们的人们的当头棒喝!
——————————
现在,对专制主义的鞭挞,还没有超过梁启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4 7:44:12    引用回复:
36
转至第35楼第 35 楼 杨里克 2016/8/4 4:00:18  的原帖:梁启超在《拟讨专制政体檄》一文中,曾强烈地表达过对专制政体的憎恶和否定:
“使我数千年历史以浓血充塞者谁乎?专制政体也。使我数万里土地为虎狼窟穴者谁乎?专制政休也。使我数百万人民向地狱过活者谁乎?专制政体也。”
这发于肺腑之声,既是对专制主义的鞭挞,也是对当下疯狂崇拜君主帝王们的人们的当头棒喝!
——————————
现在,对专制主义的鞭挞,还没有超过梁启超!
    谢谢杨兄续言!认同您的看法!
    鞭挞专制主义,必然会触及到其维护专制主义的“理论基础”,而这个“理论基础”,却一直被 一些人捧为圣经,是触碰不得的。鲁迅先生正因为对这圣经有所诟病,就反过来被一些人没完没了,转弯抹角地诟病。其实,诟病也没有啥,既然是人,都有可能被诟病;关键是对鲁迅的诟病却无论如何都要带出政治的意味,而方式种种,其中以“摘句”来诓指鲁迅就很精妙,如鲁迅针对黄震遐的《大上海的毁灭》所写的杂感,明明是在嘲讽黄震遐的失败主义,这是谁都看得明白的事情,但是“摘句”却隐去前因后果,抽掉嘲讽的对象,竟将这种嘲讽套在了鲁迅的头上,仿佛鲁迅是在嘲讽抗日云云,而且,似乎还不作任何说明,似乎还貌似很客观,但稍作细想,却让人感到其内心异乎寻常的阴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4 11:00:17    跟帖回复:
37
鲁迅的书能如此耐读,原因是多重的,很难定于一尊,也无须定于一尊。仅我个人陋见,鲁迅文学上的高超固然是一个方面,而思想上的深度和高度,即对中国国民性的深刻认识和剖析,由数十年来的历史反复证明,是无人可以比肩的,这或许是最根本的原因。
--------------------------------------
深以为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4 11:01:45    跟帖回复:
38

赞一个关注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4 17:39:20    引用回复:
39
转至第37楼第 37 楼 杨里克 2016/8/4 11:00:17  的原帖:鲁迅的书能如此耐读,原因是多重的,很难定于一尊,也无须定于一尊。仅我个人陋见,鲁迅文学上的高超固然是一个方面,而思想上的深度和高度,即对中国国民性的深刻认识和剖析,由数十年来的历史反复证明,是无人可以比肩的,这或许是最根本的原因。
--------------------------------------
深以为然!
谢谢里克兄赞读鼓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4 18:12:54    引用回复:
40
转至第38楼第 38 楼 q525093551_ 2016/8/4 11:01:45  的原帖:
赞一个关注中
    谢谢君友赞读关注!

    有的人被“摘句”弄昏了头脑,其实也不是弄昏,是本身就昏,明明是曲解加诬陷,仍然要持假以重,佯装愤慨,说什么鲁迅被人称为“民族脊梁”,民族的“灾难”就会一次又一次“重来”。云云。那么试问,你既然从内心里否定鲁迅,为何又将文学家的鲁迅看得如此重要?难道鲁迅真的有三头六臂让你如此惊惶?你不是说鲁迅的文学很“伟大”思想很“缈小”,那为什么“缈小”的思想竟会给我们整个中华民族带来“一次又一次灾难”?其实,一把捊下来,如果我们的民族都是这样的两面做派,那才真有可能遭受“一次又一次”的“灾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4 18:24:11    跟帖回复:
41
    不过还好,此种人总算是一点一点地说出了内心的真话,不管对与错,都比罩着面纱要真实。或许也由此证实:谎言终归不会成为事实;伪人终归不会成为君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4 21:35:34    跟帖回复:
42
鲁迅就是一面立于天地间的照妖镜,不管什么人都会立此存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5 7:25:30    跟帖回复:
43
    【杂论】  读《论鲁迅思想的短版》    


    先生的思想一惯很激进,因而也一惯的情绪化。以他对鲁迅的“态度”和“研究”为例,就翻了无数次跟斗,变了无数次“脸”,稍作回顾,一切均可了然于心。
    
    朱先生在《想起了鲁迅、胡适和钱穆》一文中说:“对鲁迅,我的思想认识有过反复,感情上有过起伏。60年代至70年代是信奉,80年代则是怀疑、疏离,甚至有点厌烦。80年代最后一年起,才明白自己所处的年代还是鲁迅的年代。”为了更透彻些,不妨再看看朱先生是如何“推崇”和“肯定”鲁迅的。他在同一文章中写道:“我怀念鲁迅,有对自己的厌恶,常有一种苟活幸存的耻辱。日常生活的尘埃,每天都有效地覆盖着耻辱,越积越厚,足以使你遗忘他们的存在。只有读到鲁迅,才能想到文字的基本功能是挽救一个民族的记忆,才能多少医治自己的耻辱遗忘症,才迫使自己贴着地面步行,不敢在云端中舞蹈。”应该说,这些话是真诚的。而且,我从来不诟病朱先生的文笔。他是“知青型学者”,毕竟经历过人生的诸种艰辛,笔头也经过困苦地磨练,因此文笔也不可能“学院”式的冬烘。他在《城头变幻二王旗》的一文中,批评王蒙和王朔时,又举出了鲁迅:“想一想,他们为何害怕鲁迅,‘不能再有鲁迅’,因为这个绍兴老头咬得这些‘文学大师’心惊胆裂。他的现时语,成了当今文学大师的心病……”末了,朱先生还用十分精练老道的笔触,对鲁迅的一些名言进行了高度概括:“比如他用一个‘瞒’字一个‘骗’字,道破一部中国历史的真谛;比如他说‘将屠夫的凶残化为一笑’,道破了名士贤达的闲适心态;比如他用‘既帮忙又帮闲’点破了那些永远闲不住的背影 ……”。从以上这些文字看,说朱先生是鲁迅的坚定拥护者一点也不为过。

    然而,中国“狐狸方去穴,桃偶又登场”的变幻莫测的现时语境,却总是在时时昭示着事物的另一面。为了说明朱先生对鲁迅“态度”的急速“改变”与纷繁现实的内在联糸,不妨先让鲁迅先生的《文化偏至论》中的几句话作一引子:“物欲来蔽,社会憔悴,进步己停,于是诈伪罪恶,蔑弗乘之萌,使性灵之光,愈益就于暗淡。” 其意即是:物欲膨胀带来的人文衰落,是一种“通蔽”,是普遍的,而且还触及到了道德底线的突破问题。鲁迅先生的预见是深刻而准确的。以此对照先生,其贯于标新立异且又变化无常的秉性,事实上比谁都来得“激烈”,争演时髦的角色比谁都“出彩”。他在自己深文周纳的《论鲁迅思想的短版》的一文中,试图从他所谓的“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诸多方面来全方位“颠覆”鲁迅,尤其因为毛泽东说过“我与鲁迅的心是相通的”一句话,就判定鲁迅是“专制主义的精神盟友”——无独有偶,在眼下的网上,也有人将文化大革命的疯狂,说成是源于“偏执的鲁迅精神——。他还特别强调:“鲁迅在制度变革上有虚无主义倾向,以其留学日本的偏狭感受,再经尼采哲学的点化,承续‘新民’为‘树人’,终于提出‘改造国民性’之危险主张。”当然,独木不成林。时下,对“国民性批判”的“再批判”,己经成为这类所谓“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狺狺攻击”(胡适语)鲁迅的一大法宝。其实,在这类“峨冠博带”的阳面文章背后,拾起来的只不过是一些新保守主义、解构主义、后殖民主义、后现代主义的余渣。按先生搜括起来的后现代主义的逻辑:鲁迅是启蒙主义者,而启蒙主义本身就充满罪恶;鲁迅以人为目的,而人本身就是一个神话;人己经死了,还成什么目的?鲁迅努力于现代性,而现代性早己过时,正需要深入的反思和批判。同时,又用赛义德的后殖民主义理论、杰姆逊的第三世界文化理论,以及实为“文革”土产而打了“法兰克福商标”的各种五花八门理论,一起来“逻辑”鲁迅的“思想死结”,指其是一个他者化了的文化典型,一个地道的文化臣属者,一个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代理人,一个专门出中国人洋相而讨好洋人的危险人物。同时,他还臆断鲁迅“国民性批判”的思想,正是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思想根源”。他又由此得出一个“逻辑结论”:鲁迅喜欢尼采,而尼采是法西斯希特勒的“精神支柱”;而鲁迅又被毛泽东喜欢,鲁迅就是“专制主义的精神盟友”,是一切“暴力”的源头。那么,我们也不妨顺着他的思路推而广之,朱先生或许还可以用更时髦的海德格尔的“还原论”,把鲁迅“还原”为尼采,“还原”为希特勒,“还原”为“现代本。拉登”……这样,鲁迅、以及鲁迅笔下那些虽然非“暴力”却“丢了中国人的脸”的阿Q、祥林嫂、孔乙己、润土、赵四爷、假洋鬼子(应该把后者提出来,因为同朱先生太类似)就一股脑儿成了朱先生供奉桌上的“祭品”。不过,——是的,不过——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只是一个个膨胀起来的汽球,一吹即破。他们背离中国的现实,无根;他们东拼西凑的“理论”,无底。一切都太轻太轻了。鲁迅毕生致力于国民性批判,从无“风雨飘摇日”,至始至终,一以贯之。这在当时和眼下,具有这种操守与恒心的中国人,尤其是“中国文人”,实在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太少太少了!鲁迅的“国民性批判”实指“国民劣根性批判”。这些劣根性就是:愚昧、保守、奴性、麻木、卑怯、狭隘、看客心态、精神胜利法等等,这同胡适先生所说的“五鬼闹中华”是同一种意思。事实上,在国民劣根性批判上,胡适也是有所独见的,他在《易卜生主义》一文里,就明确无误地说过:“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仪这邦;明明是脏官污吏的社会,我们偏要歌功颂德;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我们偏说一点病都没有,却不知若要病好,就须先认有病;若要政治好,须先认现今的政治不好;若要改良社会,须先知道现今的社会实在是男盗女娼的社会。”等等。藉此说明,在“国民劣根性”或“国民劣根性批判”认知或批判上,鲁迅与胡适及至当时那一代清醒的知认分子,均是偕与认同的,只是鲁迅尤为深刻一些而已。

    “论时事不留面子,砭锢蔽常取类型”。鲁迅作为一位清醒而深刻的文学家,一位以其批判性而为社会文明发展提供清醒参照的知识分子,其对国民性的批判正是我们民族更新改造自己的苦口良药。面对“风雨如磐”的中国,面对胡适所说的“五鬼闹中华”的国民,“启蒙”,本身就是“凤凰涅磐”的需要,毫无伪饰的真实才能让人在麻木中重新发现自己。鲁迅以直捣人性底蕴的气魄和淋漓酣畅的文风,把人最内在的本性赤裸裸地揭示出来,无论是学理的层面或是形象的展示,都使人震颤,给人启迪。难道这种“国民性批判”也十分“危险”?难道朱先生用化了妆的且经过中国“染缸”熏染过的种种西方的时髦“语境”,来硬套中国民国初年的活生生的现实“语境”就不觉得“危险”?难道为了证实马克斯.韦伯“理念型分析”的逻辑指向,就非得用鲁迅笔下的一大批鲜活的人物形象来“陪葬”?事实上,朱先生这种立伪命题在前,搜寻“证据”在后,在“云端”中编造的五花八门的“理论”,才是真正“危险的主张”!揭发国民劣根性“会丢中国人的脸”,这于古今中外都是少见的奇谈。如果阿Q会丢中国人的脸这个逻辑可以成立,那么我们就以此类推:塞万提斯笔下的唐吉.珂德就必然会丢西班牙人的脸;巴尔札克笔下的高老头就必然会丢法国人的脸;契诃夫笔下的“套中人”就必然会丢俄罗斯人的脸;《阿甘正传》中的阿甘也必然会丢美国人的脸。然而事实恰恰相反,这些具有多重性审美价值的人物,连同阿Q在内,都是中外文学殿堂上闪闪发光的典型。尤其是唐吉.珂德和阿Q,这是两个截然相反又殊途同归的文学形象。,唐吉珂德是勇猛地进攻和前进,完全不顾权力的逻辑和世俗的逻辑,不断地进攻,不断地败下阵来;阿Q则是一再地退缩,一再地寻找退缩的“理由”,是彻底的“胜利大逃亡”。这是两个多重矛盾多重性恪全方位组合的形象,是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具有审美意义上的无限复杂性和丰富性。罗曼。罗兰说他永远记住了“阿Q那张苦脸”,同样,阿Q 那张苦脸也永远会在世界文学的殿堂上经久不衰!我认为,如果时间能够倒回到鲁迅年代,患了“新名词流感症”的先生,说不定也会成为一位“学者”式的阿Q或“新唐吉珂德”,说不定也会有幸登上世界文学的殿堂……

    立体观照先生,很象旧戏舞台上举着青龙堰月刀的关云长。他端足架式,纵横驰骋,信马由僵,有种“踏着嫩草”般的痛快和威风。但不幸的是,朱先生却把青龙堰月刀拖到台下来了。我有幸在《开坛》栏目中目睹了朱先生的“尊容”,果然是了,台上台下、表里表外都别无二致:那眉脸间交杂着的偏狭与执傲;话语间透出的专横与臆断;对同辈人的轻贱与蔑视;一张口就说这个的“不是”和那个的“不是”以及自己的“这个也是”“那个也是”的大言炎炎的做派;还有那无缘无故的激愤和激愤中掩捺不住的表现欲,都让人觉得这个人的为人为文一定不可靠。也让人觉得这个人随时随地都可能弄出一些耸人听闻的东西出来;随时随地都怀揣着《封神榜》中广成子的“翻天印”;随时随地都可能今天砸向这个明天砸向那个。由此,我想到了契诃夫写给紫可夫斯基信中的一句话:“如果我心中拥有太阳,我一定会把这太阳送给你”。反之,我觉得,如果先生心中拥有“黑暗”,他也一定会把这“黑暗”,——“送给你”!

    其实,先生的“极端”同郭沫若先生的“极端”,虽然形式各异,但却异曲同工,都是“来势汹汹”,都是把青龙堰月刀拖到了台下。对待鲁迅,郭沫若是先贬后褒,是先褒后贬。郭沫若先说鲁迅是“双重反革命”,“封建余孽”,“法西斯蒂”;后又说“鲁迅鲁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千古一人!”还建议在中国的各大城市建立鲁迅的塑象。则先说“十分怀念鲁迅”,“只有读鲁迅,…….才会想到文字的基本功能是挽救一个民族的记忆,才能多少医治自己的耻辱遗忘症,才迫使自己贴着地面步行,不敢在云端舞蹈。”后又说,鲁迅是“专制主义的精神盟友”,“以其留学日本的偏狭感受,再经尼采哲学点化,终于提出‘改造国民性’之危险主张”。两人的语言定势惊人相似,都十分膨胀,十分扩张,十分臆断。郭沫若明明白白地“媚上”,曲曲扭扭地“媚俗”。他是商品大潮中新的“帮忙”与“帮闲”,他是在投市场之机,匆匆地把五颜六色“理论”装扮成为市场服务的女婢,此时商场的名利远胜于彼时单一的官场名利,这些惹人眼目的“理论”,都可能变为新潮的“宠儿”,都可能沦为大众的“帮闲”。凶兽样的羊和羊样的凶兽是辩证的统一,“媚上”和“媚俗”是内在的一致。郭沫若和两位先生,虽然在学养、名声、“成就”上,正反两个方面都远不在一个数量级上,但在“变”上却十二分地一致,或曰“通变”或曰“变通”,然归纳起来就是“万变不离其宗”,是不同时期,不同性质的“紧跟”和“趋时”。然而,“趋时”者,无论古今中外,都慨莫能外地是一些“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鲁迅语)的“贴着地面行走”且“永远闲不住”的人,不是大样的人,而是小样的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5 9:49:13    跟帖回复:
44
我的朋友中有一些尊孔的
对鲁迅深恶痛绝全盘否定
我是非常不以为然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5 21:09:15    引用回复:
45
转至第44楼第 44 楼 笑非 2016/8/5 9:49:13  的原帖:我的朋友中有一些尊孔的
对鲁迅深恶痛绝全盘否定
我是非常不以为然的
    谢谢笑非君续言!
    我一直认为,不管什么人,要尊孔就好好地尊孔,说到底都是自已的事情,也是自己的权利。但有一些人却不是这样,而是在尊孔的同时,却非要以鲁迅作祭,而且还要抬到“国家”或“民族”的高度来加以挞伐,仿佛鲁迅不尊孔甚至反孔就成了“国家”或“民族”的罪人云云。其实,这些人一方面自诩因尊孔而为人很“宽厚”、“温和”、“有学养”、“很有朋友”,而反过来一方面又对不尊孔,或者说反孔甚至与其意见相悖的人诛心必显,好一点是“不学无术”、“不懂装懂”或其它的什么,差一点就是不断地钩勒人的不是,大有要将其开除“球藉”之势。这些,均是可以一目了然的。事实上,这类做派,只能反映出其为人为文的某种极端或者说某种绝对化的判断,根本没有看人议事的基本学养,是自己给自己设置出无法自圆的瓶頚。再者,其偏颇还凸显在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上,仿佛中国的传统文化就局囿在孔儒的学说上,除此就别无分店。那么试问:你们对中国先秦至明清以来的传统文化脉络究竟知知多少呢?你们大约不如郭沫若懂甲骨文吧?也不如王国维懂金文吧?甚或也不如鲁迅懂碑帖拓片吧?这些人似乎也没有张口闭口地说别人“不学无术”吧?所以,千万别将自己弄得多么古奧高深,多么“有学有术”,世界上需要敬畏的东西太多太多,尤其是浩如烟海的知识!
10134 次点击,51 个回复  1 2 3 4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杂谈】 又是鲁迅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