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螺旋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山东曾被送精神病院访民终审判4年:强拿政府钱,现没精神病
130329 次点击
701 个回复
螺旋 于 2016/7/22 8:08:4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山东访民两次被送精神病院,判刑前又被鉴定“无精神病表现”

    7月12日,山东泰安中院二审终审认定,53岁的访民徐学玲以进京上访为要挟,向山东省新泰市泉沟镇政府负责稳控的工作人员索要37700元,维持新泰市法院的一审判决,徐学玲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徐学玲供述称自己没有主动要过钱,是政府工作人员怕她上访主动给的,并不是“强拿硬要”。法院采纳的泉沟镇政府相关人员的证言显示,镇政府迫于稳控、通报考核等压力给徐学玲钱,有些钱是镇政府工作人员向领导汇报后经审批而给。

    徐学玲的代理律师张生贵认为,镇政府给徐学玲钱款是为完成稳控任务,经过镇政府领导批准,不属于“被威胁”产生压迫感恐惧感,且政府享有拒绝付款的权力和自由,徐学玲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前报道,徐学玲早年上访时,曾两次被送入精神病院,后来“被精神病”成为她上访的主要理由之一;而在该案一审判决前,她又被鉴定为“无精神病表现”。

    徐学玲的弟弟徐加生表示,将就此案向山东高院申诉。

    

    徐学玲生活照。 家属供图

    镇政府给的3.77万被认定“强拿硬要”

    2016年4月1日,53岁的徐学玲一审被山东省新泰市法院以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理由是其在“非正常上访”过程中“强拿硬要”新泰市泉沟镇镇政府37700元现金。

    徐学玲的家属不服,上诉至泰安中院。7月12日,泰安中院直接向徐学玲家属及律师寄送了判决书,其中显示“本案不属于依法必须开庭审理的案件,决定不开庭审理”。

    判决书认定, 徐学玲因其妹妹被打、其被鉴定为“癔症”及其子张平辉无证驾驶被行政处罚等事项,多次到北京天安门、中南海等地非正常上访,多次受到北京市公安机关训诫后不思悔改,仍以此为要挟向负责稳控工作的工作人员索要财物,破坏社会秩序,情节恶劣,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应依法惩处。

    与一审判决相同,山东泰安中院的判决书,共采信了12名泉沟镇政府及信访办工作人员的证言证词,均称徐学玲以上访中被打及关精神病院为由去北京上访,并以此为要挟向负有稳控责任的泉沟镇政府工作人员多次索要财物,镇政府迫于稳控、通报考核等压力给她钱,有些钱是镇政府工作人员向领导汇报后经审批而给。

    徐学玲的供述则称自己没有主动要过钱,是政府工作人员怕她上访主动给的,并不是“强拿硬要”。徐学玲还称,泉沟镇一名工作人员“劝自己在家里治病不要到北京上访,说镇里要处理自己的事,并安排人在泉沟镇信访办公室给自己1万元现金”。

    张生贵称,二审下达判决之前,泰安中院一赵姓法官曾约见他,并出示泉沟镇政府的相关账页, “其中有三张是与徐学玲有关的款项,写的是处理信访案件款,除此之外,还有两张徐学玲打的借条”。

    泰安中院二审判决显示,徐学玲分别于2008年3月3日、2009年4月29日以借款的名义,从泉沟镇财政所分别领取现金14000元和5000元。

    张生贵律师始终认为,寻衅滋事罪中的“强拿硬要”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而相关证言显示,泉沟镇政府给上诉人费用以治病费用的形式给付,接访行为本身是完成稳控任务;给徐学玲钱款是经过镇政府领导批准,不属于“被威胁”产生压迫感恐惧感,且政府享有拒绝付款的权力和自由,徐学玲取得钱款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

    因“被精神病”上访,判刑前被鉴定“无精神病”

    除此之外,徐加生认为,政府相关部门存在明显过错,在徐学玲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其进行精神疾病鉴定,才致使徐学玲不停上访,“不能将政府的过错转嫁给徐学玲”。

    2016年6月13日,澎湃新闻曾就徐学玲曾在上访中被两次送入精神病院,却在判刑前被鉴定“无精神病表现”一事进行了报道。

    10年前,山东省新泰市泉沟镇人徐学玲为了给被打伤的妹妹讨一个公道,开始上访。2008年3月,她被鉴定为患有“癔症”,并被镇政府送入精神病院治疗。等到妹妹的事情协议解决之后,徐学玲再次上访,这次的原因是:她认为自己是“被精神病”,要讨一个说法。2009年,她第二次被送入精神病院。

    2015年5月,上访多年的徐学玲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随后,鉴定书给了她一个证明:无精神病表现。这一鉴定被新泰市法院、泰安市中院在一审、二审判决中分别认定。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7/22 8:12:47    android
       沙发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7/22 8:36:50    跟帖回复:
       第 3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7/22 8:37:40    跟帖回复:
       第 4
        山东泰安中院、新泰市法院无耻!呸!王八法院!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7/22 8:42:00    跟帖回复:
       第 5
    官字两张口,
    横竖都有理。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7/22 8:42:57    跟帖回复:
    6
    还有多少人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7/22 8:44:44    跟帖回复:
    7
    “依法治国”戏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7/22 8:47:24    跟帖回复:
    8
    什么叫无耻,这就是
    | 举报
    回帖人:
    新茶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7/22 9:22:00    跟帖回复:
    9
    现在中国的法治有很多奇特的现象,就像鉴定有无精神病,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行。主要是看它们的意愿。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7/22 9:30:50    跟帖回复:
    10
    这就是逼人走极端。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7/22 10:02:19   
    11
    顶!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3 4:01:23   
    12
    顶!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3 4:37:43    跟帖回复:
    13
        09年年底我举报以警界劳模 缉毒英雄林海为首的黑社会贩毒集团,被狗生的公安当场将没有精神病史的我送精神病院折磨了十五天,出来后举报无门,被贩毒集团(公安)瞄着整得疯疯癫癫 精神崩溃割脉自杀,接下来到今天为止被打击报复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2015年9月3日公安这些畜生突然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他们口口声声所谓精神病的我行政拘留十天,当时这些狗娘养的绝口否认我有精神病《他们说,我的口才这么好,他们没有谁说得过我,我神经有问题那他们岂不都是白痴》。如果我当时气愤不过撞墙自杀,那这些畜生肯定又会说我精神病发作。。。你妈的逼,有权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无耻?

        翻遍史书,如此无耻,伤天害理,亘古未见。。。。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3 6:26:25    跟帖回复:
    14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4 3:47:03    跟帖回复:
    15
        《阳光下的罪恶 公安局的腐败 司法局的无奈 老百姓的末日》

        请网友们耐心地看完我这个帖子或多或少可以了解一些黑社会恶势力(公安)害人的伎俩

        我本是单纯、善良的单身中年男子,因出言不慎,得罪了大毒贩阿勇。被他长达好久的折磨与恐吓,在百般惊恐与万般无奈下,于09年年底跑到市禁毒四大队对他进行举报,当时接待我的同志是一位身材魁梧眉清目秀的中年男子,听他和别人说话的语气好像是这里的老大,我就对他一五一十讲述了我知道阿勇的事和听别人说他的一些事,之后他问了我弟弟的电话,不到一小时我弟弟和我几个好朋友,当场把我送到精神病医院,在里面和疯子们长达十五天的生活,期间的点点滴滴真是不堪回首,至今心有余悸。我们这些所谓的病人就像一群白老鼠、他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出来后我气的不得了,又跑到了市禁毒四大队,去问他们我举报的案件办的怎么样,那知有位同志说经办人出差了,他们都不知道。后来我又听说我去公安局前几天我永强的几位朋友到我家里,告诉我家里人说我神经有问题快送到医院去治疗。我当时气得不了,跑去永强去问他们,你们明明知道我是受到毒贩和黑社会的迫害,为何还要跑到我家里告诉我家人说我神经有问题呢,当时他们就住在龙湾区滨海大酒店,我就把我在康宁医院的点点滴滴讲给他们听,他们个个都听的泪流满面。

        后来那知道黑社会的人员不知怎么来了,我就在那里被他们进行几天的恐吓和吵闹。期间我打了好几次110报警,但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我一气之下拿起一把剪刀割脉自杀,当时我是想用我的死来唤醒他们的良知,哪知迷迷糊糊睡着了,醒过来时床上床下一大堆血,伤口冻住了。后来酒店里怕事情闹大,把我请出了饭店,那批畜生还死缠烂打,当我的面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我当时气的真想跳河自尽或一头被车撞死,但反过来一想,这里肯定有阴谋,我不能就这样白白的死了,就这样一路从永强追赶到东方女子医院,我在医院后面小饭店住了下来,后发现伤口发炎,拦了个车到三医去处理伤口,那知他们很多人赶到医院里吵吵闹闹,我想找个医生都找不到了,无奈我只好回到旅馆,我又在那里被他们吵了几天。

        农历12月27日离过春节只剩三天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打电话告诉我爸妈,告诉我这里的事,我爸妈说要过来接我,我说不要了,他们说叫我别怕尽管回家。于是我到马路上拦车,拦了大半天没拦到车,就是拦到了空车,那些司机不是瞪了一眼就是骂了一句就开走了,我只好徒步往市区方向走,这一路上真是刀光剑影,能吓人的事他们都做出来了,我当时真的吓的心惊肉跳,闭着眼睛快步走路,心里默默的念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大概走了一公里左右,发现前面有人拦着一辆车等我,我一看原来那是禁毒四大队的那位同志,他叫我上车说送我回家,我当时气的不得了,理都没理他,心想我流血流泪时你在干吗?现在眼看没戏了就出来装好人了。他就拼命的向我解释,他自己从四川出差刚回来,硬拉着我上车,上车后一边轻轻地拍打我的手,一边和那司机唱起了双簧来,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当时问他们在说什么,他们没理我继续一撘一唱。我脑子又被他们搞的一楞一楞的,我只好一边摇窗一边对他们说:我又被你们轮奸了,这车子里好臭啊。

        那时我看那个同志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上,那司机把车一下子加大了油门,东钻西窜像一只过街的老鼠。我又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话:奇怪今天的出租车变成了装甲车。到了我家门口那位同志说帮我付车费,我说不用了你的好心好意我心里有数,就这样我在家里一呆就是五六个月,期间偶尔我家人没在的时候有人在外面鬼叫了几声,或敲打了几下门。

        之后我到外地呆了一个月,回来后住到了金鹏宾馆,他们偷偷摸摸地在我房间里装了监视器或在我茶水里放了一些喝了让人难受的东西,搞得酒店里的服务员个个都心惊肉跳,总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我,连旁边的小卖部都不敢给我送饮料了,他们还在九佰碗点心店外卖里放了一些好臭的东西,让我吐了好几次,在东池便当外卖里也放了一些吃了让我胃里阵阵反酸特别难受。后来我搬到了新南美也受到如此级别的待遇甚至还在你房间里放了些秘密的化学武器,有时奇臭无比,有时蚊子多的不得了,好象专门为我养的,有时我身上会发出阵阵的臭味,连我自己闻到了都感到难受,有时在你的毛巾和内裤里放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好象是碎玻璃末,搞得身上和下体伤痕累累,又痒的不得了。这时我隐隐感觉到我已经成为黑社会的白老鼠了。

        后来我又跑到了温州大酒家,叫我朋友在那里开了个房,那知道,他们在那里早就布置好了,又在那里被他们折磨了好几天。后来我只好搬回了金鹏宾馆,觉得那里是国营宾馆会比较安全一点。那知道他们这次更加变本加利明目张胆的迫害你,搞的根本无法睡觉。后来宾馆里被吵的无可奈何,11月初他们只好对我下了个逐客令。

        后来我搬到了温州大酒店,觉得那是市中心,报社新闻媒体旁边,他们应该会收敛点。哪知他们早已布置好,当天住进了302房间,在床上被蚊叮虫咬到下半夜,我实在受不了了,把服务员叫来问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服务员二话不说就帮我换到了715房间,总算可以美美的睡了一觉。那知第二天以又被他们搞了鬼,吓得我往外跑,期间换了好几个车包括公交车,以为把这些魔鬼甩掉了,跑到了瑞安住进了一个建设宾馆,跟老板撒了个谎说没带身份证,可是不到一小时我下去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了老板娘那惊慌的眼光,我知道那些魔鬼又来了,我反而安慰他们叫他们别怕不会有事的。他们一言不发只苦笑,我就到旁边沙县小吃要了一碗排骨面,吃了一点发现气味有点怪就没吃了,晚上又睡不着了一直咬着牙。第二天我还到那家店里发现里面坐着几个人,外面又站着几个身材魁梧带着耳机的人,脸上非常严肃。老板问我吃什么,我说昨晚吃了那碗面条害得我难受了一个晚上,到现在还咬着牙呢。现在吃什么老板你来安排我信得过你,老板就给我拿来一笼蒸饺和乌鸡汤,我看那老板一米八几的个子,身体非常强壮,我看到他的脸也被气的通红。那时我饿的不得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拼命的吃,抬头看那老板的眼色露出一点苦笑,我开玩笑地对老板说真香真好吃,那老板拿起一把刀对着针板上的肉拼命的剁,一边无缘无故地骂起老板娘来,老板娘低着头闷声不响,那几个家伙看形式不对,站起来灰溜溜的走了。后来我七点钟左右在那边又开了一个宾馆,他们就像跟屁虫样的跟着我,一小时左右我感觉我那种咬牙和心里慌慌的感觉越来越厉害,八点多一点把这的房间退掉,他们也跟着退掉。当时他们的眼神很凶,后来我又在旁边万松宾馆开了一个房间,一会儿又听到旁边的吵闹声,我当时害怕极了,我想应该是那些药物的作用吧。于是我又把房间退了,乖乖叫了个车回到了温州大酒店。

        在11月12日我把520房退掉搬到对面527房,发现卫生间的排风扇坏了,于是打电话给客房部,叫他们把排风扇换了。当时我只发现卫生间角落里只有一个空气清新剂,在4点左右我到卫生间的时候,又发现一个带着电子闪烁的东西,我还以为是监视器,于是我打电话给他们的总台,叫他们的老板来一下,好一会儿来一个30岁左右的小伙子,自称是客房部经理,我问他这个是怎么回事,他们说是电子遥控定时喷香剂,我不信,于是他搞了大半天,总算把它拆开拿出里面的喷香剂,我看了看,果真如此。于是他装好后想拿走,我不同意,后来经理走后,发现电子遥控器的开关也关了,我就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在5点左右我拿出了里面的喷香剂,对着自己的手和地板喷了一些,8点左右就开始感到心跳加快,心里慌乱,胡思乱想,咬牙切齿。这种症状一直维持到第二天下午5点左右。14日我那种心慌慌和难受的感觉渐渐消失,我就到大厅上当着几个服务员的面大骂万恶的黑社会,随后的那几天肯定没好果子吃了。18-19日我发现下体肿大包皮破裂,我把他们的经理叫来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们说不关他们的事是我自己的问题,气得我把他们的杯子和玻璃全部打碎,后来酒店里怕事情闹大打电话报了警。警察来了后,我告诉他我被黑社会迫害,他问我有没有证据,黑社会是谁,人又在哪里?我说被他们整的下体包皮破裂,鲜血淋淋,他说那是卫生局的事和他无关,他今天来的任务是酒店报警说有人在他这里闹事,他说既然这里卫生有问题建议我换个酒店试试,就这样我被他们请出了饭店,

        接下来又是无休止的折磨了。20几号我实在受不了,在松台广场旁边打了110报警,110的同志叫我去莲池派出所,那位经办人接了个电话之后,对我就向审犯人一样的态度,我被他气得跟他吵了几句,抬腿就走,旁边有几个保安想来拉我,他们说你想报案就报案想走就走,你把我们派出所当成什么地方了。那位经办人连忙对那几个保安说算了算了(气得我回头大骂他们是公安的败类,问他们对得起头顶的国徽和入党时的宣言吗?他们个个目瞪口呆,哑口无言)我出来后又给110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女同志,我就把去年底举报黑社会后被黑社会报复大致的情况说了一下,然后把中山派出所推卫生局,连池派出所推中山派出所的情况也反映了下,最后我问那位女同志我到底到那里反映情况,那知那位女同志说先生我建议你去医院看心理医生。

        我不敢奢求局领导和市政府能对黑社会动真格,但求能相信证实我以上说的都是事实,并非凭空捏造,如某些别有用心的同志所说的幻觉。要不我以后打110报警时,110的同志又要叫我去医院看心理医生,那我就会越想越怕。不是怕别人骂我疯子和神经病,而是怕这里的水太深,怕以后敢说真话和实话的老百姓越来越少。那么冤假错案就会越来越多,黑社会就会越来越猖狂,社会就会越来越乱,到时候我们老百姓的日子就会越来越苦。唉。。。宁做太平的狗,不做乱世的人。我切身切实体验到这句话的真谛。

        周 成 13587667963

        温州市五马街道周宅寺巷20号

        2010年11月29日

        11月29日我把我的举报材料送给市人民政府信访局、市。区公安局信访办和有关部门。12月2日我到区公安局信访科了解情况,哪知信访科的那位同志不分青红皂白辟头盖脸的给我一顿下马威,硬说我的神经有问题,气得我跟他大吵,不知道他觉得理亏还是怕旁边科室的人听见,最后他服软了,跟我说只要市局信访办的人给他打电话他们肯定立案,我又跑到市信访办,市局信访办的同志说马上给领导汇报,叫我在家耐心等候。

        12月6日我到中山派出所报案,那知接待我的那位同志避重就轻,胡搅蛮缠,气得我大骂万恶的黑社会,后来他对我说15日是局长接待日,叫我去问叶寒冰,如果叶局长命令他们区局去破案的话,除非毒贩阿勇死了,他们就是上天下地也要把他们找出来,我回到总商会大酒店后,那几天又没好果子吃,9日我又发现下体包皮破裂了,于是就到三医去看病,三医的医生说是性病,我跟他说我不知多久没有性接触了,以为提前进入更年期了,医生说什么也不相信,以为我在忽悠他呢。13、14日又出现了上吐下泄,腿抽筋,搞得酒店里人人皆知,个个都敢怒不敢言,背地里痛骂黑社会是一伙有执照的杀人不见血的魔鬼。公安局就像工商局为黑社会犯罪集团保驾护航。我们老佰姓就算被害死也是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好不容易熬到15日,到了市公安局,哪知局长没在,接待我的人说会向领导反映的,我没办法又跑到市政府信访局,那天正好是市长接待日,政法委的同志也在那里办公,我就向他一五一十反映公安局的态度,他对我说叫我去检察院反映,第二天我去检察院反映情况,他们叫我去公安局叫他们打一张为什么不立案的证明。他们才好介入调查,我又跑到旁边的司法局,司法局的同志说鉴于以上的程序都走过,没人理采的话,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建议我求助于新闻媒体和社会舆论的监督。

        我现在真的好累好累好累。我真心真意的恳求我们的政府和人民的公安行行好,发发善心,赐我一剂安乐死,让我彻底摆脱黑社会集团无休止的折磨,要不然不知哪一天我受不了折磨稀里糊涂的又做出割脉和跳楼的傻事。那真的好痛好痛好痛!

        2010年12月21日

        周 成
    | 举报
    130329 次点击,701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47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山东曾被送精神病院访民终审判4年:强拿政府钱,现没精神病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