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菜九段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灌水]古史杂识之 项桥失忆
4224 次点击
9 个回复
菜九段 于 2016/8/13 13:19:5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四十年前,我插队落户到安徽省当涂县大官(公)圩大青山脚下的青山街附近。距青山街不到二里处,有一个依山傍水叫做项(音hàng)桥的小村落。我满以为此村一定因项姓人氏聚居而得名,谁知那里居然一个姓项的人也没有。从此,项桥之名常使我心下耿耿。

    日后,一个当地青年告诉我一个关于项桥名称来历的美丽传说。其大意如下。秦始皇修长城时,征用了无数民工,其中很多人因劳累过度而死。此情此景令海上一个叫做孟姜女的仙女动了恻隐之心。于是,孟姜女扮作村姑来到长城脚下,她将一根长红头绳截作无数段,给每个民工的扁担上栓上一截。从此,民工们举重若轻、健步若飞,再也没有发生累死人的事。秦始皇对频繁发生的累死人现象的突然消失,大惑不解。为了弄清原委,他亲自来到长城脚下,没费周折,他便了解到孟姜女的存在。秦始皇下令,所有民工必须将孟姜女分发的红头绳交上来,违者处死。只几天工夫,收缴上来的红头绳就有几大箩。秦始皇将这些短绳纺织成一条粗长鞭,他就拿着这条特制的鞭子,率领船队出海去找寻孟姜女。孟姜女远远望见秦始皇的船队,便施展法力,在海面上掀起狂风巨浪。霎时间,秦始皇的船队陷入了波峰浪谷之中,危险之至。当下,秦始皇拿出那条特制长鞭迎风劈抽,顿时风平浪静。船队很快就来到孟姜女居住的三神山,秦始皇强迫孟姜女与他做了夫妻。

    孟姜女痛恨秦始皇,但由于被破了身子而法力消失。在委屈周旋的同时,她无时无刻不在谋划逃跑。三神山与大陆悬隔,而逃跑是需要法力的。孟姜女知道,因破身而消失的法力,必须通过怀孕生子才能恢复。于是,她开始全力侍奉秦始皇,终于有了身孕,届期产下一男婴,同时恢复了法力。一俟法力上身,孟姜女便只身挣脱秦始皇的罗网,向大陆飞逸。秦始皇见孟姜女逃跑,龙颜震怒,他亲率船队追赶孟姜女,并用那根长鞭驱打三神山,使其向大陆漂移。只几天工夫,船队与三神山便在大陆泊岸。但最终秦始皇也没能追上孟姜女。他一怒之下,将那个男婴抛在三神山脚下,然后与随行人员返回咸阳。男婴因饥饿而号哭,啼声响亮,这时便有一只斑斓猛虎从山中走出,来为其哺乳。这个男婴就是后来的楚霸王项羽。因为是龙生虎养,所以威猛异常,日后他起兵灭了秦王朝。今天的大青山就是当年的三神山,山底有通海口,山里驻扎着解放军的一支舟桥部队,据说就是为了把守海门的。而老虎哺乳项羽之一地,就是今天的项桥。

    我由于读过《项羽本纪》及《东周列国》,自然对此说法嗤之以鼻,当即指出这纯属无稽之谈:秦始皇与项羽毫无关系,而项羽也与本地不会有丝毫联系。一下子,把那个青年弄得老大没趣。

    多年以后,不知是不是这个传说在潜意识里起作用,我竟然鬼使神差地进入了秦汉交替的历史研究。随着研究的深入,渐渐地我对当年那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感到惶惑起来。秦始皇固然不会与神仙孟姜女有什么瓜葛,也绝对生不出项羽这么大的儿子,但秦始皇与项羽却绝对有可能与大青山及项桥发生联系。

    《秦始皇本纪》载,秦始皇二十八年,由彭城(今江苏徐州)过衡山。衡山,据《史记辞典》解作皖西天柱山。而当涂北部有横望山,古亦称衡山,为春秋吴楚兵争之要地。当涂大官圩素有民谚道:“衡山高,打不住青山腰。”这种极具争胜色彩的谚语,隐约扣住了秦始皇与青山、横山的渊源。秦始皇三十七年,渡海渚,过丹阳后下海。此丹阳即当涂东北之小丹阳,海渚,据《史记辞典》解作采石矶,昔为当涂八大镇之一,今属马鞍山市郊。《史记》没有明确提到项羽与当涂的关系,但项羽渡江击秦前率兵“徇下邑”,即平定江南一带,当涂在其征伐范围之内当无疑义。待到项羽率八千子弟渡江西进,当涂地面肯定为其极稳固的根据地之一部。项羽临终地乌江,也在古代当涂的江对岸,其无颜面对的江东父老,应包括当涂人民。有趣的是,项羽之项,古书上的注音正是“胡讲反”,亦即读若项桥之项。此读音,尤其在作为姓氏时,淮河以南不少地区正是保留了这种发声的。莫非当年项羽不仅到过当涂,而且还确实践踏过项桥的土地。甚至其乌江自刎,也是因为不敢面对故土。究竟如何,已难得解答。我在项桥一带生活数年,除了那个传说,竟没再探得任何其它有关传闻。

    遥想项桥及其相关的神话传说,蓦然醒悟,项桥左近一系列地名仿佛如那美丽神话生出的根须,使得这个谜一般的故事不再虚无缥缈,倒似扎了根一般牢固地附着在这块神秘的土地上。项桥以东一里处有一个山脚,称作老虎爪子,据说就是当年为项羽哺乳的那只猛虎的前爪所化。再往东十里,有一名为护驾墩的集镇,不知所护为谁,或许就是秦始皇。青山街往南五里,有一名为伏龙的地方,再往南,还有称着回龙和起龙的地方,大概多少与项桥传说有着一些关联。

    大青山突兀于大官圩西偏,西南北三面为县河姑溪河,东面则是由山洪形成的水道环绕。从地质生成上看,其由来也颇为怪异。即便在文明程度已大为提高的今天,大青山也属于闭塞之地。而从历史上看,大青山却很得地灵之气。南朝大诗人谢脁就隐居于此,诗仙李白的埋骨处与项桥只隔一道山梁。李白选择此地安息,究竟是仰慕谢脁的人品诗品还是为了贴近神话中的三神山,也许兼而有之。无论如何,大诗人选中此地隐居谢世,总是能给人予无尽遐想。而解放军舟桥部队的驻扎,更加重了大青山的神秘色彩。

    有着悠久历史的项桥,始终是静谧安详的。尤其到了雨天,她更是朦胧得与山脚浑然一体,仿佛如同那个传说一样虚无缥缈化了。以我有限的脑力,无论如何我也看不出远离尘嚣的项桥与两千年前那个旷古未有的社会动荡、惨烈杀伐之间有什么联系。但在淳朴乡民中代代相传的神话又是那样有根有据地将一个闭塞山坳与那段千古激越的历史紧紧地扣在了一起。两千年也实在太长,我也许永远不会知道时间的长河曾汰去多少项桥的历史记忆,而项桥以守护根柢般地拥抱着那个美丽传说的执着之情,越来越让我受到感动。我怀疑在思兹念兹的同时,我思维的一部或将随着那些消失了的项桥记忆,潜入进大青山深处。

    (原载《江苏邮电报》署名九段)

四十年前,原为二十多年前。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13 13:32:09    跟帖回复:
       沙发
    用尽全力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8/24 8:04:57    跟帖回复:
       第 3




    程蓓蕾老同学你好,你的大作以拜读,时隔43年,你的文笔大有长进,按照我现在的水准只能读懂一半,这一半还是当年我也下放在此,你用这种手法,把当涂大青山的地名叙说的很清楚……。可叹此文的秦始皇不是你,孟姜女也不是我,哈哈哈,开句玩笑,不要当真。用你的话说,美照留着记恋,将来是美好的回忆!

    图为当年都下放在大官圩的初中同学周跃、程蓓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9/23 15:30:33   
       第 4





    当年下放在大官圩的高中同学。当年下放在大官圩的高中同学,前左起篮子、瓶子、虫子、虾子后左起量子、驼子、胖子、班长。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6/9/23 19:01:26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0/19 14:01:46    跟帖回复:
       第 5
    [原创]灯塔——坚持奋斗、永不放弃 【心灵驿站】-凯迪社区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6&id=11873389

    灯塔也下放在大官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23 20:52:05    跟帖回复:
    6
        一个月的儿童节

        22812 次点击

        24 个回复

        菜九段 于 2016/6/23 10:35:4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健康社会

        贤哲说过,每个女人心中都永远都住着一个小女孩。贤哲的话真是太正确了,只是漏说了什么。其实每个老男人心中估计也都住着个小顽童。这不,安徽省当涂县团结街小学1970届五(4)班在毕业45年后的同学聚会就最好地体现了这一点。

        2016年五一节前,1970届五(4)班的班长汤卫和同学掐指一算,距1971年春节前毕业都45年多了,再不同学聚会怎么得了。心念一起,顿时化身蠢动的小女生,开始忙活起来。糟糕,同学都有哪些人啊,时间过去太久了,记不完整了。他们又都在哪里啊。整个一头雾水。好在时代进步联络手段便捷,汤卫和同学找到几个能联系上的同学,然后迅速建立一个微信群。周跃吧,我是汤卫和唉,你还在上班啊。马上小学同学聚会你咯来啊。当然来。老死不相往-来几十年,凭着同学这一纽带联系上了。一联系上就像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稀里哗啦一通伤感。

        周跃到群里一看,一群小女生在开心地忙碌着,群里充满了欢快,问候满群飞,猜猜猜的游戏没完没了。滴滴嗒嗒地,那些狗屁倒灶的陈年往事,那些毕业后的片段接触,陆续浮出群面。实际上从建群开始,儿童节也就开始了。不开始也不行啊,小女生小顽童从老家伙心里放了出来,他们又怎么会老老实实等到六一。四五十年过去又怎么样,为人妻为人母为人祖母外祖母又怎么样,小女生永远都是小女生,所以对聚会最上心最给力的当然是小女生。哪个哪个,恩给(我那)天还看到责(方言语气词),恩来负责要电话。哪个哪个,恩跟他敢(讲)过责,他敢能来。没想到一直身在当涂县的小女生们居然也有相互几十年没碰面的,可一拉扯上六一聚会,就像战前动员一样,走马灯似地三天两头开小会。几度欢快的叽叽喳喳声中,聚会的线路图就出来了。时间定在六一儿童节,四个任课老师都到会,谁谁谁负责联系酒店、安排横幅字幕,谁谁谁负责采购财务,谁谁谁安排照相洗印,种种事宜安排得坦然有序。看到小聚会的照片,感叹岁月这把雕塑刀啊,把花朵般的小女生雕琢成祖母级,但深藏在她们内心的小女孩是这把雕塑刀无能为力的,所以从她们脸上洋溢出的喜悦,依稀看出当年小女生的风采。而她们传递出来的欢快也长久地在群里荡漾,让那些开不上小会的同学也深受感染。就这样,大家在欢快中憧憬着六一聚会。

        

        六一那天,师生们陆续汇聚到当涂县徽航大酒店。45年是个漫长的岁月,当年的小女生小男生都面目全非,几多惊呼几度唏嘘几度感叹。一个班五十多人,居然有七个同学没有能熬过45年。黄跃、孙跃、杨跃、周跃4个跃,就去掉一半了。好在四个老师都健在硬朗,好在同学们被五(4)班打上的烙印还在。丁光文老师的记忆真好,基本上每个同学的名字与当年印象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这让记忆模糊的学生既感叹又兴奋。所以,每当有同学新来报到,都会掀起一个欢快的热潮。正如汤卫和同学所说,虽然“40多年未见面甚至失去了联系,可是一见到面大家却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由衷的高兴,仿佛时间并没有让同学们之间的感情谈漠,没有让大家忘却儿时的点点滴滴,许多孩提时代的经历让我们大家难以忘怀。大家回想连篇,欢乐不断,此时的大家是多么的快乐!”聚会的主基调就是欢乐,如果没有欢乐,积劳成疾的汤卫和同学可能连中午的聚餐也撑不下来。欢乐在酒水的推动下愈发欢乐,酒水在欢乐的推动下下去的更快,拼酒的闹酒的赖酒的轮番上演。女生不喝酒则已,如果喝酒是会吓煞人滴。许伟建同学、陈多桂同学可以大杯白酒一口闷的豪饮,让男生看着肝颤,哪敢领教。频频举杯中,节日的气氛高潮迭起,连从来不喝酒的丁老师也开戒了,跟他的得意门生周跃连喝几个白酒。借着欢快,周跃把他记不得多数女生的责任全部推到毛主席身上。当年流行的毛主席语录要关心国家大事,也被引申出不得关注小女生的内涵。这不是胡闹嘛。小屁孩懂什么国家大事,还不如关注小女生来得实在。后来周跃被小女生们簇拥着照相,那个开心真是藏也藏不住的。毛主席啊毛主席,你他妈的多误事啊。

        

        聚餐后的K歌将节日过到狂欢。祖母级的小女生,个个身怀绝技,张祖凤同学会的歌可真多啊,杨跃同学的戏曲专业水平等级非常高呢。汤卫和同学号称什么歌都会唱,也确实抱病唱了几首。蔡丽萍同学的舞姿也完全是专业水准。陈多桂同学跳舞也是一把好手。老男孩也表现不俗,鲁建国同学的歌声直追张学友。滕钢、查新民同学也着实会唱不少歌。查新民同学打情骂俏的基本功也是愈老愈烈。周跃同学则是主要享受欢乐气氛,听小女生周跃周跃地叫着,仿佛回到45年前。毕业到现在,当涂县最兴旺的就是餐饮娱乐业,看来同学们都跟上了时代发展的步伐,所以很多同学都练出不凡的内功,在这个儿童节上得到尽情的展示。其实,每个人家里的、个人的经都不好念,身处县城生活的困顿更是非常人所能想象。套用林肯总统的话,如果把每个同学心中的痛苦释为海水,都将贮满整个太平洋。尽管生活不易,磨难多多,但是同学们都抛开一切不快,全心身地投入到聚会的欢快中,表现出来更多的是高昂的激情与不屈的斗志。估计聚会中弥漫着浓郁的欢乐气氛会久久地留在同学们的身上。丁老师说的好。聚会让人难以忘怀,虽然辛苦,但大家的感觉是幸福的。所以会后的主要节目是在群里发照片,现代的采集手段人人都会,传播手段人人拥有,海量的照片纷至沓来,让人目不暇接,一个个欢乐的片段固化下来,又将聚会的热烈从会场延续到场外,并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的生活主旋律。因病没有坚持到底的汤卫和同学说得好,聚会结束,但六一聚会的热烈气氛一直没有减退,而且相信这份情感折射出的光芒永不退息!

        这不,热烈的气氛还在心中荡漾时,明年的聚会又开始预订了。看来一个月的儿童节还远不过瘾,一年的儿童节已经拉开帷幕。这个节奏啊,是要把儿童节永远过下去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23 21:48:09    跟帖回复:
    7
        一个月的儿童节

        22812 次点击

        24 个回复

        菜九段 于 2016/6/23 10:35:4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健康社会

        贤哲说过,每个女人心中都永远都住着一个小女孩。贤哲的话真是太正确了,只是漏说了什么。其实每个老男人心中估计也都住着个小顽童。这不,安徽省当涂县团结街小学1970届五(4)班在毕业45年后的同学聚会就最好地体现了这一点。

        2016年五一节前,1970届五(4)班的班长汤卫和同学掐指一算,距1971年春节前毕业都45年多了,再不同学聚会怎么得了。心念一起,顿时化身蠢动的小女生,开始忙活起来。糟糕,同学都有哪些人啊,时间过去太久了,记不完整了。他们又都在哪里啊。整个一头雾水。好在时代进步联络手段便捷,汤卫和同学找到几个能联系上的同学,然后迅速建立一个微信群。周跃吧,我是汤卫和唉,你还在上班啊。马上小学同学聚会你咯来啊。当然来。老死不相往-来几十年,凭着同学这一纽带联系上了。一联系上就像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稀里哗啦一通伤感。

        周跃到群里一看,一群小女生在开心地忙碌着,群里充满了欢快,问候满群飞,猜猜猜的游戏没完没了。滴滴嗒嗒地,那些狗屁倒灶的陈年往事,那些毕业后的片段接触,陆续浮出群面。实际上从建群开始,儿童节也就开始了。不开始也不行啊,小女生小顽童从老家伙心里放了出来,他们又怎么会老老实实等到六一。四五十年过去又怎么样,为人妻为人母为人祖母外祖母又怎么样,小女生永远都是小女生,所以对聚会最上心最给力的当然是小女生。哪个哪个,恩给(我那)天还看到责(方言语气词),恩来负责要电话。哪个哪个,恩跟他敢(讲)过责,他敢能来。没想到一直身在当涂县的小女生们居然也有相互几十年没碰面的,可一拉扯上六一聚会,就像战前动员一样,走马灯似地三天两头开小会。几度欢快的叽叽喳喳声中,聚会的线路图就出来了。时间定在六一儿童节,四个任课老师都到会,谁谁谁负责联系酒店、安排横幅字幕,谁谁谁负责采购财务,谁谁谁安排照相洗印,种种事宜安排得坦然有序。看到小聚会的照片,感叹岁月这把雕塑刀啊,把花朵般的小女生雕琢成祖母级,但深藏在她们内心的小女孩是这把雕塑刀无能为力的,所以从她们脸上洋溢出的喜悦,依稀看出当年小女生的风采。而她们传递出来的欢快也长久地在群里荡漾,让那些开不上小会的同学也深受感染。就这样,大家在欢快中憧憬着六一聚会。

        

        六一那天,师生们陆续汇聚到当涂县徽航大酒店。45年是个漫长的岁月,当年的小女生小男生都面目全非,几多惊呼几度唏嘘几度感叹。一个班五十多人,居然有七个同学没有能熬过45年。黄跃、孙跃、杨跃、周跃4个跃,就去掉一半了。好在四个老师都健在硬朗,好在同学们被五(4)班打上的烙印还在。丁光文老师的记忆真好,基本上每个同学的名字与当年印象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这让记忆模糊的学生既感叹又兴奋。所以,每当有同学新来报到,都会掀起一个欢快的热潮。正如汤卫和同学所说,虽然“40多年未见面甚至失去了联系,可是一见到面大家却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由衷的高兴,仿佛时间并没有让同学们之间的感情谈漠,没有让大家忘却儿时的点点滴滴,许多孩提时代的经历让我们大家难以忘怀。大家回想连篇,欢乐不断,此时的大家是多么的快乐!”聚会的主基调就是欢乐,如果没有欢乐,积劳成疾的汤卫和同学可能连中午的聚餐也撑不下来。欢乐在酒水的推动下愈发欢乐,酒水在欢乐的推动下下去的更快,拼酒的闹酒的赖酒的轮番上演。女生不喝酒则已,如果喝酒是会吓煞人滴。许伟建同学、陈多桂同学可以大杯白酒一口闷的豪饮,让男生看着肝颤,哪敢领教。频频举杯中,节日的气氛高潮迭起,连从来不喝酒的丁老师也开戒了,跟他的得意门生周跃连喝几个白酒。借着欢快,周跃把他记不得多数女生的责任全部推到毛主席身上。当年流行的毛主席语录要关心国家大事,也被引申出不得关注小女生的内涵。这不是胡闹嘛。小屁孩懂什么国家大事,还不如关注小女生来得实在。后来周跃被小女生们簇拥着照相,那个开心真是藏也藏不住的。毛主席啊毛主席,你他妈的多误事啊。

        

        聚餐后的K歌将节日过到狂欢。祖母级的小女生,个个身怀绝技,张祖凤同学会的歌可真多啊,杨跃同学的戏曲专业水平等级非常高呢。汤卫和同学号称什么歌都会唱,也确实抱病唱了几首。蔡丽萍同学的舞姿也完全是专业水准。陈多桂同学跳舞也是一把好手。老男孩也表现不俗,鲁建国同学的歌声直追张学友。滕钢、查新民同学也着实会唱不少歌。查新民同学打情骂俏的基本功也是愈老愈烈。周跃同学则是主要享受欢乐气氛,听小女生周跃周跃地叫着,仿佛回到45年前。毕业到现在,当涂县最兴旺的就是餐饮娱乐业,看来同学们都跟上了时代发展的步伐,所以很多同学都练出不凡的内功,在这个儿童节上得到尽情的展示。其实,每个人家里的、个人的经都不好念,身处县城生活的困顿更是非常人所能想象。套用林肯总统的话,如果把每个同学心中的痛苦释为海水,都将贮满整个太平洋。尽管生活不易,磨难多多,但是同学们都抛开一切不快,全心身地投入到聚会的欢快中,表现出来更多的是高昂的激情与不屈的斗志。估计聚会中弥漫着浓郁的欢乐气氛会久久地留在同学们的身上。丁老师说的好。聚会让人难以忘怀,虽然辛苦,但大家的感觉是幸福的。所以会后的主要节目是在群里发照片,现代的采集手段人人都会,传播手段人人拥有,海量的照片纷至沓来,让人目不暇接,一个个欢乐的片段固化下来,又将聚会的热烈从会场延续到场外,并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的生活主旋律。因病没有坚持到底的汤卫和同学说得好,聚会结束,但六一聚会的热烈气氛一直没有减退,而且相信这份情感折射出的光芒永不退息!

        这不,热烈的气氛还在心中荡漾时,明年的聚会又开始预订了。看来一个月的儿童节还远不过瘾,一年的儿童节已经拉开帷幕。这个节奏啊,是要把儿童节永远过下去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4/8 18:38:32    跟帖回复:
    8
        欢迎来到菜九段的微信公众号(九段道场):c9d001daochang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4/9 6:14:44    跟帖回复:
    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16:28:55    跟帖回复:
    10
        插队第一天

          小学群里经常讲下乡往事。想来也是,下乡这个事情已历40多年,确实有追忆的必要,驼子在高中群也动不动就为大官圩同学点名——虫子、篮子、瓶子、虾子、班长、橙子、胖子 。正好今天高中班第一美女镜子在群里发了工农饭店的旧照片,跟安徽省当涂县镜子家门口的那个同名饭馆长得很像,一下子让驼子联想到县里的姑溪剧场,想到下放当天在剧场召开的誓师会。

          记得1976年下放的那天是元宵节,查了一下万年历,是2月14日,以前记忆为15了,大概是与农历十五合并了。那天阴雨绵绵,非常湿冷,全体下放学生及学校代表、学生家长都在当涂县姑溪剧场开欢送下乡及扎根农村誓师大会,县委书记、县革命委员会主任出席会议并讲话,大概类似会议的套路本会都有,诸如学校代表、下放代表、公社代表讲话什么的。驼子只记得邻居韩守本代表学生家长讲话,因为他是老军人,他的女儿韩芳据说又是本次下乡年纪最小的,1959年出生的,我们这批的主流是1957、1958出生的。韩叔叔讲了他如何支持女儿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走与贫下中农结合的道路之类。这是典型的中国特色,明明全社会所有人家都被上山下乡这个狗屎政策搞得苦不堪言,还要在公开场合假装衷心拥护的样子。所以现在驼子看到热烈拥护的表面现象也只能呵呵一下,大家都懂的。明明深恶痛绝,为什么还要积极下乡,这里其实也是有利益考量的。因为当时的政策,无论招工招生参军,都从下放学生中招人,你如果不下乡,就天然与这样的机会绝缘。而这一切机会里面也有论资排辈的因素,所以很多敏捷之人,一旦落实好了下乡地点,就提前把孩子的户口落实到那个地方。在驼子这一届是一月份报名下乡,就有不少同学的户口是上一年十二月就下乡了。所以韩芳爸爸在会上的慷慨激昂当不得真,一旦出现离开农村的机会,一定不会落于人后的。有利在焉,岂肯后人。

          散会之后,我们这些下乡学生拿上各自的行李就登上了开往各个下放点的卡车。驼子的车是到大官圩石桥公社的,一个班居然有4个同学到石桥,这是后来知道的,当时只知道橙子,瓶子、虾子不认识,因为当年男女同学相互不看,在一个班两年也搞不清名字与人很正常。县城关与石桥距离五十多里,那时路差,可能要开两个小时才能到。

          驼子要落户的陶村大队中全生产队队长来接我这个唯一的学生。队长姓臧,名字想不起来,人长得又瘦又高,外号老豇豆,倒非常形象。听队长说,原来这个队里有知青点,有芜湖的学生十来个,后来陆续都招工走了。后来知道,其实没有走清,有一个女知青嫁在当地,真正的扎根了。不过因生产队分家,女知青划到另外一个队了。因公社所在地距生产队有十里路,在那样的雨天还真不好走。所以队长带我去了公社对面的农机站,看有没有便车回去。正好有一个正在维修中的大拖拉机要到那个方向,只好等待。时间不长,就搭上拖拉机,开到生产队边上就近下车。队长把我安顿在队里公房一间只有一张竹床的空房间里,这时才感到真的下到农村了。接下来怎么办,天都四五点了,睡觉问题解决了,晚饭怎么弄,一点章法也没有。公房里有柴有米,边上也有锅灶,如何烧灶一点概念也没有。于是驼子没头没脑地在公房前的打谷场踱步,大概丧家之犬就是那个样子。正在无可奈何之际,一个社员隔着小沟汊打招呼。看到对方笑嘻嘻的脸,驼子感到温暖。然后对方让我到他家吃晚饭,因为差不多到了吃饭的时候了。吃饭的时候,才知道当天是过小年,难怪菜摆了一桌。在这次吃饭驼子抽了生平第一支烟,也第一次喝了过量的酒,因为我一点酒量也没有,大概一两冒头就晕了。吃喝之间知道这个社员是队里的民兵排长,是家里的长子,已经成家,几个成年未成亲的兄弟还没有分家,都住在一起,其中的老三就是日后讲秦始皇孟姜女项羽故事给我听的那个青年。虽然是过年,排长家的菜并不好吃,大概是厨艺不行的关系吧。日后知道,他家的厨艺在队里没有地位。因为队里有上边来人,也不会安排到排长家吃饭。不管怎么样,排长家的一饭之恩,一直没有报答,想来也非常惭愧。

          我靠,午饭吃了什么,在哪里吃的。一点印象也没有了。难道当天没吃午饭,一笔烂账。

          现在想来,吃饭问题真是人生的首要问题。搞不定吃饭,就什么都免谈。驼子第二天就回家了,原因大概就是吃饭问题没有着落。在家呆了十来天才回到队里,大概在队长副队长家轮流吃了几天饭,就到县城服侍队长痔疮手术了。再回到队里,被安排到一户刚死了老人的家里。也不知道队里给了房东家什么优惠政策,反正从此就没有吃饭问题了。在房东家的日子还是很简单的,因为没有吃饭问题,生活很安定。房东对我很好,如果有同学来看望我,房东会特意多弄几个菜招待。橙子应该吃过我房东的饭。农忙时,人累得不行,为了让我吃好,房东还会拖着劳累的身体,到菜地弄点蔬菜。如果我不在家的话,估计就什么都不弄了。离开农村后,起先也是有联系的。研究生录取后,去房东家辞行,声称不混到厅局级,就不会回来看望。妈的,还真以为干部是自家定的啊。干部哪那么容易混,胖子那个时候就是干部了,到现在也没有混到厅局级吧?最终驼子连股级也没有混到也很正常。一晃一辈子过去了,好在插队第一天遇到的吃饭问题现在终于不成问题了。

          补记:镜子提供照片饭店门头四个伟大的顺序与通行的四个伟大不一样,饭店的胆子太大了,这个饭店大概是浦东的,奇怪居然没有倒闭。正式的顺序应该是“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

          文中同学名录:驼子周跃,镜子杨静,虫子戴樱,篮子何菊兰,班长吴光明,橙子陈新,瓶子李红,虾子徐运霞,胖子隋涌。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灌水]古史杂识之 项桥失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