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理闻4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老孩时评|学仿| 新血 亡 新学
88454 次点击
4 个回复
理闻4 于 2016/10/21 10:57:4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网友风采
    老孩时评|学仿| 新血 亡 新学
    陈亚豪:成长的道路上不要让“朋友”牵绊了脚步——题记

    ——读新闻【上海一新办小学跑道被指有毒 数十名学生流鼻血】有感
    【摘要】从9月开学至今,据家长们自发统计,该校共有75名学生(一年级50人,四年级25人)开学后相继出现流鼻血、咳嗽、嗓子疼、身体瘙痒、皮肤起红疹、眼睛红肿等症状。这所今年9月刚刚开办的新学校总共只有一年级和四年级两个年级。
    张达的孩子读小学一年级,孩子所在的一年级四班是距离操场最近的。开学后,孩子陆续出现了咳嗽、流鼻血等症状。对学校跑道的质疑,最开始就从一(四)班学生家长这里流传开来。经常去学校接送孩子的家长,站在教室就能闻出跑道产生的塑胶异味来。“我原来不相信,后来自己跑去学校找校长谈,去操场站了一会儿,胃就不舒服了。”张达本身是做工程的,自恃对异味的免疫力很强,一般的粉尘、异味他根本感觉不出来,但操场散发的这股异味令他担心。与副校长见面当天,他亲眼看见一个孩子淌着鼻血被送往医务室,卫生老师说是“挖鼻孔挖的”。
    中国塑胶跑道国家标准主要起草人、中国首位塑胶跑道研制专家师永昌之子师建华此前在介绍“深圳方案”时称,鉴别“毒跑道”最简单的办法是闻,鼻子贴近跑道闻,略有味道是没有问题的,但站着仍能闻到强烈的刺激气味,基本上可判定为“毒跑道”。


    小学新建竖危旗,

    跑道毒发异味吸;

    近百孩童鼻解血,

    校无一治赖挖鼻!



    附:花蕊夫人《口占答宋太祖述亡国诗》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0/21 11:09:23    跟帖回复:
       沙发
    灌,是一种美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1/7 10:48:31    跟帖回复:
       第 3
        多谢赏光并问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1/23 9:04:52    跟帖回复:
       第 4
        盘点2016年毒跑道事件:上海一新办小学跑道有“毒” 数十学生有过敏反应

        2016-10-20 作者:老家晋中

        1

        家长在泗泾三小校门外展示孩子流鼻血症状图片。

        从9月23日开始,上海市松江区泗泾第三小学一年级学生小丽就再也没有去上过学。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她流了4次鼻血,最严重的一次,她一边吃饭,鼻血一边往饭碗里淌,把全家人都“吓傻了”。

        9月23日,小丽的母亲获悉,小丽所在的班级里至少有四五个孩子出现了类似症状。这些学生的家长们把照片上传到微信群里,他们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我不管到底是跑道问题,还是教室装修问题,我只有一个孩子,经不起这种试验。我们就在家待着。”9月23日开始,小丽在家学习,由母亲辅导功课,流鼻血的情况也暂时好转。

        从9月开学至今,据家长们自发统计,该校共有75名学生(一年级50人,四年级25人)开学后相继出现流鼻血、咳嗽、嗓子疼、身体瘙痒、皮肤起红疹、眼睛红肿等症状。这所今年9月刚刚开办的新学校总共只有一年级和四年级两个年级。一年级30多名学生自9月中下旬开始不再去学校上课,四年级几乎所有学生都已复课。

        盘点一下,在这个夏季在全国各地发生过的类似事件,以为家长、学校及相应监管部门提醒。

        成都天骄幼儿园超50位幼儿产生呼吸性疾病、流鼻血、肺炎等症状,家长怀疑是新装修的教室空气质量不达标所致。此前,成都红星幼儿园和成华区教育科学研究院附小也相继爆发过类似的群体性事件,引人关注。

        

        学生家长拉横幅维权

        据家长,该幼儿园三楼是新装修的,使用的家具也是新购置,家长怀疑是甲醛超标引发。目前,家长经过与园方沟通,于6月30日达成一致,三楼教室班级暂时停课,并封存,由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进行检测,检测费用由家长们自行承担。

        

        学生家长统计的出现症状孩子名单

        吉林大安新艾里乡学校卷入“甲醛”事

        在5月初,网友@追一寻爆料,吉林省大安市新艾里乡学校初三全体学生,由于学校新建的宿舍和购进的学生桌椅甲醛含量严重超标,出现咳嗽不止,恶心、呕吐等症状。其提到,经长春市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部第一临床医学院检查确诊是甲醛中毒。

        

        网友@追一寻在微博上爆料

        随后,大安市政府成立专项联合调查组,对该事件进行调查,经多次检测,教室空气质量符合一类民用建筑工程要求,甲醛监测结果合格。并邀请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专家对孩子进行会诊,其结果为不支持甲醛中毒结论。

        

        吉林发布公示会诊结果

        成都“最现代化小学”卷入“毒跑道”风波

        5月25日,16HOUR接到报料称,今年3月份,成都市某附属小学搬入新校区以来,多名学生出现流鼻血、长红疹、咳嗽、视力下降等不适症状,家长怀疑新建校园存在污染、与新校区的塑胶跑道、教室等材料质量不达标有关。家长向小编反映,跑道和教室均有刺鼻的味道,“隔着20米都能闻到”。5月25日、31日小编两次来到该附小操场跑道外,均能明显问到刺鼻气味。

        

        学校实景图

        5月26日,校方在给家长的一封公开信中称,新校区于2015年8月落成,放置近半年后,于2016年1月底组织由家长代表全程参与的第三方检测,结果显示符合相关标准,学校方才于2016年2月下旬投入使用。六一前夕,该校近2000名学生搬回了老校区。

        网曝成都一幼儿园疑甲醛超

        据网络爆料,位于成都双栅子街一幼儿园,开学前对幼儿园装修,几天后幼儿入学。而后几月多名家长发现孩子常流鼻血,身上起红疹等不同程度健康问题。家长怀疑是学校甲醛等有害气体超标,集体要求检测。

        

        据了解,5月24日拟定启动对该幼儿园教师、寝室的检测与整改,并提出了学生临时安置方案及体检安排。

        北京多所学校学生出现异常症状

        近两个月来,北京多所幼儿园、小学的多名学生出现流鼻血、出疹子、凝血功能异常等症状,家长们怀疑“祸首”是学校的塑胶跑道。日前,北京市教委要求对中小学、幼儿园塑胶操场、跑道排查。目前,西城区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展览路第一小学、展览路第一小学(分校)、平谷区第六小学塑胶操场已经拆除。

        

        湖北十堰疑现“毒跑道” 近200学生发烧咳嗽

        近日,不少家长反映,湖北十堰市东风41学校出现疑似“毒跑道”,有近200名学生出现流鼻血、反复发烧、咳嗽、头疼、胸闷、出疹子等症状,部分学生目前还在住院治疗。

        

        学生身上出现的红疹

        据了解,十堰市东风41学校操场塑胶跑道从6月4日开始封闭场地,5日开始施工底层基础部分,9日至11日开始喷塑,12日端午节后学生上学期间喷最后一遍。该校6月28日因此已提前放假,原定于6月30日的期末考试也推迟至今秋开学时再举行。

        瑞安小学"毒"跑道事件续:未验收就搬迁 学生已回老校区

        5月19日,温州网民在新浪微博连续发了数条微博称,瑞安市玉海中心小学(原一小)新校区未验收让学生进去,操场是橡胶毒跑道,有孩子流鼻血,反复高烧,身上过敏……发帖人同时发布了几张学生流鼻血的照片和医院化验单。

        

        该学校已于5月20日停课,将安置全校学生到临时校区上课,对全校学生进行分批体检,对新校区室内外空气进行重新检测。5月23日,瑞安市教育局透露,302名学生的体检结果已出具,未发现明显异常。

        常州学校污染引争议

        

        2016年4月17日,央视报道了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迁址“毒地”事件,引发公众的关注和争议。报道指出,自2015年9月常州外国语学校自搬新址后,493名学生检出皮炎、血液指标异常等,个别查出淋巴癌、白血病等。学校附近正在开挖的地块上曾是三家化工厂,专家称校区受到的污染与化工厂地块上污染物吻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4 3:52:35    跟帖回复:
       第 5
        2016年06月23日 云间子评论:不要让孩子被毒在起跑线上

        新浪财经|来源:微信公众号 侠客岛

        

        【解局】不要毒在起跑线上

        每当事关孩子的新闻出来时,总是格外吸引公众关注。

        事情大家都已经很清楚了:近期以来,以北京白云路小学“毒跑道”的新闻为爆点,大家对学校环境格外关注,毕竟已经有很多孩子由于这些设施而出现了各种身体不适。而昨天央视曝光的毒跑道生产源头则更让人触目惊心:就在离北京不远的河北,一些生产者三无产品的小作坊,以废旧电缆、皮革甚至无迹可查的工业废品等为原料,加工生产出价格低廉的塑胶颗粒等,现场环境极度糟糕。

        事实上,只要随手检索就可发现,类似的新闻近两年并不鲜见,且范围覆盖从新疆至东北、内蒙至深圳等数个省市。

        于是,我们请来了岛上的环境专家云间子同学,谈谈“毒跑道”的问题。

        标准

        先从一个吊诡的现象说起。

        当白云路小学的“毒跑道”的新闻出来之后,学校委托相关方对跑道进行了检测,结果是符合国家标准。但在家长的反对声中,学校还是把跑道拆除了。

        问题来了:动辄几百名学生集体出现生理不适,排除流行病后,就要考虑环境因素的影响,换句话说,既然学生集体打喷嚏流鼻血,那么环境中一定存在可疑的物质。可为什么权威部门的检测结果是合格呢?

        岛妹查询了该跑道验收和检测所依据的国家推荐标准:《体育场地使用要求及检验方法第6部分:田径场地(GB/T22517.6-2011)》和《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14833-2011)》。这两个标准,对“合成材料跑道”(即塑胶跑道)面层中的有害物质作出了一致的限量规定,主要检测的指标有苯、甲苯和二甲苯、游离TDI、可溶性重金属。

        顺便吐槽一下,岛妹先去搜索了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的网站,只查到了目录,没有查到全文,因为这两个都是推荐标准而非强制标准;至于国家体育总局网站,根本没有找到查行业标准的地方。

        但这两项标准并不完善。去年,深圳出现相关问题之后,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受政府委托开始进行相关标准的研究。研究发现,现有“国标”规定的7项有害物质,并不能完全含括跑道可能存在的有害物质,比如一些多环芳烃、短链石蜡等。

        换句话说,一方面,现有国标在实际操作中更加注重跑道的硬度、弹性等物理性能;另一方面,现在这个行业中可能用到的一些有害物质,恰恰没有被国家标准包括在内,因此不需要检测。所以,才会出现问题跑道符合国家检测标准的现象。

        另一个隐患在于:不论严格与否,这项标准针对的是跑道的成品,也就是铺设完毕之后的检验。但施工过程中可能造成的污染,却没有明确的规定。许多问题的出现,恰恰是在施工过程中——塑胶跑道的原材料,本身就需要现场混合后铺设,包括胶水调配的比例、温度、湿度等(这让人想起常州的“毒地”事件,也是在土壤翻修的过程中造成污染)。15年前,建设部出台过一项标准,塑胶场地工程需要有专业资质的企业承包建设,但这项规定却在2014年被取消。

        于是,一系列的监管问题就出现了。

        

        热衷

        岛妹上学的时候,学校的操场还多是煤渣泥土跑道。虽然并不舒适、也容易受伤,但并不存在污染的问题。但现在,塑胶跑道似乎已经成了好一点学校的标配。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学校热衷于铺设塑胶跑道?

        按照国家有关学校场地建设标准,每个在校学生必须拥有活动场地11—15平方米,小学运动场地必须拥有200—300米的跑道,中学必须有300—400米的跑道,省级以上重点中学必须拥有400米的标准跑道。

        注意,这里规定了跑道的长度,但没有规定跑道的材质。但事实上,十几年来,塑胶跑道的建设一直处于热潮中。2016年,浙江的“教育系统十大项目”之一,就是建设塑胶跑道;江苏则从2012年起就把农村中小学运动场地塑胶化建设工程列为惠民实事工程——形成对比的是日本,学校几乎没有塑胶跑道,只有专门培养运动员的体育场才有。

        从初衷来说,铺设塑胶跑道这样的标准化建设行为,本身是为了实现教育资源均等化;相对于煤渣泥土,塑胶的物理性能也更好,有干净美观等优点。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首先,是“低价中标”。

        按照行内人士的说法,一般安全环保的塑造跑道每平米造价需要280元左右,但政府指导价则是180-220元每平米,实际招标中甚至可能比150元还低。昨天央视的暗访中,生产厂家透露的底价,则是每平米70多块钱,还包括施工费用。

        一分价钱一分货,在层层转包的过程中,要赚钱,偷工减料就成了必然的选择。同时,真正注重质量和环保的企业则被劣币驱逐,甚至干脆退出了中小学、幼儿园的招投标领域。

        事实是,十几年来,国内通过国际田联认证的塑胶跑道生产企业不过十几家,但现在行业中的厂商则有3000多家;其中,无资质、无技术、无生产管理和质量保障的小型作坊占据了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

        行业如此,监管哪里去了?

        

        监管

        说起来也真是很让人郁闷:在关系到少年儿童健康的这一领域,却恰恰是多头治水造成的真空。一般中小学铺设塑胶跑道,由教育部门负责统一招标,走政府采购渠道。问题就来了:教育部门的人对此缺乏专业知识,体育部门认为学校的事情有教育系统负责,质检部门认为这属于基建领域,住建部门更不管,这又不是房子。

        但无论如何,总要有主要的部门来牵头负责。

        今天晚上,教育部的新闻出来了:对环保、质检机构检测认定不合格的跑道,立即铲除;暑假期间,对新建的跑道进行检测排查,并对其招标过程及相关合同进行审查;立即叫停在建和拟建的塑胶跑道的继续施工,重新对其招标过程及相关合同进行审查,进一步明确质量与安全要求,在确保施工质量万无一失的基础上方可继续施工。就在昨天,教育部也再次会同环保部、住建部、体育总局和国家标准委等部门,研究标准制定等有关问题。

        工业固废资源化本来是件好事。通常难以自然降解的固体废物,堆放或填埋都要占用大量土地,如果全部焚烧,不仅浪费资源,全国也要增加很多焚烧厂,总有一座建在您的身边,很多人又不愿意。再生作为建筑材料,是工业固废最常见的资源化途径。

        而就橡胶制品来说,我国是生胶资源进口国,又面临越来越大的机动车保有量,废旧轮胎经过一定的脱硫再生处理,加工成可以铺设塑胶跑道的胶粒,既节约资源,又减少废弃物处理压力,可谓一举两得。所以,不是说废旧轮胎不能制造胶粒,而是不能以不规范的生产方式来“再利用”各种橡胶和塑料垃圾。显然,被曝光的这些小作坊,制造的根本就是三无产品,毫无一丝规范可言。

        

        但另一则新闻则让岛妹哑然。央视新闻出来之后,河北当地的一则报道中有这样一句话:“该负责人还表示,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在河北省此前的监督检查中从未发现过有此情况”。

        好吧,我们知道,政府监管的力量是有限的,对于数量众多的小作坊,监管部门有所漏失也是可以理解的。除了国家各相关部委发布的《再生资源回收管理办法》对工商注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规定,废旧轮胎综合利用行业也有《行业准入条件》,都不仅仅是一个地区的质量技术监督局能全部管理起来的事情。从新闻画面中透露的生产状态,可能还有许多职能部门要行动起来。

        但从地区经济发展来说,这次被曝光的河北一些县市,如果能以此事为契机,面对京津冀地区存在巨大而现实的固废处理需求,科学规划自己的循环经济产业,升级技术,规范发展,说不定也是促进就业和拉动经济发展的新的增长点。

        十几年来,毒跑道的新闻其实从未离我们太远。每一次新闻,都是一次反思的机会。谁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机会最终又成烂尾,正如我们前天说过的,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忽视“记忆”的重要。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老孩时评|学仿| 新血 亡 新学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