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理闻4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老孩时评|学仿|婚屋为村霸所破歌
91698 次点击
4 个回复
理闻4 于 2016/10/24 20:26:5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网友风采
    老孩时评|学仿|婚屋为村霸所破歌

    贾敬龙:我家人流的是血,不是番茄酱——题记

    ——读新闻【贾敬龙杀人案核准死刑 多名教授吁“刀下留人”】有感

    【核心提示】10月24日,是最高人民法院对贾敬龙案死刑核准裁定书送达的第七天。在河北贾敬龙因强拆杀人命悬一线的时刻,最高法的死刑核准裁定亦引发了法学界与律师的广泛质疑,认为贾敬龙罪不至死。

    http://news.ifeng.com/a/20161023/50142825_0.shtml

    

    书记黑帮强怒号,

    拆我婚房两回抄:

    门毁梯摧开春早,

    钩机推楼闭春梢,

    家具电器废墟销。

    村霸黑帮欺我亲人阻,

    忍能对面挨打亲,

    无奈离楼被群殴。

    红旗放下护不得,

    婚房灰飞尘灭休。

    曾经卑躬求书记,

    曾经屈膝找政府:

    官府多年房地业,

    拆房抢地民泪血。

    廿天婚礼丧婚房,

    再延成婚求俩月;

    唇焦口燥哭不得,

    女友家庭悔婚约。

    安得广厦千万间,

    大成天下情侣俱结缘,

    太平世道安如山!

    呜呼!

    此时眼前射钉杀支书,

    吾命舍身取义死亦足!



    注:贾敬龙题于回迁房《泪血之痕》

    人生一世草一秋,卑躬屈膝男儿羞。既有舍身取义志,何惧此刻命将休。

    附:唐|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0/24 20:39:08    跟帖回复:
       沙发
    支持一下,嘎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1/12 8:42:57    跟帖回复:
       第 3
    多谢赏光并问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1/28 10:27:02    跟帖回复:
       第 4
        贾敬龙罪不该死还是“罪该万死” (2016-11-16)

        ——韩冰-商事犯罪辩护律师的博客

        2016年11月15日上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

        最高法院给出的结论是:贾敬龙罪当处死。

        理由就是新华社北京11月15日电,《贾敬龙为何“罪该处死”?——最高法刑三庭负责人就贾敬龙故意杀人死刑复核案问题答记者问》(新华社记者 罗沙 杨帆 孔维一),对做出核准死刑裁决向社会做了说明。归纳起来:

        一、对贾敬龙核准死刑严格依照法律规定;

        二、认为“被告人贾敬龙即属于法律规定罪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

        三、“贾敬龙的行为依法不构成自首,不具有自首的从轻处罚情节”;

        四、“不当”行为“不能成为贾敬龙藐视法律、肆意杀人的理由,也不能成为对贾敬龙杀人行为从轻处罚的情节”;

        五、“贾敬龙属精神正常,无须进行精神病鉴定”。

        首先想说的是,最高法院不是以向社会公开核准执行死刑裁决书、而是以答记者问方式做出“释明”,本身就是极不严肃。该案在某种意义上虽然已经成为社会问题,但首先仍然是司法问题。司法问题唯一的结论方式就是司法裁决。第一审判决书、第二审裁定书是可以公开的,为什么最高法院裁决书就不公开?如果答记者问全部都是司法裁决书的内容,也不能以“某负责人”来替代公开司法裁决。

        好吧!我们权且认为“某负责人”是代表最高法院的,就其答记者问我们看看都有哪些说不通的问题。

        第一、“事实真相”是“真相”吗?

        答记者问“本案被告人贾敬龙系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村民,与其父母共同居住于该村南华路6号。2009年11月28日,经村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决定对北高营村进行拆迁改造,并于2010年6月报经石家庄市人民政府批准。拆迁工作由北高营村村委会统一规划、按同一标准实施”。“某负责人”以此作为本案基本事实的合法性前提注释。我们就来看看问题出在哪里。

        1、何谓“村民代表大会”?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于2010年10月28日修订通过)当中,有“村民委员会”、“村民选举委员会”、“村民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不知道“某负责人”所称的“村民代表大会”是一个什么机构,根据哪个法律规定设立的。这绝不是一个称谓的问题,而是作为最高法院“某负责人”对如此重大案件发生的合法性前提必须做出严谨的法律注释。那么,北高营村的这个“村民代表大会”是如何产生的?其职权和职责范围是什么?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涉及村民利益的下列事项,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

        (一)本村享受误工补贴的人员及补贴标准;

        (二)从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

        (三)本村公益事业的兴办和筹资筹劳方案及建设承包方案;

        (四)土地承包经营方案;

        (五)村集体经济项目的立项、承包方案;

        (六)宅基地的使用方案;

        (七)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

        (八)以借贷、租赁或者其他方式处分村集体财产;

        (九)村民会议认为应当由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涉及村民利益的其他事项。

        村民会议可以授权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前款规定的事项。

        法律对讨论决定村集体经济组织财产和成员权益的事项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上列村民会议有权决定的事项,包括“决定对北高营村进行拆迁改造”吗?显然不包括。因为村民会议决定的事项,必须属于法定事项,并非所有事项只要村民会议决定就是合法。否则,是不是村民会议可以决定不设立村民委员会,可以不需要村支书呢?

        很显然,就本案引发的最基本的问题,最高法院并未能确定合法性的前提。至于是不是“报经石家庄市人民政府批准”,是不是“拆迁工作由北高营村村委会统一规划、按同一标准实施”都无法改变“村民代表大会”不具有合法性的前提。

        2、何谓“表决通过”?

        既然“村民代表大会”都没有法律规定的依据,何来合法的“表决通过”呢?当然“某负责人”并未说明最高法院复核死刑时,是不是对表决的事实也进行了审查。我们提出这个问题的理由就是,即使北高营村是合法设立的村民大会,是不是依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即“村民代表会议有三分之二以上的组成人员参加方可召开,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进行表决的。不能简单地认为只要村民代表大会讨论了就是合法表决,就是合法通过的;也不是经过“石家庄市人民政府批准”,就是合法表决批准的程序。不属于村民会议决定的事项,市政府批准同样可以构成行政违法的行为。

        因此,“某负责人”对本案合法性前提的概括本身就缺乏法律依据。然而,“某负责人”就是以不能成论的前提,做出“对贾同庆家的旧房实施拆除,导致双方发生衝突”更加错误的结论;并以此认为“贾敬龙遂对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何建华产生怨恨,并预谋对何建华实施报复”。

        第二、预谋报复证据确凿吗?

        “某负责人”认为贾敬龙“预谋报复,主观恶性极深”。以“极深”形容犯罪人主观恶性的表述非常罕见,似乎不如此,不足以说明贾敬龙“罪该万死”、最高法院核准其死刑之“最高正确”一般。“某负责人”在答记者问先说“2014年10月,贾敬龙购买了三把射钉枪、一把倣真手枪及射钉弹药等,并对射钉枪进行了改装、试验,使射钉枪可以直接发射,射钉可以穿透一公分厚的木板”;后在“——持枪作案,手段特别残忍,社会危害性极大”中又说,“经他改装后的射钉枪装弹后可随意发射,且威力大,射出的钢钉能打透五合板,足以达到其所追求的杀人目的”。不要说最高法院,任何法院认定事实都要依靠证据。但仅就同一篇答记者问、对同一个事实就出现两个不同的表述。我们来看看问题出在哪里。

        1、“一公分厚的木板”与“五合板”是一种东西吗?对于“一公分厚的木板”没有具体说明是什么木板。说到“五合板”,则需要普及一下常识。查询百度词条“五合板,“是一种木制复合板材,厚度大约为5mm,分五层,一层与一层木质的花纹均为交叉排列,并用胶粘结在一起。”看来,从厚度角度讲,一个“一公分厚”的木板显然不是指“五合板”,按照这个逻辑,“某负责人”所说贾敬龙对射钉枪改装,要么在木板上、要么在“五合板”上分别进行过试验。不知道“某负责人”想表达的是不是这个意思,说明的是不是这样的事实?

        2、贾敬龙是否进行过射击的试验,本来不是一个关键问题。毕竟“一公分厚”木板也罢、“五合板”也罢,实施以此方法杀人已经是客观结果,完全不必作为核准死刑“伟大、光荣、正确”的佐证。我们提出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有证据吗?“某负责人”根据什么说贾敬龙进行了这样的试验?是贾敬龙口供还是侦查实验呢?如果只是贾敬龙的口供没有其它证据证明贾敬龙经过这样的试验,难道“某负责人”不知道《刑事诉讼法》最著名的第五十三条证据原则吗?被告人供述固然是证据之一种,但贾敬龙是否在法庭上做了这样的供述。即使做了这个供述,是不是就可以认定,就可以作为主观恶性“极深”的依据?另一方面,如果做了这种试验就表明主观恶性“极深”,用制式枪支无需进行试验的杀人是不是就达不到“极深”的程度?

        第三、“合理拆迁”的依据充分吗?

        答记者问给出的贾敬龙“罪该处死”的概括性理由,就是“贾敬龙因对已签订拆迁协议的旧房被合理拆迁不满,在事过近两年后,蓄意报复,当众用射钉枪将被害人杀害,犯罪情节极其恶劣,罪行极其严重。”我们看看问题出在哪里。

        1、“某负责人”一方面为说明贾敬龙“罪该处死”而认为“旧房被合理拆迁”,另一方面在回答记着被害人是否有过错时又说“组织拆除贾家旧房,方法虽有不当,但并非何建华个人独断所为”。由此看来,合理拆迁的依据就是“已签订拆迁协议”,就是村委会可以根据双方签订的民事协议、无需通过司法判决径行自己执行。

        2、既然“合理拆迁”又何来“方法虽有不当”之说呢?在此“不当”的内容却语焉不详,没有具体说明什么方法“不当”,什么才是“适当”的方法。最高法院对此给出的进一步注释,就是“并非何建华个人独断所为”,意思只是告诉人们,“经村民代表大会决定,并经市政府批准,统一规划、统一实施”的拆迁,就是“合理的拆迁”。

        因为拆迁而引发的纠纷、事件、杀人与自杀已数不胜数了。本案引发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也是拆迁行为是否合法。最高法院对这种依“村法”暴力拆迁的违法性,居然如此轻描淡写。

        第四、“罪该处死”的理由充分吗?

        对于贾敬龙“罪该处死”,最高法院给出如下几个理由:

        ——预谋报复,主观恶性极深。

        ——持枪作案,手段特别残忍,社会危害性极大。

        ——杀人后持枪抗拒群众抓捕,人身危险性极大。

        ——刻意选择在春节作案,犯罪情节和社会影响特别恶劣。

        那么,以上这些利用是否充分呢?我们看看问题出在哪里。

        1、如果预谋报复可以作为主观恶性极深的认识,也不能无视基本的事实。“答记者问”表述,“2013年5月7日,……对贾同庆家的旧房实施拆除,导致双方发生衝突。贾敬龙遂对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何建华产生怨恨,并预谋对何建华实施报复。”但预谋实施报复的的表述,是“2014年10月,贾敬龙购买了三把射钉枪、一把倣真手枪及射钉弹药等”,贾敬龙作案时间2015年2月19日(大年初一)上午9时许。

        2、“答记者问”描述,“为实施杀人,贾敬龙做了近两年的准备,精心策划杀人活动,包括准备杀人凶器,选择杀人的时间、地点,直至实施杀人犯罪,反映出具有极深的主观恶性。”从暴力拆迁到案发的确近两年,但从购买射钉枪到案发是四个月,何来“近两年”之说?“某负责人”有什么其它未披露的证据吗?

        不必说更多了,死刑复核到底是找一个可杀的理由就杀,还是有一个不杀的理由就不杀,这应该是少杀、慎杀的核心价值观。

        答记者问,给人感觉是贾敬龙“罪该万死”,“某负责人”在我们所不了解的更多事实面前言之凿凿,但我们却很容易发现以上诸多极其不严谨。所以,这些“释明”反而让我们更加“不明”。当然,还有一些甚至不成其理由的理由,诸如“案件一审时,北高营村数百名村民向法院联名请愿,强烈要求法院主持正义,依法严惩贾敬龙”;如果这是民意表达,是法院顺应民意的话,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的消息引起社会极大反弹,这是不是民意?如果顺应民意,哪个才是更多民意的反映?再说到贾敬龙精神状态问题,“某负责人”给出的说法就更加离谱儿了。这个问题,侦查机关是否应该做,辩护人是否应该提出,一审、二审法院是否应该考虑,都是涉及诉讼程序的问题。最高法院如果严格复核,也可以对贾敬龙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既然没做,也不应该以“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期间提审贾敬龙时,贾敬龙回答切题,没有精神异常表现。故贾敬龙属精神正常,无须进行精神病鉴定”来越俎代庖。这是必须由专门机构、专业人员才有资格发表的意见。“某负责人”如此作答,已经严重违法了!

        最后想说,贾敬龙已经被执行死刑。在“答记者问”之前,更多关注的还是也没有激情杀人、自首等从轻情节等纯粹法律问题。现在,通过“答记者问”的上述种种,最高法院就是再给出一百个贾敬龙“罪该处死”的理由,只要做不出周密的、无懈可击、令人信服的司法论证,我们就有理由对最高法院死刑复核的质量产生担忧。

        毕竟,司法杀人也是杀人,一点疑问都不应该存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5 9:18:21    跟帖回复:
       第 5
        2016-10-21词:姚小远【给未来一条出路!——为贾敬龙判处死刑而作


        天出血了,风更加厉害地吹

        走在路上的人们,越来越迷惘

        未来还很漫长,你走不回原来的地方

        爱情随风而去,你怎么追也追不上

        想要回家的人,被关进高墙

        山坡上的羊群,发出响亮哀鸣

        那些牵牛花和车前草,在夕阳下摇曳

        尘土飞扬的时刻,叹息掉进了星星的河

        给你一段无瑕时光,你不会这样

        你不该这样,还没有飞翔就折断翅膀

        给你一片温暖光阴,你不能这样

        你不要这样,被坚硬的墙撞碎胸膛

        你也是这片土地上的孩子,需要呵护

        你也是这片土地上的主人,需要重视

        做你自己的保护者,反抗暴力

        反抗暴力的孩子,是上帝的天使

        给反抗者一条活路,就是给未来一条出路

        这片土地上已经流了太多的血了

        给反抗者一条活路,就是给未来一条出路

        这片土地上再也不要流一滴血了

        这片土地上再也不要流一滴血了

        这里的民众已经受伤,还残存善良

        这片土地上已经流了太多的血

        这里的民众还很善良,就要绝望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给反抗者一条活路,就是给未来一条出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给反抗者一条活路,就是给未来一条出路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给反抗者一条活路,就是给未来一条出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给反抗者一条活路,就是给未来一条出路

        ------------------------------------

        姚小远2016年10月21日星期四上海理道,我只是一只有理想、有文化的兔子

        (关注公众号“姚小远的江湖”,收听更多自由思想和犀利言论!)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老孩时评|学仿|婚屋为村霸所破歌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