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被河北省人民检察院粗暴拒绝受理的举报信
264002 次点击
766 个回复
庄民 于 2016/12/6 21:00:4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以案说法

    举报河北省各级法院与石家庄市保障房管理中心,

    把雪中送炭的廉租房扶贫事业衍变成雪上加霜


    石家庄市廉租房高价房租纠纷,原本是一桩不起眼的小事,因为按照正常开明的程序,如果廉租房中有居民提出交不起房租,或者出现不交房租的住户,政府应该主动告之《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促其提交减免房租申请以及个人经济状况,政府廉租房相关管理部门负责审核与批准,对哭穷和造假的人正大光明地拒绝或者查处,对确实困难的群众依规进行减免,确保他们不会流离失所。本人之所以被卷进这是非旋涡,一是因为本人需要借钱才能缴纳房租,不想无休止地欠更多的人情,丢人只丢给政府;二是本人务虚多年,一直从事现代文明、民主理论研究,也很享受自己在实践中促进社会进步的过程。始料不及的,逻辑很简单的廉租房高价房租纠纷,竟然拖了四年之久,转化成为政治事件。给自己身体和精神造成了伤害事小,耽误了自己关于现代文明、民主理论的写作,以及事件拖垮了一批官员事大。王云至今都不知,是谁在背后操纵了这一切,想置王云于死地,不惜以中共的声誉为代价。如今河北省各级人民法院带给王云的,只有失望,为了阻止事态的继续恶化,监察部和河北省监察厅如今已经成为让王云诚惶诚恐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完成王云个人无法完成的调查取证,而且也只有监察机构才有资格对完整事件进行全面的调查。没有信心,只有希望,如果再次事与愿违,本人也只能把这一纠纷放下,任由保障房管理中心折腾。

    二零一二年夏末,石家庄市针对新分配的廉租房出台了新规,新廉租房住户比老住户的房租高出很多。以同等条件的低保户为例,老住户每月仅需二十多元的房租,新住户房租就需要每月实际消耗二百元左右。同时新实行的租补分离政策,要求按照市场价格全额预交下一个季度的房租,季末根据住户不同条件予以返还,而在实践中,低保户至少要押一千五百多元,每季其中一个来月要押两个季度房租三千多元。这里要强调的是,当时石家庄市的低保补助标准是每月每家庭成员四百元,本人当时的低保补助为三百七十多元,而且这是低保户仅有的收入,因为低保的申请条件之一就是零存款,如果不然,便是骗保。由此可见,保障房管理中心制订的廉租房房租标准,严重超过了低保户的支付能力。同样的低保户,两个收费标准,在石家庄市同时运行了一年多,这是石家庄市保障房管理中心官僚作风无视民生的第一个体现。

    本人因是低保户,第一批被分配到了廉租房,刚拿到廉租房分配通知单时,本人就感觉房租超出了自己的支付能力,建筑面积近四十三平米,还以为自己的房子比老廉租房或其他人的廉租房大,后来住进去以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一是与老廉租房住户面积相同,二是公摊面积比例远远大于普通商品房,所以建筑面积四十三平米很容易让外人产生房子很大的错觉,其实使用面积只有二十多平米。本人在没有见到房子的时候便打市长公开电话,表明因为支付不起房租,所以希望政府给自己调换成小点的房子,结果市长公开电话协调后的答复是,廉租房一旦被分配下去,政策不允许再调换房子。当时本人便打算先住进去,以后再慢慢向管理部门提意见。之所以强调这一点,只是证明本人不是哭穷,因为没有人自愿把住房调换的更小;另外在后来的官司中,到目前为止对方从未质疑过本人造假,所以后来与保障房管理中心的一切冲突,都是建立在对方认可本人真穷的基础上的。只是由于市长公开电话有规定,一切电话录音和记录材料都不会向我们个人提供,所以这是本人无法获得向政府提出过减免廉租房房租申请的书面证明材料的原因。本人当时使用的手机号码是15532145496,与其绑定的还有一部固话,号码记不清楚了,反正不是这个固话就是这部手机联系的市长公开电话。

    本人一九八零年九月入伍,一九九四年转业,因为早了几年,没赶上自主择业政策,后来下海的结果与其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因为感觉自己的历史使命是民主理论研究,重新确立中华民族的是非观,所以于二零零二年初从市统计局辞职,虽然有过个体经商的经历,但是由于不适应畸形的市场经济,也为维护个人的形象,所以在经商过程中给自己设立了很多为难自己的原则,比如尽管自己当时人脉很广,绝不官商经营。再加上经商精力不集中,风险投资时暴露出自己情商不足的弱点,所以下海惨遭失败。二零零九年国庆假期期间,因心梗,本人急诊做过心脏支架手术,之后只能遵医嘱,余生将成为药罐子,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幸好本人辞职时按照政策保留着医保,否则难以想象还能支撑到现在。二零一一年年底个人经济终于山穷水尽,便在次年年初申请,并经政府民政部门批准,获得低保资格至二零一六年四、五月份,并因此于二零一二年八月被优先分配到建华家园三号楼一单元1015号。

    本人从领钥匙当天,便开始了向现场采访记者、市长公开电话、保障房管理中心反映,我等真正的低保户是交不起这么高的房租的,以及没有闲钱承担巨额的押金。以保障房管理中心陈主任为代表的管理者,反倒向本人诉起了苦衷,政策不允许,自己也无权给大家减免房租,担不起这个责任。其实当时住建部已经发布了《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其中明确了对特殊贫困群体可以减免廉租房房租,不知他们是当时不知道这个文件,还是因筹划给廉租房老住户提高房租,所以坚持不给本人开减免房租这个口子,口口声声政策不允许。他们劝本人,有提意见这个功夫,还不如去找个活干,改善一下自己生活多好,那时二百元房租还算钱吗。言外之意就是他们不计较本人有工作,殊不知,如果本人身体等各方面允许,能找到工作,再享受低保补助,那便成了骗保,保障房管理中心没有职责去查处吗。说二百元不算钱的人,却逼着低保户拿不足二百元的钱去做一个月的生活费,也算是滑稽的逻辑。人生事业、经济注定会有起伏,本人也不相信自己后半生会永远清贫,但这绝不是概率百分百的结果,全市那么多的低保户,谁能保证他们都能摆脱清贫的状态,所以如何面对交不起房租的低保户,始终是政府迈不过去的坎。本人向政府提出房租减免申请,客观上也是完善中国扶贫事业的一项工作,只是这个工作没有收入而已。

    换位思考,也许政府承担不起廉租房扶贫事业的庞大开支,官员考虑减少廉租房投入,本也无可厚非,关键是不能模糊廉租房事业的初衷,好钢用在刀刃上,扶助社会最底层的弱势民众,中国放弃实施过的经济适用房政策,以及多年时髦于网络的精准扶贫的真意正是在此。可是保障房管理中心的管理者面对本人的意见,知道了廉租房政策的自相矛盾,却依然顽固坚持错误,在中共维稳压倒一切的大环境下,在二零一三年秋,保障房管理中心在给廉租房老住户提高房租时,没有考虑真正低保户的承受能力,导致全市低保户集体抗交高价房租的政治事件,保障房管理中心对此应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其自相矛盾之处,低保户因为穷可以优先被分配到廉租房,可是穷到交不起高价房租的份,照样会被清理出廉租房。更荒谬的是廉租房申请办法,竟然逼迫低收入申请家庭造假,因为种种原因,低收入家庭存在无单位人员,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在石家庄市,这种情况不允许出现,没收入的申请者只能四处联系私营单位开假的收入证明,造假之后才具有了申请廉租房的资格。如此一来,哭穷的人造假,也就具有了正当性,势必造假成风,政府根本鉴别不清谁更值得救助,造就了石家庄市的廉租房不争白不争的局面,廉租房事业便成了填不满的黑洞。保障房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对待扶贫工作,始终缺少一个正确认识,低保补助就是要确保所有人不至于饿死,廉租房就是要确保所有人不至于流离失所;廉租房不是均富,而是扶贫,没必要搞形象工程;扶贫事业不是官员对这些受助者的恩赐与施舍,而是政府及其官员义不容辞的责任。如果管理者早些认真倾听汲取庄民对廉租房工作的意见,也就不会出现全市低保户集体抗交房租的动乱,让政府和他们自己处于尴尬被动的局面。

    以上这些问题,宽容地讲,保障房管理中心的管理者也只是工作态度有问题,对廉租房工作的意义认识不足,充其量也就是不作为,接下来的一系列事件,官员的胡作非为让该事件的性质发生了重大改变,把花钱买好雪中送炭的廉租房扶贫事业彻底转变成雪上加霜。管理者把低保户房租调低到三、四十元,取消了低保户预交押金的办法,此善举显然属于形势所迫,并没有从观念上放弃错误的认识,为了个人面子把气全撒在廉租房高价房租抗交者身上,处罚办法显然也没有一定常规,免不免滞纳金也视人而定,谁让王云第一个不肯借钱缴纳房租呢,作为管理者,保障房管理中心除了拒绝本人按照调低的房租新标准每月三十多元缴纳房租外,还无视人权,知法犯法公然指使下属单位住建公司,以偷鸡摸狗的方式给王云停水,停电,号称法律不行就把王云腻歪出去,并自己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委托住建公司,把廉租房政策纠纷这个政治事件偷换概念成民事合同纠纷,以法律为幌子打击报复庄民,保障房管理中心只有一个目的,千方百计把王云从廉租房中清理出去。同时以涉法涉诉案件,信访单位不得干预为由,阻挠市长公开电话进行协调。各级法院还真不乏一些法官,无视法律、事实和逻辑,装疯卖傻,指鹿为马,甚至面对首位法官一年半不开庭的情况下,采取撤诉重新起诉的办法,以达到更换法官的目的。接下来胡作非为的法官都有一个堂皇的理由,政府与老百姓打官司,岂能轻易让政府输了,否则政府今后还怎么管理,殊不知他们维护的不是政府的工作和形象,只是在纵容个别官员的胡作非为,败坏中国共产党的形象,在习近平倡导依法治国的新环境下,把廉租房政策纠纷演变成彻头彻尾的一场法律闹剧。低保户穷的交不起房租,那就罚你按照市场价格全额缴纳房租,管你真穷还是假穷。

    本人不熟悉中国的法律,所以在二零一五年五月第二次被住建公司起诉后,在庭辩、答辩状和上诉状中,都围绕廉租房意义和管理进行了很多理论辩论,除了前面谈到的一些理论外,还指出“廉租房建设属于福利事业,而租房合同却是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二者的操作原则基本独立,甚至互相对立。市场经济自身就是弱肉强食的机制,穷人活该饿死,而福利事业的基本原则就是扶住贫弱,所以把市场经济下的‘合同’融入福利事业,表现出的只有不伦不类”,可是,长安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和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都有回应,“王云对公共保障性住房政策提出的质疑,不属于民事案件受理范围”,既然如此,法院明知廉租房高价房租纠纷不是孤立简单的合同纠纷,法院又解决不了这个事件的根本,为何要受理廉租房高价房租纠纷?为何不向最高人民法院请求司法解释?显然本案中河北省各级人民法院的法官都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了。《合同法》第三条,“合同当事人的法律地位平等,一方不得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另一方”,以及《合同法》第五条,“当事人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这两条都证明了石家庄市定制的廉租房租赁合同并不属于合同法所约束的市场经济下的合同,因此按照合同法断案廉租房高价房租纠纷,明眼人都清楚这十分荒谬,顽固坚持廉租房租赁合同适用于合同法的,不是装傻,就是真傻。本人在领取到廉租房分配通知单后,签订廉租房租赁合同之前,客观上已经被石家庄市各级政府认可了廉租房居住资格,与签不签合同无关。姑且不说领钥匙时自己不知签订了合同,即使事先知道,也会因为畏于领不到钥匙而违心签字。本人不清楚三级法院的法官缘何如此异口同声地肯定该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如果是这样,哪有本人持续四年的抗争。

    退而求其次,即使单纯按照合同法断案,如果没有法官的指鹿为马,本人也不该输了官司。在廉租房高价房租纠纷中,本人并没有违背合同,没有丧失廉租房的申请基本硬件条件,自然不该因为本人批评过管理者而被清理出廉租房,更不该以市场价格每月554元房租被敲诈。合同规定,“无正当理由累计6个月以上未交纳公共保障房租金”,可以被清理出廉租房,住建公司挑起官司试图把本人清理出廉租房,正是因为合同中的这一条,可是在庭审时住建公司代表并未就本人申请,举例回答何为正当。其实从该条中可以清晰地分析出另外一层意思,如果有正当理由没交房租,也不算违背合同,反对本人的人也许会认为这是刁民的胡搅蛮缠,殊不知这恰恰体现了现代文明的扶贫精神。因为何为正当,合同中并没有详细阐述,所以成为本官司决定性的因素。在一审、二审过程中,本人并不知道《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这个住建部文件,自然更不知晓其中可以减免贫困群体廉租房房租的条文,只能根据“低保户因为穷可以优先被分配到廉租房”的事实推论出,“针对分给穷人的廉租房来讲,穷的交不起房租就是没交房租最正当的理由”,可是一审判决认为“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而从判决书列出《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可见法官理应知晓这个文件完全可以成为支撑本人论点的法律依据,却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有人说如今是拼爹的时代,本人不禁要问,中国法律是拼权拼钱的法律?诉讼当事人自己想不到的,为维持正义,法官有义务尽量替双方想的更周全。收到二审判决书,本人首先还要感谢法官明确列出了对本人有利的住建部文件具体条文,让本人首次知晓了穷到一定程度的穷人有免交廉租房房租的政策精神。二审法官让本人失望的,本人败诉的关键是因为本人“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申请减免而未获批准的证据”,令人质疑的是,缘何两审庭辩过程中都没有涉及的问题成了官司胜败的关键,而且在本人的两审诉讼材料中,都对廉租房高价房租纠纷过程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本人自领钥匙起,便一直口头申请减免,正是因为管理者们声称政策不允许,才导致本人没有形成书面申请减免房租材料,而且住建公司代表在两审庭辩时,从未针对本人就此的描述提出过任何口头或文字上的异议,从法律层面应该认为本人的描述就是事实,没有提交书面减免申请,错在管理者有意或者无意的阻挠。

    二审判决后将近一年,省高院刚刚受理了本人的再审申请,几乎同时住建公司又向长安区人民法院提起了针对本人的第二个诉讼,即因为二审后长安区法院没有任何人联系本人落实过头年官司的执行,所以又产生了新的一年房租诉讼。在再审申请书中,以及第二个案件庭审过程中,本人着重强调了《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以此作为本人没有违背合同的法律依据,还向高级法院提供了向政府提意见的照片,网络里对石家庄市廉租房政策的批评意见,以及三位证人联系电话。不可思议的是,长安区法院在新的判决中,对本人新提交的法律依据只字未提,没有依法予以驳回的情节,只是直接判决本人败诉,尽管本人不服该判决,但是没有上诉,只因对法院丧失了信心。而在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中,也只是一带而过,“被申请人隐瞒《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拒绝减免租金,均依据不足,不能作为其未违约的有效抗辩”,从中可以看到,法官再次替保障房管理中心否定了其拒绝给本人减免房租的事实,同一逻辑分析方式,住建公司代表在两审庭审时都没有否认本人关于廉租房高价房租纠纷的描述,法院有权越俎代庖吗?如此说来,保障房管理中心的管理者也没信心靠实事求是来赢取这个官司。高院民事裁定书最后指出,“其要求恢复供水”的“主张不能成立”,显然是公然支持了保障房管理中心断水、断电无视人权的行为,连长安区人民法院和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中,都在刻意回避断水问题的判决。不知是本人法盲,还是高院法官法盲。廉租房高价房租纠纷之合同官司就这样游戏般地以“驳回王云的再审申请”结束。

    在与长安区法院一位书记员聊天时,本人曾好奇庭审时缘何没有自由发言时间和质询对方的机会,书记员回答,“你电影看多了”。这也许只是一句玩笑话,可是充分暴露出中国法律程序中的不足,本人一年多经历了三次庭审,总感觉法官象赶庙会一样着急,根本没有充分了解案情的欲望,总是引导诉讼双方按照自己的思路答辩,这给事后靠想象断案创造了便利,使得那些请不起律师的人,走完法律程序还不知自己是怎么输的,到官司最终结案,诉讼者还有一肚子真相和委屈没说出来。从去年一审、二审来看,足可以看出石家庄的法官队伍对扶贫事业缺乏足够的认识,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经济确有困难的当事人提供司法救助的规定》法发【2005】6号规定,低保户本该免交诉讼费,可是长安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王云半价,而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则判决王云全价,都没有严格按照最高人民法院规定执行,自然在廉租房高价房租纠纷中,也不可能保持客观、公正。为了促进中国扶贫事业健康发展,同时为本人伸张正义,特恳请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河北省监察厅介入调查石家庄市廉租房高价房租纠纷,制止政法官员在扶贫工作中的胡作非为。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

    河北省监察厅

    

王云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电话:13703294848

    身份证号:130104196306061832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 延伸阅读
  • |
  • 最新热帖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6 21:05:11    跟帖回复:
       沙发
        庄民不想再被保障房管理中心牵着鼻子走,决定举报保障房管理中心的胡作非为。12月3日下午,庄民去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咨询,结果信访口没开放,大门值班人员说每周二下午,信访接受对渎职的举报。庄民不分昼夜赶了三天,才写出了举报信,今天下午三点前来到检察院,跟各级法院一样,进门前先被上交了手机、打火机,比法院还多交了钥匙,不曾想自己还是来晚了,大厅里已经有二十多人在等候,只有一个人负责接待。

        检察院的排队还真有特色,大厅里有三排椅子,必须坐着排队,而且不发号,被接待的人连座都没有,后来有一个人拄着拐杖也要在那里站着。一个粗壮保安闲着没事就对上访的人吆五喝六,要么在这里轮到谁我说了算,要么站着排队不算。庄民找人咨询,想把举报信直接放这里行不行,结果被拒绝,必须接访人员审查后才行。庄民偶然发现大厅墙角有一个纪检委的流动举报箱,粗壮保安说那个没用,庄民携带的举报信有富余,所以投了一份在里面,不想被粗壮保安训了一顿。

        好不容易轮到庄民,接访人员看了几眼举报信,就让我自己说啥事,短短的时间描述整个廉租房高价房租纠纷,让庄民有些语无伦次,不知从何说起。才简单地说了几句,接访人员就说不归检察院管,让庄民再去法院起诉官员的渎职,庄民一听到法院脑袋就大了。想再次确认,检察院是否有权拒绝群众对官员渎职的举报,接访人员支支吾吾回答了两次,“这个问题我回答过了”,然后就让保安轰庄民走。过了许久,他才回答,“是”。

        庄民出门后突然想起,万一我要向检察院提出抗诉,拿不准是向省里还是市里递材料了,本来庄民的脑子早不灵光了,又正处于情绪激动之中,记不清楚信访接待员怎么说的了。庄民再次返回大厅询问,结果保安很不友善,俩人并排堵在门口,庄民挤了进去询问接待员,结果是态度更加蛮横的重复老一套,“我已经说过了”,然后指使保安“把他赶出去”,重复了许久,见保安没能把我拉出去,回答在市里。庄民难得今天这么冲动,离开的时候,庄民说了句气话,“现今的官怎么都跟狗一样,庄民今后活着就是跟胡作非为的官对着干”。

        那个粗壮的保安在推庄民出门的时候,指着庄民说,“小子,今后你就别想再进来”,庄民上前质问他为何骂人?结果被三个保安退出了大门。其他信访的三、四位群众劝庄民别太认真,别生气,都这样。

        回家的路上,庄民心情很不好,一直哼着“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庄民今后不会变成变态吧!?

    回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6 22:31:55    跟帖回复:
       第 3
    从检察院回来,庄民搜索了一下检察院和监察部两个部门的职能,也搜索了一下河北省监察厅的网站,只是找不到这个单位的地址。昨晚本想通过网络向监察部递交举报信,可是因为一千字的限制,没有成功。如今庄民真有叫天天不应的感觉,未来何去何从,不知该怎么办,也不知该信任谁。虽然没有信心,可是市检察院那里如果不走下抗诉这个过程,就好似这个过程很不完整。也不知监察部那里是否如今天信访接待员说的那样,对待官员渎职也是无能为力。或许,把举报信邮寄给监察部,庄民也该把这个事件放下了。
    回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7 1:59:28    跟帖回复:
       第 4
    有耐心的朋友可点击这里浏览详细的诉讼材料。
    回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7 9:33:43    跟帖回复:
       第 5
    现代版的杨乃武与小白菜,不像的地方只是目前还没有命案,结局会不会向那个方向发展呢。
    回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7 11:16:32    跟帖回复:
    6
    昨晚庄民冷静下来想了一想,粗壮保安之所以对庄民大动干戈,估计源于前面一个年轻人刚刚说过你们保安只不过就是一条狗类似的话,虽然庄民当时没与他冲突,估计让粗壮保安很敏感。不知前面那个年轻人案子咋回事,火气很重,气冲冲地问接访人员,你敢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后来粗壮保安上来拉扯,年轻人便捎带上了他。只是不知什么原因,粗壮保安没对年轻人发作,接访人员后来又耐心地好言对这个年轻人进行了安慰。庄民之所以难得激动,情急之下捎带上了狗,估计潜意识里面收到了年轻人言辞的影响,只是所指对象不同而已。
    回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7 11:21:21    跟帖回复:
    7
    也就是刚才,庄民已把本举报信挂号邮寄给中央纪委信访室。
    回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7 11:58:51    跟帖回复:
    8
    省检察院信访接待人员看到庄民举报河北省各级法院,不知是否他改变对待庄民态度的关键,因为印象中,他喃喃自语地念叨过这。到目前为止,检察院到底有没有义务接收群众对公职人员的举报,庄民还不清楚,不知是个人原因,还是顶层设计问题。如今以政府名义下的腐败,现有体制是无能为力的。政府官员个体渎职,可以通过法院行政诉讼,如果法官渎职,便没了办法,导致依法治国成了美丽的陷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7 12:05:57    跟帖回复:
    9
    回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7 14:55:05    跟帖回复:
    10
    把举报信直接邮寄监察部,至少有一个好处,不至于被接访的人看都不看完就给挡了回去,举报信在你手里,球也就在你脚下,自己便可以做一个轻松点的观众。
    回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7 18:27:31    跟帖回复:
    11
    官司该放下了。
    庄民一周前便已经在另一个雪上加霜帖子中声明,要参选石家庄市长安区人大代表,如今已经在建华家园获得了选民资格。庄民要想获得选票上的首选人资格,有三个难点。第一关,获得本选区选民联名支持,从建华家园只有六位选民来看,在别的小区或单位寻求联名支持,难度最大;第二关,联名签署推荐信的时间太仓促,如今只有一、两天的时间;第三关,体制内人员审核,希望此次选举让法外之规越少越少。



    回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7 20:25:36    跟帖回复:
    12
    昨天下午离开检察院时,我曾经气急败坏地说发到网上,信访接待人员说,发吧,发吧。
    回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7 23:24:53    跟帖回复:
    13
    参选人大代表宣言贴出去八十多份,目前无人联系自己,做庄民参选候选人的推荐人。看明后天的吧。无论如何,庄民至少可以确保一票,自己的,呵呵。
    回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8 1:39:38    跟帖回复:
    14
    法外的规定,法外的习惯,是官员胡作非为的温床。
    回帖人:
    庄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6/12/8 9:05:34    跟帖回复:
    15
    昨晚在贴参选宣言时,遇到了二十来位选区的群众,几乎都不知晓人大代表换届的事,更没一人为登记选民,可见本次人大代表选举,注定参选率不高了。
    264002 次点击,766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52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被河北省人民检察院粗暴拒绝受理的举报信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