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感受我国漫画现状
2843 次点击
8 个回复
毛牧青 于 2006-07-29 03:17:1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感受我国漫画现状                       毛牧青/文                  今天突然想起漫画,便心血来潮草草写这篇帖子。我自幼喜欢漫画,十几年前还画过几幅在报刊上发表。由于对漫画历史和技巧一知半解,手头又缺乏资料,写出来难免挂一漏万。不管怎么样,还是硬着头皮写下来,算是班门弄斧抛砖引玉吧。 ————————   生活需要欢乐,需要笑声,需要幽默。社会也会有丑恶,需要鞭笞,需要讽刺。如同笑话,小品、相声等幽默艺术,漫画也是在笑声中领悟寓意,是老少咸宜,妇幼喜欢的幽默艺术形式。   漫画在我国出现好象时间不长,大约百年左右。先前我看过一副清末西方列强瓜分中国的地图,上面有北极熊、鹰、蛤蟆等动物寓意象征,恐怕就是我国漫画的滥觞吧。到了上个世纪20年代中期,艺术大师丰子恺在报刊发表冠于“漫画”词的配诗画,“漫画”一词便兴起来。之后,随着国内战争和抗日战争,作为抨击黑暗势力和宣传民族解放运动,漫画这一艺术形式得到发扬发扬光大。   当年有两部漫画故事令我记忆犹新:   记得我小学生时代,《中国少年报》上的系列漫画故事《小虎子》,是我每期优先光顾的版块。那个光头大脑袋,系着红领巾整天助人为乐干好事的小虎子,是我们那代人孩童时段的学习偶像。寄予着我们憧憬未来,坚定信念和做人的标准。不管今人如何评价或嘲笑那个年代,但我认为那种纯真和理想结合的热情和教育,至今挥之不去值得怀念。   还有一本张乐平先生画的漫画系列《三毛流浪记》。那个头顶三根毛的大脑袋流浪儿旧社会的悲惨遭遇,往往引发我笑声后的同情眼泪。三毛的故事如同建国后不久根据同名漫画改编拍摄的电影,成为我们新旧社会的比较图,备感生活在毛泽东时代的幸福,和对旧社会的痛恨上。或许当今年轻一代认为可笑“犯神经”,但那确实是那个时代我们那代单纯心情的真实写照。   正是小虎子和三毛,使我迷上绘画。当时这两个主人公我默画的惟妙惟肖,我漫画技法有所提高与他们还有关系哩。   五十年代中期到六十年代中期,我国云集着大批漫画家。我记忆尤深的是丰子恺、廖冰兄、华君武、丁聪(小丁)、方成、苗地等。那时动漫电影也是很时兴的,涌现了一批在世界上获奖作品,如传统神话故事为题材的《大闹天宫》等,说明我们的动画片当时已经达到国际领先地位。但单幅和多幅的漫画与幽默作品似乎没有得过大奖,这是值得玩味的。   “文革”时期的漫画,在狂热群众运动“大批判”推波助澜下,呈现一派繁荣景象。但这时的漫画与宣传画多为指向的各级“走资派”和“黑帮分子”(也有配合当时国际形势指向“帝修反”的)的“斗争”武器。随着“文革”是“浩劫”的定论,这种“批斗”艺术形式生命力也就结束。“文革”刚结束,漫画配合当时形势矛头又指向“四人帮”及“死党”。因为也是政治斗争实用需要,不久也就偃旗息鼓。这时的漫画自然不会载入漫画史册。   七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我国的漫画的创作与出版又呈现一派繁荣景象,此刻多数老漫画家青春焕发,继续发挥余热。一批中青年漫画家也脱颖而出,如李滨声、阿达、廖印堂、朱森林、方唐(陈树斌)、徐鹏飞等等,以及以国画形式出现的黄永玉、韩羽等大家。一些作品也在国际上获奖,像阿达的动画片《三个和尚》、陈树斌的幽默《给点油吧……》等。   特别是八十年代中期时,有三件事情让我记忆深刻:   一是国内漫画报刊如雨后春笋般的创刊或复刊。当时比较著名的有人民日报副刊《讽刺与幽默》(半月刊);新民晚报《漫画世界》(半月刊);浙江的《幽默大师》(月刊);河南的《漫画月刊》等等。我至今还保留一些,没事翻翻看看,很有回味。   二是对国内外一些著名漫画大师和作品的重印和“开禁”。国内除了重印张乐平的三毛系列(又出版《三毛从军记》、《三毛求解放》等),还编选了叶浅予三十年代创作的漫画系列故事《王先生和小陈》。国外的最先出版的是德国漫画家卜劳恩的《父与子》,随后三联等出版社相继也出版了丹麦的皮特斯脱鲁普、法国的阿尔贝•迪布、瑞典的雅各布生、阿根廷的季诺等等一大批国际幽默大师的专集。这些很值得借鉴的“讽刺与幽默”作品给我国漫画界和读者群带来一股清新空气。我记得当时对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卜劳恩的《父与子》和皮特斯脱鲁普的《机智与狡黠》(好象是四川出版社起的名字)。我永远不会忘记反法西斯英勇战士卜劳恩笔下那个长的像海豹的“老顽童”父亲和长着呛呛头发特别调皮儿子搞的笑料,浓浓的趣味中体现父子情深;在皮特斯脱鲁普那娴熟写实功底的笔下,以诙谐幽默的风格展现当时浓厚生活的众生相,至今重复翻阅仍爱不释手。   三是我印象最深也最感震撼的事情。在八十年代初中期,有人提议并敢于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漫画肖像。这在今天看来都是匪夷所思的“震颤效应”。要知道中国特色下,漫画指向往往是含有贬义性质的,敢画领袖漫画是大逆不道的“雷区”(这与西方观念完全不同)。当时我国漫画界有的人就这么做了。我印象很深的是两幅表现耀邦总书记指挥大家唱歌和小平同志挥手的漫画。遗憾的是,领袖头像过于写实,漫画效果不太明显,说明还是没有解放思想放开手脚。后来一番争论不了了之,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展现“越雷池一步”的“犯上”作品了。   在我国,漫画与杂文往往是一对孪生的难兄难弟,在政治气候的宽松或紧缩中“一荣俱荣,一衰俱衰”。漫画最大特点就是用生动、夸张手法,对人对事进行“讽刺与幽默”,使人看后忍俊不止哑然失笑,在笑声中体味漫画的内涵。漫画的力量是深度和指向。这种趋势如果在一个权威和权力左右国度的环境里,往往会引起权威和权力的“对号入座”。这种“对号”的后果往往会对漫画作者的带来灾难。“反右”和“文革”,使一批像廖冰兄等漫画大师与其他艺术家一样遭到政治罹难就是佐证。   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在国统区讽刺官场和市井的《王先生和小陈》,和同情劳动人民悲惨遭遇的《三毛流浪记》漫画系列故事,一直有较大的影响。但后来能超越它的已经不多见了。叶浅予后来注重舞蹈速写(大约也与其当时的夫人、我国早期著名的舞蹈泰斗戴爱莲有关),很少再画超过《王先生和小陈》无论内涵还是技法的传世作品;张乐平虽然后来又画了《三毛从军记》和《三毛求解放》等系列,但影响已远不如《三毛流浪记》的艺术魅力。如今年青一代很少有人记得他们。若有人如今提起三毛,恐怕大都以为是那个原名叫陈平的台湾女作家哩(据说她笔名就是取之张乐平笔下的三毛艺术形象)。这不能不说是我们漫画界的悲哀。   如今,我们的漫画貌似繁花似锦,但在历次政治罹难使我们的漫画家如同杂文家般变得谨小慎微。你可以打开各类报刊看到诸多形形色色的国产漫画(幽默画),但总的感觉是平庸雷同、内涵肤浅,能真正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传世经典几乎没有。   与此同时,漫画日趋商业化、娱乐化、休闲化,在多样化媒体的侵袭下,抨击社会弊病有深刻内涵的内容作品越来越少。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日、美等国和港台地区动漫片和连环画的冲击下,如今儿童言必称“一休、米老鼠和唐老鸦”,学生言必称“手冢治虫、鸟山明和种村有菜”,青年言必称“朱德庸、蔡志忠和畿米”已经成为时尚。看看现在我们孩子们画的漫画吧,活脱就是一个日本动漫的翻版!海外漫画无论思想还是技法,已经潜移默化成为当今我国动漫的主流趋势,我这样说恐怕不是危言耸听的胡说吧。   好的漫画家是应该以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为己任。他不但要有广博的知识,丰富的想象力,娴熟的技法,更需要敏锐的思想和深刻的洞察力。这后一项特别关键,是漫画的生命。一旦漫画失去这种貌似“辣椒味和刺儿头”特性,社会效应自然会大打折扣,自然就会逐渐失去读者。   曾经以个性鲜明、大气夸张,并以民间装饰与浪漫手法烘托严肃话题,被誉为“悲愤漫画家”并淡出漫画界的大师廖冰兄老先生,两年前哀叹“中国漫画死了”。他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漫画的作用是针砭时弊。我这个搞了几十年漫画的漫画佬,已经远远跟不上时弊,也就无法针砭。当今之现实比漫画更漫画,现代化的邪恶和邪恶的现代化是漫画所不能表现的,我的想象力、创造力都不及当代邪恶水平高。夸张是漫画必须采用的手法,而现实本身的夸张远远超过我们的夸张本领,能不掷笔收山吗?”   或许他老人家直率而真实地道出当今我国漫画的难言、尴尬、无奈和不作为的实质吧。   感慨复感慨!   我们这些年没有出现个世界级的漫画大师,原因故多,但廖老上述振聋发聩的体会,难道不是我们的症结?如果我们不承认自己是世界上的劣等民族,那我们是不是应该从其他方面查找原因呢!              2006年7月27日下午   我的博客  http://m-mq.guoker.com/blog/user1/2451/index.html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6-07-29 09:12:51    跟帖回复:
   沙发
除了人民日报的漫画副刊,天下有谁敢以漫画形式来批评时政? 宝马案,黄静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6-07-29 09:17:06    跟帖回复:
3
  曾经以个性鲜明、大气夸张,并以民间装饰与浪漫手法烘托严肃话题,被誉为“悲愤漫画家”并淡出漫画界的大师廖冰兄老先生,两年前哀叹“中国漫画死了”。他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漫画的作用是针砭时弊。我这个搞了几十年漫画的漫画佬,已经远远跟不上时弊,也就无法针砭。当今之现实比漫画更漫画,现代化的邪恶和邪恶的现代化是漫画所不能表现的,我的想象力、创造力都不及当代邪恶水平高。夸张是漫画必须采用的手法,而现实本身的夸张远远超过我们的夸张本领,能不掷笔收山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6-07-29 09:32:53    跟帖回复:
4
在这不是问题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6-07-29 10:39:41    跟帖回复:
5
[size=4]漫画,我实在是喜欢——看似无心,寥寥几笔,活灵活现,鞭辟入里,入木三分,使人豁然开朗,心领神会;由此及彼,举一反三,由表及里,“非要揭出他皮袍下的那个小来”,真是过瘾极了! 至今记得85年前后,看到过两幅漫画: 其一有三小幅组成,第一画个 算命先生持个幌子,上书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知前世今生的祸福、、、”;其二画的是个卖狗皮膏药的,在拍胸吆喝: “包治百病、手到病除、、、”;其三画的有个横幅,上书 “为人民服务”,横幅下是个颟顸模样的人,坐在桌子边,叼个烟、喝着茶,桌子上摆着 “公仆坐席”。 看了叫人噗嗤一笑,知道这三者都是一样的货色。 其二画有一个老头,手中握有两个保健球;老人熟捻地玩着球,自得其乐之态,活灵活现;在这老人旁边,有个大腹便便、但又刁滑的人,手中握有两个公章,也在熟捻地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盘玩着;这个拿公章当球玩的人说:你玩的可不如我玩的、、、。 可惜忘了这两幅画的出处。 如果有谁能将这两幅画贴将出来,感谢不尽。[/size]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6-07-29 16:13:40    跟帖回复:
6
漫画的作用是针砭时弊。我这个搞了几十年漫画的漫画佬,已经远远跟不上时弊,也就无法针砭。当今之现实比漫画更漫画,现代化的邪恶和邪恶的现代化是漫画所不能表现的,我的想象力、创造力都不及当代邪恶水平高。夸张是漫画必须采用的手法,而现实本身的夸张远远超过我们的夸张本领,能不掷笔收山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6-07-29 16:56:33    跟帖回复:
7
漫画的作用是针砭时弊。我这个搞了几十年漫画的漫画佬,已经远远跟不上时弊,也就无法针砭。当今之现实比漫画更漫画,现代化的邪恶和邪恶的现代化是漫画所不能表现的,我的想象力、创造力都不及当代邪恶水平高。夸张是漫画必须采用的手法,而现实本身的夸张远远超过我们的夸张本领,能不掷笔收山吗? ============================= 果真如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6-07-29 17:12:56    跟帖回复:
8
  嘿嘿~~~~重贴下帖。顶漫画主贴。 ————————————————————————                从左琴科想到我国的杂文                     毛牧青/文   昨天,我在家倒腾旧书,突然翻出一本《左琴科幽默讽刺作品选》小册子。这本上世纪80年代初期首次开禁出版的书让我眼睛一亮:这不是一本很好的书么?于是赶紧“单列”,便于重新阅读。   这本20余年前阅读过的小册子内容我大都记不得了,但还有印象,那就是;这位早期的苏联叫米哈伊尔•左琴科的著名作家,以其独特的风格和细腻的观察,对当时所处年代社会上的公务员、市民百姓的官僚作风、市侩心理和庸俗习气进行了一针见血的无情嘲讽。让你不得不感叹作者的写作风格的平易风趣、机智俏皮,读后令人哑然失笑拍案叫绝。同时,让你感受作品中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各类人物,就生活在你的周围,或者干脆说,有的写的就是你自己。   显然,他这种独辟蹊径风格的讽刺作品,不会得到当时执政党和政府的容忍。1946年,他被当时负责全苏党内外意识形态的日丹诺夫以“嘲弄苏联生活、苏维埃制度、苏联人”的罪名骂为“市侩和下流家伙”遭到批判并赶出作协而辍笔。   左琴科的作品多为短篇小说(小小说)和杂文,基本为幽默讽刺。因此拿到我国不太严密的分类看,应属杂文系列。   作为反映社会事件或社会倾向的短小精悍的文艺性论文的杂文,应“议论而兼叙述”。其特点是议论精辟形象鲜明典型,语言生动幽默尖锐深刻泼辣。因此,杂文的旁敲侧击、借古喻今、切中要害,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就是它的最大特点。鲁迅说杂文是“匕首和投枪”很有道理。   然而,我国貌似繁荣的杂文园地,能说明这个特点吗?   我国杂文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是鲁迅。鲁迅的鼎盛期是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他的一系列杂文作品(含讽刺的小说和散文诗歌)上至政府下至市井左对传统右对道德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嘲弄。由于政治斗争的需要,鲁迅逝世后,被毛泽东誉为“伟大的思想家、革命家和文学家”。这种赞誉一直延续到今天,成了“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废黜百家,独尊鲁迅”的一道风景。这是很值得玩味的。   我至今不明白,身处七八十年前的国民政府为什么能容忍鲁迅的存在和鲁迅的言论、出版、聚会的自由——尽管他也遭到漫骂、攻击甚至恐吓而独树一帜。这或许从另一个侧面成就了鲁迅之所以是鲁迅的因由吧。   鲁迅的价值和地位无庸质疑。但把他当做某种觊觎的“敲门砖”恣意采取实用手段过于神化,就不好了。鲁迅性格为“硬骨头”,提倡“痛打落水狗”。这种风格造就他幸好在三十年代中期逝世。否则,活到如今就得随乡入俗改改脾气——要么像郭沫若那样“闭嘴”高唱赞歌;要么像胡风冯雪峰那样“胡说”而蹲大狱!   看来杂文在文学上虽然不登大雅之堂,但“反骨”强烈。由此导致我们一段时间杂文凋零丝毫不会感到奇怪了。   杂文作者不仅需要敏锐的分析、严密的逻辑、广博的知识、生动的文笔,更需要策略、勇气和胆量。而后一种需要,恰恰是当今杂文所缺乏的。因此,我是不是应该这样说:一个社会罕见杂文,是专制造成的“万马齐喑”结果;而一个社会杂文貌似“繁荣”,而作品多为泛泛而谈不敢触及深层次的实质问题,是不是一种恐惧的“无形的手”在牵制作者“犹抱琵琶半遮面”呢?   现在我国杂文报刊很多,形式上确实进步了。但多数杂文我还是不敢恭维——无论功底还是见解。曾经被誉为“小鲁迅”的王小波和余杰的杂文穿透力比较强,但争论也多。许多以“时评”出现的一事一议的“杂文”,也多为不痛不痒,而且罗嗦越写越长,令人不知所云。老一辈杂文家如牧惠、邵燕祥、马识途等多为故去或淡出。中青年编辑记者出身比较有名气的童大焕、刘洪波、鄢烈山、潘多拉等著名杂文(时评)家毕竟还少些。而且刊登在纸质的官方媒体上忌讳太多,相对制约了他们的文章分量。我曾经干过小报编辑,对许多好的杂文不敢刊登,只能忍痛割爱成为“抽屉杂文”——为什么?很简单:怕字当头!如果刊登出了政治问题,轻则个人检讨,报纸整顿;重则砸自己饭碗,报纸取消刊号。将心比心,我自然理解现在许多作者和编辑的无奈苦衷——不是我不为也,而是不敢为也。   今天许多都市类报纸设立《时评》专栏,但真正像《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新京报》、《大河报》等等那样相对敢言的还是很少。多数都是从《人民网》或《新华网》“剽窃”的不痛不痒的言论,有的简直与“文革”的小言论小评论无二——既可不付稿酬又不犯错误,信手拈来,得来全不费功夫——此等编辑确实滋润令人羡慕。   因此,繁荣的杂文形势下倒是凸显时代需要更多的名副其实的杂文家的涌现,而不是比杂文都多的“杂文家”。   早在十几年我发现一本长春出版的《杂文选刊》,一时喜欢便成了它的拥趸,一连购买近十年,后来发现石家庄出版的《杂文月刊》也喜欢上了。两本都买。不过前两年起这些刊物我都不买了。囊中羞涩和网络冲击是个重要原因,但刊物质量督促我不买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譬如《杂文选刊》注重一个“选”字,即必须是公开报刊发表过方可推荐刊登,这就局限了它的视野和不多样性,背后还是一个“怕”字——尽管它后来出现过我比较喜欢的“无谱流行曲”和“百字杂文”栏目。《杂文月刊》虽然基于原创,但许多“杂文”不像杂文,冗长罗嗦,毫无杂文功底可言。而因特网特点和普及,大量“马甲”出现的民间“杂文家”敢说敢言(当然不是瞎说瞎骂瞎丑化瞎攻击),针砭时弊批评世俗,涌现了一大批纸质媒体所没有的好杂文。读后令人畅快淋漓深省反思。于是我得出结论:真正的杂文在网络。   左琴科早在1928年一次发言中自我评价自己的作品为“写的紧凑,句子不长,这样的句子穷苦百姓也看得懂,可能就因为这样,我的读者很多”。我想:他的这番话,或许对我国当今的杂文的臃肿烦琐罗嗦的弊病很有借鉴作用吧。   另外,我建议出版界的朋友再重版或重编左琴科的小品文。因为它描写的人物与我们当今的形形色色国人太相似;它得风格需要我们采取“拿来主义”借鉴创新。当然,如果再版有了经济效益,别忘了给我寄一份“点子”碎银哈。   罗里罗嗦的就暂时写到这里吧。       2006年3月29日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06-07-30 09:40:26    跟帖回复:
9
在报刊杂志上、人大、政协的代表发言、甚至所谓领导的讲话中,有时也会有一些使人觉得痛快的话语——就象一大堆烂豆子里偶尔也会有几个好豆子似的。 其实,那经常不过成了权贵们调解 “地底下运行着的火山”的压力的调解阀,常言道: 笑骂由你笑骂,“好官”我自为之。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感受我国漫画现状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