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abbass1314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湖北省建始县、巴东县艾氏修谱调研纪实
55801 次点击
1 个回复
abbass1314 于 2017/1/16 20:13:1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网友风采
    家谱连着艾氏根2016-09-12 作者:艾孔起源祖家族网  17834431评论




  ——湖北省建始县、巴东县艾氏修谱调研纪实





宗功祖德流芳远,子孝孙贤世泽长。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亦或将来,家谱都是一部事关家族发展的《史记》。一直以来,耕读传家,清白明世,都是人们必须谨遵的家训和深刻领会的要义。家谱是一个姓氏或一个家族的血脉文化传承,更是一种子孙发达的期待和希望。通过家谱可以寻找自己的根,看到自己的“胎记”。
2016年8月5日,修谱调研组深入建始县羊角山祖坟墓群考察


2016年8月4日至5日,我陪同中国艾氏宗亲文化抢救专家、湖北宜昌市夷陵区中学高中语文老师艾祖文,巴东县民族中学优秀教师李大文(艾氏后人),利用署假间隙,翻山越岭深入到恩施自治州巴东县金果坪乡枫香淌村、江家村和建始县官店镇羊角山村,围绕270多年前从监利迁徙官店羊角山的艾在位一脉修谱调研。
8月4日巴东行是一个酷署能耐的高温日,而8月5日的建始行却遇到一个天冷路滑的大雨天。在巴东枫香淌的陡坡上,我们气喘吁吁地往上攀爬堪鉴一块块近代墓碑。而在建始官店羊角山村的古墓群里,我们冒雨调研,一字一名鉴别。而跟在我们后面的还有一群流淌着他们血脉基因的后人们。除掉坟墓前的杂草,清扫墓碑立面的绿苔,水洗历经风霜的碑面,我们千里迢迢回到家乡,与家族的亲人们一起扫墓祭奠,共同寻找无法割舍的艾氏根脉。
每一个远去的时代都曾轰轰烈烈,每一代人的谢幕都是一样的静静悄悄。我们在两片不同地方的艾氏墓园里,切身体会到先辈们灵魂的归宿,这是他们曾经魂牵梦萦的土地。站在先辈们那一座座苍桑的墓碑前,我们对先辈们表现出满满的敬仰和思念。无论从血脉还是伦理上说,我们都是他们不同辈份的后人和亲人,回望270多年的风霜岁月,10多代人的奋斗史既模糊又惊奇;展望未来,在中华艾氏大家族和艾孔大家庭里,艾在位这一脉游离“大家”270多年的艾氏家族终于与中华艾氏家族大团圆,成为“有家有谱”的人。


按图寻根,打开一个家族的文化宝库


今天从昨天走来,当下社会的母体是近代中国。人们总是从离自己最近的那群人手中接过社会发展的接力棒,不可能也没必要跑回起跑的原点。
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氏族亦然。血脉亲情不可淡忘,今天的生存现况与昨天的历史传承不可割断。“昨天”对于“今天”的意义,有时比“前天”或“很久以前”更大。
我的老家湖北省建始县官店镇羊角山村,地处武陵山区皱折深处的巴东、建始两县交界地,海拔1400米的陡坡上。在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童年记忆里,老家羊角山村的艾姓人只有两家。10岁时才知道离家70里外的巴东县金果坪乡江家村还有两三户叫做族间的艾姓人。但日子都过得很一般,大多是当地比较贫困的,甚至有孩子多的家庭小孩连衣服都穿不上。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我的爷爷艾德文体弱多病,哮喘严重。但他却又是当地最有文化的人,我们五兄妹的名字都是他所赐,既大气又适应社会时代,还蕴含着人生的奋斗理想。周围人很敬重他,在“大班哄”的“**”年代里,乡亲们推选他当工分记录员,别人山地劳作只需他到场记录出勤人员和时间,每当生产队进行室内集中突击劳动时,大家点名让他“讲古”(用讲故事的形式给农民劳作提神)。他是民国时期的甲长,新中国成立之初的村长,那个年代远离县城,他的青壮时代基本是在开会中渡过的,很少顾及家庭。
爷爷在我们小时候的“家史教育”中,讲先祖们的家业,说最初的全村都是“艾家”的,因为“途中”一位“败家子”长辈好吃懒做,不走正道,常常用“一个饼子换一山田”,最终败光了厚实家产,让我们的家族从旧社会的地主变成新中国的贫农,躲过社会更替一“劫”。那时候我们很小,不懂人间世事,对照现实我是不相信的。以致真正错过了可以传承的家史基础。直到我在这段艰苦的修谱调研中,不少亲友告诉说他们知道的一些都出自我爷爷的口传身授,我才感到当初的无知和当下的无奈,真的错过了一位真正的家史传承“活地图”,以至于差点造成这支人脉的家史文化传承断裂。
2015年11月14日,我从北京回老家为奶奶杨旺珍造墓立碑。晚间,我们一家人回忆这位并非亲生奶奶的功绩,是她把一个差点“毁掉”的家拉向“正轨”重现生机。二弟艾前荣拿出爷爷留下的三件文物传家宝文书:一件是艾士杰在1801年为其父亲艾秉贵立碑的碑文,明确知道我们这一脉的始祖叫艾在位,远祖叫艾秉贵,均出生于荆州监利县永丰垸苦草湖三姓土地下(据实地考证,今为程集镇永丰村永丰垸,这里离艾氏聚集地汪桥镇中坊村艾家垴较近),大约在1740年代迁居恩施建始县官店镇羊角山村扎根;一件是1932年爷爷艾德文为其父亲艾祖恩做法司的文字;另一件是1935年爷爷艾德文的分关文书,明确标示着家产的四至界限。面对远过200年、近亦80多年的3件家史珍宝,目睹迁延性很广的人名、地名和史迹,凭着我的作家职业敏感性,感到这是一座家族文化的富矿,我应该以自己的成长经历,结合家庭史的发展写一部关于自己和自己家庭、家族的书。
我向家中和家族中的长辈做了些家史文化了解,到祖坟地中看了一些古碑残记。为了有更深的了解,我按文书史料的图景踏上了东行监利、洪湖的寻根之履。
2015年11月19日,我慕名来到洪湖市拜访艾耀庭先生。在此之前,我只知道洪湖艾耀庭和宜昌艾祖文老师是湖北艾氏家族文化研究的两面旗帜。从家史记载的迁徙移准确性看,我认为艾耀庭对我的帮助更准确些。到达洪湖,艾耀庭和艾德文热情迎接,帮助我看史料,给我讲监利艾氏发展史。艾耀庭帮助查对新编家谱,与监利宗亲艾德华、艾庭悦、艾传武联系对接。在这里,他为我补了很多艾氏文化研究的基础课,帮助我联系上了热爱艾氏宗亲文化,专业知识深厚,务实抢救多年的辽宁艾东尧、宜昌艾祖文两位亦师亦友的大专家。有幸读到了他们的宗亲史学专著和系列艾氏研究文论,逐渐打开了艾氏家族这座内容丰富的文化宝库。
获悉我有心为自己和家庭创作一部书,艾耀庭邀请我参加2016年春天的泸州全国第三届中华艾氏宗亲大会,感受一下全国的艾氏宗亲文化研究形势。2016年4月6日,我带着《江山多娇——长江经济带建设纪实》的国家创作课题走进四川泸州,如约参加全国宗亲大会。在三天的会议上,艾东尧、艾祖文、艾耀庭、艾祖德、艾金辉等宗亲用无私和成果教育感染了我,我应该在寻根中有更大更多的精力投入。
会后,我结合长江沿岸的采访,走进荆州市监利县寻根。在艾德华、艾锋、艾庭悦、艾传武等一大批宗亲的帮助陪伴下,找到了当年的苦草湖和现在的宗亲们。这是历史上的“十年九旱、五年两淹”之地,始祖艾在位为了躲避兵荒、洪灾和战乱,举家西迁深山野岭,这需要多大的定力、财力和毅力,乃我辈今天也不敢想象。在监利,我找到了艾氏陵,拜谒了古残碑,铭记了“孔祖姓氏育三京天水一脉,君公后裔布五省折桂流传”。
连续两次寻根之履,虽然没有找到故乡的家谱记录,但失联270多年后,我基本弄清了我的根脉,历经一代代人的传承,艾在位的后人们散居在湖北建始、鹤峰、巴东县和北京,现已发展到40多家160多口人。

2016年8月5日,中华艾氏宗亲联谊会理事艾祖文深入到湖北建始县羊角山考察,帮助编修家谱


家谱编修,接续二百多年的家史传承

国有史,郡有志,家有谱。作为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家谱编修历史悠久。
我在寻根中得知,监利艾氏宗亲家谱自1812年(清朝嘉庆十七年)第8修版,到2008年第11修版面世,历经200多年的4个版本都没有找到我的始祖艾在位一脉的踪迹。可以说,我们漂泊在外几百年,没有找到“家”,是一族没有“谱”的艾氏儿女。我觉得我是家族中的文化人,有创作整理和调研挖掘能力,下决心完成家谱编修,完善我们的家族档案,力争接续到监利或者全省、全国的艾氏家谱中,使其成为民族的记忆,成为中华传统文化传承历史文献的一页。
2015年年底,我回恩施州采访,顺道到建始县城看望我的恩师张必清。座谈中提到修谱一事,张老师拿出他历经3年所修的待印版让我学**,两件事让我受到震动。一是他在自己的《人生述评》中把我学**成才成为作家,视为他育人骄傲的成果。一是他打破修谱立传只重官员富商的惯例,给家族中一位贫穷但艰辛努力活出尊严的人同等列传。
这使我联想到泸州宗亲会上看到的一系列全国区域版的艾氏家谱,联系到在洪湖和监利看到的最近4个版本家谱,都是保存完好的家族文化遗存,价值不可估量。但因为历史的欠缺和传统的流弊,大多家谱在谱系中只登录男性配偶,很少刊载相关的女性资料,甚至有的家谱谱系清一色是男性,连配偶女性的资料也没有。
我的修谱动议提出后,得到了洪湖艾耀庭、宜昌艾祖文、监利艾德华等宗亲中的修谱专家支持,得到了建始县艾前荣、艾前斌,巴东艾德杰、艾德祥、鄢仁勇(传,艾庭桂长子)等大量亲友的帮助。建始、巴东艾在位这一脉的后人们认为,编修家谱,续上监利根缘,是天大的事,只有入了“艾氏谱”,心里才感到踏实。
清白传家,是历代族人的愿景。哪个祖宗不想让自己的后人们学好、过好,和睦兴旺,一门清正。我把资料收集整理作为到监利县参加2016年7月9日艾孔起源祖家族联谊会的献礼。我结合采访便利,利用创作之余,考证史实,广集资料,精心鉴别,求是修谱。既汲取历史上编撰家谱的精华,将每个人的世系、生卒年月、学识经历、婚姻状况、奋斗成就、行踪变迁等都记载下来,准确配上能够反映重要人物和事件的短文述说。如艾德俊长子肖祥悦(庭),曾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牺牲,具体事情谁都说不清。我通过他的广西战友高祀明,弄清了作战史实,邀请他写下了《“让我来干掉它!”》的情景回忆文章,记录下了他攻打越南某高地的英雄事迹,还原了这名“硬骨头六连”战士的英雄形象。
文化是一个家庭、一个氏族、一个民族在生存与发展过程中的精华沉淀。家谱作为最小的国家历史载体,却是一个家族最大的精神文化支柱。我在建始艾氏家谱的编修中,坚持不割断与监利家族、与昨天家史的关联,用断断续续传承的建始艾姓家史碎片,串掇对家乡艾氏的大量调研成果,逐渐将原已模糊的家族源流与世系清晰化、系统化,当代的家人通过家谱初稿,能亲切触摸到离今天不远的家史、家运,能全面掌握家族固居、迁徙的分支流派,能透彻体会凝聚、励志的家承文化精髓。
2016年7月9日,在监利县召开的首届艾孔家族联谊会上,我以活页的形式递交组委会,与各省艾孔家族的历史与现代家谱同台参展。尽管我们这份活页家谱资料还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家谱》,但这却是艾在位带领家人迁徙270多年后的第一次家族“归队”和“认亲”,是艾在位和他的后人们血脉和家族文脉的传承和接续,是家庭和家族文明的回归和提升。
虽然这份资料很弱小,但也得到了大会和大家的认同。艾耀庭认为这种收集撰写办法可取,一支游离几百年的家族,能在短时间内形成有形的材料是难得的,他鼓励我们深入编修早日纳入监利总谱。
全国第三届中华艾氏宗亲理事会理会、艾孔家庭理事会副理事长、艾氏宗亲文化权威专家、宜昌艾氏家谱主修人艾祖文,多次帮助我整理结构关系,提供史迹线索,看了这份资料后,感到还有很多地方存疑,需要进一步挖掘梳理,提出利用署假帮助我们进山堪验古碑,深度调研。
人类文明犹如百花园。我们通过编修家谱接续二百多年的家史传承表明,只有每个家庭、每个家族和每个民族的文明之花都呈现出自己的独特姿容,人类文明的百花园才最美最艳。每个家庭和家族把自己的文化发展好、形成特色传承,就是为整个氏族和人类文明的增光添彩。

湖北建始县官店镇羊角山艾氏古墓群


堪鉴问道,追思墓碑不忘根脉启将来

祖坟,是大地上最鲜活的遗存,是最正宗的家族“精粹”;墓碑,是最独特的“家印”,那一幅幅难以磨灭的碑文,永远连着一个家族的血脉文化传承之根。
为了家谱的准确和精细,艾祖文老师履行监利诺言,帮助我们进山堪碑鉴真。2016年8月4日清晨4点,我从随州转道武汉到达宜昌,陪同艾祖文老师乘坐火车,早8点到达巴东县野三关镇。李大文老师亲自驾车在车站接到我们直奔金果坪乡枫香淌村艾庭桂家。江家村族亲艾德祥提前赶到水布垭迎接我们以示尊重。
在前期的家谱编写中,有宗亲认为,始祖艾在位可能有两个儿子,除艾秉贵外,还有一个弟弟,金果坪乡枫香淌村艾庭桂一家可能就是艾秉贵弟弟的后人。整个外迁巴东金果坪乡的时间是新中国建国前。在这个骄阳天里,我们头顶高温,在这里认真堪鉴了三座祖墓,现实完全推倒了过去的推测和传说。他们不是艾秉贵的弟弟之后,而且真正迁移巴东的时间比我们掌握的提早了整整一百年。
第一座是艾书忠的墓。碑文表明,他1844年(道光甲辰)冬月十五日出生于巴东县,和妻子胡氏育有三子二女,碑文左侧记载了羊角山的孝侄男和孝侄女辈;第二座是艾书忠妻子胡氏的墓。这块碑文不仅标明了她的出生和去逝时间、地址外,还有两幅令人深思之联:一是“人本乎祖,勿愧于天”,一是“子孙大吉昌,孝敬一点好”。这在今天来说,也是很接地气的碑联,足以证明艾孔儿女的孝道文明非同一般。第三座是艾光秀的墓碑。这座1922年(民国壬戌)立的近代碑将他的巴东子女与建始子侄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
我们在这片墓园内慢慢地走、慢慢地看,结合艾庭桂和儿子鄢仁勇(传)的回忆与讲述,仔细地查看每一幅碑文,认真地记录每一个名字,从细微中感受家族传承和繁衍的不易。这天的调研,用史实证明巴东金果坪乡两个聚居地的艾氏宗亲是一家人,还有可能这里才是他们当年从建始县羊角山的始迁之地。
2016年8月5日,是一个淅淅沥沥的大雨天,一整天少有中断时。我们在武陵山区宽窄不一的村道上小心前行,从巴东县金果坪乡江家村到建始县羊角山村,35公里的路程走了3个多小时。
一到羊角山村,我们便听取当地老人艾庭军的家族史回忆与介绍。随后冒雨走进3个地方堪鉴古墓老碑。因为年久失修,葬在田坎上的祖坟或滑坡、或倒塌。在大家的帮助下,一座一座地寻找,清洗翻看古碑残记,反复查找,终于找到了艾士杰在嘉庆年为父亲艾秉贵和母亲立的墓碑。碑文详细记录了始祖艾在位和远始艾秉贵的监利出生地址和时间。遗址尚存谢家坪的田坎上,这里正是爷爷那份分关文书标定的祖田东部分界线。回望历史,当时的好山好地很富足,而先辈却选择一个分界线的田坎作墓地,可见他们是多么地珍视自己的创业艰辛,多么期望后人们用勤劳守住先辈们开拓的江山基业。
羊角山村是建始县的边远村,与巴东县偏远地朝北水井紧紧相连,是一个上下部分坡度很陡,中间略微平坦的地方。这个村子最有名的一片风景地当属我家的祖坟墓地群。这片地方相对平坦,方圆有十多亩地,在中间一片石头地里,方向不一的埋葬着多座跨度200多年的祖墓。并非祖坟有多高大伟岸,而是这里有两棵奇特的大树。一棵是属于漆树科的木耳茶树,属于国家二级保护树种,早在上世纪80年代已经被建始县林业局列为挂牌保护的珍贵古树名木。这棵树1976年在毛泽东、周恩来去世年死过一年,1977年随着国家兴旺奇迹般的“铁树开花”,近40年重新青葱苍翠。这里还有一颗长年绿叶的百年大青树。这两棵大树可能是祖宗们开建墓地和后期栽植,给祖坟墓群增添了神圣感和敬畏感,也给我们艾氏后人留下了浓浓的乡愁情结和家乡味道。
艾祖文老师不愧是艾氏宗亲文化传承和抢救的大家专家,非常注意堪鉴细节,他带领我们两次深入墓群考察记录,对一个偏远家族的艰辛发展道路,用身心的宁静,在“当下”与“往昔”之间构建一条静谧的心灵通道,去瞭望,去聆听,去思考,去品味,把“我们”变成“他们”,去想象“他们”的一切。
通过两天的大调研、大走访,从那些碑文镶刻的密密麻麻的名字中,或翘首仰望,或俯身近前,生怕不经意间错过一个先人英名。通过发现和比对,增加新内容,校正失误,准确修订家谱,让艾在位的更多后人,让更多的艾氏宗亲去认识他们,去了解他们。
千年不断娘家路,艾氏永远铭心中。寻根认祖,编修家谱,是许多漂流在外的艾氏儿女的追求。在这次大调研中,我们意外地获悉巴东县金果坪乡石板水村和建始县官店镇栗子桥村还有一脉艾光朝留下的后人,现有10多家40多人。近百年来,他的一些后人因当时的条件落后男到女家被迫改姓,但随着家庭条件的好转和改善,大多想方设法改回艾姓,即使是改随母姓,其中的大多数人也取有一个艾姓名字,以示不忘艾氏根本。近几十年来,以村支部**艾前明(传,常用名郑建民)为首的这代人,多次到建始县官店镇羊角山和巴东县金果坪乡江家村联系,寻找两支艾姓有无根脉联系,并有共同修谱的意愿。艾前明说,他们几十年找家找的很辛苦。但我们从调研中的史料看没有找到同宗的根据。在对他们一族的深入挖掘和调研中,获悉他们的老家是从宜昌市长阳县艾家河迁徙而来的,始迁者正是艾光朝。
从中华艾氏文化的深度传播和艾前明寻祖的插曲中我们深深地感受到,全国各地的艾氏乡贤很多,他们都是我们宗亲中的宝贵财富,是艾氏儿女的骄傲。如果说濒危的氏族乡贤文化资源需要抢救的话,那么我们通过家谱编修的联络联谊,可以让在外的艾氏乡贤以及他们后代认宗归祖,续接亲情,这是功德无量的抢救。
岁月悠悠,沧桑变幻。历经几百年的雨雪风霜,艾在位及其后人的文化遗存之所以能在两地得以有效保护,是因为他的子子孙孙珍视血脉历史,崇仰先辈精神,自觉守望传统,融化在思想上、血液里、情感中,有着根深蒂固的意识和行为。
不忘本来,开辟未来。随着家谱的整理与修订,我们一定做好血脉汇聚、增进感情、精神认同的家族功课,做好不忘根系、感恩思孝、端行修德的人生功课,力争早日汇入监利艾氏家谱,汇入全国艾孔大谱,汇入中华艾氏谱系洪流。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6 20:25:05    跟帖回复:
       沙发
    元芳,你怎么看?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湖北省建始县、巴东县艾氏修谱调研纪实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