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菜九段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灌水]李老与我的师生缘
9627 次点击
17 个回复
菜九段 于 2017/2/14 14:56:2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李老与我的师生缘

    菜九段/文

    1985年,菜九第三次考研后,在家里等消息。平心而论,与前两次考试相比,这一次的考试感觉并不好,一切只等命安排。四月的一天,忽然接到皖南医学院科研处研究生科的复试通知,心里颇觉奇怪。当时菜九报考的可是南京中医学院啊,怎么会到皖南医学院复试呢?但这种时候也不容搞清楚其中的原因,当时的条件甚至连普通电话也没有,要搞清楚又谈何容易。没奈何,只得抓紧时间从当涂县赶到芜湖。老实说,经过三场考试,已经焦头烂额,如同身置绝境,这个复试通知,如同一根救命稻草,怎么也要抓住它,将自己从这种绝境中拯救出来。

    菜九所在的当涂县离芜湖很近,1983年之前,当涂县就属于芜湖专区管辖。接到通知时,菜九的老婆正好妊娠反应并患了严重的牙痛,但赶考是件大事,这个反应与牙痛也就顾不上了。接到通知的第二天一大早,菜九就匆匆忙忙赶到皖南医学院。菜九的毕业实习就是在芜湖进行的,对芜湖应该不算陌生,但皖南医学院可真正是第一次涉足。学校不大,菜九很快就找到科研处研究生科,当时的研究生科科长牛静慧老师接待了我。从牛老师那里,菜九大致知道从南京转到芜湖是怎么回事。原来南京方面上线的人太多,而芜湖方面没有人能达线,于是就近找到南京中医学院协商调剂的事。正好南京方面也因人数太多而犯难,他们就把唯一的一个安徽考生菜九挑了出来扔给皖医,并非常有把握地告诉前来调剂的牛老师,这个人估计会愿意到芜湖上学。菜九听到这里,心里非常笃定了,但谁知牛老师接下来的话,又把菜九打入冰窖。她告诉我,我来迟了一步,就在昨天,皖医硕士学位点的指导老师李济仁突然决定今年不接受调剂生了,原因是太累了,想休息一下。这一下菜九彻底傻眼了,如果有从九天之上掉落到十八层地狱的感觉,大概就应该是这样了。事后牛老师告诉我,当时我的表情非常可怕,脸色惨白,失魂落魄,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看着都替我难过。大概正因为这样,牛老师很动了恻隐之心,开始为菜九谋划,看看找什么人能打通这个关节,并将菜九推荐到安徽中医学院参加调剂。她问我认识李老本人否。说来惭愧,菜九除了母校安徽中医学院的老师之外,对其他人一点概念也没有。如果有,也是从研究生招生目录上看到的。人就是有种奇怪的生存状态,很少有全心全意活在当前的,总是生活在别处,对过去未来充满胡思乱想,而菜九在这方面表现得尤其突出。菜九的毕业实习在芜湖将近一年,不仅没见过李老,甚至连李老的存在恐怕也是不甚了了,这是很不应该的。听说菜九不认识李老,牛老师猛然想到,李老的一个学生也是你们安徽中医学院转过来的,叫夏黎明,问菜九认识否。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个夏黎明太认识了,同届同班还是老乡,人最聪明,当初考得是本校的陈超群教授,后听说陈老师病故了,究竟夏后来怎么样了,就不清楚了。没想到转到芜湖来了。

    经牛老师指点,菜九很容易就找到夏黎明,并见到李老的全部在读弟子。关于李老突然间决定不调剂的原因,夏黎明私下里告诉了我。原来李老当年招生不理想,学校方面按惯例向外调剂。而李老弟子中就有人说了:人家也不考你,你还要巴巴地把人家弄得来,没意思。估计说这话的不是胡剑北师兄就是仝小林师兄,甚至可能两个人都说了同样的话。他们确实有资本说这个话。因为他们是直接报考李老研究生的,而其他人——夏黎明师兄、符磊师兄此前都没有报考李老,但都辗转到了李老门下。这种话大概让李老有点挂不住劲了,于是决定当年不再进行调剂。其实此话一出,受伤的就不止菜九了,另外的调剂者也搞得怪没劲的。但胡、仝二人此时得知被调剂者是夏黎明的同学,那岂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伤到自己人了。于是乎,夏黎明的困难就是大家伙的困难,铁杆反对调剂派变成了铁杆拥戴调剂派,纷纷出主意,让菜九直接找李老表忠心,并以为问题不大。而这几天李老正好不在学校,到省里去开会了。菜九与夏黎明一合计,事不宜迟,立即赶到合肥,直接跟李老见面。

    就这样,菜九带着牛老师开具的推荐书,与夏黎明赶往合肥。当时芜湖还没建长江大桥,到合肥的火车在江北发车。我们一行两人还颇为辛苦地过江搭车,在晚饭时分赶到合肥。经过打听,李老要等到第二天下午才有空接待我们。因此,第二天上午,菜九抓紧时间插空到安徽中医学院的研究生科参加调剂。由于安徽中医学院没有内经专业,只能调剂到别的专业,这就牵涉到加试的问题。大概菜九的潜意识里已觉得调剂到芜湖问题不大,所以在母校调剂时的态度强硬到了不讲理的地步,声称只接受录取,坚决不参加加试。可能有史以来,从来没有像菜九这样要求调剂的考生。事后听说,母校方负责招生的老师到处在打听,这个家伙什么来头,是在仗谁的势啊。菜九哪里有什么来头与背景,不过是在无意识中把宝押在李老肯定会答应调剂上了。

    尽管菜九毫无来由地认为录取的问题不大,但在见李老之前还是有点紧张。毕竟从来没见过李老,也不知道李老是什么脾胃。从不反对调剂,到坚决不接受调剂,这种反差极大的变化,表示这个老师未必就那么好说话。但见到李老后,菜九的所有顾虑都顷刻之间化为乌有了。那一天的下午,菜九与夏黎明兄赶到李老下榻的稻香楼宾馆,才算第一次见到那个让我烦恼让我忧的李老的真容。李老满头白发,面色红润,和善若佛,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非常好说话的忠厚长者。果不其然,当夏黎明向李老说明了来意后,李老并没显得有任何为难之色,甚至连基本的思想态度上转弯子的过程也没有,只是简单对我说,只要你肯好好学,我多带一个学生也无所谓。这可是典型的放人一马的说法。任何人到了这种时候,哪里会说自己是否会好好学习还很难说,肯定要顺着老师的话大表其态的。菜九当然也是这样表示的。几乎没有恳求,也没有用什么动之以情,原先准备的说词完全没有派上用场,没有磨一点嘴皮费一点口舌,就一切OK,李老就答应收回成命,同意调剂,收下我这个学生。原来感觉千难万难、难到绝望的事,仿佛从来不存在一样,一切简单得难以置信,事情基本还没有着手摆平,就自然而然地达成了菜九理想的状态了。一切恍如隔世之梦,惊心动魄之后,是满天霞光。

    直到今天,菜九也没想明白当时怎么会是这样的局面——李老连一个顿都没打,就直接同意了,好像就在等菜九来见面似的。当时没有手机——李老到现在也没有手机啊——应该不会有人从中沟通此事,这就杜绝了李老预先知道此事,但李老还是干脆利落地收下了菜九。或者冥冥之中,缘分存焉。这件事除了缘分,实在也没有别的解释。

    从此,菜九在李老的旗号下开始了研究生阶段的学习,这是一个境界提高的阶段、一个脱胎换骨的阶段。对菜九来说,缺了这个阶段的人生,是无法想像的。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没有李老,菜九什么也不是。当时正好国家提出硕士生博士生是科技攻关的国家队,菜九大受鼓舞,决心大干一场,而李老正好为菜九提供了适合大干的条件。记忆中,李老对我最为信任,放手让我自主学习。这样一来,菜九获得了极大的学习空间,品尝到了遨游书海的感觉。在这种状态中,对以往的学习过程真正是痛心疾首,怎么虚掷了那么多光阴呢。

    在校期间,李老对我最关键最要害最有实质性的指导可以凝炼为一句话:你要写文章。早先菜九自许在写作上似乎是有点歪才的,但真正用写来派用场,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尤其是在李老这样告诫要求我之前,菜九一度是很受伤的。还没到李老门下时,菜九曾经联系过江苏一家健康杂志社协商调动事宜,那里的负责人让菜九写个东西去看看。结果菜九的东西被驳得一文不值,没有新意,缺乏系统,陈述老套,无一可取,而且情况属实。因此在写作上,菜九有点灰溜溜的,完全没有信心。当菜九准备按李老的要求去写作时,真正是无处下手。放眼看去,所有题材都被写尽了,哪里还有写作的余地啊。但李老这样要求了,只有硬着头皮上。找题材可真是苦啊,无法可想之际,找了个张景岳的医学思想勉强去写。张景岳的文字本身就特别周全,基本上没给后来的论述多少空间,加上不知道如何拓展写作思路,不知道平行纵深比较,最后写作成了抄书,根本跳不出张大师设定的话语圈子。惴惴然地将这篇东西交差,李老并没有太多的批评,反而多加鼓励,并联系校学报予以刊载。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东西被印成铅字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但也深刻地认识到,如果不是李老的催促,不是李老的牵线,连这种不成器的东西也不会有啊。今年(2009年),菜九的一个铁哥们王惟恒老师突然对菜九说:周老师你可知道,我的第一篇论文跟你那篇张景岳的文章发表在皖南医学院学报的同一期上。王惟恒是菜九近年来结交的好友,结交以来在各方面对菜九帮衬甚大。菜九始终没弄懂何以王老师会一直对菜九的事下死力气帮忙,至此才恍然大悟,原来冥冥之中早就由李老在二十多年前就布好了线。缘之为缘,岂易言哉。

    知耻近乎勇。打那以后,菜九又加倍努力,多读多思,慢慢找到一点感觉了,从不会写怕写,到能写乐于写,也确实想写就能写出点什么来了。到了这个时候,才对研究生是怎么回事有了感觉——就是具备发现问题与解决问题的能力。而这两种能力,就是要通过不停地写作来达成。也只有写,才能知道要写的问题涉及面有多宽,已经达到的程度有多高,未解决的问题有多少,相邻相关的问题有哪些,发展的余地有多大,自己的准备周全否,切入的角度正确否,解决问题的气力够不够。在写作过程中,还可以了解自己的知识结构缺陷,构建自己的话语平台,提升自己的表述能力,等等说不尽的好处。

    原先总是以为这是李老对我无为而治的成功,最近符磊师兄告诉我,更可能的是因材施教的成功。由此联想到,李老其实对菜九还另有安排。菜九临毕业前已被落实到古籍出版社工作。李老对我说,你一定要当编辑。能否当编辑,菜九也没有数,但菜九还是满口承应。按当时菜九的小人之心,以为如果能当上编辑,或者以后可以对李老出书有帮助。菜九毕业二十多年,也确实当了编辑,但李老不仅没有为出书的事找过菜九,甚至任何事都没找菜九帮忙。按符磊师兄所说的,李老会为每个学生考虑各自的发展方向,或者毕业前的这个叮嘱,就是李老对菜九的发展预期。而当编辑,可能就是最适合菜九的一个职业。菜九刚当编辑时,正好歪诗写得特别顺手,而编辑的第一本书是近代诗抄,基本上不需要改动,主要工作就是批字号,什么四宋居中占二行,一天能批上成千遍。批到气闷处,憋出一个打油诗道是:

    四宋居中占二行,郎中权充校书郎。

    织就他人昔故纸,蹉跎自家好文章。

    历来就有编辑是为人作嫁的职业的说法,菜九编辑着一些不甚出色的著作,便以为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实则不然。编辑工作很能开拓人的视野,严谨人的思维,认清学术的走向。经过二十年下来,我以为正是在这种岗位上,成就了今天的菜九段。李老常常对我转引孔夫子的话:三人行必有我师。其善者学之,其不善者改之。而编辑过程中的这学学改改,就成了一个转益多师的过程。因为进入编辑过程的书稿,基本上体现了作者的毕生功力,其长其短一目了然。菜九正是在这种一学一改中取得了进步,构建了自己的话语平台,谬撰一些文字也传播甚广,并很深入了一些人的人心。

    我在李老门下的时间只有短短三年,而这个三年成了生命的一个印记、一个惦记,实在是永生难忘的。三年的时间过得很快,到了临近毕业的时候,不知怎么着忽然之间与李老形成了一种奇特的相互依恋关系。我记得非常清楚,最后一段时间,我到老师家去的次数较勤,而每次到李老家去,他都要拉我喝酒,而且要多喝,即使是饭后去也免不了这个节目。李老的饮食非常俭朴,下酒菜也非常有限,这种情况下就会特意为我炒个花生、剥个皮蛋什么的。不知怎么搞的,李老有我特别能喝酒的印象,实际上我的酒量非常有限,但在老师家喝酒,不喝到晕头转向是不会停下来的。而即使这样,也没改变李老对我能喝酒的印象。于是乎,每每重复一来就喝、一喝就晕的场面。只可惜了那么多好酒,被菜九受罪般地喝到肚子里去了。云里雾里的,菜九隐约想到,平时我们师兄弟们总把胡剑北、仝小林视作为李老的嫡系,看来这种判断或者有误。我们这些弟子在李老的心目中,恐怕实在是没有亲疏远近之分的。李老时常说,我把你们都看成是自己的小孩子,菜九直到喝掉那么多酒才信了这句话,真是罪过啊。2005年初春,菜九去看望老师,李老说,你有多长时间没来看我啊。菜九一推算说,不过六年而已。这时李老动气了:你说,我还有几个六年啊!说这话时,菜九分明看见老师的眼睛红了、湿润了。人上了年纪好怀旧,菜九四十不到就怀旧,老师可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自然会更多地怀念我们这些老弟子,长时间不见,情何以堪。 最近李艳师妹告诉我,她爸妈实际上是把菜九当儿子看待的,最喜欢听我讲话。但我想,即使菜九口无遮拦的说话方式,可以对两位老人家的生活起点微末的调剂作用,但毕竟看望不勤,极少效劳,因此真正起作用的,应该还是一种老天爷定下的前世今生的缘分。

    老师时常牵挂弟子,菜九也以能师从李老为最大的荣幸。九十年代后半段,菜九的学术研究一下子找到一个大的突破口,写学术文章如探囊取物,于是便有好些个同事出于好心,劝说菜九去搞个博士文凭,以为对菜九来说完全是手到擒来的事。但此等好心居然引动菜九狂性大发,口出狂言:当今中国又有谁能带我,又有谁敢来带我。在菜九心目中,只能有一个老师,就是李济仁先生。哪怕白送一个博士给我,也不能把这种纯之又纯的师承关系给搞模糊了。李老的学生这种身份,是很让菜九为豪为傲的,甚至于可以用其欺侮人。菜九有一个大学同学,年纪比菜九还要大出一截,但其太太曾经在李老处做过高级师带徒,按辈份算是师妹。菜九参加大学同学聚会时,常跟夏黎明师兄腻在一起,而那个同学也喜欢凑过来攀谈。有一次菜九忍不住大声呵斥: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是我们的师妹家属。师兄们说话,师妹家属在一旁插话,这是哪家的规矩。师妹家属因此被搞得灰溜溜的,而菜九与夏黎明师兄则得意非凡。这种事情当然不能算厚道,但或也不失为师门佳话。

    你要能写文章,这就是李老对我的要求。这么多年来,我须臾未敢忘记老师对我的要求,并一直坚持着朝会写的方向努力。终于从不会写的拙手,变为写作老手;从写的苦不堪言,变为写的心旷神怡。1 998年,菜九毕业十周年,写作也益发顺手,写作起来随心所欲、气势如虹,折叠语言、玩弄辞藻、翻空出奇的功夫更是拿手好戏。每当写成一篇文字,得意之余,不免会想到,菜九的这个持身之本快乐之源全赖李老当年的提携。于是在那一年中间很花了一些时间,想拟就几句俏皮话,以表达对李老的感激之情。

    德人心者得天下

    得人心者德天下

    得仁心者得天下

    得仁心者德天下

    前两句是对老师的称颂,后二句是菜九不知天高地厚的自期。本来想凑几副对子,单独一句话总不像样啊,后来也没想出个合适的,兼之不会书法,就不了了之了。一晃又是十年过去了,李老又新近荣膺为国家首届国医大师,现在翻将出来也还颇合时宜,或可博老师一笑。(作于2009年6月)

    菜九段,皖南医学院内经专业研究生(1985——1988年)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 延伸阅读
  • |
  • 最新热帖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2/14 15:07:08    跟帖回复:
       沙发
    啊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2/18 8:52:52    跟帖回复:
       第 3
        六字诀[1]呼气的同时,结合默念“嘘、呵、呼、呬、吹、嘻”六个字的读音进行锻炼的气功功法。又称“六字气诀”、“六字延寿诀”、“祛病延年六字诀”和“六字呼吸法”等。如为了季节养生或治疗,可采用季节用字法,春季做嘘字以清肝明目,夏季做呵字以清心火,秋季做呬字以润肺金,冬季做吹字以滋肾水,一年四季做呼字,以利于脾胃运化。

        歌云:

        春嘘明目夏呵心,秋呬冬吹肺肾宁。

        四季常呼脾化食,三焦嘻出热难停。

        发宜常梳气宜敛,齿宜数叩津宜咽。

        子欲不死修昆仑,双手摩擦常在面。

        六字诀是一种吐纳法。它是通过呬、呵、呼、嘘、吹、嘻六个字的不同发音口型,唇齿喉舌的用力不同,以牵动不动的脏腑经络气血的运行。

        预备式 两足开立,与肩同宽,头正颈直,含胸拔背,松腰松胯,双膝微屈,全身放松,呼吸自然。

        呼吸法 顺腹式呼吸,先呼后吸,呼所时读字,同时提肛缩肾,体重移至足跟。

        调息 每个字读六遍后,调息一次,以稍事休息,恢复自然。

        一、嘘字功平肝气

        嘘,读(xū)。口型为两唇微合,有横绷之力,舌尖向前并向内微缩,上下齿有微缝。

        呼气念嘘字,足大趾轻轻点地,两手自小腹前缓缓抬起,手背相对,经胁肋至与肩平,两臂如鸟张翼向上、向左右分开,手心斜向上。两眼反观内照,随呼气之势尽力瞪圆。屈臂两手经面前、胸腹前缓缓下落,垂于体侧。再做第二次吐字。如此动作六次为一遍,作一次调息。

        嘘气功可以对治目疾、肝肿大、胸胁胀闷、食欲不振、两目干涩、头目眩晕等症。

        二、呵字功补心气

        呵,读(hē)。口型为半张,舌顶下齿,舌面下压。

        呼气念呵字,足大趾轻轻点地;两手掌心向里由小腹前抬起,经体前到至胸部两乳中间位置向外翻掌,上托至眼部。呼气尽吸气时,翻转手心向面,经面前、胸腹缓缓下落,垂于体侧,再行第二次吐字。如此动作六次为一遍,作一次调息。

        呵气功治心悸、心绞痛、失眠、健忘、盗汗、口舌糜烂、舌强语言塞等心经疾患。

        三、呼字功培脾气

        呼,读(hū)。口型为撮口如管状,舌向上微卷,用力前伸。

        呼字时,足大趾轻轻点地,两手自小腹前抬起,手心朝上,至脐部,左手外旋上托至头顶,同时右手内旋下按至小腹前。呼气尽吸气时,左臂内旋变为掌心向里,从面前下落,同时右臂回旋掌心向里上穿,两手在胸前交叉,左手在外,右手在里,两手内旋下按至腹前,自然垂于体侧。再以同样要领,。右手上托,左手下按,作第二次吐字。如此交替共做六次为一遍,做一次调息。

        呼字功治腹胀、腹泻、四肢疲乏,食欲不振,肌肉萎缩、皮肤水肿等脾经疾患。

        四、呬字功补肺气

        呬,读(xì)。口型:开唇叩齿,舌微顶下齿后。

        呼气念呬字,两手从小腹前抬起,逐渐转掌心向上,至两乳平,两臂外旋,翻转手心向外成立掌,指尖对喉,然后左右展臂宽胸推掌如鸟张翼。呼气尽,随吸气之势两臂自然下落垂于体侧,重复六次,调息。

        五、吹字功补肾气

        吹,读(chuī)。口型为撮口,唇出音。

        呼气读吹字,足五趾抓地,足心空起,两臂自体侧提起,绕长强、肾俞向前划弧并经体前抬至锁骨平,两臂撑圆如抱球,两手指尖相对。身体下蹲,两臂随之下落,呼气尽时两手落于膝盖上部。随吸气之势慢慢站起,两臂自然下落垂于身体两侧。共做六次,调息。

        吹字功可对治腰膝酸软,盗汗遗精、阳痿、早泄、子宫虚寒等肾经疾患。

        六、嘻字功理三焦

        嘻,读(xī)。口型为两唇微启,舌稍后缩,舌尖向下。有喜笑自得之貌。

        呼气念嘻字,足四、五趾点地。两手自体侧抬起如捧物状,过腹至两乳平,两臂外旋翻转手心向外,并向头部托举,两手心转向上,指尖相对。吸气时五指分开,由头部循身体两侧缓缓落下并以意引气至足四趾端。重复六次,调息。

        嘻字功治由三焦不畅而引起的眩晕、耳鸣、喉痛、胸腹胀闷、小便不利等疾患。

        4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把重新编排后的六字诀等健身法作为“健身气功”的内容向全国推广,其发音标注为 xu _ he _ hu _ xì _ chui _ xi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4/3 6:46:55    跟帖回复:
       第 4
        欢迎来到菜九段的微信公众号(九段道场):c9d001daochang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5/4 14:06:25    跟帖回复:
       第 5
    夜半梦醒——有一种情感叫依恋(修订稿)
    ————《李老与我的师生缘》后续
    菜九段供稿
    2017年1月
    前些天凌晨梦到李老(李济仁教授)种种,其中有个内容是菜九在李老跟前吹嘘自己是最会写的,李老在一边轻轻说了句,他自己是最会做事的。菜九一楞, 难道说这就是一直寻找的答案吗。这个梦真假参半,菜九吹嘘会写,是2009年6月为写李老传记去李老家采访时真实发生的,当时李老还说,你好也不要自己讲,要人家讲才好。至于李老称其最会做事,则从来没有发生。但仔细考量李老生平事迹,这个最会做事还是比较符合实际的。(有注)
    说来惭愧,菜九三十多年前师从李老,因整天瞎忙,对李老的学问人品也没有过多用心。题外话是,岂止菜九,多数人都是生活在别时别处,很少活在当下,所以每每到了要提及自己的生平时,就难免浑浑噩噩,一笔烂账。菜九对李老的关注是从李老当选首届国医大师后日渐加重的,并一直在寻找李老成功的密码以及我与李老深层次的渊源。这个梦似乎与菜九的寻找相契合。
    菜九与李老的关系开始得很偶然,双方完全不了解,云里雾里地就进入了师生状态。关于这层缘分,菜九09年在《李老与我的师生缘》里描述过。菜九原先是报考南京中医学院王自强教授的内经研究生,因为菜九老婆是南京的,想通过考研进南京。因为从来没有打算考南京以外的学校,所以对李老的存在真的不甚了了。不料南京方面达线人数太多,而芜湖的皖南医学院没有一人达线,学校主动找到南京中医学院调剂,而这个过程菜九事先毫不知情。所以菜九与李老的缘份是在李老与菜九双双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定下来的,可归之于天定。
    刚到李老门下,起先每个星期要去李老家帮忙拾掇拾掇,没去几次,就颇有微词,找个理由不去了。李老也听之任之,你爱来不来。现在想来,李老当年在他老师家里可能也免不了要做点杂事,也许李老想把当年受教的一套用在菜九身上,只是为了复制一下历史,而这样的殊荣在同门师兄弟中,菜九应该是独一份。可惜菜九愚鲁,并不领情,也因此失去了受教的机会。作为首批带硕士研究生的中医专家,李老这一代人乃至几十年后的硕博导师对如何带研究生可能也不知从何带起。毕竟带研究生是个新事物,李老参与搭建的中医的现代教学体系本身就是探索式的,更深一步的教学如何开展,整个中医界都是一片茫然,李老又岂能例外。所以自然而然启用了传统的带教模式。李老自己就是在这个模式教育下成为一代宗师的,把这个模式来套用到菜九身上完全是一片好心,这本是菜九的机缘所在,居然被菜九当面错过了。现在想来,怪对不住李老的。

        菜九对不住李老之处还远不止这一端,即使是临床业务,菜九也是很不上劲的,最后什么也没有学到就不足为奇了。尽管李老长于医而工于医,然菜九随侍的时候,李老的医技并没有多少发挥的余地。国家从来都重视中医,菜九随侍李老时也不例外。只是作为国粹的中医固有的古董特色,在改革开放之初确实不受人待见,而这个时期正是菜九在李老身边学习的时候。李老身处综合性医院,中医不过是个配相的,完全边缘化了。菜九直觉以为,即使医院里的一个普通护士,可能都比李老这样功力非凡的中医师有面子。菜九看来,当时医院的中医科真是门庭冷落,就诊者寥寥,来来回回,都是些老面孔,病人跟医生都成了熟人了。此情此景使得原本就专业思想薄弱的菜九觉得了无趣味,又不知找了什么理由,就不去随诊了。李老的包容心真是空前的大,对菜九这样不思进取的弟子也没有任何不悦。大概以为菜九不爱跟随他学,李老就鼓励菜九到学校的大牌名师尚志钧处多走动。菜九也就去过两次,就再也不与尚老照面了。估计中医当时的不景气也影响到李老,感觉那个阶段,李老对业务也不那么上心了。菜九虽然不好好跟李老学,但到老师家的次数也颇不少,总觉得李老闲暇居家钻研艺术史类学问时候居多,而且整理起收集来的字画真是劲头十足。因文革期间李老对许多书画家予以精神抚慰,在书画界颇有名望,当时的名人字画是应有尽有,而且都题了赠李老的落款。所以李老隔段时间就会亲力亲为将家中悬挂的字画更换一下,也颇有气象。李老书画工具书也翻得很娴熟,时常给菜九脑补一些书画艺术的掌故,稀里糊涂之际,菜九也有了一些与书画有关的词汇量。
    每次从家里返回学校面见李老,李老总会问,你父母身体还好啊,你爱人身体还好啊。当时年轻,觉得这样的问题不成其为问题,现在菜九也上了点年纪,就觉得李老的问候是真正的关心。只有身体好,才是真的好。是否可以这样说,李老对学生的关爱,也是爱屋及乌的。菜九毕业时,李老对我的临别赠言是不能太直,会吃亏的。其实李老在安徽学界以敢于放炮著称。为什么要让学生收敛呢。这完全是出于爱护,生怕学生会因此有什么闪失。即使现在,李老也规劝菜九不要乱讲话,他说,你在我这里随便说什么都无所谓,在别的地方不要讲,会有麻烦的。菜九会谨记李老指示,管好自己,不让老师操心。
    通过毕业后与李老的一些接触,菜九以为自己是李老比较牵挂的一个弟子。李老评上国医大师之前的那年初春,菜九正好到北京出差,听在北京上博士后朱长刚师弟说李老正好也在北京小五子家,就相约一起看望李老。因为路途交通问题,菜九要换几次车,过程中就不停接到长刚的电话,说李老不停给他电话,问小周怎么还没有到。李老对见老弟子真是望眼欲穿啊。其实菜九在弟子中算混得最差的,既没有头衔,也没有职称,还混到医学圈子外了,丝毫不给师门长脸。李老记挂如此,这让菜九非常感动。毕业后,菜九去李老家次数有限,基本上空手上门,有一次带了两瓶酒,还让李老狠狠地数落了一番。李老说,到我这里来还带什么东西,我这里什么都有,能来就好。所以基本上菜九都是在李老家吃喝拿,甚少有回报。这大概是李老体恤混得差的弟子的做法吧。
    朱长刚师弟常说,他与李老情同父子,长刚有资格说这个话,因为他与李老见面多,不像菜九几年不去见一次。不过由于李老对菜九恩同再造,所以菜九对李老的情感也可比踪长刚。菜九虽然于医一无所成,但在医学之外找到了乐子,闯出点名头,过得也蛮滋润的。而医学以外的功底,也是利益于在皖医学习时的自由选择打下了一点微末根基,这样的机缘也是拜李老所赐,所以若说菜九取得了什么成绩,还是要归功于李老。记得09年与李老和胡剑北师兄用餐时,菜九大言不惭说,李老胡老种了我这棵树,我就要让你们在树下乘凉,不然你们种我这棵树干嘛。当时李老听了很是开心。这或可作为师弟相得的师门佳话。因为参与李老及师母行医六十周年纪念集的编撰,李老认可了此前菜九写得好的夸口,他几次对菜九说,你也不能光写我,应该多写你师母啊。师母张舜华对菜九也很关爱,但菜九对师母的感情远不及对李老,加上手里有些私学亟待整理,也就迟迟没有动手,怪对不住李老及师母的。师母在将近二十年前就中风落下残疾,但对于病人的求医仍然全力以赴,这样的精神会成为菜九的榜样,生命不息,求学不止的。
      
    毕业三十年后,师生感情较过去更深。李老记挂菜九的成长,菜九也记挂如何将李老的医学成就总结发扬。有一次菜九过境芜湖探望李老,李老饶有兴味地问起菜九的秦末战争研究,菜九讲了个半半拉拉就告退,李老非常失望,真是恋恋不舍。菜九因此也内疚了很长时间。直到前不久,才将这段研究稍作整理,专程去向李老汇报,让李老再开心了一下。李老在菜九的汇报中不时会提问项羽怎么样、张良怎么样、陈胜怎么样,刘邦怎么样,韩信怎么样,等等问题,菜九都一一作答,李老听得很开心。李老年事已高,虽然还在坚持给病人看病,但酒真的不敢喝了。菜九与李老共餐,就从原来的对饮变成独饮,酒喝下去都少滋味了,再也找不到以往的欢快了。 每次见到李老,他都会问到那些其他久不见面的师兄弟过得怎样,并且为他们的成长而高兴,为他们遭遇到的不顺遂而揪心。过去说弟子对老师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现在看来李老才像是个家长,始终牵挂我们这些老弟子。菜九前后的老弟子们都陆续退休,老师更是年登耄耋,让老师一直身板硬朗下去,是做学生的最大愿望。

    到了提倡搞国医大师学术传承的当下,菜九也在想方设法为国医大师工作室整理李老的学术思想出力。通过翻检李老早先的学术著作,还真发现李老有不少对于指导临床与中医药研究有非同寻常意义的一家之言。而这些思想应该是菜九在李老处学习之前就形成了,可惜当年菜九不知道,更可惜李老自己也没有珍视其重要心得,从而未能将其早日发扬光大。
    几年前李老曾经跟菜九说过,临床经验一定要写下来,不然的话,你看了一辈子病,又有哪个知道你。这与李老在菜九入门伊始就叮嘱要多写文章的精神是相通的,菜九也正是这样做的。菜九在李老处的学习不给力,但也还是一直谨记这个教诲不断在努力,一旦有所发现,就赶紧记录在案,然后想方设法将这一发现扩展放大。久而久之,也颇成气候。如果李老这样的临床家也是这样的话,被固化的成果应该也相当可观。李老根基扎实,思想敏锐,有价值的发现应该是为数不少的,可惜,得到固化的发现或者太少太少。近年来,菜九接触到的临床家颇多,也惊叹各人都有不少奇妙的治验,但让他们抓紧整理出来,往往没了下文。这个现象表明,临床工作耗费精力颇大,常常既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静下来整理这些有价值的东西,于是很多有价值的经验就在无形中消失了,甚为可惜。菜九以为,在这样的客观存在之外,还有个主观现象为人们忽略,即人们可能对自己的发现重视不够。其实临床家更应该重视自己的经验与发现,因为很多慢性病疑难病,教科书上都没有现成办法,一旦遇到能够解决的方案就应该及时记录在案,最终必定能大大地造福于人。李老在临床上活用苦参这个经验得到了整理,但力度还有待提高。而李老在中医病机理论方面的建树则一直没有光大起来。李老早年有《内经发病学索隐》一文,应该是当今对人体发病这个问题的中医药研究的典范。把病因学与发病学区别对待,应该是李老的重要贡献。因为病因尤其是外因是客观存在,而这样的客观存在并不必然导致发病,发病与否,取决于内在条件,因内在条件的不同,不仅有发病与不发病的不同,也有发病的性质不同。所以李老倡导的发病学更能体现中医的整体观念。像这样有价值的观念在李老的著作中为数尚多,只是李老现在年事已高,要把这样有价值的发现发掘凸显出来,显然力不从心了。所以菜九觉得,李老的那个工作室真的是任重道远,要干的事实在很多。如何去干好,就看工作室同仁的用功了。
    作为李老的亲传弟子,有时菜九难免会想,我从李老那里继承了什么。开始选出是继承了好运气。上学期间,师兄弟们就会议论李老运气算是很好的,据我们所知,差不多所有的好事都让李老赶上了。现在看来,不是李老赶上了,而是李老在成长的过程中每每做出了正确选择,这大概就是梦里李老宣称最会做事的最好诠释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即使李老作出正确选择,也必须有前世的福报才能成事,所以所谓的好运气当有先人及自身积德的成分在焉。从运气角度来讲,菜九能到李老门下,何尝不是一种前世的福报。至于在成长过程每一步都走对,既是传承了运气,也算是传承了会做事吧。

    田秉锷先生有言,人之相识,缘也;人之相知,道也。表示相识不难,难在相知。人与人的相知确实是一个难度极高的事。菜九发现,即使关系非常熟络的人,相互之间的了解也是非常有限的。甚至相交一世,相知甚浅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比如,我们甚至讲不出自己父母的最深切苦闷与追求,最得意的事情与快乐,遑论其他。所以常常对特别捻熟之人,我们很难说出个一二三来。于是到了我们想对我们熟悉之人作点描述的时候,往往无从下笔,也就不足为奇了。即使对李老的认知,可以算作菜九的一个特长,而真要说个明白,又立即觉得缺项太多。但菜九还是要将与李老的相交归之于道的层面,因为尽管菜九学习期间过于散漫,仍然是得“仁”心者,所以相互信任与亲近的主基调,自确定师生关系后,就始终没有改变。如今菜九尽管也到了花甲之年,也丝毫不能懈怠,决心在李老的福庇之下,把李老最会做事这个特色更加发扬光大。(有注)
    注:
    李老说,你好也不要自己讲,要人家讲才好。菜九当时回答,妈的,那些狗日的不讲,只好自己讲自己好。
    得“仁”心者,出自2009年拙作《李老与我的师生缘》:
    你要能写文章,这就是李老对我的要求。这么多年来,我须臾未敢忘记老师对我的要求,并一直坚持着朝会写的方向努力。终于从不会写的拙手,变为写作老手;从写的苦不堪言,变为写的心旷神怡。1 998年,菜九毕业十周年,写作也益发顺手,写作起来随心所欲、气势如虹,折叠语言、玩弄辞藻、翻空出奇的功夫更是拿手好戏。每当写成一篇文字,得意之余,不免会想到,菜九的这个持身之本快乐之源全赖李老当年的提携。于是在那一年中间很花了一些时间,想拟就几句俏皮话,以表达对李老的感激之情。
    德人心者得天下
    得人心者德天下
    得仁心者得天下
    得仁心者德天下
    前两句是对老师的称颂,后二句是菜九不知天高地厚的自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6 14:30:19    跟帖回复:
    6
    国医大师李济仁教授的传承之道补记
      菜九段撰稿
      (菜九段,1985年师从李教授,现就职于某出版社)

      2016年6月11日,央视焦点访谈以传道授业为题报道了国医大师李济仁教授在中医传承方面的种种努力。唐人韩愈将为师之道定义为传道授业解惑,央视的访谈就是立足于此而展开。关于李济仁教授的为师之道的传承特色,我也可以谈点个人体会。

      李老是我的恩师,三十年前我读李老研究生的时候,因为有太多专业以外的追求,因此学习不上心,以至于连李老医术的皮毛也没有能学到。2009年李老荣膺首届国医大师后,我才对李老的事业投入了更多的关注,对李老的传承之道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所以觉得央视的访谈标题定得特别好,因为对中医药事业的传承,李老是确实苦心孤诣、孜孜不倦的。

      说起传承,实际上包含承什么,传什么,怎么传,这样几个方面。李老的传承,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把从家世及前代医家继承下来的宝贵经验,传递给后人。在继承方面,他总是谆谆教导学生要熟读中医经典,从经典中汲取营养与思路,而李老自己正是这样身体力行的。李老对前人的继承是较为全面而扎实的,经典是他的童子功,真可谓烂熟于胸,很多临床灵感就是得益于经典著作的启示。在传授方面,李老是有全局胸怀的教育家,只要你愿意学,他会把家传十几代的临床心悟倾心相传,而他的传授也不限于自己的学生,即使是李艳的学生或者科室的年轻同仁,李老也会把临床上遣方用药的诀窍讲解清楚。李老的传承也跳出了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张一帖内科的传人的角色定位,走向全国中医药传承的舞台,正如他在访谈中所说,我们的技术再高明还是要为人民服务,让更多的人学会看病不是更好吗。李老是这样讲的,也是这样做的。他已经八十五岁高龄了,身体状况不比从前了,我也多次劝说他不要再从事具体的临床诊疗了,但他仍然坚持每周固定一个上午看门诊,常常因为病人太多,门诊往往要持续到下午。尽管如此,李老还是坚持在诊余时间为随其出诊的年轻同道讲解剖析诊疗过程的关键性步骤,同时也对同道的诊疗进行评判与点拨。这样不辞劳苦,其实质就是在坚守最正宗的中医传承,因为病与方虽然有对应关系,但病在实际表现上千变万化,这就要求医生的方也要随之而变,至于怎么变,往往是医者在长期的实践中摸索出来的,临床传承的主要内容往往就是这种难以意会的东西。正是这样难以形诸笔墨的内容,才需要亲自传授。而李老不顾年高体衰坚持传授,就是中医药传承精神的具体体现。现在李老积极配合学校为其设立的工作室收集整理医案,也正是为了把宝贵的临床心得传承下去。

      作为干了一辈子临床的实践家,李老很谦虚也很清醒,在访谈中他说,我们够不上大师,中医事业还不算发达,我们有愧啊。出路何在呢,李老对传承提出了重要的思考。“重视临床,走向科学。用现代科学最先进的科学研究中医。”李老这样说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中医的临床手段很多,各种方法都有不错的疗效,但在标准化的问题上做得远远不够。李老认为,“中医临床应该尽可能在辨证的基础上,与现代科学结合起来,有科学作为依据,使人知道究竟该何去何从。不能总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应该有一个公婆两方面都能遵循的科学公理。在理论多元化的情况下,如何走标准化之路,这就需要我们去探索。我想不论探索有多艰难,标准化之路一定要走,要尽可能找到比较客观的依据,这种过程会比较漫长,但不能因为长,就不去尝试。”李老在治疗乳糜尿及痹证时,不论什么临床分型,都以苦参为主药,实践证明这一选择是行之有效的,这应该是标准化的一个绝佳范例。李老还在大量临床实践的基础上创立了“痹痿统一论”学术新说,应当视之为当代中医药传承的结晶。

      作为李老的学生,我希望李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传承的战略层面上,更多关注如何打通理论与实践的隔膜,从既往经验中提炼出更多有益的指导,归纳简化切实有效的临床手段,这样的传承应该嘉惠时代更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29 9:45:43    跟帖回复:
    7
    魔法传递的是勤奋与过人的洞察力
      跋白科新《全国医学博士入学英语考试高分魔法书》
      菜九段文

      算起来考研攻读英语已经是三十年多前的事了,不碰英语也有二十大几年了。虽然英语差不多忘记光了,但三十年多前为征服英语难关而颠三倒四欲哭无泪的折磨却是永生难忘的。屡战屡败之余,隐约觉得自己可能没有找到良好的方法。 但在那个教育手段有限、教育资源匮乏的时代,要攻克英语这只拦路虎,只有硬啃一条路。资质有限加上方法不灵,一路啃过去,真是艰辛备尝,苦不堪言。即使最终过了英语关,叩开了读研的大门,只有自己清楚其中侥幸的成分占了多数。回望一眼,门外也不知倒下多少因同样不得法而啃到筋疲力尽的同道。在为同类惋叹的同时,也为自己在这样稀里糊涂笨拙的胡啃过程中消耗掉了太多的生命精华而痛心不已。

      当年拼了老命积攒的英语功力已丧失殆尽,但遗下的伤痛则终身难愈。所以,当今天看到小白老师拿出的这本《全国医学博士入学英语考试高分魔法书》的时候,顿时心头为之一震,一下子就认出这不正是解决了当年无处求索的快速长功力的法门吗,不由得感叹早生了几十年。虽说当年入学考试远没有医学博士英语那样高大上,而其中蕴含的手筋应该是一样一样的。

      小白老师很年轻,从事医学博士英语教学的时间倒不短,俨然已是这个领域的巨擘。这一定位可以从她因造福广大考生而受到普遍的推崇爱戴,以及其教学思想结晶被大量盗用得到证实。如今小白老师要把医学博士英语入学考试的教学思想结晶结集出版,对她而言也是一件大好事。这一来可以对自己的教学成果进行阶段性总结,并固化成知识板块;二来可以对其中的精华宣示主权,未来有贼心的人在下手之前就会掂量掂量,止步不前了。



      小白老师说这是她的第一本书,让编辑非常吃惊。因为书稿框架的成熟稳固,行文之流畅,语言之活泼生动,非老手不能为。作为应试书,本书绝没有传统应试书的俗套,丝毫没有教学上的匠气,又很有针对性地解决了考生将会遇到的所有难题。书稿的大局观与细部都非常出彩,每一个构成都有其实用功能,在让考生突破学习的瓶颈、树立应考的信心方面,都是卓有成效的。即使是开篇交代国家考试大纲,亦绝非多余,旨在定调,让考生先有方向感。要求考生一进入备考就先做真题,实则是测量实际差距的过程;而让考生重复做已做过的试卷,则可以温故知新,强化印象,提高效率。最令人拍案叫绝的是,本书告诉考生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如何摆脱困境;又如何在写作时用上一些特殊词汇,就会立即给人高大上的印象。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有了基本的功底,用本书提供的方法应考,差不多可以面对任何难题。因为英语基本上丢掉了,书稿中的妙处,编辑无法一一道来。但编辑确信,考生的英语现状经过小白老师的魔杖点化,必将抢分能力陡增。所以书名定义为魔法,确实是名下无虚。

      编辑一度有这样的困惑,怎么年纪轻轻的小白老师居然会有如此高的功力。起初,将答案放在小白老师有超人的聪慧上,故尔能够见人所不能见、言人所不能言。转念又想到,从事英语教学工作的人可谓多矣,超人聪慧者及绝对水平达到甚至超过小白老师应大有人在,但能像小白老师那样拿出一个能如此有效指导考生作品的,估计就凤毛麟角了。因为要做出这样一本书,聪慧、专注、用心与勤奋缺一不可。后来的接触,又强化了编辑的这一体会——其着魔般地投入,使得专注、用心与勤奋融为一体,分无可分。

      其实,小白老师只要把她平时的教学文案拿出来,估计就要超出同类书许多,编辑见到的第一稿就是这样的感觉。但她不作此想,而是精益求精,不断打磨,整齐形制,增添精髓,正如其夫君描述的那样,基本上不分昼夜全副心思扑在上面,很快就出来了二稿三稿。编辑在她的微信公众号里也不断看到稿件中没有纳入的内容,估计在正式付印前稿件的质量还会有很大提升。像小白老师那样把题材的方方面面做到极致,正是编辑一向主张的,并将其归纳为树立行业标杆,不给他人留路。愚以为,小白老师此作,已经将为医学英语博士考试书标出一个高度,成为后来者争相效仿赶超的对象。当然,他人要超越小白老师也不是做不到,但前提是必须把她经过的路先走到烂熟再说其他。

      像小白老师将一个题材尽其所有做到极致,这样的笨功夫,正是中国最高智慧里的大智若愚,看似多花了一些无谓的时间与精力,实则是在进步的阶梯上留下了坚实的足迹。我看到过很多聪明过人的人,出手的东西实在不能恭维,问题看似出在虎头蛇尾,实质是满足于有一个过人之处或者有一个亮点便不肯再深挖下去。一个好的东西好头不如好尾,就像人生一样,只有精彩的开场是远远不够的,如果尾收不好,前面的精彩等于零。也正因为没有贯穿始终的精彩,那些确实有过的亮点也就被大量的平庸埋没掉了。

      说这样的题外话,也是受到小白老师的启发。编辑一向认为,一个好作品的特质在于其因有太多的独家感悟,能给人多方面的教益。小白老师的书正是具备了这样的特质。书里提供的内容,实际上已经超出专业范围,精当的学习套路对人生的思考、工作的把握,也都是可以触类旁通、相互借鉴的。小白老师年纪轻、天分高、悟性好、有活力又舍得下死力气,只要在这条路上一以贯之,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2 18:25:12    跟帖回复:
    8
        大师寄语

        我今年八十多岁了,作为一个普通的医师,看病看了六十多年,但国家给了我很高的荣誉,还出资为我建立了工作室。工作室规划的主要工作,是总结与传承我个人的学术经验。我个人其实没有太多的东西需要传承。我搞了一辈子中医,如果说经验,或者说经验的绝大部分,都可以从古代先贤的教诲中找到依据,也就是来自于古人与前人;还有就是依据前人经验的临床实践。如果要传承的话,也主要是传承新安医学及其它传统中医药的成就,我个人所思、所想、所得只能占一小部分。

        说到传承,其实不论是我个人,还是整个中医药事业,可以说一直都重视传承。《黄帝内经》就总结了其前的学术成果;张仲景作《伤寒杂病论》,也自承“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之说,显然也是传承有自。在我刚学医的时候,与此前所有学医的一样,都是师承相授。可以说,每个搞中医的人都有自己的师承,也都会尽量把师门的精华加以传播。我从传统的中医,变成兼搞教学与科研的现代业者,也有五十多年了,这段时间,更是在搞传承。如今建立了专门的工作室,比起以前个人在诊余搞传承,力量要大得多,那么,就应该有新的要求、新的标准。

        传承传什么,怎么传?从我个人的经历中可以看出,经典著作的学习是必须的。我个人的成长,是靠着先生督促指引读了大量经典,其中《内经》最重要,内容也最难,所以学习的最多。我的体会是,关于痹病的论述,在《内经》中是非常多的,自从《内经》成书以来,所有对痹病的研究论述,都没有能超越它的界定。到今天为止,痹病传承的重点还应该是《内经》,它是我们工作的重要指南。《内经》中有些论述已得到较为充分的研究,还有许多地方的研究还没有充分展开。所以,读经典是必须的。同时,《内经》内容宏富,即使是那些看似与痹病无关的内容,也殊可为鉴。

        工作室根据现有力量,把痹病列在传承工作的首位,这样做是明智的,可以使精力相对集中。痹病的研究在全国都在开展,取得的成果很多。我在这方面也做出过一点成绩。研究的时候,我建议他们要多看全国各家的长处,旁搜博采,把痹病的研究搞上去。

        临床医案的记录也是传承的重要内容。临床医家因诊疗繁忙,多数人都会疏于对自己的临诊记录进行整理。这样就会使得大量宝贵的经验未能流传下来。比如,明代大医家缪希雍留下了《先醒斋医学广笔记》一书,记录了较多的医案。但这个医案并不是他自己记录的,而是一个受惠于他的老病号长期收集整理的,最后经缪希雍本人审订而流传下来。所以医疗经验的流传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新安张一帖医学世家,从明代张守仁公算起,连续传了十三代传到我的老师张根桂公手中,但这十三代基本上没有什么完整的医案传下来,使得后人难以了解他们精湛的医术。在这方面做的最好的当属新安名医程文囿(程杏轩)。程杏轩流传的医案有三集,记录了几百个医案,对后人很有教益启迪。我自己也有意识地收集了一些个人的医案,跟程杏轩比起来,做的还不够好。目前我完整的医案还少于程杏轩,现在有了工作室,至少在医案的收集整理方面,可以做得比以前好得多。

        痹病的研究开展较多,目前面临一个带有普遍性的问题,就是标准化的问题。比如痹病同样的证型,不同医家有不同的治法,用药也不尽相同,往往都能取得不错的疗效。这固然体现了中医丰富多彩的治疗手段,但不利于总结归纳出最佳治法。这种问题不仅表现在痹病研究上,在整个中医药领域普遍存在。中医的方法很多,像七方十剂都有各自的道理,方法多固然好,但标准化程度低也会限制中医药的发展。在理论多元化的情况下,如何走标准化之路,这就需要我们去探索。我希望大家要尽可能找到比较客观的依据,在辨证的基础上,尽可能与现代科学结合起来,有科学作为依据,使人知道究竟该何去何从。所以,我们这个工作室也应该将找到中医药治疗痹病的科学原理作为一个重要的任务。如果别人的观点和经验更接近科学原理,就不能因为是为我设立的工作室,就一味维护我的观点,而失掉找到科学原理的机会。

        我已八十有二了,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看到中医药界年青的一代成长起来,能把传统中医药中的精华继承下去,发扬光大。我们这一代人都是接受了传统中医世代传承模式的教育启蒙,也参与了现代中医药教学模式的构建,深刻感受到中医药现代化过程中的种种困惑与困苦。工作室的建立及国家的大力支持,让我对中医药在现代社会和科技背景下的创新发展,重现辉煌,满怀期待。

        我要特别感谢工作室的年轻人,以及支持工作室建设的很多同仁,他们有自身繁忙的工作,还要承担工作室的任务,确实非常辛苦,也让我很受感动。我也要尽最大努力配合他们的工作,把我所知道的一切经验全部告诉他们,作为老一辈对他们的酬谢吧。

        新安李济仁    2012年8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3 6:59:55    跟帖回复:
    9

    2017年9月19于李老芜湖家中。这是李老迁居前的最后一次合影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8 17:31:44    跟帖回复:
    1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30 6:10:11    跟帖回复:
    1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 6:54:27    跟帖回复:
    1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 9:55:53    跟帖回复:
    13

    四书就是四叔——志菜九段半年钜献

    四书指从2017光棍节11.11《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面市,到今年的2018.5.11拿到手的《走进汉高祖》之《高祖本纪新注》《刘邦解码》。正好半年时间,菜九居然出了四本书(另外一本是年度文集《菜九段集2017卷》),虽然自费占一半,没什么可喜可贺的,菜九段先生也还是高兴得要跳舞要放炮,自以为太他妈的有刺激了。于是乎在2018.5.11当天就草就《半年大捷志喜》,记录了这个个人盛况。何以四书就是四叔呢?这是因为这四本书都是讲刘邦或重点讲刘邦的。刘邦在家里行三字季,四书拱卫之,则为弟为叔,又何疑焉。刘邦好大言,好拉风,四书亦有同好,其中有几个拉起风来也张扬得很。刘邦高寿两千多年,则出自菜九的四叔,亦可充老称尊,如同四个长者四个大爷。而且在菜九的菜鸟心目中,这四个长者四个大爷是颇有斤量的,组团招摇过市起来,也是颇有声势,或者能成一景。需要说明的是,集中于半年出版的这四本书,除了年度文集《菜九段集2017卷》属于真正意义上的新作,其余都是积压在手里的陈货。《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完稿于2015年,《高祖本纪新注》《刘邦解码》基本收工于2013年,其中《刘邦解码》原来叫《刘邦密码》,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专门写作,只是将同内涵相关私货连缀一处,更名后,把《菜九段集2017卷》的内容充实了若干进去,虽然较前更好,但作为单独的书还是太投机取巧了。只是不管它算还是不算专门写作,能与其他拙作集中在一个狭小时段面世,凑成个四书,亦是时也命也。基于这样的考量,在这几天的小欣喜中,也酝酿要把这四个大叔大爷打包面市,作为整体在网络上推介一下,延续菜九的拉风习性。具体方法是,将各书的序跋目录按出版的先后顺序推介一下。正式面市时间:《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2011.11,《菜九段集2017卷》2018.1《高祖本纪新注》与《刘邦解码》均为2018.5。曾经一度,菜九段每每感慨2009年的巅峰状态早已不在,而田秉锷先生对此有不同看法。在《菜九段集(2017卷)》田序里,田老师以为,菜九“09后”的逐年积累,逐年酝酿,超越了菜九“阶段满足”的“09巅峰”。确实,现在的四书给菜九带来的欢欣鼓舞程度,与“09巅峰”相仿佛,这也印证了田老师所言不虚。莫非菜九到了花甲之年,又恢复了若干功力,还有可能再铸辉煌?还真难说。菜九是有使命感宿命感的,真有重大机会出现在面前,是会不要命的。所以真能如田老师所说能重拾雄风,菜九没准真能再拉几个四叔出来呢。生命中有田老师这样的贵人,真好。菜九段2018.5.2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 12:00:26    跟帖回复:
    14
        半年大捷志喜

        从2017光棍节11.11《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面市,到今天2018.5.11拿到《走进汉高祖》之《高祖本纪新注》《刘邦解码》,整整半年时间,菜九居然出了四本书,厚度几达七厘米。我靠,太疯狂了,著作等身不是梦啊。难怪菜九段先生要跳舞要放炮,太他妈的可喜可贺了。

        但是且慢,除了年度文集《菜九段集2017卷》属于这个期间的新作,其余都是积压在手里的陈货。《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完稿于2015年,《高祖本纪新注》《刘邦解码》基本收工于2013年,其中《刘邦解码》原来叫《刘邦密码》,不是专门写作,只是将同内涵相关私货连缀一处,更名后,把《菜九段集2017卷》的内容充实了若干进去,虽然较前更好,但作为单独的书还是太投机取巧了。

        为什么不写一本出一本呢?还不是让钱给闹的。

        不是出不起那个钱,而是不甘心出那个钱。

        《淮阴侯列传考察报告》,怎么样也是观点考证双佳之作,弄到不出资就不好办,确实有心理障碍。因生病差点送了命,也想开了,不就是钱嘛,好大事啊,坚决不留遗憾。于是乎上市。

        《菜九段集2017卷》原本也就想在网上发发算了,后来以纪念退休的理由克服了心理障碍,斥资印刷。

        《高祖本纪新注》也是标志性的成果,原来计划与《刘邦密码》一起作为刘邦文化节的文化丛书由公家出资印行。因其代表了菜九的长期用功,久等官方无果,都豁出去准备2018自费印制了,好在官方及时雨下了。其实即使完全自己出资,加上前两个,也就六七万元。菜九多六七万少六七万,没什么差别,有三本书就不一样了。起码比有六七万强太多太多。有六七万的人可多拉,有三本书的人则少之又少。何况还没出到六七万,何况还不止三本。何况以菜九的敝帚自珍见识,已经出资及准备出资的三本书,个个都像可以传世的美人胚子,出点钱很值当喔。

        元芳,你怎么看呢?

        菜九段2018.5.1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2 15:09:34    跟帖回复:
    15
        半年大捷志喜

        从2017光棍节11.11《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面市,到今天2018.5.11拿到《走进汉高祖》之《高祖本纪新注》《刘邦解码》,整整半年时间,菜九居然出了四本书,厚度几达七厘米。我靠,太疯狂了,著作等身不是梦啊。难怪菜九段先生要跳舞要放炮,太他妈的可喜可贺了。

        但是且慢,除了年度文集《菜九段集2017卷》属于这个期间的新作,其余都是积压在手里的陈货。《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完稿于2015年,《高祖本纪新注》《刘邦解码》基本收工于2013年,其中《刘邦解码》原来叫《刘邦密码》,不是专门写作,只是将同内涵相关私货连缀一处,更名后,把《菜九段集2017卷》的内容充实了若干进去,虽然较前更好,但作为单独的书还是太投机取巧了。

        为什么不写一本出一本呢?还不是让钱给闹的。

        不是出不起那个钱,而是不甘心出那个钱。

        《淮阴侯列传考察报告》,怎么样也是观点考证双佳之作,弄到不出资就不好办,确实有心理障碍。因生病差点送了命,也想开了,不就是钱嘛,好大事啊,坚决不留遗憾。于是乎上市。

        《菜九段集2017卷》原本也就想在网上发发算了,后来以纪念退休的理由克服了心理障碍,斥资印刷。

        《高祖本纪新注》也是标志性的成果,原来计划与《刘邦密码》一起作为刘邦文化节的文化丛书由公家出资印行。因其代表了菜九的长期用功,久等官方无果,都豁出去准备2018自费印制了,好在官方及时雨下了。其实即使完全自己出资,加上前两个,也就六七万元。菜九多六七万少六七万,没什么差别,有三本书就不一样了。起码比有六七万强太多太多。有六七万的人可多拉,有三本书的人则少之又少。何况还没出到六七万,何况还不止三本。何况以菜九的敝帚自珍见识,已经出资及准备出资的三本书,个个都像可以传世的美人胚子,出点钱很值当喔。

        元芳,你怎么看呢?

        菜九段2018.5.11

    9627 次点击,17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灌水]李老与我的师生缘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