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车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随笔册
24224 次点击
154 个回复
车而 于 2017/2/21 19:38:3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写一些最早开始写小说的时候,写的一些短篇类型,

    包括三类,

    生活随笔,写一些生活中的感想,包括和论坛有关。

    随笔小说,很简单的短篇小说,算是超短篇。或者只写了一个开头的短篇。不太正式。

    系列小说,算是小品文,大多都是对话。通常很短。

    这是当时,用IDkar_coe

    写的一些类型的随笔,当时写的不算认真投入,但是写得很开心,很随意,

    这样写到了当时的第二年,三月份,之后就很少再写这种类型的了,

    尽管随笔还有,但其他有两种就不那么写了。

    而开始写一些短篇故事。但不再那么随意和开心的写了。

    我在这里要开始写的,是模仿自己在2002年,到2003年三月份左右的写法,可能模仿得不像,但我会尽量按照那个时候的思路去写,

    因为我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我这样做,可能不对,

    下面,我会不定期的,写以前那三种类型的文章,都很短,类型会给于一个简单的标题,

    这些,以即兴写的为主。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2/21 19:39:51    跟帖回复:
       沙发
        生活随笔

        下雪

        今天下雪了,

        正巧,昨天看了天气预报,本来不会看,看的网页,一般会忽略,但昨天看了一眼,似乎会下雪,

        因为很少下雪,今年是这样的,好象往年也这样了,所以就有些印象,

        到凌晨的时候,或者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好像就感觉下雪了,我记性不好,记不太清楚,

        好像看着院子里的灯吧,是邻近的院子里的灯,好像是有水,但又觉得是雨水,

        不久天亮了,看到的地面一直就是水,听声音落在自家的一个金属片上,也判断不清楚,这里就不说是什么金属片了,也好像是水在掉落,但其实没有听清楚,就以为是下雨,

        然后,一直等到了当天的,也就是今天的中午,过午之后,雪开始变大了,我肯定是下雪,看来,就算是这样的小事,如果不下楼,去检验一下,也可能判断错误。

        更何况更重要的事情。如果我很聪明,不会太轻易的下判断,而会在确凿之前,先存疑。起码生活中的事情,是应该这样的。哪怕是这样的小事,只要不是太有经验,起码我有可能判断错误。

        过午的时候,雪花,我认真看了看,很大片了,起码在我看来算是大了,比起童年怎么样也记不清楚,这种时候,

        刚开始的时候,雪花其实不是垂直下落的,很多是横着飞的,很多是横着向下飞的,

        还有少数,是上升着飞的,

        还有很少的,是螺旋上升着飞的,

        还有很少的,是螺旋下落的飞的,

        这样的发现,也许小学生也发现过,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我忘记了,我也忘记以前的观察了,我记性不好,所以我又重新看了一遍,记住了,

        后来雪更大了,就不再是这样,我想,也许很低很低的地面,雪也不是这样,不然,可能每次都能注意到,

        现在天快黑了,还没有全黑,但很快会完全黑下来,

        我有十五年,大概十五年,没有写过这样的东西,现在写,却写不出心里话,我不说原因,但我能写出,我心里的大概意思,这个完全逼真,

        因为这一篇是生活随笔,我会写下心里的真实感想,但不能说出的都彻彻底底的是我的词汇量,

        比如,我变了,而且不止如此,但我不说这些,

        说点别的,我大概有两个星期,我记不住了,想起了以前,非常怀念,然后一直想,然后很想写点以前的东西,

        因为一些原因,就是为了把别的东西写好,所以总是耽搁,耽搁到今天,不然,我已经写了很多感想了,

        现在使用的这个id,就是我今天刚注册的,这个id名字,是我曾经在2003年三月份注册在一个网站使用过的,不过那个时候注册的时候,和在这里注册的情况不太一样,这个以后再说吧。

        我记性不好,很多感想,想过了,但又忘记了,没有立刻记录下来,就会忘记。

        人在生活中,会说很多,很傻的话,起码我是这样的,但一般不会记录下来,别说想出来的傻话了,就算是亲口,张开口,说给别人听的,都未必会写下来,

        而且要说想法,我很喜欢去想一些很滑稽的,或者说黑色幽默,或者连这也不是,而是类似冷幽默,比冷幽默都不标准,就是我觉得很有意思,很想笑,但别人听了会觉得非常无聊,很不想听,乃至于我非要说出来,会被白眼,或者被怀疑,被看不起,所以我自己不会记录下来,后来想得也少了,或者说我不敢记录下来,想出来的傻话,

        因为愿意写下来的,必须很好,起码,自己认为比较好,可以写下来。

        但我不会这样,在这里,我会说很多生活中的想法,因为我曾经这样过一段时间,所以我最近就决定,继续那样,大都没有意义,只是在生活中的想法罢了,那种过一会儿,都能忘记的那种,比日记,都要容易忘记的那种,不是遭遇,而是感想,

        我会写一些很平凡的感想,不会写遭遇,不会写可怕的事情,不会写对可怕的事情的感想

        在这里是这样的,

        我很怀念过去,但我回不去了,我非常的悔恨,和内疚,为这件事情,因为我非常的暴躁,吃软怕硬。我这是形容,也许不完全是,但我觉得差不多,所以这么说。

        天已经黑了,但和几年前一样,和很多年前一样,光污染,没有星星,没有很深很深的那种背景,

        在2002年的时候,好像已经是这样了吧,但能看见很清晰的月亮,

        也许不是每一天,但是,当我看到的时候,我不会想起来星星,好像忘记了,好像那个时候很习惯那样,

        我健康的日子恐怕不多了,但如果还有很多年,才会彻底倒下去,那么我也许,会像是回忆以前,

        如果回忆起来,这天下雪了,那就是看到了这番,随便说的话,

        我的脑袋几乎空空如也,能想起来的很少,

        等我想起来什么的时候,我再继续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2/21 23:54:02    跟帖回复:
       第 3
    系列小说


    密室系列之,推不翻,实况


    我:什么时候下手?


    某甲:什么什么时候?


    我:离开密室,


    某甲:月圆之夜,


    我:合适么?


    某甲:不能再迟了~~~~


    我:那么最佳时间到底是什么时候?


    某甲:能藏起来行动的时候,


    我:怎么藏起来?我不就是被困住了吗?


    某甲:——某乙!结果出来了吗?


    某乙:报告~!不行啊。五个密室计划执行者,完全依照的高技术原则,轮番监视密室(注:密室仅仅是多种比喻的含义,所以要达成效果,必须很多人一起行动,)


    我:啊?他们是高科技呀!


    某甲:……总之不能再等了


    我:恐怖行动~~~~马上就要开始了吗?~~~~会不会给我自己造成轰炸之祸?


    某甲:为了!!!!继续耍你,我就是五个之一,


    (谢幕)


    我:以上仅仅是开玩笑,修改以前的写法罢了,某甲!


    :……?


    我:有没有人?


    :……


    我:还好,没有回答,否则就又要受罪了,这是我经过特殊训练才能偶尔达到的,不能一直做到这一点,有没有人能听明白我在说什么?


    :……


    我:“呵呵呵呵呵呵?”……谁在笑?不行,必须控制住,这个是比较难控制的,都别说话,我有话说,我真不敢相信,我还能像以前那样写文章,但我知道,这不一定是我能完美做到的,真有意思,


    (谢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2/22 9:30:42    跟帖回复:
       第 4
        系列小说

        晚间夜话系列,2017.2.22

        扣谋瓦(日语:晚安)

        今夜的晚间夜话内容,是由以下几个部分组成的:

        一,新闻。

        昨天中午,在本夜话编辑的住处附近,下雪了,并且当天,该编辑已经开始在论坛发表文章,引起了宁静。

        问:请问昨天中午开始的大雪,已经平息了吗?

        答:业已平息。

        问:都化了吗?

        答:还没化完。

        问:请问昨天编辑的情况变得怎么样?

        答:即使是编辑,也一定很累了,

        问:如果很累,就无法让论坛从宁静当中拥有生机吗?

        答:这个也要依照编辑疲乏程度的大小而定

        问:那么您认为编辑是否可以让论坛变得富有生机,是因为没有休息好,才停止写文章的吗?

        答:不能简单这么认为,但这个原因所占的比例是比较大的

        问: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能让编辑多写文章!!!

        答:你十分无礼,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

        二,悲之郎桌桌晚饭时间。

        主持人:大家好!今天我给大家介绍的菜色是——烤头发

        副持人:哦,这道菜大家都不多见哦

        主持人:是呀,这道菜是我们专门从寻齐记里面找来的。并不算家常菜,但是做起来很方便,所以这次专程介绍给大家

        副持人:难怪喽,寻齐记里的东西都是大家没有听说过的。请介绍是哪一页里面写的有这道菜?必备的……又需要哪些工具作这道菜呢?

        主持人:需要一个头发,然后是一个尖头的洗发露,用来穿过头发。然后是酒精炉,这个是很先进的用具

        副持人:不错,这些都是近代人……或是城里人采用的用具

        主持人:将酒精炉点燃,把头发放在火上烤,……直至里面的汁水流出。大家看,成了!可以食用了

        副持人:哦,谢谢,我想我还是不要吃为好……

        主持人:来!试试!!

        镜头里面一片混乱

        三,名人专访。

        记者:kar_coe先生,我们来采访你

        kar_coe:我刚睡醒!会说话不清楚!!!

        四,百姓生活。

        记者:请问!您对新论坛的看法是什么?

        百姓:我不知道什么是新论坛

        记者:请问!您对新论坛的看法是什么?

        学生:老师说不要忘旧

        记者:请问!您对新论坛的看法是什么?

        医生:我?!

        记者:请问!您对新论坛的看法是什么?

        太太:酱菜已经不时兴了!

        记者:请问!您对新论坛的看法是什么?

        驯人师:如果谁不听话,我就用鞭子和奖赏处理

        记者:请问!我能辞职吗?

        编辑:今天的稿子都是用以前写的东西,改编的,根本没有新意,这样都赶不出来!何况,你一辞职,这个夜话就彻底没有续集了呀,就再也不能看到这种东西了!

        幻想天空系列之 晚间夜话,由kar_coe独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2/26 11:58:57    跟帖回复:
       第 5
        生活随笔

        窗树二则

        十几年前,我就注意到几次,凌晨,对面的家属楼,所有的窗户都不发光了,但凌晨之前,总是有很多家是亮着灯,

        是固定的几家,也可能不是,反正不是全部亮灯,但可能是固定的几家,然后,到了放假的时候,或者双休日的时候,对面的家属楼,有可能到很晚了,但还有几家亮着灯,

        后来我就不注意了,大概,有十几年不怎么注意了,中间还离开过这里几年,所以回来之后,就更不注意了,

        最近几天,又开始注意,对面的楼,亮着灯,我就想,都凌晨了,大概,现在和过去不同了,现在,到了凌晨,也有那么多家,不肯熄灭灯光,

        后来,我发现,或者怀疑,那可能,是,周日的时候,只是我,没有记住日期,所以弄错了,我想可能是这样吧。

        后来又想观察,总是强迫自己观察,但总是记不住,再后来,我总算观察了一次,也可能是两次,果然,平常对面的楼,到了凌晨,最多只有一两家,还亮着灯,但也比十几年前,不同了,

        我以后还要让自己观察,多观察几次,好记住这件事情,

        大概之后,最多一两天吧,有一天晚上,我下楼,看楼下,是因为有事情,所以我就下楼,走在家属院里面,外面没有一个人,很晚了,

        十几年前,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也常这样,后来就不这样了,

        现在我再次这样,走过以前,喜欢走的一个地方,发现,那里的树木,都长高了,长到三楼了,大概,但以前更好看,以前,我每次走过那里,那里都是最好看得一个地方,

        现在,不但树木都长大了,而且,最应该有灯光的地方,灯也坏了,

        我十多年以前不知道那里好,习惯性的,不假思索地走那里,后来一个以前的老朋友,告诉我,那里很好,我才注意到,后来我就想这件事情,

        再后来就不走那里了,因为越来越乱了,也因为一些原因,直到如今,

        到如今再次走,发现树木长高了,我又走到自己所在的楼,发现,应该是同一期种植的树木,同一个树种,

        我所在的这个,楼前的,树木,同样的树木,几乎没有长高,而是参差不齐的,

        是同一种树,我记得,更早,二十年前,这些就有了,但到现在,同样的树木,这些,没有长高,

        附近还有一个楼,楼前也有同一期的,同样的树木,那些,长到二楼了,而且长得很齐,也比较粗壮,

        比长到三楼的那一排,也差不多,都是长得高度比较整齐的,

        唯独我住的这个楼,前方,同样的树木,二十年前,我记得就有了,可是到现在了,瘦弱不堪,基本上最好的,能长到一楼多,

        而且不粗壮,距离我住处最近的一个,大概和二十年前一样,仍很瘦弱,很低矮,不比人高出太多,并远远没有人粗壮,

        我想,说不定,这棵中间被谁换过,不然不可能这么矮。二十年了呀。

        这也可能是严重营养不良造成的,

        大概第二天,或者第三天,我又开始关心别的树木了,

        那个,就不是二十年前的,而是更早的,说不定是百年前的,但是,距离我的窗口,却更近,因为那个更大,枝蔓更多,这是很近的一棵树,这是,一百年前,或者几十年前,或者很早就有的,

        一棵歪了的树木,歪的方向,正好不是对着这边的楼,也不是对着那边的,但主要,不是对着这边的楼,

        而是对着侧面的,我想,几十年前,或者更早以前,这棵树还小的时候,就被人推搡过,

        歪了,但歪的方向正好,

        所以后来,就一直没有被砍伐。

        我想,以前,这里都是平房,这个我有印象,更早,这棵树还小的时候,这里有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但我写得并不太象是我写的,这是有原因的,但我能记录大概的情况,尽管抒发不了感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2/28 9:26:11    跟帖回复:
    6
        系列小说

        雪片系列之:消失的雪片

        (注释:这个是根据以前的一个系列短文,改编的,但那个时候写系列短文,通常会只写一个,就没耐心了,其实,最近在这里保存的几个系列短文,都是在那个时候的,都是只改动了一点地方,但也可以算作是全新的文章了,这么做不好,但这是为了能模仿,2002年的写作手法。可能永远也模仿不像了。)

        以前,我家的门前有一个小雪片,当别的雪都化掉的时候

        她最晚溶化,所以,变黑了,

        每天我出门去,都看到她把自己藏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

        我其实很想把她请到屋子里面

        可是不行,我想她是很怕我身上的体温吧

        一天一天的过去,天气越来越暖和

        有一天,我再去看,她已经不像是小雪片,而是一个反复溶化,反复挣扎的,一块泥,

        小雪片说:“我快要死了,或者已经死了,”

        我说:::“可以啊,你为什么现在才明白这一点呢?雪终有一死,”

        小雪片说:“因为我怕溶化,所以变成这样了,但我现在快要死了,请答应我一个问题,”

        我说:::“可以啊,我什么都懂,我已经是一个,无所不知的人了,对尘世上的很多事情,”

        小雪片说:“我从天上落下来以前,天上的雪,还有云,告诉我说,别下去,那里很坏,在大地上,只有一个天上所没有的东西,但地上的其他的一切,会毁掉了你的洁白,但那是什么呢?那却是所有地方最珍贵的东西,你知道它是什么吗?我现在已经不妄想在短暂的生命中,能见到它。。。可你知道它是什么吗?能告诉我吗?”

        小雪片说这几句话的时候,眼睛始终飘忽,似乎看不到我,让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出答案

        我说:“小雪片,我生活在大地上,我也知道,你说得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但你不应该听,我可以把你放进我家的冰箱里,然后,有一天,我也许会决定,告诉你,”

        我想将小雪片抓在手里,但是回到家里之前,她已经融化了,因为,在那个时候,可能已经晚了。。。

        今天,小雪片的故事,是想,说明一件事情,,无论,答案是否可以让,想要说出来的,或无论,是否知道:

        在我们这个大地上,有着一件天上也曾经说,值得的东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2/28 9:55:14    跟帖回复:
    7
        随笔小说

        巫神停留

        (注释:这篇也是改编自以前的,原文没有被保留在网络上了,这次不会仅仅更改几个字,和上篇不同,这篇不但会略改,改到后面,是比较彻底的改写,)

        那一年

        大雪下得像是馒头一样大个()

        小孩子们还都能高高兴兴的

        这雪下得和冰雹差不多

        就算砸在人身上,也是承受不住

        那位说了:“会不会就是冰雹啊?”

        如果是冰雹,包子那么大,砸在人身上,那直接就粉身碎骨了

        院子里好多大树啊,最后被雪压得骨短筋折,碎片满地

        这场灾难,很多人说是,和雍正爷苛政有关

        其实让我来看,这分明就是命运现象

        唉~~~真是可怜啊~~

        有一个孩子,没有家人,也不敢出门,天天呆在家里面,

        后来他开始没有事情做,就上网,结果,说错了话,

        所以,巫神被请出来,好让他知道厉害,

        巫神做法,是有人花重金,行重礼,给足了巫神面子,当然也给足了银子,

        然后用十六抬的黄陵轿子让巫神进来,住在那个小孩的附近,

        这可都是大官的待遇,

        这要是敢让看不到结果,非斩了不可

        巫神有好几个人,一起进了那个楼,住在那个小孩的上下左右,

        并不立刻做法,而是,在雪下得不大的时候,绕着这个楼慢行,口中念念有词,兴致来了,手舞足蹈,

        这些都没被人发现,否则看到的人,会视为不可思议

        巫神们后来告诉上级:“干得不错。有成果了,他快发疯了。而且,还不止呢……”

        天始终降此大雪,

        那个小孩,知道了厉害,

        后来,他精疲力竭,躺在地面,不能动了,但是,巫神的法力,还是能够穿过墙壁,

        他很少能爬起来,也很少能来到桌子前,每天,躺在地面,或者仰面,或者侧面,

        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他开始呼吸困难,

        再后来,情况更加严重,他的脖子都很难抬起来,甚至,身体也向侧面折过去了,

        他拉紧窗帘,但没有用,

        法力,比大自然的雪,更有力量,

        能够穿过门窗,墙壁,何况是窗帘,

        所以这场雪,和雪地上的神秘力量,他也没有办法,

        毕竟是难以理解的意思么,违背不得,

        他的说法,和当时人们的猜测都不一致

        所以大家哀叹之余,也没有办法

        因为,不能理解,这是怎么办到的,

        巫神说:没有关系!

        惩戒!

        会惩罚的!

        大家疑惑之余。尊重的害怕着,没有人能把巫神请走,

        巫神满载,而不归····

        那个受害的人,越来越难以爬起来了,吊灯,只剩下一根线,垂在天花板上,

        好像也折断了一样,

        他那样看着那根线,但无法抓住什么,即便躺在那里,

        他的骨骼,也在一点一点地向侧面扭曲,

        每天,每天,

        (下面,这是以前写的注释,一个放在这篇文章的开头附近,一个放在结尾,但都很愚蠢,不过那个时候我竟然会写出这样的说法,这里也保存下来,原文如下,开头是:“嘿嘿嘿,现在是冬天,所以故事不小心总和雪有关”

        结尾是:写得还好吧?我觉得不错

        我从来不改编别人的故事哦,全是自己想出来的哦^-^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2/28 10:33:04    跟帖回复:
    8
        随笔小说

        雪地的精灵

        (注释:这篇,也是取自以前的一篇文章,也是2002年的,但是改写得很彻底,)

        街道非常宽

        两边是黑色的松树

        夜晚的路灯里像是隐藏着绝望

        忽明忽暗把我眼睛都弄疼了

        我晚上的时候,一个人太没意思了

        于是一直往下走,看看能到什么地方

        有时候我听到什么东西怪怪的叫

        突然我的额头上,飞来了一个精灵,

        我努力去看

        后面,跟来了一个木偶,木偶要抓住精灵,

        刚刚下过雪才不久

        地面上都是脚印,

        精灵对我说:“救救我吧,木偶要抓住我,”

        我哧笑了起来,这是什么说法,听说过吗?精灵,被木偶追着跑?

        我说:“你多半不是精灵,你不知道是什么。”

        精灵说:“真的,我是个精灵,但你看我的样子,是不是很奇怪。”

        我看他的样子,好像很胖,或者很方,反正很奇怪,一点不好看,还有点恶心,

        他说:“但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我自己改造自己,后来,木偶来了,把我任意进行改造,再后来,我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木偶来了,面孔冷峻,鼻子瘦削,一看就是个很严厉的人相,长着一张成年人的面孔,似乎富有人生经验,

        木偶说:“你跑不了,我就当遛遛了。”

        精灵说:“就是他,他也能改造我,最近是他在改造,以前是别的木偶,反正总是不停的改造,偶尔会换个木偶,”

        我问:“他怎么改造你?”

        精灵说:“他把我吃到肚子里面,然后,我一说话,他就说话,我一有动作,他也有动作,但是,我的声音,被他改造了,我的动作,也被他改造了,就变成他的样子了,”

        我说:“那,他是你过冬用的棉袄就好了,只要合身,你就当作,这是为你缝制合身的厚衣服,不过你穷吗?会不会付不起账?如果你也会赚钱那就好了,那就没问题了,看看,你们每个精灵,都有一个这样的壳,”

        精灵说:“不是这样的,因为我变成了别的样子,会说话非常可怕,很像是一很厉害,很疯狂的人,好像是一个杀人犯在说话。或者好像是一个关押犯人的人在说话。”

        我问:“那怎么办?”

        精灵说:“后来,他就让我同意,说在他外面,再套上一个木偶,是一个胖娃娃的木偶,是一个巨婴,比成年人还高大,但是完全是婴儿的形状,然后,他就钻到了那个巨婴里面,我一说话,他就把声音,变成了很可怕的杀人犯的声音,然后,声音再经过巨婴的壳,声音又变成一种很扭曲的,比巨婴还可怕的声音,这样,我的声音最后传播出来,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声音,”(注释:“巨婴”是从网友那里听来的词汇,这里借用了。)

        我说:“我想听听,那是什么声?”

        那个木偶就笑了,然后发出了一个很奇怪的声音,似乎不需要精灵在他里面说话,他也能做到,

        我问:“是这样吗?”

        精灵说:“不太一样。”

        我说:“他不太情愿让你代替他说话,他似乎想要说出自己完整的声音,”

        木偶说:“那不行。”

        我说:“怎么,一个精灵说话,还需要强迫他的声音,像是谁吗?”

        木偶说:“你不理解这个世界,”

        我说:“我怎么会不理解。”

        木偶说:“如果你是要干预,那么,你也会变成他那样,而且更凄惨,你会被折断,”

        我说:“笑话。”

        我说完,木偶真地笑了起来,

        后来,精灵不见了,木偶也不见了,我想,我是不是看错了,

        ……我就一直走到天亮吧

        这条路够不够我一个晚上呢?

        如果天蒙蒙亮了

        但天是黑色的,黑到,看不到远处。

        (注释:这篇文章,和上篇文章,也就是巫神停留,这两篇,不但是改写自以前的,但内容增多了,尤其这一篇,几乎是很彻底的在改写了,有个问题必须说明,这两篇,在起初的创作过程当中,多少受到了一点干预和影响,尽管不值一提,但是这里进行这种说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2/28 10:53:02    跟帖回复:
    9
        随笔小说

        小鸟的宿命

        有一只小鸟,居住在一个很小的树的枝丫上,他得意洋洋,自以为很了不起,每天唱两句,唱了很多年。

        一个猫头鹰,是个探子,听到他唱歌了,就报告到上面,

        然后,上面勃然大怒,说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小鸟,

        但是,上面一旦发怒,所谓的教训,就不是一般的殴打,

        而是一个跨时两年左右的千刀万剐,必须用很高明的技术,才能办到,

        这件事情被重视了,所以,派来的执法的一些鸟和鹰,都是高手,根据他们吹嘘,能执行四年左右的千拉万剐,

        他们就飞来了,周围都是比较大的树,这些树的中间,有一棵很小的树,甚至好像是树苗一样,叶子很少,

        这树竟然还活着,并且上面还有一个用树枝,搭建起来的小屋子,

        不敢说密不透风,也差不多了,

        这些执行刑的鸟,和鹰,就用铁丝,铁线,等等的,探入到这个树枝的屋子当中,

        这个屋子不能阻挡这些高科技,

        不是说别的鸟不行,但这个喜欢每天叫两嗓子的鸟,他水平太差,他不知道怎么杜绝这种高科技,

        所以,每天都好像在被鸟爪子,不停的撕扯,

        后来他一动不动,躺在那里,还是不停的被撕扯,

        一天,两天,三天,几个月,一年,两年,

        他尽管都不能起来了,并且每天都被这样不停的撕扯着,浑身都是伤,尤其里面的骨骼,快要被拉散架了,

        但是,他还是在唱歌,但都是很悲哀的歌曲,

        猫头鹰又来了,和其他几个点头示意,听了一天,然后说:“必须报告给上面,上面要知道答案。吩咐下来了。”

        说完,他就飞走了,要报告给上面,

        后来,这些虐待他的鹰,似乎接到了什么消息,就嘲笑一般的对这只穷困的喜欢叫唤的鸟说:“你倒是出国呀!”

        “你倒是出森林呀!”

        “你走吧!”

        “没出息,”

        “不要脸。”

        他们骂着骂着,并且一边打一边骂,

        小鸟就在拉扯当中,努力出来,但是不能停止拉扯,

        小鸟说:“想看看皇宫。然后再走。”

        “这是挑衅!”一个鹰说。

        “要看看你死了后再走。”另外一个鹰说。

        “你会爬着,”又有一个鹰说。

        这个喜欢叫唤的穷鸟,就爬着要去看一眼皇宫,

        但没有爬到,就累死了,他的骨骼散架了,

        临终前,他听着那些鹰说:“你到外国了,你到外国了。”

        “外国的鹰,都恨你。”另外一个鹰说。

        “看不起你。”又有一个鹰说。

        这个喜欢叫唤的穷鸟,就在这样的谩骂,和撕扯当中,渐渐的散架,

        然后死去了,

        在他的临终前,没有闭上眼睛,似乎看到了外国的森林,外国的河流,

        但是,他的脖子折断了,好像是羞愧的,低下了头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2/28 11:16:19    跟帖回复:
    10
    随笔小说


    羊的遭遇


    有一只小羊,很相信一些老羊的说法,老羊们总是说,山里面的狼,一旦做坏事,就会遭受报应,


    小羊对此深信不疑,


    后来羊长大了,叫声特别的大,还喜欢叫,这样,他的声音就让狼听到了,


    狼判断咬死这只羊之前,基于一种考虑,准备让这个羊惨死,而不是被一口吃掉,


    这是为了让这个喜欢叫,并且叫声特别大的羊,非常长期的,在这座山当中,叫出一种很凄惨的声音,


    “要多长时间?”几条狗问。


    “越长越好,”狼说,说完就走了。


    之后,这些狗就一直虐待这只羊,


    这只羊就进行了漫长的惨叫,声音很大,整个山都听到了,


    狗们在虐待羊的时候,就讥笑他,说:“你不是羊。”


    但是,这个羊起初还是没有明白,他很疑惑,并且大惑不解,他说:“这难道不是神经病吗?他是怎么想的?我怎么会得罪他?我一直是很尊敬狼的,没听到我常常说,都是一些狼的理论吗?我是在说明,怎么当好一头狼,不但将来不会遭报应,同时还能治理好整个山,我这样的,应该是狼毛,怎么可能被当作敌对了,怎么会把我当作羊呢?”


    听到这个羊这么说,


    狗们就哈哈大笑,继续殴打他,谩骂他,并且一边这么折磨,一边载歌载舞的,


    这样,一天,两天,三天,几个月,一年,两年,


    后来,这个羊躺在那里,几乎不能动了,还在不停的被殴打,谩骂,


    但狼的命令是不变的,


    必须让这个羊,继续惨叫,好让山中的其他走兽和飞鸟们都听到,


    但这个羊还是心存希望,他一边惨叫,一边谈论,狼治理山林的理论,并且说:“这样,就又有仁慈,又有血性,又能震慑别人,又能爱护山林了。”


    他直到散架的那天,都怀有一点妄想,那就是,他在谈论,帮助到狼的理论。


    结果,整个山林,没有任何一个声音,同情他。


    小羊们在山林间跳跃,


    自由,而且活跃,


    阳光照射进来,撒在平和山间,和地面上,


    这一切都会过去,


    将来,人们看到的,还是一片祥和的林木,


    但是,老羊的故事,还在固执的讲着,欺骗了,也安慰了,许多的热爱和平,并且,有点愚直的生命们。


    可以相信,但要默默地相信,


    低下头颅,闭上嘴巴的相信着,


    这是一个,孕育生命,并充满了爱的地方。


    (注释:这两篇小说,小鸟的宿命,和羊的遭遇,是完全新写的,不是改编自2002年的,所以语言和方式不如以前那个时候丰富,我一旦不修改以前的文章,就不知道怎么写成那个样子了,这两篇在构思的时候,也受到了一点影响,尽管不值一提,但这里进行这种说说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3/3 11:37:09    跟帖回复:
    11
        生活随笔

        纠树

        在之前,窗树二则当中,写错了一个地方,那棵树,后来我下去再看,并不是向两个楼的侧面倾斜的,而是不但向两个楼的侧面倾向,同时,也向着对面那个楼的方向倾斜过去,

        而不是完全向某个单一的侧面,这是说,从树根的方向开始看,如果,看树的中间部分,上面,是一个歪脖树的情况,是说略微有点那样,

        这说明,以前我看得不认真,只是随便经过,留下了一个简单的印象,没有深刻的看,

        那天下去,专门看了看,才确认了这棵树的根部的倾斜的方向,

        是啊,这棵树还是树苗的时候,还没有这两个楼,当初推搡这个树木的人,不可能按照一个很标准的方向,去推搡,但也可能是栽种的时候,不小心,这就没有人能知道了,也许当初那个人,早就不在世了,或者早就忘记了,

        倘若我不是快要搬家了,那么,也许我到死那天,都不会很清楚这棵树,是怎么倾斜的,我就是这种马虎大意的人,

        对于搬家,非常犹豫,以前搬家过,不在这里住了三年,那时候就非常难过,后来终于回来,这次又快要搬走了,恐怕就再也回不来了,所以连楼下的景色,也开始怀念,

        走到一个楼的前方,我记得十几年前,在这个楼的一楼的一个防盗网的下面,或者说侧面的里面,看到窗口,和铁网之间,卡着一个动物,如果不是一个鸽子,就是一个猫,我记不住了,在那里一直卡者,卡了很长时间,我总是晚上走过那里,看到这一幕,这是说十几年前,后来就没有再看到了,具体多长时间,没有在意,

        这次白天,走过那里,又想起来这件事情,

        后来,又看到了一个小孩,我就想,二十年后,这个小孩就长大了,成为成年人了,

        到那个时候,我就非常老了,

        然后又看到了一个人,是我小时候就见过的,那个时候,我还非常小,这个人,我就有印象,因为这个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某一种类型的,身体有残疾的人,但不是缺胳膊少腿,这么说,没有恶意。

        我只有很偶尔很偶尔地看到,才能想起来,

        这次又看到了,但我不敢看,等到那个人过去了,

        那个人用了一个类似电动车,但是很奇特,很像是一个板块一样的,可能是定制的,

        等那个人过去了,我回头,目送那个人,看到那个人的脑后的头发上,都已经有不少白色的头发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3/3 12:45:59    跟帖回复:
    12
        随笔小说

        写歪诗吧

        (注释:这个文章的开头是,2002年冬天写的,是在那一年快过去了的时候写的,但是现在重新写一次,后面都彻底给改了,不是原文了,)

        写一个越歪越好的

        就像歪脖子病人,耳朵都贴到肩膀

        而且是写一个没意义的

        就像长颈鹿的脖子,把自己变成傻瓜

        诗如下:

        一个病人,走到大街上,快要春天了,落叶还没有落完,还有一些孤零零的飘荡在树枝上,好像是一个一个的干瘪的灯笼,

        然而,小鸟,虫子,都比以前少了,即便春天真的到来,也会很少,

        现在严格来说,已经是春天了吧,但是,好像,比以前的春天,更晚的出现树叶的嫩芽,但也可能是错觉,

        有一个患病的人,来到了民间疾病研究会,这是一些民间的人,开办的一个会议,不请医生,病人们互相商讨,看看怎么解决这件事,

        这个人看到了另外一个病人,很可怕,面孔好像是骨骼,并且极端吓人,好像是一个面具,

        他看其他人,都有自己的桌子,并且围拢在一起,商量各自的情况,

        只有这个人孤零零的,自己也孤零零的,只好走上前,和那个人说话,他们没有桌子,只有板凳,

        那个面孔好像骨骼,好像面具的人,就开口说:“我以前在这里,看到了一个病人,总是带着一个假面具,摘不下来,贴在脸上了,我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就对我说,他总是参加各种聚会,结果,脸上,一直要带着一个假面具,今天带这个,明天带那个,后来有一天,其中一个假面具,再也摘不下来了,去医院也解决不了,只好来这里,开会,希望能解决。”

        “之后怎么样了呢?”另外那个病人听完,就问。

        “之后,我就很害怕,然后,我再也不敢去参加聚会,也不敢接触任何人,也不佩带任何假面具,等到有大事请,必须出去了,就以真脸示人,”

        “那样,你应该没关系了,”病人问。

        “我以为是这样,但这样,我的真脸,就越来越坚硬,越来越厚重,最后,钙化了,再然后,我的脸就变成这样了,好像是一个骨骼,一个不能变化的东西,好像也是一个面具,”那个骨骼脸的人说,

        “这可怎么办呢?这是为什么呢?”那个病人问。

        “我四处求医,希望寻求答案,但都解决不了,我猜想,可能是因为我太真成了,所以,万事都不能过激,不能总是聚会,也不能完全不参加聚会,一个人,总是不接触任何人,也会变成一个固定的,并且固执的情况,人和自己相处,也不会完美无缺,成为一个很完美无缺的人,”他还说了很多,

        到后面就听不太明白了,可能是说,这样也不好,之类的意思吧。

        病人走出这个民间的疾病研究会,来到了大街上,

        冬天,已经要来到了春天,但是,整个冬天,都不寒冷,即将来到的春天,却好像是干燥,毫无生机,只有沉重的烟的枯燥,

        大树的树干,不但裸露着,裸露的粗手臂,上面,也挂着伤口,好像是脱了皮的伤疤,但也许连树木,也希望能显得健美,希望能锻炼身体吧,

        一个冬天,只是降下过两次雪,如今阳光,降落在,这样的好像经历过一个诡异的冬天的树梢,

        上面,好像是有着,或有过真正的生机,远处的大楼,一座一座地改变了,

        有一天,树木会改变,冬季会改变,无论怎样的,想要回忆往事,想要坚守原有的原则,也不可能,不忘初心。

        病人的手上,充满了瘢痕,骨骼也在扭曲,日子一天一天的临近,

        多么希望,能回到往事一天,

        一棵树叶,老的树叶上的灰尘飘落,

        钢铁一样的车辆,拥挤在街道上,

        这是一个还算年轻,但实质上也已经衰老的人,

        有一天,光秃秃的,没有生机,没有拍拍肚皮回家的生命,坐落的树枝上,

        在干枯脱落完毕之前,会生长出来一片灰蒙蒙的,又很快会被灰尘覆盖的嫩芽,

        以前,曾经以幻想,和误解,理解过的一条很小的道路,如今,不但两旁只剩下一些店铺,而且,连店铺,也都拆掉了,一个一个的关闭的门,和被改变了,但又再次荒凉的,

        有一个很老的楼,好像还是以前一样,不知道是哪一年的,

        这一切都会过去,都会渐渐的遗忘,

        光芒,冰冷的,落在地面上,在它年轻的时候,也许不是这样的吧。

        病人走过这里,穿过熟悉的,但又不熟悉的两旁的衰老而又不断变化的景象,人们也变了,不再像以前一样。

        “还是以前好啊。”他很想这么说。

        但那个时候,不是也想这么说吗?但那个时候,并不懂得这句话,

        真希望,那些曾经不认真记忆的景象,能真的留在记忆深处,

        无论日子还有多长,是还有一些,或者还可能更长,

        很多年前,连夜晚也那么年轻,

        在如今,连早晨,和上午,阳光也如此的苍老,

        我的时代,我的年轻的时代,并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只有这几条一条,一件一件,一个一个的,逐渐苍老的,

        “在我眼前,如今,只剩下这些了。

        “可是如今的我,连真心话,和一个真心的想法,都无法在心头停留,

        “如果在缅怀,和诉说下去的话,也许连我自己也听不懂了,

        “但无非是,

        “没有意义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3/3 13:12:56    跟帖回复:
    13
        随笔小说

        羊的犬齿

        有一头羊,仗着狼一样的牙,还有很明显的犬齿,就认定自己实际上是狼了,

        他喜欢和狼嬉戏,在他小的时候,也幻想过长大之后,怎样的威风凛凛,称霸山林,

        他对羊怒吼,追逐过兔子和羚羊,

        一直到青少年了,他还看山林通鉴,和二十多山史,

        这些都收集在一些树叶上,

        通常,羊们是不看的,因为太残酷了,太吓人了,里面很多描写,都是吃羊的,

        但这个有狼牙的羊,他就不怕,看得津津有味,还得意洋洋,

        他还听说过一个往事,就是看这种树叶,将来能有出息,以及怎么样,就用这种故事来鼓励自己,非常认真刻苦,指望将来长大了,可以随狼群出动,

        至于认真吃草,锻炼逃命,他是不屑的,

        结果,等到别的羊都很强壮了,可以在乱石上作出各种招摇的动作,

        让狼群都有所忌惮,知道这是年轻的羊,不容易碰,

        并且让母羊们都很羡慕,知道这是健壮的年轻的羊,

        而有狼牙的羊,却还是瘦弱不堪,面黄肌瘦,但是知道很多吃羊的典故,还有自己的想法和观点,

        但是母羊们中知道他的,都说他:“神经病一样。”

        狼群一时还不了解他,等到了解他了,就决定教训他,然后再考虑是否吃掉,

        “不能让他胡说八道,丢我们狼的脸。”有一个头刚刚上任的大狼王说,

        于是,一些擅长骗人的狼来了,他们将来长大了,准备当狈,

        他们对那个有狼牙的羊说:“我们是外星狼。”

        后来又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话,把那个羊给欺骗得晕头转向,

        “可见他实际上是个傻子,”狽说。

        “傻皮,”另一个说。

        之后就开始折磨,后来,这个有狼牙的羊,牙齿都开始脱落了,毛也掉了不少,但这样也不能放过他,因为他胡说八道,说出一些不是羊,不是狼,也不是狗的怪言论,打扰了狼群,

        “什么?善良与混乱并举,凶残与秩序共存?”一个狈笑道,

        “什么?稳定的发展狼群与羊群以及其他各种群?”另外一个狈狰狞的说。

        “让他闭嘴!”一个狼怒道,

        但这个羊被折磨成这个样子,还是不确定自己该是哪头的,

        他每天,在不停地被殴打和谩骂的间隙,还是常常说:“要发展好山。”

        这么说很真心,但是,很愚蠢,因为他的日子不多了,

        他的肌肉,骨骼,和内脏,都已经受损越来越严重了。

        当他张开口,那么的丑陋和吓人,

        但他毕竟也不是一个很和善的羊,在他的观念,和思想里面,始终割舍不了,“残酷的必要性”,这样的理念。

        也许他会执迷不悟,直到最后闭上眼的一天,

        但他其实只要学会闭嘴,也许就会死得好一点,

        又一天过去了,

        第二天,狼和狈,又要继续无休无止的折磨,

        但这个座山,有一个传统,

        杀羊,给羊看,

        每过几十年,每过一代,就会有一个,这样的羊,

        所以,也许他真的有一点作用,

        可以警示后人,

        闭上嘴巴,才能,越来越强壮。

        如果他真的知道了,并且真心的顺从于他所看过的山林通鉴,就应该先把这个,当作首先得需要了解的知识,

        但是,他却糊涂了,以为,要留下只言片语,然后证明这个时代的狼错了,他的话能写入山林通鉴,,,

        所以,这仍旧只是一只羊,本质上,是不能胜任的,

        但是他有精神病,后来,无论是狼群,还是羊群,都发现他的执迷不悟,

        有一天,也许他会闭上嘴,死去的一天,这不是谁的错,而是他自己的问题,

        当他没有力量,去改变这整座山的时候,他就以为,可以通过说一些,好像是狼的话,说一些有力量的话,

        希望有一天,哪怕是临终的时候,他能管好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轻易不漏齿的,狼,或者羊。

        夜晚,他的身体扭曲着,躺在山坡上,

        月光,穿过乌云,偶尔经过山坡,

        照射着,这个愚蠢的,不知好歹的,神经兮兮的羊,

        将来,大家都会说他,有精神问题,

        因为,你错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3/6 10:01:25    跟帖回复:
    14
        系列小说

        机器猫系列之,椭机器猫,出示,

        野大:又要写作业了,为什么世界上会有作业这种东西,如果世界和平,就没有这种东西了吧。

        (咣当咣当咣当,抽屉响,)

        野大:难道会出现漫画里面的场面,抽屉里面出现一个能帮助我的机器人?

        (哗啦,抽屉开了,)

        野大:原来是闹钟坏了,上次为了不听到闹钟,放到抽屉内,之后果然听不清楚了,现在竟然坏了,把闹钟修理一下吧,

        (凌晨,)

        野大:终于修理好了,尽管是倒着走的,放入抽屉。

        (疙瘩疙瘩疙瘩,表钟在抽屉内发出响声,抽屉再次晃动,)

        野大:难道又坏了。打开看看。

        (抽屉发出光芒,照射在后面的柜子上的镜子上,然后,出现了一个时光隧道,)

        野大:难道出现了时空隧道!?

        椭圆机器猫说:你好,我来自古代,

        野大:::::应该来自未来吧。

        椭圆机器猫说:我是古代的一个策论家研制的,但是不受重用,策论家死后,我用他的各种仪器,发明了更多的仪器,包括这个时光隧道,但一直找不到错误的时钟,所以不能对接上来。

        野大:::::原来如此,既然你是古人,看来对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就算去古代,也找不到帮我写作业的人。

        椭圆机器猫说:没关系,我有书简分析器,可以帮助你。奇怪,你这个是宣纸吗?

        野大:::::这个是工业纸,不是手工制造的,

        椭圆机器猫说:那就只能改装我的仪器,才能帮你分析。

        (十年过去了。)

        野大:::::怎么样,改装好了没有。

        椭圆机器猫说:改装好了,现在可以帮助你分析作业本了,奇怪,你这个是工业纸吗?

        野大:::::不,这个是平板电脑。

        (地大地,地大地,迪达低地,迪达低,迪达低,迪达低达,)

        野大:等等,这个是开头的音乐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3/6 11:29:11    跟帖回复:
    15
        随笔小说

        迷宫之麓

        光秃秃的山丘上,不允许栽种树木,免得不能让阳光照射在山头,

        山头非常害怕黑暗,但要让山下的所有地方,都是黑暗的,

        但是,那里还是生长了很多林木,尽管有些瘦弱,但也让那里更阴暗了,

        后来,山头,就让林木中间,贯穿了很多的泥土和岩石,制造的阿房宫,这样,林木之间,就更阴暗了,

        林木中的小动物,都被迫,住到了阿房宫里面,这样,他们就被监视起来,如同住在了监狱。

        那里面有好几种监视方法,不但跑不出去,而且,喝水,睡觉,都要被观看,

        但不会观看每一个生命,而是抽选的,想看谁看谁,愿意看谁就看谁,而被观看后也丝毫察觉不了,

        但必须称为能监管这个阿房宫的。

        有一头小鹿,从出生就住在这里,所以他以为这里就是世界,

        他起初还算快活,但渐渐厌倦起来,他听其他比较老的生命们说,外面也有世界,并且更公正,更有阳光,然后说了这里的坏话,

        说完,这些年老的生命们,就各自睡觉去了,他们只是发发牢骚,或者,希望下一代能争气,但他们不相信,下一代会和他们有什么不同,最多和他们一样,发发牢骚。

        但是,小鹿是初生牛犊一样的,他没见过老虎,他最多在故事里面听说了老虎,

        他还听说,老虎以前是监管这里的,后来,被揍了,一个一个被揍了,他就看不上老虎了,觉得一定有比老虎更厉害的,

        他在迷宫里面乱走,有一天,遇到了一个大鹿,他和阿房宫内,所有的其它的老牌生命一样,既然没有得到老虎的资格,就一定要说说老虎的坏话,但这年头,说老虎坏话,是欺负老虎,而且不公正,

        何况,大鹿是一项比较公正的,他不觉得自己应该那么办,所以,他不认为应该再说老虎的坏话了,

        他甚至开始怜悯,认为那如今也是受到欺压的一方,应该和他们同心合力,诸如此类,

        他听到小鹿,一路说老虎的坏话,和不争气,就停下来,告诉他说,“你不要说老虎的坏话,老虎也是我们山林的一员,有什么分别呢,难道他们就不是生命,就不爱这片山林吗?”

        “你又是谁,”小鹿问,

        “我是鹿,”

        “但你个头太大,还有花斑,”小鹿说,

        “等你长大了,也会变成我这样,”大鹿说,

        “这是不可能的,”

        “你要看纹理,”大鹿说。

        “什么?你是说我和老虎一样了不起吗?但我可以暂时相信你没有太大的恶意,你以前和我一样吗?”

        “问得好,我以前和你一样,现在变成这样了,”

        “那就行,那说明你可能真的和我有点类似,但你头上那是什么,魔鬼的角吗,”

        “那不是魔鬼的角,那和独角兽,犀牛,牛,一样,都是一种象征,象征了一种力量,”

        “你很有力量吗,”

        “我没有,但我有象征力量的东西,就只剩下这个了,”大鹿说。

        “都劈岔了,”

        “是啊。”大鹿不高兴了,突然不愿意继续谈这个话题。

        “我长大不会像你吧。”

        大鹿不回答,一路沉默不言,后来,他们在迷宫的一个转弯的地方,看到了一个水潭,小鹿要喝水,

        大鹿就说,“等我看看,还好,这是糖水,只有糖,你可以喝。”

        然后,小鹿就喝水了,

        大鹿说,“你要注意牙齿,”

        “这有什么关系,我喝了这么多水了,也没听说谁能用水来拔牙的,下颌也不会掉,听说吃骨头的会掉牙,你听说过吗?吃树叶的还没听说过掉牙的,”

        大鹿说,“对牙不好不算什么,但还有更不好的,如果你喝了,那么你还小,还没有关系,等到你长大了,喝了那种水,就会被害成一个邪恶的鹿,”

        “邪恶的鹿,那是怎么回事,”小鹿问。

        “现在越来越严厉了,不允许食草动物当中,有一个是干净的,否则,会有害整个迷宫。”

        “这是为什么,”

        “这叫做格格不入。”

        之后,小鹿就常常跟着大鹿,沿途随便的行走,如果遇到了水糖,大鹿就先察看,正常的水可以随便喝,糖水要少喝,不正常的水,最好一口别喝,

        “这个怎么样?”小鹿在旁边很不耐烦,

        大鹿先闻闻,又重复了一遍,说:“有些水塘的水,是比较干净的,最多有糖,有些水塘的水,颜色很奇怪,还有的水塘的水,颜色是非常深色的,”

        到了这种,大鹿就拼命检查,有时候还用舌头简单品尝一下,如果有问题,就告诉小鹿,千万别喝这种类型的水,不然,长大了,就会变成一个邪恶的鹿。

        “这怎么可能呢?”

        “或者这也不行,”

        “那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意志坚定,就算喝了这种水,也不会变成邪恶的鹿,但不要冒险,”

        “喝了这种水会怎么样?”

        “喝少点没关系,喝多了,喝得肚子很大很大,然后,你会再也睡不着觉,但是却很想做一些事业,”

        “然后呢,”

        “然后,你就会更加不愿意睡觉,拼命干一些没有意义但你认为很有意义的事情,最后,你会很累很累很累,但是却不能睡着,”

        “然后会怎么样,”

        “然后,会有许多的吸血的生命,爬到你身上,他们吸血,然后吐脏东西,最后,把你的血液,变得肮脏,污浊,最后,你的灵魂都会肮脏,这样,你就会同化到这个迷宫当中了,然后,”

        “然后我就会合这里格格而入了,”小鹿说。

        “不是,而是说,你就再也没有脱离这里的希望了,和我一样。”

        “你是污浊的吗?”小鹿问。

        大鹿没有说话,他带着小鹿,继续在迷宫里面随便的行走,

        迷宫年久失修,有些地方,会有一些窗口一样的地方,投射出来,就透过了山头没有完全,覆盖的地方,也没有被外面的叶子,和树木,覆盖的地方,而漏进来的一点光明,

        然而,即便如此,这个年久失修的迷宫,却总是被一些会飞的或者会爬来修缮,但他们都是因为听信了,山头的命令,

        ————只有建立一个,大局域,让这里和外面隔绝,才能,让我们的山,繁荣,昌盛,————这是冠冕堂皇的理由,但也不是假话,但也不是真话,

        这是,小鹿曾经听一个年老的生命说的,

        “住在这里的生命,都污浊了吗?”

        “也有,也有坚定的,没有污浊的,”

        “然后他们脱离了迷宫吗?”小鹿问,

        “也许吧,但也有被关押到了更阴暗的地方,那里潮湿,肮脏,但是,有着圣洁的灵魂。”

        “这怎么可能呢?”

        “是啊,这怎么可能呢?没人相信。”

        “那么你呢?”小鹿问。

        “我不是,”

        “如果我是呢?”

        “你,那你就要小心,这里不光有一种、两种因素,而是多种因素,就能把一个好端端的生命,诱惑成为堕落不堪的,包括很多种办法,我不知道有多少种,我只知道,别喝乱七八糟的东西,但这也不是安全之道,只能好一点,生活要规律,生活要小心。”大鹿说。

        “谁都知道要这样。”

        “现在比以前不同了。”

        “那么,也许我脱离了这里,”

        “也许,”

        “你不会被关押,”

        “也许,如果我没有被污浊,我早就脱离这里了,也许,我会被关押到,更深,更阴暗,更看不到丝毫光芒的地方,直到死亡。”

        “戳,那么还是这样好,”

        “你会理解的,”

        迷宫有的地方比较高,他们不太容易爬上去,小鹿尤其难以爬上去,大鹿,就拖着他上去,

        然后,到了比较高,但也比较窄小,比较低矮的地方,他们在这里走了很久,终于,看到了一个很大的窗口,

        就把头伸出去,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有树木,但没有鸟,

        因为,所有的鸟,都被捕捉,也放到了迷宫内,大多数都已经死了,有些种类,已经从这个山林的种群当中,彻底的绝种了,再也不可能,听到他们的叫声,

        “那个是鸟吗?”

        “那是蝉。没有思想,没有感情,只有声音。”

        “那么,他们为怎么没有给关押呢?”

        “因为他们善良,”

        “还有呢?”

        “还有,他们没有危害。”

        “我们有危害吗?”

        “有,”

        “我们有什么危害。”

        “别问了。只要我们有生命,就是危害。不能信任我们。”

        “我们从这里出去吧,”小鹿说。

        “这不是最合适的地方,那些树木当中,有铁网,有电网,还有老虎,会被咬死的,”

        “那从什么地方可以出去?”

        “等你长大了,也许有一天,你可以出去。但不是从这个地方。”

        他们下去了,继续走着狭窄的地方,然后,找到了低矮的地方,跳下去,

        来到了,阿房宫正常的隧道当中,在那里行走,

        “奔跑吧,”大鹿说,

        然后,他们奔跑了起来,

        有一天,大鹿对小鹿说,

        “我被钉上了,这是因为我污浊,所以活该会有这一天,我不能陪伴你奔跑了,我的脊背,会被折断的。”

        之后,小鹿就单独一个奔跑,一直奔跑,因为他总是很小心,不合那些肮脏的水,所以,也没有被奇特的虫子,过于长期的叮咬到身体上,所以,他的血液一直是很干净的,

        渐渐的,小鹿长大了,有一天,他再次想起了大鹿,还记得以前,他也是这样在隧道内走着,询问很多的问题,包括,这个迷宫的主人的话题,

        大鹿曾经说过很多很有趣,很有趣的话,好象是开玩笑,好象是幽默段子,

        小鹿则一个劲的追问,但却不能告诉别人,不能记忆下来,哪怕是笑话,哪怕是幽默段子,

        别问,关于迷宫主人的话题,

        此外,还有很多有趣的对话,但是,都忘记了,

        小鹿回忆起来了一些,也忘记了一些,然后,他想要寻找到大鹿,

        但是,只是看到了一个尸体,一个卧倒在那里,倾斜着的,毛发脱落了,好像干燥了,好像死了很久的尸体,

        “我以为,你最后会帮助我脱困,”新的大鹿说。

        风不能抵达这样的迷宫内,或很少,

        树的影子,树木摇晃的声音,很偶尔,发出直至呀呀的声响,

        在这样漫长的,壮阔的牢狱里面,关押着许多的,聆听着外面的,风的,被改变,被扭曲的号角,

        月光,日光,都只是一个故事罢了,

        半夜,一个一闪一闪的灯泡,之后,是漫长的黑暗的隧道,

        新的大鹿向前走着,沿途,他有时候很干渴,但总是小心的,不喝那些污浊的水,

        龙,把他的庶民,关押在死去的,老龙形象的宫殿里面,

        在山的阴影可以覆盖的一切地方,向周围扩散,

        有的动物,一圈一圈的向山靠近,

        有的动物,一圈一圈的远离山,

        但都要走过很多的困苦,直到,走向自己,心目中认为,更神圣,更伟大的地方,

        有一个小鹿跑过来,问,你是老虎吗,

        不是,新的大鹿说,

        那你见过老虎吗?

        没见过,新的大鹿说,

        “那说明你不强大,”小鹿说,准备跑开,

        “等等,记住,不要被污浊的东西沾染,这样,也许将来,你会有一天,看到比老虎还强壮的生命,”

        “那是什么,”

        “那是一种很强壮,很伟大的生命。”

        后来,新的大鹿,带着新的小鹿,

        在漫长的隧道内走着,他把他所知道的,告诉了小鹿,包括很多,关于迷宫主人的笑话,和黑色的幽默段子,

        不过,新的小鹿,对幽默的缎子不太感兴趣,

        他们毕竟是不太一样的,

        当小鹿,想要喝水的时候,新的大鹿,就告诉他,要谨慎,

        他们一路向前走着,也许有一天,这个新的大鹿,也会耗尽力气,

        但是他也许能够帮助新的小鹿,走在这片迷惑人的宫殿,直到找到,能通向光明的地方,

        ————一定有一天,能找到。————

    24224 次点击,154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11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随笔册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