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水流沙坝1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重庆下浩老街
15127 次点击
75 个回复
水流沙坝1 于 2017/3/28 22:44:1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图画人生
    下浩老街,位于重庆南岸区,临近南滨路,紧靠东水门长江大桥的一个斜坡上的街区,主要有下浩正街、董家桥、觉林寺街、葡萄园等街道。

    曾经繁华的下浩老街也渐渐的衰落、寂寥!在繁华的城市之中找到这个遗世而独立的市井之地,仿佛“穿越”了一般~,下浩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誉为重庆记忆的老街,即将拆迁重建。

    

    

    

    

    

    

    

    

    

    

    老街

    在你眼里

    老街是一道风景

    在我眼里

    老街是一块伤疤

    你常常去欣赏老街

    我常常去抚摸老街

    欣赏抚摸里

    老街没忍住

    偷偷的哭了

    ——黄文轶(老街邻居六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3/28 23:41:26    跟帖回复:
       沙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3/30 14:55:46    跟帖回复:
       第 3
        像这样的项目,高利贷者眼馋不?


        近日同学微信发来一条项目转让或联合开发招商的微信:

        “位于重庆市中央商务区南滨路组团一临江开发商业项目,占地40余亩,规划建造一国际商业城,建筑面积20万余平方米,其中写字楼宇15万余平方米,该地段目前最低均售价1.5万/m2,地下楼层及停车库5万余平方米,各种手续齐全,接盘即可开发,预计盈利10亿元人民币。现诚邀有实力的财团、企业有意此项目购买或联合开发均可。前期须携带自有资金3至5亿才能启动该项目,无实力者勿访。招商联系周经理,,,,,”

        同学说因为该项目拿到土地后由于种种原因导致目前想启动,但苦于自有资金不足,而政府只宽限一年时间,不然就要被收回拍卖,土地拿过来时间是在前任市长说话算数的时期,故人北上,而今怎么不捉急?下意识地想到了而今市面上无处不在的各类担保,贷款公司,敢借吗?敢合伙开发吗?聊城故事会不会连续为重庆故事?不得而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3/30 15:15:20    跟帖回复:
       第 4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下浩度过了他的童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4/1 21:54:50    跟帖回复:
       第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4/16 17:27:06    跟帖回复:
    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4/18 18:04:22    跟帖回复:
    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6/5 14:56:02    跟帖回复:
    9
        下浩老街

        先从一首诗说起http://bbs.tianya.cn/post-45-1760886-1.shtml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9 11:21:46    跟帖回复:
    10
        張賢亮的重慶故事:抗戰在渝8年 會說流利重慶話http://big5.huaxia.com/mlcq/zqsy/bysk/2014/09/4090833.html张贤亮一家抗战时住南岸下浩街望耳楼

        张贤亮创办的宁夏镇北堡影视城已经成为大家熟悉的影视剧拍摄场地。

        张贤亮去世后,一些网友发现,他的新浪微博并没有关闭。最新的内容停在2012年9月3日,内容如下:“冯骥才先生在《城市为什么需要记忆》文章中诠释了城市为什么需要记忆。记忆的只是城市本身发展过程中所独有的人文历史特征。没有一个人愿意生活在没有文化内涵和历史载体的城市高楼中,人们更愿意去感受城市独有的人文历史魅力。这与“老银川一条街”的创作遵旨几乎不谋而合。”

        不少老读者在这条微博后面留言,给张贤亮送行。张贤亮,这位中国最富有的作家,最传奇的作家,甚至是被时代低估了的作家,一时间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起起落落的青春

        张贤亮的家世,颇有些显赫。著名作家高建群有一次去拜访张贤亮,看到他用的价值不菲的办公桌,羡慕不已。张贤亮就趁机自嘘,说,你们西安那几个作家都是农民,哪能和我比,我往上数,三代都是资本家。

        有关这一点,张贤亮并没有吹牛。他天性中的某些狂傲,的确和早年的生活经历有莫大的关系。张贤亮祖上是江苏盱眙人。他的祖父张铭曾是第一代留美的学生,就在留学美国期间,便参加了孙中山的同盟会。祖父回国后,在国民党的政府里担任外交官。

        张贤亮的父亲张友农也在美国留学过,且就读的是哈佛大学商学院。张友农和张学良有交情,九·一八事变后,张友农随张学良到了西安。一直到西安事变之后,张友农才弃官从商,并带着刚刚出生不久的张贤亮来到重庆。

        抗日战争结束后,张贤亮的父亲携全家搬迁至上海经商。然而,不久内战即爆发,上海被解放。张贤亮的父亲坚信新中国必然会更好,选择留在了上海,没有去台湾。

        一九五一年,张友农去世。不久,张贤亮和母亲、妹妹响应国家的号召,到了西北开荒。时年十九岁的张贤亮开始独立,并担负起养家的重任。

        家庭生活的变化,时代的变化,甚至还有暗涌在内心里的青春理想,让张贤亮很有表达欲望,他的写作天赋渐露头角。不久,他在当地的报刊上发表了十几首诗歌和散文。并因为他的文学才华被调到甘肃省委干部文化学校,成为学校最年轻的教员。

        然而,一首诗葬送了张贤亮的青春。一九五七年,张贤亮发表了那首《大风歌》,诗的第一句:献给在创造物质和文化的人。因为这首诗,张贤亮在反右运动中被打成了右派。而这一走,竟然劳动改造了22年。

        被劳改后的张贤亮,家庭又遭遇变故,母亲晾衣服时摔断了腿,妹妹才十岁,正上小学,家里没了生活来源,母女俩只好去北京投亲靠友。十年后,张贤亮经历了电影《归来》的情节,一九六八年,“文化大革命”在全国范围展开,张贤亮趁劳动的空闲偷偷扒火车回北京,他曲折找寻,找到了已是满头白发的母亲。而他的妹妹也被分配到遥远的甘肃。和母亲见面两天后,张贤亮就被发现并被强制带离了北京,而这次竟然是同母亲见的最后一面。

        一九七九年,张贤亮终于恢复了名誉,和全国大多数右派分子一样,得到平反。

        在劳改中,张贤亮积累了太多的生活苦楚,不吐不快。张贤亮夜以继日地写作,第二年,便完成了他的长篇小说代表作《绿化树》。这部作品一经发表,便在全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张贤亮这个名字一时间红遍了大江南北。

        自此,张贤亮在写作上也是一发不可收拾,他的苦难史成为他倾诉的源泉,那些常人无法想象的内心煎熬成他小说的主题,不久,他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我的菩提树》等小说纷纷走红。

        他的苦难史,终于结束了,正是踩着他自己的苦难,他迎来了属于他自己的辉煌。

        传奇经历的书写

        文学创作上,他的作品不停地出版,被翻译成不同国家的语言。他终于尝到了苦尽甘来的滋味。

        张贤亮的作品,对中国当代文学是一次启蒙,这一切原由都缘自他二十年的劳改生活的传奇的经历。

        他在自己的小说里也写了他自己的真实经历,比如他的一次死亡事件:有一年,张贤亮在劳改农场干活的时候,犯了重病,昏迷不醒。他有一个右派医生朋友在农场干活,可十分不巧的是,这位医生到另一个农场给人看病去了。农场里的人叫张贤亮叫不应,以为他死了,便把他抬到了太平间。张贤亮在太平间里躺了一天,从昏迷中醒来,坐起来以后,发觉周围都是死尸。他以为自己做了噩梦,可是,等他清醒过来,确认自己躺太平间里,紧张极了,他拼了命地爬呀,爬呀,终于爬到了太平间门口。可是他当时根本没有力气,拉不开太平间的门,又昏过去了。直到他的医生朋友从附近农场赶回来,赶到太平间,打开门,把张贤亮救了出来。

        自此,这个死过一次的人,对于活着更加珍视,更经得起活着的各种苦难了。

        正是由于这样的人生彻悟,使得张贤亮在文学创作上一开始便有着与众不同的视野和境界。他的小说《灵与肉》,被著名导演谢晋改编为电影《牧马人》,打动了1980年代的整个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9 11:22:32    跟帖回复:
    11
        張賢亮的重慶故事:抗戰在渝8年 會說流利重慶話http://big5.huaxia.com/mlcq/zqsy/bysk/2014/09/4090833.html张贤亮一家抗战时住南岸下浩街望耳楼

        张贤亮创办的宁夏镇北堡影视城已经成为大家熟悉的影视剧拍摄场地。

        张贤亮去世后,一些网友发现,他的新浪微博并没有关闭。最新的内容停在2012年9月3日,内容如下:“冯骥才先生在《城市为什么需要记忆》文章中诠释了城市为什么需要记忆。记忆的只是城市本身发展过程中所独有的人文历史特征。没有一个人愿意生活在没有文化内涵和历史载体的城市高楼中,人们更愿意去感受城市独有的人文历史魅力。这与“老银川一条街”的创作遵旨几乎不谋而合。”

        不少老读者在这条微博后面留言,给张贤亮送行。张贤亮,这位中国最富有的作家,最传奇的作家,甚至是被时代低估了的作家,一时间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起起落落的青春

        张贤亮的家世,颇有些显赫。著名作家高建群有一次去拜访张贤亮,看到他用的价值不菲的办公桌,羡慕不已。张贤亮就趁机自嘘,说,你们西安那几个作家都是农民,哪能和我比,我往上数,三代都是资本家。

        有关这一点,张贤亮并没有吹牛。他天性中的某些狂傲,的确和早年的生活经历有莫大的关系。张贤亮祖上是江苏盱眙人。他的祖父张铭曾是第一代留美的学生,就在留学美国期间,便参加了孙中山的同盟会。祖父回国后,在国民党的政府里担任外交官。

        张贤亮的父亲张友农也在美国留学过,且就读的是哈佛大学商学院。张友农和张学良有交情,九·一八事变后,张友农随张学良到了西安。一直到西安事变之后,张友农才弃官从商,并带着刚刚出生不久的张贤亮来到重庆。

        抗日战争结束后,张贤亮的父亲携全家搬迁至上海经商。然而,不久内战即爆发,上海被解放。张贤亮的父亲坚信新中国必然会更好,选择留在了上海,没有去台湾。

        一九五一年,张友农去世。不久,张贤亮和母亲、妹妹响应国家的号召,到了西北开荒。时年十九岁的张贤亮开始独立,并担负起养家的重任。

        家庭生活的变化,时代的变化,甚至还有暗涌在内心里的青春理想,让张贤亮很有表达欲望,他的写作天赋渐露头角。不久,他在当地的报刊上发表了十几首诗歌和散文。并因为他的文学才华被调到甘肃省委干部文化学校,成为学校最年轻的教员。

        然而,一首诗葬送了张贤亮的青春。一九五七年,张贤亮发表了那首《大风歌》,诗的第一句:献给在创造物质和文化的人。因为这首诗,张贤亮在反右运动中被打成了右派。而这一走,竟然劳动改造了22年。

        被劳改后的张贤亮,家庭又遭遇变故,母亲晾衣服时摔断了腿,妹妹才十岁,正上小学,家里没了生活来源,母女俩只好去北京投亲靠友。十年后,张贤亮经历了电影《归来》的情节,一九六八年,“文化大革命”在全国范围展开,张贤亮趁劳动的空闲偷偷扒火车回北京,他曲折找寻,找到了已是满头白发的母亲。而他的妹妹也被分配到遥远的甘肃。和母亲见面两天后,张贤亮就被发现并被强制带离了北京,而这次竟然是同母亲见的最后一面。

        一九七九年,张贤亮终于恢复了名誉,和全国大多数右派分子一样,得到平反。

        在劳改中,张贤亮积累了太多的生活苦楚,不吐不快。张贤亮夜以继日地写作,第二年,便完成了他的长篇小说代表作《绿化树》。这部作品一经发表,便在全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张贤亮这个名字一时间红遍了大江南北。

        自此,张贤亮在写作上也是一发不可收拾,他的苦难史成为他倾诉的源泉,那些常人无法想象的内心煎熬成他小说的主题,不久,他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我的菩提树》等小说纷纷走红。

        他的苦难史,终于结束了,正是踩着他自己的苦难,他迎来了属于他自己的辉煌。

        传奇经历的书写

        文学创作上,他的作品不停地出版,被翻译成不同国家的语言。他终于尝到了苦尽甘来的滋味。

        张贤亮的作品,对中国当代文学是一次启蒙,这一切原由都缘自他二十年的劳改生活的传奇的经历。

        他在自己的小说里也写了他自己的真实经历,比如他的一次死亡事件:有一年,张贤亮在劳改农场干活的时候,犯了重病,昏迷不醒。他有一个右派医生朋友在农场干活,可十分不巧的是,这位医生到另一个农场给人看病去了。农场里的人叫张贤亮叫不应,以为他死了,便把他抬到了太平间。张贤亮在太平间里躺了一天,从昏迷中醒来,坐起来以后,发觉周围都是死尸。他以为自己做了噩梦,可是,等他清醒过来,确认自己躺太平间里,紧张极了,他拼了命地爬呀,爬呀,终于爬到了太平间门口。可是他当时根本没有力气,拉不开太平间的门,又昏过去了。直到他的医生朋友从附近农场赶回来,赶到太平间,打开门,把张贤亮救了出来。

        自此,这个死过一次的人,对于活着更加珍视,更经得起活着的各种苦难了。

        正是由于这样的人生彻悟,使得张贤亮在文学创作上一开始便有着与众不同的视野和境界。他的小说《灵与肉》,被著名导演谢晋改编为电影《牧马人》,打动了1980年代的整个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9 11:22:41    跟帖回复:
    12
        張賢亮的重慶故事:抗戰在渝8年 會說流利重慶話http://big5.huaxia.com/mlcq/zqsy/bysk/2014/09/4090833.html张贤亮一家抗战时住南岸下浩街望耳楼

        张贤亮创办的宁夏镇北堡影视城已经成为大家熟悉的影视剧拍摄场地。

        张贤亮去世后,一些网友发现,他的新浪微博并没有关闭。最新的内容停在2012年9月3日,内容如下:“冯骥才先生在《城市为什么需要记忆》文章中诠释了城市为什么需要记忆。记忆的只是城市本身发展过程中所独有的人文历史特征。没有一个人愿意生活在没有文化内涵和历史载体的城市高楼中,人们更愿意去感受城市独有的人文历史魅力。这与“老银川一条街”的创作遵旨几乎不谋而合。”

        不少老读者在这条微博后面留言,给张贤亮送行。张贤亮,这位中国最富有的作家,最传奇的作家,甚至是被时代低估了的作家,一时间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起起落落的青春

        张贤亮的家世,颇有些显赫。著名作家高建群有一次去拜访张贤亮,看到他用的价值不菲的办公桌,羡慕不已。张贤亮就趁机自嘘,说,你们西安那几个作家都是农民,哪能和我比,我往上数,三代都是资本家。

        有关这一点,张贤亮并没有吹牛。他天性中的某些狂傲,的确和早年的生活经历有莫大的关系。张贤亮祖上是江苏盱眙人。他的祖父张铭曾是第一代留美的学生,就在留学美国期间,便参加了孙中山的同盟会。祖父回国后,在国民党的政府里担任外交官。

        张贤亮的父亲张友农也在美国留学过,且就读的是哈佛大学商学院。张友农和张学良有交情,九·一八事变后,张友农随张学良到了西安。一直到西安事变之后,张友农才弃官从商,并带着刚刚出生不久的张贤亮来到重庆。

        抗日战争结束后,张贤亮的父亲携全家搬迁至上海经商。然而,不久内战即爆发,上海被解放。张贤亮的父亲坚信新中国必然会更好,选择留在了上海,没有去台湾。

        一九五一年,张友农去世。不久,张贤亮和母亲、妹妹响应国家的号召,到了西北开荒。时年十九岁的张贤亮开始独立,并担负起养家的重任。

        家庭生活的变化,时代的变化,甚至还有暗涌在内心里的青春理想,让张贤亮很有表达欲望,他的写作天赋渐露头角。不久,他在当地的报刊上发表了十几首诗歌和散文。并因为他的文学才华被调到甘肃省委干部文化学校,成为学校最年轻的教员。

        然而,一首诗葬送了张贤亮的青春。一九五七年,张贤亮发表了那首《大风歌》,诗的第一句:献给在创造物质和文化的人。因为这首诗,张贤亮在反右运动中被打成了右派。而这一走,竟然劳动改造了22年。

        被劳改后的张贤亮,家庭又遭遇变故,母亲晾衣服时摔断了腿,妹妹才十岁,正上小学,家里没了生活来源,母女俩只好去北京投亲靠友。十年后,张贤亮经历了电影《归来》的情节,一九六八年,“文化大革命”在全国范围展开,张贤亮趁劳动的空闲偷偷扒火车回北京,他曲折找寻,找到了已是满头白发的母亲。而他的妹妹也被分配到遥远的甘肃。和母亲见面两天后,张贤亮就被发现并被强制带离了北京,而这次竟然是同母亲见的最后一面。

        一九七九年,张贤亮终于恢复了名誉,和全国大多数右派分子一样,得到平反。

        在劳改中,张贤亮积累了太多的生活苦楚,不吐不快。张贤亮夜以继日地写作,第二年,便完成了他的长篇小说代表作《绿化树》。这部作品一经发表,便在全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张贤亮这个名字一时间红遍了大江南北。

        自此,张贤亮在写作上也是一发不可收拾,他的苦难史成为他倾诉的源泉,那些常人无法想象的内心煎熬成他小说的主题,不久,他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我的菩提树》等小说纷纷走红。

        他的苦难史,终于结束了,正是踩着他自己的苦难,他迎来了属于他自己的辉煌。

        传奇经历的书写

        文学创作上,他的作品不停地出版,被翻译成不同国家的语言。他终于尝到了苦尽甘来的滋味。

        张贤亮的作品,对中国当代文学是一次启蒙,这一切原由都缘自他二十年的劳改生活的传奇的经历。

        他在自己的小说里也写了他自己的真实经历,比如他的一次死亡事件:有一年,张贤亮在劳改农场干活的时候,犯了重病,昏迷不醒。他有一个右派医生朋友在农场干活,可十分不巧的是,这位医生到另一个农场给人看病去了。农场里的人叫张贤亮叫不应,以为他死了,便把他抬到了太平间。张贤亮在太平间里躺了一天,从昏迷中醒来,坐起来以后,发觉周围都是死尸。他以为自己做了噩梦,可是,等他清醒过来,确认自己躺太平间里,紧张极了,他拼了命地爬呀,爬呀,终于爬到了太平间门口。可是他当时根本没有力气,拉不开太平间的门,又昏过去了。直到他的医生朋友从附近农场赶回来,赶到太平间,打开门,把张贤亮救了出来。

        自此,这个死过一次的人,对于活着更加珍视,更经得起活着的各种苦难了。

        正是由于这样的人生彻悟,使得张贤亮在文学创作上一开始便有着与众不同的视野和境界。他的小说《灵与肉》,被著名导演谢晋改编为电影《牧马人》,打动了1980年代的整个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5:56:00    跟帖回复:
    13
                                       ---老街记事

                                       一,右派任晓夫

       从发蒙读小学时候就知道老街中心的三岔路口处有一个修锁配钥匙的摊子,摊子跟课桌差不多大小。


    一个大约三四十岁的男人,秋,冬天头戴一顶蓝色无檐单帽,一年四季都身穿蓝色的长褂像电影《林家铺子》里的店老板那样的装束,鼻梁上挂着眼镜。他脸永远是腊肉一样的颜色,眼睛偶尔扫一下街上,又迅速收回忙他手中的活儿。人们喊他任晓夫,大家都知道他是“坏分子”右派,至于是哪里的右派,怎么当上右派的,谁也不关心。他家住在离老街较远的杨家岗山梁上,有一个老婆和女儿,女儿比我小一年级,女儿长得好看,那时怎么也想不明白“坏分子”还有女儿和老婆。下午5.6点钟他收摊回家,手里提着从街上买的米呀菜呀等从我们家门口路过沿石板山路回家。受小人书和广播里阶级斗争故事的启发,总感觉他是用菜和米掩盖手提袋里的发报机,我和小伙伴们竟悄悄地拿着弹弓跟踪他,看他是不是要在山林里发报,可惜一次也没发现过他的反革命活动。任晓夫出名不仅仅是他在街上摆了个自谋生路的修理摊子,而是因为他是“运动员”,一有运动,比如“一大三反”运动就把他这样的“地富反坏右”五花大绑押去批判大会会场陪斗,还有的比如打砸抢,杀人犯宣判时,也要押去陪杀场。每次群众大会上,我们这些中,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不断高呼“打倒***”口号,端着步枪的民兵凶煞恶煞的用手很按“坏分子”的后脖子,使其头低得更厉害,以显示其向人民低头认罪。老街文革武斗时打得很激烈,占据报恩塔的老街中学红卫兵依托塔的优势,不断向塔下的纤维厂{三线建设从上海内迁重庆的}的造反派扔自制燃烧弹和用步枪射击,纤维厂武斗一派处于劣势,吃了报恩塔的亏,打着打着有一天不知怎么就不见动静了,原来中学红卫兵接到上级命令“战略大转移”了。纤维厂武斗派兵不血刃就拿下了报恩塔,这报恩塔给他们带来了耻辱和痛苦,为了彻底摧毁老街中学红卫兵曾经占据的报恩塔,他们决定拆塔,报恩塔一共九层楼,有现在的楼房十几层一样高。他们把任晓夫这样的“四类分子”押去拆塔的围墙,造反派们手里提着木棒,不断叫骂呵斥着,挥舞着手中的棍棒,打得“四类分子”撕心裂肺的惨叫。任晓夫黄豆大的汗珠混合着血从青紫的脸上滴下,拆着围墙的约30厘米长的青砖不断地放在地上。他老婆一个长得很秀气的女人牵着放学的女儿正从街上回家路过,看见了任晓夫脸上的血迹,从兜里掏出手绢递过去,没想到一个干豇豆一样的造反派猛吼“滚开”,吓得母女俩往后退。造反派喜欢这样的施虐获得专政的满足感。文革后任晓夫右派揭帽,就再没看见他了,街上那摊永远消失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1 15:56:28    跟帖回复:
    14
                                       ---老街记事

                                一,右派任晓夫

       从发蒙读小学时候就知道老街中心的三岔路口处有一个修锁配钥匙的摊子,摊子跟课桌差不多大小。


    一个大约三四十岁的男人,冬秋天头戴一顶蓝色无檐单帽,一年四季都身穿蓝色的长褂像电影《林家铺子》里的店老板那样的装束,鼻梁上挂着眼镜。他脸永远是腊肉一样的颜色,眼睛偶尔扫一下街上,又迅速收回忙他手中的活儿。人们喊他任晓夫,大家都知道他是“坏分子”右派,至于是哪里的右派,怎么当上右派的,谁也不关心。他家住在离老街较远的杨家岗山梁上,有一个老婆和女儿,女儿比我小一年级,女儿长得好看,那时怎么也想不明白“坏分子”还有女儿和老婆。下午5.6点钟他收摊回家,手里提着从街上买的米呀菜呀等从我们家门口路过沿石板山路回家,受小人书和广播里阶级斗争故事的启发,总感觉他是用菜和米掩盖手提袋里的发报机,竟悄悄地拿着弹弓跟踪他,看他是不是要在山林里发报,可惜一次也没发现过他的反革命活动。任晓夫出名不仅仅是他在街上摆了个自谋生路的修理摊子,而是因为他是“运动员”,一有运动,比如“一大三反”运动就把他这样的“地富反坏右”五花大绑押去批判大会会场陪斗,还有的比如打砸抢,杀人犯宣判时,也要押去陪。群众大会上,我们这些中,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不断高呼“打倒***”口号,端着步枪的民兵凶煞恶煞的用手很按“坏分子”的后脖子,使其头低得更厉害,以显示其向人民低头认罪。文革武斗时,武斗的一派为了彻底摧毁另一派曾经占据的报恩塔,把任晓夫这样的“四类分子”押去拆塔的围墙,造反派们手里提着木棒,不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27 22:58:54    跟帖回复:
    15

    梁明星下浩老街作品一





    下浩老街董家桥吊脚楼


    15127 次点击,75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重庆下浩老街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