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minhuaxi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秋来南岳游衡山
140912 次点击
349 个回复
minhuaxi 于 2017-04-20 06:00:1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秋来南岳游衡山

    几十年中,我登临过“三山五岳”中的黄山、庐山、雁荡山、泰山、嵩山、华山、恒山(还亲密接触了这个序列外的喜马拉雅山为长的众兄弟,以及贺兰山、玉龙雪山、天山、峨眉山、青城山、井冈山、天门山、五台山、九华山等大小名山),盘点下来,独剩衡山。我国喜好填补“空白”,国民我自然也染点此瘾。况且清人魏源总以《衡岳吟》诱惑:“恒山如行,泰山如坐,华山如立,嵩山如卧,惟有南岳独如飞。”既然坐、立、卧皆尝,便想去飞。

    两个月前将往返车票和在衡阳、岳阳城内酒店等事务办妥。出发前查老天爷调度计划,衡阳行程2天多云,1天阴,然后小雨。我暗笑道,待小雨来扰,我与家里老温同志早就战略转移岳阳,岳阳楼、小君山等都在市内或离市区不远,焉能阻挡老头老太一生风雨的脚步?

    谁料,老天爷权大任性,在衡阳往南岳的车上,他就煽风挥雨地使坏,到衡山脚下,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我们收伞钻进景区环保车,螺旋升至“半山亭”,冒雨就近闯入爿“农家乐”,粗略一看,悲从心起:房间虽大,床也干净,但室内其他设施一塌糊涂。我急于在雨中卸背包,只得在这“滴水洞”扎营。

    此“滴水洞”非湖南当局为伟大领袖精心打造的彼“滴水洞”,是湖南山民专为我等底层百姓预备。农家不可能购置功率强大的中央空调,二楼房间因雨天山水渗透、云雾入侵,真的在滴水:众多直径约2厘米的大水珠在顶棚滑动玩耍,耍到兴头便啪嗒、啪嗒地落下。幸亏两张床是干的,上空无水,善哉!房里两面墙都在往下淌水,满地精湿。紧贴墙皮斑驳脱落的右上角,还有一大片贴墙进屋恣肆的活树根,如一幅天然水墨画。当然,这难得一见的活画已是傍晚归来时细赏的收获。

    一、登顶

    卸下“包袱”,我们携雨伞,到几十步开外的缆车站排队。

    衡山景区收费公道,现在淡季,门票从100元降至80元,有幸活过60岁的还有对折优惠。景区内上下行环保车与缆车总价每人80元,理论上可走遍景区,相当便宜(北岳恒山仅上山缆车就敲竹杠90元)。从半山亭继续上行,有环保车与缆车分别伺候。我欲尽快到达南天门,然后登顶,下山时再乘环保车,逐站观赏。

    虽是淡季雨天,缆车排队还很长,约半个多小时后才进入缆车。缆车与悉尼蓝山国家公园的大家伙相像,单厢可将30多人直悠南天门。

    南天门尚未学坏,去与历史名著乱开玩笑,例如弄个《西游记》里玉帝老儿的朝堂之类敛财,最大建筑只是座道家石庙,四重灰色石墙;庙设两殿,曰“祖师殿”、“寿星殿”;墙顶两头有牛角般上翻的窄檐;殿堂,拱门、木窗等朴实、庄重。呼应石庙的是山墙外广场上一块褐色山石,草书大红“寿比南山”,在与秦岭深处的终南山争宠。

    石庙外空间开阔,可一览众山。眼前,满山的马尾松莽莽成林,远墨近翠,大风卷着白色的带状流云在山岚间奔突疾行;四周迷雾盘旋,高空悬着矜持的灰云,云雾层次丰富,动静相辅,快慢互补、气势磅礴,好一幅正在飞着的巨型立体山水画!老魏“南岳独如飞”意境绝非虚传。穿着黄背心的摄影者们纷纷用长短“炮筒”贪婪地抢夺如飞奇景。我鼓足勇气捧着可怜的“微单”混入豪华阵容,得到3张完全不同的照片,自以为张张精彩。

    离开大自然这翻飞变幻的巨型球幕,我和温同志打着雨伞开始徒步攀登。

    衡山的步行与车行山路分工明确,功效细分:步行登山石路,直插山中密林,阶梯与平台交错,行程陡峭,但路途短,景观逐个路过;车行山路,高大的马尾松夹道,小角度,坡度缓,路程长,一般不直通重要景观。如你想缓慢上行,可走着车行路,遇到景观指示牌,选中兴味所在,立即改走石阶路,观景之后无需返回,自有小路重归车行路。如体力旺盛,可始终劳动双腿在步行石路行走,遇车行路切断,只需穿越公路,必有石阶山路继续迎候。

    从南天门到衡山72峰的最高峰——祝融峰,都说只有两公里多山路,显然是指步行石路,我们走的是较温柔的车行路,到顶后我判断3公里也远远不止。老温同志刚走出约200多米,革命意志骤然衰退,怀疑“红旗到底能打多久”,我只得让其在附近长亭留守,接过护膝登山杖,斗志昂扬地独自革命。

    队伍精简一半,登山的速度加快两倍。

    我甩开了没有吸引力的景点,只在“上封寺”的指示牌前转入一段长长的石阶山路,寻到“上封”。上封寺,头重石门上书“勅建上封寺”5字,表明此寺乃皇帝御批而建,出身门第高贵。按“佛寺道庙”的说法,这应是佛教殿堂,迎门就是“天王殿”,但石券拱门上“佛祖法门家”、“皇王天子地”的对联,却似乎在弘扬佛道合一的宗教协作精神,不知皇帝是否在此留有请道家“牵头”的指示?

    我早就被打造成各路神佛都难以降伏的金刚之身,所以,只在寺内转了一圈,并不烧香拜佛或叩见玉皇,纯属走马观花性质。然后顺石阶路再转车行路,继续进步。

    在山下时刚进南岳山门,我就看到上山人流与红黄两色大包小捆的香烛一起流动的奇观。虔诚的信徒,舍弃环保车和缆车,自下而上,步步着力登攀。到了南天门,步行的、坐汽车的、乘缆车而来的香客、游客汇成颇有气势的流动集群,后来,陡峭的山坡淘汰了不少没有信仰力量支持的非香客,拎着大包小包的信徒便独自浩荡起来,且多数是年青人。

    我问一位进香小伙:“你是怎么上来的?”

    “天还没亮就出门,从山下走上来的。”

    “山上有大庙?”我想,山上必定有伟大而深具感召力的古寺名刹。

    他笑了笑:“不,大庙在山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