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海州书生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他与小卫红的故事,人生就是梦的延长
3255 次点击
30 个回复
海州书生 于 2017/7/7 9:44:3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夏天暴雨来的快,天色灰濛濛的,密密的雨点打的黄苇河水面像开锅似的沸腾,河岸边上这间小渔房沦陷在雨水里,多处漏滴,雷电骇人的闪耀中,这片连接村庄的雨中河堤已与世隔离。

    小五在街上买书时还是晴空,边走边看书忘了观察天气变化,走到陈大巴河边抬网渔房边时,雨点打到头上才发现大事不妙。河堤土路很快又湿又滑,跑往一里外的家里已不现实,更担心买的书将被淋湿透了。陈大巴不在家,柴门向河面虚关着,像通常一样挂在铁丝钩上,小五开了门钻进房里躲雨,慌乱之中差点滑掉下河里。这个陈大巴为了方便起网捕鱼,门前路留的很窄,还挖的像悬崖,把安全放在末位,必将害人不浅。

    屋里又黑又脏,鱼腥臭味熏人欲呕,只有一张土坯席炕,就占了渔房大半空间,角落堆满破烂东西。小五只得蹲在低矮门口,把书藏进口袋,避免被雨水打湿,忍耐躲一会,心中想;

    ‘不是大雨,请我也不进这臭屋。如果陈大巴回来生气,冲我大叫大嚷,我是个神经衰弱的落榜生,一吵脑袋就乱,会让他后悔的。’

    正想着,屋后响起脚步声,小五一惊站了起来,头在门框上撞的生疼,揉着脑袋看见是个红衣少女,一步一滑要进渔房躲雨,不是陈大巴那个粗汉子。她抬头也看见小五了,湿漉漉的脸上露出笑容,原来是小卫红,小五的暗恋情人。都说水火无情,原来也能帮助有情人幽会呢。

    两人是同村同龄人,一起长大,一同上学。初中以后,小五忽的发现自已一天不见她就难受,看到她和别的男同学说笑就恼。可是自已喜欢她却不敢说出口,因为身份不同,小卫红虽然住在村里,但是她的父母都是乡里公职人员,其父是乡长助理,是很大的官,村人有事都找他帮忙,没有不成的,其他穿衣吃饭,她一家都和村里人不一样;而小五的父母都是农民,见官就惶恐的说不全话,小五也恨自已没考上大学。现在小卫红上完中专,已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了,两人的身份差距就更大了。

    ‘帮拉我一把。’

    小卫红雨中转过渔房墙角,见门前路又窄又滑,笑着向小五伸出一只手。小五连忙探身到雨里拉住她,往渔房里猛一拽,两人几乎拥抱在一起,结果小五的头又在门框上碰了一下。

    ‘好疼吧。’小卫红帮小五揉后脑,说;‘麻烦你帮忙还挨碰头。我浑身是水,把你衣服也弄湿了吧。’

    ‘没什么,雨太大了。’小五激动的不知如何回答她。巴不得头再碰一下门框才好。

    ‘里边好臭,’小卫红走进里面又转回来,‘陈大伯不在家?’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7 9:46:47    跟帖回复:
       沙发
        ‘卖鱼去了,刚才在街上看到他和买主吵呢。’

        小五说着,看着小卫红也走回渔房门边,因为小屋太矮,不得不哈着腰,最后学小五蹲下了。暗恋她多年,终于近距离欣赏她的美了;短发淋水沾在一块,没有了平时的飘柔,脸上像刚从澡堂出来似的,湿漉漉挂着水和汗的混合物;一只眼大一只眼斜,含了笑就有风情;鼻翼边还有两个小黑痣,像改学生作业时甩钢笔把墨水甩在自已脸上,再也抹不去,哎呀,嘴唇合上了,却闭不严,露出半截门牙,满脸这样不搭配,为什么远看却又美又羞,令人痴迷呢?红纱衣淋雨沾在她身上,胸前鼓出两个包,小五不敢细看,忙转瞧门外的大雨,却能分辩出雨声中她轻柔的呼吸。

        ‘雨来的太快了,’小卫红动动凉鞋里沾了泥的脚趾头,对自已的狼狈样子也好笑,说,‘我见乌云上来,还以为能跑回家呢。’

        ‘见天气坏,你可以到乡里你爸爸那儿住。’

        ‘我才不去呢。一到那儿,小白脸就像会算命似的知道了,缠我不放,烦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7 9:48:58    跟帖回复:
       第 3
        小卫红讲着,脸上泛起了羞红,两只含了许多猜测的眼向小五眨了眨,忽的停住话笑了,露出雪白的皓齿,又顽皮地伸手打了他一下,质问似地说;

        ‘小五,你发什么呆?不认识我了吗?’

        顿时小五的脸也红到了脖子,仿佛心中暗恋的秘密已全暴露,无法再收藏。于时鼓起勇气带着结巴说;

        ‘我在想,你想找个啥样的恋人。’

        ‘有知识有文化、一个真正爱我的人。’小卫红两手按在膝盖上挺起腰,望着小五豪放地说,那架式,再鼓励她几句,就会扑上小五的身上大笑。

        ‘要求这样简单啊。’小五赞叹说,心里则想;‘只要我发表一篇小说就合格了,我要努力争取,在不久的将来把对你的暗恋变成相恋。’

        门外‘哗哗’的雨声像一片激烈鼓励的掌声。后边路上有人咳嗽,向小渔屋‘稀里哗拉’走来,小五紧张了,弯腰站起来,对小卫红提醒说;

        ‘是不是陈大巴?他可是厉害人,见我偷开他的门躲雨会骂的。’

        ‘是啊,上次梁老头拔了他两棵葱,在村里骂了半天呢,还把小梁女的花拔掉才罢休,雨很大,走不了,怎么办才好?’小卫红也慌了,站起猛了,头在屋梁上碰了一下。

        ‘别怕,有我。’小五真想搂住她安慰她,可又暂时没有那勇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7 9:55:07    跟帖回复:
       第 4
        一个穿雨衣盖了头的人转过墙角到了渔房门边,不料脚下一滑没站稳摔了一跤,趴在泥水里直往悬崖下的河里滑去,幸亏手快抓住了扣网的短木桩,挂在河水上,吓的连声惊叫,原来他是梁老头,岁数大脚下不牢。小五、小卫红连忙把陈大巴的顶门棍探过去,费了好大的力才把他拖上岸,两人浑身几乎被大雨淋湿透了。梁老头进屋抖着雨衣上的泥水,感谢不已,夸道;

        ‘两个孩子都是好样的,将来前途无量。’

        他走进里面,脱下雨衣湿淋淋的往陈大巴睡觉的炕上一扔,‘呸呸’两口骂道;

        ‘他妈的,真臭。陈大巴怎么搞的,也不打扫打扫,简直就是狗窝。’

        ‘让他听见就不得了啦。’小卫红提醒说。

        ‘我看见他还在菜市场里卖臭鱼,才来躲躲雨,他妈的,没进门就害我摔一跤。他和我真是上辈子就结怨了。为棵葱骂我半天,小卫红那天你也看见了,你是老师,评评理,家边邻居算什么。’

        

        梁老头在陈大巴的土炕上坐下,手抹一把脸上遮眼的雨水,掏出一支烟,伸手就在陈大巴的床头枕旁翻火柴,黑漆漆的摸半天,才拿出一个瘪了的火柴盒,在亮处抽开一看,只剩了两根,一根瞎火,一根刚冒了火就熄灭了。梁老头气愤的扔了空盒子,骂道;

        ‘吝惜鬼,好火柴也不买一盒。’

        用自已的火柴点了烟,小小渔房里鱼臭中又舔了烟臭。梁老头默默抽了几口,看看小卫红,又看看小五,忽的拍了一下大腿,感叹地说;

        ‘这里真是谈恋爱的好地方。’

        ‘谁谈恋爱?’小五小卫红问,两人相视而笑。

        ‘不要害羞,男欢女爱,人之常情,不必隐瞒。’梁老头盘腿在陈大巴的土炕上,抽着烟咪眼享受,那张嘴是一物多用,说个不了;‘我家那小梁女,才十八岁,小学五年级就毕业不上学了,恋人已换了好几个,现在又勾搭上了丁小二,背地里常搂搂抱抱,让我撞到了好几回,去她妈的,我也管不了,玩去吧。’

        小五低头不语,小卫红笑。

        ‘哈,我说对了吧。你俩躲在陈大巴小屋里谈的好,玩的来吧。’

        ‘梁老伯尽说笑话,在这臭屋里能谈恋爱?’小卫红笑了说,‘我还没找到爱我的人呢。’

        小五‘我爱你’的话几乎夺口而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8 9:49:08    跟帖回复:
       第 5
        为了遮掩心事,避免被梁老头看出笑话,小五拿出刚买的书,不过在门口看书会淋雨,打湿了纸张;在屋里又看不清字体。那梁老头看在眼里,喷着烟夸道;

        ‘瞧瞧,小五学习真是认真,差两分没考上大学太可惜了。小红当老师有文化,如果再像时髦女那样穿小紧身,秀身材,你俩就是郎才女貌好一对。’

        ‘梁老伯,你瞎说啥。’小红不高兴。

        ‘是啊,梁老伯爱说笑话。’小五对梁老头太露骨的话有了警惕,回去他对村人再胡编一通,这次避雨就成桃色新闻了,就转移话题说,‘大雨天,老伯不在街上躲雨,急匆匆回家干嘛?’

        ‘下雨没事,回村会会老婆子。心还是十八岁的心,就是家伙不管了。’

        讲着,梁老头眉飞色舞,两眼不离小卫红湿漉漉的胸部,他是越说越下道,难怪小梁女也是滥谈恋爱,真是有其父就有其女。小卫红听不下去了,轻拉小五一把,在门口脱下凉鞋拎着,冒雨出了陈大巴的渔屋。

        屋外的雨小了许多,不过雨点还大。小五小卫红结伴往村里走,少男少女笑声和着脚步声,暴雨也添了几分柔情。走出几十米,小卫红有点疑惑地说;

        ‘今天梁老伯怎么啦?淋了雨发烧讲胡话?’

        ‘他有点可恶,’小五讲着回头瞧一眼那雨中的河边小屋,因为湿了书愤愤不平,忽的惊讶地说,‘有个人挑篓往那渔房去了。’

        渔房那儿传来吵闹声,小卫红听了小五的话回头瞧时,只见一个人滚下河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8 13:15:02    跟帖回复:
    6
        第二天早上,天上残留着几丝残云,是个大晴天。小五咋天遭雨受了凉,头热不舒服,在家复习功课,准备暑假结束回校复读,再考大学。到了中午好了许多,就走出门,来到村前的黄苇河堤上。只见老柳树绿阴下,凉风习习,河面吹来凉爽的风。村民们因为农闲无事,好多人在纳凉休息。小卫红不在人群中,小五心里有点惆怅,担心她受凉感冒了。梁老头倚坐在柳树根上,歪着头讲陈大巴卖鱼少秤,看见小五,一把拉住,气愤地说;

        ‘小五,你评评理。咋天陈大巴凭什么把我推下河?我承认扔了他一个空火柴盒,但是门不是我开的,官司打到乡里我还是这句话。湿了衣服罢了,脸还摔在木桩上碰破了,不讲理。’

        ‘门是我开的。’小五抱歉地说,‘陈大伯误会了。’

        ‘是啊,我也这样说的。他不信,说你有文化、有知识,请也请不来,一口咬定我撒谎。呸,早知道这样晦气,下天大的雨也不进他那臭屋躲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9 9:11:35    跟帖回复:
    7
        小五听了微笑,认为梁老头讲的话可信度低。他知道陈大巴脾气犟、火气大,吵架的事他和小卫红已看在眼里。推人下河是件危险的事,本村熟人,躲躲雨,陈大巴不可能下那狠手。梁老头被赶出门,大概他自已不小心又滑下河去,在这里背后赖人。梁老头把痛斥陈大巴的话反反复复讲了好几遍,骂了个心满意足才住嘴。小五耐心听完,再一次抱歉,微笑着说;

        ‘梁大伯,你委屈了。我带你去找陈大伯,告诉他门是我私自开的,责任由我负,让他向你道歉。’

        ‘不不不,小五,事情过去就算了。宰相肚里能撑船,我不和那鱼夫计较。再说,他那屋也太鱼腥臭了,这儿凉快快不享受,倒跑他那儿去闻臭味?’

        ‘那你在这儿凉着,我去叫他来吧。’小五讲着就要走。

        ‘好小五,不麻烦你啦,刚才我讲那些你当笑话听得了,千万别去告诉陈大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梁老头脸上挤出狡猾的笑,干咳了两声,见小五答应了不去才放心。

      

        回身欲坐下,忽的又背对着其他乘凉的村民邻居,嘴伸到小五耳边,声音小的像特务打秘密报告;

        ‘小五,那天你和小卫红在渔房里的事,我可没对任何人讲,我替你保密呢,人要脸树要皮,我被陈大巴推下河都没说是你和小卫红俩人开的门。’

        ‘我俩偶遇在那儿躲雨,有什么可保密的?’小五不解地说,心里又好笑;男女恋爱又不犯法。

        ‘我知道你会这样说。放心,我替你保密。’

        梁老头脸上带着狡猾的笑,坐回树根边,斜视小五一眼,像掌握了两个年轻人秘密档案。

        雨季过后,天气闷热。小五蛰伏在家忙补习,一连几天没出门,累了,就背唐诗宋词、写写文章,可是对爱情也没放松,不时透过窗户向外面河堤上张望,想看见小卫红回村的身影,不过,她像长住在乡里王助理那儿了,多天没在村里出现。小五想;

        ‘难道被小白脸缠住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0 7:41:23    跟帖回复:
    8
        抬眼却看到河堤路上出现了小卫红那熟悉的身影,骑一辆新买的自行车,红裙子飘啊飘,像仙女下凡。小五高兴地站起来,把书一推,想去欢迎她,再一瞧后面紧跟了个小白脸青年,与她成双成对骑的欢,一团高兴顿时化作乌有,暗叹道;

        ‘完了,玩完了。’

        小卫红经过小五的窗口,对他一笑示意。那个小白脸则抬头仰脸而过,毫无礼貌,从他穿着看,肯定是哪个干部的公子哥,气质昂扬高贵,与小卫红的确是郎财女貌好一对。两人从窗前消失了,小五才从呆楞中回过神,正胡思乱想,只见小梁女、小柳女、小美等好几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子,结伴从小五窗前过,对他喊;

        ‘小五,一起去看小卫红的对象。’

        ‘没空。’

        小梁女见小五说话有气无力,精神不振,感到好笑。走到小五窗边,头脸探进窗里嚷道;

        ‘哎呀,看成书呆子了。这样用功,不会恋爱,难怪到手的鸭子飞了。过去瞧瞧情敌,来个三角恋爱也好玩呀。’

        她一边嘻嘻哈哈,一边对小五玩鬼脸。乘她得意忘形,小五忽的伸出手,猛的捏住她那漂亮的尖鼻子,说道;

        ‘叫你瞎说,捏掉你的鼻子,让你变成丑八怪。’

        ‘好小五,好哥哥,我不敢了。’小梁女趴在窗台上,伸着头,鼻子不透气嘴里‘嗡嗡’地告饶。哄小五松了手,就跳到远处冲窗里嚷;‘你是单相思,你是丑八怪。’逃走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1 23:07:40    跟帖回复:
    9
        又经过小梁女一番折腾,小五再也没有心思继续复习功课了。对着书发楞,那些枯燥的公式、字母实在没有小卫红的笑容让人心动,甚至没有小梁女那鼻子可爱。小五想;

        ‘完了。小卫红已离我而去,属于他人。功课又学不进去,脑里乱哄哄一塌糊涂的,大学再考不上 ,爱情、事业全落空,这一辈子真的完了。’

        小五越坐越闷,担心自已闷出毛病。走到门外,很想去后面小卫红家瞧瞧,可是念头刚有就打消了,他仿佛已看到小卫红正和小白脸谈的欢,郎财女貌好姻缘,自已农家子弟那有资本和小白脸竞争。更有一点,小卫红的母亲那关也过不去,在村里,那个丈母娘最嫌贫爱富,仗着老公王助理的官牌,事事争上风。这样想着,小五转头往河堤走去,到美景里散散心。

        成排的柳树阴下里,蝉在鸣叫,咋天听来是美妙的夏天交响乐,现在小五觉得蝉声吵得人头发昏;阳光明媚也不再美丽却烤人欲焦,还有那蜜蜂在花间飞来飞去,得提防它蛰人。咋天的美景到今天全变味了,小五想;

        ‘全和我作对,烦、真烦人。’

        有两个人从小五身边走过,招呼说;‘今晚电影院有好电影,枪战、武打两片连环放,我请客。’小五低头不理说;

        ‘无聊、无聊。’

        ‘小五看不起咱们了。’那两个叽叽咕咕知趣的溜了。

        ‘小五,小五。’又一个人在喊。

        ‘烦人。’小五不理说。

        ‘哎呀,都说有文化的人高傲,真的不能随便打搅。来呀,我俩约会吧。’那人嘻嘻笑了。

        小五忽的觉得声音特别美,转脸一瞧,心里激动的要唱出歌,又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只见小卫红站在身边笑着。

      

        她好大胆,不在家陪第一次上门的小白脸,尽未婚妻的义务,却溜来找他,难道她刚才是应母命逢场作戏?爱的是他这个落榜生?小五恨不得搂住她,讲多天来的相思之苦。可是理智控住了他的手脚,努力按压住激动的心情,平平淡淡地说;

        ‘恭喜你和他郎才女貌好姻缘。’

        ‘小梁女几个刚才也说这笑话,被我轰跑了,你也来打趣我。’小卫红伸手要拧小五的嘴。今天她精心打扮过,齐耳短发上卡了一个蝴蝶结,洒了淡淡的香水,明眸大胆的望着小五,嗔怪中不失柔情。此时此刻,她已不是那个人民女教师的形象,更像多情仙子,‘你再说笑话,我就走啦。’

        两人在河堤成排的柳树下散步,清风从河面吹来凉爽的风,和上一次雨中相伴回村不同,这一次更像恋人携手同游。小卫红微笑问道;

        ‘刚才有人请你看电影,我看你很不耐烦,为什么呢?’

        ‘打打闹闹的三角恋爱没意思,还是在家看书好,长知识。’

        ‘真是书呆子,那是人家有好事找你的借口,你没瞧出味来?’小卫红恨的用手指戳了一下小五的脑门,说,‘你去了,对你终身有益。’

        ‘算了吧,我从来没遇到过好事。’小五说着,忽的想起那天躲雨奇遇,在陈大巴门口,小卫红曾跌进他的怀里,搂着好美。但已不好更正,就笑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2 10:06:14    跟帖回复:
    10
        ‘高考失手一次就变得这样颓废?我请你看电影吧,算不算是你遇上的好事呢?’小卫红眼里含着笑,盯着小五说。

        ‘求之不得,天上掉下的好事。’小五心中乐开了花,以为小卫红已猜到了他的心思,要在电影院里表白,确定恋爱关系。如果不是柳树下那几个成天乘凉的老头老太婆像看爱情片的观众,两眼不转睛的瞧他们,他恨不得现在就搂她亲她定情,让小白脸看见气昏过去。

        ‘你不会忙于看书把约定忘了吧?’小卫红有点不放心。

        ‘不会不会。’小五连忙下保证,又说;‘何必等到晚上,不如我俩现在就谈谈,晚上看电影岂不更浪漫?’

        ‘听我安排好吗?到时给你一个惊喜。’讲着,小卫红摆摆手带着笑轻盈而去,正像她轻盈的来。

        ‘太好了,一边看着爱情故事片,一边谈恋爱,画面美,我俩也美。’小五高兴的拍手,又跳了几下脚,乐不可吱,想;‘小白脸啊小白脸,你响应领导的号召做梦去吧。’

      

        回到家,小五盼天晚。他一向认为只要有学问,就能赢得美女的芳心,可是自从与小卫红有了约定,就从行动上处处否定这句话;换穿了几身衣服还找不到满意的感觉,穿白的时候认为太亮、穿红的时候觉得刺眼,穿蓝时看起来太土。一个满腹诗书的高考落榜生,竟像小姑娘那样不停的照镜子,就差涂口红、描眼睛。不时看手表时间,认定手表已坏,时针偷停了。到门外看太阳,原来地球也不转了,太阳还挂在半天空。这等待的半天时间真难熬。

        不等家里晚饭做好,小五随意吃点东西出了门,走在河堤上,看着陪伴他和小卫红一同长大的柳树,格外亲切;走了几百米,就是陈大巴的捕鱼小屋,他和小卫红曾在里面躲那暴雨、聊天,播洒了爱情的种子,恨不得和这破屋留个影。到了乡政府门前,想到小卫红的父亲王助理在二楼办公,记得小时候她常带他来玩,可是现在已变得生疏。但是一想到今晚的约会,小五就兴奋地对那二楼的窗户说;

        ‘你们好,转告王助理,他的女儿约会我啦。’

        电影院同时也兼职本乡大会堂,就在乡政府隔壁不远。门前广场上是流动摊贩的大本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3 13:07:46    跟帖回复:
    11
        来的太早,虽然已开始售票,但是电影院大门还没有开,除了几个游人外,只有一些快乐的小孩在台阶上跳来跳去,或者扒在门缝上往里瞧,那几个零食摊也很冷清。小五在家担心来迟了,做事走路都急急忙忙的,好像到了电影院门前就能看到小卫红似的;现在又感到无聊,又觉得不如回家看一阵书再来才好。

        买了两张电影票,看到满地瓜子皮,想起女孩子都是喜欢一边吃零食一边说笑的,得请小卫红吃点什么。想到此,小五笑自已;

        ‘哎呀,现在也会研究女孩子心理了。书上讲,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谈恋爱多了,学问上肯定得荒废。不过,为了小卫红,考不上大学也值得。’

      

        小五记得小卫红是小女孩的时候爱吃甜零食,虽然是干部子女,却没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常把小口袋里装的那几块糖分给邻居小朋友,小五从她手中就拿过两次,现在长大了,不知口味改了没有。小五在那零食摊边来回看了好久,买了一包瓜子、一斤小黑枣,旁边一个熟食摊的妇女热情打招呼;

        ‘小哥,刚出锅的油饼,香喷喷的,买两块吧,女孩子最爱吃呦。’

        ‘我身边没有女孩子。’小五见那中年妇女穿的干干净净,能说会道,笑容可亲,就故意推辞不买,还说道,‘你的油饼卖给别人吧。’

        ‘别瞒人了,马上就会有女孩子来到你身边,你买的瓜子黑枣都是女孩子爱吃的。’那中年妇女话里带笑,像早已看穿了小五的心理。

        小五心中感悟,难怪每次遇到小卫红母亲的面,她瞧他的眼神都是怪怪的,中年妇女的眼光都厉害,好像比小卫红还先察觉到小五的心理想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4 22:26:18    跟帖回复:
    12
        只要在她的视线范围内,小五休想靠近小卫红的身边,更别想说悄悄话了,像那天上的王母娘娘,硬阻挡在牛郎和织女中间。不过这名卖油饼中年妇女讲的话好听,像是预言和祝福。

        小五买了两块油饼,太阳还好高,在电影院台阶上空转无益,他就一边等天黑,一边在心里默默背唐诗。背了好久,饿了,吃了一块油饼,到两块油饼吃完,电影院门前观众见多。小五买了两张电影票,站在那唯一的检票门口,瞪大眼睛瞧着每一个进电影院的人,只见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一群一群的进去,就是不见小卫红的身影。本村的小吴、小柳女、小美几个检票进电影院,说说笑笑的,忽的看见小五在门边打量每个观众,小柳女笑道;

        ‘小五,真是难得看见你出门。听小梁女说,她请你出来看小卫红的对象,鼻子差点被你掐下。为什么不进去坐?’

        ‘他在等心上人呢。’小美搂着小吴的胳膊,边秀恩爱边嘻嘻地说。

        在他们的眼里,这时的小五已不是高高在上的文化人,而是和他们一样低俗的只会谈恋爱消磨青春光阴。

      

        又看到好些同村的电影观众,就是没有小卫红的影子,不过小五信守若言,坚持在门口等待。只见梁老头急匆匆走来,见到熟人就打听,想进电影院找人,因为没有票,看门检票的江秃子阻拦推了出来。瞧见小五,像见了救星,焦急地说;

        ‘看到小梁女进去了吗?’

        ‘没有,只看见小美、小柳女几个进去了。’

        ‘你一个个都看仔细了吗?’

        ‘真的没有。’这一点小五是肯定的。因为每一个进门的女孩子都被他仔细辨认过。

        ‘坏了坏了。我骂了她几句,丁小三就把她勾引跑了。’

        ‘不会吧。’小五不信,忽而想到,小卫红不来,难道是她母亲察觉了,也怕被他勾引跑了?

        ‘小小年纪,什么事都不会干,就会谈恋爱。如果看上你这样的文化人,有知识能负责,我梁老头举双手赞同。那丁小三不学无术,就知道玩女人,跟他能有好下场?才骂两句,就双双不见了。急死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5 12:30:29    跟帖回复:
    13
        梁老头一边述说,一边叹息,从白天对小梁女和丁小三恋爱的欣赏到现在的焦急,变化的真快。小五劝他宽心,答应见了小梁女就劝她回家。

        直到电影快开映,才看见小卫红那熟悉又美丽的身影。再仔细瞧,她母亲魏大婶和小白脸陪着来了,三人边走边聊天,还吃着什么。小五心中一团热情像被淋了大盆冰水,从头冷到脚,看着小白脸沾着小卫红的那馋相,小五恨不得冲上去,一脚把他踹得远远的,可是看着小卫红母亲魏大婶欣赏小白脸的样子,又无可奈何的叹口气。跟在他们后边进了电影院,这时观众们已大体就坐,走道上人不多,他们站下了,像在找座位,小卫红几次回头瞧小五,过了一会,就从里面座位上起身挤出来,这时电影已放映,在黑暗的遮掩下,她悄悄的找到小五,像那偷情的红娘。

        ‘我俩到偏座去。’小卫红轻声地说。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小五激动地说,恨不得拥抱她,可惜又变得胆小了,只敢想不敢做。

        原来电影票没有售完,偏座空位很多,可以随便坐。

        

        灯光熄灭,电影放映,黑暗中两人像偷情男女似的溜到一处无人角落。影幕上又是歌声又是笑声,很合现在小五的心情,他想;

        ‘从小青梅竹马就是好,关键时候见真情。小白脸你想不到吧?’

        ‘听到我说去看电影,他们也要来,说陪我一起看。我不好说有你陪。’小卫红笑了说。虽说黑暗看不清,小五仍感觉到她笑得好美。

        ‘现在这样就很好,’小五还想说,既然你那妈妈看上小白脸,就让他陪你妈看电影得了,话到嘴角又连忙打住了。‘小时候,我常带你来看电影,不过是你买票。’

        ‘是啊,不光和你,还和小吴、小丁都来过。’

        ‘我拉着你的手,一路走来一路唱着歌。’

        小五说着,情不自禁的去握小卫红放在椅把上的手,手指光滑有点凉,还和小时候一个样,大概她太苗条,有点内虚。她轻轻抽出手,说;

        ‘别这样。我找你看电影,是对你说件事。’

        ‘说一百件也行,我俩边看电影边聊,说到明天早上才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6 12:53:53    跟帖回复:
    14
        ‘有一件事你先答应了,我再说。’小卫红忽的像要挟小五,口气也变的强势。在小孩时候,她就是经常这样耍小公主的固执。小五听了有些激动,以为小卫红要主动开口确立两人的恋爱关系,连忙说;

        ‘我答应。’

        ‘小五,你看书多太老实,自由恋爱谈不来,我介绍一人给你吧。’

        ‘谁呢?’小五从心里配服小卫红,做了老师后练就了口才,变的浪漫了,毛遂自荐也要绕弯弯先挑逗一下小五的情绪。

        ‘清河庄的小华,和你也是小学同学。’

        ‘她、她,我想不起来了。’小五瞪着眼吃了一惊,以为自已听错了,惊愕的看着小卫红,猜测她是不是在搞测试,老师都爱怀疑别人的能力和忠诚度。

        ‘下午在河堤上她还招呼你去看电影呢,你说‘无聊无聊’,她还是喜欢你。别人追她还不理呢,我去叫她来陪你吧。’

        ‘不用不用。’

        ‘别害羞,恋爱要两厢情愿,先熟悉一下。女大十八变,见了面你慢慢就记起她了。’


        听小卫红这口气像很认真,不像开玩笑,小五忽得清醒过来,自已被爱情梦搞得如痴如醉,其实还是单相思,除了有点文化知识外,自已其他方面都配不上她,所谓牛郎配织女那是神话。虽然如此,小五仍然抱着最后的希望,反问说;

        ‘你和小白脸是两相情愿吗?’

        ‘这句话你就别疑问了。我和你才是朋友,我帮你是为了友谊。小华的事你慢慢的再考虑一下吧。’

        讲着,小卫红说声再见,回到小白脸身边去了。小五尾随着到过道上,借着影幕的光亮,遥看她从此和小白脸有说有笑的看电影,吃着瓜子等零食,已像很久的恋人关系。他不得不长叹一口气,孤零零的走开了,心里自言自语地说;

        ‘小卫红,我俩中间有条很深的鸿沟,我难以跨越。我再也不用爱的名义想你了,祝你永远幸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7 13:37:57    跟帖回复:
    15
        来的时候天上有点阴沉沉,和厂领导语气相投,谈得太久,双方签订了互相满意的购销合同后,天上开始落雪了。厂长要留饭,因为离午饭时间还早,又是初次上门,小伍婉言推辞了。走到厂外的马路上,那雪已密密的往下落,地面很快就铺上了一层雪地毯。在公交站台等了好久,也没有公交车经过,开发区的大道上本来人车稀少,现在更显得冷冷清清,小伍开始后悔前天出差时,没有向公司申请派辆车来。

        小伍正等得身上发冷,此时走来一名搞清洁的老阿姨,看样子也是忙着回家,好心地说;

        ‘小伙子,别等了。下雪天,公交车不发了。’

        ‘啊。’

        小伍心里惊叹一声。从下榻的宾馆到此开发区有十多里地,没有公交,又看不见出租车,这样的大雪天两腿自已走回去,那可惨了,在公司争强好胜,接受推销积压商品任务时,真没想到老天会如此考验自已,可是总不能留在这里挨饿挨冻,坐以待毙吧,只好边走边找车。他背好公文包,瞧瞧方向,向县城宾馆方向一步一滑的走去,那次大雨中有小卫红陪伴,舒心又浪漫,现在只能孤独的一个人步行在纷纷扬扬的雪中。

        五年过去了,小伍已痛定思痛改变了自已,切底抛弃了书呆子形象。从学校毕业后,在市润滑油公司实习一段时间,又被公司推荐到市行政管理学校进修了两年,成为公司后备干部。几年在管理队伍中交往,学会了迎送奉承、察言观色、喝酒抽烟、落井下石等十八般手段,可是却忘了身体力行,才走几里,已是疲惫不堪,加上早上没吃早饭,真是又累又饿,此时,他羡慕地想;

        ‘这样的大雪天气里,那个小白脸一定正陪伴小卫红,同桌吃午饭呢,喝着红酒,旁边是他们的三岁儿子,叫着爸爸妈妈。两人开心又幸福。唉,几年没见面,她还能想到我吗?往事不堪回首啊。’
    3255 次点击,30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他与小卫红的故事,人生就是梦的延长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