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粽子丶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驭灾》 - 原创小说
2038 次点击
21 个回复
老粽子丶 于 2017/7/15 17:30:3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青叁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是这样一个平凡的小网管,庸庸碌碌,混吃等死...

    改变自己的是什么呢…是那场连绵的雨,还是那个小女孩?

    那些不可思议的景象;那些诡异万分的真相;那些被遗忘、被抛弃的过去…

    还有自己必须背负起的使命。

    一切大概才刚开始…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5 17:37:30    跟帖回复:
       沙发
        序


        吧嗒,吧嗒…

        好像晚饭的西瓜汁滴在地上的声音。

        小女孩深深地陷进软软的小公主床里,被吵得微微皱起了嘴唇。

        吧嗒,吧嗒…

        不舒服地翻了个身,小女孩醒了过来。

        台灯还开着,柔和的暖黄色铺满了墙上的卡通壁纸。

        女孩伸出小手推开被子上的泰迪熊,跳下床。

        光着脚跑出两步,似乎又想到什么,回头拽过泰迪熊,抱着它,才慢慢推开房门。

        …...跟着怪声一直走到另一间卧室门口,女孩揉了揉眼,探头往里望了望。

        …原来是爸爸蹲在那里。

        女孩松了口气,想问问爸爸在做什么。

        下一秒,男人已经侧过了身…

        天花板上的荧光涂料勾勒出星星的图案。

        窗户关得死死的,四周一片寂静。

        齐小槐在黑暗里睁大了眼,冷汗打湿了她额前一点也不服帖的刘海儿。

        她有些懊恼的一咕噜爬起来,又做了这个梦,无法忘记的、永远的噩梦。

        齐小槐沉默了一会儿,等待心跳恢复正常。

        她露出一个腹黑的笑容:这一觉看来是彻底毁了,不过……劳资睡不好,谁都别想睡好!

        齐小槐自杀一样的张开双臂,从双层床的上铺直接跳下来,毫无意外的稳稳落地。

        她并没有马上出去,而是回头向下铺望了一眼:

        一只没有血色的断手好好地“躺”在床上。

        手掌被放在枕头上,手腕还盖在被子里面……好像睡得很香。

        齐小槐觉得很满意,轻手轻脚地溜了出去。

        隔壁的青叁其实也没有睡着,他正在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整个房间烟雾缭绕,毒气逼人。

        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这间房一年四季都不会出现任何虫子。

        青叁背对着门,按灭了手里的半截烟屁股。

        他站起来,转过身朝门口笑:“看见你了,躲什么。”

        说完,房门自己打开了。

        齐小槐以一个正打算开溜的姿势出现在门口,带着一脸恶作剧不成的尴尬。

        …果然一如既往地啥事都瞒不过这老粽子。齐小槐认命地叹了口气:“……师兄。”

        青叁拍拍身边的椅子,招呼齐小槐坐在身边。

        窗外的雨依然没有停,本就是初秋的夜晚,温度其实有些偏低。

        青叁伸手在乱七八糟的床上翻了翻,扯出一件黑色小披风。顺手披在齐小槐肩上,把她单薄的小身板裹了起来。

        齐小槐也只有在师兄身边才显得乖一点,甚至蓬松得要爆炸的刘海都变得柔顺了许多。

        青叁重新坐好,晃了晃烟盒,拿出里面的最后一根,继续吞云吐雾起来。

        齐小槐很奇怪,因为她很少看到师兄这么沉默。

        在她的印象里,从5年前和师父师兄相遇的那天起,这个大她很多岁的师兄一直都陪在她身边,从没有离开过。师兄神经大条,总是做很多蠢事,被师父骂。但是对自己却很好,自己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如果没有师父和师兄,自己大概5年前就死了。

        齐小槐这么想着,仰起脸看了看烟雾里轮廓模糊的师兄。

        青叁感受到她的目光,转过头,咧开嘴笑笑:“没事啦!这几天遇到点麻烦。”想了想,又补充道:“坐一会就快去睡觉,别着凉啦!”

        齐小槐还想问点什么,最后还是撇了撇嘴,跳下椅子,一溜烟儿地跑回房间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5 17:47:20   
       第 3
        第一章 异常

        1 甜

        数不清这是最近一个月下的第几场雨了。
        青叁裹着件有些薄的风衣,没有撑伞。
        他独自站在清晨还很冷清的街口,莫名其妙地有些心事重重。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青叁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雨不大,就这样不紧不慢地下着,也没有停的意思。
        一定是连日来烦躁纷乱的雨水影响了自己的情绪。青叁甩甩额前湿透的刘海,试图摆脱这种感觉,迈开腿走向街边的一家网咖。
        推开门,清晨的网咖看起来像极了战斗结束后横尸遍野的战场。
        青叁瞅了瞅桌子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的男生,微微笑了笑,身处熟悉的环境,感觉确实好了很多。
        原本打算先把湿衣服换了,舒舒服服地去吧台吃个早饭,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青叁却在转身关上更衣室门的瞬间顿住了:“…这是什么味道?”
        青叁觉得一股浓烈、甜腻又有点令人作呕的味道正在蔓延,那味道无比熟悉,他形容不出具体,但绝对闻到过。
        是什么呢……

        青叁还在试图回忆,一声凄厉的尖叫已经在网咖里炸裂开来,瞬间响彻了整个睡意正浓的街道和市区。
        青叁立刻扔下风衣,用最快的速度冲出更衣室。
        他完全不需要时间辨别声音来源,毫不犹豫地跑上了二楼。
        网咖的二楼面积也不大,中央设了几套沙发卡座,靠墙是几间包厢。巡视起来还算一目了然。
        于是…一眼就能看到棕色地板上缓缓流淌着的一道血流。
        青叁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心一点一点地提了起来。
        突然想到这是昨天他花了一下午时间才彻底打扫干净的地板,更心疼地吸了口冷气。
        青叁走得很慢,一步一步地靠近那间还在从门缝向外源源不断流淌着血水的包厢。甜腻又令人作呕的气味越来越明显,他的脸色也跟着更加惨白。
        从早上开始就一直摆脱不掉的那种诡异感…似曾相识的奇怪的味道…反常的连绵多日的阴雨…
        青叁努力地不去在意这些异常,却发现无济于事。
        他深吸一口气,拉开了包厢的门。

        ……

        青叁呆呆地看着包厢里面,几秒后终于转过身去剧烈地呕吐起来。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7/15 17:59:35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7 14:28:07    跟帖回复:
       第 4
        2 火柴人

        青叁真的宁愿自己永远想不起来那股奇怪的味道是什么。

        除了味道,5年前的那天所看到的一切,他统统想全部永远遗忘。

        青叁第一次见到齐小槐的时候,自己还是个屁事不懂的愣头青,整天被师父敲着脑袋骂蠢货。有时候青叁自己都怀疑会被越敲越蠢。但是师父那个老顽固,几十年来无论为人处世还是走江湖,都坚持自己的一套规矩。整天吊儿郎当的青叁简直从里到外从头到脚都让他老人家看不顺眼,甚至生起气来还会踹青叁的屁股。

        不过青叁并不太在意这个,毕竟从有记忆的时候起,他就已经开始和这个老头相依为命了。除了顽固的老头,青叁还有一个师兄。

        这俩人大概就是青叁人生前20年的全部亲人了。

        直到5年前。

        青叁和师父出门办事从来没有细问情况的习惯,反正师父一定会带上自己。更重要的是,有师父在,不管上刀山还是下火海,自己都不会有任何危险。

        如果这个世界有救世主,那他一定是个顽固的老头子。——青叁

        所以青叁从来不瞎操心。

        他和往常一样心不在焉地背着师父装满工具的大布口袋,跟在师父屁股后面,满脑子想的都是结束了去吃点什么。

        师徒俩走走停停,花了一个上午才到达位于郊区的这所大宅子。

        青叁大致地看了看这宅子。

        “好像没啥大问题?…算了。”青叁大大咧咧地就要推门进去。

        老头子却身手敏捷地一把扯住他,狠狠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青叁摸摸脑袋,抬头想反驳两句,转头却对上师父一张惨白的脸,青叁吓了一跳。

        老头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青叁从几岁开始跟着师父闯荡江湖,再凶险万状险象环生的情况也遇到过,却从没有见过师父这个样子。

        他终于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稍微收紧了肩上口袋的带子,警觉了几分。

        师父用下巴指了指宅子的二楼窗口:“叁儿,你看。”

        青叁顺着师父指的方向望过去,窗口并没有想象中的白衣女鬼迎风梳头之类的画面。

        略带失望地收回目光,师父的巴掌马上拍了过来:“蠢货!看旁边!”

        青叁无奈地捂着脑袋转头。

        不过这回,他终于看到重点了。

        看清楚的瞬间,青叁只觉得头皮都炸开了!“卧槽!那是什么玩意儿?”

        师父没看青叁,也没说话,依然直直地盯着窗口。

        青叁只好向前走了两步,眯着眼仔细看了两眼,只觉得脑袋越来越乱…那是个人吧?好像又不是人,最上边圆的应该是脑袋…可是身体也太奇怪了吧?…头颅下面挂着的几根棍儿是骨头?不对…头怎么好像还在动!火柴人吗这是?啥玩意?

        青叁又回头去看师父,老头子脸色依然惨白。

        他伸手接过青叁肩上的布口袋,背在自己身上,叹了口气:“来晚了。”也不多解释,径直走进了宅子。青叁立即跟了上去。

        师父走得很快,青叁也顾不上仔细去瞧这宅子,师徒俩直接进了这门户大开却没半个人影的房子。

        一楼的大厅装修得相当古典奢华,俩人看也没看就小跑上了二楼,十分默契地在楼上出现异状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青叁觉得隐隐地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蔓延在房门附近,也许是自己有点紧张?

        他甩甩头,深吸一口气,率先推开了房门。

        可是还没来得及去看窗口,他就先被地上长发遮住大半边脸的齐小槐吓了个半死。

        青叁本就神经紧绷,做好了看怪物的心理准备,被齐小槐这么一吓,大招都快交掉了…耳边传来师父嫌弃的嘲笑:“渣渣”。

        青叁想说点啥,还是敢怒不敢言地咽了回去。

        蹲在地上的齐小槐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小脸清秀稚嫩,神情好像刚刚睡醒。她看起来只有4、5岁的样子,穿着一套粉嫩的睡裙,一只手紧紧地抱着泰迪熊,另一只手里竟然拎着一只已经没了血色的断手。

        断手是正常成年人的手掌大小。她纤细的食指正勾着断手的食指,好像和它牵着手一样。

        青叁只觉得一阵反胃,不再去看小女孩,连忙和师父一起去查看窗口,一看之下,师徒二人都呆掉了。

        青叁发誓,这情景…他一生都不会忘记。

        不过更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幕竟然在5年后重现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8 10:44:53    跟帖回复:
       第 5
        3 鸟开

        “唉,鸟开这个破地方。”下雨的这些天,青叁总是这么抱怨。

        其实青叁和齐小槐居住的小城叫作莺开,奈何青叁这吊儿郎当的性格,天天鸟开鸟开地叫。齐小槐对此意见很大,按她的说法是和文盲一起生活严重到影响自己竞选五年级大队长。只不过每次抗议都被师父柔声细语地哄回去了。

        两天前那个无法形容的命案,就发生在青叁工作了两年的网咖二楼包厢里。

        如果没有如此骇人听闻的案子,青叁大概会在鸟开这个鸟不生蛋的小城市里继续混吃等死,惬意地当他的小网管,吃饭睡觉打游戏。

        “反正天不会塌下来。”青叁总是把这句话挂在嘴上。

        不过当他亲眼看到包厢里的尸体的时候,还是觉得天旋地转。

        然而对警察来说,命案还是太平常了。

        依然下着雨的那天清晨,接到报警的这一小队警察并没意识到任何异常,按照正常程序开始查看现场。

        时间很早,并没有太多凑热闹的人聚集在网咖里。

        封锁了一楼后,他们走上二楼,首先看到的是趴在二楼护栏边脸色煞白的青叁。

        一位矮个子圆脸警官走过来,拍了拍青叁的肩膀,客气地递过来一根烟。

        青叁尴尬地挤出一个笑容,接过烟,欲言又止。

        圆脸警官留下一个安慰的眼神,很快地跟着同事朝包厢的方向走过去。

        他并不知道青叁害怕的不是命案,更不是尸体。

        青叁无奈地转过身,在心里数:“1,2,3,4…”

        数到7的时候,包厢那边果然炸开了,众人惊恐的尖叫声顿时响成一片。

        青叁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待在原地,安静地等着他们恢复平静。

        从警察局走出来,天都快黑了,不变的是依然在下雨。

        青叁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淋着雨慢慢走回家。

        他很清楚,这件事不是警察可以处理的。

        边走边想了一路的青叁叹了口气,虽然很不想打扰老头子,但好像除了找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掏出钥匙进门的时候,齐小槐也正好从学校回来。湿漉漉的书包随手扔在沙发上,人一眨眼就钻进房间里去了。

        青叁走到齐小槐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半天,里面传来齐小槐闷闷的回应:“准奏!”

        青叁推门进去,径直走到电脑桌前,毫不客气的一把揪起正在聚精会神看网页的齐小槐:

        “去!给师父打个电话,就说有事要他老人家出山。”

        齐小槐刚想发脾气,一听师父要来,立刻瞪大了眼睛:“出啥大事了师兄?”

        青叁没回答,扭过头瞅了瞅放在下铺的那只断手。

        齐小槐跟着他的目光,表情复杂地往床上看了一眼,又迅速移开视线。

        “…最近,好像有点反常”青叁顿了一下。

        “这个,没问题吧?”

        齐小槐知道师兄指的是那只手,轻轻点了点头:“没事。”

        5年来,每天都会仔细去看断手的状况。这对她来说,早已成了比洗脸扎头发更重要的事。她很肯定自己不会弄错。

        毕竟…那是爸爸的手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8 19:06:01    跟帖回复:
    6
      

      作品原创声明


      本人郑重声明,本人在本网站所上传的文稿,是本人独立原创完成的作品。本文稿不包含任何他人创作的、已公开发表或者没有公开发表的内容。本稿件原创性声明的法律责任由本人承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8 19:06:32    跟帖回复:
    7

        作品原创声明


      本人郑重声明,本人在本网站所上传的文稿,是本人独立原创完成的作品。本文稿不包含任何他人创作的、已公开发表或者没有公开发表的内容。本稿件原创性声明的法律责任由本人承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19 12:06:13    跟帖回复:
    8
        4 师兄

        电话最终还是青叁打的。

        他实在忍受不了这一老一小电话里从下雨天讨论到异形大战铁血战士,又从牙疼抱怨到某款洗面奶超油腻不清爽。

        青叁忍无可忍地把齐小槐拎起来,抢了电话。

        第二天,暂时不用再上班的青叁一直睡到中午才醒。

        为了避免老头儿来了唠叨,他特意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通,又把自己好好打理了一下,连同齐小槐垃圾堆般的卧室。

        老头儿向来雷厉风行,如果事情足够引起他的重视,人必定次日就会到。

        果然,三点一过,老头儿的圣旨就到了。

        等候多时的青叁立马接驾。

        本想跟好久不见的老头儿来个熊抱,青叁莫名感到一阵低气压从身后袭来…

        他定睛一看,顿时愕然:“…师,师兄?”

        老头儿身后确实还带了一个人。

        一袭黑衣,风流倜傥。

        剑眉星目,一笑倾城。

        永远会是人堆里最显眼的那个。

        这个人正是青叁的师兄,败北。

        青叁和败北几乎算是一起长大的。

        师徒三人相依为命多年,直到败北19岁那年离开。

        败北走的那天,16岁的青叁红着眼跟在败北身后,一句“哥,你别走”怎么也说不出口。从小到大,优秀的师兄都是青叁心里的目标和榜样,师兄一定不愿意看到自己这么没出息的模样。

        十年未见,本就无可挑剔的师兄在青叁的思念中变得更加完美无瑕。

        青叁瞬间有了一种手足无措的局促感,伸出手想拥抱师兄,最后还是拐了个弯接过师父手里的工具箱,快走两步在前边带路。

        青叁有点小失落,却注意到败北跟了上来。正尴尬地想说点什么,一转头就看到败北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败北十分自然地揽过青叁的肩膀,就那么顺势抱住了自己的师弟。

        “小师弟,十年没见你了。”

        败北的声音温润柔和,一如当年。

        青叁只觉得埋在心底最深处的一根弦瞬间被扯断,鼻子也跟着酸了起来。他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而正常。

        “师兄,好久不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0 16:46:32    跟帖回复:
    9
        5 卵

        如果没有这起糟心的命案,青叁会觉得现在师徒三人的重逢真的太美好了。

        …不,现在应该是师徒四人。

        齐小槐对于突然多了个师兄这件事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败北待人一向温和有礼,甚至见到小丫头床上的断手都没有表现出太过惊讶的神色,青叁跟着稍稍放下了心,不再担心齐小槐搞事情。

        师父和师兄都没有耽误时间,跟小丫头打了招呼就拉上青叁去楼下小茶馆里询问情况。

        店老板见师父仙风道骨,师兄气度非凡,感觉似乎遇上了大人物,亲自泡了一壶记不住名字的茶送上桌。

        青叁向来不讲究茶叶,几杯下肚也品不出味道。

        师兄却不同,轻抿了一口就称赞道:“好茶!”

        师兄果然还是不同于常人,青叁暗暗想着。一边又拿起茶杯,认真地品了一口,依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好作罢。

        师父看起来也很满意这壶茶,放下茶杯说道:“叁儿,讲讲。”

        青叁真的不想再回忆这一幕,叹了口气,还是一五一十地把包厢里那具尸体的情况又讲了一遍。

        “…和5年前小槐的父亲死时的模样完全一样。而且现在也只剩骨架了,根本无法解释…已经被草草定性意外身亡。”青叁补充道。

        师父脸色很难看,大概也想起了5年前的那一幕。

        “去现场走一趟,没别的办法。”半晌,老头儿看着窗外,下了决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0 16:56:32    回复 9 楼:
    10
        好在青叁作为个老员工,随身携带网咖内外各种门的钥匙。

        当天晚上,败北留在家里陪齐小槐,师徒二人就偷偷摸摸地溜到了网咖。

        已经关门好几天的网瘾少年聚集地从未这么冷清过,俩人没有任何光亮,靠着青叁的熟门熟路摸黑到了网咖二楼。

        青叁这时才打开手机的电筒,对着案发现场照了一下。

        包厢门敞开着,里面什么也没有。

        甜腻的气味也几乎已经散尽,只有淡淡的呕吐物味道还能分辨出来。

        青叁扭过头猛喘了几口气。

        老头儿没介意太多,借着光蹲下身仔细地看了看地面。

        他视力极好,很快就用食指捻起地上几片极小的鳞片一般的颗粒,凑近观察。

        青叁早就注意到了,但这玩意儿很明显地又让他极其不舒服,脸色不禁变了变。

        其实不需要太过仔细地看,老头儿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了。

        5年前齐小槐的家中,一样是二楼,一样的鳞片颗粒,就在房间的地板上,满地都是…

        甚至随着窗户吹进的风飞起来,落到师徒二人的头发上、肩膀上。

        回来后青叁一晚上狠狠地洗了4次澡,依然恶心到翻来覆去睡不好觉。

        更严重的是,师徒二人至今不吃鱼,甚至见都不想见到…

        虽然这种颗粒比起真正的鱼鳞其实小了很多,形容为虫子卵也许更为贴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1 14:46:08    跟帖回复:
    11
        6 断手

        你一定无法想象。
        有一天,你惊恐地发现手臂上莫名其妙出现一个深深的洞。
        它不痛不痒,也没有流血。

        你甚至可以探进两根手指到手臂里。
        而这个诡异的洞内壁细细密密地长满了这样的昆虫卵。
        乍一看就像某只产卵期的虫子留在树干上的杰作。

        又过了几天,你的全身都出现了好多这样的洞,洞里面密密麻麻长满昆虫卵。
        自己好像被虫子从内部入侵,慢慢蛀空,并产下了如此大量的卵。
        你不知道自己的血肉去了哪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没有死。

        最可怕的是你全程都意识清晰地看着这一切,看着自己一点一点地变成怪物。
        崩溃之下,绝望的怪物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疯狂的拿菜刀砍断了自己已长满虫子洞的手臂和大腿,根部还会流血,但是他一点知觉都没有。

        他拎起砍下的轻飘飘的大腿,看着空心的大腿内壁厚厚一层密集的细小鳞片,害怕地嚎啕大哭,哭着哭着突然剧烈地呕吐起来,直到失血过多昏厥过去。
        血液冲刷着地上几大滩呕吐物,又绕过障碍物汇合成细细的血流,顺着门缝缓缓地流淌在青叁清扫干净的地板上。

        而齐槟挣扎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他很早就发现自己已经名副其实地成了一副空壳,身体里大大小小的虫子洞已经数不清,除了头和两只暂且完好的手掌,身体几乎已经没有什么重量。每走一步,虫卵般的细小鳞片都疯狂地顺着裤腿喷出来。
        他用尽全力维持最后的冷静,脑海里齐小槐的模样将他一次次从崩溃边缘拉回来。
        齐槟知道自己已经是个怪物,怪物不该继续活着。

        只是他的女儿还那么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1 16:44:19   
    12
        那一天,师父接到了齐槟的电话。

        其实并没什么交情,而电话里也只说了一个地址。
        老头儿觉得也许是需要帮助的人,还是决定带着青叁去了大宅子。
        宅子里的齐槟无力地挂断电话,他感觉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大脑也开始变得迟钝。
        他多么想给女儿安排好一切,可惜已经无能为力。
        他费力地蹲下身,感觉房间门似乎被推开了,他回过头,看见齐小槐出现在身后。
        齐槟很怕吓到女儿,想从窗户跳下去了结生命。奈何他的两条腿已经全部被蛀空,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看见齐小槐朝他走过来,像平时要抱抱一样向他伸出了小手。

        齐槟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他想说什么,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他流着泪,用尽全身的力气伸出完好的右手,勾住了女儿细嫩的小手。
        已经被蛀空的手腕却再也支撑不住,完全没有血色的手掌从手腕上掉落下来,还连下来一小块皮肉。
        齐小槐却没有松开勾着的手指,就那样拎着断手站在原地。

        无数细碎的鳞片迎着风飘得满屋都是,像极了爸爸每年秋天都带自己去看的蒲公英。

        她看了很久很久,直到觉得累了,蹲坐在地板上…

        …直到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青叁和师父带走了齐小槐。
        齐小槐带走了那只断手。

        老头儿和身边的大男孩一路沉默。
        她缩在师父的怀里,感受得到这两人是如此悲伤和恐惧。
        也许爸爸就这样变成蒲公英了吧。

        齐小槐没有再回头。

        第一章    完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7/21 16:46:00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4 13:53:29    跟帖回复:
    13
        第二章 绿土豆

        1 后宫

        莺开市持续了差不多两个月的雨终于停了。也许是太久没见到太阳,阴沉沉的天空依然让市民们心情极佳。

        青叁师徒四人虽然是第一次住在一起,却也无比和谐。

        齐小槐早出晚归地过着忙碌的小学生活,除了上课考试写作业,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真的发展起来自己的组织,叫……“最爱天使”。

        “噗——!”青叁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杯子扔在茶几上,洒出来的水也顾不得擦就笑倒在沙发上。

        齐小槐面无表情地看着沙发上笑到岔气的青叁,默默积攒愤怒值。

        “笑什么呢。”

        败北端着一盘五颜六色的小曲奇笑吟吟地从厨房走了出来。

        齐小槐见败北走过来,立刻告状:“师兄!青叁嘲笑我!!”

        青叁一看自己的地位这么快就被取代了,立刻表达了自己的不爽:“臭丫头,喜新厌旧…”顺手拿起一块曲奇塞进嘴里嚼。

        败北放下盘子,对着青叁一脸认真:“老弟,小槐的组织里除了她几乎都是小男生哦!”

        青叁咽下嘴里的曲奇,卧槽了一声:“…开后宫??”

        齐小槐、败北:“你嫉妒了?”

        青叁:“……”

        桌边喝茶的师父摇摇头,也跟着笑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4 15:01:28    跟帖回复:
    14
        潜回网咖的那晚,除了强行让师徒二人回想起齐小槐的父亲外,对于探究这两个可怜人诡异死去的原因并没有任何帮助。

        而这5年间,老头儿一直都在试图解开齐槟发生异变的谜团,他知道齐槟的死不只是单纯的诡异而已,更可能预示着某些灭顶之灾正在降临。

        他把齐小槐交给青叁照看,回到风许山独居。

        青叁曾经询问师父多次为何要离开,老头儿从来没有回答过。就像这几天青叁问了不下二十遍为什么会把败北师兄找回来,老头儿依然笑而不语一样。

        青叁对屋子里这几个人真的无奈…

        一个叛逆腹黑的小丫头片子,拿她没办法;

        终于盼来的偶像般的师兄,没想到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小丫头打成一片,一天到晚联合起来怼自己;

        一个问啥都不说的古怪老头儿,自己还不敢造次。

        青叁觉得自己还是洗洗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说到上班,谁都没有想到网咖这么快就恢复了营业…

        “叁儿,明儿见!”网咖老板周大头很潇洒地挂断了电话。

        青叁保持举着手机的姿势一脸震惊。

        震惊的是情形恶劣至此的案件竟然真的就这样没了下文。电视剧里那些斩草除根的情节要是都这么顺利就好了…更重要的是,这预示着自己吃了睡睡了吃的愉悦生活终于要结束了。

        青叁感到内心非常悲伤…不过,天塌下来还是先睡一觉再说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5 16:05:32   
    15
        2 林少

        青叁和齐小槐生活的这些日子,每个早上总是手忙脚乱。家里常年处于“衣服与作业共存,烟盒共钥匙串齐飞”的状态…
        青叁早已习惯了这样乱七八糟的生活,家里多了个全能的师兄反而有些不自在了。
        回到网咖的第一天早上,他一边抓着头发一边准备出门。

        败北从厨房里探出了头:“拿上这个!”
        一只纸袋“嗖”地飞了过来。

        青叁伸手一接,来不及细看,塞进了包里。
        推开网咖的大门,青叁看着稍有些落灰的桌椅,内心很复杂。

        他也不知道自己希望看到的是平静如初还是沸沸扬扬。
        齐槟的死除了他们师徒四人并没有其他人知道,5年前在连尸首都找不到的情况下,只能定性为失踪。化为警局档案室的一卷资料,无人问津。

        时隔5年,惨剧重现,却被如此高效率地压下去了。

        青叁知道,很多事自己无能为力…也许师父知道些什么,可他似乎也有不能说的理由。
        青叁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吃着早上出门时师兄丢过来的三明治。
        忽然,一个一路大呼小叫跑进来的人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诧异地抬头,发现来人他竟然认识。

        这人明显就是来找青叁的。
        他莽莽撞撞地直奔前台,摘下棒球帽,气都没喘匀就拉住青叁:“叁儿!酒吧有鬼!”
        青叁瞅着他,没说话,张望了一下,决定趁着客人不多换个地方谈。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7/25 17:42:16 编辑过

    2038 次点击,21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驭灾》 - 原创小说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