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koko_11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倒影
5965 次点击
83 个回复
koko_11 于 2017/7/27 14:24:5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第1章 缘起

    下午三点,阳光正好。

    秋日的午后总是令人懒洋洋,白真也不例外,他躺在自己的床上,阳光洒了进来,化作跳跃的粉尘,落在了身侧。

    他看着自己的手机,从上午到现在,它一次都没有响过。

    看了眼屏幕上的日期,白真有些烦躁的将手机丢在了一边,翻了个身,改成面朝下趴着的姿势。

    距离自己拿到毕业证书,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他没有考研或者是出国的打算,父母虽然没有强求什么,但是白真比谁都清楚,三个月内找不到工作,他就只能灰溜溜的听从父亲的安排,去做一个普通的小职员。

    这也是他绝对不想要的结果。

    就业的压力令人难受到了极点,想起母亲出门前的那个表情,白真叹了口气,伸出手又一次抓住了手机。

    要不……问问茹姨,有没有好的地方可以去?

    虽然这么做不太好,但他实在是不想继续看父亲的脸色了……

    正在犹豫的时候,手机响了。

    白真看了一眼,是一个本地号码,他的心跳顿时加快了速度。

    “喂?哪位?”

    “嗯,对,我是。”

    “啊,明天下午吗?好的好的,没有问题。”

    “嗯,那明天见,谢谢,再见。”

    挂上电话,白真舒了口气。

    H市日报社,好歹是专业对口了。

    晚饭的时候他告诉了父母这个消息,爸爸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母亲也露出了笑容,明显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下午的话,正好可以去一趟社区服务站。”吃完饭,他帮着母亲洗碗,就听到她这么跟自己说:“你最近的情绪不是很好,最好还是去剥离一下,这样的话明天也可以……”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下去,但是白真知道她的意思。

    母亲……都会定时去那个地方,将自己的负面能量清除。

    他坐在沙发上,吃着母亲削好的水果,看着电视里捧腹大笑的节目,却怎么都笑不出声来。

    父亲坐在他的身边,笑得很开心。

    明明吃饭之前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白真突然觉得喉咙里被什么东西哽住了,他咽下了最后一口苹果,起身回到了房间。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一种名为“负能量剥离器”的设备,并且很快被推广到了各个社区,投入使用,他的母亲是这个社区最先尝试的几个人之一。

    最开始的时候,白真是松了口气的,毕竟对于他,比起经常动不动就发火的父亲,和总是皱着眉头的母亲,他更愿意面对两个没什么表情的人。

    然而时间久了,他却开始不习惯了。

    家里再也没有了欢声笑语,父母之间相敬如宾,甚至于母亲再也说不出那些亲密关怀的话语了。

    的确这个世界越来越和谐,每个人都是笑容洋溢,礼貌有序,可他总觉得里面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变化。

    白真说不清楚这是怎样一种变化,他只是觉得,自己开始想念总是朝着自己说教的爸爸,和爱唠叨的妈妈了。

    他倒在床上,想着明天的面试,不知道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手机黯淡的屏幕亮了起来,白真伸手,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From:茹姨

    面试加油,等你的好消息。

    白真冲着那行字看了一会,回复了一句谢谢,就把手机放回了原处。

    第二天他是被母亲的声音叫醒的,她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告诉他早饭已经准备好了,今天要穿的衣服也已经熨烫整齐,让他不要紧张,好好发挥。

    她说完这些话之后就出去了,白真看着那扇门在她身后关上,叹了口气。

    “吃好早饭,你就去服务站吧。”饭桌旁母亲看着他,表情温和,却还是少了一些什么:“要好好发挥,最好……”

    “我知道了,我吃饱了。”白真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站起身就去换上了衣服。

    “妈,我走了。”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被自己梳理整齐的头发,白真站在玄关,朝着厨房说道。

    母亲探出了半个身子,点了点头,“记得去服务站。”

    白真皱了皱眉,没有回答,径自出了门。

    面试的地方距离他家有一段路,但是交通非常方便,白真确定了自己要几点上车之后,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手机里只有昨晚上的一条短信,他看了看几个老同学的名字,踌躇半晌,还是没有摁下去。

    就算打了,也只能听到令自己作呕的客套话吧。

    白真想着,顺手打开平时逛的论坛,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热点帖子。

    《负能量剥离未必是好事》

    白真的手顿了顿,点了一下链接。

    帖子已经有几千人回复,这在他们这么个小论坛已经算是高峰,然而这并不是关键。

    关键是楼主的话。

    并不是白真想象中的长篇大论,那是一篇短短的叙述,说的是楼主的哥哥在接受了负能量剥离之后,出现了奇怪的反应,令她非常不适应,之后,哥哥就彻底变了一个人。

    白真看见下面不少楼层出现了质疑的声音,有几个甚至礼貌地告诉楼主,这是她哥哥自己的问题,为什么不送他去精神病医院看看。

    接下去几层不是广告就是废话,白真看了看楼主的ID,觉得有些眼熟,点了加为好友,就起身上车了。

    他到达报社大楼的时间正好,前台非常礼貌的接待了他,让白真填写了简历,就领着他上了十二楼面试。

    白真的学历是本科,但在这个大学生遍地的时候,他们更看重的是实力,因此面试的时间比较长,等白真离开大楼,已经过了三点。

    他走在街上,有些心不在焉的摸索着自己的手腕,想起面试官礼貌但是不那么满意的语气,只觉得泄气。

    还没有到发车点,白真看了看时间,觉得自己去买瓶水应该还来得及。

    便利店在不远出的一个巷子口,他拿着手里的饮料刚出门,就听见头上传来了一阵巨响,紧接着,是什么东西落在自己头上。

    脸颊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白真下意识的抱住了自己的头,隐约间,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不远的地方。

    店里传来了惊呼声,白真将头抬了起来,看向那个落在自己身边的人。

    那是一个女人,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衫和蓝色的休闲裤,她浑身是血,站在一堆破碎的玻璃渣中间,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张脸太熟悉了,白真愣了半晌,直到女人朝着另一头飞奔而去,才反应过来自己该做什么。

    店员慌慌张张的冲了出来,在看见上面居民楼的时候,白了脸。

    封闭式阳台的玻璃已经碎裂,而顺着玻璃往下滑落的液体……是血。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7 14:32:28    跟帖回复:
       沙发
        第2章 伊始

        “谢谢你的合作,请保持电话畅通,有情况我们会随时联系你的。”

        走在白真身前的小警察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朝他说道:“您的家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那么……”

        “再见。”

        白真打断了他的话,有些生硬的说出了这两个字,就抬脚朝着门外走去。

        天早就已经黑了下来,外面的风有些大,他还穿着那身单薄的衣服,大风刮过,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父亲倚靠着车门,手里拿着一根烟,却没有点燃,看见白真朝自己走了过来,他脸上原本不太好的表情似乎缓和了一些。

        “没事就好。”他拍了拍白真的肩膀,示意他打开副驾驶:“工作的事情,爸爸想过了,不能逼着你,还得你慢慢来。”

        白真点了点头。

        安静的车厢里面,他只能听到自己和父亲的呼吸声,白真转过头,打量着男人的侧脸,有些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应该怎么说?告诉爸爸那个从二楼跳下来,还满身血污的凶手……是自己的妈妈?

        他可以对着那些警察撒谎,说自己不知道,说那个人动作太快,他没看见,甚至,他可以装傻,装作受惊过度。

        可是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而那个潜在的凶手,则是自己的母亲。

        说,还是不说呢?

        白真看着父亲平静的脸色,进入了两难。

        “爸,下午妈出去了吗?”

        好不容易,他从嘴里挤出了这么一句。

        父亲一愣,瞥了他一眼:“没有啊,我两点半回家取文件的时候,还看见她在打电话呢……怎么了?”

        白真愣了愣,摇了摇头。

        在家里打电话……那就肯定是自己看错了。

        他在心中安慰自己,最近找工作压力太大了,打击和惊吓连环出现,使得他出现了某种幻觉。

        白真撑着自己的额头,有些疲惫的想,自己是不是应该休息一下,再去找工作。

        回到家中,迎面而来的是母亲有些焦虑的脸。

        “阿真,你回来了……你没事吧?”

        总算听到母亲关心自己的话,白真的脸色好了一些,他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没事,妈。”

        母亲张罗着帮他热饭,白真却没有胃口吃,他随手脱了外衣,就倒在了床上。

        窗帘没有拉上,趴在床上,就可以看见窗外黑色的苍穹下,一点一点的亮光。

        那是飞机?还是星星?

        白真有些无力的想,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心思去胡思乱想了,现在要解决的不止是工作的问题,还有他出现了幻觉的事情。

        丢在一边的手机亮了起来,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了屏幕上。

        “喂,茹姨。”

        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温柔,可白真还听得出她有些着急。

        “阿真,你爸说你下午去了警局,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只是有人被杀了……我正好在现场而已。”

        白真努力将这件事情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他不希望自己被人追问着那件事的细节,这样只会导致那个场景过于清晰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母亲的脸,满是血污,她的身上还穿着一件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运动服。

        还有那可怕的眼神,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阿真,阿真你在听吗?”电话那头女人有些急促地说道。

        “啊,我在听,抱歉,茹姨,我……真的太累了。”白真揉了揉头发,想要将那个画面从自己的大脑里赶出去。

        “我知道你最近压力比较大……不如这样吧,你雷叔告诉我,H大最近在招聘老师助理,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活,但我想,你应该还是愿意的。”

        “你说雷叔吗?”白真犹豫了一下,H大是自己的母校,在熟悉的环境里他的确可以安心不少,但是助理?要做谁的助理?

        似乎听得出他有些犹豫,沈茹轻轻笑了笑:“你要是愿意,明天就来我家坐坐吧,你也好久没来了,臭小子。”

        “我知道的,茹姨。”白真想了想,说道:“那我明天过来,我妈她……”

        “你一个人过来就好了,有些事情你妈在,我们不方便谈。”沈茹笑道,此时门外也传来了母亲的声音:“阿真,饭热好了,你还是吃一点吧。”

        “我知道了,茹姨,明天见。”白真挂掉了电话,走了出去。

        那天夜里他总觉得睡不安稳,似乎有人在黑暗之中窥视着自己,他几乎可以感觉到那个人的脸贴着自己的,温热的气息喷在了他的脸上。

        你看见了吗?

        你看见了吧。

        既然看见了,那么……

        “啊——!”白真惊呼着坐了起来,他喘着粗气,环顾四周。

        这里依旧是自己的房间,摆设也没变,唯一变的是……

        昨晚上,自己没有关窗?

        他揉着鸡窝一样乱的头发,满腹疑惑的走了过去,四下看看,没有哪里不对,就顺手将窗户关上了。

        梦中那个女人面无表情的脸不断闪现,还有从阳台上带下来的血,混杂着碎玻璃落在了白真的身上。

        他看了眼时间,还很早,想了想也睡不着,于是起身把昨天的衣服收拾了一下,丢了出去。

        这件衣服,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了。

        白真将垃圾袋丢到了回收箱里,转过身哼着歌去买了三份早饭。

        等他将自己的那份吃完,母亲才打着哈欠从屋子里出来,看见桌上仍有余温的早饭,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昨天那份工作成功了,这么勤快?”洗漱完毕,她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

        白真正吃着豆花,听到这话动作顿了顿,没有抬头。

        半晌没得到回应,女人原本轻松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

        “阿真,是不是昨天你的表现不好?”母亲拿起勺子,有些轻微不满的说:“我昨天不是特意嘱咐过你要去做负能量剥离的吗,你这孩子,怎么不……”

        “够了!”白真再也忍受不住,将勺子响亮的丢回了碗里:“成天负能量剥离负能量剥离,你这是剥离上瘾了吗?!”

        “你怎么能这么说!”母亲的脸色越发难看:“我是为你好啊!难道你没发现,剥离之后,我跟你爸爸就没有吵过架了吗?!”

        “可你们也没有再说过话了。”白真冷冷说道:“你不跟爸爸说话,你也不跟我说话了,张口闭口负能量剥离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幸福,令你多开心……”

        母亲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自从那之后……你除了叫我快点找到工作,就再也没关心我过。”白真站起身,俯视着自己的母亲:“我所有的负能量,都是你给的,妈妈。”

        他说完这句话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了一身干净的休闲服,拿起钥匙和钱包就要出门。

        母亲依旧坐在桌前,似乎正在捂脸哭泣,看见白真要出门,她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你要去哪里!”

        有些受不了这样尖利的声音,白真皱了皱眉,开始穿鞋。

        “我去茹姨那里,她说雷叔有工作可以介绍给我,叫我别闲着。”

        听到这个名字,母亲又重新跌坐回了椅子上。

        “阿真,我是真的为了你好,你去吧……”

        白真穿鞋的时候,女人的声音像是幽魂一般低低地徘徊着:“一点都不痛的,你剥离了之后,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白真冷冷一笑,什么都没说,起身出了门。

        什么烦恼和压力,还不都是自找的。

        他有些自嘲的想着,坐上了去沈茹家的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7 14:32:52    跟帖回复:
       第 3
        第3章 担忧

        下车之后白真才发现自己来得太早,附近有一家麦记,他坐了进去,随便点了一份早市套餐。

        反正,刚才在家里,也没吃几口。

        东西吃在嘴里没什么味道,白真打开了手机,又一次点到了昨天自己看见的那个帖子。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楼主说的事情,令他很在意。

        他看着那个楼主叙述自己的哥哥在做了几次负能量剥离之后出现了反常,可是家人却认为这是正常现象,而楼中的几个人回复,也大同小异。

        【你哥哥兴许本来就不正常吧?你自己没有做过剥离么?你也不正常吗?】

        诸如此类的回复还有很多,白真一条条的往下看去,那个楼主似乎只更新自己想说的,其余的楼层一条都没回复。

        当白真看见楼主的哥哥在出现反常不久,就失踪的消息后,他突然觉得有些发毛。

        不是因为那个帖子的内容,而是……

        身后,好像有人正盯着自己。

        他转过身,看见自己的背后坐着一对小情侣似乎正在说着什么,那个女生感觉到了白真的视线,抬头看了他一眼。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了。

        不是他们,那会是谁看着自己?

        白真有些不敢细想,他想到了昨晚上的那个梦,那种冰冷又恐怖的压力……

        他打了个哆嗦,快速的解决了早饭,走出了麦记。

        时间指向九点半,白真踌躇了一下,还是决定先给沈茹打了个电话。

        沈茹和雷博文此刻都在家,也已经吃好了早饭,正等着白真。

        但她没有料到白真这么早就来了。

        “阿真,你难得速度这么快啊。”女人帮他打开了门,眉目间满是笑意:“是不是一听说有工作就等不及了啊?”

        白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还真有一点,啊,雷叔早。”

        男人手里还拿着一份报纸,看见白真,露出了一个笑容:“早早早,别光站着,进来坐吧。”

        沈茹的家对白真来说并不陌生,母亲与她情同姐妹,沈茹也特别疼爱自小看大的白真,连带着丈夫雷博文也是如此。

        坐在沙发上,白真环顾四周,只觉得这里还是什么都没变,满满的,都是家的气息。

        沈茹给他端来了一杯奶茶,坐到了一边。

        “你妈今天早上给我打电话了。”她似乎犹豫了一会,才低低开口:“阿真,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压力大……”

        沈茹看了眼坐在身旁的丈夫,叹了口气:“我不是要怪你,虽然你妈也有错,可她终究是你妈。”

        白真的心沉了沉,他也没指望沈茹跟自己一起说母亲的不是,可是这种被捆住的感觉,令他很不舒服。

        “好啦好啦,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开始破坏气氛。”雷博文推了推眼镜,抬眼看向白真:“不要担心,阿真,这个助手的职位虽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角色,但是如果你做得好,还是有机会得到推荐的啊。”

        白真眼睛一亮。

        雷博文在H大虽然是挂名教授,偶尔出现在选修课的课堂里,但要知道,每次他出现,课堂必定挤满了人,尤其是在负能量剥离器出现之后。

        据说这个仪器的发明有雷博文一半的功劳,不过白真从来没有问过。

        雷博文在H大是什么地位,白真很清楚,既然他这么说,这件事情应该是没跑了。

        他暗中欣喜,可还是有些担心。

        “老师助理……是哪位老师的助手?”

        “胡凯胡教授。”雷博文笑了:“我知道你是新闻系的学生,处理文字应该是在行的,胡教授那边正好缺个助手,你只要帮忙整理数据,偶尔替他给学生传达消息就可以了。”

        白真心里掂量了一下,无论如何自己都得去试试,如果以后真的可以得到雷博文的推荐,对他百利无害。

        欢天喜地的应下来之后,雷博文又问了他一些自己专业方面的问题,就起身回书房了,离开前还开口,留了他吃中饭。

        二人说话的时候沈茹一直在厨房忙碌,等到书房门关上了,她才走了出来。

        “来,吃这个。”她笑着将一个碟子端了上来:“前几天刚买的烤箱,我学着做了一些,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白真低头一看,面前是几块形状各异的饼干,他伸手拿了,放在嘴里,味道意外的很不错。

        “味道很好啊,茹姨。”几口就把饼干吃了下去,喝了口奶茶,白真舒了口气:“我都好久没有吃甜食了,好棒。”

        沈茹笑着劝他又吃了几块。

        “阿真,你妈她……”碟子见了底,沈茹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她有些犹豫地问道:“她最近,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白真一愣。

        不知为何,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母亲最近的言行举止,而是那帖子中,楼主哥哥所谓的“不对劲。”

        “嗯……负能量剥离之后,似乎,是有一点。”白真低下了头,用勺子搅了搅杯子里的奶茶:“怎么了吗,茹姨。”

        “我昨天跟她通电话的时候,感觉有一些不对。”沈茹若有所思的摸着自己的下巴:“她跟我说你不愿意去负能量剥离,说这样不好,说这样以后就没有公司愿意要你……我就随口说了一句不去也不是什么大事,她就突然大发脾气……”

        母亲?冲着茹姨大发脾气?

        白真挑了挑眉。

        沈茹比他母亲大了一些,一般都是她会对母亲说教,怎么突然倒了过来?还有,他可不记得自己的母亲有这样的胆子。

        “她说什么了?”

        按捺下心中的好奇,白真平静的问。

        “就是说,因为有我这样的人才会害得你变成这样,什么负能量剥离就应该变成强制性的……”沈茹皱起了眉:“我就说她,这都是什么混账话,原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突然就要强制性了?很多东西还在试验阶段,不能乱来的。”

        眼看着沈茹的表情越来越难看,白真连忙安慰道:“茹姨,你别生气,我妈最近一直都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沈茹担忧的看着他:“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在想,她到底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负能量剥离这件事情。”

        “呃……兴许,是压力太大了。”白真苦笑,他想起自己高考的时候,母亲比他还着急担心,成天害怕这个害怕那个,觉都睡不好,毕业之后又开始担心他的工作,一整天都不见个笑脸。

        他心里突然有些愧疚,早上不应该这样责备母亲的。

        沈茹摇了摇头:“也许吧……总之,你要好好对她,知道吗?有事情要记得给我打电话,不然打你雷叔电话也没关系。”

        白真嘴上说着好,心里却想雷叔那么个大忙人,我打他电话估计也是接不通的。

        与沈茹聊了一会后,他就帮着忙一起做了午饭,沈茹手艺一向不错,知道白真的口味偏甜,还多做了一道京酱肉丝,硬是逼着他添了两碗饭,白真一边看着沈茹与雷博文开着玩笑,一边在心里暗自羡慕着。

        吃了饭,帮忙收拾了碗筷,白真才告辞离开。

        时间是下午一点三十分。

        他看了眼手机,那个帖子下已经快破两千的回复了,可是楼主依旧没有正面回答任何一个人的质疑与惊讶。

        白真走到了车站,看了眼时刻表,自己那班也就是一分多钟的事情,他想,于是就把手机收回了口袋,专心看着车子来时的方向。

        一道黑影由远及近,朝着他这个方向快速开了过来,白真定睛一看,是一辆外形非常不错的跑车,正嘀咕着哪里的土豪买的还是最新款,就听到不远处的马路上传来了警车的鸣笛声。

        警车追赶的,正是那辆跑车。

        跑车略过白真面前的时候,他与坐在副驾驶的人打了个照面。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隔着玻璃,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白真感觉到那个人扫了自己一眼。

        单单那一瞬间,不知为何,他打了个寒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8 15:24:14    跟帖回复:
       第 4
        第4章 怀疑

        那个眼神太过可怕,带着白真不甚了解的寒意,将他丝丝渗透。

        警车呼啸而过,紧紧跟在那辆车的后面。

        边上几个一同等车的人开始窃窃私语,渐渐地他们也没法克制住自己的音量,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白真站在他们身边,听着那些似是而非的猜测,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在车上看了看手机,那个楼主依旧没有回复别人,后续也没有再更新,白真动了动心思,点进了那个人的资料。

        看样子是一个刚注册不久的号,除了一个拿来卖萌的头像,下面的个人资料基本都是空的。

        白真犹豫了一下,点了私聊选项。

        你说的这件事情,是真的?

        他也没指望对方很快回复自己,但是出乎意料的,手机刚刚锁屏,就响起了收到消息的提示音。

        白真连忙解锁,看见刚刚被自己关闭的私聊窗口弹了出来,显示那个楼主只回复了他两个字。

        是的。

        所以……到底要不要告诉对方,自己此时此刻的烦恼呢?

        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就是与自己同病相怜的人,可是如果她从头到尾都在说谎,甚至这可能是个陷阱的话……

        直到下车,白真都没打定主意要不要回复。

        母亲知道了这件事情自然是很开心的,连那天晚上的菜都多做了两个,父亲的脸色也比之前好看了许多,饭后他与白真聊了很多,直到深夜才沉沉睡去。

        白真洗了澡,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把窗户关好,落了锁,把门也锁住了,甚至还看了看自己的衣柜。

        这种举动像极了小孩子惧怕柜子里的怪兽,可白真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

        被人监视的不安感从他离开沈茹家就一直从来没有消散过,白真把窗帘严严实实的拉了起来,确定外面的光线一丝都不会透过来之后,才心满意足的上了床。

        这一天夜里他没有再做什么噩梦,早上起来的时候窗帘也是紧紧拉着,没有出现任何的异样。

        白真打开了房门,心里暗自嘲讽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

        桌上摆着一个保温瓶,边上是母亲的字条,看样子她一大早就出门去看外婆了,白真挠了挠头,洗漱了一番后开始享用自己的早饭。

        可他还没有安度完这个安静的早晨,门铃就被人按响了。

        白真开始以为是快递,心说不去理会,他看家里没人,大概放门口就会走了,可是门外的人似乎特别的有耐心,一遍一遍不断地按着,最后白真终于坐不住了,再这样下去邻居是会说话的,他走到了门前,透过猫眼朝外看去。

        门外站着两个人,穿着警服,那个年纪小的显然脸色不是很好,一边按门铃一边回过头在跟年纪大的说些什么,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白真愣了一下,想到自己之前遭遇的事情,就叹了口气。

        说好的“电话联络”呢?怎么直接找上门来了?

        就算心中不满,他也得乖乖地给对方开门。

        “抱歉,我刚才不舒服,在洗手间。”白真打开了防盗门上的小窗,“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年纪大的警察嘴巴动了动,还没说话,小的那个就沉不住气了:“按了那么久的门铃才来?你就算不舒服,也没有那么久吧?”

        白真看了一眼老警察的脸色,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位小哥别生气啊,我有肠胃炎,每次闹起来都要命,这点时间都不算长的。”

        小警察还想说什么,就被拦住了。

        “白真是吗?”老警察朝他点了点头:“非常抱歉我们没有打电话通知就擅自过来了,实在是事出突然……我们可以进去谈谈吗?”

        他说完就拿出了自己的证件,给白真看了看。

        白真打量了二人一番,才伸手打开了门。

        “进来吧。”

        玄关门口一直都放着客用拖鞋,白真把它拿了出来,示意二人换上。

        “谢谢。”老警察接过,礼貌地说道。

        小警察有些不服气的看了眼白真,才慢吞吞的接了过去。

        两人在沙发上坐定,老警察自我介绍了一下,说自己姓高,是刑侦队的队长,今天特意过来,就是为了那天发生的案子。

        “你们来找我,是因为前天的事情?”

        白真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二人问道。

        “我早就说过了,我没看见那个行凶的人,我只看见了那块玻璃被砸碎而已。”

        “关于这个,我们已经看过笔录了。”高警官点了点头,“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想询问你关于死者的事情。”

        “死者的事?”白真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死者名叫周骁,这个名字你应该不陌生吧?”小警察抢在了前头开口。

        周骁?

        白真在脑海里搜索了一番,这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自己的同班同学,但不是一个寝室的,平时交流什么的也不多,印象里似乎是一个非常安静内向的乖学生。

        是完全与自己相反的人。

        “有印象,他是我的同学。”白真坦白道:“可是……他在那里被杀死……你们为什么来找我?”

        坐在沙发上的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据我们的了解,周骁平时为人和善,从不与人结仇。”小警察慢吞吞的说道:“可是……在你们就读H大期间,似乎你与他,有过过节?”

        白真一愣。

        那个木愣子,自己与他有过过节?

        他在脑海中拼命的回忆,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件事情。

        “你管那个叫过节?”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小警察:“只是因为一个水壶的关系吵起来……你管这叫过节?”

        高警官干咳了一声。

        “不是这件事情。”他看向白真,说道:“你在二年级期中考试的时候,曾经想要作弊,但是被周骁发现了,他想举报你,可是被你……打了。”

        这次白真彻底想起来了。

        那段时间他跟几个室友都浪过了头,每天不是翘课打游戏,就是在课上睡觉补眠,笔记都没有问过别人,直到考试之前,才彻底慌了手脚。

        划分了重点之后几个人没日没夜的复习,可是之前胡来的作息让他们无法专注的看书,于是老三提议,作弊。

        那天他把小抄写在了笔袋里,笔袋里装着一个小小的放大镜,考完试他得意的忘了行,跟宿舍老三吹牛的时候,被周骁听了去。

        之后当然是他想去告诉老师,可是被自己和老三发现了,两人将他拖到了角落里,警告他不要多管闲事。

        就因为这样……他们居然就因为这样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看见白真有些不好看的脸色,两个警察的脸上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白先生,我们并不是在怀疑你。”高警官这时候才开了口:“我们只是希望你知道,除了你之外,没有人再与周骁有过节了。”

        白真看了他一眼。

        什么不是怀疑,那眼神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自己正在被怀疑。

        “这件事情,你要是不提,我都记不起来了。”白真叹了口气,“那时候太年轻气盛,明明是自己的错却非要怪到别人头上……警官,你也别套我的话了,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是了。”

        高警官沉吟了一下。

        “周骁过去的资料非常清白,他为人低调,没什么特长,除了你这件事情之外,他再也没有与人结果仇怨。”高警官慢慢的说道:“况且当时他屋里值钱的东西完全没有被动过,排除了凶手为财杀人的可能性。”

        “所以……我们推测是仇杀。”

        白真冷笑一声。

        “就因为这个?你们怀疑到我头上来了?”

        “如果当时你不在现场,还真的不会。”小警察冷冷说道。

        高警官示意他不要再多话,只是站起了身,向白真告辞。

        将大门重重关上之后,白真低声骂了一句。

        这些王八蛋。

        很显然二人这次不告而来,是为了探查自己的情况,也是想套话,可惜当时他的确看见了,但是就算看见了,也不能说出来。

        可是谁知道会怀疑到自己头上。

        嫌犯当然会说他什么都没看见。

        而他如果说了自己看见了什么,就不是嫌犯了?

        这真是……一个跳不出去的死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9 13:43:48    跟帖回复:
       第 5
        第5章 儿时玩伴

        白真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他打开了电脑,开始搜索起前天的新闻。

        周骁……二十四岁……还有照片。

        他点开了照片,果然,上面那张端正过头的脸,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周骁没错。

        他死了……就在自己的头顶上被人杀了,凶手是……长得像母亲的人……

        白真哀嚎了一声,一把丢开鼠标,躺倒在床上。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光斑不断地在天花板上跳跃着。

        他盯着那些跳动的光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警察此时肯定已经盯上了他,这个时候说不定他们还在楼下蹲点……早上来的两个人是来试探他的,与其说是排除他的嫌疑,不如说是来确定自己嫌疑的。

        周骁过去的记录都太干净,除了与自己有关的事情之外,基本没什么特殊的了。

        他拿起手机,想着要不要给老三发个消息。

        可是转念一想,这件事情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没有必要去联系他,况且……

        正这么想的时候,他的手机就想了起来。

        来电显示的名字是陆扬。

        果然是去找他了。

        白真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摁下了接听键。

        “喂,是老四吗?”

        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有些有气无力:“条子怎么来我这了?还问起周骁那小子的事情?”

        果然。

        白真叹了口气:“那小子前天被杀了……他们觉得跟我们有关系。”

        “狗屁,他们要是不说这个名字,我都不记得那是谁。”对方低声骂了一句:“还好我老婆产检去了,要是被她看见两个警察来找我……呵,我可就得把自己弄上头条了。”

        “得了吧,你们那个破报社,居然还有人买你们的消息?”

        “臭小子,别我触霉头啊告诉你。”

        二人又聊了一会,约了过几天出去吃饭,就挂断了。

        白真看着渐渐暗淡下去的手机屏幕,坐到了电脑面前,又一次打开了自己刚才点开的网页。

        被害人当时独自在家……平时作风良好……是被刀捅死的……

        看样子那个人是冲动作案?白真挑了挑眉,如果不是冲动作案,恐怕不会留下来这么多血,但是那小子肯定挣扎的很厉害就是了……

        “阿真,我回来了。”门外传来了母亲的声音,白真应了一声,起身出门。

        因为沈茹的许诺,母亲的气色好了不少,她一边洗菜一边眉飞色舞的说起沈茹告诉自己的消息,大约是雷博文已经跟那个教授说好了,过几天就打电话叫他去见一面,没问题的话,他就可以上班去了。

        白真心不在焉的洗着碗,脑子里想的还是刚才看见的东西,连母亲叫了他好几声都没听见,直到母亲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才回过了神。

        “啊,怎么了妈。”

        “我刚跟你说,你要好好谢谢茹姐他们夫妻,知道吗。”母亲正色说道:“你知道的啊,自从……之后,他们就拿你当亲生孩子一样。”

        白真心里一沉。

        沈茹和雷博文曾经有一个女儿,跟他差不多年纪,但是三岁的时候就过世了,自那之后,他们似乎就将对于自己孩子的感情转移到了白真的身上。

        他其实并不愿意去回想这件事情,那个女孩儿他从未见过,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可她却像是一个隐形人,无时无刻存在于他们的身边。

        白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在母亲的督促下,白真只能应许,说了许多好话,才算是将母亲哄得开心了不少。

        吃午饭的时候她又提起了负能量剥离的事情,白真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但是抬起头看见母亲脸上的表情,他又不得不将那些烦躁收起来。

        “知道了,我会去的。”忍着脾气,白真低声说道。

        母亲满是笑意的点了点头。

        二人之间一时只剩下了电视的声音,白真抬起头,就看见了周骁那张熟悉的脸。

        他看了看母亲,女人此时背对着电视,并不知道那里在放什么,看见白真盯着自己,还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白真看了看电视,又看了看她:“妈,你……前天下午,我出门之后,就一直在家里没出去吗?”

        “没有啊。”母亲说道:“我一直在家,啊,对了,那天下午,你陈阿姨来找过我呢。”

        “陈阿姨,哪个陈阿姨?”

        “就是隔壁小区的那个,我们老房子的邻居啊。”母亲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兴奋的说道:“你不记得了?就是周骁的妈妈啊。”

        “周……什么?”白真瞪大了眼睛。

        “周骁啊。”母亲完全没有察觉他的不对,只是自顾自的给自己夹菜说道:“你们以前在一个幼儿园,小学也在一起啊,只是小学你们不在一个班了,他又比较内向……诶?陈阿姨说他也是H大的啊,还是跟你一个系的,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白真突然觉得胃口全无。

        周骁与自己……认识这么久了?

        他不记得这件事情了,完全不记得了。

        “那……陈阿姨跟你说什么了?”他有些颤抖的问。

        母亲托着下巴想了想:“也没说什么,就说她家周骁在市日报做了记者,一进去就被领导重用,怎么怎么……诶,你说,明明是老邻居那么多年了,她还想着非要从我这赚口气,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白真勉强扯了扯嘴角,附和的说了几句话,就放下筷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黯淡的电脑屏幕又一次亮了起来,他看着周骁的脸,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不是真的曾经与这个人做过同学,甚至朋友。

        对了,他想起来了。

        那是自己很小的时候,他父亲从原本的单位买断,去做生意,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过年的时候母亲给他买了件新衣服,带着他出门去买东西。

        远远的自己就看见了周骁,跟在他母亲的身后,自己在后面拼命的喊着他的名字,可是他只回头看了自己一眼。

        那是一个饱含恶意的白眼。

        恍然间小小的自己仿佛瞬间明白了很多东西,他再也没有主动去找过周骁,再也没有主动跟他说过话。

        那张混合着怨恨和嫉妒的眼睛,此刻就这样被一双厚厚的眼镜挡住,最后变成了照片,出现在了他的电脑上。

        白真关掉了网页。

        他想做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无事可做,最后还是点开了自己之前一直闲逛的论坛,想要看看那个楼主更新了没有,却发现那个帖子被删了,连带着楼主的ID也被封了。

        白真坐在原地怔忡了半天,只觉得一股气堵在胸口,涨的难受,他关掉了电脑,拿起外套就走了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顺着路慢慢走着,一抬头,就发现自己回到了曾经居住过的那个小区。

        这里的房子似乎经过了粉刷,他沿着熟悉的路走了一会,就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家。

        白真在楼下站着,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去看看,就听到身后有人在低声地哭泣。

        转过身,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小亭子里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面容憔悴,正在努力擦拭泪水的,是周骁的妈妈。

        边上坐着几个老阿姨,看样子是正在安慰她。

        白真看了一会,就转身离开了。

        他不想在这里看见或者听见什么有关这件事情,不然,他或许真的会忍不住把那天看见的一切都说出来。

        如果说出来了……

        他穿过马路,看了一眼那片熟悉的住宅区。

        如果说出来了,毁掉的就不止一个家了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0 13:23:42    跟帖回复:
    6
        第5章 儿时玩伴

        白真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他打开了电脑,开始搜索起前天的新闻。

        周骁……二十四岁……还有照片。

        他点开了照片,果然,上面那张端正过头的脸,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周骁没错。

        他死了……就在自己的头顶上被人杀了,凶手是……长得像母亲的人……

        白真哀嚎了一声,一把丢开鼠标,躺倒在床上。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光斑不断地在天花板上跳跃着。

        他盯着那些跳动的光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警察此时肯定已经盯上了他,这个时候说不定他们还在楼下蹲点……早上来的两个人是来试探他的,与其说是排除他的嫌疑,不如说是来确定自己嫌疑的。

        周骁过去的记录都太干净,除了与自己有关的事情之外,基本没什么特殊的了。

        他拿起手机,想着要不要给老三发个消息。

        可是转念一想,这件事情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没有必要去联系他,况且……

        正这么想的时候,他的手机就想了起来。

        来电显示的名字是陆扬。

        果然是去找他了。

        白真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摁下了接听键。

        “喂,是老四吗?”

        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有些有气无力:“条子怎么来我这了?还问起周骁那小子的事情?”

        果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0 13:24:04    跟帖回复:
    7
        白真叹了口气:“那小子前天被杀了……他们觉得跟我们有关系。”

        “狗屁,他们要是不说这个名字,我都不记得那是谁。”对方低声骂了一句:“还好我老婆产检去了,要是被她看见两个警察来找我……呵,我可就得把自己弄上头条了。”

        “得了吧,你们那个破报社,居然还有人买你们的消息?”

        “臭小子,别我触霉头啊告诉你。”

        二人又聊了一会,过几天出去吃饭,就挂断了。

        白真看着渐渐暗淡下去的手机屏幕,坐到了电脑面前,又一次打开了自己刚才点开的网页。

        被害人当时独自在家……平时作风良好……是被刀捅死的……

        看样子那个人是冲动作案?白真挑了挑眉,如果不是冲动作案,恐怕不会留下来这么多血,但是那小子肯定挣扎的很厉害就是了……

        “阿真,我回来了。”门外传来了母亲的声音,白真应了一声,起身出门。

        因为沈茹的许诺,母亲的气色好了不少,她一边洗菜一边眉飞色舞的说起沈茹告诉自己的消息,大概是雷博文已经跟那个教授说好了,过几天就打电话叫他去见一面,没问题的话,他就可以上班去了。

        白真心不在焉的洗着碗,脑子里想的还是刚才看见的东西,连母亲叫了他好几声都没听见,直到母亲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才回过了神。

        “啊,怎么了妈。”

        “我刚跟你说,你要好好谢谢茹姐他们夫妻,知道吗。”母亲正色说道:“你知道的啊,自从……之后,他们就拿你当亲生孩子一样。”

        白真心里一沉。

        沈茹和雷博文曾经有一个女儿,跟他差不多年纪,但是三岁的时候就过世了,自那之后,他们似乎就将对于自己孩子的感情转移到了白真的身上。

        他其实并不愿意去回想这件事情,那个女孩儿他从未见过,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可她却像是一个隐形人,无时无刻存在于他们的身边。

        白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0 13:24:16    跟帖回复:
    8
        在母亲的督促下,白真只能应许,说了许多好话,才算是将母亲哄得开心了不少。

        吃午饭的时候她又提起了负能量剥离的事情,白真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但是抬起头看见母亲脸上的表情,他又不得不将那些烦躁收起来。

        “知道了,我会去的。”忍着脾气,白真低声说道。

        母亲满是笑意的点了点头。

        二人之间一时只剩下了电视的声音,白真抬起头,就看见了周骁那张熟悉的脸。

        他看了看母亲,女人此时背对着电视,并不知道那里在放什么,看见白真盯着自己,还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白真看了看电视,又看了看她:“妈,你……前天下午,我出门之后,就一直在家里没出去吗?”

        “没有啊。”母亲说道:“我一直在家,啊,对了,那天下午,你陈阿姨来找过我呢。”

        “陈阿姨,哪个陈阿姨?”

        “就是隔壁小区的那个,我们老房子的邻居啊。”母亲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兴奋的说道:“你不记得了?就是周骁的妈妈啊。”

        “周……什么?”白真瞪大了眼睛。

        “周骁啊。”母亲完全没有察觉他的不对,只是自顾自的给自己夹菜说道:“你们以前在一个幼儿园,小学也在一起啊,只是小学你们不在一个班了,他又比较内向……诶?陈阿姨说他也是H大的啊,还是跟你一个系的,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白真突然觉得胃口全无。

        周骁与自己……认识这么久了?

        他不记得这件事情了,完全不记得了。

        “那……陈阿姨跟你说什么了?”他有些颤抖的问。

        母亲托着下巴想了想:“也没说什么,就说她家周骁在市日报做了记者,一进去就被领导重用,怎么怎么……诶,你说,明明是老邻居那么多年了,她还想着非要从我这赚口气,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白真勉强扯了扯嘴角,附和的说了几句话,就放下筷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黯淡的电脑屏幕又一次亮了起来,他看着周骁的脸,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不是真的曾经与这个人做过同学,甚至朋友。

        对了,他想起来了。

        那是自己很小的时候,他父亲从原本的单位买断,去做生意,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过年的时候母亲给他买了件新衣服,带着他出门去买东西。

        远远的自己就看见了周骁,跟在他母亲的身后,自己在后面拼命的喊着他的名字,可是他只回头看了自己一眼。

        那是一个饱含恶意的白眼。

        恍然间小小的自己仿佛瞬间明白了很多东西,他再也没有主动去找过周骁,再也没有主动跟他说过话。

        那张混合着怨恨和嫉妒的眼睛,此刻就这样被一双厚厚的眼镜挡住,最后变成了照片,出现在了他的电脑上。

        白真关掉了网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0 13:24:29    跟帖回复:
    9
        他想做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无事可做,最后还是点开了自己之前一直闲逛的论坛,想要看看那个楼主更新了没有,却发现那个帖子被删了,连带着楼主的ID也被封了。

        白真坐在原地怔忡了半天,只觉得一股气堵在胸口,涨的难受,他关掉了电脑,拿起外套就走了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顺着路慢慢走着,一抬头,就发现自己回到了曾经居住过的那个小区。

        这里的房子似乎经过了粉刷,他沿着熟悉的路走了一会,就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家。

        白真在楼下站着,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去看看,就听到身后有人在低声地哭泣。

        转过身,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小亭子里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面容憔悴,正在努力擦拭泪水的,是周骁的妈妈。

        边上坐着几个老阿姨,看样子是正在安慰她。

        白真看了一会,就转身离开了。

        他不想在这里看见或者听见什么有关这件事情,不然,他或许真的会忍不住把那天看见的一切都说出来。

        如果说出来了……

        他穿过马路,看了一眼那片熟悉的住宅区。

        如果说出来了,毁掉的就不止一个家了吧。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1 11:18:24    跟帖回复:
    10
        第6章 胡凯

        白真刚到家就接到了雷博文的电话,大意是让他明天穿的精神一点,跟自己去H大见见胡凯,如果对方觉得可以,那么他下周就可以去上班了。

        这个消息无疑冲淡了不少他之前的不安感,母亲把帮他洗好了的休闲西装拿了出来,挂在了床头。

        父亲回来之后心情也好了不少,三个人难得的坐在了电视机前,吃着削好的水果看晚间新闻。

        母亲把苹果切好放在了桌上,她看着白真的脸,小小声说道:“阿真啊,我觉得你明天……要不去一次服务站吧?”

        她的话音刚落,白真原本布满笑容的脸上,突然没了任何表情。

        “我回房间了。”

        他心里一阵烦躁,站起来就想离开,手就被母亲牢牢抓住了。

        “妈妈说真的,阿真,你去了,剥离一下,很快的,一点都不痛。”

        “妈,我说了,我要去的时候我自己会去。”他有些不耐烦的挣脱了母亲:“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怎么还老是喜欢叫我做这个做那个。”

        “妈妈是为了你好!”母亲的声音陡然之间拔高,吓了白真一跳:“你知道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吗?如果被检测到你负能量指数太高,你会被强制送到服务站,到时候人家会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白真不解的问道:“莫名其妙,妈,你能不能别老是负能量剥离负能量剥离了?跟个神经病似的……”

        当然最后一句话他的声音非常轻,母亲却像是听清了,端庄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的表情,快速的几乎让白真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都是为了谁?!”

        “够了!”

        父亲似乎是再也听不下去,重重地把碗放在了茶几上:“阿真不愿意去,那就不去吧,他是成年人,自己可以处理。”

        母亲有些不服气,还想说些什么,客厅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白真趁着母亲去接电话的空隙回到了房间,锁上了门。

        他扑倒在了床上,有些烦躁的闭上了眼睛。

        难得的好气氛,全被毁了。

        白真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母亲那么执着于负能量剥离这件事情?她又不是发明者,也不是受益者,为什么死活要自己也去?

        难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1 11:18:40    跟帖回复:
    11
        白真抓过手机,却想起之前那个帖子已经被删掉了。

        那个楼主的哥哥,在失踪之前,也有类似的举动,多疑,神经质,虽然没有这样执着于劝说别人去负能量剥离,但也有过这样的情况。

        那个楼主被封号了,可他用的是小号,那么……说不定自己可以在蛛丝马迹里,找到他的大号?

        白真点开论坛,一个版块一个版块的找了起来。

        这个论坛不大,最多在线也就是几千人,是他在找工作时无意间发现的,里面的人大多数是跟自己一样刚毕业的学生,在这里交流求职心得。

        可是最近……似乎大部分,都找到了工作。

        想到了自己,白真苦笑了一下,看样子他爸之前说的一点都没错,一个本科学历根本代表不了什么,只能说明自己的名字印在了他们的毕业证书上。

        他一个帖子一个帖子的翻过去,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超过了十点,白真去洗了把澡,在被窝里继续寻找。

        这个不是……这个,也不对。

        他不知道自己找了多久,直到第二天醒来,手机已经没电了,他爸站在床边,正轻轻拍着白真的脸。

        “阿真,醒醒,你今天可不能晚了。”

        白真看了眼时间,暗自庆幸他爸有房门钥匙,不然今天要是爽约或者迟到了,不管是雷博文还是他妈,都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

        匆忙的把早饭吃了,白真拿起没充多少电的手机就出门了。

        雷博文的车在说好的时间点出现在了路口,白真坐了上去,毫不意外的发现沈茹就坐在副驾驶上。

        “胡凯这次就在我们这逗留一周,接下来要去几个地方出差。”雷博文边开车边说:“放心吧,你只是处理一些杂事的,有些专业性的文件,他不会让你做的。”

        这样算什么助理?顶多只是个打杂的吧?白真在心里嘀咕着。

        沈茹笑了笑:“阿真别想太多,不管怎样先好好干,要是胡凯认可你,他说不定会把你推荐到你想去的地方。”

        白真点了点头:“我知道的,谢谢茹姨。”

        “这孩子,还这样生分啊。”沈茹从包里拿出了一瓶水,递给白真:“我跟你们家这么多年的交情了,还差这么一星半点的谢意吗?”

        白真讪讪笑着,接过了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1 11:18:56    跟帖回复:
    12
        H大在市郊的一个大学城里,开车过去大约一个多小时,看着身边的景色越来越熟悉,白真几乎快要不能相信,自己居然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下车之后,雷博文打了个电话,就示意白真跟自己走。

        而沈茹则说她要在附近逛逛,等下跟他们电话联系。

        胡凯办公室所在的大楼此刻似乎刚刚下课,不少学生从楼中走了出来,二人退到一边,想先等人散去了再上楼。

        “啊,雷教授。”

        不等他们说上几句话,一个清脆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白真抬起头,看见一个短发女生朝他们走来,朝雷博文打了个招呼。

        “在这里看见你真是好巧。”

        “啊,你好。”雷博文显然也想起了这是谁,朝她点了点头,转而看向白真:“阿真,这是我班上的学生,刘舒。”

        白真朝那女孩点了点头,对方还了他一个笑容。

        “今天有雷教授的课吗,我没听说啊。”刘舒问道:“还是……教授今天来学校有其它事?”

        “被你猜到了,个鬼灵精。”雷博文笑道:“我来找胡教授,他还在教室里?”

        “胡教授下课就回办公室啦。”刘舒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远远地就有女孩在叫她的名字,也只好作罢,打了个招呼,就转身离开了。

        学生渐渐走了,雷博文才抬脚走进了大楼里。

        “那姑娘是他们班的副班长,小聪明一个。”他看着白真,低声说道:“我带你来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胡凯不希望这种事情在学校里乱传。”

        “我知道了。”白真心里明白,雷博文这是希望自己下一次可以给这个姑娘一个解释,省的有人在背后胡说八道。

        胡凯的办公室在这栋楼的八层,二人坐了电梯,很快就到了。

        “老胡。”雷博文敲了敲门,就推了进去:“哟,泡茶呢?”

        白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果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茶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31 11:19:12    跟帖回复:
    13
        一个中年男人此刻正背对着他们,显然那股香味来自于他那边的方向。

        “嗯,坐吧。”

        男人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就继续手中的动作。

        白真有些不知所措,雷博文倒是习惯了,示意白真挨着自己坐下。

        过了有一会,那个男人才转过身,手中端着两个茶托,将小小的功夫茶杯放在了二人面前。

        “刚送来的冻顶乌龙,你们运气不错。”

        男人坐到了茶几对面,看了一眼白真,“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小子?”

        雷博文点了点头,端起茶杯,细细嗅了嗅那股清香:“这茶……还真是不错啊,哪个家伙送的?”

        胡凯啧了一声:“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哈哈哈,不逗你了,就是他。”雷博文抿了一口茶水,笑道:“不错不错,唇齿留香,你这次可算是赚到了。”

        胡凯瞪了他一眼。

        “小子,听说……你是新闻系的学生?”胡凯没有再理会雷博文,转而看向白真,“这样说来,你文字总结能力应该不错了?”

        白真点了点头。

        “诶,小子,以后回答问题不要点头,要用嘴说,知道吗?”胡凯皱了皱眉:“看上去是个实心眼……算了,先让他来试试吧。”

        “这么说你同意了?”雷博文笑道。

        “嗯,下周我要出差一周,你先不用来,我看看……过完十一来吧,养精蓄锐,我回来的时候,会给你带很多活干的。”胡凯说完,端起了手中的杯子。

        白真点了点头,在对方又一次的瞪视中,低声说道:“好的,教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 21:26:02    跟帖回复:
    14
        第7章 盘问

        知道他的工作基本尘埃落定,母亲的脸上当然是一直都挂着笑容的。

        “胡教授虽然是挂名教授,但是能够在他手下做事,你也算是开了个好头。”母亲站在水龙头边洗菜,笑着说道:“回头要请你茹姨和雷叔吃顿饭,这可是帮了大忙了。”

        白真有些无力的笑了笑,夹起了一个水饺,塞到了嘴里。

        “哦,对啦,昨天有一个叫吴……吴拾云的人打电话来,说是找你的,但是你不在。”母亲继续说道:“他的声音听上去怪怪的。”

        白真皱了皱眉,这个名字自己并没有听说过,会是什么人?

        “他是叫得我全名?”

        “啊,对啊。”母亲擦了擦案板,把菜沥干放了上去:“他问我你在不在家,我说不在,他就好像不大高兴……”

        说到这,她转头看了一眼白真:“阿真,你在外面惹麻烦了?”

        “怎么可能啊。”白真不动声色的说道:“大概是哪个老朋友突然想起我了,要请我吃饭吧。”

        母亲笑了笑,开始切菜。

        白真吃了午饭,回到自己房间,刚想坐下打开电脑,就听见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你好。”

        对方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道:“白真,你昨天下午两点在哪里。”

        他愣了愣,有些不明所以:“我……你是哪位?”

        “我问你在哪里!”对方有些暴躁的大声道:“你听不懂人话吗?”

        “听不懂人话的是你吧,先生。”白真冷冷说道,他大概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我问你是谁,你却一直追问我昨天下午四点在哪里?精神病院在四号大街,自己打车去好吗?”

        对方没有说话,但是透过话筒,白真听见了他粗重的呼吸声。

        “抱歉,白先生。”电话似乎被另外一个人接了过去:“我们几天前来过你家,你可能不记得了……”

        白真当然记得。

        他冷笑一声:“我说是谁,原来是高警官,怎么,难道除了我你们就找不到别的线索了吗?”

        高警官叹了口气:“你是在家吗,白先生?”

        白真一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8/1 21:26:20    跟帖回复:
    15
        “你居然定位我?”他将手机拿离话筒,仿佛在看着一个将要爆炸的炸弹:“你们这些……居然敢定位我?!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

        “我们并没有这么做。”

        白真还想再说些什么,外面就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带着门铃一块响了起来。

        他咒骂了一句,冲了出去,母亲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她看了看白真,有些惊慌的问道:“阿真,这是……怎么回事?”

        两个警察走了进来,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出手捉住了白真的胳膊。

        “做什么?!”他一把甩开了对方。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人低声说道:“白先生,我们需要你配合调查,请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白真只觉得一股冷意从脚底直窜心头,他看了看满脸担忧的母亲,片刻后,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叹了口气。

        “我会配合的,放开我吧。”

        警察点了点头,看着白真拿起自己的外套,朝着门外走去。

        “没事的,妈。”白真对母亲低声说道:“你放心吧,我没有做过不该做的事情。”

        母亲看了看那两个警察,又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我会回家吃饭的。”他朝母亲摆了摆手,就起身离开了家门。

        白真被带到了H市的刑侦大队。

        “白先生?”他们走入办公室的时候,其中一个人站了起来,白真认出他就是那天来到自己家里的高警官。

        而坐在他身侧,脸色非常难看的,自然是那个年纪比较小的。

        白真朝他点了点头,他并不打算率先开口。

        高警官示意那两个人离开,并且顺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我们这次请你来,是想问一些问题。”他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示意白真随意:“别紧张,放轻松就好。”

        白真也没有客气,他挑了个看上去最舒适的椅子坐下,冷冷看着对方。

        “我不能不紧张。”他撇着嘴,冷笑道:“你们都把我定义为嫌疑人了,下一步说不定就是随便找个理由把我抓进去了,我能不害怕吗?”

        “你态度好一点!”小警察拍案而起:“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可以乱说话的地方吗?小心我……”

        “小吴。”高警官一把拉住他,皱起了眉头:“不要这样。”

        “可是师傅,这小子他……”

        白真看了一眼脸涨得通红的小警察,笑了:“昨天打电话到我家的,是你吧?”

        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5965 次点击,83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倒影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