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楚西闲人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你情我爱(连载)
113619 次点击
859 个回复
楚西闲人 于 2017/7/28 22:10:1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1

   北方山区的雨,哪怕是在夏季,也透着让人发颤的冰寒,梁野拎着装鱼的水桶快步向田边废弃的小屋跑去,这个季节下的多是阵雨,十几分钟最多半个小时就下完了。

    抖了抖头发上的雨水,看着外头越来越大的雨帘,梁野的心情格外的好,几个小时的功夫就捞了足足半桶鱼,一筷子长的柳根鱼用酱一焖,别提多美味了,余下的还能卖个百多块。

    这时,雨中传来了脚步声,隐隐地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快步向小屋这里跑来,背上好像还背了一个人,离得近了,梁野也认出了来人,正是村长老梁,背上那个身材纤细而又高挑的女子,不正是他那个漂亮得一塌糊涂的儿媳妇蒋嘉宜吗?

    这大雨天的,老公公背着俏媳妇来田间小屋,这事怎么看都有点辣眼睛。

    梁野稍一犹豫,还是决定别打招呼了,拎着水桶悄悄地退到了小屋里头的小隔间。

    身高体壮的老梁背着蒋嘉宜快步进了这个废弃的小屋,四下看了一眼,弯身把蒋嘉宜放到了那块梁野刚刚擦干净的木板上。

    “快坐下,我看看你脚伤得怎么样。”梁得志说着就伸手去抓蒋嘉宜修长的小腿。

    蒋嘉宜一缩腿,脸色一下子变得微红,摆着手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梁得志哈哈大笑了两声道:“你自己怎么弄,这是崴了脚,如果不赶紧揉开散淤,明天你的脚踝会肿得像个馒头一样,伤筋动骨一百天呢,疼上两三个月都是它。”

    梁得志说着,半强硬似地拽过了修长白嫩的小腿,手上一摆,运动鞋就掉了下来,再脱去袜子,蒋嘉宜精致白嫩的小脚就落入了粗糙的大手。

    隔间的梁野眼睛都瞪得老大,在蒋嘉宜的角度上看,梁得志只是握着她的脚活血推拿,但是在梁野这里却清楚地看到梁得志的下面裤*裆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包。

    其实这真怪不得老梁,刚才一路背着儿媳妇过来,单衣湿透,后背顶着两垞饱满柔软的挤压,手上托着滑不溜手的大腿,是个男人都得有反应。

    梁野有些咂舌,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村长梁得志不抽烟不喝酒,唯独对女人感兴趣,只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会色胆包天到向自己的儿媳妇下手,太特么不是个东西了。

    但是梁野必须承认,这个蒋嘉宜的确是一个诱人犯罪的祸水。

    巴掌大的瓜子小脸嫩得能掐出水来,大眼小嘴高鼻梁,漂亮得一塌糊涂。高挑苗条的身材那叫一个惹火,小蛮腰大长腿,特别是胸前鼓胀的两堆,一手绝对抓不过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8 22:12:21    跟帖回复:
       沙发
        当梁得志将袜子脱掉,那晶莹剔透小脚,蚕宝宝般粉嫩的脚趾,无不让人一亮。

        特别是在梁得志握住小脚趾内扣的时候,蒋嘉宜那张娇嫩的小脸已经红得要滴出血来,梁野在心中暗叹一声,真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

        这个时候,蒋嘉宜的玉足被握在火热的粗糙大手上,酸酸麻麻的,身体都轻颤了起来,心里头更是阵阵发紧,想要把脚收回来了,可是却拉到了伤处,疼得修长的柳眉一皱,发出一声轻哼。

        “你看你这孩子,这个时候了还不好意思了。”梁得志笑着道,一副光明正大的样子,手上却还握着对方的玉足在脚踝处轻轻地揉捏着。

        都说男人头,女人脚,看得摸不得。因为这女人的脚,都是极为敏感的,特别是梁得志在一边按捏的时候,手还沿着脚踝向上,连小腿都捏到了。

        刚过腿根的运动短裤,脱了鞋袜更是使得这一双大长腿尽显无疑,用时下流行的话咋说来着,胸部以下全是腿啊,特别是这小腿光滑紧致,白*嫩得像是刚出锅的豆腐似的,老赵偷眼看着漂亮的儿媳妇,嘴里头有点发干,就连手也有些抖了,身为村长的老梁没少勾搭小媳妇,可真没谁比得上眼前的蒋嘉宜,更别提这一双晃眼睛的大长腿了。

        修身款的运动装,将蒋嘉宜盈可一握的细腰和浑圆挺翘的小屁股勾勒得纤毫毕现,特别是被大雨淋透之后的运动短裤,里头已隐隐可见一抹淡淡的异色。

        偷眼相瞄之间,忍不住咕噜地吞了口干涩涩的唾沫,似乎这唾沫里头都带着炽热的火一样,烧膛子。

        一开始,梁得志还老老实实地揉*搓着脚踝像那么回事,就像是偶尔手指头划过小腿的时候,也可以解释为不小心,可是当那手渐渐地向大腿特别还是内测滑动的时候可就解释不过去了。

        特别是蒋嘉宜看到梁得志的眼睛都变得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大腿,而且那眼睛里头像是要飞出火星子顺着短裤向里头钻的时候,可就有些慌了,小脸都白了,再发展下去,岂不是就……想到这里,娇嫩的小脸上闪过一抹惊慌的神色,赶紧一缩腿道:“爸。爸。行了行了,我已经不疼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8 22:13:15    跟帖回复:
       第 3
        梁得志的手却将蒋嘉宜的小脚抓得死死的,仍然直勾勾地盯着她的大腿,蒋嘉宜虽不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也差不多了,哪敌得过梁得志这种在农村干了一辈子农活的农家汉,一双粗糙火热的大手像是钳子一样紧扣着她的小脚,非但没挣出去,反而抻了伤处疼得眼泪都下来了。

        梁得志像是失了魂似的握着蒋嘉宜的小脚,一手还在她的小腿上滑动着,幽幽地道:“嘉宜啊,爸跟你商量个事,我儿子有问题我是知道的,倒是让你受了委屈,可是总不能让我梁家绝后了吧,这些年我也赚了不少钱,而我们梁家就这么一颗独苗啊。要是没个孩子继承,那些家产不都打了水漂了吗。嘉宜,求求你了,就给我们梁家生一个吧。”

        梁得志嘴上说着哀求的话,但是动作可一点都不像是在哀求,双手已经把蒋嘉宜一双修长的大腿抱到了怀里头,那眼睛更是直勾勾地盯着她的俏脸,那双直勾勾的眼睛里头闪动着疯狂的光芒。

        蒋嘉宜惊呼了一声,也顾不得脚踝上的疼了,拼命地一挣,一双光滑的大腿像是游鱼似的从梁得志的怀里头溜了出来,梁得志喘着粗气,如同春季追逐释放的公狗似的张着双臂整个人压了上去。

        蒋嘉宜咬着银牙双手撑着木板向后一蹭双腿一曲,如同兔子蹬鹰似的双腿蹬了出去,正蹬在老梁的胸口处,将他蹬得倒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到了潮湿的地面上。

        梁得志被蹬上这么一下子,并没有要放弃的意思,而是一个骨碌爬了起来,发出一阵阵的粗喘声虎扑抱住了蒋嘉宜的双腿,伸手去撕扯她的裤子,邪火上头的梁得志这会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蒋嘉宜的双手拼命地拍打推搡着,却又哪里能推得开身高体壮的梁得志,眼看着梁得志的手已经探向要害之下,最后防御几乎失守的美人绝望中带着悲哀,放弃地推搡,只是拼命地蜷着身体保护着自己最后的圣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8 22:13:55    跟帖回复:
       第 4
        2

        那美人眼中的哀伤让梁野的心中一颤,只要是个男人,又哪里忍心看到这样的女子受到如此屈辱,顿时心中升起一股豪气,似乎冥冥中有一种召唤,让自己来保护这个娇媚柔弱的美女。

        梁野没有直接冲出去,那样的话双方都会很尴尬,毕竟梁得志是本村的村长,虽说小村子没啥油水也没啥权威,但同住一村低头不见抬头见,有些事心里头知道却不好直接说出来。

        梁野重重地咳嗽了两声,做出一副刚刚睡醒的模样咕哝着,“谁啊,还特么让不让人睡觉了。”

        说着,脚下踢了踢地上散落的木板和砖头弄出挺大的动静来。

        他这一出声,顿时就是一静,然后梁得志一下子就软了下去,身体更是一僵,满脸的慌乱之色。

        平时勾三搭四搞个有夫之妇,还可以当个笑话,可和儿媳妇这事要是传出去,他梁得志的脸皮再厚也担不起这个后果。

        蒋嘉宜这会也不惊叫了,而是紧紧地抿着小嘴,双手用力地一推,梁得志也顺势地站了起来,然后只见他拎着裤子调头就跑,冲进了外头渐小的雨幕当中。

        蒋嘉宜更是跳了起来快速地整理着身上的衣服和头发,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狼狈。

        从墙缝里头看到梁得志跑了,蒋嘉宜也收拾得差不多了,梁野才轻咳了一声,拎着装鱼的水桶从隔间走了出来,为了避免双方尴尬,特意揉着眼睛做出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至于为啥大雨天的会在这个村外废弃的小屋里头睡觉,自己想理由去吧,我特么哪知道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8 22:15:04    跟帖回复:
       第 5
        梁野拎着水桶走出来,看到蒋嘉宜的时候,装做刚刚发现她的样子,一脸破绽百出的惊讶,忍着尴尬道:“呀,这不是嫂子吗?听说你们昨天刚回来啊,咋样,在我们这地方还习惯不?”

        梁野没话找着话,而蒋嘉宜也是有些慌乱,一边压着衣服上的褶皱一边道:“习惯,都挺好的。”说话间,扭头悄悄地一抹脸,将脸上的泪水抹去,就连原本泛红的眼圈都恢复了正常,速度之快让梁野都有些惊呆了。

        两人的心思都没在说话上,而且两人都不是那种演技出众的人,嘴上说着废话没话找话,前言不搭后语,尴尬得不要不要的。

        在这村外废弃的小屋子里头,屋外,雨打树叶滴哒做响,远离村子的小屋寂静得连呼吸声都被无限放大了,特别是旁边女人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更是让人脑子里头昏乎乎的,而刚刚看到的梁得志撕扯她衣服的那一幕,更是像被镌刻了似的,在脑海里头回映着,白嫩修长的双腿,娇嫩的玉足,还有娇艳的小脸,在偷眼相望之时,心跳砰砰的响声如同擂鼓一样。

        这时外头的雨也小了,只有稀稀落落的雨点落下来,梁野终于松了口气,赶紧拎着水桶向外头走去,“那个……嫂子,雨停了,回去吧。我送你。”

        “好。好。好。”蒋嘉宜连声道,低着头向外走去。

        这阵雨下了不过半个小时而已,雨水来得很急,还不及将地面湿透便流淌到了低处,仅湿了两指的泥土格外的湿滑,蒋嘉宜的脚踝本就崴了一次,落脚不稳,就连这防滑的运动鞋都搞不定这湿滑的泥土,脚下一滑一侧身就向不远处的梁野扑了过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8 22:16:52    跟帖回复:
    6
        梁野下意识地将水桶向身后一送,免得碰翻了水桶磕了人,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这娇俏可人的美女扑向自己,温润入怀,香气扑鼻,脑子里头更是嗡地一下子,瞬间脑海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藕臂环腰而抱,秀发洒在脸上,是好闻的香味,温润润,柔软软的香躯,手下意识地搭到了那透着些许骨感的香肩上,这位小嫂子的个头都快有自己高了,梁野的血液在此刻似乎都停止了流动,直到那一声娇柔柔的痛哼声才把他惊醒了过来。

        “我的脚。”蒋嘉宜单脚着地,不停地抽着冷气,梁野低头看了一眼,脚踝处已经有些微肿了,原本嫩豆腐似透着光泽的脚踝处已经有些泛红了。

        当梁野的目光落到了她脚踝的伤处时,蒋嘉宜的脸上不由得一红,赶紧把脚放了下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她俏脸上升起的两朵桃红却出卖了她的想法。

        梁野张了张嘴,本来还想给她揉揉脚散散淤呢,可是一想到之前看到梁得志给她揉脚时差点整出的那破事,还是聪明地没有说话,这个美女现在戒心可重着呢。

        梁野挠了挠脑袋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高中毕业之后他也在外头闯荡了几年,本不至于那么木讷,关键是现在情况有点不对劲啊。

        “你扶我一把吧,我这脚疼得有点厉害。”蒋嘉宜试着走了两步,可是脚踝处被扭伤的滑膜组织却疼得像是脚要断了一样,长这么大也没吃过这种苦头,可不像梁野这种乡村的孩子那么皮实。

        蒋嘉宜的手搭在梁野的肩头上,而梁野小心地用手托着她柔嫩的手臂,蒋嘉宜咬着牙半蹦半蹭地挪动着,只要他的手稍稍一动,蒋嘉宜立刻就会像是受了惊的小兔子似的,一副随时要逃跑的样子。

        梁野头疼极了,这村外田头的小屋虽说离村子不远,可是照着她这么个蹭法,二半夜也回不去,再者说,梁野虽说他又被梁得志那个老蒋八蛋给勾得有了火气,再这么下去,怕是要步了老梁的后尘干出那种畜牲不如的事情来了。

        “嫂子,你等一下。”梁野看着手上那个铁皮水桶突然有了主意,到了路边把桶一歪,半桶鱼连同水一起倒进了路边的沟里头,看着活蹦乱跳的美味柳根鱼就这么钻进了路边的草丛钻进水沟里头没了影子,还真有些心疼。

        梁野拎着水桶回来,将桶向地上一放道:“嫂子,你站到水桶里头,我拎着你回去。”

        “啊。”蒋嘉宜一愣,然后低头看看那个一尺多宽,半米高的水桶差点笑出来,都忘了脚踝上的疼痛了,“你这是要把我当鱼拎回去啊,我的体重可……嗯……不轻呢。”

        梁野挽了挽袖子,手臂上结实的肌肉高高地鼓起,几分炫耀中偏又装做淡然地道:“放心吧嫂子,就算是一麻袋二百多斤的土豆我都可以拎着走上百多米不带大喘气的,你可比一麻袋土豆轻巧多了。”

        “哪有你这样对比的。”蒋嘉宜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巴掌小脸上笑容绽放,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也在笑容中眯成了半月状,让人整个眼前都亮了,梁野一时看得有些呆住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人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8 22:17:56    跟帖回复:
    7
        3

        对于梁野这种呆呆的直视,蒋嘉宜并没有觉得反感,反而觉得有些有趣,虽然这个小伙子并不是时下流行的那种小鲜肉般的帅气,但是收拾得干净利索,高高壮壮的很有男人气概。

        蒋嘉宜一手扶着梁野,然后小心地站到了水桶里头,然后伸手在梁野的面前晃了晃,轻笑道:“喂。回神啦。”

        梁野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面孔通红低着头不敢看蒋嘉宜,然后赶紧拎起了水桶的提手道:“嫂子,你扶住了。这桶里站人拎不稳的。”

        蒋嘉宜搭着梁野的肩膀道:“行,我扶住了。”

        梁野手臂上的肌肉一鼓,水桶轻巧地被拎了起来,只不过蒋嘉宜高估了自己的平衡能力,身体一歪差点摔出去,手上用力一拽,下意识地就抱了过去,直接就抱住了梁野的脖子吊在了他的身上。

        两团又鼓又软又香的两坨顿时就挤在了脸侧,因为惊慌之间的拉扯,领口都被拉扯得变了形状,里头那白嫩嫩挤在一起的诱惑场景顿时映入眼帘。

        蒋嘉宜惊呼着抱着梁野的脖子,赶紧调整了起来,最后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上衣,手臂几乎勾过了他的脖子,而眼前的美景也被收敛了起来,梁野还觉得有些可惜。

        但是那软软香香的身体紧贴在身体上,让梁野觉得挺尴尬的,脸都红得像是要烧起来似的,身体都变得僵硬了起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8 22:18:42    跟帖回复:
    8
        蒋嘉宜本来还觉得有些难为情,甚至有些惊慌,生怕这个年青的小伙子会像老公公那样一下子失控干出点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可是不料这个年青人却像一个大男孩似的,自己还没怎么着呢,他倒是先脸红了。

        蒋嘉宜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只要不涉及到原则上的问题,城里的姑娘很放得开,这会倒不觉得脚脖子疼了,反倒是起了一点戏谑之心来,干脆就靠到了梁野的身上。

        这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怪,刚刚还是一副受惊小鹿模样的美女,因为男人的尴尬和羞涩,瞬间就转变了过来,由防御变调戏。

        梁野有些口干舌燥,硬着头皮僵着身子拎着水桶向村子里头快步而行,脑海里头一片空白,只觉得这路似乎变得极为遥远起来。

        蒋嘉宜看着突然变得笨手笨脚的梁野,忍不住憋着笑道:“你叫梁野是吧。”

        蒋嘉宜突然一说话,声音脆生生得像是刚刚摘下来的春黄瓜似的,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而蒋嘉宜更是紧紧地抱紧了他的脖子,整个人都贴到了他的身上,让梁野整个人都像是要烧起来似的。

        “嗯嗯。是是,嫂子,我叫梁野。”梁野觉得说话的那个人都不是自己的,声音涩哑得都变了声调。

        “有女朋友吗?”蒋嘉宜笑道。

        “啊?有。有吧。”梁野有些难为情地道,然后偷眼看了一眼蒋嘉宜,说出自己有女朋友的事来竟然有些心虚了。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有吧算怎么回事。”蒋嘉宜笑着道。

        梁野难为情地一笑道:“别人介绍的镇小学的一个老师,接触快一个月了,我觉得好像没戏了,人家好像看不上我一个农村人。”“你这小伙子挺好的呀,有什么看不上的。”蒋嘉宜说着用肩头轻轻地碰了碰梁野,挑了挑眉毛带着几分调皮和戏谑地道:“喂。你们上过床没有?”

        “啊?”梁野被蒋嘉宜问的话惊得手一抖,差点连桶带人一块扔出去,赶紧摇着头道:“没。没有,绝对没有。”

        “怪不得你会觉得没戏呢,我跟你讲啊,这种事可就要抓紧了,要不人可就飞了。”蒋嘉宜道,心中却暗叹了口气,若是自己在婚前不是那么保守的话,也不至于到了婚后才发现梁武的问题,后悔药都没地方买去。

        平时开个黄腔逗个趣梁野还可能说的,可是跟蒋嘉宜讨论这种床上床下的问题,让他极不自在,脸红脖子粗的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看得蒋嘉宜咯咯直笑,笑得人心里头又酸又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8 22:19:21    跟帖回复:
    9
        好不容易捱到了村口处,梁野也终于稍松了口气,却还有些不舍地道:“嫂子,我只能送你到这了,进了村让人看到不好。”

        虽说人家蒋嘉宜受了伤,被放在水桶里头拎回村,可是这么勾着脖子几乎抱在一起好说也不好听,村里那些老娘们八卦起来那嘴上可没个把门的。

        蒋嘉宜从水桶里头刚刚站出来就疼得直皱眉头,才这么一会,脚踝处就肿了起来,看样子崴得可不轻。

        看着蒋嘉宜只用一只脚着地的模样,梁野更加为难了,挠了挠脑袋道:“嫂子,要不你等会,我去村里把梁武哥喊来,让他背你回去吧。”

        “算了吧,你武哥豆芽菜似的小身材哪能背得动我,我背他还差不多。”蒋嘉宜皱着眉头道,然后向村里看了看道:“梁野,你家住哪?”

        “啊?就那个。”梁野指着把村东头的紧挨着田地的那栋平房道。

        “去你那吧,你家有酒吧,我自己搓搓应该能缓解一下。”蒋嘉宜道。

        梁野有些为难,更多的则是渴望,这么漂亮的嫂子要到自己家去,欢迎还来不及呢,只是担心人言可畏,不过人家蒋嘉宜都不怕,自己又怕个啥。

        梁野像是做贼一样拎着水桶,水桶里头站着蒋嘉宜,几乎是溜着墙根从后门进了园子里头,幸好没人看见,也让他松了口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8 22:20:24    跟帖回复:
    10
        进了屋梁野还有些难为情,一个男人住难免会乱了点,把炕沿擦了又擦才让蒋嘉宜坐下,梁野身上的汗水都快要把衣服浸透了,将外套一脱,里头是一件在镇上花了九块钱买的一件弹力背心,一身壮硕的肌肉和均称的体形倒是让蒋嘉宜看得一愣。

        对付不严重的淤伤,点燃高度酒搓揉患处会有很不错的效果,而这种土方子在各地都有使用,不过在喝高度白酒的北方用得比较多,当然,如果是药酒,效果更好。

        蒋嘉宜很是熟练地把白嫩嫩的小手探到了碗里头,沾着还带火的酒水搓到了脚踝处,只是这种崴伤很疼,手上一顿,伤痛和火烧火燎的疼让她直呲牙,赶紧甩着手把火灭掉不停地向手上吹着气,白嫩嫩的小手手指头都被烧红了。

        看她疼得眉头都纠到了一起,梁野都有些心疼,本来蒋嘉宜就是一个很能激起男人保护欲的那种娇媚型的美人。

        “嫂子,要不,我帮你吧。”梁野小心地问道,却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毕竟之前他可是看到了梁得志说是帮人家揉揉脚踝的伤处,结果揉了没几下子就差点把儿媳妇给强上了。

        “行,我的手都快要烧糊了。”蒋嘉宜吹着发烫的手道,倒是让梁野一愣,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这位漂亮的嫂子竟然真的应了下来。

        也不知是那碗还在燃烧的纯粮小烧的热量,还是眼前这美得没有一丁点瑕疵的美足,梁野总觉得这夏天的晚上热得要命,额头都见汗了,见梁野蹲在炕边上,只是盯着自己的脚眼睛都要直的模样,蒋嘉宜非但没有像之前那样感到愤怒,反而觉得这个小伙子傻乎乎的透着一股可爱劲,或许与他健硕的身材也有很大的关系。

        虽然这个小伙子也有些失神,但是并没有让人感到什么邪念,反倒是有一种安全感,特别是他的紧张劲,汗水都浸透了那件薄薄的弹力背心,壮硕的背肌将背心的布料高高地隆起像一座座小山丘似的。


    待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9 16:59:53    跟帖回复:
    11
    有意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9 21:28:51    跟帖回复:
    12
        4

        蒋嘉宜不由得勾了勾脚趾头,看着那玉趾轻动,梁野一下子醒过神来,脸红得更厉害了。

        “看你紧张得一头汗,不会是怕你女朋友来了看见误会吧。”蒋嘉宜在揉动中一边抽着冷气一边道。

        “哪有,她从来都不到我这来的。”梁野摇着头道,然后伸手试探着燃烧中的酒液。

        用这种燃着火的酒来搓淤伤是有技巧的,动作要快,趁着火还没有灭的时候要把伤处搓到了,而且还不会烧到自己的手上,梁野从小就是在农村长大的,一直到了中学以后才去了镇上,小的时候蹬高爬房子的没少受伤,而一般不轻不重的挫伤淤青都是大人用这种方法给搓吧搓吧就好了,皮实得很。

        在搓到伤处的时候,难免会将这双美足握在手上,娇嫩嫩的手感让梁野的心里头直发颤,就连动作都有些发颤了,动作都有些走形了,搓了五六分钟之后,把他自己的手烧得生疼。

        只是捏着那只玉足,眼睛甚至可以顺着她白嫩的腿一直向上看到运动短裤遮盖下绝美的深处,幽暗的阴影下,藏着令人向往的幽谷深地。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梁野的心跳得厉害,嗓子也干得要命,整个人都像是要炸了一样,赶紧收了手,弯着腰向门外退去,出了门向墙上一靠,抹了一把头上的热汗。

        看着梁野弯腰退出去的时候,蒋嘉宜终于忍不住轻笑了出来,因为这个小伙子弯腰后退的时候,却怎么也掩不住他胯间隆起的异相,倒是一个挺可爱的小伙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9 21:29:41    跟帖回复:
    13
        蒋嘉宜的脚踝虽说还有些肿,可是被梁野搓了搓之后已经疼得不是那么厉害了,正准备自己穿好鞋袜的时候,不知抱着什么样的心思,突然想逗逗梁野,要么怎么说这女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之前还被梁得志差点强上了,这才多大会功夫,就起了玩笑的心思。

        “喂,梁野。”

        “啊?干啥?”梁野从门口探进脑袋问道。

        “你就这么不管我了呀,我这脚还疼着呢,自己也穿不上鞋啊,你不帮我一把呀。”蒋嘉宜道,脸上带着笑意,眼睛眯成了月牙状,笑意中还带着些许戏谑。

        梁野一脸的为难,年青火力旺,刚刚给蒋嘉宜揉脚踝的时候所引起的火气还没消呢,下头还胀着呢,低头看看鼓起的硕大帐蓬,再看看一脸娇艳的蒋嘉宜,帐蓬又高了几分。

        可是美人似玉,让人无法拒绝,梁野道了一声好,然后又缩了回去,扯着裤子把不老实的家伙重新摆了位置,可是那家伙狰狞高昂又哪里肯听话,屋子里的蒋嘉宜又在催了,梁野有些没辙了,一咬牙一瞪眼,索性把裤子向下压了压,然后单手插进了裤兜里头用一只手按着,然后故做自然地走了进来。

        看着梁野一手插兜迈着小碎步跟影视剧里的太监似的一溜烟地小跑过来蹲在炕头前,蒋嘉宜终于没忍住扑哧地笑了出来,她这一娇艳的一笑,顿时惹得梁野一脸的通红,好难为情。

        蒋嘉宜捂着嘴想忍着,可是怎么也忍不住,因为这个时候的梁野像极了中学时候的正值青春发育无法自控的小男生似的,一到间操的时候,常见小男生在向操场走的时候一只手还插在兜里头悄悄地按着没来由硬起来的小家伙。

        在这一刻,蒋嘉宜似是重新回到中学时代似的,那笑意怎么也忍不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9 21:31:23    跟帖回复:
    14

        梁野蹲在蒋嘉宜的面前帮她穿着袜子和鞋子,在她笑得腰肢轻颤的时候,一双修长洁白的大腿也跟着抖动了起来,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一眼,动作辐度稍稍一大,再加上梁野现在的角度实在是太好了,甚至看到了那薄薄的白色的一小片神秘之地还有隐隐闪现的几根调皮的卷曲毛发,脑子里头更是跟响了炸雷似的隆隆做响。

        轻扶着那只小脚将鞋袜都穿好,梁野再一次满头大汗起来,尴尬之下索性就蹲在地上不起来了。

        “你这小伙子,可真是有意思。”蒋嘉宜溜到了地上,脚在地上试着踩了几下,还有些疼,但是勉强可以走路了。

        梁野嘿嘿地笑了两声,仍然蹲在地上,看到他这副模样,蒋嘉宜道:“我得回去了,你不送送我呀。”

        “嗯。送。送。”

        梁野说着慢慢地站了起来,在起身的时候赶紧又把手插进了兜里头按住家伙,蒋嘉宜撇着笑,大大方方地搭着他的肩膀向外头走去。

        梁野先开了大门,探头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人,赶紧把门打开把蒋嘉宜送了出去,蒋嘉宜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那扭头一眼的风情,让梁野觉得这昏暗的傍晚都亮如白昼了。

        看着蒋嘉宜一瘸一挪地走远了,梁野才转身靠在大门上,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似的,再回想着遇到蒋嘉宜到送走她的这一小段时光,有种伥然若失般的感觉,自己还真是失败啊。然后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梁野连吃晚饭的心思都没有了,躺在炕头上骨碌着睡不着觉,脑海中更是翻来覆去的都是那娇艳的蒋嘉宜还有那只小脚触手时柔嫩般的感觉。

        迷迷糊糊之间,似乎看到了她缓步向自己走来,每走一步,都有一件衣服悄然滑落,然后那修长的腿抬起探了过来,那只柔嫩的小脚被捧在手上轻轻地吻向那晶莹的脚趾头,然后梁野二半夜的不得不爬起来换一条内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7/29 21:32:42    跟帖回复:
    15

        梁野睡不着,蒋嘉宜也睡不着,梁得志装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晚饭的时候还张罗着吃这吃那的,而蒋嘉宜更不好将这事说出口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梁武悄悄地挪到了蒋嘉宜的身后,蒋嘉宜没什么兴致,但是梁武的手在被窝里头鼓捣着上下抚摸着,干瘦的身体贴在后背上一个劲地捅着身子。

        本来蒋嘉宜是没什么感觉的,可是不知怎么的,脑海中闪现出梁野年青而又强壮的身躯,特别是他在用手压住的小家伙,目测还不小呢。

        在这种幻想下,蒋嘉宜来了感觉,可是感觉才刚刚升起来,身后就是一湿,梁武那半软的东西贴在身上就这么结束了。

        蒋嘉宜在心中暗叹了一声,当她固执地不肯接受闺蜜建议的婚前试爱,最终是这样的结果又能怪得了谁呢。不知看了多少医生吃了多少药,钱花了不知多少却没有一丁点的用片。

        身后的梁武呼吸粗重了起来睡着了,蒋嘉宜自己拿纸巾清理了一下,然后重新躺下,双腿间夹着被子,脑海中幻想着蓝天、白云青草地,还有那个年青羞涩的小伙子,夹着被子的身体微动着,几分钟之后身体一紧一僵,缓缓地放松了下来。

        农村的夜晚没有月亮的话,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打开手机的照明清理之后,坐在坑沿处呆呆地发起愣来,直到夜凉如水冻得她打了几个哆嗦才重新钻进了被窝里头。

        梁野一直翻腾到了天擦亮才勉强地睡了一会,正迷糊着,大门被咚咚地敲响了,披了衣服出来开门,是镇上开饭店的老郑,才一开门,老郑就心急火燎地问道:“兄弟,我的鱼呢?”

        “鱼。鱼啊。”梁野一愣,昨天鱼都倒路边沟里头了,哪还来的鱼啊。

        看到梁野这副表情,老郑顿时就傻了,“兄弟,你不会坑我吧,我特么昨天就定出去好几桌了,都是点名要吃河鱼的,你这会给我掉链子了啊。”

        “不会不会,网和须笼还在河里头下着呢。我现在就给你捞去,多了没有,十斤八斤的还是没问题的。”梁野赶紧道。

        老郑可是真的急了,本来脸膛就黑,现在跟涂了锅底灰似的,“哪还来得及啊。”

        梁野回了屋一边套衣服一边道:“来得及,怎么来不及,去河套收鱼能多大会功夫,要不你先回去,一会我给你送过去。”

        “你可赶紧的吧。八点之前可一定要给我送到啊。”老郑叫道。

        “没问题,咱啥时候也没办过掉链子的事。”梁野骑上摩托车一边发动一边道。



    待续
    113619 次点击,859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58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你情我爱(连载)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