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minhuaxi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在思南路幼儿园里的日子
45045 次点击
179 个回复
minhuaxi 于 2017/9/10 6:37:1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在思南路幼儿园里的日子

    孙儿豆豆告诉我,他很快就要到幼儿园去“读书”啦。爸爸妈妈领他在三所幼儿园报了名,一是上海鼎鼎大名的思南路幼儿园,二是也有上海市示范幼儿园(市级重点的新名堂)“身价”的荷花池幼儿园,三是现住所对面的汇龙幼儿园。我早就听说实际上只有“汇龙”靠谱,而前两所都仅有“黄浦区户籍均可报名”的理论意义,尤以为首的思南路幼儿园最难,在上海已难于“上青天”。

    果然,《入园通知》将豆豆“汇”入“龙”群,档次明显低了一大格,只是“也很好”的市一级幼儿园,但愿小家伙不会因此输在起跑线。

    思南路幼儿园如此热门,令我这“思幼老前辈”感慨不已。这个幼儿园创建于1956年,我是1958年转入的,按“黄埔军校”的期别说法,应算“思幼(谐音‘思优’已成该园品牌)3期”,在总56期“毕业生”中当然是“石括贴硬”的老前辈啦。

    当年,“三星里”的孩子上幼儿园的很少,大多在家里自由自在地玩到学龄。我父母据说都忙,所以我们5个孩子出生以后都先后由各自的奶妈抱到无锡乡下喂养,“长大”后又顺理成章地全被送进上海的幼儿园,我们弟兄4个,都曾被思南路幼儿园“全托”,一个星期回家一次。那时的“思幼”虽也是“上海最好”之一,却是既平等,又“市场”的,像我这样的平民子弟,只要正常缴费,都可以进。我家“四条汉子”入园也并非父母望子成龙,仅是因瑞金二路幼儿园“全托”撤消而不得已。我与大阿弟是同时转去的,我“大班”,他“中班”。每逢星期一,父亲用他的“老坦克”把我们推到离“三星里”约有15分钟“步程”的“思幼”,然后再蹬车前进,到外滩24号楼上班,算是顺路。

    思南路不长,南起建国中路,北到淮海路,是上海一条十分幽静的马路,整个空间都被法国梧桐的绿荫覆盖。路两旁除了当时的第二医学院及附属广慈医院在南段的东西两侧各拥一个街区,南头路东被铁锈红色的“第二看守所”占据之外,大多是精致的花园洋房,很“资产阶级”,人文积淀亦较深,有著名的“周公馆”——中共代表团驻沪办事处,有江西都督李烈钧住宅,解放后宋庆龄长期居住的“孙中山故居”也在紧靠思南路香山路的转角上。此外,还有像梅兰芳先生这样的“民间人士”的住宅。

    网上资料说思南路幼儿园原址是思南路91号,我觉得有点问题。幼儿园当时是在一条弄堂里,弄堂内宽阔的路两边都是矮矮的围墙,围墙里是配套的花园与洋房,房子都是一模一样的4层小楼(含阁楼),那些花园的空间不仅远大于我现住所附近的“万源”别墅或“半岛豪门”别墅,甚至比我后来看到的美、欧,甚至南美、澳洲有关国家路边单体住宅的花园都要大很多,所以弄堂里没有几个门牌号。资料显示弄堂内门牌号是思南路65号到71号,并没有91号,而附近已没有类似的宽敞弄堂了,不知哪里出的差错?

    思南路幼儿园里面有两座这样的洋房,花园也比左邻右舍大一倍样子,显然是原来两家私宅的联合。西侧这座是我们“全托”班的“教学宿舍楼”,我们大班和中班的教室在3楼(有外楼梯直通2楼,也可走内楼梯),就寝在4楼(即阁楼),1楼是厨房等服务设施,汽车间是空着的;2楼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东侧那座楼大约是办公场所、病孩隔离室以及仓库之类。园内东南端是新建的一座简约、现代的平顶单层房,庇护着日托班的孩子们。幼儿园与东邻隔着一条竹篱笆,边界那一方就是梅兰芳先生的家,我们常能看到一辆黑色的小卧车出入梅家。

    刚进思南路幼儿园,我就感觉到了一些与瑞金二路幼儿园的“不一样”,现在看来,主要是管理上的科学、规范与严密。

    每天早上我们睡醒以后,被要求继续保持睡姿,要等到规定的起床时间,由值班老师送来口腔式体温表测体温。体温表的导向明确,一般都先给醒来后依然规规矩矩躺着的孩子。所以,不怎么老实的我,也很快有了本土经验——“装乖”。体温若正常,老师便示意可以穿衣下到3楼了,若超过37ºC,哪怕只1分热度,都不能起来,要等到大家都下楼以后,卫生室的老师会来领去“看医生”,或进入对面楼的隔离室(我“有幸”病过一次,大约只有三两分的“寒热”,就被老师带到广慈医院儿科,然后就被送进了园内隔离室观察,下午测体温正常,才被送回班里。我只是记得隔离室的玩具比我们教室里的要“高级”,还有电动的呢)。

    下楼后的第一道程序是大便。楼里虽有好几个卫生间,水冲式设施齐全,但那是供白天正常使用的,而我们早上大便的场所是特设的,有一排墨绿色的架子,架子上嵌着一个个白色的搪瓷便盆,同时可供十多个孩子“方便”。早晨下楼,每人必坐,便完由老师逐个检查、记录在案。实在便不出,经本人喊叫老师同意,记录在案后也可“负债暂退”,但白天老师会督促继续努力。

    第二道程序是刷牙、洗脸。

    洗漱完毕就可以进教室和与大班、中班教室都相通的阳光房(有40多平方米样子,传说这是过去富豪的舞厅)自由活动了,主要是等待后起床的孩子们“方便”与洗漱完毕。勤快的孩子,还会给每个窗台上摆放的鲜花浇浇水,那更会受到老师表扬。

    第三道程序是吃早饭。

    早饭以后休息、活动一阵,然后就开始上课,全天就上午上两节课。那时的上课主要是听故事、教唱歌、学画画、做游戏等,不曾学识字、学算术,更不学英语啦。每逢活动课,就下楼到花园里做游戏。后来,可能为了活动“全天候”,在花园偏东位置新造了一个长方形大亭子,面积有数十平方米,水泥地坪,虽然也是红栏飞檐,却破坏了园内的景观。

    上午还要定期插入洗澡项目。到洗澡日,我们都两个一排,连成长长的双人纵队,在老师、阿姨的带领下走出园门,右转后朝弄堂深处走,尽头的右侧有一条1米多宽的小弄堂,穿出去就是重庆南路,然后左转,折向复兴中路。浴室好像就在复兴中路上,里头很暖和(虽然幼儿园里也有江南少见的暖气系统,但热水汀从来没有热过,仅是原房主“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遗存),全是“盆汤”,由老师和阿姨替我们洗。把那么多孩子一个个都搓洗干净,穿好衣服,像父母一样,很不容易。洗完澡,原路返回,这就都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了。

    午饭和早晚一样,都是在各自的教室里吃。饭碗、菜盘和调羹都是搪瓷铁质的,筷子却是上方下圆,红木的,和“瑞二”的圆竹筷不一样。伙食不错,一般都是蔬菜上面盖着红烧鱼、红烧肉、“狮子头”,也有荷包蛋之类,菜是每人一盘,饭、汤可以随意添加。那时,可能我的个子算“长”的,被分在班里的第6组,是最后一组(每组5人)。我和“瑞二”一起转来的刘升琦(音)本来就是同党,后来还吸收了一位组内男孩,搞成了“3人帮”。那两位通常以我为领袖(偶尔也不服管理,乃至吵翻),添饭在对面房间,一般都是集体行动,我若吃得慢了他们俩就等我,我先站起来走,他们才会跟着走出教室。组内有个比我们都高出半个头的女孩子,性情温和,鼻子与上唇之间总出现溃疡的结痂,常受我欺负。可她不吃肉,常常“进贡”,把红烧肉或大肉圆夹到我的盘里。现在想想,人家请我吃肉,我却请人“吃瘪”,以怨报德,惭愧。

    午饭以后有一段长时间的被圈在室内的“自由”活动。这时,大班、中班两个教室和阳光房就一体化了。记得有一次,我们在阳光房的水磨地上“骑马打仗”,我让弟弟趴在地上驮着我冲入“敌阵”,等到战争结束,他才撩起裤脚管喊痛。原来他的两个膝盖都被磨去了一块皮,露出了渗着细小血珠的粉红色嫩肉。此情此景弟弟早就忘记,可我只要一想起来,他膝盖上的疼痛,我至今都会钻心。

    大约1点钟,我们上4楼(阁楼)睡午觉。

    午觉起来吃点心。有糕点之类,夏天有时改吃冷饮、西瓜一类的。然后由老师领着到楼下的大花园里自由、放任地玩。实际上这才是我们一天中最开心的时段。

    我们几乎每天都要趴在与梅兰芳家交界的竹篱笆上,看梅家花园的草坪上被一条铁链栓着的大黄狗。用现在的标准,那狗是绝对的大型犬,很凶,常冲着篱笆这边的我们怒吼。可现在细想错误也许未必都在它的身上,我们亦常用小石、土块去砸它,在攻击面前难道还不许人家正当防卫地喊两嗓子?

    在我们大班的“大学生”眼里,园中那滑梯啊、跷跷板之类,都是“小辰光白相”的,早已不屑一顾。我们喜欢在园中奔跑,打闹,撒欢,也喜欢在大树底下、草丛里面玩土、捉虫。记得有一次弟弟告诉我有人打他,我立即带领“三人帮”找到了那个日托班小孩,我的一个同伙上去踢了他一脚,以示“警告”。

    大花园里有几棵树冠特别大的大树,上面挂满了红色和紫黑色的小果子,树底下也常常满地散落着被踩烂或未被踩烂的果子。因为我们从未见过那像一串串鱼子一样的紫黑色果子,有的孩子还指出那就是有毒的“野果子”,所以都没敢碰它。然而,世上总会有敢于第一次“吃螃蟹”的革命者。终于,有一天我们午睡后到楼下自由活动,听到了一则可怕的消息:一个小朋友吃了很多地上捡的桑葚,中毒了,当时正值午睡,发现口吐白沫为时已晚,革命者被送到广慈医院后很快就不幸牺牲。闻讯,我们那敬爱的梳理着男式大包头发型、常穿紧身藏蓝色条纹青年装的园长老太太立刻急得昏死了过去。

    原来那一棵棵大树就是桑树。桑树,我当然知道,叶子是“蚕宝宝”吃的,但在街上的绿化带或公园、校园里看到的桑树都很小啊,并且从来就没有看见过桑树结果。我实在难以想象,桑树居然可以长到这么高大,并且枝头挂满果实。

    晚饭前,老师对我们进行了专门的“桑子”教育。原来,那桑子是很甜的,也是一种水果,本来无毒,只是熟透后掉在地上会沾满细菌,在夏季的高温中一旦腐烂变质产生毒性,吃下去竟有生命危险。后来,大桑树下很少再能看到掉落的桑子,大概是被死看死守的工作人员捡干净了吧。

    每天晚饭以后,老师会发给每人一个水果,有苹果、橘子、香蕉、梨等,好像有时还会给两粒糖。那些水果,现在满大街都是,可在当时几乎还是“奢侈品”呢,尤其是橘子、香蕉,在家里也不能常吃。大家吃着,说着,笑着,有时还唱一会儿歌,做点室内游戏之类。然后就是洗漱,准备上楼睡觉。

    4楼寝室是斜顶的,有一大两小三间,和“瑞二”一样没有床,精致的木地板上排列着一行行地铺。园里提供的是垫底的草席,垫、盖、枕都都由家里自备,亦由家长自行定期换洗。偶尔有白天玩疯了的孩子熟睡后在铺上“画地图”,则要劳动园里的阿姨了。

    我们睡觉的时候,永远有一位老师坐在靠北那个小间的门口值班,那个位置可以同时观察一大一小两间寝室的情况,另一个小间就只能靠她走过去巡查了。我从来没有看到值夜班的老师变通坐姿而躺下,即使瞌睡,也是坐着。

    刚钻进被窝自然是睡不着的,“思幼”所在地段是“高尚区域”,紧靠的思南路没有多少车辆通过,而离交通干道重庆南路又较远,一个个花园里层层叠叠的大树和一幢幢洋房也起着隔音和消音的作用。有时,晚风从东南方向吹来,会捎来重庆南路天主堂高耸的金字塔顶里很好听的管风琴乐曲,偶尔还有唱诗班美妙空灵的练歌声。

    一年后,也就是1959年7月,我插入的大班要“毕业”了,老师开始教唱幼儿园的“毕业”歌:“真快乐,真高兴,今天离开幼儿园,明天要做小学生。我们在幼儿园里长大”,然后突然地急转弯:“长大要做个好工人,谢谢毛主席!谢谢爸爸妈妈!谢谢老师们!”歌词一字不差,现在看来,那首歌的“急转弯”与当时正热闹的“大跃进”一样,实在太糙了些。

    “毕业”典礼上,我们10多个男孩子一起演出《我是一个小海军》,就是一边比划一边唱的那种所谓“表演唱”。老师早就要求家长购买一套藏蓝与白色相间的短袖、裤海军衫,供正式演出时用。可我父亲却对老师说阿拉用不着买,屋里厢有啦。老师也不问清楚是什么颜色,便说那就别买了。我只得自己窝着心:我和弟弟的海军衫都是淡蓝与白色相间的,颜色太淡了,和大家的不一样啊。

    “毕业”典礼是父亲带着去的,看到人家那整齐划一的藏蓝披肩的海军衫,我穿着我那淡蓝披肩的“假冒伪劣”感到浑身别扭,好像“战友”们都在笑话我。演出的时候我也抬不起头来,胡乱比划着,唱着,“我是一个小海军,好好学本领,不怕风、不怕雨,站在军舰上,专斗美国狼!”

    在台上我只盼着那倒霉的表演赶快过去,家长和同学们却并不计较,在下面使劲鼓掌,还哈哈大笑。表演结束,我窝窝囊囊地走下台来,可父亲却笑嘻嘻地拍拍我的后脑勺:“蛮好,蛮好。”

                              2013年7月5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6:55:06    跟帖回复:
       沙发
    不明觉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7:01:02    跟帖回复:
       第 3
    绿茵场——为生命的落幕唱诗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078694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7:20:55    跟帖回复:
       第 4
    到底是“思幼”的,文思不一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7:43:37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4楼第 4 楼 五福娃 2017/9/10 7:20:55  的原帖:到底是“思幼”的,文思不一般。    啊?谢谢!其实那时的幼儿园完全不教拼音、汉字、数学之类,只是玩啊,似乎没留给我什么记得住的东西。而我进的小学,又是上海最差的公办小学之一。因那时没有择校概念,都是规规矩矩,按每年的划片就读。我们周围有5所小学,每年一换。家里我运气最差,进了让姐弟们经常嘲笑的最差小学。当然,学校硬件虽差,但软件即老师似乎并不差,我的前三任班主任都是住在高尚地区的知识分子,有的还是民国女“遗老”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7:52:48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4楼第 4 楼 五福娃 2017/9/10 7:20:55  的原帖:到底是“思幼”的,文思不一般。转至第5楼第 5 楼 minhuaxi 2017/9/10 7:43:37  的原帖:    啊?谢谢!其实那时的幼儿园完全不教拼音、汉字、数学之类,只是玩啊,似乎没留给我什么记得住的东西。而我进的小学,又是上海最差的公办小学之一。因那时没有择校概念,都是规规矩矩,按每年的划片就读。我们周围有5所小学,每年一换。家里我运气最差,进了让姐弟们经常嘲笑的最差小学。当然,学校硬件虽差,但软件即老师似乎并不差,我的前三任班主任都是住在高尚地区的知识分子,有的还是民国女“遗老”呢。是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7:57:40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4楼第 4 楼 五福娃 2017/9/10 7:20:55  的原帖:到底是“思幼”的,文思不一般。转至第5楼第 5 楼 minhuaxi 2017/9/10 7:43:37  的原帖:    啊?谢谢!其实那时的幼儿园完全不教拼音、汉字、数学之类,只是玩啊,似乎没留给我什么记得住的东西。而我进的小学,又是上海最差的公办小学之一。因那时没有择校概念,都是规规矩矩,按每年的划片就读。我们周围有5所小学,每年一换。家里我运气最差,进了让姐弟们经常嘲笑的最差小学。当然,学校硬件虽差,但软件即老师似乎并不差,我的前三任班主任都是住在高尚地区的知识分子,有的还是民国女“遗老”呢。幼儿园的弄堂到底是思南路二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8:03:52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4楼第 4 楼 五福娃 2017/9/10 7:20:55  的原帖:到底是“思幼”的,文思不一般。转至第5楼第 5 楼 minhuaxi 2017/9/10 7:43:37  的原帖:    啊?谢谢!其实那时的幼儿园完全不教拼音、汉字、数学之类,只是玩啊,似乎没留给我什么记得住的东西。而我进的小学,又是上海最差的公办小学之一。因那时没有择校概念,都是规规矩矩,按每年的划片就读。我们周围有5所小学,每年一换。家里我运气最差,进了让姐弟们经常嘲笑的最差小学。当然,学校硬件虽差,但软件即老师似乎并不差,我的前三任班主任都是住在高尚地区的知识分子,有的还是民国女“遗老”呢。转至第7楼第 7 楼 lll306822 2017/9/10 7:57:40  的原帖:幼儿园的弄堂到底是思南路二小。那我倒不知。只是记得右侧有一条一米多宽的小弄堂,直通重庆南路。我们去澡间洗澡,都要穿过那条弄堂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8:18:50    跟帖回复:
    9
      呵呵,老夫父亲在外滩13号海关大楼上班,小时候经常去海关图书馆看书。 我大弟在《“魔都”最美书店“建投”最佳广告》里提到的海运大楼上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8:24:13    跟帖回复:
    10
    俺那一代人,根本不知道幼儿园门口往哪开,基本都是在街边玩大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8:48:55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9楼第 9 楼 东林余孽 2017/9/10 8:18:50  的原帖:  呵呵,老夫父亲在外滩13号海关大楼上班,小时候经常去海关图书馆看书。 我大弟在《“魔都”最美书店“建投”最佳广告》里提到的海运大楼上班。
    啊,你好,大哥!又“见面”了。幸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8:54:06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冬天拆棉被 2017/9/10 8:24:13  的原帖:俺那一代人,根本不知道幼儿园门口往哪开,基本都是在街边玩大的。是啊,正如我在本文中提到的我那“三星里”的邻居同龄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9:28:46    跟帖回复:
    13
    孙儿豆豆告诉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9:52:34    跟帖回复:
    14



    思南路幼儿园的两幢洋房的房型好像就是这样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10 9:56:55    跟帖回复:
    15



    楼底层的造型是这样的(第二次寻找思南路幼儿园原址时拍的照片)
    45045 次点击,179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12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在思南路幼儿园里的日子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