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还是共和好:臭汉脏唐宋不清;元迷糊明邋遢、清鼻涕
24466 次点击
79 个回复
dsbird 于 2017/9/28 8:10:1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潘恩参加过美国独立战争并起了主导作用,在法国大革命也起过作用,他出生于英国诺福克郡塞特福德一个基督教友会信徒的家庭,十三岁辍学后,做过裁缝·教师和税务官,1774年到北美后投入独立革命运动,历时十三年。在此期间,他担任过报刊编辑,格林将军的副官,大陆会议外交委员会秘书,宾夕法罗尼亚议会秘书等职务。他的主要贡献是他当时发表的争论对革命运动所起的推进作用。在美国独立战争结束后回到英国,他1791年在英国出版的《人权论》控告君主制,提倡民主代议制,他说所有世袭政府的本质都是暴政,不久英国就会因为自己到荷兰·汉诺威或不伦瑞尔去迎请一些人(指威廉三世和乔治一世)而发笑,那些人即不懂英国的法律和语言,也不了解它的权益,他们的本事连当教区警察都不够,而每年都要为之花上上百万的花费,如果政府可以托付给这些人,那必然是很简单和容易的事情,在英国的每一个城市和乡村都可以找到适合这个用途的人才。潘恩因此受到英国政府的控告,只得逃亡法国!

    托马斯·潘恩开创了代议制政府论的先河。潘恩在考察当时西方国家政体结构后,把政府划分为两类:一类是实行选举的代议制政府,称为共和国;另一类是世袭继承制政府,通称为君主政体或贵族政体。他指出,人类理想的政体是共和国。他认为,代议制和民主制结合起来,就能获得一种能够容纳和联合一切不同利益和不同大小领土与不同数量人口的、富有效力的政府体制。密尔则是代议制政府论的集大成者。密尔为代议制政府规划了几个主要特征:政府权力属于人民;人民定期选出代表组成议会;议会的职能是监督和控制政府;政府工作职责化;政府成员专业化等等。代议制政府论成为近代西方政治民主化理论的主流

    潘恩的无神论(更准确的说是自然神论)观点是他受到排斥的直接原因,但并非是深层次原因。如现在一些美国政论家所说:“潘恩的存在是恼人的,他提醒着那些美国领袖,当初美国革命所许诺的梦想并未完全兑现。”美国并未实现像英国工党理论家柯尔1937年在潘恩《人权论》的导言中所说的那样:“世界上哪一个国家能够这样说:我国的穷人都是幸福的;他们中间既无愚昧也无贫困;监狱里没有囚犯;街道上没有乞丐:老年人不愁衣食;捐税并不繁重;理性世界和我亲密,因为我和幸福亲密。一个国家能够说出这些话,就可以为它的宪法和政府自负了。”潘恩的思想有相当的前瞻性和乌托邦色彩,深为后来的林肯、爱迪生、罗素所推崇。

    “这是考验人们灵魂的时刻”,奥巴马在2009年的第一任就职演说中引用了潘恩《美国的危机》中的开篇句。

    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潘恩以《北美的危机》(The American Crisis)为题撰写了一系列文章,在推动了北美殖民地独立运动的同时,进一步表达与发展了自己的政治哲学思想。独立战争之后,潘恩极力为美国共和政体辩护,共和制能保障各阶层各个地域任何人平等参与公共生活,认为它是民主制与代议制相结合的完美典范。

    “天赋权利”和政府理论。

    “天赋权利”理论是潘恩政治法律思想体系的理论基础。潘恩认为,“天赋权利”就是“人在生存方面所具有的权利”,包括智能或者思想上的权利以及不妨害他人天赋权利而为个人谋求安乐的权利。而在“天赋权利”的基础上,则产生了“公民权利”,即“人作为社会成员所具有的权利”,并且是“与安全和保护有关的权利”。

    值得关注的是,潘恩对“人权”与“权力”作出了明确而清晰的界分。

    一方面,“人权”或者“天赋权利”是人与生俱来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因为人人生而平等,所以人的权利是平等的,并且是不可转让和不可消灭的。这也就意味着人的权利无法被任何个人(包括君王)独有或垄断。另一方面,权力是“由人的各种天赋权利集合而成的”,所以任何人均不得凭借或利用这种权力来侵犯别人的天赋权利。

    在西方政治哲学史上,潘恩的另外一个重大贡献是,最早在政治哲学范畴内将“社会”与“政府”加以区分。他认为,两者具有完全不同的起源。在自然状态下,个人凭自己的力量无法满足自身自然的与心理的需求,从而希望得到他人的帮助与慰籍。因此,这种客观的需求将人们组成了社会。对人类而言,社会是基于人的需求自然产生的,而人天生就是社会的动物。然而,政府则是由人类的邪恶所产生的:人们组成社会之后,便开始忽视相互的责任与情感而彼此侵害,致使个人的自然权利无从保障,故而需要建立某种形式的统治,以弥补人类在德行方面的缺陷,此时,政府便依据社会契约而产生了。

    简言之,潘恩认为,政府起源于人类在德行上的缺陷,而建立政府的目的在于保障自由与安全。据此推理,最优的政府应当是最能够保障人民的安全与自由的政府,但这仅仅是一种理论上的假设,而在现实中,如果某个政府建立之后,未能以保障人民的安全与自由为目的,又将如何?潘恩认为,经由社会契约而产生的政府完全基于人们的信托,人们可以赋予,也可以随时收回对政府的信任,重新组织值得信任的政府。他的政府理论对北美殖民地人民争取独立和追求自由的斗争产生了深远而现实的影响。  潘恩认为代议制能充分发现人才,它集中了社会的各个部分和整体利益所必须的知识,它使政府处于成熟状态,(而且配合两年和四年一次的选举轮流执政,使得人才能迅速流动,避免僵化和官僚主义。)共和制则为个人和各阶层和各群体以及各个大大小地方的公共利益而建立和工作的政府,自然会同代议制形式结合起来,它的目的是谋求普遍幸福。但是一旦特殊权利与报酬给予政府中的任何一个人,它就会变成各种腐败的中心!

    潘恩还提出了独特的宪政理念。他认为,“宪法是一种先于政府的东西,而政府只是宪法的产物”,并指出“一国的宪法不是其政府的决议,而是建立其政府的人民的决议”。政治民主改革的意义远远大于独立本身,

    潘恩认为当时美国宪法的一项重要改革是取消一切对个人宣誓效忠的誓言,在美国只对国家国民宣誓效忠。潘恩认为代议制政府的好处是必须以讲得通的道理向民众解释说清楚政府做的每一件事情。  “一把共和国的火炬,一切传奇中最伟大的人物”

    在民间的吟诵传唱之间,潘恩的《人的权利》不仅“使英国人睁开了眼睛”,而且“照亮了每一个人的灵魂”,在该书发表后的两年间销售了约20万册。这时,潘恩却因此受到英国政府当局的迫害,不得不于1792年9月逃亡法国。

    一生中参与了美法英三国革命(虽然英国的只能算是一场运动)、参与起草了美法两国早期纲领的托马斯潘恩,似乎在后世并没有享受应有的荣耀。在美国有杰斐逊纪念堂,有以亚当斯命名的图书馆,对于华盛顿,甚至有一座城市以他为名,但潘恩仅在新泽西有一个不起眼的纪念馆,而且即便这个纪念馆也是在1992年才由国会批准利用非官方资金兴建的。他的作用发挥得最早,他的“平反”来得最晚,这与他“准国父”的贡献似乎不太相称。不过以他的风格,对于身后享受的荣耀,他的回答也许也还是:“不要管我,再见。”

    潘恩认为应当废除死刑,因为死刑无论如何都是穷人被判处的多,并且认为代议制能够发现人才!

    1776年,也就是第二次大陆会议通过北美《独立宣言》。美利坚合众国正式成立的那年。有一本仅有50页的小册子可谓费城纸贵,在不到250万的殖民地里,据说这本小书竟然售出了50万册这本书就是《常识》(common ,Sense),而其作者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民主斗士——托马斯。潘恩(1737~1809)

    潘恩实在算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职业革命家,英法美三大资产阶级革命,均见到他矫健的身姿闪烁其间。

    他出生在英国诺福克郡,父亲是裁缝、由于家境贫寒、他只上过中学。青年时期当过教师、店员、税吏等,屡遭失业和饥饿的威胁。1765年潘恩在列易斯当税吏时就关心政治,1772年写了小册子《税吏事件》,描写英国税吏的苦恼。1774年4月,他因有“反政府”思想被免职。在旧世界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却不知用和种手段跑到伦敦说服了德高望重的本杰明·富兰克林,搞到封推荐信,同年10月,潘恩被作为契约奴来到美洲。在费城担任《宾夕法尼亚》杂志的编辑。

    当时,正值北美人民反英斗争风起云涌,但是,人们的君主制观念还根深蒂固、连华盛顿、富兰克林、亚当斯这些独立战争时期著名的政治家,都不明确提出美国独立。就在这样的形势下,天生叛逆的潘恩发表小册子《常识》。公开提出美国独立问题。小册子痛斥世袭君主的罪恶:“在上帝眼中,一个普通的诚实人要比从古到今所有加冕的坏蛋更有价值。”潘恩这篇文章,成了独立战争时期人民大众的教科书。

    潘恩宣称:热爱人类的人们,挺身向前来吧!自由在全世界受到追逐。亚洲和非洲将驱除,欧洲也将它视为异己,英国也已对它下了逐客令。接受这个逃亡者吧,及时为人类准备一个避难所吧。

    1776年8月,潘恩参加了大陆军宾夕法尼亚联队。他一面打仗,一面以《美国危机》为总标题,针对出现的各种问题,先后发表了13个小册子,借以鼓舞士气。

    “这是磨练人的灵魂的时候,能共享安乐,却不能患难与共的人们,在这场危机中将在为国服务的斗争中退缩,可现在能挺住的人,应受到所有人的热爱和感激。暴政同地狱一样不宜征服,但是,我们可以安慰自己:斗争越艰苦,得到的胜利越光荣;得到的胜利越顺手,得到的尊敬越渺小!”  

    华盛顿将军时不时就下令紧急集合全体展示,亲自向他们诵读这些血脉喷张的文章,1776年圣诞之夜,大陆军一鼓作气连夜渡河,在特仓战役中大获全胜。

    就像一位美国历史学家对他的评价----“除了马克思。潘恩是有史以来最好斗的一位小册子作家”

    1777年,潘恩被大陆会议任命为外交事务委员会秘书。他的主要任务是争取法国对北美殖民地的贷款和物质援助。后来由于潘恩揭露了美国驻法大使从法国援美经费中渔利的丑闻,遭到了大陆会议中大资产阶级当权者的反对。1779年初,潘恩被迫辞去这一职务。但是,潘恩继续为北美人民争取解放而斗争。1780年,在潘恩的积极推动下,宾夕尼亚州议会颁布了逐步解放黑奴的法案。

    “世界就是我的祖国。”“给我七年时间,我就会为欧洲每一个国家写一部《常识》。”1787年4月,潘恩回到欧洲,来往于法国与英国之间,但主要居住在英国(直至1792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后,他多次去巴黎,为法国大革命呐喊。他应邀参加了法国《人权宣言》的起草工作。为了保卫法国革命原则,批判英国一些反动分子的谬论,1792年,他撰写了《人的权利》一书,热情歌颂了法国人民攻打巴士底狱的革命行动,歌颂了巴黎人民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潘恩积极的革命活动,引起了英国政府的警觉和不安。1792年5月,英王宣布禁止出版、销售和传播《人的权利》一书;英国皇家法院还指控潘恩犯有“谋反罪”,决定于同年12月对他进行审讯。与此同时,法国人民对英国政府提出了强烈抗议。1792年8月,法国国民公会授予潘恩法国荣誉公民的称号,法国加莱地区选民还将他选为国民公会的代表,并派专人去英国将他接到法国居住。到达法国后,潘恩立即参加了国民公会的工作,国民公会又选他为制宪委员会9委员之一。

    在国民公会里,潘恩属于吉伦特派,反对以叛国罪判处国王路易十六死刑。因此,1793年12月,潘恩因同情吉伦特派而被捕。一直到1794年11月雅各宾派垮台才恢复自由。当时美国政府是可以通过外交途径把潘恩从法国的监狱里解救出来,但美国政府为了所谓的“中立”,认为不值得为了潘恩,与英国翻了脸。

    潘恩恢复自由之后,又不满法国热月党人的反动统治,谴责热月党人的某些反革命政策,并继续宣传激进的民主共和思想。垂暮之年,他在法国集中精力写了《理性时代》和《土地的正义》等著作。前者无情地揭露了宗教和教会的虚伪性,抨击了基督教的神学体系,后者建议改革资本主义制度,使它更能为广大劳动人民所接受。

    由于潘恩反对拿破仑的独裁统治和侵略战争,不愿与他共事,1802年,他重返阔别15年的美国。

    美国一些头面人物曾对潘恩许诺:“我们不会忘记你的价值。”然而现在潘恩到美国后,因他反对大私有制,宣传无神论,受到了联邦党人和反动教会的打击与迫害。

    他刚到美国不久,便公然反对为刚刚辞世的华盛顿树立雕塑一事,并作诗讥讽:

    把最冷最硬的石头采出矿坑

    无须加工

    他就是华盛顿。

    你若雕琢

    可留下粗陋的刀痕

    在他心窝镌刻----忘恩负义

    1806年,新罗彻尔的联邦官员甚至不承认潘恩为美国公民。

    潘恩被人遗弃了,甚至被人暗杀。1809年6月8日,病困中,潘恩在纽约与世长辞,终年72岁。潘恩葬在新罗彻尔,墓碑刻着他亲手写的字:“《常识》的作者托马斯·潘恩之墓。”

    他把那个年头能得罪的人类权势力量全都得罪完了,他从地上打到天上,横扫俗界国王后,又向灵王宣战。最后激起天怒人怨,自然落的个·遗骨飘零,死无葬身之地的悲惨下场。但他倡导的共和事业已经在全球盛开,占绝对优势!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8 8:24:42    跟帖回复:
       沙发
        美国为何强盛:底层上升渠道畅通且不效忠任何个人
        欧洲在二战后走向衰落主要的原因是官僚主义精英统治与时代需要格格不入,不能适应后资本主义后工业时代的迅速变化,导致经济停滞。法国中央集权的官僚体系与中国极为相似,好在通过民主选举有所改善,中国的问题比之更为严重,这导致那些掌管政权的人对社会很多需要改变的东西无动于衷,或者缺乏相应的知识,而有这方面知识的人却又不在决策范围之内,导致严重的官僚主义。法国是天主教占主导的国家,这些信徒相信绝对权威,导致法国在二战时期维希政府领导的法国有众多的支持者跟从法西斯德国。我国那种替天行道的皇帝专制主义以及普通民众对官僚的依赖也与此相似,导致官员的普遍不负责任和腐败问题。公民社会建设严重滞后,公民运动远非美国英国那么活跃。
       二战后的二十世纪!

        而英法这两个国家高等教育的严格挑选制度使接受高等教育的国民占国家不到1~2%的人接受高等教育,美国则超过5%的国民接受高等教育。并且英法这些国家接受精英教育的都是法国社会阶层金字塔的中上层中最优秀最聪明的孩子,他们的父母也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处境优越。

        这就意味着英法选择政治精英的模式与美国的模式是极为不同的,在英国和法国,公民们倾向于将政治和行政权授予那些具有超凡脱俗智力和成就的个人,而美国人则喜欢将权力赋予能代表民众具有中等智力和成就的普通人。因此对于英法来说对于一个未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人阶层的孩子来说上升到精英阶层是极为困难的,因此一下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法国和英国整个精英阶层,具体到其中的政治精英,他们与普通市民的需求和利益往往是脱节的。

        十九世纪托克维尔考察美国的选举制度时,发现美国人民在选举中将一等一流的人才排除在被选举的位置之外,美国政治生活诚然是最有价值的学校,但它是将最有才能的教师排除在外的学校,林肯的当选并不是他有很高的学历,他属于自学成才的,正是在他的律师生涯中,他热诚的为普通民众捍卫权利才得到人们的普遍认同,美国也正是通过选择这样中等智力的政治人才,使这些领导者觉得自己并非万能,凡是必须听取周围人的意见以及立法机构的意见,避免出现大的决策失误,至少在美国十九世纪盛行一时的家族主义在这种政治人才选举中很快就被淘汰了。更何况是二十世纪一个超级大国的出现,看过阿甘正传没有,美国人民并不认同过度聪明伶俐的人。

        瞎吹先人的法国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让拿破仑那位卑小的侄子侮辱了法国,普法战争法国彻底失败,德国走向强盛。一战二战更是如此,江山代有英雄出。

        美国历代总统逐渐摆脱了老子干的不错,儿子被认可选举上台的历史,即便是伟大的罗斯福总统,其后代也没有谁显赫过,唯一一次例外的就是小布什,在克林顿创造的一片经济繁荣景象中,对存在过于扩大金融能力造成的食利经济繁荣的巨大危害浑然无觉,好在美国的民主制度还能迅速纠偏。

        说句公道话,在苏联后斯大林时代,西方世界普遍认为,政治上统治苏联的领导精英估计有十万左右。这些人,都出身工人,农民,通过考试接受良好的教育,并在基层工作层层提拔上来,成为精英后,他们是不能把自己的身份传给下一代。他们的子女和家属虽然有比较好的工作但大部分都在知识界工作,高级精英的子弟都在艺术界,新闻业,外交部门和对外贸易行业。苏联精英每一代的空缺很大程度上是由出身工人或农民受过教育并层层爬上来的人所填补。我们的缔造者老人家在这方面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这是明显的一个社会不公的现象。即便在当时也是完全不符合社会主义性质的,因为我国是工农联盟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一个国家。苏联到现在的俄罗斯真正实现实质意义的直选是戈尔巴乔夫1987年的苏维埃代表的选举。其他都是受到操控的。现在热捧老人家的很多家庭在文革是受到残酷冲击的,但因为热捧老人家为自己的地位的合法性找到了法理基础,就如我国的宪法的缺陷一样,我们的政治生活的缺陷性显示于它的封建性。

        斯大林30年代末清洗了几乎所有的参加十月革命的老布尔什维克党员,仅仅留下几个象征性的在苏维埃,在残酷镇压大行其道的斯大林时代很难想象有真正信仰社会主义观念的人,

        苏联的人才原则与美国相似,但是苏联没有相应的民主制度保障这些精英不蜕变成权贵,从而导致苏联解体。  

        台湾转型时期由于夹杂着原国民党内部世家子弟的争斗封建传统浓厚,以及民进党的台独思维致使经济发展在威权时期要好于韩国到现在落后于韩国是有深刻的教训的,韩国在民主转型期间注意到家族经济的危害,严惩腐败致使卸任总统自杀,无疑震慑了经济发展中的封建腐败因素。台湾经济由于在两蒋时期吸取在大陆的教训,限制国营官僚企业的发展,鼓励民营私营中小企业发展虽然挺过了1997年金融风暴,但是政府的内斗腐败错过了经济转型比如创型品牌企业的建立,经济创新能力明显不如韩国,现在人均收入不如韩国。好在执政的国民党在市县一级的行政长官大部分是一般百姓出生,靠选举执政权力,还有改造的潜力。另外民进党如果抛弃台独思维,他们基本是百姓出生,社会发展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想起了唐吉珂德,当一个需要超凡脱俗的武士时代已经过去,商业资本社会的自由繁荣已经到来,而一心成为驰骋天下的武士是非常可笑的,卡扎菲是为威权人物,牛比轰轰,经得住千千万万技术人才制造的先进武器狂轰乱炸?什么时候一个国家的领导人物不牛了,这个国家的人们自由空间大了,国家也就走向了强盛之路.

        由于韩国的企业基本是家族企业,代表任何一个家族的政治代理人显然是无法当选国家领导人的,否则其他家族和普通民众绝对不同意,所以只能选平民出身的领导,而领导人的权力又很大,这些大型家族企业为了得到合同想尽办法贿赂领导人,导致几位总统的亲属都卷入腐败丑闻。面对政府的贪腐问题,韩国民众比起台湾百姓更为极端,比如这个拿贿赂的领导人不下台,游行队伍中有人自焚,甚至剖腹自杀死给你看,给社会造成巨大的压力,所以韩国政坛出现了非常有趣的现象。

        中国从隋代开始确立的科举制度,取消

        现在发表门阀门槛不论贵族官员均平等参与考试合格者步入仕途,这种科举制度是当今世界文官制度的起源,反映

        现在发表了机会平等的思想,科举制度是大量百姓出身的平民有机会伸展自己的才能。因此中国封建社会比欧洲要繁荣文明进步得多,但缺乏民主制度的根基,王朝政治照样衰败,直到近代沦为西方资本主义帝国的半殖民,其教训是极为深刻的。

        为什么现在官员财产公示那么困难号称自己比资本主义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基本都实现了这一制度?

        为什么中国是世界上奢侈品消耗最大的国家,这个国家富有吗?人均收入只有美国的五分之一,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一个国家还没有走向富裕,却以奢侈品世界消耗第一,说明贫富悬殊,这比老迈的欧洲问题还要严重。

        作为共和国军人应当反对身边腐败叛乱分子。    

        将自己的枪口对准那些复辟帝制封建权贵腐败叛乱分子。

        罗素在权威与个人这本书中认为美国和俄罗斯之所以强盛是因为这里的人民由原来忠于家族之主到忠于皇帝最后效忠整个民族,而不效忠任何个人,而且美国建国初就修改宪法:禁止契约效忠任何个人。所以美国是一个人人平等,敢于质疑权威和社会问题的社会,而且杜威也认为哲学的实质是一种批评!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8 13:05:29    跟帖回复:
       第 3
    !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8 18:15:08    跟帖回复:
       第 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9 7:58:35    android
       第 5
    转至第2楼第 2 楼 2017/9/28 8:24:42  的原帖:    美国为何强盛:底层上升渠道畅通且不效忠任何个人
        欧洲在二战后走向衰落主要的原因是官僚主义精英统治与时代需要格格不入,不能适应后资本主义后工业时代的迅速变化,导致经济停滞。法国中央集权的官僚体系与中国极为相似,好在通过民主选举有所改善,中国的问题比之更为严重,这导致那些掌管政权的人对社会很多需要改变的东西无动于衷,或者缺乏相应的知识,而有这方面知识的人却又不在决策范围之内,导致严重的官僚主义。法国是天主教占主导的国家,这些信徒相信绝对权威,导致法国在二战时期维希政府领导的法国有众多的支持者跟从法西斯德国。我国那种替天行道的皇帝专制主义以及普通民众对官僚的依赖也与此相似,导致官员的普遍不负责任和腐败问题。公民社会建设严重滞后,公民运动远非美国英国那么活跃。
       二战后的二十世纪!

        而英法这两个国家高等教育的严格挑选制度使接受高等教育的国民占国家不到1~2%的人接受高等教育,美国则超过5%的国民接受高等教育。并且英法这些国家接受精英教育的都是法国社会阶层金字塔的中上层中最优秀最聪明的孩子,他们的父母也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处境优越。

        这就意味着英法选择政治精英的模式与美国的模式是极为不同的,在英国和法国,公民们倾向于将政治和行政权授予那些具有超凡脱俗智力和成就的个人,而美国人则喜欢将权力赋予能代表民众具有中等智力和成就的普通人。因此对于英法来说对于一个未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人阶层的孩子来说上升到精英阶层是极为困难的,因此一下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法国和英国整个精英阶层,具体到其中的政治精英,他们与普通市民的需求和利益往往是脱节的。

        十九世纪托克维尔考察美国的选举制度时,发现美国人民在选举中将一等一流的人才排除在被选举的位置之外,美国政治生活诚然是最有价值的学校,但它是将最有才能的教师排除在外的学校,林肯的当选并不是他有很高的学历,他属于自学成才的,正是在他的律师生涯中,他热诚的为普通民众捍卫权利才得到人们的普遍认同,美国也正是通过选择这样中等智力的政治人才,使这些领导者觉得自己并非万能,凡是必须听取周围人的意见以及立法机构的意见,避免出现大的决策失误,至少在美国十九世纪盛行一时的家族主义在这种政治人才选举中很快就被淘汰了。更何况是二十世纪一个超级大国的出现,看过阿甘正传没有,美国人民并不认同过度聪明伶俐的人。

        瞎吹先人的法国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让拿破仑那位卑小的侄子侮辱了法国,普法战争法国彻底失败,德国走向强盛。一战二战更是如此,江山代有英雄出。

        美国历代总统逐渐摆脱了老子干的不错,儿子被认可选举上台的历史,即便是伟大的罗斯福总统,其后代也没有谁显赫过,唯一一次例外的就是小布什,在克林顿创造的一片经济繁荣景象中,对存在过于扩大金融能力造成的食利经济繁荣的巨大危害浑然无觉,好在美国的民主制度还能迅速纠偏。

        说句公道话,在苏联后斯大林时代,西方世界普遍认为,政治上统治苏联的领导精英估计有十万左右。这些人,都出身工人,农民,通过考试接受良好的教育,并在基层工作层层提拔上来,成为精英后,他们是不能把自己的身份传给下一代。他们的子女和家属虽然有比较好的工作但大部分都在知识界工作,高级精英的子弟都在艺术界,新闻业,外交部门和对外贸易行业。苏联精英每一代的空缺很大程度上是由出身工人或农民受过教育并层层爬上来的人所填补。我们的缔造者老人家在这方面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这是明显的一个社会不公的现象。即便在当时也是完全不符合社会主义性质的,因为我国是工农联盟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一个国家。苏联到现在的俄罗斯真正实现实质意义的直选是戈尔巴乔夫1987年的苏维埃代表的选举。其他都是受到操控的。现在热捧老人家的很多家庭在文革是受到残酷冲击的,但因为热捧老人家为自己的地位的合法性找到了法理基础,就如我国的宪法的缺陷一样,我们的政治生活的缺陷性显示于它的封建性。

        斯大林30年代末清洗了几乎所有的参加十月革命的老布尔什维克党员,仅仅留下几个象征性的在苏维埃,在残酷镇压大行其道的斯大林时代很难想象有真正信仰社会主义观念的人,

        苏联的人才原则与美国相似,但是苏联没有相应的民主制度保障这些精英不蜕变成权贵,从而导致苏联解体。  

        台湾转型时期由于夹杂着原国民党内部世家子弟的争斗封建传统浓厚,以及民进党的台独思维致使经济发展在威权时期要好于韩国到现在落后于韩国是有深刻的教训的,韩国在民主转型期间注意到家族经济的危害,严惩腐败致使卸任总统自杀,无疑震慑了经济发展中的封建腐败因素。台湾经济由于在两蒋时期吸取在大陆的教训,限制国营官僚企业的发展,鼓励民营私营中小企业发展虽然挺过了1997年金融风暴,但是政府的内斗腐败错过了经济转型比如创型品牌企业的建立,经济创新能力明显不如韩国,现在人均收入不如韩国。好在执政的国民党在市县一级的行政长官大部分是一般百姓出生,靠选举执政权力,还有改造的潜力。另外民进党如果抛弃台独思维,他们基本是百姓出生,社会发展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想起了唐吉珂德,当一个需要超凡脱俗的武士时代已经过去,商业资本社会的自由繁荣已经到来,而一心成为驰骋天下的武士是非常可笑的,卡扎菲是为威权人物,牛比轰轰,经得住千千万万技术人才制造的先进武器狂轰乱炸?什么时候一个国家的领导人物不牛了,这个国家的人们自由空间大了,国家也就走向了强盛之路.

        由于韩国的企业基本是家族企业,代表任何一个家族的政治代理人显然是无法当选国家领导人的,否则其他家族和普通民众绝对不同意,所以只能选平民出身的领导,而领导人的权力又很大,这些大型家族企业为了得到合同想尽办法贿赂领导人,导致几位总统的亲属都卷入腐败丑闻。面对政府的贪腐问题,韩国民众比起台湾百姓更为极端,比如这个拿贿赂的领导人不下台,游行队伍中有人自焚,甚至剖腹自杀死给你看,给社会造成巨大的压力,所以韩国政坛出现了非常有趣的现象。

        中国从隋代开始确立的科举制度,取消

        现在发表门阀门槛不论贵族官员均平等参与考试合格者步入仕途,这种科举制度是当今世界文官制度的起源,反映

        现在发表了机会平等的思想,科举制度是大量百姓出身的平民有机会伸展自己的才能。因此中国封建社会比欧洲要繁荣文明进步得多,但缺乏民主制度的根基,王朝政治照样衰败,直到近代沦为西方资本主义帝国的半殖民,其教训是极为深刻的。

        为什么现在官员财产公示那么困难号称自己比资本主义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基本都实现了这一制度?

        为什么中国是世界上奢侈品消耗最大的国家,这个国家富有吗?人均收入只有美国的五分之一,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一个国家还没有走向富裕,却以奢侈品世界消耗第一,说明贫富悬殊,这比老迈的欧洲问题还要严重。

        作为共和国军人应当反对身边腐败叛乱分子。    

        将自己的枪口对准那些复辟帝制封建权贵腐败叛乱分子。

        罗素在权威与个人这本书中认为美国和俄罗斯之所以强盛是因为这里的人民由原来忠于家族之主到忠于皇帝最后效忠整个民族,而不效忠任何个人,而且美国建国初就修改宪法:禁止契约效忠任何个人。所以美国是一个人人平等,敢于质疑权威和社会问题的社会,而且杜威也认为哲学的实质是一种批评!

    美国阶级已经固化,你却说上升通道通畅!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9 8:53:09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2楼第 2 楼 2017/9/28 8:24:42  的原帖:    美国为何强盛:底层上升渠道畅通且不效忠任何个人
        欧洲在二战后走向衰落主要的原因是官僚主义精英统治与时代需要格格不入,不能适应后资本主义后工业时代的迅速变化,导致经济停滞。法国中央集权的官僚体系与中国极为相似,好在通过民主选举有所改善,中国的问题比之更为严重,这导致那些掌管政权的人对社会很多需要改变的东西无动于衷,或者缺乏相应的知识,而有这方面知识的人却又不在决策范围之内,导致严重的官僚主义。法国是天主教占主导的国家,这些信徒相信绝对权威,导致法国在二战时期维希政府领导的法国有众多的支持者跟从法西斯德国。我国那种替天行道的皇帝专制主义以及普通民众对官僚的依赖也与此相似,导致官员的普遍不负责任和腐败问题。公民社会建设严重滞后,公民运动远非美国英国那么活跃。
       二战后的二十世纪!

        而英法这两个国家高等教育的严格挑选制度使接受高等教育的国民占国家不到1~2%的人接受高等教育,美国则超过5%的国民接受高等教育。并且英法这些国家接受精英教育的都是法国社会阶层金字塔的中上层中最优秀最聪明的孩子,他们的父母也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处境优越。

        这就意味着英法选择政治精英的模式与美国的模式是极为不同的,在英国和法国,公民们倾向于将政治和行政权授予那些具有超凡脱俗智力和成就的个人,而美国人则喜欢将权力赋予能代表民众具有中等智力和成就的普通人。因此对于英法来说对于一个未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人阶层的孩子来说上升到精英阶层是极为困难的,因此一下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法国和英国整个精英阶层,具体到其中的政治精英,他们与普通市民的需求和利益往往是脱节的。

        十九世纪托克维尔考察美国的选举制度时,发现美国人民在选举中将一等一流的人才排除在被选举的位置之外,美国政治生活诚然是最有价值的学校,但它是将最有才能的教师排除在外的学校,林肯的当选并不是他有很高的学历,他属于自学成才的,正是在他的律师生涯中,他热诚的为普通民众捍卫权利才得到人们的普遍认同,美国也正是通过选择这样中等智力的政治人才,使这些领导者觉得自己并非万能,凡是必须听取周围人的意见以及立法机构的意见,避免出现大的决策失误,至少在美国十九世纪盛行一时的家族主义在这种政治人才选举中很快就被淘汰了。更何况是二十世纪一个超级大国的出现,看过阿甘正传没有,美国人民并不认同过度聪明伶俐的人。

        瞎吹先人的法国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让拿破仑那位卑小的侄子侮辱了法国,普法战争法国彻底失败,德国走向强盛。一战二战更是如此,江山代有英雄出。

        美国历代总统逐渐摆脱了老子干的不错,儿子被认可选举上台的历史,即便是伟大的罗斯福总统,其后代也没有谁显赫过,唯一一次例外的就是小布什,在克林顿创造的一片经济繁荣景象中,对存在过于扩大金融能力造成的食利经济繁荣的巨大危害浑然无觉,好在美国的民主制度还能迅速纠偏。

        说句公道话,在苏联后斯大林时代,西方世界普遍认为,政治上统治苏联的领导精英估计有十万左右。这些人,都出身工人,农民,通过考试接受良好的教育,并在基层工作层层提拔上来,成为精英后,他们是不能把自己的身份传给下一代。他们的子女和家属虽然有比较好的工作但大部分都在知识界工作,高级精英的子弟都在艺术界,新闻业,外交部门和对外贸易行业。苏联精英每一代的空缺很大程度上是由出身工人或农民受过教育并层层爬上来的人所填补。我们的缔造者老人家在这方面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这是明显的一个社会不公的现象。即便在当时也是完全不符合社会主义性质的,因为我国是工农联盟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一个国家。苏联到现在的俄罗斯真正实现实质意义的直选是戈尔巴乔夫1987年的苏维埃代表的选举。其他都是受到操控的。现在热捧老人家的很多家庭在文革是受到残酷冲击的,但因为热捧老人家为自己的地位的合法性找到了法理基础,就如我国的宪法的缺陷一样,我们的政治生活的缺陷性显示于它的封建性。

        斯大林30年代末清洗了几乎所有的参加十月革命的老布尔什维克党员,仅仅留下几个象征性的在苏维埃,在残酷镇压大行其道的斯大林时代很难想象有真正信仰社会主义观念的人,

        苏联的人才原则与美国相似,但是苏联没有相应的民主制度保障这些精英不蜕变成权贵,从而导致苏联解体。  

        台湾转型时期由于夹杂着原国民党内部世家子弟的争斗封建传统浓厚,以及民进党的台独思维致使经济发展在威权时期要好于韩国到现在落后于韩国是有深刻的教训的,韩国在民主转型期间注意到家族经济的危害,严惩腐败致使卸任总统自杀,无疑震慑了经济发展中的封建腐败因素。台湾经济由于在两蒋时期吸取在大陆的教训,限制国营官僚企业的发展,鼓励民营私营中小企业发展虽然挺过了1997年金融风暴,但是政府的内斗腐败错过了经济转型比如创型品牌企业的建立,经济创新能力明显不如韩国,现在人均收入不如韩国。好在执政的国民党在市县一级的行政长官大部分是一般百姓出生,靠选举执政权力,还有改造的潜力。另外民进党如果抛弃台独思维,他们基本是百姓出生,社会发展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想起了唐吉珂德,当一个需要超凡脱俗的武士时代已经过去,商业资本社会的自由繁荣已经到来,而一心成为驰骋天下的武士是非常可笑的,卡扎菲是为威权人物,牛比轰轰,经得住千千万万技术人才制造的先进武器狂轰乱炸?什么时候一个国家的领导人物不牛了,这个国家的人们自由空间大了,国家也就走向了强盛之路.

        由于韩国的企业基本是家族企业,代表任何一个家族的政治代理人显然是无法当选国家领导人的,否则其他家族和普通民众绝对不同意,所以只能选平民出身的领导,而领导人的权力又很大,这些大型家族企业为了得到合同想尽办法贿赂领导人,导致几位总统的亲属都卷入腐败丑闻。面对政府的贪腐问题,韩国民众比起台湾百姓更为极端,比如这个拿贿赂的领导人不下台,游行队伍中有人自焚,甚至剖腹自杀死给你看,给社会造成巨大的压力,所以韩国政坛出现了非常有趣的现象。

        中国从隋代开始确立的科举制度,取消

        现在发表门阀门槛不论贵族官员均平等参与考试合格者步入仕途,这种科举制度是当今世界文官制度的起源,反映

        现在发表了机会平等的思想,科举制度是大量百姓出身的平民有机会伸展自己的才能。因此中国封建社会比欧洲要繁荣文明进步得多,但缺乏民主制度的根基,王朝政治照样衰败,直到近代沦为西方资本主义帝国的半殖民,其教训是极为深刻的。

        为什么现在官员财产公示那么困难号称自己比资本主义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基本都实现了这一制度?

        为什么中国是世界上奢侈品消耗最大的国家,这个国家富有吗?人均收入只有美国的五分之一,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一个国家还没有走向富裕,却以奢侈品世界消耗第一,说明贫富悬殊,这比老迈的欧洲问题还要严重。

        作为共和国军人应当反对身边腐败叛乱分子。    

        将自己的枪口对准那些复辟帝制封建权贵腐败叛乱分子。

        罗素在权威与个人这本书中认为美国和俄罗斯之所以强盛是因为这里的人民由原来忠于家族之主到忠于皇帝最后效忠整个民族,而不效忠任何个人,而且美国建国初就修改宪法:禁止契约效忠任何个人。所以美国是一个人人平等,敢于质疑权威和社会问题的社会,而且杜威也认为哲学的实质是一种批评!

    转至第5楼第 5 楼 S林sss 2017/9/29 7:58:35  的原帖: 美国阶级已经固化,你却说上升通道通畅!
    美国阶级并没有固化,否则亚裔的年收入不会高于白人!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9 11:18:26    跟帖回复:
    7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29 21:23:28    跟帖回复:
    8
    !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9/30 12:27:15    跟帖回复:
    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 20:19:58    android
    10
    转至第2楼第 2 楼 2017/9/28 8:24:42  的原帖:    美国为何强盛:底层上升渠道畅通且不效忠任何个人
        欧洲在二战后走向衰落主要的原因是官僚主义精英统治与时代需要格格不入,不能适应后资本主义后工业时代的迅速变化,导致经济停滞。法国中央集权的官僚体系与中国极为相似,好在通过民主选举有所改善,中国的问题比之更为严重,这导致那些掌管政权的人对社会很多需要改变的东西无动于衷,或者缺乏相应的知识,而有这方面知识的人却又不在决策范围之内,导致严重的官僚主义。法国是天主教占主导的国家,这些信徒相信绝对权威,导致法国在二战时期维希政府领导的法国有众多的支持者跟从法西斯德国。我国那种替天行道的皇帝专制主义以及普通民众对官僚的依赖也与此相似,导致官员的普遍不负责任和腐败问题。公民社会建设严重滞后,公民运动远非美国英国那么活跃。
       二战后的二十世纪!

        而英法这两个国家高等教育的严格挑选制度使接受高等教育的国民占国家不到1~2%的人接受高等教育,美国则超过5%的国民接受高等教育。并且英法这些国家接受精英教育的都是法国社会阶层金字塔的中上层中最优秀最聪明的孩子,他们的父母也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处境优越。

        这就意味着英法选择政治精英的模式与美国的模式是极为不同的,在英国和法国,公民们倾向于将政治和行政权授予那些具有超凡脱俗智力和成就的个人,而美国人则喜欢将权力赋予能代表民众具有中等智力和成就的普通人。因此对于英法来说对于一个未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人阶层的孩子来说上升到精英阶层是极为困难的,因此一下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法国和英国整个精英阶层,具体到其中的政治精英,他们与普通市民的需求和利益往往是脱节的。

        十九世纪托克维尔考察美国的选举制度时,发现美国人民在选举中将一等一流的人才排除在被选举的位置之外,美国政治生活诚然是最有价值的学校,但它是将最有才能的教师排除在外的学校,林肯的当选并不是他有很高的学历,他属于自学成才的,正是在他的律师生涯中,他热诚的为普通民众捍卫权利才得到人们的普遍认同,美国也正是通过选择这样中等智力的政治人才,使这些领导者觉得自己并非万能,凡是必须听取周围人的意见以及立法机构的意见,避免出现大的决策失误,至少在美国十九世纪盛行一时的家族主义在这种政治人才选举中很快就被淘汰了。更何况是二十世纪一个超级大国的出现,看过阿甘正传没有,美国人民并不认同过度聪明伶俐的人。

        瞎吹先人的法国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让拿破仑那位卑小的侄子侮辱了法国,普法战争法国彻底失败,德国走向强盛。一战二战更是如此,江山代有英雄出。

        美国历代总统逐渐摆脱了老子干的不错,儿子被认可选举上台的历史,即便是伟大的罗斯福总统,其后代也没有谁显赫过,唯一一次例外的就是小布什,在克林顿创造的一片经济繁荣景象中,对存在过于扩大金融能力造成的食利经济繁荣的巨大危害浑然无觉,好在美国的民主制度还能迅速纠偏。

        说句公道话,在苏联后斯大林时代,西方世界普遍认为,政治上统治苏联的领导精英估计有十万左右。这些人,都出身工人,农民,通过考试接受良好的教育,并在基层工作层层提拔上来,成为精英后,他们是不能把自己的身份传给下一代。他们的子女和家属虽然有比较好的工作但大部分都在知识界工作,高级精英的子弟都在艺术界,新闻业,外交部门和对外贸易行业。苏联精英每一代的空缺很大程度上是由出身工人或农民受过教育并层层爬上来的人所填补。我们的缔造者老人家在这方面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这是明显的一个社会不公的现象。即便在当时也是完全不符合社会主义性质的,因为我国是工农联盟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一个国家。苏联到现在的俄罗斯真正实现实质意义的直选是戈尔巴乔夫1987年的苏维埃代表的选举。其他都是受到操控的。现在热捧老人家的很多家庭在文革是受到残酷冲击的,但因为热捧老人家为自己的地位的合法性找到了法理基础,就如我国的宪法的缺陷一样,我们的政治生活的缺陷性显示于它的封建性。

        斯大林30年代末清洗了几乎所有的参加十月革命的老布尔什维克党员,仅仅留下几个象征性的在苏维埃,在残酷镇压大行其道的斯大林时代很难想象有真正信仰社会主义观念的人,

        苏联的人才原则与美国相似,但是苏联没有相应的民主制度保障这些精英不蜕变成权贵,从而导致苏联解体。  

        台湾转型时期由于夹杂着原国民党内部世家子弟的争斗封建传统浓厚,以及民进党的台独思维致使经济发展在威权时期要好于韩国到现在落后于韩国是有深刻的教训的,韩国在民主转型期间注意到家族经济的危害,严惩腐败致使卸任总统自杀,无疑震慑了经济发展中的封建腐败因素。台湾经济由于在两蒋时期吸取在大陆的教训,限制国营官僚企业的发展,鼓励民营私营中小企业发展虽然挺过了1997年金融风暴,但是政府的内斗腐败错过了经济转型比如创型品牌企业的建立,经济创新能力明显不如韩国,现在人均收入不如韩国。好在执政的国民党在市县一级的行政长官大部分是一般百姓出生,靠选举执政权力,还有改造的潜力。另外民进党如果抛弃台独思维,他们基本是百姓出生,社会发展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想起了唐吉珂德,当一个需要超凡脱俗的武士时代已经过去,商业资本社会的自由繁荣已经到来,而一心成为驰骋天下的武士是非常可笑的,卡扎菲是为威权人物,牛比轰轰,经得住千千万万技术人才制造的先进武器狂轰乱炸?什么时候一个国家的领导人物不牛了,这个国家的人们自由空间大了,国家也就走向了强盛之路.

        由于韩国的企业基本是家族企业,代表任何一个家族的政治代理人显然是无法当选国家领导人的,否则其他家族和普通民众绝对不同意,所以只能选平民出身的领导,而领导人的权力又很大,这些大型家族企业为了得到合同想尽办法贿赂领导人,导致几位总统的亲属都卷入腐败丑闻。面对政府的贪腐问题,韩国民众比起台湾百姓更为极端,比如这个拿贿赂的领导人不下台,游行队伍中有人自焚,甚至剖腹自杀死给你看,给社会造成巨大的压力,所以韩国政坛出现了非常有趣的现象。

        中国从隋代开始确立的科举制度,取消

        现在发表门阀门槛不论贵族官员均平等参与考试合格者步入仕途,这种科举制度是当今世界文官制度的起源,反映

        现在发表了机会平等的思想,科举制度是大量百姓出身的平民有机会伸展自己的才能。因此中国封建社会比欧洲要繁荣文明进步得多,但缺乏民主制度的根基,王朝政治照样衰败,直到近代沦为西方资本主义帝国的半殖民,其教训是极为深刻的。

        为什么现在官员财产公示那么困难号称自己比资本主义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基本都实现了这一制度?

        为什么中国是世界上奢侈品消耗最大的国家,这个国家富有吗?人均收入只有美国的五分之一,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一个国家还没有走向富裕,却以奢侈品世界消耗第一,说明贫富悬殊,这比老迈的欧洲问题还要严重。

        作为共和国军人应当反对身边腐败叛乱分子。    

        将自己的枪口对准那些复辟帝制封建权贵腐败叛乱分子。

        罗素在权威与个人这本书中认为美国和俄罗斯之所以强盛是因为这里的人民由原来忠于家族之主到忠于皇帝最后效忠整个民族,而不效忠任何个人,而且美国建国初就修改宪法:禁止契约效忠任何个人。所以美国是一个人人平等,敢于质疑权威和社会问题的社会,而且杜威也认为哲学的实质是一种批评!

    转至第5楼第 5 楼 S林sss 2017/9/29 7:58:35  的原帖: 美国阶级已经固化,你却说上升通道通畅!
    转至第6楼第 6 楼 2017/9/29 8:53:09  的原帖:美国阶级并没有固化,否则亚裔的年收入不会高于白人!
    亚裔?因为亚裔更努力学习!怎么不举个黑水白人的例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0:00:56    回复 10 楼:
    11
        既然不努力,何须怨天尤人?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7:57:17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cdr1945 2017/10/2 0:00:56  的原帖:    既然不努力,何须怨天尤人?培根,爱因斯坦还比尔盖茨这些历史巨人都没有从大学毕业,特殊时代能大学毕业就不错了。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9:02:41    跟帖回复:
    13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22:55:29    跟帖回复:
    14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3 12:44:18    跟帖回复:
    15
    !
    24466 次点击,79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还是共和好:臭汉脏唐宋不清;元迷糊明邋遢、清鼻涕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