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实名董刚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张元朝该胜诉这场民告官的官司吗?
8027 次点击
114 个回复
实名董刚 于 2017/10/2 12:13:4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以案说法
    改革开放的发动机是从鼓励人才流动、物资流动、资金流动(简称“三流”)开始启动的。

    1952年生人的张元朝改开初期就根据鼓励人才流动的政策,从原单位(山东木材厂)考取了一个事业单位。因原单位不同意而扣押张元朝的个人档案使之不能办理调动手续。在张元朝被迫采取自动离职后,单位对其做出了“除名”的决定。

    在社保改革后,张元朝一直个人缴纳养老保险。但是,到了60岁退休年龄的2012年办理退休手续时,被社保局告知:17年法定的“视同缴费年限”被清零了!只能按15年的实际缴纳年限领取养老金。对此,张元朝经过4年的上访,得到如下图片的回复:


    而我在现实中的一个朋友则认为“社保局对376和104号文件的解释是有道理的,符合逻辑和缴纳社会保费遇到的问题”,图片如下:

    为了避免这位现实中的朋友丢脸别丢到互联网上,我把以上图片中暴露朋友的昵称抹掉了。

    希望他或别人仍然认为“社保局对376和104号文件的解释是有道理的,符合逻辑和缴纳社会保费遇到的问题”的话,别做缩头乌龟地放马过来公开辩论一场如何?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2:33:42    跟帖回复:
       沙发
    抢楼抢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2:38:03    跟帖回复:
       第 3
    因以上图片文字看不清,又扩大文字后重新制作了一张如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3:20:38   
       第 4
    以我的理解376和104号文件不适用无业人员,文件所说的职工不包括在各地实行职工个人缴纳养老保险的时间没有重新就业的无业人员。
    楼主首先要对376和104号文件的适用群体进行认定?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0/2 14:04:58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4:04:14   
       第 5


    通过这个图解可以理解376和104号文件的适用。

    就是说文件所说的职工是就业职工,没有就业的不是职工,除非能证明是哪个单位的职工,而且这个单位认可是职工,并提供办理社保的手续。
    但是如果错过了办理社保的时间窗口,就是单位承认是职工也难办理?
    提供这种情形的法律援助措施。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 中的第一条,“第一条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不能补办导致其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争议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0/2 14:24:19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4:12:14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3楼第 3 楼 实名董刚 2017/10/2 12:38:03  的原帖:因以上图片文字看不清,又扩大文字后重新制作了一张如下:

    你的4个法律武器前3个也注明了“重新就业后”,第4个所说的除名职工溯及力问题,前三个“重新就业后”是“连续”、“合并”、“视为已缴”计算的前提。
    没有“重新就业”就谈不上“连续”、“合并”、“视为已缴”计算的适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4:20:10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4楼第 4 楼 科海拾贝 2017/10/2 13:20:38  的原帖:以我的理解376和104号文件不适用无业人员,文件所说的职工不包括在各地实行职工个人缴纳养老保险的时间没有重新就业的无业人员。
    楼主首先要对376和104号文件的适用群体进行认定?



    既然“不适用”“无业人员”,那么,社保局就不应该依这个文件为依据把张元朝的“视同缴费年限”做清零处理。所以,社保局清零的这个行政行为仍然是属于没有法律依据的错误和违法行为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应该懂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4:26:46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3楼第 3 楼 实名董刚 2017/10/2 12:38:03  的原帖:因以上图片文字看不清,又扩大文字后重新制作了一张如下:

    转至第6楼第 6 楼 科海拾贝 2017/10/2 14:12:14  的原帖:你的4个法律武器前3个也注明了“重新就业后”,第4个所说的除名职工溯及力问题,前三个“重新就业后”是“连续”、“合并”、“视为已缴”计算的前提。
    没有“重新就业”就谈不上“连续”、“合并”、“视为已缴”计算的适用。
    “视同缴费年限”属于独立的“法权”,与是否“重新就业”没有因果关系。不会因没有重新就业而丧失这个独立“法权”的——这个简单的道理,从我如下的文字中可以说明:

        改革开放的发动机是从鼓励人才流动、物资流动、资金流动(简称“三流”)开始启动的。我身边就有俩个1952年出生的人,当时响应“人才流动”的号召:一个因考取了一个事业单位而离开了原单位。另一个因响应当时“支援乡镇企业”的号召而离开原单位的。当他俩到了退休年龄办理退休时,被社保局告知;他俩法定的“视同缴费年限”被社保局做清零处理了——所以,大家如果百度“社保局视同缴费纠纷案”的话,就可以看到大量民告官的案例。如果进一步百度“民告官胜诉率”的话,还可以发现胜诉率太低了。

        胜诉率低的深层原因是官与民争利的结果。表层的原因是包括法官在内的当事人和代理人都没有从“法权”和“法律逻辑”的高度上对案件进行正本清源的思辨——关于这一点,在网络上浏览一下这类案例一地鸡毛般的那些辩词和判决中的那些弯弯绕的文字就是证明。

        如果从“法权”和“法律逻辑”的高度上审视那些案件的话,是非界限就非常明确而又简单了!简单到使人自然联想到习近平所说的“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专业知识,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的程度。

        首先,从社会主义“法权”这个概念上说:《宪法》“第四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国家发展为公民享受这些权利所需要的社会保险、社会救济和医疗卫生事业。”根据宪法这个规定,在《社会保险法》其中第十三条的具体规定是“国有企业、事业单位职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前,视同缴费年限期间应当缴纳的基本养老保险费由政府承担。”——有了这两个上位法的法律规定,对企业职工就构成了社会主义“老有所养”的基本国策了。同时,“视同缴费年限”也从以德治国的“应然性”变为依法治国的“实然性”了。因为“视同缴费年限”这个法权与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都属于一种政治权力,所以,在1953年1月26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实施细则修正草案》第42条的规定是“凡被剥夺政治权利者,其被剥夺政治权利期间,不作工龄计算。因反革命罪行而被剥夺政治权利者,其本企业工龄,应自恢复政治权利之日算起;因其他犯罪行为而被剥夺政治权利者,其被剥夺政治权利前与恢复政治权利后的本企业工龄,应合并计算。”

        哪些人具备这种“视同缴费年限法权”呢?因为社会发展是动态的(例如增加或减少一个部门或编制等情况),所以,《社会保险法》不可能作出面面俱到的具体规定。这类具体规定应该由国务院或国务院下属各个部委级单位作出。例如:对军龄作出“视同缴费年限法权”规定;对知青农龄作出“视同缴费年限法权”规定;对教师或乡村教师的教龄作出“视同缴费年限法权”规定等等。至今为止,还没发现任何一个部委级的文件对被单位除名、开除、自动离职等职工的“视同缴费年限法权”以抵触《宪法》和《社会保险法》为前提,做过剥夺性的规定!相反,在劳办发376号和104号这两个文件中,针对有些地方社保部门(广州市和河南劳动厅)想剥夺这个“法权”的请示报告,作了保护性的复函,从而维护了《宪法》和《社会保险法》这两个上位法的权威性。但是,有些胆大的地方社保部门却出台过这种剥夺性的文件规定。更多的社保部门则是采取无视104号文件中1和2“合并计算”的规定,也无视3中“溯及力”和“连续”两字的规定,断章取义地死死咬住“起始时间”这4个字,就剥夺了无数老年人“视同缴费年限”的法权!致使很多有几十年的“视同缴费年限”,也超过了退休年龄的老年人在一分钱养老金也没有的深渊中苦苦挣扎度日......

        从《立法法》的角度上说:任何一个低于《社会保险法》效力的法律法规和文件规定都无权剥夺这个“视同缴费年限法权”的。从“审议通过”来说:法律权威的排序应该是:全国人大人大常务委员会国务院部委省人大省政府市人大市政府。有些社保局以故意曲解劳办发104号文件而剥夺老年人法定法权的做法,之所以还能在“视同缴费”纠纷中胜诉,也是因为法院至少是没有坚持法律的“从上原则”的结果。实际上是明知社保局曲解劳办发104号文件而故意袒护的结果。曾经有一个市社保局退休干部向笔者透露:“我们社保局也知道剥夺视同缴费年限是违法的,所以,几次向市政府打报告要求纠正,但是,因为市里要节省财政开支,一直不批准呀”......

        再从法律逻辑的角度上说:因为世界上所有事物与事物之间的联系都存在“与”“或”“非”的基本逻辑关系,所以,从认识论上就出现了“逻辑”这个词,并在专门的教科书中有“逻辑方阵”的图示关系。反映到数字电路中,也就有了与、或、非的“门”电路。就连中国政法大学的公开课也有《法律逻辑与方法》这门课程。虽然我没有读过这门法律逻辑,但是,凭我对基本逻辑的功底和悟性,我能想象出那门课程会讲些什么内容?而且,我可以结合《立法法》以数字电路门与门之间与、或、非的逻辑关系为例,用图示的方法说明“视同缴费年限”的法律关系如下:

        例如:有这么一个竖长方形,该长方形的左端有诸如军人的“军龄”;教师的“教龄”;知青的“农龄”以及事业单位和国企职工的“工龄”等多个输入端。长方形的右端则是由《宪法》和《社会保险法》固定下来的“视同缴费年限法权”这一个输出端——在这个图示中,其“输入”与“输出”显然是一种“或”的法律关系:既输入端任何一端为“是”,其输出就为“是”。如果在输入端外加任何小于《社会保险法》效力为“非”的法律法规,其输出端仍然为“是”的属性是保持不变。即便假设《社会保险法》在体现“视同缴费年限法权”的国策中,只对事业单位作出“是”而对国企职工作出“非”的规定后,也会因触犯《宪法》而被修改的!何况,一个地方社保部门作出剥夺“视同缴费年限”的文件规定,即便通过了地方人大的审议,也是无权把“视同缴费年限法权”由“是”变为“非”的。

        因为任何法律条款制定前,首先是根据法理逻辑的应然性提起的,然后才变成法律上的实然性。所以,法官无论以事实为根据,还是依法律为准绳审理案件,都是离不开用逻辑思维对案件进行分析、推理和判断的。说白了就是:只要法官对案件进行思维,就是在用逻辑对案件进行分析推理和判断。只要理解了逻辑是研究思维规则的科学这个道理,就不会说出“法官是凭法律断案,而不是凭逻辑断案”的外行话了。那些只会机械式的用“法条”判案,而不会用“逻辑”判案的法官、法律专家和教授,必然最后只能落得被人戏称“叫兽”和“砖家”的地步。至于很多社保局在“精准扶贫”的大气候下,却以“精准致贫”的做法,使大量有几十年“视同缴费年限”的老人工龄被清零,使之陷入老无所养境地的问题,究竟属于什么问题呢?人们在“围观”的同时,还该做些什么呢?我所能做的就是在网络上发表我这篇文章,希望人们能关注这个老无所养的群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4:30:48   
    9
    转至第4楼第 4 楼 科海拾贝 2017/10/2 13:20:38  的原帖:以我的理解376和104号文件不适用无业人员,文件所说的职工不包括在各地实行职工个人缴纳养老保险的时间没有重新就业的无业人员。
    楼主首先要对376和104号文件的适用群体进行认定?



    转至第7楼第 7 楼 实名董刚 2017/10/2 14:20:10  的原帖:既然“不适用”“无业人员”,那么,社保局就不应该依这个文件为依据把张元朝的“视同缴费年限”做清零处理。所以,社保局清零的这个行政行为仍然是属于没有法律依据的错误和违法行为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应该懂吧?
    请看图解第一种情形,因为没有重新就业,除个人缴费外就没有视同缴费年限,法律依据请看你的4个法律武器,前三个也是这样规定的,这个一般人会看明白。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0/2 14:32:31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4:36:54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3楼第 3 楼 实名董刚 2017/10/2 12:38:03  的原帖:因以上图片文字看不清,又扩大文字后重新制作了一张如下:

    转至第6楼第 6 楼 科海拾贝 2017/10/2 14:12:14  的原帖:你的4个法律武器前3个也注明了“重新就业后”,第4个所说的除名职工溯及力问题,前三个“重新就业后”是“连续”、“合并”、“视为已缴”计算的前提。
    没有“重新就业”就谈不上“连续”、“合并”、“视为已缴”计算的适用。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实名董刚 2017/10/2 14:26:46  的原帖:“视同缴费年限”属于独立的“法权”,与是否“重新就业”没有因果关系。不会因没有重新就业而丧失这个独立“法权”的——这个简单的道理,从我如下的文字中可以说明:

        改革开放的发动机是从鼓励人才流动、物资流动、资金流动(简称“三流”)开始启动的。我身边就有俩个1952年出生的人,当时响应“人才流动”的号召:一个因考取了一个事业单位而离开了原单位。另一个因响应当时“支援乡镇企业”的号召而离开原单位的。当他俩到了退休年龄办理退休时,被社保局告知;他俩法定的“视同缴费年限”被社保局做清零处理了——所以,大家如果百度“社保局视同缴费纠纷案”的话,就可以看到大量民告官的案例。如果进一步百度“民告官胜诉率”的话,还可以发现胜诉率太低了。

        胜诉率低的深层原因是官与民争利的结果。表层的原因是包括法官在内的当事人和代理人都没有从“法权”和“法律逻辑”的高度上对案件进行正本清源的思辨——关于这一点,在网络上浏览一下这类案例一地鸡毛般的那些辩词和判决中的那些弯弯绕的文字就是证明。

        如果从“法权”和“法律逻辑”的高度上审视那些案件的话,是非界限就非常明确而又简单了!简单到使人自然联想到习近平所说的“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专业知识,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的程度。

        首先,从社会主义“法权”这个概念上说:《宪法》“第四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国家发展为公民享受这些权利所需要的社会保险、社会救济和医疗卫生事业。”根据宪法这个规定,在《社会保险法》其中第十三条的具体规定是“国有企业、事业单位职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前,视同缴费年限期间应当缴纳的基本养老保险费由政府承担。”——有了这两个上位法的法律规定,对企业职工就构成了社会主义“老有所养”的基本国策了。同时,“视同缴费年限”也从以德治国的“应然性”变为依法治国的“实然性”了。因为“视同缴费年限”这个法权与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都属于一种政治权力,所以,在1953年1月26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实施细则修正草案》第42条的规定是“凡被剥夺政治权利者,其被剥夺政治权利期间,不作工龄计算。因反革命罪行而被剥夺政治权利者,其本企业工龄,应自恢复政治权利之日算起;因其他犯罪行为而被剥夺政治权利者,其被剥夺政治权利前与恢复政治权利后的本企业工龄,应合并计算。”

        哪些人具备这种“视同缴费年限法权”呢?因为社会发展是动态的(例如增加或减少一个部门或编制等情况),所以,《社会保险法》不可能作出面面俱到的具体规定。这类具体规定应该由国务院或国务院下属各个部委级单位作出。例如:对军龄作出“视同缴费年限法权”规定;对知青农龄作出“视同缴费年限法权”规定;对教师或乡村教师的教龄作出“视同缴费年限法权”规定等等。至今为止,还没发现任何一个部委级的文件对被单位除名、开除、自动离职等职工的“视同缴费年限法权”以抵触《宪法》和《社会保险法》为前提,做过剥夺性的规定!相反,在劳办发376号和104号这两个文件中,针对有些地方社保部门(广州市和河南劳动厅)想剥夺这个“法权”的请示报告,作了保护性的复函,从而维护了《宪法》和《社会保险法》这两个上位法的权威性。但是,有些胆大的地方社保部门却出台过这种剥夺性的文件规定。更多的社保部门则是采取无视104号文件中1和2“合并计算”的规定,也无视3中“溯及力”和“连续”两字的规定,断章取义地死死咬住“起始时间”这4个字,就剥夺了无数老年人“视同缴费年限”的法权!致使很多有几十年的“视同缴费年限”,也超过了退休年龄的老年人在一分钱养老金也没有的深渊中苦苦挣扎度日......

        从《立法法》的角度上说:任何一个低于《社会保险法》效力的法律法规和文件规定都无权剥夺这个“视同缴费年限法权”的。从“审议通过”来说:法律权威的排序应该是:全国人大人大常务委员会国务院部委省人大省政府市人大市政府。有些社保局以故意曲解劳办发104号文件而剥夺老年人法定法权的做法,之所以还能在“视同缴费”纠纷中胜诉,也是因为法院至少是没有坚持法律的“从上原则”的结果。实际上是明知社保局曲解劳办发104号文件而故意袒护的结果。曾经有一个市社保局退休干部向笔者透露:“我们社保局也知道剥夺视同缴费年限是违法的,所以,几次向市政府打报告要求纠正,但是,因为市里要节省财政开支,一直不批准呀”......

        再从法律逻辑的角度上说:因为世界上所有事物与事物之间的联系都存在“与”“或”“非”的基本逻辑关系,所以,从认识论上就出现了“逻辑”这个词,并在专门的教科书中有“逻辑方阵”的图示关系。反映到数字电路中,也就有了与、或、非的“门”电路。就连中国政法大学的公开课也有《法律逻辑与方法》这门课程。虽然我没有读过这门法律逻辑,但是,凭我对基本逻辑的功底和悟性,我能想象出那门课程会讲些什么内容?而且,我可以结合《立法法》以数字电路门与门之间与、或、非的逻辑关系为例,用图示的方法说明“视同缴费年限”的法律关系如下:

        例如:有这么一个竖长方形,该长方形的左端有诸如军人的“军龄”;教师的“教龄”;知青的“农龄”以及事业单位和国企职工的“工龄”等多个输入端。长方形的右端则是由《宪法》和《社会保险法》固定下来的“视同缴费年限法权”这一个输出端——在这个图示中,其“输入”与“输出”显然是一种“或”的法律关系:既输入端任何一端为“是”,其输出就为“是”。如果在输入端外加任何小于《社会保险法》效力为“非”的法律法规,其输出端仍然为“是”的属性是保持不变。即便假设《社会保险法》在体现“视同缴费年限法权”的国策中,只对事业单位作出“是”而对国企职工作出“非”的规定后,也会因触犯《宪法》而被修改的!何况,一个地方社保部门作出剥夺“视同缴费年限”的文件规定,即便通过了地方人大的审议,也是无权把“视同缴费年限法权”由“是”变为“非”的。

        因为任何法律条款制定前,首先是根据法理逻辑的应然性提起的,然后才变成法律上的实然性。所以,法官无论以事实为根据,还是依法律为准绳审理案件,都是离不开用逻辑思维对案件进行分析、推理和判断的。说白了就是:只要法官对案件进行思维,就是在用逻辑对案件进行分析推理和判断。只要理解了逻辑是研究思维规则的科学这个道理,就不会说出“法官是凭法律断案,而不是凭逻辑断案”的外行话了。那些只会机械式的用“法条”判案,而不会用“逻辑”判案的法官、法律专家和教授,必然最后只能落得被人戏称“叫兽”和“砖家”的地步。至于很多社保局在“精准扶贫”的大气候下,却以“精准致贫”的做法,使大量有几十年“视同缴费年限”的老人工龄被清零,使之陷入老无所养境地的问题,究竟属于什么问题呢?人们在“围观”的同时,还该做些什么呢?我所能做的就是在网络上发表我这篇文章,希望人们能关注这个老无所养的群体。

        你提出的问题在你自己引用的法律武器中说的十分清楚?为何不能视为已缴?因为没有重新就业?法律依据请看你的4个法律武器,前三个也是这样规定的,这个一般人会看明白。如果连自己引用的法律规定都否认效力,不再辩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4:41:49    跟帖回复:
    11
        为了不让超过了退休年龄的老年人在一分钱养老金也没有的深渊中苦苦挣扎度日......请有关部门修改法规,解决这些老年人的当务之急。希望人们能关注这个老无所养的群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4:51:35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4楼第 4 楼 科海拾贝 2017/10/2 13:20:38  的原帖:以我的理解376和104号文件不适用无业人员,文件所说的职工不包括在各地实行职工个人缴纳养老保险的时间没有重新就业的无业人员。
    楼主首先要对376和104号文件的适用群体进行认定?



    转至第7楼第 7 楼 实名董刚 2017/10/2 14:20:10  的原帖:既然“不适用”“无业人员”,那么,社保局就不应该依这个文件为依据把张元朝的“视同缴费年限”做清零处理。所以,社保局清零的这个行政行为仍然是属于没有法律依据的错误和违法行为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应该懂吧?
    因为张某没有视为已缴的年限?依据你的四个法律武器前三个的规定当然要清零了?    
    你提出的问题在你自己引用的法律武器中说的十分清楚?为何不能视为已缴?因为没有重新就业?法律依据请看你的4个法律武器,前三个也是这样规定的,这个一般人会看明白。如果连自己引用的法律规定都否认效力,不再辩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4:55:13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5楼第 5 楼 科海拾贝 2017/10/2 14:04:14  的原帖:

    通过这个图解可以理解376和104号文件的适用。

    就是说文件所说的职工是就业职工,没有就业的不是职工,除非能证明是哪个单位的职工,而且这个单位认可是职工,并提供办理社保的手续。
    但是如果错过了办理社保的时间窗口,就是单位承认是职工也难办理?
    提供这种情形的法律援助措施。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 中的第一条,“第一条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不能补办导致其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争议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如果以X表示“视同缴费年限”,以Y表示“实际缴费年限”,以Z表示“领取退休金数额”的话,那么,根据X+Y=Z的现行退休基本政策。我们代入具体的数字后有如下两种情形:

    第一种X+Y=Z的情形:“20年视同缴费年限”+“20年实际缴费年限”=“40年领取退休金数额”

    第二种X+Y=Y的情形:“20年视同缴费年限”+“20年实际缴费年限”=“20年领取退休金数额”

    你用以上的图解和文字是想说明第二种X+Y=Y的情形是合理合法的吗?——请正面回答我的这问题如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5:00:10    跟帖回复:
    14
    所以我认为“社保局对376和104号文件的解释是有道理的,符合376和104号文件精神和缴纳社会保费遇到的实际问题”,376和104号文件不适用没有重新就业的无业人员。理由如上。关于围绕376和104号文件的适用问题就此结束辩论,不再过多解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 15:05:49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5楼第 5 楼 科海拾贝 2017/10/2 14:04:14  的原帖:

    通过这个图解可以理解376和104号文件的适用。

    就是说文件所说的职工是就业职工,没有就业的不是职工,除非能证明是哪个单位的职工,而且这个单位认可是职工,并提供办理社保的手续。
    但是如果错过了办理社保的时间窗口,就是单位承认是职工也难办理?
    提供这种情形的法律援助措施。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 中的第一条,“第一条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不能补办导致其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争议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实名董刚 2017/10/2 14:55:13  的原帖:如果以X表示“视同缴费年限”,以Y表示“实际缴费年限”,以Z表示“领取退休金数额”的话,那么,根据X+Y=Z的现行退休基本政策。我们代入具体的数字后有如下两种情形:

    第一种X+Y=Z的情形:“20年视同缴费年限”+“20年实际缴费年限”=“40年领取退休金数额”

    第二种X+Y=Y的情形:“20年视同缴费年限”+“20年实际缴费年限”=“20年领取退休金数额”

    你用以上的图解和文字是想说明第二种X+Y=Y的情形是合理合法的吗?——请正面回答我的这问题如何?
    如果你不涉及“重新就业”这个关键法律规定,全是对牛弹琴?
    请问:没有就业谈何职工?不是职工谈何视为已缴?
    请问谁认可你那“20年视为已缴”?请拿出法律规定?
    8027 次点击,114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张元朝该胜诉这场民告官的官司吗?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