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自由战争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让我们来了解一下中土世界到底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
1471 次点击
1 个回复
自由战争 于 2017/10/12 7:18:5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导语:《精灵宝钻》是托尔金先生的儿子对其生前未出版书稿进行编纂、整理之后形成的书籍,这些文稿与《魔戒》三部曲、《霍比特人》一样,都属于中土世界的传说,记叙了中土世界第一纪元的故事,在《中土世界:战争之影》发售之际,让我们来了解一下,中土世界到底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

    麦教授之前在“混核理论”中也讲过这个故事,但是为了照顾编年史的篇幅和长度,麦教授无法兼顾一些细节,这一篇算是一个详细的补充版本。

    Episode 0 : 创世录——爱努的大乐章

    始有一如(Eru),“独一之神”,其名在阿尔达(Arda)为伊露维塔(Ilúvatar)。

    正如书中第一句话所说,在一切的起源之前,只有唯一的神——伊露维塔。

    她用不灭之火( Flame Imperishable, 伊露维塔独有的创世之力,又称秘火,Secret Fire)创造了众爱努(Ainu, Ainur),即“神圣者”。

    这些爱努是她意念的产物,在万物创造之前就与她同在,类似于基督教神话中的天使。

    伊露维塔对他们说话,并教给了他们一首乐曲的主题(一支乐曲的核心部分,古典乐中通常是指在开头出现,且在乐曲不同部分不断重复与变奏的一段核心旋律)。

    伊露维塔给出的主题中蕴含着她的启示、智慧和意念。爱努们依照这乐章的主题对伊露维塔歌唱,伊露维塔便心生欢喜。

    但是伊露维塔创造众爱努的意念各不相同,因而每位爱努起初只能理解伊露维塔意念中孕育出他们各自的那一片段。所以众爱努对伊露维塔所提点的主题各有领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只能根据自己的理解独唱歌曲。

    慢慢的,爱努们在倾听同胞手足歌唱的过程中,开始相互了解,于是在独唱过程中,间或出现了几位同唱。爱努们通过同唱不断加深感悟,得以缓慢的成长,随着不断地倾听,同唱也越来越和谐一致。

    

    于是伊露维塔召集所有的爱努,向他们宣布了一个比以往所有乐曲都更加伟大玄妙的主题,其初始的荣光与终焉的壮丽令爱努们大为惊奇,他们对伊露维塔躬身致敬,久久无言。这个主题就是后来的中土世界。

    伊露维塔令爱努们和声共唱这一宏大乐章,并让他们根据自己的意愿,发挥各自的才能,使这乐章更加丰富美丽。

    于是众爱努们开始歌唱,美妙的歌声超出了语言所能描绘的极限,声音在广袤的空间中久久不绝,到达了极远与极深之处。乐曲与回声甚至流进了“空虚之境”(The Void, 没有伊露维塔和不灭之火的地方),虚空遂不再空无一物。

    伊露维塔静坐着倾听这爱努们的乐章,起初听来一切都完美无瑕,但随着主题的发展。一位名叫米尔寇( Melkor) 的爱努想把自己想象出来的事物织入乐曲中。这件事本来无可厚非,众爱努都在极尽所能使乐曲更加美妙动听。但是米尔寇不同,他希望把他想象出的、与伊露维塔主题不和谐的事物添加进去,为自己所唱的部分增加力量和光彩。

    米尔寇是众爱努中能力最强,知识最丰富的一位,其他爱努们拥有的天赋和才能,他多少都会一些。他常常进入空虚之境寻找不灭之火,因为他心中那股想要越过伊露维塔独自创造事物的欲望越来越强,所以他进入造物主伊露维塔不在的空虚之境,想要寻找能够创世的不灭之火,在空虚之境中制作完全由他所造的世界。

    但是不灭之火与伊露维塔同在,他无法在空虚之境中找到不灭之火,于是他的心中开始生出烦闷与厌恶,并酝酿出许多和同胞不一致的念头。

    如今,他将这些念头与情绪织入了他负责吟唱的乐章之中,不和谐的音符立刻在他身边传开,他附近的爱努思路被打断,乐曲也渐渐变得杂乱无章,爱努们变得沮丧和伤心。

    有的爱努为了乐曲和谐,甚至放弃了原有的想法,开始配合起米尔寇的音乐,于是不和谐之声逐渐蔓延,直到那狂乱的声音像风暴一样渐渐靠近了伊露维塔的宝座。

    于是伊露维塔起身,她举起左手,一个崭新的主题在嘈杂的乐声中浮现,与之前的主题不同,这个主题富有力量,使整个乐曲再度和谐,并有了新的美感。

    

    但是米尔寇还不罢休,继续用呼啸高涨的声音与这个新主题纠缠,于是乐声再次变得冲突,狂暴更甚之前,许多爱努甚至惊讶地停止了歌唱。

    于是伊露维塔再度起身,她神情凝重,举起右手,第三个主题在混乱中产生。这第三个主题与前两个又不相同,它虽然听起来温柔甜美,却无法被压制、扑灭。

    此时伊露维塔座前好似同时演奏着两首歌曲,一首深沉、优美、糅合了哀伤,另一首喧闹、嘈杂、混乱不堪,企图以音量压制另一首乐曲。

    这场冲突使得伊露维塔的殿堂都为之动摇,伊露维塔第三次站起身,面容令人望而生畏,她高举双手,一股高于苍穹、深过深渊的主题骤出,大乐章戛然而止。

    

    伊露维塔告诉爱努们,虽然他们已经拥有高超的天赋和才能,但他们所唱的事物,伊露维塔都会将其具现化。她告诉米尔寇,所有主题的终极之源都在于她,擅自更改乐曲者将被证明不过是伊露维塔手中的器具,用来创造更美好的事物。

    米尔寇闻言恼羞成怒,伊露维塔起身,众爱努跟随她进入空虚之境。

    伊露维塔在空虚之境中向他们展示了刚才他们所唱的乐曲——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个世界以球体的形式存在于空虚之境中央,却又不属于空虚之境。就在他们赞叹的时候,这个世界开始放映自己的历史,如同一个活物不断成长,又如同一出戏剧不断上演。(伊露维塔现在只是把中土世界的过去与未来像放电影一样展示给爱努们,并没有真正创造出中土,爱努们所观看的景象被托尔金称为“创世戏剧”。)

    伊露维塔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中的每一个事物,都是爱努们刚才所演唱的乐曲形成的,有些爱努也从中认出了自己的乐曲所构想的部分。

    然后伊露维塔向爱努们讲述了许多有关这个新世界的事,包括它的未来和终结,爱努们将其牢记在心。

    然而,即便这个世界是众爱努的乐曲和伊露维塔的主题所创造,但伊露维塔并没有将自己的全部构思告诉他们,在接下来的每个纪元里,世界中都会诞生未曾预知的新事物。

    

    所以他们在观看新世界的成长时,发现了他们之前并没想到的事物,那就是“伊露维塔的儿女”,而爱努们创作乐章的过程,正是在为这群儿女准备居所。这些儿女是伊露维塔独自思考出来的,不在她最初给出的大乐章主题之中,因而爱努们没有见过他们。

    但是当爱努们看着这些与自己迥异、却又来自伊露维塔的儿女时,他们看到了自身乐曲之外的智慧,这是伊露维塔不曾展示给他们的。

    “伊露维塔的儿女”就是精灵与人类,首先诞生的将是“首生儿女”精灵,然后是“后来儿女”人类。

    爱努们看着这美丽的世界和未曾见过的伊露维塔的儿女,不由心向往之,想要进入那崭新的世界中。这其中尤以米尔寇最甚,他假装想要去为精灵和人类布置完美的居所,实际上想让伊露维塔的儿女都臣服于他的意志。

    就在爱努们欣喜的交谈时,伊露维塔将这还未结束的景象取走了,周围顿时陷入了黑暗。原来爱努们看到的一切只是一个预演,一种构思,而且阿尔达的历史还未全部上演完毕就被伊露维塔取走,爱努们只能看到精灵们式微、人类兴起的时刻,在这之后的纪元以及阿尔达的终结,他们也无法知晓。

    伊露维塔召唤众爱努,将不灭之火送进虚空之境,新世界就此诞生,伊露维塔将这个世界称为一亚(Eä,精灵语中意为“存在”)。精灵们称其为阿尔达,凡是愿意降入新世界的爱努,都可进去,将自己的乐章变成真实的事物。

    这样一来,有些爱努留在了伊露维塔身边,住在新世界的边界之外,其他爱努都进入到了阿尔达中,但是进入阿尔达的爱努需遵守一个约定,那就是他们的力量将受到阿尔达的束缚和牵制,在整个世界终结之前,他们都无法提前退出阿尔达,所以,他们和新世界共享生命,融为一体。

    

    于是精灵们将进入阿尔达的爱努成为“维拉(Vala)”,即“维系宇宙之力”。(宇宙指阿尔达。)

    但是当爱努们,或者说维拉们,进入阿尔达后,所见只有一片濯濯童山,万物待兴,混沌不分。因为大乐章只是一种预演和构思,剩下的都要靠维拉们自己的力量来完成。

    于是漫长的时间里,他们在这片原始的土地上构建自己乐曲中所吟唱的美好事物,直到伊露维塔的儿女们即将诞生。

    维拉们进入阿尔达时,依据之前所见的精灵与人类的模样,给自己塑造了肉身的形体,只不过光彩要比人类和精灵夺目得多。他们本不用形体,形体对于他们,就如同衣服对于人类一样。

    他们根据自己的不同性格,为自己取了不同性别的肉身。取了女性性别的维拉被称为维丽(Valie)。米尔寇看见维拉们把大地塑造得秩序井然,还取了俊美的肉体,于是愈发嫉妒,心里的愤怒使他给自己所取的肉体黑暗又可怖。他到处破坏维拉们所创造的事物,甚至比其他所有维拉都要强大,于是维拉们和米尔寇之间爆发了战争。

    在描述这场大战之前,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中土世界有哪些维拉和维丽。

    Episode 1:维拉本纪

    维拉

    尊为神君的维拉有7位,尊为女神的维丽也有7位。

    其中7位神君按力量大小的排序分别是:曼威、乌欧牟、奥力、欧洛米、曼督斯、罗瑞恩、托卡斯;

    7位女神分别是:瓦尔妲、雅凡娜、涅娜、埃丝缇、薇瑞、瓦娜、奈莎。

    而米尔寇的名字在大地上已不被提起。

    这些维拉和维丽就是阿尔达世界的诸神,他们有着各自不同的能力与职务,这其中——

    万王之首、风与气之维拉——曼威:与米尔寇出自伊露维塔同一意念的兄弟,米尔寇本身是最强大的爱努,但是曼威与伊露维塔最亲近,被指定为万王之首,是阿尔达中的神王。曼威掌管阿尔达的风和气息,甚至远达“阿尔达之面纱”(Veil of Arda,阿尔达的大气层)的气流都被他掌控,强壮、飞行迅速的鸟儿也听从曼威的命令。

    星辰之后、星光维丽——瓦尔妲(Valda):与曼威同居的王后,美丽远超精灵和人类的语言所能描绘,掌管阿尔达中的光,在爱努大乐章时就反对米尔寇,是米尔寇最害怕的爱努。瓦尔妲与曼威形影不离,居住在维林诺(Valinor)的至高之山塔尼魁提尔(Taniquetil)上,他们的宫殿坐落在塔尼魁提尔终年积雪的最高峰——欧幽洛雪(Oiolossë)。

    当曼威在王座上眺望远方时,如果瓦尔妲在他身边,他就能看穿迷雾,看的比任何人都远;若曼威在瓦尔妲身边,瓦尔妲也可以听见一切。深受精灵爱戴的瓦尔妲被精灵们称为“埃尔贝瑞丝”。

    水之维拉——乌欧牟:乌欧牟掌管着阿尔达的所有水,力量仅次于曼威,是曼威的至交好友。维林诺建成之后,几乎不去参加众维拉的会议。乌欧牟不喜欢在大地上行走,也很少像其他维拉一样给自己塑造肉体,他出没时气势惊人,如同海啸踏上海岸,他戴着泡沫装点的暗色盔冠,身披光亮变换的鳞甲。

    乌欧牟深爱着人类和精灵,在其他维拉对他们发怒时也未曾离弃。他经常前往中洲海滨,用白贝壳制成的大号角乌鲁慕瑞(Ulumuri)吹奏乐曲,凡是听到乐曲者,都无法再摆脱对大海的向往。

    大地维拉——奥力:力量仅次于乌欧牟的维拉,掌管所有锻造了阿尔达的物质。是锻造、工匠之神,也是塑造阿尔达时最忙碌的维拉。因为能力与米尔寇最相近,所以最遭米尔寇嫉妒。

    大地之后、生命之维丽——雅凡娜(Yavanna):“赐予果实者”,奥力的妻子,是诸维丽中地位仅次于瓦尔妲的女神,她身穿绿色长袍,掌管阿尔达大地上的植物和生命。埃尔达语别名叫做凯门塔瑞(Kementari)。

    命运仲裁者、亡者的维拉——曼督斯(Mandos):曼督斯本名叫作纳牟(Namo),曼督斯是他居所的名称。曼督斯执掌亡者的殿堂,除非伊露维塔亲自裁决事物的命运,否则他通晓万事的未来。他只回应曼威的命令,下达他的仲裁和判决。

    岁月编织者、纺织之维丽——薇瑞(Vaire):曼督斯的妻子,纺织女神。她将时间之内的万事万物都织成故事的网,随着曼督斯的宫殿不断扩增,薇瑞的织锦也挂满其中。

    梦境之维拉——罗瑞恩(Lorien):曼督斯的弟弟,原名伊尔牟(Irmo),罗瑞恩同样是他居所的名字。他是想象与梦境的主宰,他的领地罗瑞恩是世间最美的地方。

    医疗之维丽——埃丝缇(Este):罗瑞恩的妻子,能够医治一切创伤,赠众生以安眠。

    悲伤之维丽——涅娜(Nienna):曼督斯与罗瑞恩的妹妹,悲伤的维丽,时常为阿尔达所哭泣,很少前往众神的居所——维利玛城,而是独自居住在世界的西之边缘。常去她哥哥曼督斯的殿堂,所有的亡灵都向她哭泣,因为她的悲伤能够让人学会怜悯,习得智慧。

    力量之维拉——托卡斯(Tulkas):最后一位降入阿尔达的神灵,他在阿尔达之外发现米尔寇对众维拉发动了战争,于是强大的他前来助维拉们一臂之力,面对他的怒火与大笑,米尔寇落荒而逃。此后他留在了阿尔达,成为了维拉之一。

    舞蹈之维丽——奈莎(Nessa):狩猎维拉欧洛米的妹妹,托卡斯的妻子。她最喜欢林间雀跃的鹿,她在旷野中奔跑时,群鹿就巧地跟在她身后,她最喜欢舞蹈,常常在众神之城维利玛的草地上起舞。

    狩猎之维拉——欧洛米(Orome):欧洛米虽然不如托卡斯强壮,发起怒来却比一直豪爽大笑的托卡斯更可怕,他热爱中洲大地,最后一个离开中洲移居维林诺,他是狩猎与号角的主宰。

    青春女神、花之维丽——瓦娜(Vana):雅凡娜的妹妹,青春永驻的女神,也是欧洛米的妻子。她行经之处百花萌发,鸟儿欢唱迎接。

    迈雅

    迈雅(Maia)是与爱努同属一类,但等级次于爱努的神灵,在进入阿尔达之后,他们是维拉的仆从和助手。他们的数量不详,说得上名号的也不多,包括这么几位——

    伊尔玛瑞(Ilmare):瓦尔妲的侍女。

    埃昂威(Eonwe):曼威的掌旗官与传令官。

    欧西(Osse):乌欧牟的仆人,主宰大陆附近的诸海,喜欢风暴,是巨浪与海啸的掌管者。因为性情狂野,曾经背叛乌欧牟侍奉米尔寇,因为米尔寇可以让他自由地掀起狂风巨浪。

    乌妮(Uinen):诸海之后,欧西的妻子,主管风平浪静的美好海水,只有她能约束狂野的欧西。在欧西背叛乌欧牟之后,她应奥力的请求,约束了欧西,将他带回乌欧牟面前领罪。乌欧牟宽恕了欧西,从此欧西便一直忠诚于乌欧牟。

    美丽安(Melian):瓦娜与埃丝缇的仆人,夜莺总是围着她歌唱。

    欧罗林(Olorin):迈雅中最有智慧者,住在罗瑞恩,经常去涅娜的住所,倾听她的哭泣和悲伤,并在她那里学到了怜悯和耐心。欧罗林就是大家熟知的灰袍甘道夫。

    米尔寇

    米尔寇的名字意为“生而拥有强力者”,但自他与众维拉为敌的时刻开始,他就丧失了这个称谓,甚至不再被维拉们视为同胞。精灵当中的诺多族受他荼毒最深,他们不愿用伊露维塔赐给还是爱努时的他的名字称呼他,而是叫他魔苟斯,诺多族的王子费艾诺是第一个如此称呼他的人。

    魔苟斯(Morgoth):辛达语中黑暗魔君的意思,伊露维塔创造的最强大的爱努,与曼威出自同源的兄弟,众维拉拥有的天赋,他都会一些。但是当他因为嫉恨和邪恶变为维拉们的敌人时,他的能力转变成了对烈火和严寒的控制,而且陷入了对黑暗的执着之中。

    维拉劳卡(Valarraukar)、炎魔(Barlog):追随米尔寇的迈雅,被米尔寇的黑暗火焰所腐化,成为了可怕的炎魔。(即《指环王》电影中的U SHALL NOT PASS!!!)

    索隆(Sauron):追随米尔寇的迈雅中最强大的一位,他起初侍奉奥力。后来开始帮助米尔寇在阿尔达处处施暴。

    Episode 2:精灵的出现与米尔寇的囚禁

    传说在阿尔达大地尚未成形时,米尔寇就对维拉们发动了世界上第一场战争,强大的米尔寇拥有众维拉的天赋,所以很长时间内都是他占据上风。但是后来,另一位力大无穷、勇猛无比的神灵自天外听说阿尔达中发生了大战,于是前来相助,他就是后来成为力量维拉的托卡斯。托卡斯一出现便驱散了米尔寇的黑暗,米尔寇落荒而逃,放弃了阿尔达。

    

    但是米尔寇并未永远离去,而是一直在暗地蛰伏,寻找机会重返阿尔达。

    没有了米尔寇干扰的维拉在混沌的大地上开始了创造。为了给大地带来光明,奥力应雅凡娜的请求造了两盏巨灯,然后瓦尔妲将光注入灯内,曼威则赋予两盏灯神圣的属性。

    维拉们把两盏灯竖在比后来任何山都要高的擎天灯柱上,其中在北方的被称为伊路因(Illuin),南方的那一盏被称为欧尔瑁(Ormal),从此中洲大地被笼罩在维拉之灯永恒的光芒之中。

    此时中洲大地四面环海,在阿尔达诸海的外围,是更加宽广的外环海,在无边无际的外环海之外,是阿尔达世界的最边缘——黑夜之墙,黑夜之墙外就是虚空之境,伊露维塔创造阿尔达的地方。

    巨变之前的中土世界,图片来自网友译制的中土地图集,部分译名有出入

    维拉们整顿了山脉、海洋和森林,雅凡娜播下了绿野的种子,一切都欣欣向荣。维拉们在大地最中央的阿尔玛仁岛上建立了他们最初的家园,这段安详美丽的时间被称为“阿尔达之春”。

    曼威在阿尔玛仁岛上设下大宴,邀请众维拉及迈雅。但由于奥力和托卡斯在创世过程中最为辛苦,二人十分疲惫。

    于是托卡斯在宴会上睡着了,米尔寇觉得时机来临,带领手下的迈雅及军队越过黑夜之墙,来到中洲的北方。

    黑暗的米尔寇所到之处都投下了浓重的阴影,但因为北方灯塔伊路因的明亮光芒,维拉们并没有发现他。

    米尔寇挖掘了一处深入地底的巨大要塞,远离伊路因与维拉们的觉察,这座堡垒被称为乌图姆诺(Utumno)。

    米尔寇带来的黑暗从地底向外渗透,腐蚀了大地、河流与植被。维拉们这才知道米尔寇又卷土重来了,在维拉们准备去搜寻米尔寇之前,他率先发动了攻击,巨灯伊路因与欧尔瑁倒塌,大地也随之撕裂,灯火倾泄而出,将整块大陆笼罩在了火焰之中。

    害怕曼威与托卡斯的米尔寇趁乱逃回了乌图姆诺,找不到米尔寇踪影的众维拉只能先尽可能阻止世界进一步破碎,“阿尔达之春”就此结束。没有了欧尔瑁与伊路因的光辉,阿尔达大陆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面对着一片狼藉的阿尔达,无数心血付诸东流的维拉们心灰意冷,他们暂时放弃了重塑阿尔达,离开中土,迁居到世界最西面的陆地——阿门洲,但是乌欧牟深爱着阿尔达大陆,始终不愿离弃,最后一个迁到阿门洲,迁居后的他还是时常通过水脉返回阿尔达,用他的力量秘密地帮助众生;除非有要紧事,他很少现身与众维拉一起聚会。

    阿门洲往西就是宽阔的外环海,乌欧牟离群索居,住在一望无际的外环海中。其他维拉们则在阿门洲上定居,他们竖起了至高山脉佩罗瑞,作为抵挡米尔寇的屏障。曼威把自己的宫殿设在佩罗瑞的最高峰——塔尼魁提尔,亦即欧幽洛雪。

    在佩罗瑞的背后,维拉们建立他们的第二个居所——蒙福之地维林诺。

    巨变之后的中洲

    维林诺中存放着维拉们抢救出的最美的造物,因而比“阿尔达之春”时的阿尔玛仁岛还要美丽、圣洁。

    维拉们在维林诺中央建造了一座城市——维尔玛,意为维拉的居所。在维尔玛的金色城门前,是维拉们聚会商议的场地——审判之环,当然了,乌欧牟很少出现在审判之环的会议上。彼时,维拉们第一次齐聚在审判之环的诸王宝座上,聆听雅凡娜歌唱。

    雅凡娜歌唱时,悲伤的涅娜用泪水浇灌了维林诺的土壤。在雅凡娜的歌声与涅娜的泪水一同作用下,城门前的绿丘上萌生出了两颗细芽。

    随着雅凡娜的歌唱,两颗幼苗不断成长,最终长成了美丽挺拔的大树。

    这就是维林诺的金银双圣树,其中银圣树叫作泰尔佩瑞安(Telperion),金圣树叫作劳瑞林(Laurelin)。

    两棵树交替发光,泰尔佩瑞安先于劳瑞林诞生,于是从泰尔佩瑞安开始闪耀的时候开始,维拉们第一次开始了他们的纪年。泰尔佩瑞安在开始发光之后,会历经14个小时的由弱到强、再由强到弱,直到完全熄灭,在衰减到第12个小时的时候,劳瑞林将开始发光,此时银树光芒衰弱、金树光芒刚起,金银微光交织,将维林诺笼罩在温柔的光晕之中。

    与泰尔佩瑞安一样,劳瑞林也会经历14个小时的亏盈盛衰,在衰减到第12个小时的时候,此前已经熄灭了10个小时的泰尔佩瑞安会再度开始发光,金银光芒再次交织,维拉们将这第二次光芒的交织作为一天的结束。

    比太阳还要神圣纯洁的光芒——金银双圣树

    随着时光流转,伊露维塔儿女们降临的时间越来越近,维拉们虽然很少再踏足阿尔达,但他们还是心系着这片大陆,那时米尔寇躲在地底的乌图姆诺,维拉们找他不到,他就经常带着严寒与烈火在天地间肆虐。

    在那段维拉们离开阿尔达的漫长时光里,杰作被毁的维拉们虽然暂时失去了再造万物的心气,但他们偶尔还是会离开维林诺,回到阿尔达,去关爱那片满目疮痍的土地。雅凡娜常常去医治被腐蚀的植物和生灵,欧洛米也经常带领强大的猎手追杀米尔寇麾下的怪兽。

    每当欧洛米回到阿尔达时,米尔寇就躲在乌图姆诺中瑟瑟发抖,而等他一离开,米尔寇和他的爪牙又会出来破坏。

    

    随着伊露维塔儿女到来的时间越来越近,众维拉觉得不能将苏醒的儿女们置于米尔寇的黑暗统治下,雅凡娜号召维拉们回到中洲,为即将苏醒的儿女们战斗,将光芒带去黑暗的中洲。托卡斯大声同意雅凡娜的观点。

    此时曼督斯得到曼威的许可,告诉众维拉,首生儿女们的确就快醒来,但按照伊露维塔的规定,精灵们必须在黑暗中降临、第一眼看见的须是天上的星光,等到首生儿女衰退、次生儿女醒来之日,才会有光芒笼罩中洲。

    于是瓦尔妲离开审判之环,登上欧幽洛雪,开始创造出许多明亮的星星。她取出泰尔佩瑞安的银色露水,点亮了星光熹微的夜空。

    当群星中的美尼尔玛卡(Menelmacar,猎户座)开始在天空闪烁,赫尔路因(Helluin,天狼星)发出蓝光之时,在中洲大地的中北部,精灵们终于在奎维耶能湖畔苏醒。

    精灵们在湖畔生活了很久,面对着陌生而黑暗的世界,米尔寇的爪牙经常伏击他们,将落单的精灵掳走。而维拉们对此尚一无所知。

    奎维耶能是赫尔卡内海的一处海湾,湖后就是“东方山脉”欧洛卡尼。

    终于有一天,适逢欧洛米骑马东行,行经欧洛卡尼山脉时,他的金蹄白马呐哈尔突然发出一声长嘶,欧洛米在一片宁静中听到了歌唱声,于是循着声音找去,看到了伊露维塔的首生子女们。

    由于米尔寇之前派出的暗影也骑着马,于是一部分精灵们见到欧洛米骑马降临时,纷纷逃走躲开,下落不明。但也有一部分精灵留了下来,他们看到了欧洛米脸上的维拉之光,无不被其吸引靠近。欧洛米也对精灵们的出现倍感惊喜。

    

    在创世大乐章时,曼威的乐曲中诞生了风与气,雅凡娜的乐章中诞生了植物与生命,奥力的乐章中诞生了金石与高山……而米尔寇的混乱乐章中,除了寒冰与火焰,还诞生出了一种丑陋的生物——奥克(兽人)。

    正如伊露维塔对奥力创造矮人而感到气愤,米尔寇的这种行为也遭到伊露维塔的憎恶。因此精灵与奥克后来势不两立。

    欧洛米在精灵中待了一段时日后便返回维林诺,将精灵已经降临的消息告诉了诸维拉,曼威在欧幽洛雪上寻求了伊露维塔的建议,决定不能放任米尔寇在中洲大地上危害精灵们的生存。

    于是众维拉集结起来,从阿门洲出发,前去讨伐米尔寇。

    

    西方大军首战告捷,米尔寇及其爪牙纷纷逃回乌图姆诺,而担心精灵被大战波及的维拉们,一开始便在奎维耶能湖畔设下了结界,所以精灵们对这场惊天动地的战斗知之甚少,只有极少数的传说流传下来。

    这场大战继“阿尔达之春”覆灭之后,再一次深刻改变了阿尔达大陆的地貌。阿门洲与中洲之间的海洋变得更宽更深,南北撕裂加剧,形成了许多新的海湾与高山。

    最后,托卡斯攻破了乌图姆诺的大门,上去将米尔寇脸朝下摔在地上,奥力铸造出束缚他的铁链,将他绑回维林诺受审。

    但是乌图姆诺深处还有许多暗藏的地穴,潜伏着未被完全涤荡的黑暗,索隆也不知所踪。

    米尔寇被判监禁于曼督斯的亡者大牢三个纪元(相当于3000个太阳年)。

    

    消除了米尔寇的威胁,精灵们分成了两派,一派跟随欧洛米西行,前往维林诺,另一派决定留在阿尔达大陆上,两支族群自此一别,多个纪元之后才再度重逢。

    米尔寇并未就此安分下来,在之后的日子里,他捣毁了金银双圣树,精灵们只来得及抢救金银双圣树的最后一颗果实和最后一朵花,变成了阿尔达的太阳与月亮,不过,这些都是后来的故事了。

    后记这之后的故事便是中土世界的第一纪元——精灵宝钻征战史,精灵们经历了最初的堕落,这部分内容在麦教授的“魔戒编年史”节目中有精彩的讲述,感兴趣的网友可以自行搜索观看。

                            转自机核网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作者:Nyarlethotep.G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2 7:39:45    跟帖回复:
       沙发
    看了楼猪的帖子,让我陷入了严肃的思考中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让我们来了解一下中土世界到底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