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浪子背包客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蓝吹雪-热血传奇《枪匪人间》第十二集
486 次点击
2 个回复
浪子背包客 于 2017/10/12 19:13:5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稍晚有人连滚带爬的回来,说又碰到土匪突袭,死了好几个,伤员都送人了。

    老马大怒,也不去追,索性下令继续往前。“等抓住他们,都给我点了天灯!”

    老彪心中不安,感觉这下子恐怕是个不死不休之局。

    等到了真正侠义堂的地盘-堆货场,发现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侠义堂新址不算很险要,但是大佬们了解,到处修了不少明暗堡,外人攻来相当麻烦。

    老马他们的对策就是炸药包,宁可损失些爆破手。同时几个尖兵班已经冲上高地占领了有利地形,架上机枪,谁再想偷袭都要付出代价。

    “轰!轰!”巨响与火光间,路口两边的两个明堡上了天,没有人影。

    再来,还是。

    一连炸了好几个明堡工事,也没有人出来。暗堡也没有动静。

    “他们没准跑了,咱们可得快点!”

    他们的担心没错。等天亮了来到弄瓦寨,发现一片空荡荡的,只有房子。搜寻一边,活的一个不见,财物基本没有。

    他们摸进来的侦察兵都给人干掉,因此怎么回事一点都不知。不过手下有猎户出身的兵,看过一圈便发现了足印—寨子里的人分三路逃跑,其中都有不少马蹄印子牲畜大车,分不清哪是老百姓哪是土匪。

    傻子才三路都追。马营长直接率自己的人追往原忠孝老寨方向,让老彪去追侠义山那路。

    老彪也不傻,一把拉住:“我这里才一百多人枪,他们要埋伏我怎么办?”

    “怕什么!我这里马多,一放枪我这边很快就到!”

    明知马营长有意拿他当鱼饵,甚至可能想借土匪的力量削弱他,可此时已经骑在虎背上,总不好转身就走。

    …

    老彪到底还算明智,相当小心地方了些人在前面,包括上山侦查。可他的人手有限,撒到这么大的山上也就是漫天撒网捉空气,而且也太影响速度。

    开始,他们并没有遭到过分的进攻,只是袭扰而已。可是…

    “砰砰砰砰…”终于在一个山谷,他们给侠义堂主力包围!枪响成了爆豆,把山谷吵得不可开交!

    “突突突…突突突…”轻机枪开打。

    按说老彪有两挺轻机枪,侠义堂只有一挺,可只多一挺也多不了多少优势,特别人家有准备、占地利。

    没多久机枪手就给潜伏的神枪手打死,再换又给人打死,最后谁也不敢摸机枪了。

    “轰!轰!轰轰!”满天都是土炸弹落下来。本来为了躲避子弹,不少人会聚集在射击死角,这下子可好,一炸一堆。

    他们也有土炸弹,甚至有手榴弹,可从下往上丢总归…

    战斗不过进行了两小时,老彪已经给人彻底压制,死伤惨重,没事的一些大都藏在打不到的石缝里,可他们自己也很难打到外面,容易给人瓮中捉鳖。

    猛然间东北方向枪声大作。“马营长来了,弟兄们杀出去汇合!”老彪嗷唠一声吼,有人吹响号角,所有他的人都冒出来砰砰砰砰一顿乱打,然后没死的撒腿就跑。

    侠义堂后面好几百人在后面追,好多都拿着没有子弹的冷兵器甚至木棍党。

    …

    要说马营长还真不是晃点,听到这边枪声密集知道是主战场,真的派了一个连骑马奔来救他,后面跟着步兵。

    因为来得急,也就顾不得探路了。

    “麻痹!”骑马的一个连面临一座被拆毁的桥,只得从一处狭谷绕道。

    猛然间石缝里站出不少人。

    “轰轰轰轰…”许多的土炸弹和石头丢下来,把大兵们砸得炸得晕头转向死伤惨重,同时四位抱着冲锋枪向下猛扫,更有许多土枪响起。

    大兵们欲要反击,可号称骑兵的他们其实只是骑马步兵,这种环境打乱枪可以,精确射击比较难,很快倒下一大片。等他们勉强噼里啪啦反击起来,人家早没影了。

    其实这批袭击者,除了四个冲锋枪手(莫潭的人),其它只有土枪-放一枪就跑。

    查点伤亡人数,发现死的不过七八个,伤得却有几十个(距离较远冲锋枪不容易致命),却再不敢分兵,只好简单治疗伤员用马拉着走。

    一路上不少断树石头陷马坑,大大影响了他们的速度。再碰到一次类似的袭击,这次因为有了防备,并没损失很多,可为了防备,那速度跟走路也就差不多了。

    …

    虽然大胜,可因为侠义堂人也不多,竟给彪县长带着几十个人跑了出来,可跑了几十里山路,他也没跟胡营长的兵接上头。

    他的人有不少常年住在县城不常进山,爬山是比不过那些老山贼的,跑着跑着就拉下了,只能就地投降。有的嫌影响逃跑把枪都扔了,自己丢了大队翻山越岭去也。

    老彪跑着跑着发现身边就剩十几个人了,不免心中悲惨,心道老马你可坑哭我了,正此时一声大叫:“老彪你往哪里跑!”王球如神兵天降出现在上面,只带着四大保镖。

    老彪的人有的还想反抗,被那几位点名似的迅速干掉,特别王球手中的枪带全自动的,一扫就扫倒一片。

    老彪带着几个人还想跑,却给一群木棍党拦住,俘虏。

    马营长骑马的,听见前面枪声渐渐稀落,知道赶过去也没用了,只得就地等着走路的上来一起去。

    最终带着手下兵来到现场,发现一路上都是尸体,有的都给野狼啃了--当然枪都没了。土匪却一个也没瞧见。

    知道此次已经达不到目的,心里又有不甘,仗着装备犀利,顶着频繁袭击一路攻到老的侠义寨,轰轰轰一顿泄愤这才撤兵。

    归路也不平静,土匪们三五成群,出没于山林中间随时打来冷枪,打得他们没招没挠。众大兵终于承受不住压力,不少趁乱溜掉或当先逃跑。
    好容易出了县境,码头已经遥遥在望,却给人堵在狭窄地带,各种子弹烂七八糟打过来!好在对方并没有拼命的意思,距离比较远。

    码头,好点的船一条没有,只有些木排,却没有船工。他们只得自己划船。

    好在,对方并没有继续追赶。

    出了山,马营长看看周围好个悲凉:带出来两百多人,眼下只剩下一百多,伤员基本都丢了,10挺轻机枪丢了5挺,两门小钢炮连炮弹都奉送了。

    …

    赶跑了官兵,侠义堂的人稍作休息,便去攻打花水县城!

    等赶到县城,发现里面早已戒备。他们把老彪绑上,纵马城下狂奔,高声叫骂着让开城。

    县城有前朝留下的夯土城墙,勉强可以防守,军用枪支不到百条,可人手足够,还有些土枪土炮和土炸弹。

    按说他们这点武器防守很勉强,可侠义堂的力量也比较有限,强攻的话损失不会小。让老彪下令开城,当然又无效。

    莫潭摆弄了一番,竟然把小钢炮给弄响了,城里城外腾起团团火光,虽然没炸着几个人,鼓舞匪气啊!不过话说回来,60mm迫击炮的话,野战勉强,攻城的话...

    当天没有攻城,虽然喊着给一天时间考虑。按照莫潭的计策,他们采取了“围三缺一”,留下北门不围。果然半夜里有人偷偷打开北门逃跑,却给堵在了山里,留下多半。

    如此城防已经基本失效。喊话之后有人出来给打开城门,土匪一拥而入!

    …

    等莫潭随着后队进城,城里已经一片狼烟。到处都是惨叫、火光和仓皇奔跑的人。

    土匪进城自然不会客气,首先就到处劫掠,顺便杀人、放火、强J。老大们除了要求不要火烧连营(自家的城了),并不多管。有些地痞流氓也趁机作乱。

    莫潭带着手下小兵直奔城里唯一的小学。刚刚进来些土匪,有的去搜掠财物,有的…一进校门,老远就听到男人的怒斥和女人的呼救不绝。

    一间办公室里聚集了一些女教工和没撤走的住校女生,大门给砸开了,几个男教师给打翻在地,几个女的已经给撕破了衣服或抓住非礼,一老头一大叔拼命护住一个娇滴滴的美眉,可一巴掌连人带眼镜都给打飞了。

    “都给我滚!”莫潭吼道,周围小弟配合地哗啦啦拉枪栓。

    见先生出马,另有黑洞洞的枪口,土匪们只得悻悻滚蛋。

    惊鸿一瞥,那美眉实在太养眼太显眼了。

    校长老头战战兢兢出来叫大王,说要钱好说请不要别的。莫潭只是让他找些人手来帮忙,倒出些教室,用桌椅搭建病床手术台,准备搞一个野战医院。

    外面的一些伤员已经给抬了进来,有己方的也有敌方的也有老百姓,七手八脚的安置,惨声嚎叫。

    没有弹头留在体内纯属是命大,消毒伤药包扎好就等着恢复了。流血多也就只能挺着。

    弹头留在体内的就很麻烦了。因为没有输血条件,容易出血的地方都太危险,打入胸腔腹腔、伤内脏的更不能动(大出血会死人)。盘尼西林肯定不能管够,中药上上听天由命吧。

    好的麻药很少,只能用土麻药,就是类似蒙汗药的东西,喝下去人就昏迷了。

    “突突突..滚开!”大门口不断有枪声和呵斥传来,莫潭看了两眼,发现有不少老百姓慌不择路跑了进来,其中有不少是女子,有的衣衫都给撕破甚至带伤,小兵们不断驱赶着外面的流氓土匪。

    能跑进来算运气。不远处就有女人的惨叫,有的女人给当街侮辱,甚至残害、杀死。门里门外,仿佛天堂与地狱。

    老匪并不大害怕,聚集了些人,骂骂吱吱的就要进来。莫潭也不含糊,从窗口一梭子打得门口尘土飞扬。“把机关枪给我架上!你们手里的枪是烧火棍吗,流氓敢进来的,格杀勿论!”

    所谓欺软怕硬,老匪也只能滚球。

    三当家送了伤员来,听到莫潭吐槽治安面上一僵。“嘿嘿,堂口是这样的了…老大,老大忙着呢,要不你去说?”心中却暗骂装什么菩萨,若不是指望他救命没准就开骂了。

    听说这里比较安全,许多县民携家带口的躲到这里,很快操场就都蹲满了。后来也就只能放妇女儿童进来。

    最初的几天乱局,县城死亡百姓数百,受伤和被抢劫、强J者不可计算。期间有多达两三千百姓挤到了屁大的小学里来,满满当当。

    手下的学生都懂些医术,一般程序问题不大,可取弹头就只能他一个。有暂时轮不到的,也就只能等。

    练过功的是不一样。莫潭这次手术一直作了几天,期间除了趁着吃饭短暂休息,基本都没睡觉。取出弹头多达几百颗,熟练之后动作快得惊人,咔嚓一刀叮当一响,取一颗弹头整个手术下来不过几分钟最多十几分钟,运针如飞(缝合伤口)几乎都不用看—当然七扭八歪也顾不得了。

    心里一种特殊感觉直冲百会,带给了他异乎寻常的“强大”,其它只有一个念头:多救几个是几个。

    浅表的弹头基本都取了,剩的都是重的。有的已经死了,有的挺了阵子几近死亡,号都号不出了。

    “不行就给个痛快!”

    “大夫,救救啊!”

    有人已经去解释过,说没有输血条件手术太危险,可他们大多要求“试一试”。

    “好吧,既然你们信得过我,就给你治!”

    血如泉涌…

    现有的条件,流血几乎都能流死!可大半死亡率总比必死要强些。

    涉及内脏,实在取不了的或来不及的也就由他去。还有些肢体残损或感染严重的,只能等着截肢!当然需要输血的除外。

    终于,莫潭头晕眼花倒在地上,朦胧中给人架起…

    …

    “潭哥!师父你醒了!”小翠和小云欢呼。两女眼睛里都是红血丝,看来也休息得不好。

    抬头看看外面,操场空了大半,还是有些年轻女子不敢离开。看有人在往外拉尸体,莫潭心中一阵发堵。

    不知怎么的,行医行得渐渐看不得死人,如此可不是好兆头。

    实际上因为大夫晕倒,手术已经没法进行,这几天死人不少。若不是弟子们多少起了些作用,死的还会多。

    这时候有人敲门,说要道谢。

    小云说老师要休息,莫潭却看到一个熟悉的倩影。“让他们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老头子,带着几个二十左右岁的学生。其中一个素花身影窈窕非常,黝黑的大辫子,大眼睛如同一汪清水,长睫毛忽闪忽闪—这位似乎总在附近帮忙来着。

    几乎素面朝天,便是扑面的纯丽。濯清涟而不妖,这句话形容她很适合。

    他们是省城国学院假期来支教、通过容城安排来的,没想碰到这么大的事,若不是正巧这里变成了保护区,搞不好就要出问题—土匪疯起来可不管你是谁,皇帝老子照收拾。

    莫潭客气几句,便问美女贵姓芳名。先变脸的好似是老头子?美女则稍稍犹豫答道:“玉鸣蝉~”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2 19:34:54    跟帖回复:
       沙发
    楼主你知道的太多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9:52:51    引用回复:
       第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蓝吹雪-热血传奇《枪匪人间》第十二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