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野航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农民”和“牧人”之争
751 次点击
3 个回复
野航 于 2017/10/13 11:56:5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野航读圣经 :“农民”和“牧人”之争/李野航

    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创世纪》)

    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农民”,一种是“牧人”。

    所谓“农民”,并非仅仅指普通意义上那种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农民”是指这样的一种人:他们就像侍奉爹娘一样侍奉着某种在在物质与精神的层面上养活他们的事物。他们与他们所虔诚侍奉的东西的关系一犹农民之于土地。他们被紧紧地“绑在”他们所侍奉的东西的身上,任由那东西的施予与凌虐。他们默默地耕耘着,并将此当作一种命运来接受,即使为之吃尽苦头,也并无多少怨言。“农民”是那种靠“侍奉”吃饭的人。由兹产生了属于“农民”的那种特有的世界感与价值观。对“农民”而言,世界就是一个有着巨大“顶棚”的屋子,它照管着生活其下的人们的安全。居住在这“顶棚”之下,顶顶要紧的是人们之间的相互认同、相互支撑。礼俗与礼教正好为这样的认同与支撑提供了保障。而对于“顶棚”之外的无限可能性,“农民”是没有多少兴趣的。“农民”天然地不喜欢新生事物与脱离实际的东西,“变化”对于“农民”而言,就是“灾难”的同义词。对于“农民”而言,既然那“顶棚”给他们提供了保护,那“顶棚”就是不可怀疑、必须依靠的,这就是所谓“靠天吃饭”。所以,“农民”是天然的保守主义者。不过如果“顶棚”破了,不再保护他们的饭碗,他们也会掀翻那“顶棚”而重做一个!

    所谓“牧人”(含猎人)。 也并非仅仅指普通意义上那种从事畜牧和狩猎的人。“牧人” 是指这样的一种人:他们对他们脚下的土地并无多少认同感与连带关系,他们“逐水草而居”,追逐一切可以追逐的可能性。为了得到更多,他们必须奔走在不同的、陌生的地方、寻找、猎取转瞬即逝的机会。“牧人”是一种没有根本归属感、没有家园的人。而猎取无限的可能性,才是他们的价值所在。因此上他们难以建立起某种针对他们的猎物或机会的情感纽带;甚至于,他们必须冷酷无情,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不至于被他们征服的对象给绊住、从而失去新的机会。“牧人”是天然的机会主义者。

    从某种意义上讲,现代社会的工人、职员其实是“农民”的一种翻版。只不过,他们侍奉的是机器、公司或机构而已。而现代社会的“牧人”,则是商人、投机者。

    在古代,农民与牧人之间的战争是常有的事,通过战争,有的农民变成了牧人,有的牧人变成了农民,于是乎,在他们的后代的身上,就沉淀下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品质以及内在的世界观。到了现代社会,现代人从他们的祖先那里遗传下来的两种潜在的品质找到了新的表达形式。在工人与职员的身上,往往遗传着根深蒂固的农民的价值观与世界感,在商人、投机者的身上,我们会很容易辨认出那属于牧人或猎人的品质。从古以来,人类身上的此两种不同的价值观与世界感永恒地征战着。在《孟子》一书中,就通过一个王良(索取有节、行事有度)与嬖奚(机会主义、无限索取)比赛打猎的故事,表达了此“侍奉”天理的价值观与机会主义的价值观的冲突。当然,作为儒家的代表,孟子立场鲜明地颂扬前者贬斥后者。

    西方主导的现代化过程毫无疑问是牧人的价值观决定性地压倒了农民的价值观。换言之,机会主义的价值观压倒性地战胜了“侍奉”天理的价值观。追根溯源,和犹太人的《旧约》里“上帝”看重亚伯轻视该隐的故事中所暗含的价值设置相关。以至于今天,有个犹太人仍然在其畅销书《人类简史》中巧舌如簧地贬斥农业文明而颂扬游牧文明。现代性所开启的这种游牧的逻辑对农业的逻辑的压倒性优势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现代人类正日益被从她与大地母神的联系中剥离出来,沦为游走于世、无家可归、机会主义的新“牧人”。他们以创造、走向无限可能性为他们安身立命的基础。他们汲汲于探索宇宙移民太空、汲汲于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抽象化、虚拟化(马云及其事业就是一个典型)。他们恨不得将人类抽象为一种象《超体》中可以被装进u盘而获得不朽的智能存在。他们就像飘荡在无限可能性之“大海”上的奥德修斯,离家越来越远却无所依止。

    然而,奥德修斯总是要回家的、回到他那有着妻儿以及树根般的床的旁边。人类在无限可能性与无限虚拟化的道路上的奥德修斯之旅岂无尽头?人类最终将发现大地才是真正足以安顿他们的家园。儒家经典《大学》说:《诗》云:“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诗》云:“缗蛮黄鸟,止于丘隅。”子曰:“于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鸟乎?”儒家的“知止”与西方的奥德修斯碰到了一起,并将指引着我们已然误入歧途的人类的现代文明。

    上帝如果真喜欢亚伯的贡品而不喜欢该隐的贡品,那意味着上帝自我分裂了,就如精神分析学之父犹太人弗洛伊德所直觉到的那样:“如果有一个上帝,它一定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我们现代人正为那个患上了“精神分裂症”的“上帝”所苦。然而分裂的“上帝”也将回归其自身,就像德国哲学家波墨以及黑格尔甚至于《周易》所揭示的那样。回归“大地”,乃人类必然之命运。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12:17:52    跟帖回复:
       沙发
    我非常用力顶
    回帖人:
    野航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3 22:16:04    跟帖回复:
       第 3



    微信公众号
    回帖人:
    野航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14 21:11:22    跟帖回复:
       第 4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农民”和“牧人”之争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