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南塘千出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圣贤、儒家、仁义及信心
2817 次点击
12 个回复
南塘千出 于 2017/10/27 3:33:4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客曰:

    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儒、释、道这样的超级传世理念,都一定是师贤于弟子。

    韩愈说:“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属世俗人与人之间的体现。

    ”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是给世人做一榜样。

    四书五经,《易》为五经之首,儒家讲天命观。如果占卜能让人没有理由不相信讲仁义是顺天,是对,当然儒家思想是能自圆其说的,所以长久。

    完整的儒家思想已经不存在了。

    现今世人面对儒释道中所讲道德要求是没有信心的。

    ======================================

    答曰:

    实事求是的说,这世上哪有生而知之者?如果说孔子为圣人,则孔子说“默而识之,学而不厌,”则孔子绝非生而知之者。释家道家不必说,就是孟子的老师不过是子思之无名门人,而王阳明的老师又究竟是谁?如果说这些圣贤之师定然贤于圣贤却又的确查无实据,因为他们大多湮没无名。故而如果按照“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的说法,则有些人生来就注定成为圣贤,这样的人又何须贤师之教诲。比如六祖慧能,出身卑微,不识文字,但又通达过人。弘忍与慧能可说是“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之典范;至于能和孔子同行之人大率为子路子贡颜回之辈,这些人各有所长,论勇孔子未必及子路,论言谈则未必及子贡,论淡泊明志则未必及颜回,故孔子说“必有我师”。至于老子说“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则即便是不善之人,也可为求善之人反面之镜子,则天下人其实皆可为师,只不过是看你如何学、学哪一面而已。

    占卜并不能让人相信仁义,十翼不过是儒家对易经的一种解读。就像天志明鬼之说并不能让人相信墨家的兼爱一样。但儒家说易经是体现天地之道这应该没错,故而仁义符合“天地之大德曰生”这一自然法则。易传说:“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苏轼说:“过乎仁,不失为君子;过乎义,则流而入于忍人。故仁可过也,义不可过也。”故而仁义其实也是像阴阳刚柔那样的对应关系。这里义大约是自然法和成文法之综合,而仁则是“天地之大德曰生”的人性体现。比如《悲惨世界》中的冉阿让,他若是杀沙威则是行义,但这时只有报复心的残忍。他释放沙威不杀,则是过乎仁,这种道义力量令沙威无地自容而自尽。故而中国说仁义,西方说人性,这本是普世价值,是殊途同归的东西。

    “完整的儒家思想”这个概念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如果说孔孟之说就是原教旨主义的儒家,则孔孟之书俱在,则儒家只需要复古即可(即中国式的文艺复兴)。但若是用发展的眼光看,则孔孟之后学亦可称儒家,则汉儒、宋儒等岂非是儒家之发展?但若是拘于门派之见,则完整的儒家也许夹杂了各家的学说。当然如果你指的是儒家兴盛时代的宗法血亲体系早已崩解,那这就另当别论。但儒家不管这城头如何变幻大王旗,儒家首先是中国原生态伦理学。这个中国人构成的社会能废弃儒家伦理吗?我看不能。否则中国大约也不过是一介地理名词而已,中国人也不过是黄种人中的一类而已。因此中国始终是一个文化国家而非一个民族国家。这就是我的信心所在。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8 18:59:14    跟帖回复:
       沙发
        客曰:

        对话要有相对共同基点或尺度或视角。一般世人热衷于看其成就大小粉丝多少,即体现功力心,但古人皆论道,论对道的理解与实践。

        易--占卜,可以让人在看似随机的结果中看到规律的解读,自然可以让人相信天道的存在。---这超越唯物论范畴了,咱们绕过去。

        当初第一次见你的贴,知你很看重“发展”,心气很高。所谓“发展”,比如董仲舒总结的“仁义礼智信”称五常,此说流传两千年,算发展吗。但这个“智”字与“仁义礼信”相比,可称另类。如果把“仁义礼信”比做待人以诚,那么诚心诚意待人是关人品与这个人智商高低没有必然联系。现代讲品学兼优的说法也是分开看的。所以说董的提法有混淆的负作用。也就是表达不准确。不能算发展。

        把人的学问分开理解即怎么做人怎么做事,合而体现于行为,有行而上形而下之说。五千年文明,技术发展了,而人心境界终是滑落了。比如文景之治时的德化到

        后来讲礼教,到破四旧,砸烂公检法(法律是最低的道德标准),然后道德探底。

        现在人对“智”的期望都很高,对“德”基本无话可说。孔子认为可以把“言伪而辩”者喀嚓了,现在有实事求是愿望的人都挺少见的。

        我不反对你对“生而知之”的评论,但我相信孔子的话不会有如此明显的“漏”,稍后再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28 18:59:42    跟帖回复:
       第 3
        答曰: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按着老子的说法,这天下能有几个上士?我就差得远,毕竟有时熬夜,不利养生之道。熬夜不利于养生,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道理,但这天下人有多少又能做到从不熬夜的?如果知道这个道理还要长期熬夜,身体自然大打折扣。而知道这个道理何须再通过占卜才预知自己是否应当作息正常?当然,我这里说熬夜的事不过是泛指。故而古人说“知易者不占,善易者不卜”。用贾谊的话说无非就是“德人无累兮,知命不忧”。如果仁义是道的众多副产品之一,则道存仁义在,儒家又何足为忧?难道道和仁义会在乎功名和粉丝的多少吗?如果天下人都不在乎道和仁义,无非是“失者,同于失。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因为,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我并非看重发展,我只是在潮流面前接受发展。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若是通过嫁接能让淮北的枳品种改良,有谁会不接受呢?但实事求是的说这嫁接了的枳还是橘吗?要我说这非但不是橘甚至不能说它是枳。但你也要承认这个新品种里面有橘枳相当一部分的基因。孔孟是封建时代的人物,董仲舒是帝制时代的人物,若董仲舒无变通的向汉武帝推介儒家,则与韩非子说的“刻舟求剑”相去何远?但也要看到,董仲舒为了让儒家登顶而不惜引入大量异派思想,要将儒家宗教化和将君权神权化,这就有违孔孟之原教旨。至于说“智”其实并非另类,孟子曰:“是非之心,智之端也。”故而儒家的“智”其实是有道德性的名词,所以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才有所谓“才德”之论。对于原教旨的儒家来说,才智是道德在是非中得以体现的保证。

        所谓主张不宥”言伪而辩“的人是荀子,他是个性恶论者。如果说观点不同或者不正确讲几句话就要杀头,这种人大都是没有什么容人之量的。你看看荀子的弟子韩非和李斯之间的关系即可知荀子之立足点。如果说”言伪而辩“就是死罪则孔子和孟子岂能周游列国,游说天下?因为你的话不一定能让每个君主都认可你是对嘛!那儒家的主张如何再推行天下?所以荀子这种理论和韩非子说的”“不知而言,不智;知而不言,不忠。为人臣不忠,当死;言而不当,亦当死“是一脉相承的。这样推倒下来,这天下还有谁敢说话?故而原教旨的儒家决不会因言杀人,这从孔子和宰我就是否该守孝三年的辩论中就能看出来。而孟子更是以雄辩著称,这样的人物如何会需要权力来钳制人口呢?故而,实事求是的说今日之天下反而大大不如春秋战国时思想活跃,因为今日之天下就没有出现稷下学宫和百家争鸣。

        至于所谓”生而知之者“不过是孔子为了说理透彻而用的起兴。所谓”取法其上,仅得其中“而已。人关键是要有”自知之明“,而孔子不但有自知之明,而且他还有知人之明。如此,孔子才成了中国最伟大的教育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31 12:46:51    跟帖回复:
       第 4
         怎么做人与怎么做事如何区别。上士与下士思想观念在技术上可以有相同,在道德观念的相同能有什么呢。《道德经》“为学日益,为道日损”讲修道与世俗中观念差异很大,甚至相反。
    “上士”与现代人“用功”的概念不同类。

    你说的熬夜与道德升华是什么关系呀,而将此行为与老子所说的“上士”联系起来,有什么必然性。

        古人讲“才德”,才与德当然可称两类。“仁义礼”与“智”可理解为两类。“四书”讲怎么做人的,“五经”是关于怎么做事的,合而于行为表现。 “品种改良”是技术类行为,不可用于能改变人的内心善、恶愿望追求。

        孟子曰:“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的观念主导人的行为,个人以为不论人有多高智商,人的心态品德境界是根本,善心统领能力方不为恶人。----曾见有从集中营活下来的人在强调这点。

        不说孔子杀少正仰事之真伪,“言伪而辩”应是在强调故意说假话骗人不对,诡辩与个人认识局限性的关系呀,是错与不够好的关系。

        董仲舒讲“五常”当然不是错,只是日久年深以后有负作用,我只是要表达董仲舒没有孔子的远见。世间的技术经验在积累,道德风尚在滑落。就象人有成长有衰老,有利有弊。这也是相生相克之理使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31 13:03:37    跟帖回复:
       第 5
        取法其上,得乎其中;取法其中,仅得其下--
    这样的说法可以是高标准要求,也许是谦虚,也或是为做不到找借口,也或是为假大空做依据。因人品、因环境而差异。有上进心的人说是一个意思,不上进的人说又不同了,具体看。
    ------

    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
    “学”--在应试教育中,在考试中以标准答案得分,算学过了,但是没有经验。而没有实践经验能不能称“会”呢。
    知道了吗。
    知道了。
    做的到吗。
    做不到。
    做不到算知道吗,只能算听说过。
    听到了+做到了=“学”会。
    王阳明讲的“知行合一”,听说过吗。
    闻道--知道--得道。
    在技能操作方面说,有天生手巧的,不说了。
    孟子讲:“动心忍性而后增益其所不能也”。
    对于天生大度、天生坚毅、天生聪慧、天生仁心、天性善良者而言,听到了也就近乎于“会”了,即生而知之。
    差一些的人就需要有“学”的磨炼过程,需要“动心忍性而后增益其所不能”,即学而知之。
    佛教中讲的“根基”,也有这层意思。慧根好则悟性好。
      
    从文字、文化、思想、精神说
    你看应试教育缺失什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0/31 13:07:17    跟帖回复:
    6

    穿透历史的是人性
    人性本私
    人性本恶

    2500年前,孔子就提出了一整套抵抗人性恶的理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 1:18:13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4楼第 4 楼 普世夜话 2017/10/31 12:46:51  的原帖:     怎么做人与怎么做事如何区别。上士与下士思想观念在技术上可以有相同,在道德观念的相同能有什么呢。《道德经》“为学日益,为道日损”讲修道与世俗中观念差异很大,甚至相反。
    “上士”与现代人“用功”的概念不同类。

    你说的熬夜与道德升华是什么关系呀,而将此行为与老子所说的“上士”联系起来,有什么必然性。

        古人讲“才德”,才与德当然可称两类。“仁义礼”与“智”可理解为两类。“四书”讲怎么做人的,“五经”是关于怎么做事的,合而于行为表现。 “品种改良”是技术类行为,不可用于能改变人的内心善、恶愿望追求。

        孟子曰:“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的观念主导人的行为,个人以为不论人有多高智商,人的心态品德境界是根本,善心统领能力方不为恶人。----曾见有从集中营活下来的人在强调这点。

        不说孔子杀少正仰事之真伪,“言伪而辩”应是在强调故意说假话骗人不对,诡辩与个人认识局限性的关系呀,是错与不够好的关系。

        董仲舒讲“五常”当然不是错,只是日久年深以后有负作用,我只是要表达董仲舒没有孔子的远见。世间的技术经验在积累,道德风尚在滑落。就象人有成长有衰老,有利有弊。这也是相生相克之理使然。

        每个人信奉的“道”不同,如何做人和如何做事就有分歧。但儒家信奉做人就是做事,做事亦是做人。《大学》开宗明义:“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就道家来说,不管是上士也罢,下士也好,不论他们如何作为和思考都不会对道的运行有丝毫影响。人的思想和技术合道则三才安泰,反之则必然遭受违道的天罚。“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其实就是在谈形而上和形而下的关系。比如周公和姜太公谈治国,周公说鲁国要“亲亲尊尊”,太公说鲁从此弱矣。而当太公说齐国要尊贤而尚功时,周公说齐后世必有劫杀之君。他们这些预言在他们死后五百年都神奇的实现了。故而周公和太公都可以说是政治学非常高深的人,这就叫“为学日益”。但是他们都能对五百年后的政治格局做出精准的预言则是依靠他们对人性、权势、利益相互博弈的规律的总结和升华,这叫做“为道日损”。“为学日益,为道日损”的目的是“为无为,而无不为”,其最终的动机是“取天下常以无事”。

        我谈熬夜这个故事其实是为了说明“知道”的人完全不必靠占卜来确认道是不是在运行。《庄子·知北游》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东郭子曰:“期而后可。”庄子曰:“在蝼蚁。”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东郭子不应。故而,儒家不是靠占卜来确认仁义的合理性,儒家是从易理来确认仁义的合理性。道家也不必靠占卜来落实道的预见性,道家是从“孔德之容,唯道是从”来探究事物道理之根本。成为道家所谓上士的关键不在于他知不知道这个“道”的存在性,而是在于他能不能时时刻刻“唯道是从”。譬如,养生之道是人人所知的道,这个道也是实实在在的道。但你知道这个道你是不是就是上士了呢?当然不是嘛。因为你不是还天天熬夜吗?天天熬夜怎么能算是“唯道是从”呢?不能“唯道是从”你怎么能成为上士呢?你当不了上士你怎么能养生呢?你不能养生你则么能长寿呢?你不能长寿你怎么能说自己知道呢?这个逻辑难道需要占卜来确认吗?当然不需要嘛。故而,在知道的人面前,占卜本是多余的。

        遵从儒家的人决不会将孟子所谓的四端分开来说,因为孟子说:“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也就是说四端在孟子眼中犹如人之四肢,四肢之中并没有能偏废的。所谓“才德”中的“才”也绝不是“智”的同义词。否则司马光何必不用“智德”呢?你纠结在这个层面并进而得出“智”就等同于“智商”的结论是错误的,至少儒家肯定不认同。因为孟子已经说的很透彻,“是非之心,智之端也”。譬如,党卫军头子希姆莱智商肯定不低,但他用这种智商屠杀犹太人,这种行为在儒家看来这个人是没有是非之心的,是不智的。但这里,你如果说儒家的“智”就是智商那就是大错特错了。故而我早说,儒家的“智”是有伦理特征的。如果要强说儒家的“智”,那么它也是一种能区别是非善恶的“智商”。故而,你的担心在儒家对“智”这个名词的先天定义中就不是一个问题。

        我谈淮南之橘的典故是为了说明自己对董仲舒发展儒家理论的具体看法。也就是说你我谈这个问题首先要对董仲舒对儒家的发展之贡献有一定了解。你说:““品种改良”是技术类行为,不可用于能改变人的内心善、恶愿望追求。”这里我之所以用“嫁接”这个词是因为董仲舒为了让儒家被汉武帝接受引入大量阴阳家、法家、道家等各家的理论。反对董仲舒的儒家认为,董大量引入异派观点是做坏儒家的方子。但支持董仲舒的儒家认为他开创了儒家的新纪元。我觉得实事求是的说儒家在董仲舒之前可以和很多学说“嫁接”。董仲舒只不过是将儒学同帝制时代嫁接而已,故而董以后的儒家不适用于新时代是很正常的。现在的人立足于董的嫁接来批判儒家虽然有反思意义,但其实和刻舟求剑相类。现代人要做的是原始反终,用原生态儒家再次同现代文明嫁接。故而董仲舒改良儒家的内容可能不完全适合现代,但董仲舒改良儒家的思路依然是符合《易经》“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的道理的。而且,董仲舒虽然用大量异派观点改造了儒家,但他其实也在他的学说中留了一个“后门”。他一方面鼓吹君权天授,但另一方面也利用天人感应说将“国家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异以警惧之,尚不知变,而伤败乃至” 的失道灾异论奉为治国纲领。这其实和孟子的“汤武革命论”遥相呼应,并进而成为儒家制约君权的重要理论依据。这恐怕就是他和法家的重大区别。从这个意义上说,董仲舒并未改变儒家依靠伦理学治国的根本指针。既然是依靠伦理学治国,则最多是古代的伦理和现代有差异的问题,而并非是古代恶而现代善的问题。

        “言伪而辩”我当然是知道这个词的意思。但实事求是的说这种人孔子早做过评价“巧言令色,鲜矣仁”。但对于不仁的人,孔子最多就是发发感慨而已。孔子说:“予之不仁也!”但也并非将宰我开革门墙。孔子最痛恨的是“乡愿”,孟子曰:“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原也。”孔子说的则更通俗,“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但实事求是的说,如今的中国其实就是孔子眼中“乡愿”之国。

        最后又是董仲舒,其实他对儒家造成的所谓“副作用”在他那个时代看就是“正作用”。我们谈儒家一种角度是站在历史的此岸评论董仲舒,还有一种角度是站到和董仲舒同样的彼岸来看待。你既然常用道家的眼光,我就说这个问题不过是“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不可执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连周公和太公的国家都经不起岁月的消磨,人心的变迁,利益的纷扰,权势的流转;那么董仲舒的“天人三策”又如何能逃脱“为者败之,执者失之”的结局呢?这个结局,从他提出的并被汉武帝接受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 8:45:51    跟帖回复:
    8
        每个人信奉的“道”不同,如何做人和如何做事就有分歧。但儒家信奉做人就是做事,做事亦是做人。《大学》开宗明义:“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就道家来说,不管是上士也罢,下士也好,不论他们如何作为和思考都不会对道的运行有丝毫影响。人的思想和技术合道则三才安泰,反之则必然遭受违道的天罚。“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其实就是在谈形而上和形而下的关系。比如周公和姜太公谈治国,周公说鲁国要“亲亲尊尊”,太公说鲁从此弱矣。而当太公说齐国要尊贤而尚功时,周公说齐后世必有劫杀之君。他们这些预言在他们死后五百年都神奇的实现了。故而周公和太公都可以说是政治学非常高深的人,这就叫“为学日益”。但是他们都能对五百年后的政治格局做出精准的预言则是依靠他们对人性、权势、利益相互博弈的规律的总结和升华,这叫做“为道日损”。“为学日益,为道日损”的目的是“为无为,而无不为”,其最终的动机是“取天下常以无事”。
    -----
    在你讲治国之前先讲讲修身、正心。
    我比较关注零起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 8:52:49    跟帖回复:
    9
        我谈熬夜这个故事其实是为了说明“知道”的人完全不必靠占卜来确认道是不是在运行。《庄子·知北游》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东郭子曰:“期而后可。”庄子曰:“在蝼蚁。”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东郭子不应。故而,儒家不是靠占卜来确认仁义的合理性,儒家是从易理来确认仁义的合理性。道家也不必靠占卜来落实道的预见性,道家是从“孔德之容,唯道是从”来探究事物道理之根本。成为道家所谓上士的关键不在于他知不知道这个“道”的存在性,而是在于他能不能时时刻刻“唯道是从”。譬如,养生之道是人人所知的道,这个道也是实实在在的道。但你知道这个道你是不是就是上士了呢?当然不是嘛。因为你不是还天天熬夜吗?天天熬夜怎么能算是“唯道是从”呢?不能“唯道是从”你怎么能成为上士呢?你当不了上士你怎么能养生呢?你不能养生你则么能长寿呢?你不能长寿你怎么能说自己知道呢?这个逻辑难道需要占卜来确认吗?当然不需要嘛。故而,在知道的人面前,占卜本是多余的。

    ------------
    孔子给其学生讲《易》。
    以孔子的仁德,孔子认为其学生有必要学《易》,如果你觉得你可以否认,那你又何必学孔子之说呢。
    ------------
    你是在真心学孔子之说,还是在借用孔子之说弥补唯物马哲的先天不足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 9:08:02    跟帖回复:
    10
      遵从儒家的人决不会将孟子所谓的四端分开来说,因为孟子说:“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也就是说四端在孟子眼中犹如人之四肢,四肢之中并没有能偏废的。所谓“才德”中的“才”也绝不是“智”的同义词。否则司马光何必不用“智德”呢?你纠结在这个层面并进而得出“智”就等同于“智商”的结论是错误的,至少儒家肯定不认同。因为孟子已经说的很透彻,“是非之心,智之端也”。譬如,党卫军头子希姆莱智商肯定不低,但他用这种智商屠杀犹太人,这种行为在儒家看来这个人是没有是非之心的,是不智的。但这里,你如果说儒家的“智”就是智商那就是大错特错了。故而我早说,儒家的“智”是有伦理特征的。如果要强说儒家的“智”,那么它也是一种能区别是非善恶的“智商”。故而,你的担心在儒家对“智”这个名词的先天定义中就不是一个问题。
    ---------
    人做对的事还是做错事都是由人自身心里的观念主导的。
    我对你说过的,人的善心统领行为方不做恶人。
    -----
    用道德观念确定做人的是、非观,和你的知商高低是什么关系呀。
    你把“智”用在如何做人上,你看有没有误导人“耍滑头”,“看人下菜碟”之嫌呀。

    “有利有弊”,辩证的看问题,教育大纲里是没有要求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 11:12:43    跟帖回复:
    11
         所谓主张不宥”言伪而辩“的人是荀子,他是个性恶论者。如果说观点不同或者不正确讲几句话就要杀头,这种人大都是没有什么容人之量的。你看看荀子的弟子韩非和李斯之间的关系即可知荀子之立足点。如果说”言伪而辩“就是死罪则孔子和孟子岂能周游列国,游说天下?因为你的话不一定能让每个君主都认可你是对嘛!那儒家的主张如何再推行天下?所以荀子这种理论和韩非子说的”“不知而言,不智;知而不言,不忠。为人臣不忠,当死;言而不当,亦当死“是一脉相承的。这样推倒下来,这天下还有谁敢说话?故而原教旨的儒家决不会因言杀人,这从孔子和宰我就是否该守孝三年的辩论中就能看出来。而孟子更是以雄辩著称,这样的人物如何会需要权力来钳制人口呢?故而,实事求是的说今日之天下反而大大不如春秋战国时思想活跃,因为今日之天下就没有出现稷下学宫和百家争鸣。

        至于所谓”生而知之者“不过是孔子为了说理透彻而用的起兴。所谓”取法其上,仅得其中“而已。人关键是要有”自知之明“,而孔子不但有自知之明,而且他还有知人之明。如此,孔子才成了中国最伟大的教育家。
    ------
    你觉得问心无愧的陈说与故意混淆的辩解该不该区分开呀。
    逞口舌之能,骗的了一时骗不了一世,退一步说口服亦未必心服。
    能无为而讲道理的人也就是“说说”而已。无争。
    从辩词看人的目地,看人心路痕迹,跃然纸上。
    比如登山的人在不同高度所见是不同的。在一个问题上体现的境界,也就是其境界了。
    ------
    比如人讲的能言善辩,八面玲珑。佛家讲的十方看世界更好。
    人的知识讲“广博”论多少,而修为是讲“境界”的,论高低。
    将古人之语不分境界高低,觉得有用,就拿来做个拼盘,能证明什么呢。
    ------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 10:47:02   
    12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1/2 11:16:50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 11:15:34    跟帖回复:
    13

    引:   至于能和孔子同行之人大率为子路子贡颜回之辈,这些人各有所长,论勇孔子未必及子路,论言谈则未必及子贡,论淡泊明志则未必及颜回,故孔子说“必有我师”。
    -----
    实证科学---能证明的就承认,不能证明的就不承认。
    实证科学的思维模式+极端的哲学思想=远离传统文化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圣贤、儒家、仁义及信心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