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财经上帝视角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金融危机后十年:让我们一起为梦想而窒息
3436 次点击
6 个回复
财经上帝视角 于 2017/11/2 18:35:1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美联储现在不加息,12月就铁定加息。不知不觉中,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十年。一路走来,一切似乎都如同一场梦。可惜的是,梦醒之后却发现,天还是黑的。金融危机后,全球央行出台了各种救市政策。每年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也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全世界都翘首以盼,希望全球央行引领经济从新步入上升周期。投资者们希望寻找价值洼地、企业家们希望寻找未来出路、老百姓们希望寻找未来。本文通过跟踪这十年以来的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观察全球央行动态及其救市成绩单。

    2008年:维护变化中的金融体系稳定

    2008年可以视作金融危机的元年,从那年开始至今,全球经济就处于挣扎之中。当年的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中,全球央行行长们其实已经注意到了问题。2006年全球央行年会主题是“新经济地理影响与政策含义”,2007年注意是“住房市场:住房金融与货币政策”,但到了2008年,主题已经变成了“维护变化中的金融体系稳定”。很明显,央行行长们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们也意识到,全球经济的周期拐点要来了。

    2008年8月22日举行的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并没有引起世人关注,因为当时恰逢金融危机爆发初期,全世界大多数人都认为央行有能力控制局势,市场的动荡只不过是短期影响。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直到雷曼兄弟宣布破产、AIG寻求美国政府注资续命、全球股市大跌、世界各国遭受不同程度的打击时,大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场金融危机可能要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严重。

    2008年11月25日,肩负救市使命的伯南克宣布,美联储将开始购买机构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QE正式拉开帷幕,与之配套的是零利率政策正式开启。同时,伯南克定下了5%的失业率作为最终调控目标并建议把通胀水平维持在2%以上。QE是目前全球所有央行救市的通用模板,无论是欧央行、日本央行还是其他央行都以美联储的QE为原型稍作改动后套用到本国。从那时起,全球经济就开始由央行的货币政策以及各国的财政政策所左右。





    根据IMF数据显示,2008年全球实际GDP增长3%。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实际GDP增长5.8%,发达国家实际GDP增长0.1%。2008年,全球名义GDP总量63.65万亿美元。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名义GDP总量19.78万亿美元,发达国家名义GDP总量43.87万亿美元。2008年,全球人均GDP为9580美元。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国家人均GDP为3510美元,发达国家人均GDP为43150美元。

    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加速追赶发达国家,但整体经济质量依旧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2008年展现出来的现象是全球经济发展的旧模式逐渐遇到瓶颈。领先全球的发达国家经济发展遭遇停滞,奋起直追的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虽然经济增速令人艳羡,但终究只是延着发达国家的老路在走,即使进入发达国家水平也将面临同样问题。2008年的金融危机彻底揭露了全球经济发展的困境。

    2009年:金融稳定与货币政策

    2009年,全球经济正式进入后金融危机时代。全球央行行长们也开始发现,金融危机的影响力远超他们的预估。当年的舆论导向也从乐观转向悲观,不少媒体把2008年金融危机称为“史上最严重”的危机。全球央行行长们也开始积极讨论应对之策,如何保住经济增长势头。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是第一个提出救市方案的人,因而成为改革派领军人物。但并不是所有央行行长都买伯南克的账,欧央行行长特里谢和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并不同意伯南克的做法。而中国在之前就推出了一揽子投资用以救市,林毅夫教授在2015年的博鳌论坛上表示,当时4万亿投资的表述不准确,2008年至2010年,中国的实际投资超出30万亿元。

    2009年的央行年会中,除了伯南克向外推销他的QE外,欧央行行长特里谢也十分博人眼球。当时的欧盟开始陷入希腊债务泥潭。随着希腊债务违约风险上升,欧洲其他国家也因为希腊债务危机的传导性而受到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除了希腊外,葡萄牙、匈牙利、爱尔兰等国家也开始露出债务危机的苗头。欧央行如何处置希腊债务问题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这也为此后长期困扰欧盟的希腊债务问题埋下了伏笔。

    2009年,美联储继续推行QE政策,由于QE政策刚刚推出,政策发酵需要时间,对于经济的正面效果还不明显。这就加剧了诸如欧央行与日本央行为首的反对派的质疑。特里谢与白川方明更倾向尊重市场内在规律,通过市场自我修复机制调节经济。但是,这种让市场回归常态为之前错误买单的想法势必引发老百姓不满,从而造成国民对于政府执政能力的质疑。他们的这种想法显然无法被政府层面接受。





    2009年,全球实际GDP萎缩0.1%,这也是近20年来全球经济第一次出现萎缩。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实际GDP增长2.9%,发达国家实体GDP萎缩了3.4%。经济萎缩主要来自于发达国家。2009年,全球名义GDP总量60.28万亿美元。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名义GDP总量18.9万亿美元,发达国家名义GDP总量41.38万亿美元。2009年,全球人均GDP为8970美元。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为3310美元,发达国家人均GDP为40470美元。

    2009年是金融危机后全球形势最糟糕的一年。全球经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金融危机负面影响。美联储虽然启动了QE,但政策影响并不明显。相比2008年水平,2009年全球经济全面下滑。事后,很多人把2009年称为金融危机后最艰苦的一年。从表面数据来看,也许的确如此,可实际情况没那么简单。

    2010年:未来十年宏观经济挑战

    经过了2009年的衰退后,全球各国国内都传出了各种指责声。有些国家把责任归咎于美国人的贪婪和监管不到位。的确,金融危机的起源就是美国肆无忌惮的加杠杆,过度消费透支未来。但是,在泡沫膨胀时期,全世界都在分享美国泡沫带来的财富效应。各国大多数专家并没有就此向其政府发出警告提出防范措施。即使存在一些少数具有先见之明的呼声,也被淹没在泡沫经济时期的喧嚣中。在泡沫时期的财富效应刺激下,异见者的反对声根本不受待见,有些甚至被归为“蠢货”,因为“聪明”的人没有几个会主动拆穿皇帝的新衣。

    2010年的央行年会中,各国央行行长们都明显感觉到了压力。由于经济不景气,各国政府都面临巨大的信任压力。这也是政府向央行施压要求提振经济的主要原因。美国依靠QE政策在2010年成功扭转了经济下行势头。在当时的背景下,这使得一些处于中立状态的央行行长们开始倾向伯南克。在2010年的央行年会上,伯南克暗示美联储将启动第二轮QE计划。反对派代表欧央行行长特里谢因为对于事实无法否认,只能把话题聚焦欧洲的债务危机。2010年是希腊债务危机全面爆发的一年。至此开始,欧洲陷入希腊债务危机的泥潭。欧盟、欧央行和IMF三驾马车要求直接干预希腊主权换取救助资金,但希腊方面不愿意妥协,希腊债务问题因此成为一场持久战。

    在经历了2009年经济衰退的阵痛后,2010年全球各国政府方面普遍站到了伯南克一边。他们都选择利用宽松政策托底经济以挽回政府信用。这也使得伯南克向全球推销QE政策更具底气。同时,也成为反对派领军人物欧央行行长特里谢与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之后下台的导火索。





    2010年,全球实际GDP增长5.4%,在美国QE刺激政策推动下逆转了2009年的颓势。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实际GDP增长7.4%,发达国家实际GDP增长3.1%。2010年,全球名义GDP总量65.9万亿美元。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名义GDP总量22.72万亿美元,发达国家名义GDP总量43.18万亿美元。2010年,全球人均GDP为9690美元,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为3930美元,发达国家人均GDP为42010美元。

    2010年开始,伯南克提出的QE模式开始被全球各国接受。之后,许多央行都把QE模式视为救市经典。时至今日,QE模式依旧被认为是国家度过金融危机的主要手段。2010年是全球央行态度转变的一年,正当全球都陷入对于金融危机的恐慌之际,有人开出了药方,而且至少在短期内可以看到疗效。这使得许多人重新找到了方向。(注:QE政策在短期内被证明的确有效,可在之后的检验中被发现并没有真正救市)

    2011年:实现最大程度的长期增长

    2011年,在经过了2010年的重拾希望之后,全球各国进入了模仿QE的阶段。在2010年QE模式被证明有效后,欧洲方面最先出现松动。2011年6月,支持QE政策的德拉基被提名成为新一任欧央行行长,老行长特里谢于同年11月离职。在经过了2010年短暂的喜庆之后,全球经济在2011年再次表现出疲态,美国QE政策的边际效益开始递减。

    在2011年的央行年会上,伯南克也承认了QE政策的效果不如预期,经济复苏依旧乏力。这个表态非但让全球央行行长震惊,而且还让市场吓了一大跳。2008年发生金融危机后,大家低估了负面影响;2009年经济衰退后,众人开始害怕、担忧;2010年美国救市政策取得成果后,大家开始效仿;而到了2011年,好不容易看到的希望之光,这时候带头大哥居然说路好像走错了。其实,从2011年的年会主题中就可以看出,央行行长们也意识到市场规律非人力所能逆转,所以把目标定为延长增长周期而非依靠政策跨越经济下行周期。

    2011年的央行年会中,伯南克虽然表达了对于救市政策的失望,但同时也预示了QE政策加码的信号。2011年的经济疲软也让伯南克和其他央行行长再次走到十字路口:究竟是一条道走到黑,还是悬崖勒马?事后结果证明,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大家还是选择了前者。





    2011年,全球实际GDP增长4.2%,增速再次回落。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实际GDP增长6.3%,发达国家实际GDP增长1.7%。2011年,全球名义GDP总量73.08万亿美元。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名义GDP总量26.75万亿美元,发达国家名义GDP总量46.34万亿美元。2011年,全球人均GDP为10640美元,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为4580美元,发达国家人均GDP为44840美元。

    从实际情况看,2011年的全球经济表现就已经否定了QE救市政策的有效性。政策刺激经济只能在短期内起到作用。从长远来看,人为干预终究无法阻挡市场规律的生效。至此之后,全球央行的救市初衷就开始发生转变,他们更关注如何美化数据取悦政府而非是否能够挽救实体经济。从2011年伯南克的发言中,有一点很明显。经济的发展情况与自己设计的救市路径出现了明显的偏差。也许,就是从那一刻起决定了伯南克的离职。伯南克本人并不希望开启第三轮QE。

    2012年正在变化的政策环境

    到了2012年,除了救市队长伯南克外,其他央行行长恐怕并没有意识到QE政策的负面效果。2012年,央行行长们已经不再讨论究竟是用政策干预托底经济,还是让市场自我修复回归常态。他们更关心的是如何避免经济再次陷入2009年搬的衰退,至少在数据上不能出现这种现象。

    2012年央行年会中,伯南克正式暗示了美联储有可能启动相比之前两轮规模更大的第三轮QE政策。由于2012年正值欧央行行长交替之际,当年欧央行不被关注。欧央行行长特里谢的下场也是2013年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的结局。当年的央行年会中,央行行长们讨论的是如何借鉴美联储的QE,在此基础上做修改而非另谋出路。

    有趣的是,2012年伯南克已经意识到了政策不应该长期干预市场。他在2015年接受MarketWatch采访时透露,“我从没想过零利率会持续这么久”。这意味着,根据伯南克的既定计划,在QE2后,经济本应步入正轨。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为此他不得不启动QE3,但伯南克也深知政策长期干预市场的弊端,因此在2013年就发生了更有意思的一幕。





    2012年,全球实际GDP增长3.5%,经济增速继续回落。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实际GDP增长5.4%,发达国家实际GDP增长1.3%。2012年,全球名义GDP总量74.44万亿美元。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名义GDP总量28.28万亿美元,发达国家名义GDP总量46.16万亿美元。2012年,全球人均GDP为10690美元,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为4770美元,发达国家人均GDP为44460美元。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质量保持上升势头,发达国家陷入停滞。

    2012年的全球实际经济增速继续下滑。政策对于经济的刺激作用依旧保持递减趋势。但是,随着发达国家的没落,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对于全球经济的贡献开始增大。不过,数据的美化并不能掩盖衰退的事实,全球经济通缩早就已经发生了。

    2013年:非传统货币政策的全球尺度

    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完全依靠美国一家救市政策。但到了2013年,救市行动已经从美国单方面救市变成了全球救市。2013年,欧央行行长德拉基接替特里谢之后宣布了欧央行的QE计划。同年,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因违抗“安倍经济学”而被逼下台。接替白川方明的是现任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黑田东彦执掌日本央行后全盘否定了白川方明的保守思路,实施了超激进QE政策。

    2013年的央行年会更像是一场狂欢派对。全球央行讨论的重点是QE的力度应该定多少。美国通过QE成功把就业率数据带了起来,无论这种就业率是否参有水分,数据所展现的业绩摆在那里(注:美国启动QE后,就业率持续走低,但劳动参与常年维持在62%左右的水平,在整体人口变化不大的情况下,这说明就业率回升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一批人群放弃就业以及临时工的增加)。这种结果使得不少央行行长为了政绩而放弃底线。事后证明,日本央行的救市政策非但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实效,反而使得日本政府债务膨胀,经济风险叠加。

    2013年,有趣的一幕是,全球央行本希望美联储在推出QE3后继续推出QE4。但结果是,伯南克在2013年年底打了所有人的脸。2013年年末,伯南克在宣布将要离职的同时也宣布美联储将开始缩减QE规模。也就是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拐点来了,原先宽松货币政策导向将变为紧缩货币政策导向。这使得全球央行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老司机带你们上车后自己却率先跳车了。





    2013年,全球实际GDP增长3.4%。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实际GDP增长5.1%,发达国家实际GDP增长1.3%。2013年,全球名义GDP总量76.46万亿美元。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名义GDP总量29.96万亿美元,发达国家名义GDP总量46.50万亿美元。2013年,全球人均GDP为10850美元,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为4990美元,发达国家人均GDP为44590美元。

    2013年是闹剧开始的一年,美国开始退出QE,其他央行开始启动QE。从2013年起,美联储就发现了长时间QE政策的边际效益递减。政策推行时间越长,非但对于经济没有实质意义上的帮助,反而会造成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膨胀,政府财政负担加重。2013年,美国政府险些发生债务违约,为此,美国主权债务评级遭到标普降级。此后,美国就踏上了不断上调债务上限的不归路。欧洲方面也不理想,德拉基刚上任不久就发生了著名的塞浦路斯银行倒闭事件。塞浦路斯银行倒闭让所有欧洲人看到了希腊债务问题的外溢风险,也使得市场信心更加低落。

    2014年:重估劳动力市场动态

    2014年,全球央行的救市目的开始变味了。QE政策原本的思路是:“依靠央行大量印钱,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同时,在低利率环境下鼓励企业家借贷扩张;通过企业扩张增加就业人口;借助就业增长维持、刺激消费市场;由消费市场稳定助推经济继续前行。最终,当宽松政策消耗完金融危机负面冲击后,跳过经济衰退周期,政策退出后使经济重新回到上行周期。”然而,金融危机的负面冲击并没有被救市政策消耗,只不过是被政策拖延了负面影响发酵时间。

    2014年,德拉基宣布欧央行进入负利率时代,这也是金融危机后首家宣布进入负利率的央行。同时,欧央行QE规模升级。黑田东彦则因为先前发力过猛而表现的较为低调。日本的超级QE让市场有些应接不暇相,可调控结果却反而证明了“安倍经济学”的失败。在超激进QE政策之后,日本经济的对于政策的依赖度就空前上升。日本经济已经完全成为依靠政策带动的经济,脱离了市场经济的轨道。美国方面,伯南克宣布美联储开始退出QE于2014年初正式离任,耶伦接任成为新的美联储主席。耶伦在其第一次出席央行年会上给出了美联储新的货币政策调控方向,并且也给出了鹰派信号——美联储将于当年10月结束QE。

    美联储结束QE,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也是迫于无奈。美国债务除了2013年小幅减持外,一直保持着强劲上升的势头,如今的境外机构美债持有量已经突破6万亿美元。在2014年10月结束QE的时,美联储杠杆高达78倍,欧央行只有26倍,雷曼兄弟破产时也仅30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也飙升至4.5万亿美元。长期QE政策导致美联储严重超载,国家债务规模膨胀,QE政策负面效果开始显现。





    2014年,全球实际GDP增长3.5%。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实际GDP增长4.7%,发达国家实际GDP增长2%。2014年,全球名义GDP总量78.52万亿美元。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名义GDP总量31.01万亿美元,发达国家名义GDP总量47.51万亿美元。2014年,全球人均GDP为11020美元,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为5100美元,发达国家人均GDP为45300美元。

    仔细对比数据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2011年开始,全球名义GDP与全球实际GDP之间出现了明显的增速差异,全球名义GDP增长维持在2%左右的水平,而全球实际GDP基本在3.4%至3.5%之间。这说明,全球经济已经陷入了通缩环境。这也是为什么此后全球央行行长都把通胀这个指标看得非常重要的原因。通胀是反应实体经济是否有扩张的指标。通缩现象等同于否定了QE政策的思路。事实证明,通过政策向市场注入流动性的做法并没有刺激企业扩张的欲望。因为全球资本利用低利率和宽松货币政策环境实施监管套利,利用杠杆获取暴利,从而导致资本在虚拟经济领域打转,这也是造成金融危机后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的主要原因。有钱人能够以低利率借到更多钱,依靠高杠杆投资高收益产品。

    2015年:通胀与货币政策

    美联储结束QE后,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加息。美联储何时加息是贯穿2015年一整年的热点话题。但是,耶伦并没有出席当年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而是由美联储副主席费谢尔替她出席。当时,美国国内呼吁加息的浪潮此起彼伏,而美联储利率决议也不断暗示随时都有可能加息。市场预期当年9月份是最有可能加息的时间点,因为许多经济学家都预测2015年第三季度开始,美国失业率将达到伯南克当初制定的既定目标。事后结果证明,2015年9月份开始,美国的失业率的确开始保持在5%的既定目标。根据原先计划,早就应该开始加息,恢复到之前的货币政策环境。可直到2015年12月份,美联储才开始加息。这恐怕也是耶伦不敢出席8月份全球央行年会的主要原因。耶伦深知在长期QE刺激后,经济充满了政策水分。一旦QE结束,开始收紧货币政策的话,经济就有可能显出疲态。想必她自己在接过了伯南克的烫手山芋后,心里也是酸甜苦辣百味俱全。

    2015年的全球央行年会中,由于美联储主席的缺席,从而导致当年的年会黯淡不少。美联储副主席费谢尔向市场暗示将于2015年年底加息。2015年,各国央行都在关心如何拉抬通胀。伯南克定下的2%通胀建议已然变成了全球央行的目标,许多央行行长也不思考政策有效性,更不顾各自国情,直接套用美国标准。在全球通缩阴影下,防止通缩进一步恶化成为全球央行行长最关心的问题。

    对于美联储的加息行为,全球央行非常恐惧。当初,美联储率先启动QE救市,全球央行屏息观望。毕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风险也大。在美联储短期内取得成效后,其他央行开始模仿。其他央行行长理想中的状态是,在美联储宽松货币环境下,全球央行配合其推出各自QE营造全球宽松环境,共同刺激经济继而实现共同繁荣。不过,这个梦想最终还是因为美联储开始收紧货币政策而告终。在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情况下,其他央行的QE政策效果反而被大打折扣。





    2015年,全球实际GDP增长3.4%。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实际GDP增长4.2%,发达国家实际GDP增长2.1%。2015年,全球名义GDP总量74.20万亿美元。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名义GDP总量29.33万亿美元,发达国家名义GDP总量44.86万亿美元。2015年,全球人均GDP为10290美元,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为4770美元,发达国家人均GDP为42560美元。

    2015年,实际GDP增长保持相对稳定的速度,但名义GDP却出现了滑落,央行行长们所担心的通缩还在继续。在通缩环境下,全球贸易萎缩,原油价格引领大宗商品价格全线回落,100美元/桶的石油价格已经成为遥不可及的美好岁月。虽然各国央行行长们都不愿承认通缩事实,但从事实以及央行们的反应来看,嘴上虽然说没有,可身体还是挺诚实的。

    2016年:为未来设计有弹性的货币政策框架

    2015年末,美联储开启加息路径后,2016年是众人身处恐慌的一年。因为大家都担心美联储加息的外溢效应波及本国。美联储主席耶伦也是压力山大,在美国全球化战略的方针下,她也要顾及其他人的利益。这一点从2016年耶伦屡次爽约中可以看出。根据美联储利率决议释放的信号,2016年6月份、9月份是两个重要的加息时间节点。其中,6月份加息概率最大。市场本来预计2016年美联储至少加息两次。可结果是,直到2016年末,美联储只加了一次息。从2016年第一季度末开始,美国的失业率就一直在下行。失业率早就已经低于5%的既定目标。耶伦几次三番把通胀作为拖延加息的理由。可事后证明,2017年在通胀依旧低于2%的情况下,耶伦已经加了两次息。由此可以看出,通胀只不过是一个借口,并非美联储调控的指标。

    2016年,年初日本央行毫无征兆的负利率以及20万亿刺激计划让市场大吃一惊,这也成为了黑田东彦在央行年会上的谈资。黑田东彦在年会上放出豪言,“如有必要放宽政策,日本央行绝不会犹豫。”根据黑田东彦的表态,日本经济还维持增长态势完全依靠日本央行刺激所致。这也变相证实了QE政策实际上无助于振兴实体经济的事实。耶伦则因为2016年屡次“爽约”而被黑田东彦抢了风头。耶伦一味地辩解称加息应该有序而缓慢,通胀依旧不理想。

    2016年央行年会的主题定为“为未来设计有弹性的货币框架”。这意味着行长们开始思考更具可操作性的调控。因为美联储的窘境已经成为活生生的案例。QE只是止痛药,而非治病丸。但是,在眼下这种环境下,收紧货币政策也并非上策。英国央行行长卡尼就因为过早加息引发经济衰退于2016年被迫下台。QE把央行调控空间耗尽,导致央行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2016年,全球实际GDP增长3.1%。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实际GDP增长4.1%,发达国家实际GDP增长1.7%。2016年,全球名义GDP总量75.28万亿美元。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名义GDP总量29.20万亿美元,发达国家名义GDP总量46.08万亿美元。2016年,全球人均GDP为10320美元,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为4680美元,发达国家人均GDP为43480美元。

    2016年的全球经济,除了当年经济总量相比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增加11.63万亿美元外,经济增速及质量(人均GDP)全都回到了2008年水平。但是,经济总量上升只是表面现象。2008年金融体系债务规模为80万亿美元,而2016年金融体系债务规模已升至100多万亿美元。换而言之,2008年至2016年的全球经济增长全都是依靠政策维系。QE政策的运作是由央行印钱购买债务,向金融体系注资,通过金融体系的流通性分流属性进行资源分配。可以发现,至2016年,每增长1美元GDP就需要2美元的债务支撑。QE的边际效益递减规律已经十分明显。

    2017年:促进变化中的全球经济

    相比2016年,2017年的形势更为糟糕。非但全球经济发展面临二次困境,而且,全球局势也出现了巨大变化。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后,美国从推进全球化的领导者转而变成逆全球化的先锋。特朗普带来的不确定性让所有人再次陷入迷茫。全球掀起的民粹主义风潮开始挑战西方文明意识形态。全球经济驶入了迷雾区。

    2016年的央行年会更像是一场全球央行行长展现政治智慧的表演。耶伦对于未来的货币政策只字未提,而她表示,“有些人可能是好了疮疤忘了痛,大概已经记不得金融危机造成的损失多么巨大,以及当初我们为什么要采取相应的措施。任何监管政策的调整都应当保持谨慎,并维持《多德弗兰克法案》下建立的监管框架不变。”耶伦此番言论其实是在指责特朗普经济的愚蠢。德拉基和黑田东彦则学习耶伦此前的做法,以通胀为借口延长当前QE政策的寿命。他们已经清楚的看到收紧货币政策后自己会因为经济回落而将面临的压力。

    从今年的各国央行货币政策方向看,在美联储的带动下,各国央行也意识到了长时间宽松环境所带来的危害。德拉基已经松口,透露有意向收紧货币政策,但要等待时机。黑田东彦依旧坚持宽松倾向,但其言语中透露出一种无奈,这种无奈很大程度上来自安倍晋三向其施加的压力。





    根据IMF的预测,2017年,全球实际GDP增长将为3.5%,全球经济增长开始回升。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实际GDP增长4.5%,发达国家实际GDP增长2%。2017年,全球名义GDP总量将达到77.99万亿美元。其中,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名义GDP总量31.08万亿美元,发达国家名义GDP总量46.91万亿美元。2017年,全球人均GDP预计是10560美元,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为4920美元,发达国家人均GDP为44050美元。

    从历史经验看,在金融危机后,IMF的预测往往较实际情况较为乐观,被打脸已经成为了常态。众所周知,今年是全球不确定性非常严重的一年,特朗普主张的保护主义、全球各地掀起的民粹主义、逆全球化的蔓延、地缘政治升级等问题都摆在眼前。今年的形势相比往年更加混乱、复杂。而且,在美联储带动全球收紧货币政策后,之前依靠政策早就的经济繁荣外衣将被脱下。今年全球经济大局中,明显负面影响因素要多于正面影响因素。IMF的乐观预期很难站得住脚。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证明了当初坚决反对伯南克QE救市模式的前欧央行行长特里谢与前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是对的。相比特里谢的沉默,白川方明在离职前道出了真相:宽松货币政策救不了经济,还会使得经济变得更加糟糕。可惜,当时根本没人愿意听这种话。









    回顾十年央行救市成绩单不难发现,当前全球经济的实际经济增速再次回到金融危机时水平,全球经济虽然保持增长势头,但新兴市场及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质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继续拉大。QE政策调控导致贫富差距扩大,最终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民粹主义之风。央行通过大量印钞、购债后,巨量债务导致宏观调控空间收窄,每年的高额利息蚕食经济发展红利。金融危机本身就是债务危机,通过转移债务当事人不等于消除债务,引发问题的根源依旧存在。



    实际上,2008年至今的全球通胀水平并没有明显的变化,被全球央行行长津津乐道的通胀并没有像央行行长们希望的发展,反倒是通缩阴影一直存在。而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曲线却成为了央行随意施政的借口。想要政策宽松时就称通胀不达标;想要政策收紧时就称通胀预期良好。

    根据现在的全球经济发展形势,2018年的局面可能更加严峻。金融危机已经过去十年了。十年之后,全球经济依旧处于金融危机中。拖延问题不等于解决问题,伯南克的失算在于QE政策在稳住经济下行之际,并没有消耗金融危机的负面冲击,而是把这种负面冲击递延至以后。由于QE政策只不过是短期应急之略不可持续。当政策退出后,经济下行压力还将继续发酵。“去杠杆”是全球都无法逃避的问题,一味地逃避只会使得未来负面冲击日积月累。

    最后,借用贾跃亭的一句话做总结,“让我们一起为‘梦想’而窒息(有可能真要窒息了)。”

微信公众号:财经上帝视角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 18:59:18    跟帖回复:
       沙发
    笑而不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 19:07:14   
       第 3
    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 20:55:42    android
       第 4
    水文一篇,全世界国家除了TC之外都出问题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 21:49:11    android
       第 5
    在祖国只要房价保持上涨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不管是经济的还是政治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 22:12:40    跟帖回复:
    6
        从标题拖到回复框,这篇长文把我吓住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3 6:56:14    android
    7

    人类社会是欺骗与欺负的环境,想要改变只有硬形突破,否则,就是某些机构让你用生命时间精力兑换物质与货币的简单过程。而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但是,由于有了欺骗,物质资源却变得不能够平等,并且差距天壤之别。(所谓的精神、共和、共产、公平、公正从何而来)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金融危机后十年:让我们一起为梦想而窒息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