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士非士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荒唐岁月——我的N个第一次
9994 次点击
58 个回复
士非士 于 2017/11/3 10:56:3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荒唐岁月——我的N个第一次

    士非士

    序言

    尊敬的读者,你们相不相信命运?

    如果有命运,冥冥之中又是谁主宰?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我的回答是:人生有命运;命运就是你的“八字”和你由于出生所结成的社会关系的总和;但是,命运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区间,个人努力奋斗与否,以及努力程度,决定你处在命运区间的最低点还是最高点或者介于它们之间的位置。所以,同“八字”而不同家庭出生的人有不同的人生,同一个家庭的兄弟姐妹也有不同的人生,孪生兄弟姐妹(“八字”和社会关系都相近)由于各自努力奋斗的程度不同因而也有不同的人生。总之,“八字”,社会关系,个人奋斗,三者相互作用,决定着每个人或多姿多彩或单调乏色的人生旅程!

    下面,听我絮叨絮叨过去的往事。这些往事可以折射往日的出七彩颜色,让读者窥一斑而见全豹,了解奇葩神州是如何走到今天的,今后将走向何处。

    1. 最早的记忆:我要吃四两

    我略为懂事后才从我母亲的不断唠叨和抱怨中逐步了解我的家世。我的出生地是神州中原省三宝县。三宝县地域是大洪山脉与江汉平原的过渡区,地处大洪山南麓,江汉平原北沿,地貌西北丘陵起伏,东南一马平川,湖泊星罗棋布,既是鱼米之乡,又有石膏、岩盐和温泉三种地下资源,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地方。岩盐、温泉和石膏就是三宝县的三宝。

    我的祖父是菜农,在县城里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菜地,尽管十分勤劳,也只能勉强糊口。满清王朝晚期,满人落魄,我祖父才娶一满族女人为妻,婚后养育三子二女。次子夭折,小女死于丁卯年洪水。我父亲是第三子,所以小名叫三娃。祖父认为自己贫穷的原因是不识字,所以一家人勒紧裤腰带供我伯父念私塾识字。我伯父由于识字,后来成为印刷技师,终于与“农”脱钩。我文盲父亲则继续当菜农。伯父成人后娶苏区逃亡富家女为妻。祖父变卖一半菜地给他单立门户。

    日军侵华,三宝县沦陷前夕,有钱人纷纷随国军逃亡,我伯父一家也逃往外乡,县城房价猛跌。苦于几十年租房居住的祖母,倾其所有积蓄,购得一所临街住宅。我就出生在这所房子里。这房子距三宝县著名景点“三眼井”仅200米。中共“一大”代表三宝县人刘仁静先生,自幼离开家乡,后来对三宝县的唯一印象就是三眼井。

    掘建于北宋开宝二年的三眼井,井口呈品字形,深七丈,井台用青石垒成,井圈苔痕斑斑,古朴典雅。据传,井边原建有一遮风挡雨的小亭,亭内挂着一幅木刻对联,上联:圣代即今多雨露;下联:仙乡留此为泉源。取水者你来我往,洗衣者棒槌声声,呈现一幅情趣恬静的生活图景。可恨后来主政者,一代不如一代,只毁不修,时至今日,已形迹全无。

    我外祖父是三宝县东南小镇陈家湾人,学得一手印染好手艺,既勤劳,又聪明,由学徒成长为师傅,由帮工变成老板,从陈家湾发展到县城,在县城正街开着一家前店后厂的染房,另购有一宅邸,娶一地主家小姐为妻,育有二女一男。

    但是,我外祖父嗜赌如命,竟一夜输光全部家产。当时长女已嫁人,我外祖父将年仅十二、三岁的二女留给诚实可靠的我祖父家做童养媳,仅携妻儿远走他乡,后来落脚邻县刘隔镇,重整旗鼓,东山再起,又开了一家染房。后来,外祖父被划小工商业者成份,染房被“合作”化。外祖父后来常对晚辈说:“好在我好赌,否则我被划成资本家,你们的日子更难过!”

    我母亲名秀子,自幼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跟随父亲茶馆进酒馆出,不曾学得一丁点女功,陡然沦为童养媳,免不了常出差错,甚至打碎物件,所以经常挨骂受气。大约过了三年,我父母才圆房成亲,一年后,也就是1945年8月生下一男婴。那一年,对于中华民族是喜庆的一年——侵华日军投降,对于我们陈家二房也是喜庆的一年,终于香火可续。那时,伯父家已生育二子,依次取名为金锁、银锁。按序,我胞兄应取名铜锁,可能长辈们嫌这个名字不够尊贵,与二房长子的地位不相称,特取名贵锁。随着我胞兄出生,我母亲的景遇有所好转;但是,一年两年三年过去了,我伯父家第三个儿子财锁出世,我母亲的肚子依然扁平,总是没有妊娠迹象,处境就每况愈下,直至恢复到童养媳待遇。我祖父母和我父亲对我母亲继续生育完全不抱希望。可怜的母亲只怪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忍气吞声地过着灰心丧气、暗无天日的日子。

    直到1957年初,母亲似乎病倒了,浑身无力,嗜睡厌食。婆婆骂她偷奸耍猾,好逸恶劳,继续逼她起床做事,不做事不给饭吃。不知过了多少天,隔壁李家伯母实在看不过去,提醒我祖母说,秀子可能怀孕,我母亲的景况才有所改善。这年冬日的一天深夜,我母亲产下一男婴,就是我。据说,我一出世就哇哇大哭,惊动左邻右舍。隔壁李家伯母问生了个么娃,祖母回答说:生了个带把的,顺便问:现在几点啦?李家伯母回答说:两点。

    尊敬的看官,你们信不信?我降临的这个家庭当时穷得居然没有一个计时器——时钟。

    不过,用现在的眼光看不穷——毕竟自有一套占地90平方米建筑面积180平方米的临街房产。

    我哇哇大哭是因为不舒服。可以推想,我在母亲怀中的10个月,母亲尚食不裹腹,作为胎儿的我肯定营养不良。刚出生的我,弱不禁风,寒冷给我当头一棒,导致我发烧,而且高烧不退。恰巧,我祖母一病不起。算命先生说这是祖孙俩翻坎子,命硬者活,命弱者死。果然,当祖母逝世,丧事办完之时,竟然是我病愈之日!

    我父母都是文盲,又粗心大意,我的出生月日是我成人以后依据母亲的回忆推算出来的,可能不准确。反正我不是什么大人物,不准确也无所谓,误不了谁的事。但肯定的是,我从记事起,母亲是家庭妇女,也就是说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父亲是国营中原省三宝石膏矿工人。

    我不知道别人的记忆最早能追忆到几岁。天地良心,我没说谎,我的记忆最早可以追忆到一岁,如果我母亲说我生于1957年冬没错的话。天下智商正常的母亲都应该记得住自己所生孩子的出生年月吧。我印象极为深刻地记得,每次大人出去到公共食堂打饭,我都会扶着墙壁蹒跚地走到大门边,扶着门框,用哭腔不断地重复:

    “我要吃四两耶!”

    不知过了多少年,我的父母、舅舅、外公外婆,常常学着我用哭腔说“我要吃四两耶!”取笑我。我要弄清情况,问他们: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1958年办公共食堂呀。”他们回答。

    “我才一岁,没有那么大饭量吧?”我不解。

    “食堂克扣呀,四两恐怕不到一两。”他们解释。

    “食堂为什么要克扣?”我问。

    “政府说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吃饭不要钱,人们敞开肚皮吃。刚开始,政府撑得住;后来撑不住了,只得短斤少两。”他们又解释。

    “自己做饭呀,免得我挨饿!看,我个子多矮小。”我责怪道。

    “政府大炼钢铁,把家家户户的锅、刀,凡是含铁的物件都收走了。怎么做饭?”他们继续解释。

    我无言以对。59-61年,常常食不果腹,瘦得皮包骨头,记忆犹新。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3 11:20:22    跟帖回复:
       沙发
    先ding后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3 11:36:37    跟帖回复:
       第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3 12:44:51    跟帖回复:
       第 4
    更正:下面,听我絮叨絮叨过去的往事。这些往事可以折射出往日的七彩颜色,让读者窥一斑而见全豹,了解奇葩神州是如何走到今天的,今后将走向何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3 14:10:00    跟帖回复:
       第 5
    继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3 14:47:27    跟帖回复:
    6
    (第二章贴过,被删。再删,我抗议,并放弃本帖。请版主放行!)

        2. 后天失调

        1957年,作为人民一部分的知识分子初次领教了红 色恐怖,一大批知识分子先被引诱出来向D提意见,后又被D划成“右派分子”,惨遭不幸。也就在那年召开的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违反组织原则和“八大”方针,不经过集体研究,突然专断地用“阶级矛盾”取代“经济落后”当作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导致中国陷入近20年的动 乱之中。也是那年的11月,毛泽东在参加各国共产D和工人D莫斯科会议期间,向全世界吹了个大牛皮:十五年赶超英国。从此,中国万劫不复!我就是出生在那一年冬月老日,而且成长在那以后的荒唐岁月,换一句话说,这就是我的“八字”。我的命运与年轻的“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命运是何其相似!“新中国”没有经历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直接进入社会主义,完完全全的先天不足!诞生后,一会儿左,一会儿右;一会儿“跃进”,一会儿“动 乱”(实际停滞),名副其实的后天失调!

        我的家乡中原三宝县的历任主政者几乎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弄潮人。中原省的第一个人民公社就诞生在三宝县。三宝县的共产风、浮夸风也刮得很凶,由此带来的后遗症很严重,三年困难时期死了很多人。我能大难不死,捡一条小命,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我后来有了两个妹妹(大妹1962年出生,小妹1964年出生)。我们都成人后,我在兄妹四人中个子最矮小,恐怕与我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关系很大。如果说,三年困难时期导致我物质营养失调的话;那么,随后发生的“文化大革命”则导致我精神营养失调。

        我1965年上小学,第二年爆发“文化大革命”,8、9岁的我懵懵懂懂地被组织去参加一次又一次游行示威,喊着自己根本不理解意思的口号,开始停课“闹革命”,后来“复课”“闹革命”。三宝县,因一名县长被打死和多名工人在武斗中丧生,成为“文化大革命”重灾县。我目睹了从“破四旧”到打、砸、抢和冲击D、政、群、公、检、法、司、军全过程。一方面,我失去了接受正规系统教育的机会;另一方面,我又耳濡目染了人与人关系最丑恶的一面和乘势泛起的中国文化渣滓。学黄帅,学章铁生,学高喊“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那谁,就是不学文化;打乒乓球,打篮球,踢足球,拉二胡,拉提琴,吹小号,就是不专一。其结果:无文化,无专长,无健全人格。我1975年7月高中毕业时就是这样,实际文化水平:数学,不会通分;语文,写不出一篇完整文章,仅相当于小学二、三年级文化水平。

        在我的青少年时期,有几个人和几件事对我的人生影响较大,我敢肯定,我至死都不会忘记,而且一直在内心深处感激他们,并想报答他们;但苦于总是地位卑微、穷困潦倒而不能如愿。因此,我不能不尽我的记忆力按时间顺序记叙一下,以表我对他们的由衷的谢意。

        第一位是我的邻居陈玉慈先生。他是盲人,鳏夫,有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女儿,住在我家北隔壁,两家共一堵墙。他有一个外甥,小名叫三坨,三坨一家与他合住在一起。我常到他家去玩,随三坨叫他舅舅,听他教三坨数数,我就跟着学,所以,他是我的第一位数学老师。我胞兄1963年入伍当兵,两个妹妹太小,我感到孤独时就去与陈玉慈先生做伴。陈玉慈先生是一位奇特的盲人,他自己做饭,自己拌饲料喂猪,甚至自己往开水瓶灌开水和修理挂钟!他闲下来就给我讲故事,什么《卖油郎独占花魁》、《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桃花扇》、《三国演义》,等等,在“文 革”期间讲这些东西是冒风险的。如果说,我父亲仅仅是我的物质父亲的话,那么,陈玉慈先生就是我的精神父亲。他对我的影响或多或少抵消了一些“文 革”给我的消极影响。如果没有这位精神父亲,我不知道我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想,至少,不会成为一个有文化的人。

        我们那拨人从上学的第一天起,就接受阶级斗争教育。我们被灌输,除地主和资产阶级外,人民内部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而我脑海中的高低贵贱区别,在上中学时就形成了。那时,在农忙时节,我们经常被组织去农村支援农业生产,叫支农,早晨吃过早餐去,中午吃自带干粮,晚上回家吃饭。像我们平民百姓家的孩子带炒饭或油条、锅块、馒头;而干部家的孩子带的是公家食堂用上等面粉做的肉包子,让人看着馋得往肚里咽口水!我那时就深深感到,所谓的人民,其内部是有高低贵贱之分的,一部分干部已形成了一个官僚贵族统治集团。本世纪初我以“黄河”为笔名在国内网络和美国的“民主论坛”上发表的长达5、6千字的《改革开放中的中国社会结构》一文,是长期观察、感受和思考的结晶,绝非心血来潮的突发奇想。

        我上中学时是学校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成员。女队员则是从各年级各班挑选出来的漂亮女生。我们每天早晨和晚上及周六半天周日全天一起训练或排练。可是,那时男生女生之间的正常交往都被看成资产阶级的东西,平时男生女生根本不说话,加之我天生腼腆、自卑和不善言语,虽情窦初开,也只能饱眼福,不能和谁来往。记得是高一暑假,一日晚饭后,常演男主角的华跃发告诉我,说他约好丹丹和另外一女队员晚上在广场见面,邀我同去。丹丹是我们宣传队里最具成熟美的女生,比我和跃发高一届,眉清目秀,五官端正,胸部和臀部明显比其他女生大,很多男生追求她。我不相信他的话。跃发发誓说跟丹丹说到过约我同去。晚上,我们如约前往,果然在约定地点会到了丹丹和另外一女生。那时没什么娱乐活动,我们见面后也就说话散步,可我感觉异常愉悦,甚至第二天我在做小工(暑期给瓦匠当助手挣钱)的时候,虽然做着十分繁重的体力活却并不感到苦和累,而且,从内到外浸漫着一种莫名的喜悦,难以抑制,按捺不住。那个难忘的暑假,我白天工作,晚上约会。有时丹丹突然到工地看我(也有可能路过),我既高兴,又窘迫。

        开学后,我们继续来往。那时,我们男生成群结队上学或放学,有时她碰到会叫我,而当我跑到她跟前问什么事时,她只是灿烂地一笑,说:傻瓜,没事,去吧。让同路那些男生羡慕死了。现在回想起来,其实,自始至终我们连手都没碰过,我们的交往非常纯洁和美好,就像乌云散去后的天空,连绵阴雨后的晴天,纯净而清丽。至于我的过度反应,恐怕是一颗青春萌动的心被压抑得太紧太久,突然松动就倍感新鲜和畅快。严格地讲,那不是恋爱,充其量是男女生之间的友好交往。听说,我的那位学姐高中毕业后不久嫁给了一位军人,后随丈夫复员到他的家乡。我想她一定生活得很幸福,好人一生平安嘛。

        还有三位老师让我终身难忘。一位是褚远安老师。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上小学时被组织去一中观看批判远褚安老师的漫画。我上高一时他教我们“农基”课(那时物理课叫工业基础知识课,化学和生物合二为一叫农业基础知识课)。以前我们很不喜欢上“农基”课,可自从褚远安老师教我们“农基”课后,我们天天盼着上“农基”课。为什么?因为他不是照本宣科,而是把与课本内容相关的课本以外的知识糅合进来讲,做到融会贯通。比如,讲细胞和胚胎,他就夹带着介绍达尔文及其生物进化论。要知道,“文 革”期间宣扬达尔文及其生物进化论是冒风险的。他是一位有胆识的老师,经常针砭时弊。他的书法很好,尤其是行书和小楷。听说他并没有上过大学,但他勤奋好学,所以学识超人,深受师生爱戴。

        再一位就是我高一班主任岳新年老师。听说,他“文 革”前毕业于华中师范学院(今华中师范大学)。他是一个精力旺盛,活力四射,整天忙碌不停的人。他总是匆匆忙忙进教室,拿起粉笔就讲课,不用课本,不用讲义,下课又匆匆忙忙离开。课余,他带领我们搞“勤工俭学”(赚的钱归学校),办武术队、舞狮队。我们班在他的领导下成了全校开展各项活动最积极最活跃的班。他曾带领我们去西十校办农场建了一座小水库。我们自带生活用品和行李在农场劳动生活了一个月,白天劳动,晚上睡地铺。他让一名女生回家找她当食品公司书记的爸爸买来猪骨头(买猪肉要供应票),熬了一大锅汤,那个香哪,馋死人!几十名学生拿着碗排起长队等着喝汤。岳新年老师亲自操勺舀汤。他望着长长的队伍高喊我的姓名,说:第一勺是你的。大家不解地面面相觑,我红着脸走出队列伸手接着汤,一股感激之情油然而生。只有我知道他为什么把第一勺汤舀给我。原来,白天劳动时,我上厕所拉大便,拉了一个小时,挣得脸红脖子粗也拉不出来,只拉了一淌子血。我自小就是这样。可能有人告状,说我耍猾偷懒,岳老师亲自进厕所核实。他扳起我的屁股一看,见鲜血直流,说了一声有内痔,转身就走。于是,就出现了晚餐那一幕。由此,岳新年老师的正直、善良和慈爱可见一斑。我们毕业不久,岳新年老师调入一个中等城市的大学,后来评为副教授、教授,并一度被安排为那个市的政协副主席。

        第三位老师是我高二时的班主任张玉清老师。他也是毕业于名牌大学,据说是华东师范学院(今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他讲课和训话的特点是声情并茂,唾沫横飞,管理学生特别严厉。我们那时是两年制高中。我们班毕业几十年来没有一个人走上犯罪道路,而且多数还比较有出息,恐怕与张玉清老师在我们毕业前夕常敲警钟有很大关系。我们毕业前曾在县农科所劳动一个月。记得一天正在除草,不少同学在谈论中流露出憧憬高中毕业后的无拘无束,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而我则忧心忡忡地说:也许有人管是好事,而无人管是坏事。立即遭到一片嘲笑。这些都被张玉清老师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收工集中的时候,张玉清老师借我的话发表了一篇情真意切、语重心长的谈话,大意是既要积极投身社会,又要具有危机意识,还要处理好自由和纪律的关系,努力成就一番事业,让我们受益非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3 16:44:21    跟帖回复:
    7
    三楼怎么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3 16:48:35    跟帖回复:
    8
    记忆惊人,我40年前的事情都忘了,当然,那时我才2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3 21:51:23    跟帖回复:
    9
    敏感词太多吧,所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4 10:21:27    android
    10
    今天从天津机场出发去新加坡一趟,原定8:35登机,现在还未登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4 15:06:54    跟帖回复:
    11
    等待更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5 1:15:11    跟帖回复:
    12
    顶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5 7:51:13    android
    13
    回国后更新,目前人在国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6 13:47:37    跟帖回复:
    14
    等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9 20:11:02    跟帖回复:
    15
       3. 目睹文 革

        我是1965年9月上小学。我每天上学和放学都经过邮政局门前。文 革爆发的消息最新从邮政局门前的布告牌散发开来。那是由北京来串联的大学生章贴的。记得一章是毛主席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章大字报》,还有两章标语:“打到刘少奇!”和“打到邓小平!”刘少奇当时是国家主席。邓小平当时是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这些消息如同一颗重磅炸弹爆炸,在我们县城引起巨大震动。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莽撞青年,首先响应,联合志趣相投的一帮人,本着“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精神,揪斗本单位的领导人,继而揪斗部门领导人,最后揪斗县长、县委书记。开始是个别行动,后来发展成为有组织的行动,成立造反派组织。后来全县形成两大相互对立的造反派组织。一个叫“D政机关造反总部”简称“D政总部”,组成人员是机关普通干部,由于有各种顾虑,对当权者公开造反,暗中保护,被人们称做保皇派。另一个叫“红色造反派联合总部”,简称“红联总”,其成员是来自全县国营和集体企业的职工,人多势众。其骨干成员则是县建筑公司和城关方木社两家集体企业的瓦匠和木匠,为首的是位瓦匠,名叫李志强。他们是当时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群体。他们是货真价实彻彻底底的造反派。他们打倒当权派,赶走保皇派,冲击公检法,冲击武装部,抢夺枪枝弹药,在组成“革命委员会”之前,一度主政,充当社会管理者。全县唯一的县委书记乘坐的美制小吉普变成“红联总”司令的专车,县委县政府办公楼成了“红联总”的驻地。上到县委书记县长,下到农村生产小队长和城里选区委员(相当于现在的居委会主任),凡是有官衔的,一律遭批斗,被打倒。对当权者的不满发泄得酣畅淋漓,扬眉吐气几乎写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

        文 革开始时我9岁,结束时我19岁,我充其量是打酱油的。我没有参加文化大革命,但我亲眼目睹文 革在我家乡的发生、发展、结束的全过程,看到过从“破四旧”到打、砸、抢和冲击D、政、群、公、检、法、司、军的细节。记得,造反派闯进兵役局(即现在的人武部)大门,直扑西大堰孤岛上的武器库,撞开库门,平时只有在电影中才能看到的武器弹药,突然呈现在造反派们面前,什么步枪、手枪、轻机枪、重机枪、高射机枪、小钢炮、大钢炮、火箭筒,造反派们爱不释手。这些武器弹药成为他们掌权的资本。支左部队拿他们没办法。还是后来实行军管,逮捕李志强,才收回武器弹药。

        长大后,才基本弄清文 革的成因。官方的口径是:毛泽东对国内政治形势做出错误判断,认为共产D内产生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D和国家已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维护D的纯洁和寻求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道路,他决定发动一场群众性的“文化大革命”。林彪,江青一伙野心家利用和助长毛泽东的错误,企图乱中夺权,从而导致“文化大革命”的全面发动。

        学术界比较一致的观点是:“文化大革命”的发生,其根源深藏于“文化大革命”前的中国所形成的经济政治体制以及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中。

        笔者认为,“文化大革命”发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被人们忽视了,那就是人民群众对当时管理阶层的不满。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共产D执掌了大陆统治权。不偏不倚地讲,共产D用小米加步枪打垮美国支持的武装到牙齿的国民D几百万军队,没有广大老百姓的支持是不成的。这是广大人民群众用一种特殊方式在国共两D之间做了一次选择,投了一次票。他们选择中共做自己的父母官,是主权在民这一规律的在特殊情况下的生动体现。人们欢天喜地地庆祝新中国成立。城市贫民得到了工作岗位,农村农民分得了土地,他们由衷拥护新中国和共产D。但是,随着三大改造的进行和完成,人们的热情和喜悦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对管理阶层的不满情绪。尤其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之后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饿死了很多人,人民群众对管理阶层的不满情绪达到顶点,等待着机会发泄。毛泽东亲自发动起“文化大革命”,给人民群众制造了机会,人们立即踊跃参加,投身进去。反修防修是政客们考虑的事,人民群众站不到那高,看不到那远。作为人民群众个体,他们是各怀目的和用心参加和利用“文化大革命”的。但比较一致的目的就是发泄不满。笔者街坊卢文武,曾任区委书记,工作作风粗暴,率农民修建水利工程,在严寒隆冬强令农民不分男女,一律赤裸上身劳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用手枪射杀农户家畜解馋。“文化大革命”一开始,他首当其冲,被批斗,被暴打,被扭送公安机关。绝大多数官员选择逃亡,只有县长王忠强忠于职守坚守岗位,却被造反派活活打死。倒是监狱救了卢文武一命。他在文 革结束若干年之后,又官复原职,直至退休。

        最近比较火的电视剧《情满四合院》关于文 革那段的剧情,验证了我的观点。

    9994 次点击,58 个回复  1 2 3 4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荒唐岁月——我的N个第一次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