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正是对法国共和民主革命的仇视产生了法西斯主义理论
22082 次点击
89 个回复
dsbird 于 2017/11/10 12:00:2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这种说法无疑是正确的,麦斯特倡导的法西斯主义在一个多世纪以后得以肆虐。

    几乎所有的政治学说和信仰都建立在某种人性论的基础之上的,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强调先天造就的认为人性是理解社会的钥匙,另一场关于人性的重要争论,是以竞争与合作的相对重要性为中心的。许多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和一般的社会科学及政治学观点,反映了一种关于人类行为是为追求私利和以自我为中心的假定,如果人类在本质上是贪婪和竞争的,那么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形成就是自然的和不可避免的,只能用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加以引导,事实上经济危机在资本主义社会经常爆发,但由此而搞全面的计划经济经济立马凋敝和失败,从这点来说自由主义学派人性论并没有什么错误,所以社会主义学派的服从下的平等与天主教几乎没有什么差别,这与自由派的自由平等原则有着天壤之别,几乎所有天主教国家和传统社会主义相比于新教基督教社会科技经济文化发展都是后进和落后国家,说明顺自然才是符合人性的东西,能够促进人类的发展。萨特的存在先于本质说明人的自由是不可冒犯的,

    人的一生,会因为人文环境,特别是比较强制的氛围,会跟随政治家们制造的思维方式思考,行动。很多人也随之起舞,做一些蠢事,也做一些好事。而有些人致死都不会觉得自己干料蠢事;即便知道自己干料蠢事,可是思维方式却早早定型,永远停留在某个时段,谓之思想愚蠢。如果一个人至善,至美,那一定生活在乌托邦之社会中。在现实生活中,大家一定会感受得到。无论是上流社会的宠儿,还是不入流的小姐,挑夫,决然不会有完人,如果从不承认自己有错,觉得自己永远正确,给周围的人也是造成一种痛苦,那这种正确又有何意义。也许你自己觉得自己至善,旁人却能看到你人性的扭曲。按照迈斯特所有的传记作家和评论家那些栩栩如生的描叙,约瑟夫.德.迈斯特并不属于这个浪漫主义的世界,他痛恨浪漫主义精神。像夏尔.莫拉斯和T.s.艾略特一样,他赞同古典主义的三位一体,支持君主制和教会。他是纯粹的拉丁精神的化身,他赞同古典主义的三位一体,支持君主制和教会。他是一个保守的天主教徒,一个学者和贵族,也正是法国大革命的教条和法令所要触犯的人-法国人、天主教绅士。对于经验主义、自由主义、专家政治和平等民主,他一律反对;对世俗化怀有敌意,反对一切形式的非教派的、非制度化的信仰。这是一个强有力的、拉到车的人物,他的信仰和思维方式均来自于教父的教导和耶稣会的律令。“一个残暴的专制主义者,一个暴躁的神权政治家,一个不会妥协的正统主义者,并且倡导教皇、国王和执行绞刑这构成的换谬的三位一体论,随时随地维护最苛刻、最狭隘、最顽固的教条,一个出自中世纪的黑暗人物,在他身上部分是博学的学者,部分是教会法庭审判者,部分是死刑执行人。他的基督教是恐怖的,要求被动的顺从并且奉为国教。

    麦斯特的作品被认为饶有兴趣但并不重要,是封建主义最后的绝望挣扎,以及黑暗时代对于进步的抵抗。他的学说甚至更为重要的是他的精神趋向在他自己的时代还没有接受的土壤,不得不等到一百年以后才得以自我实现

    在迈斯特最富有创造力的时代,当时大众意识最关心的问题,亦即一个普遍问题的变体:人们怎样才能得到最好的统治?一切理性主义这的解决方案因为法国大革命为声名扫地。在18世纪最后20年,这些设想曾经在最热情洋溢的言说中得到宣扬。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导致了它的失败?法国大革命史经过长期酝酿和讨论之后,对西方世界自从基督教兴起以来整个的生活方式蓄意进行颠覆活动,就此而言,可以说大革命在人类历史上是最独特的事件。而那些被革命毁灭的人而言,说它是一场无法理解的大灾难更适合一些,那是大众的堕落和愚顽的一次突然发作,是晴朗的天空卷过的神秘风暴,它横扫了旧世界的根基。毫无疑问,对于那些流亡到洛桑、科布伦或伦敦的顽固、愚昧的贵族们来说,这就是真正发生的事。而对那些中产阶级的思想家,以及无论何种阶级,所有激进的或自由的知识分子不断宣传鼓动的影响的那些人来说,至少一开始,他就被当成一场期待已久的拯救,是光明战胜古代黑暗的决定性的胜利,它将开启一个新的阶段,人类最终开始掌握自己的命运,借助理性和科学的应用而获得解放,不在是自然的牺牲品——自然之残酷是因为她不被我们理解;也不再是人自身的牺牲品——只有当人在道德武器或智识方面有盲区或被扭曲的时候才能产生压迫和破坏。

    然而革命并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在18世纪的最后几年以及19世纪之初,对于公正无私的历史观察以及欧洲新工业时代的受害者——他们看的更清楚——来说,以下这一点越来越清楚:尽管人类的负累在,某种程度上从一个肩膀换到另一个肩膀上,人间惨剧的总量却并没有显著的减少。随后出现的有关革命事件状况的分析,各执己见;其中,有的是为了真正理解这件事,有的人是渴望找到责任者,换句话是为了澄清自己。

    自由主义者将一切问题都归咎于革命的恐怖,以及暴民的统治及其领导人的狂热,他们超出来哦应有的限度,超出了理性的限度。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发生了分歧,而且对于社会经济因素(首先是财产关系的结构)缺乏足够的重视,结果导致当他们实际面对时软弱无力——这一点在那些革命缔造者身上暴露无遗。天才的改革者们,比如西斯蒙蒂和圣西门对于各种社会、政治和经济冲突的起源、起源和结果,曾经提出了具有原创性的解释,与他们的理性主义前辈所采取的先验方法截然不同。具有虔诚信仰和形而上学思想倾向的德国浪漫主义者,把溃败归咎于理性主义者那种错误意识的摇摆不定,认为它对历史的理解有极深的谬误,他对人类以及社会本质的看法也是机械主义的。神秘主义者和光照派教徒则提出根源在于人们不能理解与超自然的精神力量的和谐相处,这种精神力量的和谐相处,这种精神力量远比物质因素或者头脑中持有的其他观念更为重要,正是它统治了人民和国家的命运。保守主义者其中既有天主教徒也有新教徒(柏克、赫尔德等等)则谈到了无限联合体和不可分析的网络的独特力量和价值,以及柏克所谓的千丝万娄的社会关系和精神的网络,一代又一代人从诞生之日起就受其影响,他们所拥有的甚至他们自身,多半均拜其所赐。这些思想这赞美代代相传的神秘力量和传统的延续,他们将其比喻为浩荡洪流,以此与时流——如那些鲁莽的法国哲人所倡导的思想,一些不切实际的观念把他们的心智搞糊涂了——相抗衡,甚至可能自取灭亡;

    像伯克一样,迈斯特也否认了人这种创造物的实在性的概念:1795年宪法,就像他的先例一样,是为了人而制定的,但是,这世上并没有人这种东西。在我有生之年,我见过法国人、意大利人、俄罗斯人等等。感谢蒙田,他让我知道,好友可能有波斯人。然而,谈到人,我可以断言,我从来没有见到他;即使他存在,对我来说,也是未知的。

    历史学家一般把迈斯特归于保守主义者之列。据说,他和博纳尔德代表了天主教保守势力的极端形式:他们是传统主义者、君主主义者蒙昧主义者,顽固坚持中世纪的学术传统,对大革命之后欧洲出现的一切新生的活跃的东西都怀有敌意,徒劳地企图恢复一种古代的,在民族主义和民主政治之前的中世纪神权——这种神权政治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他们的想象。

    具有虔诚信仰和形而上学思想倾向的德国浪漫主义者,把溃败归咎于理性主义者那种错误意识的摇摆不定,认为它对历史的理解有极深的谬误,他对人类以及社会本质的看法也是机械主义的。神秘主义者和光照派教徒则提出根源在于人们不能理解与超自然的精神力量的和谐相处,这种精神力量的和谐相处,这种精神力量远比物质因素或者头脑中持有的其他观念更为重要,正是它统治了人民和国家的命运。保守主义者其中既有天主教徒也有新教徒(柏克、赫尔德等等)则谈到了无限联合体和不可分析的网络的独特力量和价值,以及柏克所谓的千丝万娄的社会关系和精神的网络,一代又一代人从诞生之日起就受其影响,他们所拥有的甚至他们自身,多半均拜其所赐。这些思想这赞美代代相传的神秘力量和传统的延续,他们将其比喻为浩荡洪流,以此与时流——如那些鲁莽的法国哲人所倡导的思想,一些不切实际的观念把他们的心智搞糊涂了——相抗衡,甚至可能自取灭亡;

    历史学家一般把迈斯特归于保守主义者之列。据说,他和博纳尔德代表了天主教保守势力的极端形式:他们是传统主义者、君主主义者蒙昧主义者,顽固坚持中世纪的学术传统,对大革命之后欧洲出现的一切新生的活跃的东西都怀有敌意,徒劳地企图恢复一种古代的,在民族主义和民主政治之前的中世纪神权——这种神权政治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他们的想象。实话说,这不过是启蒙时代理性主义哲学毫无理由的乐观罢了

    某种意义上说,迈斯特远比理性主义传统更为深刻,他真正看到了隐藏在大众政治逻辑背后的极权主义阴影(只不过他认同并且歌颂这一阴影);20世纪共和极权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狂乱叫嚣有力的回应了他的深刻洞见不受节制的人民将在革命的名义下肆无忌惮地摧毁一切秩序,而在废墟之上,建立起的将是教皇+国王+侩子手的三位一体,秩序于是重新降临

    很显然,我们不能认同迈斯特的三位一体,毕竟诅咒自己是没有意义的

    但迈斯特的伟大洞见有助于我们真正认识自己,正因为如此,以赛亚.柏林才说:"自由需要有人支持也需要有人反对,正如质问上帝的梅菲斯特并非不曾得到回应."

    1753年约瑟夫.德.麦斯特出生在尚贝里,是参议院主席十个孩子中的长子。他得到的头衔是萨伏依公爵领地的最高司法长官,该领地后来归属了撒丁王国。他们一家是从法国尼斯搬来的,他觉得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法兰西。在那些居住边疆甚或是国家之外的人身上,常常可以发现他们对自己血脉相连、情感所系的国家的这种崇敬之情;他们对其终生都怀有一种浪漫主义的情愫。终其一生,麦斯特都是他所在国家之君主的忠诚国民,然而它真正热爱的却唯有法兰西,(即格劳秀斯之后)并称其为天国之后最为公正的王国。

    历史学家们一般把麦斯特归于保守主义者之列,据说,他和博纳尔德代表了天主教保守势力的极端形式:他们是传统主义者、君主主义者、蒙昧主义者,顽固坚持中世纪的学术传统,对大革命之后的欧洲出现的一切新生的活跃的东西都怀有敌意,徒劳地企图恢复一种古代的在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之前的中世纪神权政治——这种神权政治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他们的想象。对于博纳尔德来说,这种描叙有几分真实,博纳尔德头脑简单、视野狭窄,并且在漫长的一生中变得越来越狭隘和紧张。作为一位官员和绅士——无论是在这两个词最好的还是最坏的意义上,都可以说——博纳尔德真正做到了在日常生活中尽力贯彻阿奎那留下的意识、道德和政治的规范。他的做法粗暴、机械、不知变通对他所处时代的认识上,持有顽固的、有时甚至是自得的偏见。他宣称,自然科学是一套荒谬之词,渴望个人自由也是原罪的一种形式,任何对绝对世俗权力的占有,无论是个人的独裁,还是民众的集体领导,都是对神圣权威的亵渎和排斥,而神圣权威的唯一代表只能是罗马教皇。竞争——自由主义者的万能灵药是对神圣戒律的抗命违反,与之类似的探讨正统神学的神圣领域之外的知识,只不过是腐败闲散的一代人为了满足焦躁的情感而没有规矩的猎奇。唯一适合人类的统治形式就是欧洲的庄园和行会的等级制,社会组织应得到传统和信仰的肯定,掌握最高的世俗权威和精神权威的是教皇以及那些作为教皇帐下忠实而又顺从的代理人的王公们。上面这些观点都是博纳尔德用冗长、阴郁、冷酷、单调的笔调写下来的。

    迈斯特特别敬重博纳尔德,尽管从未谋面,但有书信来往。是法国人,博纳尔德是一个出身于古老家族的贵族,而迈斯特的父亲只是一个新近跻身贵族之列的律师;博纳尔德是斗士和朝臣,而迈斯特主要是法学家和外交家。光彩照人,极受贵族们的敬重。博纳尔德在政治上是一个中世纪问题专家,天主教会重建运动的顶梁柱,当时已是一个过时的人物——迟钝、缺乏想象力、学识丰富,但冷酷无情,拿破仑认识非常到位:尽管博纳尔德对他的统治怀有敌意,倒可以抵挡所有批评思想的屏障,实际上有利于他的统治的稳定,因此他不仅在学院里给博纳尔德一席之地,还邀请博纳尔德担任他儿子的导师。迈斯特则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人,另外一种思想家。他的视野同样冷漠,他的思想同样强硬而又冰冷,但他的观念——即有积极的一面,亦即世界在他的眼中是怎样的,并且希望他怎样变化;又有消极的一面,亦即他将摧毁其他的思想和感情派别——却更为大胆狂放、更加有趣、更具有原创性、更强有力,实际上,也比博纳尔德狭隘的正统主义之的任何幻想都更有威胁性。因为迈斯特能够理解,旧的世界正在死去——这从博纳尔德哪里看不出来,而且他认识到了正在确立之中的新秩序令人生畏的形貌——博纳尔德却永远认识不到这一点。迈斯特关于新秩序的看法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同时代的人。不过,他的确是预言,这些判断在当时非常荒谬,但在今天我们看起来司空见惯了。对于他同时代的人来说,也许对于他自己来说,他都好像是在冷静地凝视着古代的,封建的过往时代,但事后证明,他所看到的东西远比那种热血沸腾的未来憧憬更为明晰。他的有趣之处和他的重要性也就在于此。

    19世纪初,迈斯特作为撒丁国的外交使节来到了彼得堡。迈斯特在他的俄罗斯回忆录里写道,在四五个世纪之中,教皇可以把一小撮胡搅蛮缠的律师赶出教会,而他们也可以跑到罗马,获取赦免。大教主们单方面可以将一些难以驯服的佃户约束在他们的土地上,而且能够做到秩序井然。而在我们的时代,我们同样失去了稳定社会的两大支柱——宗教和奴隶制,好比遗失铁锚恶轮船,被暴风吹走,已经遇难失事。

    政府是一种真正的宗教。它有自己的教条,有种种神秘之物。将其交付于个人的议论,是对它的毁灭之举。它之所以赋有生命,依靠的是国家,更确切地说,是凭借一种政治信仰,政府作为这一信仰的一种象征物,人的第一需要时应当把他日益生长的理性完全消失,消融与国家的理性之中,也就是说,将其有个体的存在转化为另一种存在方式,公共的存在。这就好比是河流入海,河流之水融进去料汪洋之中,但实际上依然是存在的,只不过没有了本来的名称,或是个体的特征。

    这种景象和教育和我们现在社会中存在的一种教育是何其相似。所以才说,科学社会主义的内核来自迈斯特主义,而和马克思主义基本没有关系

    迈斯特否认诸如自然和自然权利这类抽象的东西有任何意义,他让天赋王权这一声名狼藉的学说重获新生,而且特捍卫神秘与幽暗有时非理性作为政治生活之基础的重要性。他以其显著的鲜明和果决。抨击一切形式的清澈明晰与理性的组织。就气质而言,他跟他的敌人雅各宾派很相似;像雅各宾派一样,他也是一个全心全意的信仰者,一个激烈的睚眦必报的人,一个彻底的极端主义者。鼓吹靠信仰和传统而得到拯救。

    霍尔巴赫和卢梭是彻底的对头,但谈到自然却怀有敬畏之心。视其为和谐。善意、无拘无束。而在迈斯特那里,恰恰相反,结果发现自然史青面獠牙。在《圣彼得堡之夜》中,迈斯特告诉我们:在整个广大的动物界。盛行着公开的暴力。一种长期形成的暴戾之气支撑着所有的生命:一旦你从没有生烟的地方走进生命之城,马上就会发现,就在生命之城的边界上可写着将会因为暴力而致死的判决。在植物界你也有同样的感受:从参天大树到纤纤细草,有多少之物是死掉又有多少之物是被杀死的。然而。自从你踏进动物王国的那一刻,这一法则有了可怕之极的证据。在数不尽的动物种种之中,人的位置高高在上,没有什么活物能够逃出他破坏性的手腕。他杀戮以求食,杀戮以求衣,杀戮以打扮,杀戮以为攻击,杀戮以求自保了未了锻炼而杀戮,为了愉悦自己而杀戮,他未了杀戮而杀戮。他是洋洋得意的恐怖之王,想要拥有一切,谁也不能阻挡。。。。从羊羔身上撕去羊筋,让他的竖琴更加响亮。从大象的身上剥去橡皮给他们的孩子做成鞭子。

    迈斯特的黑暗世界里充斥着这样一些概念:一方面是无知,任性、白痴;另一方面人民大众——就像是孩子、疯子、要领业主,其中的大多数需要一位监护人、一位导师、一个精神指导者来管理他的私人生活以及财产支配。既然这些人都已经是无可救药的腐败和衰弱了,他们做什么都是没有价值的。除非他们得到监护训练,保护去干他们被指定的任务。那么反过来,为了维护严格的等级——它是真正的自然秩序,教皇是首脑,由最高级别的成员到最卑鄙的成员,在人类的大金字塔上从上到下一次排序——他们需要献出自己的生命。

    迈斯特认为,在每一条通向只是和救赎的真正道路的人口处,都有柏拉图的高达形象指示着方向——这一点并非无关紧要。他指望耶稣能扮演柏拉图的精英形象,将欧洲从他那个时代的奢靡浮华和毁灭性的错乱中拯救出来。不过重中之重的核心人物,整个社会的顶梁柱,是一个比国王、牧师或将军更为令人恐怖的形象——刽子手。

    在《圣彼得堡之夜》里面,最有名的段落就是献给刽子手的:

    他却选择了去折磨和杀戮自己的同类?像他这样的头脑,这种心肠还是跟我们一样的人吗?难带他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没有什么异于我们的本质吗?在我看来,我对此毫不怀疑。表面看来他跟我们是一样的。不过,他是一个很特别的人,需要有一种特别的法令——来自创造力的法令——才能是其成为人类大家庭中的一员。他自身天生就是一个法令。这可不仅仅是迈斯特关于罪与罚的带有虐待欲的冥想。他与迈斯特其他同样热情而有明确的思想一样,表达的是他发自内心的深信不疑的想法:唯有笼罩在权威的暴力恐怖之下,人们才能得到拯救。每时每刻都应该提醒他们,要记住自己活在诚惶诚恐的神秘感之中。要让他们意识代自己的愚蠢、怨毒以及事事无用,从而学会谦卑。刽子手使人们不得不尽可能去忍受为他们的导师,并同样冷酷无情的消灭敌人:那么敌人是谁呢:

    那些迷惑人们耳目的家伙,或是企图颠覆既定秩序的人,就是敌人。他们是制造麻烦的人,是颠覆者。除了新教徒和詹森派信徒,他的名单里面还有包括自然神论者、共济会会员和犹太教徒、科学家和民主主义者雅各宾派、自由主义者、功利论者反圣职论者、平等主义者、至善论者,唯物主义者、唯心主义者、律师、新闻记者、世俗改革派,以及各种各样的知识分子。所有那些呼吁抽象原则的人,信仰个体理性或个体良知的人,个人自由的信奉者,理性的社会组织的信奉者,改革派和革命家——这些统统都是既定秩序的敌人,都应该不惜一切代价铲除掉,这就是异议派,他们永远不会消停,总是闹过不休。

    这样一个名单我们早就听过很多次了。它首次准确地整理出了革命逆流所认定的敌对者名单,这一反革命的潮流到法西斯主义的出现达到了顶峰。迈斯特相信,新秩序是邪恶的,它释放了暴虐和狂热,现实在美洲、继而在欧洲引发了毁灭性的革命,他想要对抗这一新秩序。迈斯特认为:所有的知识分子都是坏家伙,不过最危险的还是自然科学家。他们与人打交道非常愚蠢,科学的眼光就是给一切权威挑错,它会导致无神论的毛病。他描写的刽子手准确无误的将法国大革命时期贵族们被一个个送上断头台的场景描叙下来,令人毛骨悚然。只不过在他对未来的憧憬中转换成金字塔对低层的百姓的屠杀:无疑表露出他对法国大革命革命者的仇恨:刽子手几乎从不曾有人给他适当的居所,一旦别人把他扫地出门,他就再也不会出现。置身于这种荒凉之中,周遭空旷,相依为伴的唯有他的妻儿,是他们让他还晓得人类的声音,否则他能听到的只有呻吟和叹息。。。这时候一个阴暗的信号出现了。正义的奴仆敲响了他的大门,告诉他被选中了,于是他应声而去;来到开阔的广场,那里群氓遍地,人头攒动,令人望而生畏。有个犯有渎圣罪的家伙,一个制毒者,弑君者,被抛向他:他一把抓住,将其扭绑;捆在平放的十字架上,然后扬起手臂;随之是可怕的沉默;现场没有别的声音,只听见骨头在压榨之下的碎裂;随之是可怕的沉默,以及受刑者的哀嚎。他将其松绑,放在车轮上;碎肢落进轮辐,脑袋被绞断,毛发竖起,口鼻洞开,口中时而并出几个污字,但求一死。他的心脏砰砰直跳,不过那是兴奋的跳动,他为自己庆贺,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没有谁比我更适合干这事了。”他拾级而下,伸出满是血污的双手,隔着恐怖退宿的人群,接住了正义从远处抛过来的几枚金币。他坐在餐桌上,吃起东西来。他还是一个人吗?。。然而一切的伟大、力量、服从都依赖于刽子手。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0 12:25:11    跟帖回复:
       沙发
    奇怪,这贴居然没人更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0 18:08:38    引用回复:
       第 3
    转至第2楼第 2 楼 岛内居民 2017/11/10 12:25:11  的原帖:奇怪,这贴居然没人更谢网友光临!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0 20:23:20    跟帖回复:
       第 4
    !战后对德国的改造:自由独立要优先于秩序经济保障


        在德国文化中被认为助长了纳粹独裁的产生因素主要有以下几个:对权力的恭顺和专制态度;反智识反理性的浪漫主义;一种混合了反智识的浪漫主义与被扭曲俩的民粹主义和仇外排外主义的民间主义;相应拒斥国际主义的夸大了的民族主义;对战争和军事价值的赞扬,对西方和现代主义及其价值的敌意;以及深根蒂固的对犹太人的仇视。 二战后,西方盟国对德国西占区实行了一场强制性的 民主化改造,内容包括“非纳粹化”、“经济民主化”、“政 治民主化”和思想上的民主“再教育”等各个方面,涉及 范围广,持续时间长,造成了深远的影响,为德国民主社 会的健康发展提供了政治保障。更为重要的是,它促使了 德意志人民对本民族的传统进行了深刻的内省和反思,消 除了积淀在社会深层的消极因素,同时发扬光大了历史文 化中潜藏的民主自由观念,同外部强制性的民主化改造实 现了良性互动,最终促成了德国社会的根本转变。比如自由独立的观念要要先于经济保障。独立自主要优于尊敬和服从也要优于热爱秩序和勤奋。 德国西占区的民主化改造,是德国史和世界史、同时 也是国际关系学和政治学中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深入细 致地考察和研究这一问题,无疑会对研究德国与世界和平 的稳定发展有着重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1 8:48:57    跟帖回复:
       第 5
    !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1 10:39:04    跟帖回复:
    6
        民主能帮助我们避免独裁者残酷和邪恶的统治。那些受狂热、偏执、自私、意识形态、民族主义、宗教信仰、对天生优越性的确信或纯粹的情感与冲动驱使的领导人,往往利用国家独特的强制和暴力等手段来实现自己的目的。专制统治使人类付出的代价跟疾病、灾荒和战争一样沉重。例如20世纪纳粹德国的独裁者希特勒,我们来看二十世纪的例子,首先要说阿道夫希特勒,姑且不去计算第二次世界大战所导致的数千万军民的牺牲,对于集中营600万犹太人的死,他就要负直接的责任,此外还有无数的反对者,波兰人,吉普赛人同性恋者以及他意图消灭的其他团体成员。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1 13:41:50   
    7
        民选统治的历史也并不是毫无缺点的。像所有政府一样,民选政府有时候也残酷而野蛮地对付本国以外的人和住在其他国家的人——外国人、殖民地人等。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全世界实现广泛普遍有效的人权。

        对于民主理想与实践更直接的挑战,是民选政府强加在那些受其管辖被迫服从其法律但管理政府的权利却被剥夺的人身上的伤害。解决方法:民主权利应该延伸到那些受排挤团体成员中去。选举权的早期限制被废除而成人普遍选举权成为民主政府的一个标准特点。

        民主政府难道不会给那些拥有投票权的少数派公民强加伤害吗?因为每一项法律和公共政策,无论是否由一个民主多数派、少数寡头或者温和的独裁者采纳,它都注定要给一些人带来伤害。简单的说,问题不在于一个政府能不能设计出不损害所有人利益的法律(没有政府,民主政府也一样,能够做到这一点),而在于在一个长远的民主过程中,民主政府能否比非民主政府更少损害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利益。仅仅就防止统治者滥用权力和独裁而言,民主政府比非民主政府更好一些。

        一个民主国家即使遵照民主程序而强加其公民以不正义,那么其结果仍是不正义,多数派并不能保证多数派正确。

        民主能确保它的公民拥有一定数量的基本权利,而这些是非民主体制不会、也不可能做到的。民主不仅仅是一个管理过程,权力在民主统治过程中是重要的建构模块。

        为了满足民主的要求,公民应该可以享受到它内在包含的各种权利,仅仅停留在文字、法律、或者甚至在宪法文件上是远远不够的。这些权利必须得到切实有效的实施,并且公民可以切实利用它们。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这种政治体制就不是民主的,不管它的统治者如何声称,这种民主也只是非民主的假象。

        民主政府比任何其他可行的政府形式更能确保公民拥有更广泛的个人自由。

        权利、自由和机会对一个民主政府是十分必要的。

        民主只有在公民能够创造和维持一个支撑性的政治文化之后,才能长期存在,这种文化对民主理想和实践给予了普遍性的支撑。

        如果我们拒绝无政府主义而承认国家的必要性,那么一个有着民主政府的国家将比任何其他政府形式提供更广泛的自由。

        民主有助于人民维护他们的根本利益。差不多每个人都需要一些东西,生存食物保障健康爱情尊重安全家庭朋友满意的工作,休闲,等等,每个人所需要的形式各不相同,但你确实需要去控制一些因素。这些因素决定你弄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满族你的需求。这些印务包括,选择的自由,一个改变生活以追求你的目标,洗好品味价值义务和信念的机会。民主比起其他政府能更好的保护自由和机会!在这方面没有比约翰·试图亚特·密尔的论证更有说服力的了:一个更任何有关人类食物普遍命题一样具有普遍真理性和适用性的原则,他写到:就是每个人,或者说任何一个人。当他自己能够并习惯于维护自己的权利与利益时,他的权利与利益才能确保不被漠视。~~~相应地,只有当人们有能力自保并实施自保的时候,他们才能避免别人的掌控而带来的灾祸!你想防止自己的权力和利益不受政府侵害,那么你只有充分参与到政府行动的决定中去,因此,他认为,“让所有的人去分享国家主权才是最可望的。这就是一个民主政府。”民主与自由有着特殊的观念。

        只有民主政府能提供一个最大的机会让人们去践行自主决定的自由,也就是说,生活在自己选择的法律下。

        只有与别人交往,普通人才能过上满意的生活。与别人交往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你不想简单地通过暴力将你的愿望强加于人,就需要通过一个和平的方式找到一个解决冲突的办法,那个办法就是协议。

        只有民主政府能提供履行道德责任最大的机会。

        民主政府比任何其他可行的政府形式更能充分地促进人类发展。我们绝大部分人想要培育的可取品质主要有:诚实、公平、勇气和爱。一个民主的政府并不能充分确保人民发展那些品质,但它是必不可少的。

        只有民主政府才能促进一个相对较高的政治平等。

        民主政府的国家比非民主政府的国家更繁荣。

        民主制度有一些超越非民主制度的经济优势。首先,民主国家促进了他们民族的教育,受教育的劳动力有助于创新和经济的增长。此外,在民主国家,法制将得到更强有力的维护,很少发生政府和政治家对经济生活的任意干预。

        但也不能忽视市场经济让民主付出的严重代价:市场经济导致经济不平等,因此,它也黯淡了在民主国家里实现公民政治平等的前景。

        现实的民主总跟理想的民主有很大差距。尽管民主有不足之处,但我们更应该看到它的长处,正式因为这些长处才使得民主政府比任何其他可行的政府形式更值得我们追求。拥有所有这些优势,对于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说,民主政府是一个比任何其他政府形式都好得多的赌注。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1/11 13:43:11 编辑过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1 19:02:57    跟帖回复:
    8
    !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1 19:35:17    跟帖回复:
    9
    !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1 22:34:47    跟帖回复:
    10
    即便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德国想着恢复帝制的人还为数不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2 9:54:20    跟帖回复:
    11
    教育不普及,经济不发达;大多数人没有能力表达自己的意见,没有能力辨别是非,没有能力辨别政治流氓的危害。。。。。。这时候,奢谈民主只会导致政治流氓上台搞法西斯祸国殃民!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2 10:23:14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wwww新 2017/11/12 9:54:20  的原帖:教育不普及,经济不发达;大多数人没有能力表达自己的意见,没有能力辨别是非,没有能力辨别政治流氓的危害。。。。。。这时候,奢谈民主只会导致政治流氓上台搞法西斯祸国殃民!民主本身就是一所实践的学校,在实践中得到教育,只要有初中教育水平就可以防止法西斯思维,现在不已经完成了九年义务制教育!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2 11:15:23    跟帖回复:
    13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2 17:43:04    跟帖回复:
    14
    回帖人:
    dsbir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2 20:12:33    跟帖回复:
    15
    22082 次点击,89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正是对法国共和民主革命的仇视产生了法西斯主义理论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