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怡红院书童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伤痕鲜活》 (一)
785 次点击
3 个回复
怡红院书童 于 2017/11/12 8:50:1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伤痕鲜活》 (一)

    1

    如果你是山东人,对于响泉啤酒肯定不陌生,但是,那个有关它的故事你肯定不知道。但凡名酒,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就像名人都有他的那种叫做传记的东西,可以说,世界上没有没有故事的名酒。您想,一边品味那或酸涩或香醇或辛辣的玉液琼浆,一边咂摸那人的古怪,那事儿的蹊跷,该是何等的享用!于是,就有了以名酒的故事为蓝本的长篇小说和电视连续剧上市登场,以致弄得,搞不清是以酒传名还是以名卖酒了,以致弄得,本洒家在落笔成篇之前,也不得不先招呼一声:千万别误会,本小说仅仅是说给您一个好听的故事,无意为响泉啤酒做广告。

    曾几何时,啤酒这种东西还被许多国人鄙夷为马尿,可是,似乎是转眼之间就普及成一种“国饮”了,喝啤酒成了时尚,滚圆的“啤酒肚儿”随处可见,说是进入了一个啤酒时代并不为过。山东作为经济大省,自然少不了啤酒业的一份儿功劳,说起山东啤酒,人们会立即想到青岛啤酒,其实,鲁中平原的响泉镇生产的响泉啤酒才算得是一匹风头正劲的黑马,虽然广告还没打到CCTV,但在省内,其品质与价格的优势已经叫青岛啤酒感到咄咄逼人了。就在响泉啤酒享誉全省即将走向全国的时候,厂长李晓枫却住进了医院,而且,谁都看得明白,活着出来的希望几乎是没有了。

    2

    酒厂是响泉镇的镇办企业,该镇是有名的穷镇,为办酒厂,镇领导施尽浑身解数才争取到了银行的一笔低息贷款,镇财政倾其所有,老百姓也掏空了钱袋,如此这般的孤注一掷着实叫人替他们捏一把汗。果然,费尽周折生产出的啤酒居然被消费者贬斥为真正的马尿。外聘的技术人员一哄而散,剩下一个厂长兼党委书记——请注意:是“厂长兼党委书记”,不是“党委书记兼厂长”,指出这一点是十分必要的,可以说,那是一个短暂的历史瞬间,因为,在这之前和之后,都是“党委书记兼厂长”所以才有“厂长是书记的儿子”这样不大中听的说法——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响泉镇陷入了绝望的困境。正当这时,三十多年少有音讯的李晓枫带着老婆从新疆回来了,酒厂有救了,用响泉镇人的话说,这叫苍天有眼。李晓枫是土生土长的响泉镇人,而且是响当当的能人,他在新疆搞的那个雪莲啤酒在全国都很有影响。可是,如果他……或者,他如果……响泉镇曾经穷得让人难以置信,1949年土改划阶级成分时,居然,找不出一家地主来,一位县领导说,右倾错误害死人,那么大的村镇怎么会没有地主?那么大的村镇怎么可以没有地主?于是,李晓枫家被划为地主,于是,响泉镇的“地富反坏”也就齐全了,其阶级阵线也就分明了。那年,李晓枫不满十岁。李晓枫的爷爷受不住皮肉之苦,弃家逃匿了,结论是“下落不明”,李晓枫的父亲立马由地主的儿子“晋升”为地主分子,李晓枫也就由地主的孙子“晋升”为地主的儿子。如今,李晓枫携家归来,足以叫人们把那段残酷斗争的历史再回想一遍。人,哪有不记仇的?

    响泉镇穷就穷在这里的土地不喜欢长庄稼,地表土层非常的薄,薄薄的土层下面就是坚硬的石头,平展展的地面上常常就有卧牛伏虎状大青石凸现了出来。在这里,最难的事就是找到一处能打井的地方。响泉镇人渐渐也就想明白了,他们正好站在一座看不见的大山的山顶上。不过,他们认定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坚信总有发迹的那一天。

    “响泉”二字原是有来历的,响泉镇东边有一座突兀的高不过百米的响泉山,所谓“山多高水多高”,山脚处有一股龙头吐水般的泉水,宣泄下来形成一个小小的湖泊,左近处还有几个涌流的小泉眼,大大小小的泉水汇成一条小河儿,叫做响泉河,响泉河倒也流水潺潺,流经之处倒也绿草茵茵野花点点,只是,流不到五里之外就被大地吸干了。可惜,如此美景今人已无福看见。不过,响泉山还在,原先龙头吐水的地方长着一丛丛茂密的野草,拨拉开草丛,您会发现山岩像出汗一样渗出豆大的水珠。至于那条美丽而诗意的响泉河,早已没有了踪影,只能在想象中滋润您的心田了。

    祖祖辈辈不知道啤酒为何物的响泉镇人,何以会突发奇想要搞什么啤酒厂?这全是因为县打井队为他们打出了几眼深井惹出的麻烦。他们在喝足了清冽甘甜的井水的那一刹那间,忽然发起聪明来:这般好的水只拿来浇地饮牛,岂不是太可惜了?当机立断,造啤酒!于是才有了事与愿违的那一幕。

    3

    李晓枫是高中毕业的第二年盲流到新疆的,那是对每一个中国人都残酷无情的1961年。当时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不光能吸纳劳动力,更缺少知识分子,所以,他虽然吃了不少苦,一切都还算顺利,不失时机地娶了老婆,生了孩子,五十岁的时候加入了共产党,当上了团场啤酒厂的副厂长。最后那几年,他主管的那个农工商联合体既富了集体也肥了个人,使他跻身于先富起来之列,命运确实对他不薄。他的归来让全镇上上下下都觉得有了指望,回来后不到两个月就被公推为啤酒厂厂长。

    谁都懂得,水质是啤酒品质的决定性因素。上任不久,他约了县报的一位记者带着两种水样儿悄悄去了北京,一种是响泉水,另一种是青岛啤酒的原料用水,这后一种他是怎么弄到的只有鬼知道。当他们从权威部门拿到水质分析化验结果时,他真是兴奋激动极了,两种水的品质相差无几,显然属于同一地下水脉。他们拿着这一结果再去请教地质部门的权威人士,关于地下水脉的揣想得到了基本认定。回来后,记者在县报上发表了一篇长文,大谈响泉山与青岛崂山的地质渊源,暗示响泉水的优良品质——暗示常常比认定更具影响力。另外,啤酒花对于啤酒的酿造也是至关重要的,用啤酒花酿制的啤酒酒液透明度好,有光泽,泡沫细腻洁白,有花香气,味纯柔和,二氧化碳含量丰富,因之,啤酒花被誉为啤酒之魂。世界上啤酒花生长的黄金地带在北纬35°~50°,而新疆正处在这条黄金带上。当时,全国各地啤酒厂纷纷上马,啤酒花供不应求,新疆啤酒花最为上成,却严禁外运。而,别人办不到的他李晓枫却能办到,他用的是真正的特级新疆啤酒花。他的第三招儿是用人方面的大刀阔斧:首先把以镇党委书记的小舅子为首的一帮调皮捣蛋者清除出啤酒厂,又以厂长工资十倍的高薪聘请了青岛啤酒厂退休的老工艺师,这些在响泉镇都是史无前例的。当确信产品在质量上有了可靠保证的时候,怎么打入市场就成了问题的关键。当然,最可靠最便捷的办法是打电视广告,可是钱在哪里?不花钱或少花钱也能办大事才是真正的高手儿。

    李晓枫自掏腰包儿,在县城最有名的饭馆宴请初高中同学,捎带请大家品尝他的啤酒。醉翁之意不在酒,在这次聚会上他摸清了在大城市工作的同学的情况,光在济南的就有五位,其中就有跟他最要好的同学张帆。当初,张帆是他们班的体育委员,两个人是球场上的好搭档,而且偷偷拜过干兄弟,他是兄,张帆是弟。张帆考取了省体育学院,现在省体委任职,论资历,爬到处级该是没问题了。他急不可待地扛起两箱啤酒蹬上了西去的火车。

    4

    老同学见了面又是搂又是抱,忆起当年的那些人和事,两个年近六十的男人眼圈儿都红了,可是,张帆的工作实在太忙,抽不出一点点时间来陪伴老同学。情有可原,全国运动会开幕在即,省体育代表团即将登程,张帆正负责这方面的具体工作。李晓枫被安置在体委招待所里苦等了三天,正是这三天的“空闲”使他酝酿成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一个公关的奇招儿。第三天晚上,张帆设家宴招待他,济南的家宴自然少不了孔府家酒和青岛啤酒。因健康原因,张帆只喝啤酒了,自称喝出了相当水平,这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李晓枫一定要考一考老同学舌尖上的功夫,指着桌上的青岛啤酒和响泉啤酒,说道:“百闻不如一尝,您如果能把这两种酒分辨出来,您就是兄,我是弟,否则,你就当着弟妹的面,老老实实叫我三声哥哥。”张帆的妻子在一旁听了直乐。

    房间里的灯全都熄了,李晓枫打开一罐儿递给张帆,张帆尝一口,咂摸一会儿,说道:“青啤!”李晓枫再打开一罐儿递过去,张帆又说青啤,一连四罐儿全是青啤!

    “开灯!”李晓枫兴奋地嚷道。

    天哪,青岛啤酒和响泉啤酒各一半!

    张帆攥住他的手使劲摇晃,说道:“能人,真正的能人!您成功了,您成功啦!”

    李晓枫反倒冷静地说:“不,您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得消费者说了才算数,得市场认可了才算数。”

    “那好办,打广告呀!”

    “钱在哪里?”李晓枫说,“我是想打广告,不过,我是想做一个不花钱的广告。”

    “梦话!”张帆说,“简直是大白天说梦话,如今这社会,不花钱是什么事都办不成的,甚至,花了钱也未必能办成事。”

    “我倒有一个不花钱也能做广告的办法,就看您肯不肯帮忙了!”

    “我?”

    “对,说的就是您!”

    “说出来,快说出来!只要我能办到的我能不帮忙?”

    “我看招待所里张贴的日程安排上,下周三为代表团送行,有一个盛大的酒会,如果……如果能以响泉啤酒为代表团壮行的话……您想,那广告效应……”

    “嘿呀,好家伙!天才,天才啊!”张帆大声嚷道。

    谁都得承认,这确实是一个只有天才才能想得出的公关的高招儿。问题是,谁都绕不过“可是”二字,而“可是”二字就在这里等着他们。

    “可是,”李晓枫说,“问题的关键也许不是您肯不肯帮忙,而是您能不能帮的问题。”

    “官到用时方恨小,可惜我的官太小了!”张帆无奈地说,“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做得了主?再说,您的产品可靠吗?而且,时间又这样急促……”

    “产品是绝对可靠的,进入市场的各种手续都是齐全的,而且已经试销了三个月,”李晓枫说,“这事儿确实叫您为难,没有主任一级的人物点头恐怕是不行的。不过,您跟刘副主任的关系……”张帆的夫人是这位省体委常务副主任的堂妹。

    “好你个‘猴子’!你这是在跟我下棋呢!”张帆说。“猴子”是他们同学时李晓枫的外号,还是他张帆的杰作呢。“你真的是来看老同学吗?行,你说的是条路子,看来,我们全家都要为您效劳了!”

    “说实在的,我这次来泉城是看望老同学和推销产品兼而有之,有了困难不找老同学您叫我找谁去?”李晓枫动情地说,觉得心里酸酸的,两眼水汪汪的。

    谁说不花钱办不成事?李晓枫一分钱没花就办成了震惊全省的大事,这才叫公关!山东是一个体育大省,为体育代表团饯行的酒会的规格与气氛您怎么想象都不会过分的。张帆把事情办得比想象得还好,居然在酒会开始的时候安排了一个民营企业家李晓枫先生向体育代表团敬献“壮行酒”的简短仪式,而李晓枫的那篇简短的致辞也精彩之极。刹那间,奇想变成了奇迹,啤酒新秀响泉啤酒跟啤酒业的老牌明星青岛啤酒平起平坐了!李晓枫这个不起眼儿的小老头儿——看他瘦小干枯的体貌您不会想到他只有五十多岁——立即成了媒体关注的新闻人物,他向体育代表团敬献“壮行酒”的大幅照片登上了省报头版,摄影记者抓拍的那幅特写非常成功,画面里的李晓枫神采飞扬,脸上的皱纹雀斑毕显。

    5

    响泉啤酒一炮打响,产品供不应求,职工们乐了,响泉镇乐了,县长和县委书记也乐了,乐了的银行主动上门送贷款。李晓枫的心也大了,一滴水就是一分钱啊!上矿泉水!上“响泉系列饮料”!就在他伏案规划蓝图的时候,死神骤然向他扑来。

    李晓枫的病情牵动着全厂职工的心,牵动着响泉镇人民的心,他住在县第一人民医院,之所以没送往省城大医院就医,是因为他已经经不起长途颠簸。他的病情公告每天以大字报方式张贴在响泉镇十字街口,以慰乡亲们那悬念之心。

    李晓枫就像一盏将要熬干的油灯,已经到了气息奄奄的最后时刻,可是,肉体并不见有特别的痛苦,不知他是在熟睡还是在昏迷,不足八十斤的躯体似乎还在收缩。他的妻子宋新兰日夜守在床边,她心里明白,一个脾脏被摘除胃只剩三分之一的人,能活到今日已经是个奇迹,所以,她不再希望什么,只是等着罢了。

    此刻的李晓枫还在想他的啤酒厂吗?还在筹划他的“响泉系列饮料”吗?其实,人到了这种地步,对于物质世界已经毫无牵挂。人这种动物,也许只有当他彻底排除了物质世界的诱惑的时候,才能看得见他自己的灵魂。昏迷中的李晓枫对自我灵魂的检点与抚摩才是这篇小说要讲的故事,关于啤酒的一切不过是个引言。他的躯体留在病床上,让人们去关心、诊治、守候,他的灵魂却游走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2 9:15:22    跟帖回复:
       沙发
    第一次抢到二楼,好紧张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3 10:00:48    跟帖回复:
       第 3
    谢谢你的过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7:02:19    跟帖回复:
       第 4
        “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伤痕鲜活》 (一)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