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taizhairen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吴思诡辩“血酬”惊呆了社会
4519 次点击
3 个回复
taizhairen 于 2017/11/13 9:16:1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经济风云
    当朝鲜以核武器绑架他国和朝鲜人民,遭到绝大多数人民谴责和抵制。当吴思把这种绑架和抢劫诡辩为“血酬”的时候,居然有许多人叫好。公然美化暴力抢劫的歪理邪说在中国流行,震惊了地球。

    一.“血酬”是“世袭制”特权谬论

    吴思在《血酬定律──中国历史上的生存游戏》一书中开篇即写道:“强盗、土匪、军阀和各种暴力集团靠什么生活?靠血酬。”众所周知,卖血的农民获得“血酬”,结果他们得了艾滋病;可见,“血酬”是畸形现象。吴思说:“土匪冒死卖命,被绑架的人则是掏钱买命……那么,这种卖命钱或买命钱如何称呼呢?我曾经想过十七八个词来表达这个意思,后来就想到‘血酬’。”

    吴思说:“血酬是对暴力的酬报,就好比工资是对劳动的酬报、利息是对资本的酬报、地租是对土地的酬报。”这是匪夷所思的类比,工资、利息、地租都来自交易行为,可是暴力劫掠不是交易,怎能混为一谈。交易是双赢,劫掠必有一方是净损失,赃款怎么成了酬报?受害人付给加害人报酬?荒谬。劫匪获取的收益,应叫“血赃”。“血赃”变成“血酬”,故意使暴力合理化。对黑社会的信徒来说,血酬就是杀人的“报酬”。替他人当杀手,当然要获得“血酬”,就像那过去的“投名状”,今天的“捞尸费”。当然,这种“血酬”也是个别的暂时的现象。如果人人皆去获“血酬”,也就是人人皆去巧取豪夺,这社会早就都灭亡了。遗憾的是,吴思硬要把这畸形的“血酬”合法化,与工资、利息、地租混为一谈,充分暴露了他的黑社会心态。

    记者问道:是不是可以说,潜规则讲的是“官场”,而血酬讲的是“匪道”?吴思答:“其实胜者为王败者寇。很多官家的东西追溯本源,也是来自血酬。刘邦和朱元璋打天下的时候,拿什么激励将士卖命?想想现在拼人力资源的高科技公司,他们拿什么激励员工卖力?给员工一些期权,干好了,将来公司上市,大家手里的股票增值,人人发财。打天下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生意,特别需要这种激励制度。一旦打下江山,贡献最大的封王,其次封侯,最底层的士兵,按照刘邦的政策,也给你分几亩耕地。什么是贵族?就是拿血本换来的值钱的身份,好比可以带来回报的股票。清朝的铁帽子王每年干拿上万两银子,世袭罔替,那就是在吃他们祖宗的血本。清八旗的普通士兵也有固定收入,人称铁秆庄稼。皇家子孙就更不用说了。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皇粮国税就是创业血本家打天下的回报。我说透了历史。”

    吴思宣扬的“皇粮国税就是创业血本家(与“资本家”相对应)打天下的回报”;就是韩愈的思想:皇粮国税属于皇帝所有,老百姓必须完税,否则格杀勿论。吴的意思是:血本家的子弟就应该吃祖宗的血本,享受“血酬”,皇帝和贵族的特权是天经地义的。吴思用“血本-血酬学说”来复辟“血统论”,还称为与马克思主义的剩余价值理论的发现具有同样划时代意义,真是荒诞不经的!




  
  吴思既不是经济学者,也不是一个政治学者,是个学中文侃大山者。他的书剽窃了美国经济学家奥尔森《权力与繁荣》某些观点,但境界却低得出奇。

    经济学的价值是指满足人的需要,是对人有益的主观价值。马克思所说劳动价值是指人的体脑力付出即痛苦程度即客观“价值”。马克思根本不是经济学家,而是一个政治煽动家。所以,马克思的价值跟其他经济学家的价值不同。毛寿龙说:“吴的自然价值论到最后往往都变成客观价值论;吴的阶级论、阶层论在方法论上都是集体主义的,本质上是在马克思那儿。”秋风说:“奥地利学派提出主观价值理论,这个主观价值理论提出来以后,有人专门写了一本书《驳斥剩余价值理论》,然后马克思吓得不敢出版他的《资本论》第三卷,最后在恩格斯的催促下硬着头皮出版了。因为他已经发现他的前两卷事实上已经站不住脚了,因为整个剩余价值理论是站不住脚的,他自己也承认了。它整个历史唯物主义使用的都是整体性的概念,都是在讨论阶级,问题在于在这个社会里每个人的利益是个人的,而不是阶级的利益,阶级在哪儿,你根本就找不到。”

    马克思污蔑资本家是剥削,工人并不这么看。今天的中国,资本家的收入是合法的。可是,吴思硬要把抢劫犯的赃物说成是收入,这是“父子相隐”的相互包庇,把非法诡辩为合法。

    吴思的书中还有一条所谓“定律”:当血酬大于成本时,暴力掠夺发生。他还煞有介事地罗列了几项成本。第一项就骇人听闻:“良心,同情感和正义感”。一个绑匪撕了票,没人能看见他的良心,但吴思却认为这是绑匪付出了良心成本。姑且假设,强盗第一次打劫,良心成本很高,失去了做好人的机会。那么,他第二次打劫,还有良心成本吗?上一次他的良心都泯灭了,难道会自动长回来?按照这种良心成本的说法,添加三聚氰胺的牛奶要比正常牛奶成本高很多,良心都搭进去了,最好卖得贵点,否则亏本。吴思还有一项成本更诡异:人命。他将付出这一代价的过程叫“卖命”。按照阿尔钦的定义,“成本”就是为了获得某物而放弃的东西。可是,“生命”不可能是成本,因为一个人把命都放弃了,他就什么也得不了。只有“防范死亡”或“护卫生命”才有成本。对强盗来说,盔甲和盾牌是成本,他们的命不是。但吴思不这么想,他一步错就步步错,最后得到一个结论:“血酬定律就是以生命换取生存资源的过程。”这完全是精神错乱,“生命”交出去,都死翘翘了,还要“生存资源”干什么?恐怖分子当“人肉炸弹”,用命来换的也不是什么资源,那是永恒的天国。

    2009年3月21日,吴思在北京政法大学(蓟门校区)燕山大讲堂做了题为《血酬史观——中国历史的一种分析框架》的主题演讲。他说:很多同学、很多学者看了“血酬定律”以后都说我这个人没良心,不讲道德。我认为,要给道德一个适当的估计,它既不是强大到战无不胜,也不是弱小到什么都不是,它究竟价值多少(“道德价值多少”=“道德值多少钱”,典型的阿飞口吻,括号内的评语为关敏所加)?第一是“道德成本”,古人说“杀身成仁,舍身取义。”……我赞成“性善论”,人天生就是有道德的……

    (典型的谎言。吴思反对“性善论”。他对记者说:“在我的自我感觉里,血酬定律其实比潜规则更精彩,说出了更要紧的东西,而且是‘人人心中之所有,人人笔下之所无’的东西。猴子冒死争夺猴王的地位,由此获得进食和交配的优先权,这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它们心里完成了生命与生存繁衍资源的权衡和换算,有胜算就争,就打,损失惨重就不争。这种权衡的历史比人类本身还要悠久,也是普遍存在于动物心中的常识,但是把这个意思说明白可不容易。”既然人人皆象猴子争王位,何来性善?)

    吴思讲了半天宋朝人吃人,人就是“两角羊”、就是牛羊,他的道德成本就是“不讲道德”嘛。可是吴思怕别人说他“没良心”,还讲了一通“盗”理。真是一个“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狡辩大师呵。一个诡辩家占领了大学讲坛和文化市场,是社会的耻辱。

    二.经济学以道德基础,不可能以绑架欺诈为基础

    梅哲仁《为吴思辩护》说:请记住经济学的定义:“研究稀缺性资源的配置问题”。经济学实证分析是不涉及道德、价值观念。吴思先生只是大胆的选择了别人不愿意的方面进行研究而已。

    这是典型胡说八道。道家粉丝溪谷也胡说:道德主义给人类带来黑暗,唯有向钱看才是正确的。典型的唯利是图。经济学研究的商品与劳务都是以满足消费者的需要为前提的。“满足消费者的需要”就是道德观和价值观,也就是说,交易的双方是自由平等的,这就是正义的道德观;让消费者满足就是价值观,消费者越满意就越愿意多付钱。而“暴力抢劫”的土匪“劳务”能“满足消费者的需要”吗?

    近代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1723-1790)被中国人视为“自由发财及发展经济”的吹鼓手,其实这是一种以偏概全的误解。斯密绝对不会赞同把暴力、欺诈当做谋生的手段甚至当作国家调节经济的手段。斯密确信,宇宙是上帝设计的、创造的。斯密的“经济人”主张的是合理的利己主义,是坚决反对抢劫的。他主张国家就是市民社会的“守夜人”和仲裁者,履行打击欺诈、抢劫等危害市场运行的犯罪活动,因此,说经济学的“不涉及道德、价值观念”是完全错误的!

    亚当?斯密一生奉献了两部传世经典:《道德情操论》(1759年)和《国富论》(1776年)。相比《国富论》,《道德情操论》对世界文明的影响更为深远。温家宝总理曾五次推荐《道德情操论》。亚当?斯密主张正义是自由的前提,正义比自由更为根本。在他看来,市场经济的社会所要求的自由不是绝对的无条件的,而是有条件的相对的,是在遵循正义条件下的自由。他在其《道德情操论》中指出:“与其说仁慈是社会存在的基础,还不如说正义是这种基础。没有仁慈,社会固然处于一种令人不快的状态,却仍然能够存在;但是,不公正的盛行则必定使社会完全崩溃。”斯密断言:“社会不可能存在于那些总是准备相互破坏和伤害的人们中间。当那种伤害开始的时候,当相互间的愤恨和敌意发生的时候,社会就将土崩瓦解。”

    要使自利不变成负面的自私行为,有必要订立能促进同情心和正义感的公义的法规。沃哈恩根据斯密的所有著作(包括由学生听课笔记整理而成的《法学讲稿》,指出斯密关注的焦点是权利,而正义的论题则贯穿其所有著作中。“离开公正的框架,任何一种市场都不可能运作”,“只有当竞争在地位相等的各方面之(间)进行,市场才最有效率、最为公平”。正如经济学家琼.罗宾逊夫人在《现代经济学导论》中所说:“经济学包括三个方面或者起着三种作用:权力要理解经济是如何运转的;提出改进的建议并证明衡量改革的标准是正当的;断定什么是可取的,这个标准必定涉及道德和政治判断。经济学决不可能是一门完全‘纯粹’的科学,而不掺杂人的价值标准。”

    1998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在授奖给森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公告中特别提到:“在重大经济学问题讨论中重建了伦理层面(restored an ethicaldimension)”。经济学大师森说,这一论断的信息基础太窄。经济学从一开始就包含伦理层面,规范性研究、福利经济学从来就是经济学的一部份。在经济学发展成现代经济科学的过程中,实证研究获得了长足进步,应当庆贺,但相对地规范研究却往往被忽视了,这是令人遗憾的,因而才有“重建”一说。即使是那些不研究福利经济学的经济学家,如芝加哥学派的弗里德曼(Friedman),能说他们没有道德关怀吗?经济学研究的是人与人之间利益关系,利益关系是与人们的道德价值密切相关的,经济学不涉及道德判断是极端错误的。

    众所周知:暴力、欺诈绝对不是什么资源,资源是对人类有利的东西。如果说暴力是人类的资源,那么核武器越多,就意味着人类资源越多。联合国干嘛要制裁伊朗、朝鲜的核武器计划,发疯了?

    欺诈更不是经济资源!如果欺诈也是一种资源,梅哲仁应该多喝具有欺诈性的三聚氰胺毒奶。暴力、欺诈更不是配置资源的手段。以暴力来配置资源,那就是抢劫、暴力奴隶制,就不可能有市场经济;以欺诈配置资源,那就是坑蒙拐骗,那只会导致社会的毁灭。休谟说:如果没有正义,社会必然立即解体,而每一个人必然会陷于野蛮和孤立的状态,那种状态比起我们所能设想到的社会中最坏的情况来,要坏过万倍。所以,Z国社会就2、300年大毁灭一次。

    三,吴思乃为虎作伥巫师

    “血酬定律”无法解释暴力集团执政后获得的长期稳定的收益,吴思又发明了“法酬”。他说:法酬在经济学中似乎不存在。这是收费-公共产品之后的剩余。这是暴力集团打天下坐江山所吃的剩余价值。“法酬等于税收总额减去公共开支的剩余部分。”

    在吴思那里,税天经地义属于统治集团所有,这不过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另一种说法。在西方,税属于人民群众所有,税收总额减去公共开支的剩余部分依然属于人民群众所有,当然不能作为“法酬”成为官僚集团的囊中物。吴思还把“隐形世袭”、特权收入啊,称为“法酬”,也就是合理合法的报酬、合理合法的享受。

    且不说“血酬定律”无法解释美国的独立战争、英法革命以及世界各国风起云涌的民主革命,连中国历史上反抗暴力的正义行动也无法解释。“国人暴动”并非想得到什么“血酬”,而是为了反抗周王的贪得无厌的剥削压迫。又如:在满清统治者看来,孙中山、黄兴领导的反清力量也是“暴力集团”。但没有这个“暴力集团”,我们恐怕至今还要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当年那些奋不顾身的仁人志士,难道只是为了得到“血酬”和“法酬”吗?

    在经济学里,有很多对暴力和强制行为的解释,但都是将其作为“交易秩序”的外部威胁来看待的,而不是其中的一部分。关于历史中频繁的豪取强夺现象,米塞斯这样说道,“人们之所以互相争斗,是因为他们深信消灭敌人是增进自己福利的唯一手段。”他认为,这类行为既是动物本能,也是“无知”的结果;不是“经济计算”,恰恰是不懂“经济计算”。当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合作与分工的好处,通过市场交换满足需求,有了更多“经济计算”,文明才得以进步。为此米塞斯反对功利主义的解释,他说:“对于那些不是市场买卖的事物给以金钱的估价,用那些不涉及实际的妄断的项目来作计算,那是毫无意义的。”他还强调,“人、生命和健康,都是商业交换以外的东西。在自由人的社会里面,保持生命与健康是目的,而非手段,不是计算程序所考虑的问题。”

    归根结底,吴思的错误还是源于那个古老的偏见——商场如战场,一方获益依赖于另一方的损失。其实稍微动下脑子,就知道这是错的。社会生产的模式是分工,人与人的合作,不是食物链的关系。市场是共赢模式,参与者各有所求,也各有所得,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但这种偏见如此根深蒂固,由很多知识分子信奉并传播,至今仍在大众舆论中占据主流。像长平说的“资本是贪婪的”,木心说的“商业极权”,梁文道说的“市场经济带来阶级剥削”等言论,都是这一偏见的变种。简单说来,它就是对商业社会的仇恨。

    吴思将“掠夺”等同于“交易”,并不是对暴力的赞颂,却绝对是对市场的贬低。他甚至将盗匪比作资本家,说他们“追求血酬最大化”,这是对“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拙劣模仿。实际上,说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这本身就隐含着恶意,似乎企业家为求利润不择手段,任意妄为。但现实并非如此,企业家没有什么手段使“利润最大化”。真正能决定他们获利多少的是消费者。如果企业获利丰厚,那也是远见或运气的作用,并不是用了“最大化”手段。只有强制行为,才可能通过压榨对方而获取“最大化”收益。但企业家和资本家没有强迫谁,他们获利是通过消费者的自愿选择,吴思将他们与盗匪相提并论,可以说是一种诽谤。

    吴思的“血酬”“法酬”“潜规则”不过是一些黑社会的行话,正迎合了国人“敲诈他人一笔”的黑暗心态,与经济学毫无关系!

    安兰德在《致新知识分子》指出,在人类的文明进程里,有一支蔑视商业活动和物质财产的同盟军,里面有两种人,暴徒和信徒。暴徒靠抢掠和剥削为生,践踏他人财产权;信徒则巧舌如簧,为各种强制行为粉饰,以“公共”的名义将其合理化。在古代,他们是酋长的匪帮和巫师。在今天,他们是政治领袖的军队和知识分子。这种知识分子是为统治者服务的,因为不事生产,所以对生产与经营者,包括商人和劳动者,总是不怀好意。他们以一副道德家的面目出现,强调生产关系的不和谐、市场的不完美,只是为了便于让强权插手,从中渔利。吴思的“血酬定律”证明了他就是其中一员:巫师型知识分子。


    请您微信扫码予以鼓励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3 9:17:21   
       沙发
      关敏:吴思谬说“暴力元规则”

        关敏通过搜索,百度、搜狗、维基百科对“元规则”解释都是一样的,都是吴思的暴力最强者说了算。吴思认为:其元规则从空间看,放之四海而皆准;从时间看,暴力抢劫比生产劳动还古老。

        2007年5月吴思在中国人民大学演说道:“比如说我们是一个部落,有很肥沃的土地,采集、狩猎、捕鱼,活得很好,这时候叫猴子也行,叫人类也好……在农业意义上,人类那时候的行为与牛羊是没有差别,那时候牛羊的采集叫不叫劳动、生产,人类的采集也不算,那时候人类与牛羊一起享受着自然的价值。后来人口慢慢扩张了,地方不够,养不活我们了。这时候就有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我们向外扩张,把另外一个部落打倒,抢劫。这时第一反应,所有的动物第一反应都是抢……先有抢劫,抢不过才被迫生产,如果我抢劫的成本很低,我抢遍全世界,我干嘛生产。”

        吴思特权立场鲜明凸显。“元规则就是决定规则的规则,这个规则就是暴力最强者说了算。所有立法的设立等规则的设立,都会涉及到这个元规则。凭着这一项,暴力集团就有了安身立命的地方,他就立法、定规。暴力集团凭着这个元规则就可以安身立命,就在社会中吃香的喝辣的,一代一代往下传。……只有暴力集团看中哪块肉肥就挑哪块,直接垄断。”

        这里说的“元规则”就是国家立法权的垄断,法律是“暴力最强者”的旨意;“元规则”导致利益的垄断,“看中哪块肉肥就挑哪块”,看中的女人就日。吴思在其他场合还提到“打你没商量”、“文明就是打出来的”历史规律,“打你没商量”当然就是资源垄断和真理垄断。

        2015年 4月吴思对BBC说:“在人类历史上,暴力行为比生产行为更早出现,要早的多。为什么人会生产?如果那些猴子猩猩能以很低的成本去抢劫,收益很高、成本很低,为什么不继续抢?”

        吴思在《三种大国崛起》里说:“我把暴力集团和生产集团看作…类似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之间的关系”即“弱肉强食”的关系,因此,统治集团天经地义享有“合法伤害权”,他劝导生产者“忍”,做奴隶,像乌龟、狗一样地活下去。

        中国的传统文化道家把人贬低为刍狗,庄子把人等同于大粪;《西游记》把人、猴、猪混同,人与动物区别都没有弄清楚。唯物进化论更是把猴子当人类的祖宗。鲁迅就经常鼓吹人是猴子变来的。所以,人们说,吴思是活鲁迅。吴思说:“比如说我们是一个部落,有很肥沃的土地,采集、狩猎、捕鱼,活得很好,这时候叫猴子也行,叫人类也好……”也就是说,猴子=人。既然人是野兽,弱肉强食的野兽规律就适应人类,“暴力最强者说了算”的元规则就通过猴王争霸赛被吴思彻底证明了。

        一, “人是由猿进化来的”是错的。

        达尔文信仰的是获得性遗传,也就是“老子聪明儿聪明”之类,这在中国叫血统论,在西方就是种族主义。恩格斯的“劳动使猿变为人”的后天“获得性遗传”被科学证明是错误的,遗传学家认为:突变基因往往是病态,很难遗传,生物具有不变性,而不是进化。猿猴就是猿猴,人就是人,猿猴即使通过劳动也绝不会变异为人。

        这些遗传学理论违反了“变化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世界上没有绝对不变”的教旨。因此,苏联等国就迫害遗传学科学家。1930年代,以李森科为首的“米丘林学派”在斯大林的支持下,完全否定孟德尔摩尔根的染色体-基因理论,把遗传学打成了“资产阶级伪科学”。1964年10月,赫鲁晓夫下台。李森科主义在苏维埃科学院被投票否决。法国G产党人莫诺通过李森科事件指出:唯物辩证法对于现代生物学认识是不适用的,辩证法是反科学的。莫诺断言,历史唯物主义所揭示的社会规律除了让人服从之外,不可能再有别的选择,从而向人们昭示出历史唯物主义的实质就是奴隶主义。

        二,吴思说“所有的动物第一反应都是抢”,都像猴子抢劫同类,在同类中搞“弱肉强食”;是以偏概全。

        食草动物牛羊就不大会抢同类,虽然它们会为交配权而打斗,但那不应解读为“弱肉强食”。鸟类也不会抢同类。雁型生态是一种均权与平等的生态。雁群中的领头雁不是靠武力产生的。年富力强、经验丰富的大雁被推举为领头雁,有些类似于人类社会的民主选举。领头雁病倒或死去后,雁群中会根据经验与见识选举出新的领头雁,不会出现争夺领头雁地位的暴力冲突。领头雁虽然领导整个雁群,它的待遇却与其它大雁一律平等,没有任何特权。

        即使食肉动物,也有“虎毒不食子”之说;狮子会杀死非己的幼狮,有同类相残的基因。但这并非所有动物都同类相残,都抢同类。食肉动物如果以抢同类、吃同类动物的肉为生的话,那么,自己吃自己同类,该食肉动物肯定灭绝了。“弱肉强食”只是异种动物间的弱肉强食,不是同类动物的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虽然都叫鱼,但它们是不同类的动物,不是同类之间的弱肉强食。所以,把异种动物间的“弱肉强食”规律引入人类社会内部,是极端错误的。

        三,人类与动物不同,暴力元规则根本不适应人类

        动物怕火,人类会玩火。杀人放火浓烟滚滚遮天蔽日,动物干不了。人类的核武器可摧毁地球,动物是望尘莫及。

        “所有的动物第一反应都是抢”意味着“暴力抢劫”是动物的本质,是人类本质。这显然是胡扯。人类本质有许多说法,但从来没有人类本质是暴力的说法。人类与动物最大的区别是,人有语言、有理性,能相互理解,人学习语言文化的时间远远大于学习武斗技术的时间,说明暴力不是人的本质;人类有正义感——反对对人类自己搞“弱肉强食”,这是人类制止暴力元规则的思想基础。

        四, “先有抢劫,抢不过才被迫生产”是胡说八道

        圣经里说,亚当夏娃最初住在伊甸园里,采果为食。后来他们犯戒吃了禁果,被上帝赶走了。世界就他们两人,抢谁呢?他们不得不劳动。吴思把人类的采果子、采野菜,捉鱼的行为与动物采食行为等同起来,他说人类与“牛羊是没有差别的”。这显然亵渎了人类尊严,人有思想,牛羊有吗?亚当夏娃在伊甸园里是采集,离开伊甸园后就开始了种植和养殖了。养殖比种植更早,譬如捉鱼后把它放在小水池里养着,便于随时吃,这就是生产劳动。连儿童都会养鱼呢!

        遥远的古时候,人类稀少,他们会相互抢劫吗?因此,“所有的动物(包括人)第一反应都是抢”,相互抢劫必然是你死我活的战争,必然是人吃人,直到人类灭绝,绝对不会“出现生产”的迹象。可见,“先抢劫,后生产”极端荒谬!

        五,普适全球的暴力元规则是吴思的胡搅蛮缠

        吴思对BBC说:我认为“暴力最强者说了算”这条元规则,跟宪政民主并没有冲突。在宪政民主国家,例如美国,谁是暴力最强者?总统是三军总司令,而总统是选民选出来的,因此,选民或公民就是暴力最强者。”这是胡搅蛮缠。

        因为:总统有指挥军队的“权力”,选民有选举、罢免或批评总统的“权利”。权利、权力和“暴力”涵义都不同,吴思却把它们糊弄到一起,乱用一气。

        人们往往把权力解释为控制力(强制关系)、影响力,或解释为统治-服从模式的支配关系,或解释为是以强制力为后盾的命令与服从的关系。

        阿伦特认为:这不是权力,而是支配人的强制力。而权力(power)是以人们同意为前提的。“权力”是人们平心静气地协商一致后的行动能力。权力永远来自人的平等理性的对话。权力是语言的,暴力是非语言的。“有权力”意味着被他人授予权力,这需以人民的投票同意为基础。权力为大众所公有。

        阿伦特反对将暴力与权力归于同类。没有合法性的暴力统治是脆弱的,而合法性只能来自人们的同意和支持,不可能来自暴力。阿伦特预测到吴思之流的人出现。阿伦特说:暴力可以摧毁权力却不能产生权力,枪杆子产生最完全的服从,却“永远不会从枪管中生长出权力。”一个权力不能战胜暴力的时代必然是一个政治黑暗的时代,人们会争相迷恋暴力,同时对政治采取犬儒主义的态度:“政治本来就没有道理可言,暴力集团说了算。”等等。这就是吴思暴力元规则的思想起源,极大地败坏了我国的政治文化。

        六,元规则=人民同意 人权至上=人民主权=人民最大

        自由主义坚决反对法律规则由“暴力集团说了算”的说法,因为这为统治者的专横意志披上了法律外衣大开方便之门;法不过是统治者的驭民术而已。评价法律、政府和社会制度,都是以保护人权为支点的,因为保障人权是成立政府的目的。所以,人权高于主权。

        那么,“人权至上”是否是元规则呢?钉子户以“人权高于主权”的理由拒绝拆迁,蒋介石让步了,德国皇帝也让步了。钉子户不用搬迁。在紧急情况,政府征用民房,人们肯定不乐意,这时,政府必须给予较高的补偿才成;这也说明“人权至上”是元规则。

        “人权至上”是怎么来,来自于生命自保的本能,更来自于对他人权利的尊重。不尊重他人权利,就不可能有人权至上。

        人权至上还来自于人们一致的同意。据《创世纪》记载:亚当的儿子该隐因为亚伯所献神之祭物好而获神的喜悦,就心生嫉妒,把弟弟亚伯杀了。这是人类第一次出现杀人犯,上帝说不可杀人,这就是保护人权。摩西十戒里还有不许偷盗抢劫,不许说谎,不许强奸通奸……这些保护人权的规则都得到所有人的同意。可见,人民同意是人权至上元规则的合法性程序。也就是说,当所有的人保证尊重你的人权的时候,你的人权才不会被他人侵犯。因此,可以说:元规则=人民同意 人权至上。也可以简称为元规则就是人民同意,因为历史最早的人民一致同意的事情就是保护人权。譬如:“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就是最早的人类同意的保护人权的条款。“杀人偿命”在原始社会早期就存在,是用来制止暴力的;“欠债还钱”应是原始社会晚期的规则。这些原始习惯法,肯定与“暴力最强者”无关。又如,古人发明的围棋、象棋,棋类规则更与“暴力”无关。

        部落联盟形成的时候,联盟最初领袖都是选举产生的,得到众人同意。部落联盟转化成国家后,人民同意原则就转化成了人民主权,人民最初同意的规则的文书形式就是人民公约或社会契约,也称为宪法。在当代“人民主权”又称为“人民最大”原则。英国法学家哈特在《法律的概念》中提出:政治权力的获取与使用须经过人们的协商同意才是元规则,权力才有合法性,合法权力制定的宪法、法律才有效。总之:真正“元规则”就是人民的同意,这是和谐社会的基础。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1/13 11:01:37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3 12:22:44    跟帖回复:
       第 3
    论真假民主的标准
    http://m.kdnet.net/share-12499451.html ;     

    吴思诡辩“血酬”惊呆了社会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3&id=12499101

    从张献忠到吴思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499311&boardid=2
    1111公约与美国民主的实质是什么?                http://m.kdnet.net/share-12498595.html ;     
    请注意第三楼                
    论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                                 http://m.kdnet.net/share-12498120.html ;       
    猴王写书与吴思谈猴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2&id=12494909
    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还停滞在原始时代
    http://m.kdnet.net/topic-12496310.html ;       
    请点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4 15:42:29    跟帖回复:
       第 4
        李昌平说:我们正在建立一种强盗舆论和强盗道德。这种强盗舆论和强盗道德正在不遗余力地论证和美化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凡是对既得利益者不利的思想观念和价值规范,都可以斥之为不合国情而拒绝。凡是有利于既得利益者但与普世价值相背离的东西,都可以挂上“特色”美名来粉墨登场。他们拒绝的恰恰是人类共有的符合人性的部分,维护的却是传统文化中动物性的成分。他们以新的更具欺骗性的面目如“血酬”、“暴力元规则”的歪理邪说站在民主政体的最前列,给伤痕累累的中华民族造成新的更大的伤害。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吴思诡辩“血酬”惊呆了社会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