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花花眼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黑九月 连载
1068 次点击
11 个回复
花花眼 于 2017/11/14 13:21:0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上卷


          第一辑 白调情殇

之一

清丽妃子谪落在人间是一个差错
那只会使瑶池之水少了浪花一朵
但你的谱系是纷繁的
北极星北极光北极的冰雪
    还要连上冰凌花魂和神秘的白夜
映上我的眼睛是一片眩目的白色
投影在我的心上是白色的传说
是在哪一个失传了的夜
失传了的圆月潜到红尘变成了残月
那时应是你的生辰
和你一起降生的还有月晕
心的震颤和夜莺的风言风语




之二

松花湖的一圈圈涟漪
碎了还圆碎了还圆
散开的浪花浮雕成似水的柔情
隐现在轻摇漫摆中是一组密码
但你的风姿在静静的照影上是模糊的
绰绰约约的似乎有那么一丝伤感
掩过了柴可夫斯基的乐思
黑天鹅的忧郁沉淀
在你的眉梢挑出春愁
顾影自怜时你把怜爱分给春寒
早落的花瓣和轻飘的暮蔼
淡淡的幽怨里栽不下一丝笑纹
你生的笑涡很深酿出的笑太古典




之三

你没有变成水仙花是因为
已经有人变过而故事已太旧
奇妙的曲折不会使人太沉迷
天生的水灵灵束在月光里
凝成了更像荷叶上的露
滴着水的身躯是整个的一堆柔情
轻风一吹,周身都会泛起涟漪
失去了浓艳才获得淡远的不光是水花
还有无语相对时你和你的影子
把星眸投在水面便不再移去
直到开花结果长出满地的相思
所有的星都觉得你很美但不完美
你不知那是脸上少了一点桃汛
而水仙花是淡在月色里了——
你绝不愿说破的是神话确实很美却也冷清




之四

把梦编在花环上才知道梦很缈远
愁和恨挑在眉梢都是无名
夜莺的颤音也许有那么一点暗示
转眼在寒风中吹落了
你没有找到它却找到了空虚
咬住嘴唇却没有咬住一声呻吟
滤出来的疑惑是血色的
落在花影上是一圈晕
神秘再加上神秘变成了可知
用“芝麻开门”叫开的情窦
显露在十七岁的地平线
    从来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露水调出的思索是冷色的
蔷薇的刺似乎刺破了羞涩
但睡美人只是醒了一半
她辩不出一朵吻和一片花瓣
落在湿润的唇上都是无邪
她相信有些魔咒是灵验的




之五

他淡入你的王国是一个蚀
人们说那是舌尖的风吹上的
烛影摇红里有泪影
无题诗里最费解的是巫山夜雨
苦丝丝的呻吟很遥远却是你的
散落在浪尖浪谷化做SOS
缠绕在珊瑚枝上也很离奇
那儿有一颗游离的心在高高照临

哀悼着古老的玫瑰悲剧
一片片残红被撕下来付给东风
买来猩红的放浪和猩红的晕眩
醒来后她觉出这世界已经凋败
她的泪溶不开悔恨将它补全




之六

你的蜜月是在远处升起的一片白雾
迷人的轻柔中藏着迷人的梅雨
云彩是美人精心描出的眼影
只因为一笔太重便晴不起来
扑朔迷离也许更适合于梦游
只是里面透不出一点消息
吹散了白雾也吹散了自己的花期
落难的美泄露了自己的隐私
红香散乱中长不出奔月的故事
而蒙尘的花魂是没人安葬了
一堆堆的吻痕啜得她飞不起来
也许那泪还是黎明的彼岸的
你把它冻成泪花不落
是为了招来一股寒潮
冻结了我在你的边涯不化做流星




之七

那永不飘散的乌云是簪着冷箭的
和我争风的只有一抹夕阳
我们平分了你的美在天上人间
黄昏里一半激情一半怅惘
半明半暗的不只是夜的眼睛
也许还有走私的冥想
把你的香雪散开来会漫过红尘
我只要连着仲夏夜采下一串流萤
也不知相思花开败了没有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1/15 7:49:04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4 13:46:42    跟帖回复:
       沙发
    烧香的不一定是和尚,还可能是熊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4 16:02:50    跟帖回复:
       第 3
    niyani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7:48:02    跟帖回复:
       第 4


    第二 辑 铜镜传说
    姑苏铜镜

    天生的像月亮
    却无奈丢了圆缺

    馆娃宫里永远是风月
    细腰欲折未折
    千秋霸业
    巅巅倒倒昏昏沉沉
                  流香的梨涡也深深
                  猩红的笑浪也深深

    铜镜蒙尘的时候
    一国倾颓
        斜飞的黛眉
    斜堆乱颤的云鬓
    斜飘的枕边风  花雨
        还有
    斜依难扶的烟容水态
    可餐的秀色都是吴越绝品
    斜靠的金戈跌入尘埃

    吴王用他的江山
    支付了宵夜
    铜镜默默



    无名铜镜
          
    枉然了花容月貌
            美痣在嘴角跌落
            孤傲被溅得湿漉漉的
            像泪眼
            英雄美人
                纷纷而来纷纷而去
            金边束不住一缕沉香

    相思散乱一地
    老成绿锈
    扫不尽的春秋残迹
    堆不起的云愁雨病
    扫了又落  落了又扫
    说不清是梅雨时节
    还是流星雨时节


    春秋铜镜

    扶起了美人的娇容
    仍是绝色
    倾人一国只是
    因为铜镜翻倒
                    眼神偏离了眉心
    春花秋月
    乱堆在梳妆台上  风情
        冷峻如冰如雪
      
    把心弄得痴迷的是桃红
    从红尘的边缘
    到镜子的边缘
    纷纷扰扰  倾慕
    忽然变得大胆而不得不透明
    花了人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7:53:07    跟帖回复:
       第 5
    红楼宝镜

    美女脱衣脱得太狠
    一不留神脱成白骨骷髅
            
    正面 背面
    忽然翻转
    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
    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

    翻转了那些生死迷局
    颠倒了那些爱恨情仇
        还有太虚幻境
    神瑛侍女
    宝镜冷冷也是枉然
    都说是风月无边
    也不知迷了谁的花花眼

    镜中人无法走出梦
    对镜人无法不做梦




    冷美人对镜

    冷若冰霜的岁月里
    拭去冷若冰霜
    还是冷若冰霜
            
    用烈焰黑唇来擦拭
    用三月梦痕来擦拭
        还要用樱桃雨
    女儿红
    擦拭  美人尘
    仍是一层层堆积
    可怜桃花颜色
    死了也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7:54:11   
    6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1/15 7:55:26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6 8:45:54    跟帖回复:
    7
    第三辑 虚幻者

    虚幻者

    一个虚幻的怪影在游荡
    游荡  它的姓氏是子虚
    它的身世是乌有
    它的人生之旅是一页空白
    它的来处和去处也是未知
    它没有国籍也没有归宿
        甚至连个通讯处也没有
    但它确实是一个活生生的真实

    具有生的全部深奥
    具有死的全部奥密
    无形体中却常常喷发激情
    无拘束中却常常拘束了痴迷
    隐去了的并没有消逝
    飘渺了的并不是放弃
    不生只是为了寻找
    不死只是为了一个模糊的约期

    无始无终的飘来荡去
    无休无止的寻寻觅觅
    在清醒时碰上了你不认识
    在怀疑中相遇了你以为是醉意
    小城开始流行安全门 猫眼
    夜晚流行紧身衣
    枉然,它瞄到了你便无法设防
    它找上了你便无法抗拒





    睡美人醒来

    楼兰女尸醒来是报幕人
    兵马俑醒来是一队纤夫
    古战场醒来是原罪法庭
    维苏威火山醒来是死亡之舞
    圆明园醒来是岁月之蚀
    广岛醒来是世界良心
    维纳斯醒来是九级地震
    死神醒来是个收藏家
    大海醒来是一杯烈酒
    月亮醒来是个第三者
    斯克芬斯醒来是命运
    睡美人醒来是你




    为美而死的珍珠母

    美丽的痛苦,昂贵的痛苦
    ——是缘于一次
    破身的的苦旅

    海之心滴血
    沙子开花
       花花如雨

    珍珠——我的剖腹产婴儿  
    离开我你才是美丽的
    失去你我才能解脱痛苦




    私生女

    盲目的爱中结胎
    缠绵的恨中孕育

    野藤上的酸葡萄
    人生筵席的苦汁

    怪奇美的展品
    美与生活的不等式

    没有谜底的谜呀
    你是献给爱神的血祭





    向风要旋律
    向云要拍节

    白色的华尔兹
    冷味的迪斯科

    挂在少女的睫毛上
    是白雪公主的传说




    酒 杯

    女人是帝王的酒杯,青铜杯
    斟满了倾国的祸水
    潮涨潮落是苍凉的美

    女人是英雄的酒杯,玻璃杯
    斟满浓郁的血水
    一声脆响是悲凉的美

    女人是诗人的酒杯,水晶杯
    斟满了冷冷的露水
    酒杯推倒是凄凉的美




    夜之潭

    把那些美丽的春夜
    抖落  翻转
    反复拼出些风花雪月

    只是那些落下的星辰
    不是雨也不是雪
    为何打湿了
    早已枯干的眼窝







    难忘昨夜血性骚乱
    北极圈
    没有圈住桃花水
    镁光一闪
    峨眉金顶掩映残星
    千秋萧萧瑟瑟
    苍白了岁月
    命运之杯真深
            
            浮起来认出秀发如丝如绝笔
            金合欢网罗叛逆
    不忍有晕悬
        飞送一阵眼前金星
    孤独岛告急




    昨 夜

    昨夜北斗横斜乱了方寸
    星光撒得均匀
    酸梅子流行病
    传染了江北江南
    连神女峰也在滴水
    压弯了断魂如
    低低垂下的郁金香
    黛色的仍然是绝品

    我们的目光
    和星光嫁接
           生出天上人间混血的相思




    断 章

    当岁月娩出春寒
    日历花瑟缩
    而后有影子
        分去孤独

    分不清是血地还是云霞
    黎明因失血而苍白
    心放在铁砧上捶打
        没有节拍
    溅开的铁花很像星雨
    不落总有花朵




    精 灵

    在夜的阵痛里
    诞生了你 所以
    对着你的姿色
    我依稀感受到
    夜的震颤
    夜的昏眩
    夜的虚弱

    你就留在这片夜色中吧
    亲着昏黑,那肌肤的莹洁
    容易理解
    扣动了人们的心弦
    而不使这颗心迷乱的
    正是你——
        夜的精灵

    什么时候 我
    能走进这片世界
    在你披垂的发丝上
    打一个活的蝴蝶结

    *
    采来你眼角上的暗示
    种上我的心壁  等着
    这片处女地
    透出第一道晨曦
    淀破第一个颤栗
    结出第一个应许
    这颗小小的心房
    还有地方盛空虚么

    可是昨夜有极光
    赤橙黄绿青蓝紫
    天气专家说
    是西伯利寒流
    赤裸的心
    有轻度冻伤
    叹息的风三级
    没有流星雨





    雪姑娘
    *
    惜别时,她把最后的回眸
    给了我窗外凄迷的风雪

    不是忧伤的投影
    黑色的夜弥漫
    只是为了收藏在星座的花边上
    成熟了的热望,眼波和祝福
    在冥想中化作记忆的浮雕
    浅线条是月色的

    你知道梦中有创作
    才睡得那么沉
    冰花结在玻璃窗上
    清丽
    你坚信,它获得色彩的时刻
    让落日如童话般圆


    模特儿

    无论是做仙子还是做魔女
    你的美,都是
    致命的

    蒙娜丽莎迷一样的微笑
    落在你迷一样的眼角
    是为了使我们在双重的迷中迷失么?

    女性美的危机,是你引起的
    黑夜梳成丝
    打着卷儿垂下来,忽然遇到了
    六月早晨一般明丽的脸
    纷纷杏花雨
    星眸的余辉藏在中间色的眉宇
    梦的色块,淡成一团晕
    在莫奈那里
    该是羞涩的明朗,还是
    明朗的羞涩呢?

    扶着风的腰肢是飘逸的
    但是你飞不起来
    因为那么多的花开在裙捃上
    生出了凝重
    一片片雪花垒出的冰肌,掩映
    在半透明中是迷人的
    如果要求一颗心做底坐,
    可怜的心,该以什么做支点呢!

    离心力和向心力相等的时候
    我围着你旋转的轨迹,是有些
    诡密
    有的时候,蚀落在你的眼风上
    我才发现,偶尔你也是有瑕疵的
    因而我不担心你飘然而去
    你和你的美
    首先是属于人间的





    天涯绝恋

    白的是霜晨
    黑的是鸦翅
    还有个流放的中间色
    那是小白夜

    东荒地的白夜
    搁浅在纤夫的肩头
    不绝如缕的  呻吟
    声声……
    从地心到人心
    扯不断世纪末的忧郁
    眸子
    锈成死水
    而你在上面掠过

    指缝里滑下的岁月
    已经透明
    不安在那边躁动




    晕圈

    把月上的晕圈
    倾斜下来
    做成你的大开领
    任千百双腥眼
    环绕千百次仍没有突破
    三围缀成的神秘防线
    只是有风

    黑眼珠在溃败,余辉
    从你的发缝滑落
    遇到你耳后的插花打一个飘旋
    漂到遗忘岛也不是归宿
    藏得那么深没有藏住野性
    美得令人目眩也美得荒凉




    红飘带

    夜雨潇潇
    箫声淋湿了梳妆台的古月
    粉腮沾满青苔

    动情依然是天鹅湖
    孵出的春寒带着血丝
    撩得满天星也眨眼,红绿灯
    也眨眼,眨眼的十八岁
    重重压在红舞鞋上
    下面是凡尘

    你仍在旋转
    我多想把你收在手掌心上
    只怕王国会倾覆
    美人如水
    沉了二十个春秋化做暗礁
    我知道我会遇险在那里




    《梦幻》

    把梦纱轻轻撩起那么一会儿
    我们原来只隔着一层淡淡的水气
    没有月光是被仙子梳成了发丝
    就那么披垂下来
    也不管打出了多少回环
    反正那香雪上尽是曲线

    是轻信了流萤才迷航的
    梦舟堆着稚气
    引起好奇的只是散乱的睡姿
    胭脂香
    在荷叶上被托起
    圆的费解
    睡痕如弦
    青春期无法求证
    滴水的裙子下摆采不到石榴
    梦浅得可疑
    但有口红渗入梦里掀起反叛
    睡美人睡得再深也要醒来

    把白天鹅流放在在暗蓝的边线上
    稀释了忧郁
    秘密不会泄露
    玉腿打出三十二个圈子
        裙底有风光
    看一圈一圈的涟漪是你
    听一声一声的天鹅之歌是你
    ……
    可是你们就不怕
    在捞水草的时候
    捞出一个大胆的水性么?




    《梦幻》

    从眼影的蓝色中娩出
    蓝色多瑙河似的
    半透明
        还有一点绰约
    除了滴水的娇憨
    都是人间的诱惑
    高耸在眩目的双峰上
        可怜了那片云裳
    轻得让人难以承爱
        神秘得像夜声
    北斗七星也曾排过这样的星阵
    那一次
    也是银河漫过梦岸
    也是莲花一朵救了红尘





    初醒

    低垂在睫毛上的梦谢了
    但还没有落
    在说不尽的情调里
    光和影
    凝重和柔和
    朦胧和明澈
        有节奏地
    和谐
    是一个似睡未睡
    欲醒未醒的
    献身的模特儿

    *
    把你十七岁的芳龄
    谱进一组魔幻的旋律
    不是为了使人着魔
    目光和流星雨
    消逝了,但它的尾迹
    是眩目的
    一组女性美的雪线
    一圈狂想曲似的镁光
    和一个维那斯级的诱惑力
    ——新鲜的梦诞生了
    带露的仲夏夜是她的胎衣

    夜莺之国的国徽
    是这样的
    把青春之美,翻译成
    这样的象形文字
    无法解读
    只好猜迷





    黑眼圈
    在昨夜的遗产里
    你分到了两个黑眼圈

    裙带也是黑的
    圈住的冻土带
    只长失眠
    隐私泄露了还是隐私
    但你的眼窝很深很深
    收藏了那么多眼风
    也没有聚起一片雨云
    只是有雾

    但是今晚的月亮也有晕圈
    梦将搁浅
    不知是从酒吧还是
    从月宫里回来
    我也感染了两个黑眼圈



    西 施

    你是春秋金粉堆起的
    一缕香魂 幽幽
    岁月如书圣烫金狂草
    若断若连
    滴水的亡国之眼
    才使眉心的美人痣
    凝住吴宫残月
    而冰冷的铜镜已生出绿锈
    磨不出巫山云雨
    你就是那个时辰捧着心走失的
    也不管水面上的薄纱
    漂去了多少春花秋月




    今夜迷情

    你是从聊斋里飘来的
    迷人精
    仍在迷人
    我若能诱拐月亮为质
    夜将屈服
    为你皱成一件带刺的紧身衣
    但领口开得很低
    葬下一次又一次的幻想
    那心还算不算处女地呢

    情感蛮荒之地
    潮起潮落
    三角洲
    摊开丰腴的豪华
    在弥漫着白色光雾的地方常有
    夜来香为你导航

    但眼睛望穿了也是伤口
    海市蜃景
    每一次出现都不约定



    夜精灵

    你那纷纷披垂的长发
    是一片盛开的夜
    你不信,是因为
        你睡了,你没有领略
    夜的蹒跚,夜景的飘落
    它在风中雕成丝
    在露下浣成朵
    夜莺是欢畅的  在它的催促下
    香气飘溢着
    线条在伸蔓
    光影流动
    终于在你漫回娇眼的一刻
        一切定形于这个杰作

    那面镜子
    是你的第三只明眸
    它若是映出了一颗残星
    请任它闪烁 闪烁
    守夜人就守住了自己的幻觉




    美人照片


    在她刚刚要把浅色
    变成深色的一刻
    定格 于是
    飘忽的有了着落
    迷失的有了线索

    就用那弯新月
    雕琢
    减去一分神秘
    添上一分亲切
    磨去一丝锋芒
    揉进一缕羞怯
    梦便熟透了
        失眠的我再也不怕黑夜
    因为这夜里有你的亲口许诺




    月光曲

    打湿了一明一灭的流萤的暗语
    打湿了一来一去的眼风的隐喻
    打湿了薄荷香型的回忆
    打湿了断了还连的梦魂

    还有无可奈何的巅巅倒倒
    无处排遣的飘飘摇摇
    无处投寄的一声低叹
    无法诉说的缠缠绵绵

    千回百转的寸寸柔肠也湿了
    一唱三叹的声声肝胆也湿了
    这才有停杯已久的笑涡
    结了蛛网粘住空虚沉沉甸甸


    沉思中的贝多芬

    垂天的黑旋风骤然悬停
    妆饰了苏醒前的维苏威的怒容

    天籁无声
    他谦卑地垂下头
    承受了黑暗之心的全部苍凉

    而把思想抽成发丝
    密纹唱片似的盘绕盘绕
    命运在敲门
        英雄狂想交织英雄孤独


    眼 影

    你的眼影是秋水漫过的荒滩
    你的眼影是秋月初醒的睡痕
    你的眼影是秋思在飘泊
    ——自从你把梦遗失在水滨

    今生天空里多云
    我已预报有泪雨
    按照流行的时尚
    泪是披着眼影的彩衣


    水 仙

    水灵灵水灵灵
    堆云的眉峰下
    悬着海的梦

    也有潮涨潮落
    波光浪影
    风云雨晴

    还有一个探险者
    守在瞳孔岛上
    晾晒扯破的帆蓬




    扯开了那是洛水之滨的一抹白烟
    堆起来那是巫山绝顶的一片云烟
    吹乱了那是红烛影里的一缕尘烟
    扶直了那是金香炉中的一柱紫烟

    传说那焚心之火也有乱烟
    轻雪之原是最容易点燃
    你若是碰上了那星野火
    眼窝里便生出了野味的荒烟




    梦露之露

    在春梦中你是蔷薇露
    在秋梦中你是芙蓉露
    美国之梦是黄金梦
    你是金杯溢出的美人露

    薄薄的香夜是你的胸衣
    红绿灯影是你的饰物
    好莱坞喜欢露美风味
    把你调成了性爱之露

    等到贪婪的目光把你蒸干
    破了的梦壳没有人领取
    隔夜的夜话仍是苦丝丝的
    你是不醒之梦的一滴冷露




    五月之约

    五月风与风信子有约
    桃花运和桃花水有约
    黑天鹅与天鹅湖有约

    长相思约好了青丝发
    朦胧月约好了朦胧人
    杨柳枝约好了杨柳腰

    七夕之约是绝恋之约
    三生之约是凄美之约 今夜
    没有赴约的只有死神和我




    梦中撒哈拉

    传说中生长金字塔的地方
    五千年只开了一次花
    撒哈拉,胴体流火的撒哈拉
    阳光白森森的撒哈拉
    永远流行着焦风和黄沙
    永远隐现着海市的幻化
    热昏中老去了你的年华
    把每一片阴凉都埋在地下
    啊,当我悄悄走近你
    我不敢亲亲你的脸颊
        荒凉的撒哈拉
        绝情的撒哈拉

    绝望中找到希望的地方
    年轻的像片朝霞
    撒哈拉,野火明灭的撒哈拉
    鼓声四起的撒哈拉
    播下了玉露和风华
    撒开了骆驼和人家
    把风沙扯开做成婚纱
    把岁月编进了夜话
    啊,当我远远离开你
    我也变成了一粒金沙
        唯一的撒哈拉
        苦恋的撒哈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7 13:04:15    跟帖回复:
    8
    第四辑 无题诗  

    1
    若是有一片乌云
    拢不住风流
    轻绡绡地压在一堆白雪上
    谁能不惊奇
        她如此
    给了美以最美的解释

    我是挽着秋来的
    不得不止步在你的圣地
    灰色被挑破了  在你
    猫儿眼的一瞥里
        我结束了一支终曲
        开始了一支序曲


    2

    孤独时节描出的
    冷眉  弯弯的
    把红绿收割
    眼影太多

    不必奔月
    云裳下将有雪瀑
    眉心夕阳落下一半
    谁来收拾
    每一片口红都不是谎花


    3

    像是沉沉醉倒的杨贵妃
    狼籍了绵绣河山
    像是笑浪飘摇的维那斯
    刚刚喷发了熔岩
        但是你不愿炫耀
    而且也无法炫耀
    恼人的是你这古典式的睡姿
    却叫人怎生来扶持


    4

    你在爱之梦的如烟水波中
    捞起一朵星莲
    说是水性之花也伤心
    说是偶断丝连也伤心
      伤心  何方乱云
    把伤心之门重重封起

    从此暗自伤心
    水是清清日渐消瘦
    影是淡淡日渐憔悴
    睡莲之心
    无法睡去只好挖去
    莲花座上坐着禅机


    5

    清清淡淡隐隐约约 暗暗
    有一圈晕
    晾晒在雯后的目光下
    谁知是朝云还是暮雨

    昨夜异乡  眼影线
    水草长得很深很深
    迷航的舟子没有回来
    暗礁下也有一圈晕


    6

    从阳关三叠的堞口偷渡
    来赴一个千年的约会

    秦时明月
    无处躲避秦的淫威
    楼兰女
    没有脱完金缕玉衣
    罗布泊已变浅
    俏影淡出白骨花纹
    愁思无法降帆
    怆然
    镜子磨穿也许有花雨
    雪色黄昏
        原来是胴体

    没有人吟诗
    整夜都是无题……


    7

    夜选择了黑色是美丽的
    挽花选择了黑色是美丽的
    美丽是因为黑色有一点神秘
        我的命运也是黑色的

    昨夜的夜声也很神秘
    神秘得像穿着夜礼服的帕格尼尼
    总是叫你入迷而不让你迷死
    召唤你飞升又不告知去哪里
    单是那遥远就使人脱俗
    原来脱俗就是给灵魂脱衣

    8
    春天是流行心病的季节
    春天是流行低烧的季节
    相信梦比醒更真实
    相信谎花比谎言美丽
    你许下的
    如白葡萄洒许下的
    昨夜星图
        预报了蓬莱仙阁有风有雨

    秋天是收获露华的季节
    秋天是收获迷乱的季节
    梦已经没有了汁液
    葬花人已被埋藏
    眼睛中仍有空白,枉然
    这回是一只酒杯
    调出的人生鸡尾酒五味俱全


    9

    那一星摇曳的烛火
    奇特地,把你
    点化成一堆残雪

    初始的不洁
    天生的妖冶
    令乱的风情
    不休止的欲火
    大胆地狼籍着浪荡的狂野
    啊,一个热情退潮后的虚脱

    或者说,这是一个
    狂欢后的空拍吧
    你使人想到的
    比看到的更多更野……


    10
    聚聚散散浓浓淡淡巫山云
    簪着鸳梦预报有雨,奈何
    风太飘忽
    三月的天空
    分一半阴晴和晦涩
        和虹痕在眼瞳
    轻轻一眨释放出
    死光,沾着口红
    制成青春期的标本
    唇纹上也许有爱情密码
    无法破译
    纱帐里有上弦月
    幻想着下弦


    11
    把春天吻得苍白还是要吻
    樱桃时节只熟了樱唇
    谁叫你有金的枝玉的叶不懂得甜酸
    初开的情窦
    闭合在晕环中是个诱惑
    月亮也是圆的也是缺的,但是李商隐呢
    华清池
    融不开春愁,
    美女总要出浴
    涟涟漓漓
    水雾也是迷离,舌尖风也是飘忽
    只可惜那一滴粉泪
    浇上夜之心变成春药


    12

    美容霜打落了星星一颗颗
    堆在你的脚下
    爱之天平倾斜
    狂想曲发狂失落了拍节
    寻寻觅觅
    也不知装在篮子里的是不是摇篮曲
    脱去二十三层幻影的梦裙
        还是有羞云
    处女地原来是血地
    他要背着十字架来,穿过
    那么多的极光星光还有目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4 14:26:25    跟帖回复:
    9
    aaaaaa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4 15:34:48    跟帖回复:
    10



    第五辑反弹琵琶

    悲情远航

    你说是黑夜沉沉我说是梦之潭
    你说是彗星尾我说是远航线
    你说是风暴角我说是好望角
    你说是幽灵岛我说是伊甸园

    去巡礼巫山云下的神女峰
    去探寻广寒宫里的不老丹
    去拜访长城垛口的峰火台
    去求索大西洋底的藏宝船

    初始的宇宙星云的一颗露点
    天生了泪的苦涩和海的容颜
    三生旧约定下了千年万年
    割断了香魂一缕割不断尘缘

    尼加拉瓜瀑布里打一个回漩
    玛雅古神庙里滚一个飞翻
    珊瑚礁丛中拼一个烂醉
    维苏威火山口化一次涅磐

    从秦时的明月到汉时的雄关
    从维那斯的腰带到斯芬克斯的舌尖
    人生有迷津迷津有渡口渡口不远
    海面有狂浪狂浪上有狂人狂人有狂欢

    撞碎在铁刺编成的荆棘冠
    焚化在水晶淀开的烈火焰
    血迹和残片仍然要远航
    星星海无处避风也无法降帆




    谁家的月亮圆

    有人说外国的月亮圆
    有人说中国的月亮圆
    为了这件荒唐事
    竟然争论了几十年

    月亮若是有知
    一定会这样评判:
    “你们双方都很热心”
    也有些冷热病的特点

    “把我扯入爱国心”
    也许不光是扯淡
    可是最圆的月亮,
    也不如你们谎话编的圆




    流星

    千万个光年积蓄的爱
    千万个春秋缠绕的梦魂
    千万个晨昏默默的祷祝
    全都迸发在这短短的一瞬

    你看那照亮夜空的火花
    都曾是为你受的苦闷
    一生中仅有这一次表白
    让我在爱火中静静自焚




    石美人

    你看波涛热切地鼓起了花唇
    给礁石飞送了一朵亲亲的吻
    谁知那石美人毫不动心
    把美丽的传说碎成了水尘

    深深地深深地藏起殉情的悔恨
    返回深深的深深的苦海之心
    可是他不得不重新开始
    命定的无休止的爱的献身


    挽 花

    你看白露冷冷那是苍苔的挽花
    你看水中月影那是离魂的挽花
    你看菱花碎碎是那红颜的挽花
    你看杯底苦酒是那雄心的挽花

    它们曾经为美丽而开花
    即使那美丽都成虚话
    那花儿结下的依然是美丽
    美丽的忧伤落去是美丽的芳华





    清明血

    清明的血盛在高脚杯中
    你会觉得它太浓
    如果清明天太冷
    你可以从中品出火星

    清明的泪滴在高脚杯中
    你会觉得它很清
    如果清明天太热
    你可以用来调制冰晶



    狂想者

    我是世纪末的狂想者,世纪末
    受洗在华表下的造反之夜
    从此日历花就只开两瓣
    一瓣是铁一瓣是血

    我觉得我的颈子已经很软
    再也擎不起那思想的重荷
    一旦成熟就一定要喋血
    你会看到腥红的扫帚星一颗



    黑夜·白夜

    飘着风的夜  翻过
    零着雨的夜  翻过
    依然是风风雨雨之夜

    依然相信异端
    相信桃花运在冻土中发芽
    相信一个多口红的季节

    夜之眼终于望穿
    黑夜
        荒成白夜


    野葡萄

    我们不希罕黑珍珠的盛名
    却不妨保留着黑珍珠的娇容
    圆,就圆得八面玲珑
    黑,就黑得剔透纯净

    把春与秋消融于一口酸甜
    悲与欢酿进一丝野性
    爱我的人都和我们定有约期
    我们一年一度准备了沁人的温馥


    秋光先在这儿陶醉了我们
    我们再去陶醉旅人的梦
    我们模拟了一串串的乳头
    吮着它,朦胧睡去
    你会在浅醉微熏中
    梦到你也结在一根长青藤

    九月菊

    在风中雕
    在雨中琢
    在霜雪中着色

    美丽的春天留下了
    美丽的忧伤
    当冷落过她的太阳
    红颜老去  她
    抖落冷宫里
    长久的寂寞  庄严地
    否决了秋声的判决
    一缕蹒跚的香魂
    系住一个倾颓的众香国

    啊,套色的春夏秋冬
    交叠的风花雪月




    枫  叶

      飘落的丹霞,凝聚的碧血
    一笔抹去了清风白月
    大泼彩中没有半点凄清
    流光溢彩总是山之风骨水之魂魄
    回眸里也有春的构思
    夏的思索,然后
    脱稿于瑟瑟秋声,签名是
    花体字写出的霜和雪


      天生的一张精巧的诗笺
    专意夹在春的前页
    你的主题是晚节的美
    迟暮的豪华
    万里肃杀中静静落去
    死了,却升华成生命的特写




    泪 花

      我珍爱你,泪呀
    不只因为你盈盈欲滴
    ——露珠儿不也常常以此自矜么
    使我倾倒的,首先是你的纯净
    然后才是你的莹洁和魂丽
    但是你怎么能和悲哀联系在一起呢

    消释了冰山的沉郁
    我们的冰川期逝去
    在那苦海的岸边
    冰雪之水醒了潮汐

    从多彩的人生里
    提炼出来,你的身世
    是高贵的——你呀泪滴
    是希望之霞的最后尾迹


    白精灵
    我爱着一个白色的王国
    式微了浪漫没有式微情结
    她的威仪是白眼
    她的铠甲是冷寞

    她的信使是绝对的孤洁
    她的亲随是绝对的美色
    她的疆宇是一条雪线
    扯断了也有殷殷的白血

    如果有人触犯了王法
    专制的刑罚也很奇特
    是凡人的都给赦免
    是诗人的都给心裂


          
    西伯利亚

    落日中的西伯利亚
    冰凌花压着雪浪花
    我被狂暴放逐在这里
    找不到苦难的边涯

    你的名字叫西伯利亚
    你的冷艳就像是雪花
    我的罪名是爱得太深
    爱也无法把这冰原融化




    彗星

    造反之夜
    和杀人放火之夜重叠
    铁十字和五角星重叠
    向阳花和罂粟花重叠——

    自杀的良辰已近
    血腥的彗星果然来临
    只因为一次怀疑就偏离了天心
    那轨迹仍很凶险
    仍然要坠入鲜花广场
    仍然要把太阳弄得不落

    而彗星的发瓣仍然飘荡
    天文定律没法不让彗尾
    扫过今朝




    眼晴里的空白

    我们的眼睛里有一片空白
    我们的心中有一片空白
    望穿了秋水也是枉然
    魂断金水桥也是枉然
    枉然
    历史又一次重演
    胶片已爆光
    当焰火抄袭了大火
    国花抄袭了挽花
    六月开始下雪
    世纪末一片空白





    我的归去来辞

    我觉得我应该归去了
    蒸干了巴山夜雨一池又一池
    我的目光朦朦胧胧而且无题

    无题之生无题之死
    把名字写在水上的就应该流去
    银河向宇宙之心而去
    精神向未知而去
    死亡向新生而去
    无字碑也许是首无题诗
    最高境界不过是落花流水
    ——归去来兮


    废墟华清园

    人们创造了许多奇观
    之后又创造了许多废墟
    这都是些春秋兴废之事

    就像教会不能裁判真理
    君王也不能裁判历史
    只是可以适当的表示惊奇

    而伟人更是此中老手
    据说他们改了规矩
    做事都是为了一已之私

    至少它能满足人们的好奇
    原来这些不会犯错误的东西
    行情也会发生贬值


    *
    这就提出一个思辩的命题
    是舍弃现实而爱古典呢
    还是舍弃古典而爱现实

    现代斯芬克斯提出这样的问题
    针对它残缺的鼻子
    人们都嗤之以鼻

    我认为万岁是决不可舍的
    他们奉天承运 在这儿
    坐胎凭的是龙的精子

    所以才能践位为君
    天生的金口玉牙
    打个喷嚏都是最高指示

    后宫要有佳丽三千
    夜夜都行巫山云雨
    私生子都是玉叶金枝

    龙颜一开就恩泽天下
    当然也有发怒之时
    ——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整个世界都可以变成废墟
    还谈什么伟人和废墟
    二者本是一个含意


    *
    斯芬克斯有一点惊奇
    它对我的三段式推理
    觉得很难驳斥

    然而我却有一点固执
    我更喜欢废墟
    仅仅次于喜欢威士忌

    我醉熏熏地选了一处遗址
    又醉熏熏地晃了一下
    然后又醉熏熏地撞了进去

    当华清园变成罪恶之园
    ——兵营似的戒备森严
    到处陈列着历史的残片

    唉,烟衰雨笠的园中之园
    想我的目光散乱
    怎能收你的红消翠减

    脚下曾经是寸土寸金
    谁知在一夜之间
    落得个尘封土满

    恰像是一代绝色落难
    可怜那烟容水态
    化做了水瘦山寒

    昔日的桃花潭变成了死水潭
    昔日的桃花人面
    如今已是玉损香残

    牡丹亭上没有了牡丹
    玉树临风的地方
    如今是衰草连天

    哪里是宫镜初开的繁星满天
    哪里是发髻散开的绿云一片
    良辰美景都付与了似水流年

    胭脂水退潮早已枯干
    琵琶弦断早已不翻
    好一处金宫玉厥都付与断壁残垣

    可是那硝烟熄了依然有寒烟
    紫禁城还是紫禁依然
    哪怕是落花流水天上人间


    *
    千年的文明横尸在这里
    华夏之龙的鳞片
    混杂着血迹斑斑

    巨大的震憾人心的衰败
    永远不可复制的长卷
    天上人间奇观中的奇观

    颓废派千古的真传——
    灰色调的永恒的容颜
    永恒的死才有的永恒的庄严

    东方艺术在废墟中凯旋
    然而要得其中三味
    当然是在肃杀的秋天

    秋天的早晨不如秋天的傍晚
    晴天不如阴天
    最妙的还要有一位女伴

    未央宫依然是未央之天
    你要做一夜君王
    最好是选择更深夜半

    君王都喜欢亡国之音
    他们用亡国的方式
    实行民主精神

    《霓裳曲》使大唐倾颓
    《后庭花》使后唐沉沦
    这并不是什么千古之恨

    可是偏有些落魄的文人
    喜欢指点江山
    评说国家兴亡的渊源

    敢情他们是闲散之身
    本来就没有国诈
    自然也不必揪心

    所谓铜人落泪更是荒谬绝伦
    金属本身就没有国籍
    在哪儿都是苦度光阴

    伟人有时也要求平等
    关于华清园的命运
    国人都应分担责任


    *
    我是一个孤独的旅人
    我分到的那一份是
    体味君王怎样消魂

    一队队舞女舞兴正浓
    只把那白露冷冷
    挥洒得银汉斜横

    那时候时兴彩带和长袖
    你若是带着眼镜
    只好是扑风捉影

    分不清是鬼火还是流萤
    据说后宫的迷人精
    都擅长秋波暗送

    这真叫人有些战战兢兢
    我们虽说喜欢艳遇
    却害怕碰上幽灵

    不幸我是个天生的色盲
    我觉得有一队舞女
    正跳着热门的“拉丁”

    我可不愿虚此一行
    即令是有些失态
    也不会风雨满城

    朝廷自有别人去断送
    我既已经淋过了秋雨
    也要去扶一扶春风

    说不定今夜还会得宠
    我觉得我的平民血性
    定会赢得美人的垂青


    *
    于是我扮成一个龙种
    鼓起三分的大胆
    配上七分的冲动

    伸手挽住一位宫女
    却不由得吃了一惊
    ——看来君王是过了时令

    本该是温香暖玉之身
    却是透骨的冰寒雪冷
    真是一个该死的幽灵

    可是这哪里是什么幽灵
    原来是一根倾颓的石柱
    横斜在瑟瑟的风中

    满目苍凉的华清园——
    我自己倒成了一个幽灵
    回到已逝去的韶华之中




    我的神话

    读完一千零一夜的故事
    我常常掩卷深思
    没有生成个阿拉伯王子
    倒也不是什么恨事

    时时应接不遐的
    和公主们的风流韵事
    会引起神经衰弱
    甚至会给我戴上绿帽子

    但是有那么一只魔瓶
    却使我深深入迷
    如果恶魔讲信义
    我情愿到海边去打鱼

    古老的所罗门的法典
    早就已经过时
    按照当代的时髦
    无期可以转为有期

    而且有一些贪官污吏
    更适合住那个瓶子
    我想时光又过了五百年
    恶魔又换了什么谢礼

    人民币当然可爱
    如果没有遭到贬值
    但是用它买到的灵魂
    总是带有一股铜臭气

    或许我会动了官运
    只是无奈官场的虚礼
    而且我也无法应酬
    行贿和受贿的庄重仪式

    恶魔呀 请你通融
    我是住在现代童话里
    我只想和你客串一下
    让你来受一次再教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4 15:35:33    跟帖回复:
    11



    第五辑反弹琵琶

    悲情远航

    你说是黑夜沉沉我说是梦之潭
    你说是彗星尾我说是远航线
    你说是风暴角我说是好望角
    你说是幽灵岛我说是伊甸园

    去巡礼巫山云下的神女峰
    去探寻广寒宫里的不老丹
    去拜访长城垛口的峰火台
    去求索大西洋底的藏宝船

    初始的宇宙星云的一颗露点
    天生了泪的苦涩和海的容颜
    三生旧约定下了千年万年
    割断了香魂一缕割不断尘缘

    尼加拉瓜瀑布里打一个回漩
    玛雅古神庙里滚一个飞翻
    珊瑚礁丛中拼一个烂醉
    维苏威火山口化一次涅磐

    从秦时的明月到汉时的雄关
    从维那斯的腰带到斯芬克斯的舌尖
    人生有迷津迷津有渡口渡口不远
    海面有狂浪狂浪上有狂人狂人有狂欢

    撞碎在铁刺编成的荆棘冠
    焚化在水晶淀开的烈火焰
    血迹和残片仍然要远航
    星星海无处避风也无法降帆




    谁家的月亮圆

    有人说外国的月亮圆
    有人说中国的月亮圆
    为了这件荒唐事
    竟然争论了几十年

    月亮若是有知
    一定会这样评判:
    “你们双方都很热心”
    也有些冷热病的特点

    “把我扯入爱国心”
    也许不光是扯淡
    可是最圆的月亮,
    也不如你们谎话编的圆




    流星

    千万个光年积蓄的爱
    千万个春秋缠绕的梦魂
    千万个晨昏默默的祷祝
    全都迸发在这短短的一瞬

    你看那照亮夜空的火花
    都曾是为你受的苦闷
    一生中仅有这一次表白
    让我在爱火中静静自焚




    石美人

    你看波涛热切地鼓起了花唇
    给礁石飞送了一朵亲亲的吻
    谁知那石美人毫不动心
    把美丽的传说碎成了水尘

    深深地深深地藏起殉情的悔恨
    返回深深的深深的苦海之心
    可是他不得不重新开始
    命定的无休止的爱的献身


    挽 花

    你看白露冷冷那是苍苔的挽花
    你看水中月影那是离魂的挽花
    你看菱花碎碎是那红颜的挽花
    你看杯底苦酒是那雄心的挽花

    它们曾经为美丽而开花
    即使那美丽都成虚话
    那花儿结下的依然是美丽
    美丽的忧伤落去是美丽的芳华





    清明血

    清明的血盛在高脚杯中
    你会觉得它太浓
    如果清明天太冷
    你可以从中品出火星

    清明的泪滴在高脚杯中
    你会觉得它很清
    如果清明天太热
    你可以用来调制冰晶



    狂想者

    我是世纪末的狂想者,世纪末
    受洗在华表下的造反之夜
    从此日历花就只开两瓣
    一瓣是铁一瓣是血

    我觉得我的颈子已经很软
    再也擎不起那思想的重荷
    一旦成熟就一定要喋血
    你会看到腥红的扫帚星一颗



    黑夜·白夜

    飘着风的夜  翻过
    零着雨的夜  翻过
    依然是风风雨雨之夜

    依然相信异端
    相信桃花运在冻土中发芽
    相信一个多口红的季节

    夜之眼终于望穿
    黑夜
        荒成白夜


    野葡萄

    我们不希罕黑珍珠的盛名
    却不妨保留着黑珍珠的娇容
    圆,就圆得八面玲珑
    黑,就黑得剔透纯净

    把春与秋消融于一口酸甜
    悲与欢酿进一丝野性
    爱我的人都和我们定有约期
    我们一年一度准备了沁人的温馥


    秋光先在这儿陶醉了我们
    我们再去陶醉旅人的梦
    我们模拟了一串串的乳头
    吮着它,朦胧睡去
    你会在浅醉微熏中
    梦到你也结在一根长青藤

    九月菊

    在风中雕
    在雨中琢
    在霜雪中着色

    美丽的春天留下了
    美丽的忧伤
    当冷落过她的太阳
    红颜老去  她
    抖落冷宫里
    长久的寂寞  庄严地
    否决了秋声的判决
    一缕蹒跚的香魂
    系住一个倾颓的众香国

    啊,套色的春夏秋冬
    交叠的风花雪月




    枫  叶

      飘落的丹霞,凝聚的碧血
    一笔抹去了清风白月
    大泼彩中没有半点凄清
    流光溢彩总是山之风骨水之魂魄
    回眸里也有春的构思
    夏的思索,然后
    脱稿于瑟瑟秋声,签名是
    花体字写出的霜和雪


      天生的一张精巧的诗笺
    专意夹在春的前页
    你的主题是晚节的美
    迟暮的豪华
    万里肃杀中静静落去
    死了,却升华成生命的特写




    泪 花

      我珍爱你,泪呀
    不只因为你盈盈欲滴
    ——露珠儿不也常常以此自矜么
    使我倾倒的,首先是你的纯净
    然后才是你的莹洁和魂丽
    但是你怎么能和悲哀联系在一起呢

    消释了冰山的沉郁
    我们的冰川期逝去
    在那苦海的岸边
    冰雪之水醒了潮汐

    从多彩的人生里
    提炼出来,你的身世
    是高贵的——你呀泪滴
    是希望之霞的最后尾迹


    白精灵
    我爱着一个白色的王国
    式微了浪漫没有式微情结
    她的威仪是白眼
    她的铠甲是冷寞

    她的信使是绝对的孤洁
    她的亲随是绝对的美色
    她的疆宇是一条雪线
    扯断了也有殷殷的白血

    如果有人触犯了王法
    专制的刑罚也很奇特
    是凡人的都给赦免
    是诗人的都给心裂


          
    西伯利亚

    落日中的西伯利亚
    冰凌花压着雪浪花
    我被狂暴放逐在这里
    找不到苦难的边涯

    你的名字叫西伯利亚
    你的冷艳就像是雪花
    我的罪名是爱得太深
    爱也无法把这冰原融化




    彗星

    造反之夜
    和杀人放火之夜重叠
    铁十字和五角星重叠
    向阳花和罂粟花重叠——

    自杀的良辰已近
    血腥的彗星果然来临
    只因为一次怀疑就偏离了天心
    那轨迹仍很凶险
    仍然要坠入鲜花广场
    仍然要把太阳弄得不落

    而彗星的发瓣仍然飘荡
    天文定律没法不让彗尾
    扫过今朝




    眼晴里的空白

    我们的眼睛里有一片空白
    我们的心中有一片空白
    望穿了秋水也是枉然
    魂断金水桥也是枉然
    枉然
    历史又一次重演
    胶片已爆光
    当焰火抄袭了大火
    国花抄袭了挽花
    六月开始下雪
    世纪末一片空白





    我的归去来辞

    我觉得我应该归去了
    蒸干了巴山夜雨一池又一池
    我的目光朦朦胧胧而且无题

    无题之生无题之死
    把名字写在水上的就应该流去
    银河向宇宙之心而去
    精神向未知而去
    死亡向新生而去
    无字碑也许是首无题诗
    最高境界不过是落花流水
    ——归去来兮


    废墟华清园

    人们创造了许多奇观
    之后又创造了许多废墟
    这都是些春秋兴废之事

    就像教会不能裁判真理
    君王也不能裁判历史
    只是可以适当的表示惊奇

    而伟人更是此中老手
    据说他们改了规矩
    做事都是为了一已之私

    至少它能满足人们的好奇
    原来这些不会犯错误的东西
    行情也会发生贬值


    *
    这就提出一个思辩的命题
    是舍弃现实而爱古典呢
    还是舍弃古典而爱现实

    现代斯芬克斯提出这样的问题
    针对它残缺的鼻子
    人们都嗤之以鼻

    我认为万岁是决不可舍的
    他们奉天承运 在这儿
    坐胎凭的是龙的精子

    所以才能践位为君
    天生的金口玉牙
    打个喷嚏都是最高指示

    后宫要有佳丽三千
    夜夜都行巫山云雨
    私生子都是玉叶金枝

    龙颜一开就恩泽天下
    当然也有发怒之时
    ——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整个世界都可以变成废墟
    还谈什么伟人和废墟
    二者本是一个含意


    *
    斯芬克斯有一点惊奇
    它对我的三段式推理
    觉得很难驳斥

    然而我却有一点固执
    我更喜欢废墟
    仅仅次于喜欢威士忌

    我醉熏熏地选了一处遗址
    又醉熏熏地晃了一下
    然后又醉熏熏地撞了进去

    当华清园变成罪恶之园
    ——兵营似的戒备森严
    到处陈列着历史的残片

    唉,烟衰雨笠的园中之园
    想我的目光散乱
    怎能收你的红消翠减

    脚下曾经是寸土寸金
    谁知在一夜之间
    落得个尘封土满

    恰像是一代绝色落难
    可怜那烟容水态
    化做了水瘦山寒

    昔日的桃花潭变成了死水潭
    昔日的桃花人面
    如今已是玉损香残

    牡丹亭上没有了牡丹
    玉树临风的地方
    如今是衰草连天

    哪里是宫镜初开的繁星满天
    哪里是发髻散开的绿云一片
    良辰美景都付与了似水流年

    胭脂水退潮早已枯干
    琵琶弦断早已不翻
    好一处金宫玉厥都付与断壁残垣

    可是那硝烟熄了依然有寒烟
    紫禁城还是紫禁依然
    哪怕是落花流水天上人间


    *
    千年的文明横尸在这里
    华夏之龙的鳞片
    混杂着血迹斑斑

    巨大的震憾人心的衰败
    永远不可复制的长卷
    天上人间奇观中的奇观

    颓废派千古的真传——
    灰色调的永恒的容颜
    永恒的死才有的永恒的庄严

    东方艺术在废墟中凯旋
    然而要得其中三味
    当然是在肃杀的秋天

    秋天的早晨不如秋天的傍晚
    晴天不如阴天
    最妙的还要有一位女伴

    未央宫依然是未央之天
    你要做一夜君王
    最好是选择更深夜半

    君王都喜欢亡国之音
    他们用亡国的方式
    实行民主精神

    《霓裳曲》使大唐倾颓
    《后庭花》使后唐沉沦
    这并不是什么千古之恨

    可是偏有些落魄的文人
    喜欢指点江山
    评说国家兴亡的渊源

    敢情他们是闲散之身
    本来就没有国诈
    自然也不必揪心

    所谓铜人落泪更是荒谬绝伦
    金属本身就没有国籍
    在哪儿都是苦度光阴

    伟人有时也要求平等
    关于华清园的命运
    国人都应分担责任


    *
    我是一个孤独的旅人
    我分到的那一份是
    体味君王怎样消魂

    一队队舞女舞兴正浓
    只把那白露冷冷
    挥洒得银汉斜横

    那时候时兴彩带和长袖
    你若是带着眼镜
    只好是扑风捉影

    分不清是鬼火还是流萤
    据说后宫的迷人精
    都擅长秋波暗送

    这真叫人有些战战兢兢
    我们虽说喜欢艳遇
    却害怕碰上幽灵

    不幸我是个天生的色盲
    我觉得有一队舞女
    正跳着热门的“拉丁”

    我可不愿虚此一行
    即令是有些失态
    也不会风雨满城

    朝廷自有别人去断送
    我既已经淋过了秋雨
    也要去扶一扶春风

    说不定今夜还会得宠
    我觉得我的平民血性
    定会赢得美人的垂青


    *
    于是我扮成一个龙种
    鼓起三分的大胆
    配上七分的冲动

    伸手挽住一位宫女
    却不由得吃了一惊
    ——看来君王是过了时令

    本该是温香暖玉之身
    却是透骨的冰寒雪冷
    真是一个该死的幽灵

    可是这哪里是什么幽灵
    原来是一根倾颓的石柱
    横斜在瑟瑟的风中

    满目苍凉的华清园——
    我自己倒成了一个幽灵
    回到已逝去的韶华之中




    我的神话

    读完一千零一夜的故事
    我常常掩卷深思
    没有生成个阿拉伯王子
    倒也不是什么恨事

    时时应接不遐的
    和公主们的风流韵事
    会引起神经衰弱
    甚至会给我戴上绿帽子

    但是有那么一只魔瓶
    却使我深深入迷
    如果恶魔讲信义
    我情愿到海边去打鱼

    古老的所罗门的法典
    早就已经过时
    按照当代的时髦
    无期可以转为有期

    而且有一些贪官污吏
    更适合住那个瓶子
    我想时光又过了五百年
    恶魔又换了什么谢礼

    人民币当然可爱
    如果没有遭到贬值
    但是用它买到的灵魂
    总是带有一股铜臭气

    或许我会动了官运
    只是无奈官场的虚礼
    而且我也无法应酬
    行贿和受贿的庄重仪式

    恶魔呀 请你通融
    我是住在现代童话里
    我只想和你客串一下
    让你来受一次再教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5 8:41:51    跟帖回复:
    12
    第六辑 旧调
    校花宋丽华
    1
    勃利小夜曲

    当晚霞调匀了浓艳的胭脂
    晚风送来了月亮的约期
    柳丝刚刚点出水面的涟漪
    又被落花悄悄藏起
        啊 勃利  寻梦的地方
        你还缺少一支小夜曲

    采下回眸中转盼的流光
    揉进心中珍藏的虹霓
    只要我说出一个名字
    夜空就弥漫了水仙的气息
        啊,丽华  勃利的梦
        你是小夜曲上的颤栗

    爱之星斗终会升起
    那是你映在天上的影子
    薄暮里有一层薄薄的空虚
    你的俏影还是不如你
            啊 亲爱的 你在犹豫
    让我拥抱了今夜的勃利


    2
    在风雪凄迷中
    隐去了,你
    一位水态烟容的
    绝代才女

    十九度星霜
    交织的一支梦幻曲
    在青春的变调处
    戛然而止

    你欠的爱太多了
    桃红柳绿清明雨
    花儿与少年
    都输给爱你最深的死


    3
    年轻美丽的校花
    收束起国色天香
    我们唱着挽歌
    送你去春的洞房

    挂在眼角的泪珠
    没有落在地上
    会化做美丽的雪花
    来做冬天的回访


    桂 媛
    *
    我猜你是从寒冷的忘川
    荡回来的一圈涟漪
    因为今天晚上
    是心儿主宰潮汐

    在十个光年的彼岸
    有一个回音壁
    你的名字在那儿
    长成一块钟乳石

    你可以用轻柔的发丝
    束起这个瞬息
    我会从遗忘里回来
    寻到笑浪后面的佳期

    *
    人生的白夜里
    梦和醒
    没有边界,眼泪开花
    不问光阴和季节

    离别的日子是花瓣
    聚首的时刻是花心
    为了组成朶,不必
    计较哪个少,哪个多,
    有一双看不见的妙手
    专意编织人生的离合

    *
    从吊兰的相思里,
    牵出垂丝,
    也是那么柔弱、纤细
    和怯生生的弯曲么。

    坚信着命定的花期,
    我和你泊在
    蓝色的笑纹里
    给痴迷的岁月
    打个结,忽然知晓了
    那一条条细梗
    是在延伸中求索,又是
    在美丽中寻觅

    我们的回眸
    将留在这里
    守着那没有破壳的字



    程爱玲

    那半透明的雪白的婚纱
    是裁自天河的雪浪花
    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隔着泪
    我觉得你正从云端降下

    长裙的后摆是一堆云朵
    皱褶里藏着星星和月牙
    使人想到浴女刚刚离了瑶池
    冰肌上还残留着隐隐的水花

    仿佛是一片小小的花瓣
    离开了花团却保住了芳华
    你的美色也是如此
    你是把美钉上了十字架

    虽然是在微笑却很生硬
    手里的鲜花也很虚假
    开放的不一定都是美丽
    只因为手臂上挽着一个他
    *
    女伴们才过了一个严冬
    你却耗尽了整个一生
    我们送走的是花骨朵
    迎回来的却是残枝断梗

    你把梦留在了合欢床上
    醒来却已是红香飘令
    蜜里是藏着蜂针
    无比的香甜里有无比的伤疼

    脸颊刻下了第一道泪痕
    眼角凝聚了第一片惊恐
    粉腮的桃红退去
    笑涡也被忧伤磨平

    蝴蝶结让位给金发卡
    乌黑的发辫变成波浪形
    青春的血滴出我的眼角
    我感到发丝在临刑时的苦痛

    *
    红蔷薇 白蔷薇
    飘零去
    染红一溪水

    峰儿转 路儿回
    看露水
    都是飘泊泪

    梦里甜 梦里美
    小宝贝
    学学野蔷薇

    李淑芝


    晚风飘来又飘去
    心潮落下又升起
    我能猜破你的迷你的迷
    却没有说破它的勇气

    百合花会听去
    萤火虫会听去

    啊,你笑了
    春夜的第一个神启
    连你都整个被猜破了
    还愁你的什么迷




    沿着你经常漫步的小径
    缠绕着密密的葡萄藤
    你不要过于好奇地打听
    那里藏着一段阴谋与爱情

    葡萄熟了的时节
    剧情发展到高峰
    你会情不自禁
    走进我精心布置的迷宫

    也许我会告诉你
    这建筑是个心形
    你若是走不出去
    就住在我的心中





    是我喜爱的黄昏星
    还是她喜爱的启明星
    闪烁不定闪烁不定

    是许下了梦
    还是唤醒了梦
    捉摸不定捉摸不定

    我的眼睛说
    没有黄昏没有黎明
    有的只是一双忽闪的眼睛

    我的心却说不
    那眼窝里的眼影是黄昏
    那睫毛上的光辉是黎明




    在那永远飘雪的地方
    在那寂寞的白桦林旁
    一个游子把他的倦眼
    转向暗谈的血色残阳

    拂去旧世界带来的灰尘
    把希望和绝望一起埋葬
    只留下一个美好的名字
    化作永夜下的北极光



    贾丽华
    1
    ——谁呀 你是谁
    每逢我在夜半惊醒
    数着冷雨敲窗
    你就占据了我的心胸

    在夜莺的余韵里
    似乎是振荡着一个芳名
    但是那些早落的花辫
    拼不出一个完美的造型

    在夜光杯里痛饮月光和月影吧
    为了长醉为了不醒
    但你是谁  为什么
    不陪我同醉却又飘飞无踪


    2
    “那是你么,女儿国的金枝玉叶
    什么时候把春也失落了
    照照镜子,瀑布似的一头乌发呢
    一夜就染成了苍苍的白色

    “轻率的约定,轻率的失约
    是爱的拍节么
    对于这些水性杨花
    最好是加快她的岁月

    “谁知她轻轻把头一摆
    刹时就把那魔法解脱
    如今我的疑心只剩下一点
    白雪是她还是她是白雪


    3

    你的那些人造的香雪
    并没有白过你的冷额
    你的镜子没告诉你么
    你有七分神彩三分妖冶

    你把笑涡斟上一半
    就能醉得我神不守舍
    然后是媚眼,然后是冰眼
    轻轻就巅倒了我的王国

    可惜你的眼圈描得太浅
    挡不回别人暗送的秋波
    我的痛苦是不得不说破
    你越打扮越像一条美女蛇

    4

    一千朵欢乐的浪花
    送上一千朵吻
    吻印和吻印叠成
    一位雪白的美人

    牵出水面上的笑纹
    系住一缕香魂
    灼人的目光里
    她才没有被融尽

    承不住睫毛上的水珠
    她微微垂下眼睛
    望望刚洗出的俏影
    她觉得有点陌生


    周淑玲
    娇嫩的三月的日子是不安分的
    松松地扎着根红腰带走来走去
    什么都被眼白色的雪压弯了
    包括你投送的一丝女性的探视

    而你落在雪浪上是轻盈的
    不知道那雪下埋着一个思念
    你的俏影孵着它已经有了躁动
    不知破壳后是一个春天还是春寒

    而你的腮上也有一层香雪
    薄薄的藏不住一个吻痕
    但要说你是冰寒雪冷就错了
    因为你的芳唇上有野樱桃的故乡

    而你的眼白是两座雪山
    高高地俯临着我们这个尘寰
    折射了赤橙黄绿就只剩了一色
    那从来就是用来表示怀乡病的青蓝

    而你的身腰上隐约有雪线
    闪闪烁烁照花了人的眼
    我知道我是迷失了
    你不让人们找到起点和终点

    而你的雪颈是那么柔软
    几乎擎不起这个迷乱的春天了
    所以你才这样抖动你的青丝
    那上面的雪梦已开得太繁太满

          
    *
    娇骄妖窈的你拒绝了红尘金粉
    云愁雨病的你拒绝了烈焰黑唇
    肉光乳色的你拒绝了三更梦魂
    风情万种的你拒绝了闲愁闲恨

    拒绝了荡悠悠意悬悬金风玉露
    仍无法拒绝秋水伊人

    你拒绝了春梦我还有惊梦
    你拒绝了柔情我还有苦情
    你拒绝了哀歌我还有挽歌
    你拒绝了今生我还有来生

    *
    你是一柄刚刚出鞘的青峰剑
    一团白光中透出一丝凶险
    以赤裸裸做本色无情做花环
    心寒胆寒中压不住一抹春寒

    不知道是有缘还是无缘
    你静静地在我头顶上孤悬
    爱也是疑团恨也是疑团
    割断尘缘不如割断吊剑的丝线



    小 红

    青春少女样样红啊
    要雨得雨要风得风
    可惜太匆匆  匆匆

          
    青春少女样样红啊
    风花雪月露华浓
        可惜太迷朦 迷朦

    青春少女样样红啊
    三春夜里三春梦
        可惜太易醒 易醒

    青春少女样样红啊
    回头一笑百媚生
        可惜太难懂 难懂

    青春好像林中的鸟儿
    飞去就没了踪影
        看你还红不红,小红?

        
    *

    你来也是无影
          你去也是无踪
    但你不是春天的风

    你远也是迷朦
    你近也是朦胧  
        但你不是夏日的虹

    你开也是火红
    你落也是血红
        但你不是秋天的枫

    你醒也是冷冷
    你醉也是冰冰
        但你不是冬天的梦


    *
    秋天的云啊少女的心
    一个飘摇在天上
    一个搅扰着梦魂

    秋天的云啊少女的心
    看来是那样高远
    采来是这样亲近

    秋天的云啊少女的心
    只见飘来飘去
    不见落地生根

    秋天的云啊少女的心
    情朵上有她的流痕
    虹霓上有她的桃汛

    秋天的云啊少女的心
    一样地蓄着清泪
    守着自己的命运

    一会儿聚来一会儿分
    撩得人心里乱纷纷
    ——秋天的云啊少女的心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黑九月 连载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