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浪子背包客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苏大学士跪得,李白凭什么跪不得?(浪子背包客)
3590 次点击
15 个回复
浪子背包客 于 2017/11/14 22:43:4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苏大学士都跪了,李白怎么就跪不得?

    一个是词道大宗,一个是诗道首席,苏轼和李白都是震古烁今的大家,两人官场境遇却不相同,大约都和跪有关。

    苏大学士果断给跪了,一辈子都当官,最高礼部尚书(重要正部)。

    李白则不给跪、或跪得有问题,所以当官也不安稳,长时间老百姓状态,所谓“斯人独憔悴”。

    且问,苏大学士能跪,你李白怎么就跪不得呢?

    孩子没娘说来话长。首先两人的来路不同。

    苏轼有个好爹,是同为“唐宋八大家”的苏洵,曾得大文学家、大官欧阳修推荐(文坛、官场)。有这样的爹,当然家教不会差。而且苏家本身有官宦背景,经济条件也不错,读书求学完全投得起资。

    李白家世模糊,平日自己语焉不详,只是说“陇西布衣、流落楚汉”,想来有什么难言之隐,甚至有人说他是“罪人之后”。就算不是什么罪人家庭,看来也是借不上大力的。

    所以出身家世方面,两人天生并不在一个起跑线上,这个在古代影响很大。

    苏轼是正规科举考试出身。早年他一直在家读书,偶尔交友、附近游学,安稳得很,直到二十一岁积累得厚实无比,才由父亲带领,跟弟弟一起出去考试。(请看人家老爹的安排)

    主考官正是他爹的老师欧阳修(推荐了就算一种老师)和诗人梅尧臣,十分欣赏他的才学和文风,有心提拔。虽然个人素质不差,到底人脉还是有用的,于是兄弟俩第一次参试便双双及第,引起轰动。

    科举这回事需要运气的。某种程度上,苏轼这方面的运气极好,一头就撞上了知音和…老大。

    从此苏轼就坚决团结在了以欧阳修老师为核心的某山寨,“循规蹈矩”开始了他开始还算好、后期不算很平稳的官场生活。

    顺便一句:封建科举本身就是“愚化”,也是一种“跪”,形式要跪,思想更要跪。貌似苏家人这方面都跪得诚意且标准。

    李白则几无科举历史。原因可能是--“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说明白点就是脾气急、打架写文章之类得罪了人。不知道有没有嫉妒找茬的成分—少年成名是有些危险,何况边疆那边武风可能更重些。

    得罪人这种事可大可小。若是官宦家庭,自然更方便摆平;若是普通家庭,给大佬记住可能就有麻烦。偏偏科举又离不开官场。不用别的,县里一个“学正”(教育局长)随便指个理由,比如说某跟人打架品行不端,就可以剥夺他的科举之路--不给报名和具保,就没资格考。

    另一种可能是李白本身也没怎么仔细研究科举—前面说了科举是一种跪,形式上还难免要大量背书、烂嚼,李白的性子跳脱笑傲,恐怕不会喜欢这个--不喜跪、不喜背、不喜嚼。“哥这么大学问,还用去拜师考试磕头?丢不起那人。”

    不管怎么说,李白最终打算了另一条更加迷茫的路:恩科。

    古代当官有两条路:试科和恩科。前者就是科举考试,恩科则要靠“推荐”和“赏赐”。要么地方上“举贤尚孝廉”(品行高洁、才华出众),报上去等批;要是大官举荐就更好了,成功率更高。(苏洵就是被举荐做官)

    地方上指不上了,就算能指得上成功率也太低,于是李白到处找大人物,献文献诗自荐求推荐--当时倒是有这个惯例。

    起先效果不明显。关键不是为他的才学,而是因为他没有有力的后台—封建官场很要讲小山头的。再者,他少年成名,此时已经光辉万丈,遭人嫉妒也是“正常心理”—还举荐,不多踩几脚已经够忍了。

    莫否认。嫉妒是常见劣根性,大唐人未必就更高尚些,何况那些人格缺损的封建官僚们,不但容易犯嫉妒,而且嫉妒更可能会随着权力膨胀起来。即便不是嫉妒,自惭形秽导致邪祟的有没有?

    得罪人的历史和他的剑侠性格,可能也是部分原因。

    要说金子总会发光的,最终他的自荐收到了效果。韩愈夸了几句,贺知章和玉真公主则实在喜欢他的诗,真的给他推荐到唐明皇李隆基那里。

    李隆基曾经性子豪洒,也算个文艺中年,犹好歌舞唱戏(后被拥为梨园财爷),对李白的诗相当欣赏(也有说是杨贵妃欣赏),一听说李白在长安即招。李白来时,他甚至落阶相迎(如此当然不用跪了)。

    一个伪粉丝一坨、一个有心迎合,于是谈笑甚欢。然后李白终于得赐了个不小的官“供奉翰林”(貌似是个梦想教授级别),职务是给皇上写诗文娱乐,陪侍皇帝左右。老李小杨每每有了逸兴,就找李白来谈天说地写诗什么的。

    野史有载--一次好像是观什么风景,唐明皇和杨贵妃又找了李白邀诗。李白苦苦思索,唐明皇给扇风,杨玉环给斟酒,果然酒壮诗兴,搞出几首《清平调》—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

    细节未必完全正确,可诗歌却不是假的。若没有那个兴致,也的确很难写出那样的诗。可见他有段时间还算得意。

    可是…李白真的喜欢这样的“御用文人”生活吗?

    他不喜欢旁人可早已呲牙咧嘴。大诗人已经足够让人嫉妒,陪在皇帝身边又不用跪,这种待遇简直太让那一干跪了许久靠不得前的奴才们嫉妒恨满胸,再加上李白性子小傲不喜跪、缺乏后台山头等原因,在京城遭到了某种程度的孤立—当然心胸开阔、真正欣赏他的人还是有的。

    可奴才们的看法不重要,主子的看法才重要。

    矛盾终于慢慢涌现,跟唐明皇和李白个人都有关系。

    李白呢,性子外向笑傲,做事常任性恣意,多半源自天性,其它后面再说,总之并不是寻常的性格。倒不见得是瞧不起领导,只是总拿领导当群众。或许他认为如此并没什么不妥,可当时他忘了,他面对的是皇帝啊。

    皇帝是什么人?高高在上的封建主子。皇帝自认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也就不可能平等待人。以礼相待那是痴迷文艺,或许还有杨贵妃的因素,玩伴的兴致居多,可不表示就真的要屈尊了。李白在皇帝面前保持平等态度,那是一个天生的、不是错误的错误,时间长了就错大了。

    还有李白的性子,未必很喜欢这种类似门客狗腿的职务,至少时间久了不会喜欢。偏偏他还外向喜欢发牢骚,若是说了什么给李隆基知道,难免会在心中遭骂“不识抬举”。

    何况,时间久了新鲜劲过了,也就那么回事了。

    至于常为大伙儿所津津乐道的“醉唤高力士脱靴得罪人”一事,可能有,但是应该仍不是关键因素。关键因素仍然在于皇帝喜不喜欢。

    终于有一天李隆基终于忍不了了、或者说腻歪了,便给予“赐金放还”,就是说给些钱打发走了。具体的金额据说是“千金”,合人民币几百万呢,普通老百姓一辈子都够了。

    可李白本身不是老百姓性格,再加上心气不顺,也就胡花乱花、“千金散尽无复来”,没钱花了只得再去自荐。

    此后的运气没那么好了,基本都是文字幕僚、学士、坐堂之类的象征性职务--人家不过是看中他的名气而已。甚至他还被牵连进一场“谋反”坐了牢,幸亏好人营救。

    说李白“一生潦倒坎坷”,大约是从他的牢骚看的,其实也未必。什么都写在脸上、挂在嘴上,不满意的时候大发牢骚,发完就拉倒再尽兴去,我感觉这才是他的真性情。

    忧啊、举杯消愁啊、独酌啊、雪满山啊,未必就不是一个诗人的艺术性极度夸张。

    所谓李白的悲剧,其实是旁人的看法。

    ---

    再看苏大学士,未必就如表面那么风光。

    一开始他顺利,某种程度上是搭了欧阳修和小山头的光,可后来他又因为小山头吃了亏--所谓“新党”(王安石派)上台,“旧党”(欧阳修派)遭到排挤,其中苏轼还挣扎了几下,结果惨遭贬斥,也有说他有自动请调的。

    要说有多惨也未必,经常还能当个太守呢。

    三起三落之后,本来已经有点安稳了,只是他又犯了文人的脾气写文写诗讽刺发牢骚,给新党惦记上诬陷与他,将其投入大牢(乌台诗案),虽然最终没咋地(本来也没什么),也折腾得心灰意冷。

    具体细节不明。从表面看来,无非就是两派政见不同所以才闹纠纷。又不是你们的天下,皇帝不急你们急什么?搞不好还是权欲问题。

    如果估计得没错,有点替苏轼哀哉、感到不值。那么大的才学,穷搀和。或许,苏轼也是为了报老师的提拔之情,必须当个封建忠臣孝子。

    看看苏轼的一首词吧(这时候他已经遭贬):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简单说来,就是他领人出去打猎了,气势很大,很牛,大家很拥护。下阕说老了没关系,还能干几年,并且言语中期待重用。

    官迷?有可能。但是更可能的是曲线乞怜,间接表达对皇帝老子的一腔“赤胆忠心”,以免引起皇帝的杀机。

    其实他误会了。谁什么人皇帝一清二楚,就是挑拨大家内斗呢。其中拎出几个出名的吓唬吓唬也就完了。

    苏大学士,怯了,可怜了,卑微了。封建知识分子,到底骨头质量不行。相信换了李白不至于,搞不好还要骂大声些。

    苏轼是个比较典型的封建儒家知识分子,性子较宽和软濡,既是优点也是缺点。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千古名词,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这样流光溢彩的词,简直把天下的词人都给贬了-此后再了无写趣。不知道这个跟他下大牢有没有关系。若是他早年拿出来这个来,只怕也够呛。

    又是古文大家、又是超级词人,还让不让人活?哈哈。

    仔细看来,这词其中似乎寄托着他的超脱和许多美好期待。可也只是期待罢了,他的骨头常停留在太小的范围,折腾什么党争。

    总而言之,苏轼跪得算有些收获,只是后来活得有点累了。收支相抵,所得有些配不上他的才华。

    ….

    傲气呢,有多种。

    有的是天生强大的傲,比如大象对兔子,不用说就是强嘛。

    有的是后天实力的傲,比如武者之间。

    有的是志气高带来的傲,这个一般不会太严重。

    有的是后天自己恶性膨胀出来的,比如官傲、腕儿傲,吹气球式的。

    感觉李白的傲是实力、志气型的傲,很少带有特意的恶意,只是他太优秀,给人的精神压力太大。什么都不用做,只是“李白”二字就能让绝大多数的文人墨客汗颜加高山仰止。

    跪?别说他不喜跪,就算他跪了,也会跪得正气凛然、惊天动地、威压四海,就是说跪也跪不像。再说让他这个大学问跪,传出去多少有些不好听。

    不让他跪呢?老爷们的精神需要上哪找补呢。

    那么,或许宁可少见吧。

    当然若是心胸开阔者,大家随意闲聊,或许低调些甘心作他的绿叶,哪怕陪喝酒听他发发牢骚,也能成为他的朋友。

    成为他的朋友待遇还是不错的,蹭酒喝自不必说,没准还能得首赠诗,搭车留名历史—比如“岑夫子、丹丘生、汪伦”一干人等。

    李白平生只“错”了一件事,就是纠结于“当官”(也许他缺钱或有什么志向?)念头不算十分通达,不过也丰富了诗歌素材。

    李白的诗歌激情澎湃,昂扬起来让人直欲冲霄而起,颓废起来几乎要让人跟着自杀,感染力特强,所以受欢迎。

    贺知章说他“星宿下凡”,形容极为恰当。古来诗者,极少有能及他的。杜甫或许可以,却不如他受欢迎。

    可是,星宿本不应该出现在尘世。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4 23:08:36    跟帖回复:
       沙发
    好文!有所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8:59:58    iPhone客户端
       第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15:13:03    android
       第 4
    一看你这题目,就没趣儿。无稽之谈。别自作多情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19:20:45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2楼第 2 楼 瞎了眼 2017/11/14 23:08:36  的原帖:好文!有所得感谢感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19:21:37    引用回复:
    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6 14:48:34    跟帖回复:
    7
    独特的视角,别样的解读,有趣的比照,无奈的省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6 14:48:48    跟帖回复:
    8
    独特的视角,别样的解读,有趣的比照,无奈的省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6 16:37:26    跟帖回复:
    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6 20:47:35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7楼第 7 楼 天涯横笛 2017/11/16 14:48:34  的原帖:独特的视角,别样的解读,有趣的比照,无奈的省思。欢迎朋友来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6 20:47:49    引用回复:
    11

    回帖人:
    yqmwh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6 21:58:16    跟帖回复:
    12
    唐朝科举和宋不太一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7 20:31:05    跟帖回复:
    13
        韩愈夸了几句,贺知章和玉真公主则实在喜欢他的诗,真的给他推荐到唐明皇李隆基那里。
        李白(701年-762年),韩愈(768年—824年),韩愈怎么夸了几句?楼主这篇文章主线有点散乱,跟标题不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9 11:10:57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yqmwh 2017/11/16 21:58:16  的原帖:唐朝科举和宋不太一样反正都是要考的,而且是面对整个社会
    以往的印象是唐朝恩科比较多,就是直接封的官
    网上查了资料,唐朝科举已经开始完备,并不太好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9 11:21:07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凌波微步abc 2017/11/17 20:31:05  的原帖:    韩愈夸了几句,贺知章和玉真公主则实在喜欢他的诗,真的给他推荐到唐明皇李隆基那里。
        李白(701年-762年),韩愈(768年—824年),韩愈怎么夸了几句?楼主这篇文章主线有点散乱,跟标题不搭
    韩愈的确是夸过李白的,当然因为年份不对,推荐李白当官没有他,不过其后的文坛推荐绝对是有的,有文章在。之所以会夸,与李白的大肆自我炒作有关。这里以韩愈衬托李白的成就。
    原文是...贺知章和玉真公主则真的欣赏...推荐到唐明皇那里

    或许可以这样写:后来的大家韩愈有夸过,当时的贺知章和玉真公主则真的欣赏...
    的确有点歧义,一个小时写的文章,理解吧
    感谢指正
    3590 次点击,15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苏大学士跪得,李白凭什么跪不得?(浪子背包客)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