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乌鸦嘴100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死亡税率4 李炜光访谈评论
3245 次点击
17 个回复
乌鸦嘴100 于 2017/11/14 22:48: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经济风云
死亡税率4 李炜光访谈评论

导言

好的,乌鸦开篇总得次个牛逼、说个故事、或者讲个神话啥的。这年头,大走人时兴次牛逼,次大牛逼,尤其是贪官和太监们。乌鸦也不例外,所不同的是,乌鸦告诉您那是大牛逼。今天,就不次牛逼,讲故事。春天到了,动物们又到了交配的季节,其实对狗狗来讲是秋天。楼下邻居养的一只母狗很友善,时常在院子里走动,乌鸦经常给点吃的,因而她对我也很友好,甚至听话把头送过来给我打一下,当然是轻轻的。最近她很忙,忙啥呢?那些公狗,张三,李四,和王二麻子。乌鸦看不过,昨天她给我批评教育了一把。乌鸦说,你干啥呢,男朋友换了一拨又一拨?要忠贞爱情,别不学好,学着那些贪官们有啥出息?她眼睛白了白的,似懂非懂地似乎接受了。可惜的是,转眼间,还是它的个它。

言归正传,让我们开喷死亡税率,谈谈那场风波中,李炜光的媒体访谈,介绍一些相关的学术概念,名词,和定义,然后做个深入分析和探讨。分析大走税赋问题要着眼三个层面:一是显性税赋,就是那些明面上的税收,看哪些有害经济发展;二是隐性税赋,就是各种明里暗里的收费,看大走法治状况,和大走税外费用;三是税收使用,税收主要用于供养行政体系和社会福利,看衙门是否能精兵简政和高效廉洁,从而降低税赋。

(未完待续)


(22:46 2017/11/14 星期二 乌鸦编写,并编辑于同时)
本文为我乌鸦本人原创文章,版权所有,仅限个人用于学习和研究的目的。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4 22:58:08    跟帖回复:
       沙发
    还有个结尾没完全写好,其他部分文字也得检查润色一把,耐心点,明早上文如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0:07:18    跟帖回复:
       第 3
    访谈的背景

    李炜光并非是在报告文本中而是在发布会上,提出了死亡税率的概念。他指出,大走企业的实际税费负担率接近40%,这对企业意味着死亡。正如系列1评论中所述,报告在曹德旺和宗庆后开喷大走税赋后,迅速引起大走学商两届、媒体、和网络的高度关注和热烈讨论。但与此截然相反的是,官方的表现极度奇葩,不是认真面对现实,分析问题,并解决问题,而是把学术,经济,和税务问题疹痔化和阴谋化,对其报告和死亡税率极度敏感,并对李炜光、曹德旺、和宗庆后之流,采取了激烈的谴责,批判,威胁,和打压。

    官方的态度显然是让大家及早停止对大走沉重税赋的BB,尤其要让有影响的或者领头的停止BB,后来的事实表明,它们成功地让万马齐喑了。尽管口吐莲花,整天高调BB减税降费,搞出来的措施却是燃油连续加税,营改增的加税,和其它大薅羊毛的手段,现在还盘算着收取房产税搞钱呢。很显然,在大走企业大规模倒闭,民众手头捉襟见肘,经济萧条萎靡的危急形势下,大走不但拒绝关心和关注企业和貂民,并实行精兵简政,并实质性减税降费,反而如乌鸦所言会加税刮费搞款放洪水,更别奢谈税制或者疹痔改革了;而另一方面,所谓经济深化改革的措施也大多是鸡毛蒜皮,曲高和寡,反向操作,和瞎搞、八搞、蛮搞、乱搞、和胡搞一气的玩笑。因此,大走经济和社会只有恶性循环,最终不堪重负,并走向黑暗一条路了。

    官方的围剿以两篇权威性官方文章为主,似乎统一协调好似的同时发力。新华社2016年12月22日,《理性看待企业税赋之争》的文章,批判死亡税率是情绪、片面、和不严谨,坚称企业困境不可归罪于税赋。走税总局李万甫2016年12月21日,《死亡税率之说严重误导公众》的文章,似乎谴责死亡税率是某种阴谋。在文章中李万甫说,大走以流转税为主体的税制结构,如按世界银行总税率指标计算,会导致企业税赋虚高。对此,李炜光做出了强有力的反驳。他说世行压根就没考虑,如把未转嫁流转税计入,大走总税率还要高。

    新华社的文章总结的是2016年12月22日召开的税赋专家研讨会,御用文人和官人们认为,应理性看待企业税赋,既不能“妖魔化”税收,也不能漠视企业成本。然后是孔乙己复活喃喃唠叨道,发展阶段、税赋痛感、新常态、转型升级、经济下行、企业盈利下降、产能过剩、劳动力成本提高、附加值降低、利润变薄、和税赋承受力下降,云云等等的官话、废话、加稻草。当然同时,它们还不忘给自己脸上贴金和涂脂抹粉道,即便衙门出台了不少减税政策,但减税幅度不尽人意。最后獠牙露出来了,批判死亡税率是不理性看待、妖魔化税赋、情绪、片面、和不严谨,坚称企业困境不可归罪于税赋。

    太监们还论述了名义税赋和实际税赋的区别,指出当初名义税赋定得高,是基于宽打窄用,可能是广撒网捞些鱼的意思。因为征管能力差,企业逃税,所以实际税赋不高。现在征管能力提升了,尤其营改增后,企业再也无法逃税,于是感觉税赋重了。这个说法很无耻、无知、和荒唐:首先,它意在否认大走实际税赋沉重的事实;再者,当初制定高税率就是考虑到逃税,似乎把逃税合法化了,而不是制定合理税率,同时依法严格监管和打击偷税、漏税、和逃税;最后,高名义税率低实际税率,实际上是鼓励违法犯罪,惩治依法纳税,合规守法的企业,变相地败坏市场环境,道德风气,和法治环境。所以,这个说法是把无耻当荣耀!

    捍卫死亡税率

    在官方强力围剿之下,李炜光不得不走上前台,捍卫自己和团队,以及他们辛勤的研究成果。李炜光在访谈中捍卫了死亡税率数据,即大走民企实际税费负担率接近40%,是可信可靠有依据的,并非是不靠谱。他给出的三点原因是:大走宏观税赋37%,如大口径计算则超过40%;而大走税收90%企业交纳,个人不足10%;最后大走税收51.43%是民企交纳。总之,死亡税率40%的数据恰如其分,毫不夸张。详细的数字是,从1995年到2015年的20年间,大走的宏观税负率从16.5%稳步上升到近37%,超过2倍。同期的税赋占比上,民企稳步上升到2015年的51.43%,而官企则稳步下降到20%以下。因此乌鸦认为,大走税收主要是盘剥民企和其下游消费者,而且越来越严重。

    乌鸦需要及时给大家明确的概念是,企业税费负担率是企业总税费开支,除以税后或含税总营业额或总销售收入,而总税费包括所有合法和非法税收的显性税赋,和所有的衙门的行政强制收费的隐性税赋,但不包括腐败或勒索支出。而宏观总税负率,也叫GDP总税负率,负担率,或者税收率,是每年税费总额占GDP的比率,是国与国横向对比的重要宏观指标。乌鸦在《大走横征暴敛》的文章里,计算的2016年宏观总税负率只有26%,估计是没有计入劳务税这一块的原因。这里乌鸦的理解是,税费包括央地总和的税收,收费,和其它财政收入,而GDP应该是含税的国内生产总价值。但宏观总税负有些国际组织只计算中央的税费,不包括地方税费,因而并不准确和全面,数值偏低,比如世行以前的计算方法,但大走污毛们喜欢就行了。乌鸦介绍这些是因为,有些人概念都不清楚就吧啦吧啦,而我们读者也搞得云里雾里的。

    其实关于民企相对官企的贡献,在系列1中列出了大走税收贡献率,民企约50%,外企约20%,而官企不足30%。而且,官企如果扣除政策倾斜和补贴,则实际净资产收益率为-3.67%,乌鸦估计扣除这些后,官企纳税净额也差不多是负数了吧。考虑到官企占用超过60%的社会资源,然后经济表现还弄得如此不堪,加上就业不足20%,而且大多是裙带,官企名副其实是大走经济和社会的恶性毒瘤。这里有个概念问题,一般把官企之外的成为民企,也就是包括外企,也有人把外企从民企中独立出来,具体要看情形,有点乱。

    接着,李炜光捍卫了死亡税率提法,税赋40%对企业就是意味着死亡,说死亡税率那是恰到好处,绝非危言耸听,或者妄图妖魔化税收。除了新兴行业和金融外,大走绝大部分企业利润率都不到10%,而40%的税费负担足以导致亏损甚至倒闭。调研中发现,有87%的被调查企业认为税收很重或较重,比例很高。死亡税率是当前经济持续低迷的真实原因之一,只是缺少关注而已。言下之意是死亡税率的提法也是恰如其分,绝不夸张,和毫无不妥。

    然后,李炜光揭示了官人的一个惊天奥秘。现在大走官方统计企业税负率时十分阴险,李炜光叫它数字游戏。官方热衷于用企业缴纳的税费除以企业营业收入,由于分母太大,就会显得税负率很小很小,显得衙门仁慈、仁政、低税、又轻赋,这样可以狡猾地掩盖大走沉重不堪的税赋。其实这种把戏也无需大惊小怪,它是统计部门众多独门绝技中的惯用伎俩。李炜光认为,大走应该采用世行的计算方法,它更直观,更能反映问题,和更科学。世行方法中,分母用企业销售利润,即商业净利润,这样计算的税负率高得多。

    世行计算方法就是,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中,总税率指标的计算方法。世行公布的大走企业总税负率,从2013年到2016年四年均为68%上下,企业平均三之有二的利润交了税,远高于世上绝大多数的富国或穷国。如Undata公布的2013年企业生产税和所得税占增加值的比重,大走高达22.9%,而其他国家只有3%到13.1%,显性税赋大走遥遥领先,差距极度明显!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2013年非税收入占衙门收入比重,大走同样高达42.8%,大走同样遥不可及,隐性税赋也把其他国家远远甩开。

    这里乌鸦还需补充的是,除了世行公布的总税负率外,前面福布斯全球2005年税务负担指数中,也将大走列为仅次于法国的,全球第二大税收负担地区,亚洲税负最重的地区。但是,统计数据大走税赋很低,很仁慈,但我们大走民却总是感觉大走税赋太重,但又说不出所以然,其实统计方法和表达伎俩才是罪魁祸首。

    乌鸦解释下出现的经济术语。上面说的商业利润,大走是根据马克思的那套货实来定义的。商业利润,commercial profit,是商业资本家从事商业经营活动所获得的利润,是产业资本家让渡给商业资本家的一部分剩余价值。其实,剩余价值就是西方经济学中说的增加值,或added value,资本家是个阶级斗争名词,西方现在普遍叫商人,而这年头也不太叫产业资本家或商业资本家,西方通常叫生产商,manufacturer,和销售商,wholesaler or retailer,都是商人。这里的商业利润估计是个广义概念,适用生产商和销售商。

    再解释上面说的生产税。企业生产税是指衙门对生产单位的生产经营活动和相关生产要素,所征收的各种税、附加费、和规费,包括应交增值税、营业税、和管理费等,但不包括所得税。生产税净额是生产税扣除生产补贴后的净额,而生产补贴是指衙门对生产经营单位的政策亏损补贴、价格补贴、和出口退税等补贴。生产税是个统计概念,用于GDP统计,工业企业单独统计、或条块汇总统计,是统计的两大方法之一的分配法,另一种是生产法。分配法的概念是,增加值=劳动者报酬+生产税净额+固定资产折旧+营业盈余。

    然后,李炜光具体列举了企业税费,并通过显明的对比,确证了大走严重的重税主义。大走企业税费超过10种,其中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占比较大,所得税是25%。这里的增值税概念上包含营业税,特别是营改增后。大走增值税竟高达17%,相比之下,日本只有区区5%,新加坡只有7%,而韩国与越南也只有10%,走外差距悬殊。不光是显性税赋沉重,企业的隐性税赋也惊人,其中最厉害的是五险一金费用。尽管财务上将五险一金计为职工福利,但其本质上就是税费,就是劳务税,而且大走草民退休福利能享受多少,还存在重大疑问和困惑。据说有些地区,特别是东北,社保已经解不开锅了。

    世行标准的2016年大走企业总税率68%,细分后,10.8%为企业所得税,10.8%为其他税,而剩余的48.8%是劳务税。劳务税消耗企业将近一半的税前利润,在总税赋中占72%,接近四之有三。劳务税是企业配套的五险一金支出,是世界平均水平16.3%的3倍!对五险一金需要说明的是,不光企业被剥削得厉害,个人部分也是相当大的支出,而且几乎羊入虎口。退休如果能享受,估计也是极其可怜,天量的财富弄到哪里去了,问衙门去。乌鸦怀疑,大走全体民企和草民劳心耗神,辛勤耕作,一切皆为了它们的穷奢极欲和荒淫无度。

    走美税制的对比

    接着,李炜光评论了曹德旺的税赋抱怨,和走美税制的差别。他说,美帝阴毛以家庭为单位的个人所得税为主,而企业所得税为辅。美帝企业所得税是企业有利润才征收。在社会再生产social reproduction过程的,生产production、分配distribution、交换exchange、和消费consumption这四个环节中,美国的税制主要是在调节分配和销售,主要征收所得税与部分财产税,并不征收流转税。所以,企业可以放手投资和自由发展,大走税制根本没有可比性。介绍一下税务术语。流转税,又称流转课税,或流通税,指以纳税人商品生产或流通环节的流转额或者数量,以及非商品交易的营业额,为征税对象的一类税收,包括增值税、消费税、营业税、关税、和流转附加税。

    这里,乌鸦要深入介绍下美帝阴毛的税收。其实根据定义,美帝也是有流转税的,除了联邦衙门收取的,相对少量的关税和消费税,主要是州衙门收取的销售税。但是,销售税是在最终消费环节收取的,由经营者交易的当场当时代收代缴,类似于对消费者个人的某种直接税收,所以可以不算常常发生在中间环节的流转税。国联证券弄了个税收成分对比图表,美帝阴毛的流转税是13.86%,而财产税是80.26%,而大走对应的是52.95%和26.72%。这里,美帝数据是综合联邦和州衙门税收,而财产税包括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和其它财产税收。可见,美帝以财产税为绝对主力,而流转税比例相对很少,而大走却是截然相反。

    关于详细的美帝阴毛的税制,乌鸦抄录国联证券张晓春文章的片段如下,这些数据可以进一步印证本文的许多论点。哦,据传这位美女很诱人,哪位大哥小妹的帮问下,是否还接受申请书,哈哈。美国税收由联邦和各州衙门两方征收,2014年共计38872.4亿美元,其中77.73%来自于联邦衙门。具体来看,州衙门的税收主要涵盖房产税、销售和收入税、其他税收(包括遗产和赠与税、单证和股票转让税、采掘税等)、和部分的所得税。联邦衙门税收种类包括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社会保险税、消费税、遗产和赠与税、及关税等。2014年个人所得税总和占总税收的43.87%,企业所得税27.52%,具有所得课税性质的社会保险税占8.25%。

    乌鸦文章《大走横征暴敛》的文章中的片段也抄录如下。尽管美帝企业所得税平均税率达到近40%,但由于避税天堂和税务策划的关系,企业实际缴纳比例并不高。企业所得税只占联邦税收约10%,而个人所得税却占约50%。对比2016年,大走企业所得税占比约18%,而个人所得税占6%。因此,个人所得税是联邦财政的支柱,企业税为辅,而大走正好相反,以企业所得税为支柱,并且比美帝高得多,而以个人所得税为辅。美帝阴毛所得税主要是联邦衙门收取,是联邦衙门的主要财政收入,而只有很少量是州衙门收取。大走2016年全部财税收入约16万亿,占GDP约70万亿的23%,这个就是大走宏观总税负率。但请注意,这个总税负率没有计入劳务税,也没有计入地方衙门私藏的巨量行政收费。有人说,地方上报的行政收费最多只是40%。我大走财税收入的主要贡献来自于三大部分:增值税26%、非税18%、和企业所得税18%,这里非税就是行政收费等。乌鸦这里的数据与上面国联证券的对比数据相似,都可以加强李炜光的论点。

    李炜光接下来谈了大走税制。大走税收主要是对企业征收,个人的很少,而且以增值税为主。增值税就是在企业生产和流通环节的增加值征收的税收,无论盈利与否。企业除了缴纳所得税和增值税等,还要缴共约13%的附加税费,即包括7%的城市维护建设费,5%的教育附加费,和1%的防洪费等等。由于增值税采取抵扣政策,企业进项税额往往不能抵扣,原因在前两篇系列评论中已经详述,因而增值税不能转嫁,最后变成了企业实际税费负担。企业调查中发现,大走企业近三分之一的增值税无法抵扣!这个是在研报之外,首次公布的,令人震惊的,叫人心凉的,和寒冷刺骨的现实!

    大走税制改革

    访谈中,李炜光还列举数据证明大走长期实行重税主义的后果,就是经济动力和活力的下降。他列出了1978年到2015年37年间大走税收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图表。数据表明大走宏观税赋与经济增长呈负相关关系,而且衙门支出的持续膨胀也具有挤出效应,说明大走衙门长期实行的是与经济增长有害的重税主义政策。李炜光接着分析了大走重税制度继续下去的后果。他说,衙门、企业、和消费者三方都会遭受重创。比如有些交易本可以进行并惠及多方,但是征税过重则交易难达成。企业没挣到钱,消费者没买到商品,衙门也没获得税收,最后三方都得不到好处反而有害处。

    乌鸦觉得这里的论述不够充分,结合李炜光其它地方的论述和乌鸦的观点,外加网友的佐料,乌鸦认为,最大的受害方是企业,由于羊毛出在羊身上,其次就是高价商品的消费者。企业由于没有足够的利润和回报,首先是失去投资的积极性,而且社会商品供应就会减少。同时,企业经营中,没有足够的利润,就不能更新设备和技术,也雇佣不起各方面的高级人才,也就是无法改造、转型、升级、和扩大再生产,那企业就会越做越萎缩,直至亏损和最终倒闭出局。由于整个经济是由一个个企业细胞组成,企业大规模萎靡、凋零、和倒闭,那大走经济也会像企业一样走向溃败、衰败、甚至崩溃,那样就别怪阴毛们高唱崩溃论了。这就是乌鸦薅羊毛理论的,只要羊卵子,不顾羊性命的核心观点。当然,还有个害处不细说,不展开,重税主义还严重破坏社会公平正义,就是剥削大走民,滋养大走官。

    李炜光接着谈及可能的全球减税浪潮。继美帝灰机头宣布要降低企业所得税后,英国也打算仿效,先宣布减税到17%,然后又打算减至15%。这些会不会倒逼大走大规模地减税呢?李炜光的回答是大走难说,不做任何评价。不评价就是大走减税绝无可能!乌鸦问你们,与虎谋皮可能吗?减税了,那么多官人咋办?那么多奢侈的需求和花费咋办?二奶咋办?裙带咋办?

    李炜光最后谈及大走税务法治和改革问题,这里粗谈不细说,留着下文介绍和分析世界税制和原则的时候。在税收法定的问题上,1984年和1985年人大先后两次,授予国务院税收立法和调整权力,而这个授权属于法律上的三无产品,即无特定目标、无特定范围、和无特定期限的授权,法理上应该是无效和非法的。其实,那个授权也只是一种形式,实际权力一直就在国务院,一个最高行政部门。这种授权其实相当于追认人治的现实,并试图在法律上合法化。目前许多税种都是行政部门确定,就连大走最主要的税种,增值税,都是依据国务院暂行条例征收的,税收法治乱象不堪言表。

    在大走企业税赋改革上,李炜光认为最大阻力来自于官方,而绝不是民间,并举例1978年底的小岗村农民自发分田到户的创举。他认为税收必须改革的社会共识已经形成,并不可逆转。大走的财税改革必须有利于,国民创造财富,即生产;国民享受经济成果,即消费;商品流通和交换,即交换;社会收入的公平合理分配,即分配。大走经济如果要有未来就看财税改革了。鸦雀无声的现实证明,李炜光和我们大走民还是最好不要做美梦,做大头梦,和做白日梦了。

    李炜光和他的团队有个像乌鸦一样的,美好的,空想的,理想主义的,和几乎绝无可能的美梦,那就是,大走经过三十多年的经济改革,现在应该进行疹痔改革,转向一个自由、民主、法治、和立宪的体制,这个大方向不能变。痴人说梦也好,天真幼稚也好,单纯可爱也好,还是理想主义也好,乌鸦名言和信条是,知识分子有责任和义务,至少让我们大走草民知道什么才是光明大道和正确方向,即使不能实现也让我们大走草民死个明白,到底是个什么问题。

    (未完待续)


    (22:46 2017/11/14 星期二 乌鸦编写,并编辑于0:05 2017/11/15 星期三)
    本文为我乌鸦本人原创文章,版权所有,仅限个人用于学习和研究的目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8:01:22    android
       第 4
    乌鸦兄
    有种感觉,论坛的硬核质量的帖子少了。
    几天翻一遍,没什么有意思的新帖出现。
    是错觉还是事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8:29:57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4楼第 4 楼 ricewhu 2017/11/15 8:01:22  的原帖: 乌鸦兄
    有种感觉,论坛的硬核质量的帖子少了。
    几天翻一遍,没什么有意思的新帖出现。
    是错觉还是事实?
    是的,兄弟,大多数怕死的知识分子不敢讲话了,怕麻烦的也不愿意BB了,少数良知学者受到无情打压,而衙门的严格控制和审核也让少数高质量的贴子和文章发不出来。总之,大走已经万马齐喑,鸦雀无声,甚至快道路以目了,言论环境已经大不如前,尽管前面20年也是黑暗无比。
    回帖人:
    坡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10:23:50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4楼第 4 楼 ricewhu 2017/11/15 8:01:22  的原帖: 乌鸦兄
    有种感觉,论坛的硬核质量的帖子少了。
    几天翻一遍,没什么有意思的新帖出现。
    是错觉还是事实?
    转至第5楼第 5 楼 乌鸦嘴100 2017/11/15 8:29:57  的原帖:是的,兄弟,大多数怕死的知识分子不敢讲话了,怕麻烦的也不愿意BB了,少数良知学者受到无情打压,而衙门的严格控制和审核也让少数高质量的贴子和文章发不出来。总之,大走已经万马齐喑,鸦雀无声,甚至快道路以目了,言论环境已经大不如前,尽管前面20年也是黑暗无比。
    早死早超生。
    回帖人:
    坡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10:25:43    跟帖回复:
    7
    中国2017年财政收入约18万亿,加上5万亿的社保,已经非常接近美国的税收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10:36:27   
    8
    转至第7楼第 7 楼 坡鹿 2017/11/15 10:25:43  的原帖:中国2017年财政收入约18万亿,加上5万亿的社保,已经非常接近美国的税收了。乌鸦文章:大走2016年全部财税收入约16万亿,占GDP约70万亿的23%,这个就是大走小口径宏观总税负率,具体数据见下表。但请注意,这个总税负率没有计入劳务税,也没有计入地方衙门私藏的巨量行政收费。有人说,地方上报的行政收费最多只是40%。

    您2017年18万亿是预测预估的一般性预算内财政收入,从哪里得来的?这又增加了2万亿?年初预估是16.9万亿,增涨5%!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1/15 10:37:13 编辑过

    回帖人:
    坡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11:16:00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7楼第 7 楼 坡鹿 2017/11/15 10:25:43  的原帖:中国2017年财政收入约18万亿,加上5万亿的社保,已经非常接近美国的税收了。转至第8楼第 8 楼 乌鸦嘴100 2017/11/15 10:36:27  的原帖:乌鸦文章:大走2016年全部财税收入约16万亿,占GDP约70万亿的23%,这个就是大走小口径宏观总税负率,具体数据见下表。但请注意,这个总税负率没有计入劳务税,也没有计入地方衙门私藏的巨量行政收费。有人说,地方上报的行政收费最多只是40%。

    您2017年18万亿是预测预估的一般性预算内财政收入,从哪里得来的?这又增加了2万亿?年初预估是16.9万亿,增涨5%!


    最新公告,到10月底已完成15万亿财政收入。
    回帖人:
    坡鹿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11:17:10    跟帖回复:
    10
        1月至10月份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0363亿元,同比增长9.2%。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1641亿元,同比增长8.7%,为年初预算的91.1%;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78722亿元,同比增长9.7%,为年初代编预算的87.5%。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127293亿元,同比增长11.9%;非税收入23070亿元,同比下降3.4%。

        http://news.cctv.com/2017/11/11/ARTIy3ZxhEdkUXax9lwj5V1U171111.shtml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5 11:22:46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坡鹿 2017/11/15 11:17:10  的原帖:    1月至10月份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0363亿元,同比增长9.2%。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1641亿元,同比增长8.7%,为年初预算的91.1%;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78722亿元,同比增长9.7%,为年初代编预算的87.5%。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127293亿元,同比增长11.9%;非税收入23070亿元,同比下降3.4%。

        http://news.cctv.com/2017/11/11/ARTIy3ZxhEdkUXax9lwj5V1U171111.shtml
    哦,看到了,谢谢。您是自己按比例推算,还有两个月,15万亿,再加上3万亿差不多。实业大片死亡之下,税收还是猛涨10%以上,它们确实是,只要羊卵子,不顾羊性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6 1:53:13   
    12
    大走隐性税赋和财税使用

    在计算和讨论大走宏观或企业税负率时,经常会出现大相径庭的数据,搞得我们貂民不知所措。其实,除了李炜光提出的分母用利润还是营收的问题外,还有个统计口径的问题,即分子问题。马光远认为有小、中、大三种口径的算法,小口径用衙门狭义税收,中口径用衙门的预算内收入,而大口径则计算衙门的全部收入,包括预算外和制度外的收入。乌鸦认为,对相应的企业税赋也应该使用相似的方法,对企业税费划分为小中大三种算法,即考虑显性税赋,隐性税赋,和腐败费用。

    按照IMF标准,大走全口径财政收入分为:预算内收入、土地出让金、和社保收入、预算外收入、和衙门基金收入。周天勇将其分为:预算内收入、土地出让金、和社保收入、收费罚没收入、探采矿权收入、官企上缴利润、和彩票收入等。收费罚没收入估计包括预算外收入。因此,乌鸦综合两者得到大走全口径财政收入的定义:预算内收入、土地出让金、和社保收入、收费罚没收入、探采矿权收入、官企上缴利润、衙门基金收入、和彩票收入等。这些收入都是国民最终负担,应该出现在大口径统计中,但为啥不包括腐败、准腐败、灰色收入、吃拿卡要、和敲诈勒索呢?还有各种垄断官企的各种正常和非正常的隐性税收呢?

    显性税赋explicit tax,或显性税负,或显性税收,学界有个定义,即大走税务部门依照税法规定征收的税收。由于大走合法税收只有三种,这里的税法规定显然是包括各个行政部门的规定、通知、办法、和其它文件,总之必须是正规的,有依据的,交给税务局的,明确称为税的衙门财政收入。大走有19种税:1、增值税 2、消费税 3、营业税 4、企业所得税 5、个人所得税 6、资源税 7、城镇土地使用税 8、土地增值税 9、房产税 10、城市维护建设税 11、车辆购置税 12、车船税 13、印花税 14、契税 15、耕地占用税 16、烟叶税 17、关税 18、船舶吨税 19、固定资产投资方向调节税。这19种税中,涉及企业的是10种。

    隐性税赋,implicit tax,或隐性税负,或隐性税收,学界并没有统一的定义,网上也查不到完整的定义。按照字面意义,很明显隐形税赋是显性税赋的互补方,也就是衙门财政收入中一切不是税的收入,但估计要类似于税收。网上隐性税收的定义是什么优惠投资啥的,显然是个小范围概念,显然是离题没啥大用的。隐性税赋也有人叫作隐形税收的,乌鸦认为这个不好,英文可翻译为hidden tax,是隐藏税,或者间接税indirect tax,比如增值税,但确实属于显性税收。对于隐性税赋,网络上有各种说法。大走各种隐性税赋多如牛毛,乌鸦能想到的是:
    1. 屋檐税,或税外之税,或暗税,是税务官吏自行随意加征的税收,如光临您企业的颐指气使,蛮横霸道,和恣意妄为的税务官。它是一种权力寻租腐败,温柔的是寻租经济,野蛮的是依法抢劫,就像湖北黄冈。不管钱进入个人腰包,还是单位的小金库,都是腐败。
    2. 通胀税,又叫铸币税,不论是基础货币还是派生货币的超发,都带来持续恶劣的通货膨胀和货币贬值,这年头货币每年贬值12%左右,钱缩水的部分也就是一种隐性税赋。大量洪水贷款挥霍在衙门行政,衙门项目,形象工程,基建工程,铁公鸡、房地产,和金融投机等,但就不进实业。于是各种资本投机,最后贬值的不只是钱,还有劳动、知识、和技术。比如房地产是最显性的通胀,和最大的泡沫,高房价推升一切成本。货币超发是大走经济恶性毒瘤之首。
    3. 穷人税,指的是中低层劳动者实际税负比富人更高,有两个方面。一是大走税收主要来自于劳动阶层,资本和高收入者税收极低。二是大走税收主力的消费税,主要来自于穷人购买的必需品,进一步造成贫富两极分化。
    4. 民生税,指的是衙门一次分配课的重税,在二次分配时,没有用于民生福利,反而投向了衙门自身和其各类狗屎项目。这样就逼迫草民二次掏钱,相当于再次纳税。大走草民交了税后几乎没有福利,而且民生二次收费天价高昂,如天价教育,天价医疗,和天价住房。
    5. 各种行政收费税,包括机关,官企,事业单位,和各种红顶中介等的收费,尤其是那些巧立名目征收的收费或罚款,最终成了部门利益或者地方衙门的非税财政收入。衙门收税后理应免费提供大众服务,除非小众个别的特殊需求可以合理收费。大走人恨得咬牙切齿的是各种证照,文件,手续,批文,公证,和其它申请等等等,不光耗费不菲,还耗时,耗神,和耗脾气,甚至还耗尊严!
    6. 劳务税,即天价社保的五险一金费用,它吃了企业又草民,养了官人再裙带。
    7. 交通税,主要是高速公路和其它公路的路桥收费,收了天价燃油税后本应免费的公路,变成了它们打劫草民的工具。同时,这里也包括交通局无编制上路打劫的费用。
    8. 房地产相关收费,包括土地出让金、防雷检验费、防震检验费、人防费、文物勘探费等数十甚至数百项费用。这些费用不光是房地产商的,最后必然通过高房价转嫁全民。
    9. 天价房产税,与土地出让金相关联,实际上收取了貂民70年的房产税,而这年头貂官们又在盘算着重复征收。
    10. 官企垄断价格税,是衙门把负担转嫁到其控制的商品之上,比如大走汽油、食盐、和烟草等等,就是衙门专营产品。
    11. 官企垄断利润税,行政垄断如电信、铁路、石油、电力、和邮政等,获取垄断性利润。这些垄断利润和上面的垄断价格,给民企和大走民带来额外成本和费用,就是税。
    12. 官办团体会费税,基本强制员工或企业缴纳费用,比如公会,红会,残联,和多如牛毛的协会、学会、和团体等等。乌鸦曾经调侃,除了扒会也许不十分太多外,其它可是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和遍地乱滚,有些机关的大门上挂满了牌子,全是民脂民膏啊。
    13. 腐败税,就是官人腐败、准腐败、灰色收入、吃拿卡要、和敲诈勒索,给企业和草民带来的费用支出。那不腐败能办事吗?也许寸步难行,它们设计的游戏规则就是这样。
    14. 其它一万种隐性税赋。。。

    关于税收的使用上的种种乱象,上面隐性税赋里已经部分提及,其它可在乌鸦文章《大走横征暴敛》中找到详细的论述。主要就是官人行政费用乱花钱,三公经费乱花钱,衙门项目乱败家,大搞形象工程,施行各种奢靡浪费,裙带费用穷费钱,然后就是大势腐败玩二奶等。

    上面这些隐性税赋可以轻易把正税翻倍。下面乌鸦试图估算真实的大走大口径GDP总税负率,基于目前公布的37%作调整:
    1. 对统计局的数据你们信几分?辽宁的数据就是极好的反面典型。根据大家的经验和感觉,大走GDP由于虚报谎报,至少有20%的水分。同时,各种政府荒唐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的泡沫GDP至少有一半的水分。因此乌鸦大胆估计,大走GDP真实有效的成分只有70%。这样总税负率要除以70%,或者GDP打掉3折,不算多吧。
    2. 地方衙门各种隐藏未上报的收费,算总财税的15%不多吧。
    3. 各种税费外的腐败费用,包括团体收费和垄断税在内,算总财税的25%不多吧。
    4. 其它都不算了,0%。

    乌鸦修正的大走总税负率为:37%*(1+15%+25%)/70% = 74%。这样,大走人实际的GDP最大口径税赋负担率为74%!!!这个数据乌鸦认为很可信,我们购置的商品,大多只有20到30%的真实成本,也就是差不多只有四分之一。而且,世行统计的大走企业利润税负率是68%,所有上下游企业集合在一起,那工业产品的营业额税负率也是68%,因为最终产品的价值就是其生产链条上所有利润的叠加。由于工业产值是GDP的主要部分,这样也可推导大走GDP总税负率差不多也是68%。这个数据也侧面印证了乌鸦计算的74%数值的可信度!!!所以,乌鸦得出结论,李炜光等的死亡税率40%绝不是片面、情绪化、和妖魔化地高估大走税负率,而是严重低估了大走天高的税负率!!!

    死亡税率评论

    大走民营企业家一直被各种盘剥,而且任凭官僚们玩弄摆布,甚至轻易搞死。当他们最终发现这片土地不再适宜生存和发展的时候,跑路变成了少数人的一种可能,特别是那些对比之下诱人的阴毛,还有东南亚税赋较轻的国家。大多数人还有其它选择,比如主动偃旗息鼓,关闭企业,如果已经陷入债务困境,那就破产倒闭或者躲债逃跑,还有就是过一天是一天,等待终极的那一刻。正如系列1评论的那样,大走民企和外企不仅提供了80%的就业,还创造了70%的财富和税收,它们是大走社会稳定的中流砥柱。当它们都倒闭或跑路之后,大走将是空茫茫的一片,失业的洪流将是哀鸿遍野,房地产和股债汇期等一切资产泡沫自然连环崩溃,这一切必将是官人们的噩梦,不光是无羊毛可薅,饥民们还整天搞事情。

    其实,大走民企遭受三重盘剥,第一重是垄断官企昂贵的基础性服务;第二重是天价房地产带来的各种居高不下的成本,包括原材料、用工、和房租等;第三重就是本文说的死亡税率的沉重税赋。民企的压力相当大的部分来自于官企的挤压和剥削,乌鸦在这里就不细说,乌鸦文章《大走官企是庞氏骗局》中,讲得非常深入和明了。官企是大走经济和社会的毒瘤,毫无好处反而尽是作害。房地产是大走经济和社会的毒瘤,乌鸦文章《大走房地产庞氏骗局》里也说得清楚。最后,这死亡税率是一道鬼门关。

    在这一切的背后,大走最根本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来自于官僚资本集团,或叫既得利益集团,或红二代集团,或者权贵阶层。它们控制着大走的政治和经济的命脉,过度的盘剥导致了大走经济的全面溃败。大走四大毒瘤是它们的杰作:狂印钞票、乱放洪水、和金融操纵和投机;强拆民房、卖天价地、造天价房、和抢天量钱;大势做大官企、欺压民企、抢劫草民、和洗钱天量;收天量税赋、行奢靡浪费、做贪污腐败、不思投资民生、不顾天价教育、和不管杀人医疗。在众阴毛复苏向好的时候,大走经济、金融、民企、和社会全线溃败,哀鸿遍野。然而,众喉舌和污毛们却极力粉饰太平,好支威有,拒绝承认。据说2017年财税可望喜迎丰收,并收割18万亿之巨。在实体一片哀嚎之下,恭喜大走税收连连和年年攀升!

    当然您可能奇怪,怎么在如此沉重的死亡税率之下,还有许多企业没倒闭呢?其实,这几年倒闭的很多,留下的除了管理好,经营策略好,机遇好等种种因素外,偷税漏税和税务策划恐怕是个重要原因。商场上早就有说法,如果照章纳税,没有企业能存活。必须承认的现实是,大走偷税漏税是普遍的行为。大家都逃税的话,不逃税的企业肯定无法竞争,必定倒闭出局。这里不是认同违法犯罪,是承认残酷的现实和没办法的选择,而这个现实恰恰是大走官人不能依法治国的后果。既然偷税漏税是犯罪,不听话企业家随时就有可能东窗事发而身陷囹圄,本调查中许多企业家就是忧心忡忡。雪上加霜的是,营改增后企业一下子无法逃税,使得原来的超高税费问题迅速浮出水面,成为企业的催命符!

    从李炜光的媒体访谈的回应中,我们可以看到,李炜光的企业死亡税率40%是真实可信有依据的。官方无视民企的税务困境,否认大走税赋沉重,一味地狡辩和诡辩,并拒绝作出实质性的税务改革措施,结果必定是大走民企走向全面溃败,大走经济走向溃败,和大走社会走向崩溃。顽固地坚持权贵官僚群体极度自私的非法利益,拒绝税制改革和减税降税,必将使大走走向无解的未来,跌入无底的深渊。现实情况是,大走民企正在垂死挣扎,亏损倒闭比比皆是,搬迁逃离大走的也又不少。在这种危急的形势下,不但不正视现实,反而一味地好支威有,是极度荒唐,荒谬,荒诞,无耻,而又无知的。民企的这种危急的形势确实是由营改增触发,并使得本已存在的高税赋问题更加严重恶化,现在已经是致命问题了。大走经济何去何从,貂官们看着办吧。

    至此,李炜光企业调研部分的介绍和评论基本完成,乌鸦下面一篇文章是介绍和评论李炜光税制改革部分,关于大走税法问题的论述,以及国际税制、税务原则、和税务理论。欢迎继续关注,谢谢。


    (22:46 2017/11/14 星期二 乌鸦编写,并编辑于1:51 2017/11/16 星期四)
    本文为我乌鸦本人原创文章,版权所有,仅限个人用于学习和研究的目的。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1/16 1:54:44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7 4:23:59    跟帖回复:
    13
    这年头跟谁说道理去。在天涯,乌鸦的乌鸦嘴100和乌鸦嘴101号被莫须有地封杀,给的理由是啥过激言论,乌鸦绝不同意,为封杀乌鸦嘴100之事,乌鸦申诉并多次请求了,但也没能要回账号,对于乌鸦嘴101账号我也不抱希望了。本来我认为在天涯我永远拜拜了,但是昨天乌鸦又申请并成功注册了新号,乌鸦嘴102号。问题是,新号却发不了任何文章。似乎乌鸦所有的贴子都要经过世界上最最最严格的审核,并且原则上全部宰杀?不知道谁给他们这么大权力?是否违反宪法呢?哦,大走只有领导的想法,说法,和看法!!!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7 6:36:31    android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乌鸦嘴100 2017/11/16 1:53:13  的原帖:大走隐性税赋和财税使用

    在计算和讨论大走宏观或企业税负率时,经常会出现大相径庭的数据,搞得我们貂民不知所措。其实,除了李炜光提出的分母用利润还是营收的问题外,还有个统计口径的问题,即分子问题。马光远认为有小、中、大三种口径的算法,小口径用衙门狭义税收,中口径用衙门的预算内收入,而大口径则计算衙门的全部收入,包括预算外和制度外的收入。乌鸦认为,对相应的企业税赋也应该使用相似的方法,对企业税费划分为小中大三种算法,即考虑显性税赋,隐性税赋,和腐败费用。

    按照IMF标准,大走全口径财政收入分为:预算内收入、土地出让金、和社保收入、预算外收入、和衙门基金收入。周天勇将其分为:预算内收入、土地出让金、和社保收入、收费罚没收入、探采矿权收入、官企上缴利润、和彩票收入等。收费罚没收入估计包括预算外收入。因此,乌鸦综合两者得到大走全口径财政收入的定义:预算内收入、土地出让金、和社保收入、收费罚没收入、探采矿权收入、官企上缴利润、衙门基金收入、和彩票收入等。这些收入都是国民最终负担,应该出现在大口径统计中,但为啥不包括腐败、准腐败、灰色收入、吃拿卡要、和敲诈勒索呢?还有各种垄断官企的各种正常和非正常的隐性税收呢?

    显性税赋explicit tax,或显性税负,或显性税收,学界有个定义,即大走税务部门依照税法规定征收的税收。由于大走合法税收只有三种,这里的税法规定显然是包括各个行政部门的规定、通知、办法、和其它文件,总之必须是正规的,有依据的,交给税务局的,明确称为税的衙门财政收入。大走有19种税:1、增值税 2、消费税 3、营业税 4、企业所得税 5、个人所得税 6、资源税 7、城镇土地使用税 8、土地增值税 9、房产税 10、城市维护建设税 11、车辆购置税 12、车船税 13、印花税 14、契税 15、耕地占用税 16、烟叶税 17、关税 18、船舶吨税 19、固定资产投资方向调节税。这19种税中,涉及企业的是10种。

    隐性税赋,implicit tax,或隐性税负,或隐性税收,学界并没有统一的定义,网上也查不到完整的定义。按照字面意义,很明显隐形税赋是显性税赋的互补方,也就是衙门财政收入中一切不是税的收入,但估计要类似于税收。网上隐性税收的定义是什么优惠投资啥的,显然是个小范围概念,显然是离题没啥大用的。隐性税赋也有人叫作隐形税收的,乌鸦认为这个不好,英文可翻译为hidden tax,是隐藏税,或者间接税indirect tax,比如增值税,但确实属于显性税收。对于隐性税赋,网络上有各种说法。大走各种隐性税赋多如牛毛,乌鸦能想到的是:
    1. 屋檐税,或税外之税,或暗税,是税务官吏自行随意加征的税收,如光临您企业的颐指气使,蛮横霸道,和恣意妄为的税务官。它是一种权力寻租腐败,温柔的是寻租经济,野蛮的是依法抢劫,就像湖北黄冈。不管钱进入个人腰包,还是单位的小金库,都是腐败。
    2. 通胀税,又叫铸币税,不论是基础货币还是派生货币的超发,都带来持续恶劣的通货膨胀和货币贬值,这年头货币每年贬值12%左右,钱缩水的部分也就是一种隐性税赋。大量洪水贷款挥霍在衙门行政,衙门项目,形象工程,基建工程,铁公鸡、房地产,和金融投机等,但就不进实业。于是各种资本投机,最后贬值的不只是钱,还有劳动、知识、和技术。比如房地产是最显性的通胀,和最大的泡沫,高房价推升一切成本。货币超发是大走经济恶性毒瘤之首。
    3. 穷人税,指的是中低层劳动者实际税负比富人更高,有两个方面。一是大走税收主要来自于劳动阶层,资本和高收入者税收极低。二是大走税收主力的消费税,主要来自于穷人购买的必需品,进一步造成贫富两极分化。
    4. 民生税,指的是衙门一次分配课的重税,在二次分配时,没有用于民生福利,反而投向了衙门自身和其各类狗屎项目。这样就逼迫草民二次掏钱,相当于再次纳税。大走草民交了税后几乎没有福利,而且民生二次收费天价高昂,如天价教育,天价医疗,和天价住房。
    5. 各种行政收费税,包括机关,官企,事业单位,和各种红顶中介等的收费,尤其是那些巧立名目征收的收费或罚款,最终成了部门利益或者地方衙门的非税财政收入。衙门收税后理应免费提供大众服务,除非小众个别的特殊需求可以合理收费。大走人恨得咬牙切齿的是各种证照,文件,手续,批文,公证,和其它申请等等等,不光耗费不菲,还耗时,耗神,和耗脾气,甚至还耗尊严!
    6. 劳务税,即天价社保的五险一金费用,它吃了企业又草民,养了官人再裙带。
    7. 交通税,主要是高速公路和其它公路的路桥收费,收了天价燃油税后本应免费的公路,变成了它们打劫草民的工具。同时,这里也包括交通局无编制上路打劫的费用。
    8. 房地产相关收费,包括土地出让金、防雷检验费、防震检验费、人防费、文物勘探费等数十甚至数百项费用。这些费用不光是房地产商的,最后必然通过高房价转嫁全民。
    9. 天价房产税,与土地出让金相关联,实际上收取了貂民70年的房产税,而这年头貂官们又在盘算着重复征收。
    10. 官企垄断价格税,是衙门把负担转嫁到其控制的商品之上,比如大走汽油、食盐、和烟草等等,就是衙门专营产品。
    11. 官企垄断利润税,行政垄断如电信、铁路、石油、电力、和邮政等,获取垄断性利润。这些垄断利润和上面的垄断价格,给民企和大走民带来额外成本和费用,就是税。
    12. 官办团体会费税,基本强制员工或企业缴纳费用,比如公会,红会,残联,和多如牛毛的协会、学会、和团体等等。乌鸦曾经调侃,除了扒会也许不十分太多外,其它可是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和遍地乱滚,有些机关的大门上挂满了牌子,全是民脂民膏啊。
    13. 腐败税,就是官人腐败、准腐败、灰色收入、吃拿卡要、和敲诈勒索,给企业和草民带来的费用支出。那不腐败能办事吗?也许寸步难行,它们设计的游戏规则就是这样。
    14. 其它一万种隐性税赋。。。

    关于税收的使用上的种种乱象,上面隐性税赋里已经部分提及,其它可在乌鸦文章《大走横征暴敛》中找到详细的论述。主要就是官人行政费用乱花钱,三公经费乱花钱,衙门项目乱败家,大搞形象工程,施行各种奢靡浪费,裙带费用穷费钱,然后就是大势腐败玩二奶等。

    上面这些隐性税赋可以轻易把正税翻倍。下面乌鸦试图估算真实的大走大口径GDP总税负率,基于目前公布的37%作调整:
    1. 对统计局的数据你们信几分?辽宁的数据就是极好的反面典型。根据大家的经验和感觉,大走GDP由于虚报谎报,至少有20%的水分。同时,各种政府荒唐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的泡沫GDP至少有一半的水分。因此乌鸦大胆估计,大走GDP真实有效的成分只有70%。这样总税负率要除以70%,或者GDP打掉3折,不算多吧。
    2. 地方衙门各种隐藏未上报的收费,算总财税的15%不多吧。
    3. 各种税费外的腐败费用,包括团体收费和垄断税在内,算总财税的25%不多吧。
    4. 其它都不算了,0%。

    乌鸦修正的大走总税负率为:37%*(1+15%+25%)/70% = 74%。这样,大走人实际的GDP最大口径税赋负担率为74%!!!这个数据乌鸦认为很可信,我们购置的商品,大多只有20到30%的真实成本,也就是差不多只有四分之一。而且,世行统计的大走企业利润税负率是68%,所有上下游企业集合在一起,那工业产品的营业额税负率也是68%,因为最终产品的价值就是其生产链条上所有利润的叠加。由于工业产值是GDP的主要部分,这样也可推导大走GDP总税负率差不多也是68%。这个数据也侧面印证了乌鸦计算的74%数值的可信度!!!所以,乌鸦得出结论,李炜光等的死亡税率40%绝不是片面、情绪化、和妖魔化地高估大走税负率,而是严重低估了大走天高的税负率!!!

    死亡税率评论

    大走民营企业家一直被各种盘剥,而且任凭官僚们玩弄摆布,甚至轻易搞死。当他们最终发现这片土地不再适宜生存和发展的时候,跑路变成了少数人的一种可能,特别是那些对比之下诱人的阴毛,还有东南亚税赋较轻的国家。大多数人还有其它选择,比如主动偃旗息鼓,关闭企业,如果已经陷入债务困境,那就破产倒闭或者躲债逃跑,还有就是过一天是一天,等待终极的那一刻。正如系列1评论的那样,大走民企和外企不仅提供了80%的就业,还创造了70%的财富和税收,它们是大走社会稳定的中流砥柱。当它们都倒闭或跑路之后,大走将是空茫茫的一片,失业的洪流将是哀鸿遍野,房地产和股债汇期等一切资产泡沫自然连环崩溃,这一切必将是官人们的噩梦,不光是无羊毛可薅,饥民们还整天搞事情。

    其实,大走民企遭受三重盘剥,第一重是垄断官企昂贵的基础性服务;第二重是天价房地产带来的各种居高不下的成本,包括原材料、用工、和房租等;第三重就是本文说的死亡税率的沉重税赋。民企的压力相当大的部分来自于官企的挤压和剥削,乌鸦在这里就不细说,乌鸦文章《大走官企是庞氏骗局》中,讲得非常深入和明了。官企是大走经济和社会的毒瘤,毫无好处反而尽是作害。房地产是大走经济和社会的毒瘤,乌鸦文章《大走房地产庞氏骗局》里也说得清楚。最后,这死亡税率是一道鬼门关。

    在这一切的背后,大走最根本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来自于官僚资本集团,或叫既得利益集团,或红二代集团,或者权贵阶层。它们控制着大走的政治和经济的命脉,过度的盘剥导致了大走经济的全面溃败。大走四大毒瘤是它们的杰作:狂印钞票、乱放洪水、和金融操纵和投机;强拆民房、卖天价地、造天价房、和抢天量钱;大势做大官企、欺压民企、抢劫草民、和洗钱天量;收天量税赋、行奢靡浪费、做贪污腐败、不思投资民生、不顾天价教育、和不管杀人医疗。在众阴毛复苏向好的时候,大走经济、金融、民企、和社会全线溃败,哀鸿遍野。然而,众喉舌和污毛们却极力粉饰太平,好支威有,拒绝承认。据说2017年财税可望喜迎丰收,并收割18万亿之巨。在实体一片哀嚎之下,恭喜大走税收连连和年年攀升!

    当然您可能奇怪,怎么在如此沉重的死亡税率之下,还有许多企业没倒闭呢?其实,这几年倒闭的很多,留下的除了管理好,经营策略好,机遇好等种种因素外,偷税漏税和税务策划恐怕是个重要原因。商场上早就有说法,如果照章纳税,没有企业能存活。必须承认的现实是,大走偷税漏税是普遍的行为。大家都逃税的话,不逃税的企业肯定无法竞争,必定倒闭出局。这里不是认同违法犯罪,是承认残酷的现实和没办法的选择,而这个现实恰恰是大走官人不能依法治国的后果。既然偷税漏税是犯罪,不听话企业家随时就有可能东窗事发而身陷囹圄,本调查中许多企业家就是忧心忡忡。雪上加霜的是,营改增后企业一下子无法逃税,使得原来的超高税费问题迅速浮出水面,成为企业的催命符!

    从李炜光的媒体访谈的回应中,我们可以看到,李炜光的企业死亡税率40%是真实可信有依据的。官方无视民企的税务困境,否认大走税赋沉重,一味地狡辩和诡辩,并拒绝作出实质性的税务改革措施,结果必定是大走民企走向全面溃败,大走经济走向溃败,和大走社会走向崩溃。顽固地坚持权贵官僚群体极度自私的非法利益,拒绝税制改革和减税降税,必将使大走走向无解的未来,跌入无底的深渊。现实情况是,大走民企正在垂死挣扎,亏损倒闭比比皆是,搬迁逃离大走的也又不少。在这种危急的形势下,不但不正视现实,反而一味地好支威有,是极度荒唐,荒谬,荒诞,无耻,而又无知的。民企的这种危急的形势确实是由营改增触发,并使得本已存在的高税赋问题更加严重恶化,现在已经是致命问题了。大走经济何去何从,貂官们看着办吧。

    至此,李炜光企业调研部分的介绍和评论基本完成,乌鸦下面一篇文章是介绍和评论李炜光税制改革部分,关于大走税法问题的论述,以及国际税制、税务原则、和税务理论。欢迎继续关注,谢谢。


    (22:46 2017/11/14 星期二 乌鸦编写,并编辑于1:51 2017/11/16 星期四)
    本文为我乌鸦本人原创文章,版权所有,仅限个人用于学习和研究的目的。


    马大胡子论述的资 本主意总喂鸡,原来应验在此地,绝妙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17 10:05:35    android
    15
    不光简单地和其它国家比税率,税率是一个问题,税收的用途更重要。把税收用来改进国民生活,还是用来打水漂,效果完全不一样。如果你愿意,可以继续研究。
    3245 次点击,17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死亡税率4 李炜光访谈评论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