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花猫喵喵喵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小说:万能事务所
3789 次点击
17 个回复
花猫喵喵喵 于 2017/11/23 14:40:1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引言:号称能解决世间一切问题的事务所!你愿来吗?“天哪,这是什么地方……”赵小钏一走进地下广场,就觉得自己可能踏入了麻烦,现在更觉得如此。本想帮人顶班赚俩小钱,现在看来确有可能踏入是非身陷囹圄——有这么可怕吗?

    非常有可能。赵小钏文史专业毕业,专业冷门,一直找不到工作。虽然家里有点钱,还养得起她,但感觉前途未卜,天天在家闲的发霉的日子也十分难熬。赵小钏觉得自己都要窝在家里变蘑菇了。然而就在这时,赵小钏的表姐孙晓裕说自己有事,但公司缺人手,希望孙晓裕能帮她顶几天班。孙晓裕大专毕业,在一家咨询公司工作,钱拿得很多,赵小钏一直很羡慕她。现在她叫她顶班,她自然愿意——赵小钏心中的小九九可不只是顶班拿几天薪水这么简单。她准备在顶班期间好好表现,这公司不是缺人手嘛,看她表现得好的话,说不定会聘她当正式员工。因为打了这个主意,她今天早上就精心按照职场书籍打扮了一下,像准备面试一样到那家公司去报到。首先,这家公司在一个地下广场里——因为现在地皮贵,很多设施都在地下广场里,不过赵小钏就是觉得,在地下广场里的,似乎都不是什么好公司。如果这只是赵小钏的偏见,那么接下来她看到的事情,却没法让她不觉得诡异。

    这家公司在地下广场的B区。和其他区比起来,这里的光线格外阴暗,而且商户都有些奇奇怪怪——卖古董的,搞占卜的,卖哥特风商品的,还有些奇奇怪怪的门面,不知道是做什么的。赵小钏越走越觉得心里发毛。俗话说物以类聚,在这种地方办公的公司,会是什么正常的公司吗?

    赵小钏开始仔细回想——老实说,孙晓裕一直说公司要求员工把私人事务和公司事务严格区分开来,因此没带大家去看过她的公司,只知道她的公司叫“王能事务所”。现在想来,她的行为也够可疑的。但是孙晓裕一直穿着入时,看起来的确像是在体面的公司工作,并且拿着高薪的,再说她是她的表姐,她实在无法想像她会欺骗家里人,所以她就完全没有起疑……孙晓裕会领她上贼船吗?

    赵小钏正在纠结,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她看了看孙晓宇给她的纸条,确认门牌号和纸上写的无误。再看公司的门面,发现它大门装饰还挺考究的,门头上有个大大的金字招牌——用的好像是繁体字,好多笔划,金灿灿的一团。大门竟然是关着的。

    什么公司关着大门营业?赵小钏更感到怀疑,但也更感到奇怪,下意识地盯着大门仔细打量。

    “你有预约吗?”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把她吓了一跳。

    赵小钏赶紧朝四周看看,却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喊她。

    “你有预约吗?”

    赵小钏这才发现声音中有种电子音的感觉——这个声音应该是从喇叭里放出来的,赶紧抬头看,发现在门头上有一个喇叭。她忽然醒悟:在这个门框或者门边上一定有个摄像头,里面的人是通过摄像头看到了她,然后再向她发问。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3 15:06:45    跟帖回复:
       沙发
    楼下!过会儿,你看我脸色行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4 10:33:53    跟帖回复:
       第 3
    “你有预约吗?”
    赵小钏赶紧大声说:“我是赵小钏……孙晓裕叫我来顶班的!”
    门自动开了——竟然是电子控制的,好高端的样子。赵小钏犹豫着走进去,发现前台坐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穿着职业装,盘的头发光可鉴人,戴着珍珠项链和珍珠耳环,给人的感觉略微有些奇怪。赵小钏也说不出来哪里奇怪,就是依稀像看见了一口深不可测的井一样。
    “你就是赵小钏啊,你及时到了,很好。”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赵小钏朝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顿时忍不住双眉弯弯,双眼咪咪,真是个超级大帅哥啊!帅得简直有种自带聚光灯的感觉!
    那男人见赵小钏的表情有些异样,露出诧异的神情。赵小钏赶紧把色狼相收起来,慌里慌张地自我介绍:“我是……我是赵小钏,今天来……来报道……”
    那男子看了看手表:“我叫丁穆,你叫我丁经理就行了。见客户的时间快到了,其他事情就在路上说吧。”
    他的声音不大,也不重,但是就有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赵小钏不由自主地跟了过去。丁穆带着她左转了一下又,又右转了一下,把一个小门打开,门后赫然是一个车库。车库里停了一些车——赵小钏赵小钏不由自主地跟了过去。丁穆带着她左转了一下又,又右转了一下,把一个小门打开,门后赫然是一个车库。车库里停了一些车。赵小钏不懂车,但是觉得那些车都挺气派,应该挺贵。
    赵小钏忍不住动了歪念头,想偷偷上网查查这些都是什么车型,结果还没来及动手就被丁穆催着坐进了车里。丁穆让她和自己坐在后排,前排则坐着一个司机。司机跟丁穆打招呼,并没有回头。赵小钏在后视镜里看到了他的半张脸,结果被吓了一跳:这人的左眉毛上有道伤疤,一直通到额顶,在右眼下有道伤疤,和眼睛平行,横贯半个脸颊。
    赵小钏又惊又疑,下意识地死死地盯着后视镜,结果被司机看了一眼——那司机双目如电,眼睛里却没什么感情,冷冰冰的一轮,把赵小钏吓得再也不敢多看。
    之后赵小钏有些尴尬和慌乱,为了驱散这种情绪,便去和丁穆说话;“丁经理,请问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我们马上要赶去日盛集团的盛总那里,为他们解决问题。据说是他的独子要和他钦定的儿媳闹离婚,需要我们化解危急。具体的情况得到那边细问。”
    “啊?”赵小钏大为意外,“这个……也在咨询公司的业务范围内?”
    “当然在啊。我们公司的业务就是在合法的范围内为客户解决所有的麻烦——你看到我们公司的招牌之后,就应该知道了。”丁穆从眼角瞟着她,微笑着说。
    赵小钏更加诧异了,骇笑着说:“可是公司的不是叫‘王能事务所’吗……诶?”就在这时,她当时没有如何在意过的招牌又浮现到了她的眼前,此时她才想起来,第一个拥有很多笔画的繁体字不是‘王’,而是‘万’!万能事务所?!
    盛总的公司到了。前台的小姐听说他们的身份后立即打电话通知了盛总的秘书。盛总的秘书亲自迎接他们,把他们领到了盛总的办公室。从前台到办公室的这条路,可说是说不尽的金碧辉煌。赵小钏从来没来过这么贵气的地方,路上忍不住东张西望。忽然意识到这样不对,赶紧敛正姿态——老实说,她今天遇到了太多怪事,现在反而淡定了,想看看它怎么“一路怪到底”。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5 17:31:28    跟帖回复:
       第 4
    盛总的办公室到了。盛总主动走过来跟丁穆握手。老实说,赵小钏听过盛总的名声。知道他是本市著名的企业家,心想他一定是个年富力强,外表年轻,风度翩翩的老帅哥,今天一见,却不由得大失所望——这位盛总头顶已经秃了,头发也已经花白,脸皮松弛得像个沙皮狗,有些地方甚至长了老人斑,外貌超低分,也没什么气质。

    没办法,有种说法说连富三代才能造就一个贵族,事实上至少得连富三代才能造出一个贵族。中国的富人大多是一代以内富起来的,大多脱不了地味儿,再加上年轻时创业苦吃多了,早衰变丑是自然的事情。

    盛总跟丁穆寒暄了一阵子之后就进入了正题:“我这个人说话就好直来直去,我就直接跟你们介绍一下情况吧……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叫盛斌,随他妈,长得算帅,又因为我家里有点钱财。因此有很多女孩子围着他转。而我,因为工作忙,没什么空管束他,结果他就成了一个花花公子。天天换女友,那些女友也都跟妖精似的,到了三十多岁,还没结婚。我知道这样不好,不说别的,色字头上一把刀,和不老实的女人交往,轻则破财,重则破家亡身。所以我就想给他介绍一个靠谱的对象。我有个朋友,也是作生意的,有个女儿,叫越茗。重点大学的硕士,人长得又端庄又漂亮,个子不高不矮,身材不胖不瘦,还有福相。为人规矩,快到三十了,都没谈过男友。我是非常中意,便介绍给这小子认识。这小子一开始口口声声说不相信爱情,不愿意结婚,我费了老鼻子劲才把他弄过去。没想到一看到越茗,立即表现得很中意。越茗对他也挺中意,两人约会过几次后就把事情定了下来。我当时还挺开心,结果没想到,一年之后,这小子又闹起离婚来,据说还是因为外面不三不四的女人……希望你们一定要想想办法,把这个危机化解掉。”

    赵小钏听盛总说完话,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一般来说,男人要离婚都是有人在外面勾引,只要找到那个在外面煽风点火的女人,把她搞定,就能釜底抽薪般地把事情解决。她觉得丁穆肯定也是这个想法,之后果然听到丁穆问:“那到底是哪个女人在破坏盛斌的家庭,您知道么?”

    “这个啊……”盛总露出一丝惭愧的神色,“我还不知道呢,问不出,也查不到。”

    丁穆点点头:“好的,大概情况我都知道了。希望您静心等待,我们一定会帮您解决问题。”之后问了一些盛家的基本情况,拿了盛总给他们的越茗和盛斌的照片,接着便向盛总告辞,然后带着赵小钏出了盛总的公司。赵小钏以为他会立即去调查盛斌的外遇对象是谁,没想到盛斌却让司机载他们去盛总家住的小区。

    “盛斌的外遇对象会和盛总一个小区吗?”赵小钏很诧异。

    “我们不是去调查盛斌的外遇对象啊。”

    “啊?”

    “我们是去调查,当初盛斌和越茗结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啊?刚才盛总不是说了吗?”赵小钏更迷糊了。

    “这你就不明白了。”丁穆从眼角朝她瞄了一眼,目光中有种深不可测的笑意。“有时候,人即便向别人求助,也会因为种种原因隐瞒真相。有时候更会因为偏见或者愿望想当然地扭曲真相,把自己的想象当作真相。因此我们要自己去调查当年的情况——要想给客户解决问题,必须得了解所有的真相。”

    赵小钏觉得他说的话似乎有点道理,却也有些不以为然——事情会这么复杂吗?

    转眼间他们就到了盛总家的小区。盛总家所在的小区自然非常豪华,但仔细看看品味却似乎不怎么样。不说别的,就说门口那个直愣愣的刻着小区名字的大石,磨得三分刻意,五分粗蠢,放在小区门口,简直有种小孩子过家家般的感觉。没办法,中国的富人大多是刚刚富起来,大多没什么时间培养品味,为他服务的房产商也是一样。

    丁穆下了车,带着赵小钏走进小区。小区门口有人站岗,但对丁穆他们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过来盘查他们——大概是因为看到丁穆衣着得体气宇轩昂。赵小钏意识到了这一点,竟也莫名其妙地感到一种骄傲。

    在小区的中心,有一个绿茵环绕的广场。有一群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在跳广场舞。丁穆带着赵小钏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站立。赵小钏这才发现这些大妈似乎在学习新舞蹈,有一个正当妙龄的舞蹈老师在教,她们则认认真真地在学。丁穆指了指其中一个有领袖态度的五十多岁的女人说:“她就是盛总的夫人桑玉兰。”

    “诶?”赵小钏有些诧异,因为她分明地记着之前他们没有见过桑玉兰。“你们之前见过?”

    “我刚才查了一下她,”丁穆微微一笑,“就在网上。她在网上有微博,我还顺便发现了她和小区里其他的阿姨组成了一个组合,叫五十度夕阳辣妹,正在排练节目,准备上选秀节目。”

    “诶?”赵小钏听了后颇有些哭笑不得。

    “一般来说,要想知道一个人的信息,就要进入她的社交圈子。任何人,都会在不知不觉把自己家的事情说给别人听。”丁穆说得挺慢,是在讲解给赵小钏听,“一般来说,每个社交圈子里,都有一个特别喜欢搜集别人信息的人,这个人堪称这个社交圈子里的百事通。只要找到这个人,并且可以搭上话,就可以知道这个圈子里所有的事情。你能找出那个人么?”

    赵小钏赶紧睁大眼睛看那些大妈。正巧这些大妈们进入了休息时间,在广场上或走或坐,相对聊天。赵小钏看到一个穿着黑丝和皮裤的大妈,挽着光可鉴人的发髻,带着夸张的大耳环,穿花蝴蝶一样在人群中转来转去,热情洋溢地和所有人聊天。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6 17:17:14    跟帖回复:
       第 5
    “会是她么?”赵小钏把那个大妈指给丁穆看,轻轻地问。

    “不会是她。”丁穆一下否决,“这种人有得到圈里所有消息的欲望,但是没有得到圈里所有信息的条件。这种人一看就是个漏嘴子,而且像喜欢搬弄是非的人,让人没有安全感。而那个人,”他指了指一个坐在一边的大妈——这个大妈打扮得不那么刺眼,看起来也挺敦厚老实,“这个人一直在用目光打量所有人,证明她也非常乐于知道别人的信息。而就在这几分钟内,有好几个人主动和她说话。这就证明别人很乐意跟她分享信息。而因为她的样子看起来很敦厚,不像是会泄漏秘密的人,因此别人会愿意跟她进行较深层次的谈话。找她套话的话,应该可以套出很多话。”

    “可是……”赵小钏看着那个大妈说:“她会把自己知道的事情毫无保留地告诉别人吗?”

    “放心,”丁穆深不可测而又胸有成竹地一笑:“真正会保守秘密的人,是不会喜欢打听八卦的。”

    过了一会儿之后,大妈们的训练散场了。丁穆叫赵小钏在一边候着,自己去和这位大妈搭讪套话——同时也是搭讪教学。赵小钏可不相信他能一下从素不相识的人口中套出很多话来,便站在隐蔽处,目不转睛地看他行动。

    素衣大妈和老姐妹们告辞后,不紧不慢地在踩上鹅卵石铺成的小道,朝西边走。丁穆踏上小道,微笑着走向素衣大妈:“您好,请问您知道张素白在哪里吗?”

    张素白?赵小钏不知道他从哪里又弄出这个人名儿来,感到挺莫名其妙。

    素衣大妈更是莫名其妙,还仔细想了一想:“我们这边好像没有叫张素白的人啊。”

    “哦,难不成是我找错地方了?”丁穆茫然地朝四周看了一圈,“那还真是可惜啊,我走了这么远的路……”说着看向素衣大妈,“无论如何还是谢谢您……”

    接着作出忽然想起什么的样子:“您很面熟啊……哦,对了,我在网上看过您的微博,您是五十度夕阳辣妹的成员吧?”

    素衣大妈很开心,又是受宠若惊:“哎呦,那还真巧呢……哈哈,真有点不好意思,我那微博挺傻吧?”

    “不,我觉得挺好的。”丁穆煞有介事地说。

    赵小钏颇有些诧异他什么时候把素衣大妈的微博也查过了,后来想到五十度夕阳辣妹的成员们肯定互相关注。

    因为丁穆让素衣大妈觉得自己是“知名人士”,感到很开心,丁穆搭话成功。丁穆便假装对五十度夕阳辣妹很感兴趣,不动声色、自然而然地跟她说到了桑玉兰。

    接着又自然而然地聊到了桑玉兰——不出丁穆所料,素衣大妈果然很乐意把桑玉兰家的事情告诉别人:“你说盛斌啊,是的,这小子是个花花公子,之前就喜欢和那些狐狸精般的女孩子混在一起。因为他天天忙着泡妞,也没什么才干,盛总对他很没有信心。现在在富人圈里流行一种做法,如果儿子不行的话,就找个能干的儿媳,让儿媳接班。盛总便在朋友圈里物色,觉得自己的朋友,越总的女儿越茗很好,学历高,有能力,生活还简单规矩,人漂亮,自己家里也有钱,有很大的后援,便把她介绍给他儿子了。”

    “这么说越茗和盛斌完全是政治婚姻……”丁穆思忖着说,“那盛斌和越茗的关系怎么样?”

    “这个就不大清楚了,”素衣大妈摇了摇头,“盛斌和越茗住在城西面的花园别墅社区里。小两口儿不常在这里露面。不过盛总夫人对儿媳妇评价挺高的,总是夸她懂事,孝顺。”

    丁穆成功地套到了所有信息,和素衣大妈告辞,来和赵小钏会合。

    “这下学会搭话了么?”丁穆问她。

    “学会了。”赵小钏说——她现在由衷地觉得丁穆真的挺有本事。“那大妈叫什么啊?”

    “我不知道啊。”

    “啊?!”赵小钏惊了一跳:“你不是看过她的微博么?她微博不是实名的?”

    “我也没看过她的微博啊。”丁穆笑嘻嘻地说。“我只是想着,这个组合既然这么潮,肯定人人都有微博。”

    “啊?”赵小钏觉得自己的牙齿差点飞出去,“你没看过她的微博……也不知道她叫什么,不有些太冒险了么?”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7 16:57:51    跟帖回复:
    6
    “没什么冒险的啊。”丁穆依旧笑嘻嘻的,“一般来说,人在面对奉承自己的人的时候,都会非常开心,既会放松警惕,也有些受宠若惊,绝不会多问什么。”说着笑着瞥了赵小钏一眼,“这个也是干我们这行必须有的知识,你要好好记住了哦。”
    “哦,好的,当然……”赵小钏的脸红了红。说真的,对这个知识是否科学,是否实用,她还存保留意见,但是丁穆的目光对她很有杀伤力。
    回到车上后,赵小钏跟丁穆分析起了情况——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觉得自己不能只在一边看着或者应和说话,应该要努力表现,获得丁穆的肯定。
    “既然盛斌和越茗是政治婚姻,那他闹离婚也就不奇怪了……盛斌口口声声说自己不相信爱情,又是个花花公子,肯定不愿意被父母介绍来的妻子绑住。当初他按照父亲的要求和越茗结婚,应该只是权宜之计,现在觉得没法再维系这段政治婚姻了,所以就要闹离婚。”
    “不,未必是。”丁穆摇了摇头,“如果他真是一个不相信爱情的花花公子,那么对他来说维系一段政治婚姻其实是一件不痛不痒的事情,甚至可能还对他有利。因为他和越茗结婚之后,父母给他的任务就基本完成,他只要能笼络住越茗,既可以任意在外面花天酒地。他既然是个花花公子,那肯定是情场老手,长得又帅,要想笼络住越茗这个之前从未谈过男友的良家女孩,可以说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而且,既然他不相信爱情,就这么花心,也不会因为婚外的某些女人破坏对自己有利的婚姻契约。而且既然当初他答应了父亲,缔结这个政治婚姻,一定做好了长期维系这段婚姻的准备。应该不会轻易打破它。所以真相到底如何,还得再查。”
    这段话把赵小钏说得连连点头,有些惭愧,也有些惶恐——她几乎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对人心的了解是多么的肤浅。也因此对盛斌闹离婚的原因也更好奇了。
    “那……我们接下来该往哪里调查呢?”她问丁穆。
    “盛总的圈子调查过了,我们当然要到越茗的圈子去调查啊。”丁穆一笑,不慌不忙地说。
    丁穆叫司机把他们载到了越茗娘家所在的小区。
    越茗娘家所在的小区也是十分豪华,旁边有不少高级的美容店。丁穆看到了一家美甲店,便把赵小钏叫过来对她说:“我们到这里来问有关越茗的消息。你进去美甲,我在一旁套话。”
    “诶?”赵小钏乍一下觉得自己脑子有些跟不上,“我们为什么要到美甲店去探听越茗的消息?店主和越茗很熟悉吗?你什么时候查到的?”
    “哎呀,你真是观察力不够啊。”丁穆嗔怪地看了她一眼,“你忘了吗?在盛总给我们看的照片里,越茗有着很考究的美甲。从美甲的品味来看,她做美甲应该已经很久了。人在接受各种美化外形的服务的时候会比较放松,容易把心里的话向身边的人倾诉。而因为做美甲工序比较多,时间很长,越茗很容易把自己的很多事情告诉美甲师。而女人最喜欢向别人倾诉的,就是恋爱结婚方面的事情。另外,在同一个圈子的里的人很容易受到其他人的美好事物的影响。越茗朋友圈里的人看了越茗的美甲,很可能也想来这里做美甲,也可能在无意中把信息告诉美甲师。所以,我们找她套话就可以了。”
    “哦……”赵小钏觉得丁穆的话很有道理,但还是有一点不明白,“这么说这里是越茗常来的美甲店……你是从哪里查到的?”
    丁穆笑着叹了口气,朝美甲店的招牌指了指。赵小钏看到招牌上画了一只美手,手上的精美甲片熠熠生辉。赵小钏依然不明白,但是不好意思再问。过了片刻后忽然醒悟——这个甲片应该和越茗的美甲一个式样。此时美甲店里只有一个美甲师和两个帮忙的。丁穆看了看墙上,发现有美甲师一脸自信的大幅彩照,所以确定美甲师就是店主。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28 10:28:43    跟帖回复:
    7
    任何女人看到帅哥都会不用自主变得热情,美甲师也一样。丁穆说赵小钏是他的女朋友,他带她来美甲。美甲师嫉妒地朝赵小钏看了一眼——一来嫉妒她有这么帅的男友,二来嫉妒她的男友既然这么贴心,立即拿出美甲工具,对赵小钏说:“手啊,可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女人不会侍弄自己的手,可是不行的哦。”
    虽然美甲师掩饰得挺好,但是赵小钏还是感到了她的酸意,心里感觉颇有些微妙。于是美甲师就给赵小钏美甲。丁穆则在寻找不动声色就能搭上话的机会。结果他看到墙上有一个照片,里面是一双玉手戴着玫瑰色、镶钻,配着软陶花的甲片。虽然甲片不同,但手指的形态和越茗的很是相像,便问美甲师:“这双手真是美丽啊,是手模特的手么?”
    “不是。”美甲师对待他的问题比对待赵小钏的手还要认真,“这是个千金大小姐的手哦,比手模特还美……这是当然的,手模特哪有她养尊处优啊。”
    “哦,千金大小姐……这么说她是个千万富翁的女儿?”
    “亿万富翁的女儿啦。”美甲师说,“她出生可不是一般的好呢,嫁得也很好。她爸是本市的超市大王越登云的女儿,嫁给了日盛集团总裁的儿子,她叫越茗,也算是本市的名媛了。”
    “哦。”丁穆的嘴边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成功搭上话题。
    他想着如何进一步地深入套话,没想到美甲师自己就打开了话匣子。
    “她算是真真正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真羡慕她……唉,这就是命啊。有的人不用费劲就能坐拥千万甚至亿万家资,有的人就得没日没夜地拼命干活。”
    丁穆笑笑说:“呣,有些人就是这么辛运。不过有钱人人生也会受到很多限制。比如说,婚姻……听说现在的富二代为了保证和扩张家族利益,必须得接受政治联姻那样的婚姻。我看越茗的婚姻,这种联姻的成分居多。”
    “管她是不是政治联姻,只要相互喜欢就成呗。”
    “哦,这么说她经常跟你夸他的丈夫了?”丁穆的目光一闪。
    “不,她倒没跟我谈过她的老公,不过她的姐们跟我说过。”酸意就像藤蔓一样蔓延上来,美甲师不小心把一颗钻都粘歪了,“她老公对她可好了,相亲见过一次面后就猛追她。每次约会回来都把她送到家门口,等她走进家门后才走。他长得帅,又很会讨女孩子欢心……她老公之前有过不少女朋友,但为了她,跟所有的女友都断绝来往了。她的姐们都羡慕她。”
    丁穆的套话活动结束了,赵小钏的美甲也做好了。美甲师给她做的是半透明的蓝色甲面,上面点了几颗钻,看起来既像薄暮中的星星,又像水面的亮光。赵小钏简直觉得自己应该找个玻璃罩,把手罩起来。如此美丽的美甲价格自然也不菲,高得让赵小钏唏嘘不已:“虽然这指甲是挺美的,但是这价格也真太高,简直是抢钱啊!”
    “你不用过意不去。”丁穆嘿嘿一笑。“这些费用会从你的劳务费里扣的。”
    “什么?!”听到这话后赵小钏差点跳起来。
    “哈哈,当然是开玩笑!”丁穆笑得就像是个恶作剧成功的小男孩。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1/30 11:52:38    跟帖回复:
    8
    赵小钏松了一口气,也跟着丁穆笑了起来。老实说她不想笑,心里还有些恼火,但是就是觉得不和他一起笑不行。
    到了车上,丁穆分析道——其实是分析给赵小钏听:“如此说来,盛斌当初对越茗是喜欢的,所以才愿意和她结婚,那现在闹离婚,很可能不是盛斌的问题。”
    赵小钏说:“那可不可能是盛斌一年之后花心病又发作了呢?”
    丁穆看了她一眼:“这个倒不大可能。因为对于一个花心而又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很多女人的男人来说,要决定认真开始一段感情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既然决定认真,短时间内就不会变卦。当然了,到底怎么样,还得我们去调查一下。”
    接着,司机又把他们载到了盛斌和越茗的住处。盛斌和越茗住的地方是花园别墅区,这个区风景优美,山坡小树小溪穿插于各个设计精美的房子和院落之间,有种如诗如画的感觉——富二代因为过的生活比父辈好,品味也会稍微高点。但是这样的房子,也会被易于窥探。盛斌家二楼有一间屋子,应该是所谓的观景房,一整面墙都是透明玻璃,盛斌正站在墙前,若有所思。而赵小钏和丁穆就在对面的山坡上,藏在树丛后偷看他。
    丁穆从车里带来了两个望远镜,自己用一个,给赵小钏一个。赵小钏把望远镜放在眼前,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盛斌的样子。老实说,如果不是觉得盛斌是个负心薄情玩弄女人的花花公子——女人总是倾向于认为男人在感情纠葛中是肇事者,赵小钏几乎都要对他发起花痴了。说真的,真的很帅。比盛总给他们的照片看起来帅多了。他就那样站着,一动不动,目光中似乎含着万般愁苦。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开了,一个美女走了进来,看脸就是越茗,也比照片上美得多,只见她看了盛斌一眼,然后在他身边轻轻地跪了下来,牵起他的手,贴在脸上,嘴里在说着什么。
    “她在对盛斌说什么啊?”赵小钏又好奇又愤怒——对女人来说,只要看到女人下跪,就会短时期内丧失判断能力。
    “她在说:‘亲爱的,都是我不好,求你不要和我离婚。不管你做什么都行,只要不跟我离婚就好。’”丁穆缓缓地说。
    “诶?”赵小钏大为惊诧,“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安装了窃听器吗?什么时候装的?”
    “当然不是啦。我在读唇语。”
    “唇语?你会读唇语?”赵小钏更加惊诧。
    “嘘!”丁穆对赵小钏的惊诧不以为然,“你声音太大了!就算我们离得远,也要注意控制音量!”
    “嗯……”赵小钏脸红了,却也忍不住下死劲地盯着他偷看了一眼——说真的,她现在是对他由衷地肃然起敬,也觉得他真的很不简单,也因此对他更好奇。忽然想起自己还要看盛斌的反应,赶紧又把眼睛转回望远镜前。
    被妻子如此哀求,盛斌没有什么反应,依旧是看着窗外,但是脸上的肌肉明显绷紧了,目光也有些痛苦。看到这个赵小钏有些迷惑——老实说,当看到越茗给盛斌下跪的时候,她心中熊熊的义愤已经在耳边大声说这一定是盛斌花心又嚣张,在外面挂上了一个狐狸精,回到家里非要离婚。但是看到盛斌的目光,她却发现他的目光是那么的痛苦和无奈,就像他才是无助被动受煎熬的那一方一样。赵小钏开始认同丁穆的说法了:也许这段婚姻的问题是在越茗这里。但会是怎样的问题呢?之前听大家对越茗的描绘,越茗绝对是十项全能的满分好妻。现在看到她本人,那神态,那气质,让人一看就能认定她是个良家妇女。这样的女人,能出什么事情呢?因为盛斌一直一动不动像个石头一样站着,越茗叹着气出去了。等越茗关门之后,他才回头看——虽然以赵小钏的角度,她看不见盛斌的目光,但她可以感觉到盛斌此时的目光一定非常复杂,他的背影给她这种感觉。他对着门呆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从酒柜里拿出酒来,倒进杯子里,非常慢地喝着。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 15:18:45    跟帖回复:
    9
        借酒消愁啊——难道越茗搞出了很大的麻烦?难以解决?在好奇心的作用下。赵小钏竟然看得津津有味,浑然忘了时间的流逝。时间转眼就到了中午,司机给他们送来了吃的东西,一些面包和两瓶水。老实说,这样的午餐实在太简单。但是赵小钏正沉浸在“监视别人”所带来的兴奋感之中,丝毫不以为意。丁穆对她说,不可以让任何人发现他们监视时留下的痕迹,所以不管是面包的包装袋还是水瓶,都不可以丢在地上。赵小钏严格遵守这个要求,把吃完的面包袋,喝空的瓶子还有拧下的瓶盖都装了起来。

        午饭时间后,越茗出现在用花样铁栏杆围着的小花园里,侍弄自己的盆栽。这些盆栽赵小钏都说不出是什么,但见它们花红叶翠,造型优美,证明它们一定价格不菲,而且打理它们的人一定非常有品位。而打理它们的人,显然就是越茗了。只见她拿着剪刀,对一个盆栽,左边微修一下,右边轻剪一下,接着那盆盆栽就陡然变得精神和脱俗好多。而越茗在修剪盆栽的时候,显得那么的文静和优雅,简直就像一幅会动的画。赵小钏静静地欣赏着,结果看到盛斌也躲在花枝繁茂处,偷偷地看着越茗,目光复杂到难以名状。

        赵小钏越发觉得这对夫妻之间有故事,而且是很不一般的事情,不由得“看了进去”,等到丁穆跟她说“可以换班了”的时候,她才发现天已经晚了。

        “换班?跟谁?我们晚上也要监视吗?”赵小钏诧异地问。

        丁穆笑着说:“是啊。如果晚上不监视,就可能错过很多信息。”说着朝一处阴影里看了一眼。赵小钏也朝那边一看,顿时被吓了一跳——如果不是丁穆朝那边看,她还发现不了呢。只见一个穿着迷彩风格衣服的小个子避在暗处,带着一个压着眉毛的帽子,静静地站在那里,简直像和环境融为一体的变色龙。老实说,这个男人不管是身形还是长相都不起眼,但是这种变色龙的感觉又让人觉得他挺不一般。赵小钏忍不住仔细看他,结果竟然在他的帽檐下发现了一双如电的双目,竟然被惊了一跳,下意识地不敢再注视他。

        丁穆对她说,这个人叫阿龙,也是万能事务所的雇员,接下来就由他接着监视。作为同事见面的礼节,赵小钏和他握了握手。他的手上长满了老茧,还有些割人。赵小钏本能地觉得他应该是从事“特种工作”的——这种人她之前只在小说和影视剧里看到过,不由得对他又害怕又好奇。

        接下来司机就开车把她和丁穆载回了公司——公司的车只能在他们“跑业务”,严格来说是执行任务的时候才可以使用。赵小钏依然是坐公交回家。回到家之后,赵小钏打了孙晓裕的手机,结果孙晓裕的手机处在“处在暂时无法接听,转语言信箱”的状态。赵小钏又登了QQ,结果发现孙晓裕不在线。赵小钏本想等到孙晓裕回话再睡觉,没想到因为白天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他醒来之后,第二天她醒来,检查手机和QQ,发现孙晓裕并没有跟她联系。老实说,这个对于孙晓裕来说并不算奇怪。她只要一出去玩,或者办格外私人的事务的时候,不管用何种联系工具,别人想立即联系到她,都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

        她茫然地坐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梳头洗脸准备上班——老实说,她虽然觉得这个万能事务所有些怪怪的,也有点让人不安心,但是就是让她感到新奇有趣,很想在那里多见识几天,至少把那边的事情弄清楚。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2 17:49:51    跟帖回复:
    10
    赵小钏来到事务所后,首先和她见面的还是那位前台。那位前台一见到她就用目光打了个招呼,还示意她过去。赵小钏便过去了。只见她把头往赵小钏这边凑了凑,神秘兮兮而又满脸迫切地问:“你们昨天出任务了吧?有新奇的事情么?跟我说说?”

    “呃……”老实说,因为她的形象,赵小钏一直以为她是个沉静内敛高深莫测的人,现在看她如此兴奋和迫切地打探消息,宛然有种八卦之王的感觉,感觉颇有些不适应:“这个吗?好像没有什么特别新奇的事情……”

    “怎么会没有新奇的事情呢?”前台微微有些失望,但依然没有放弃循循善诱,“那你告诉我,你们这次出的是个什么任务?”

    “这个啊……”一来不想得罪前台,二来因为前台的表情太过热切,赵小钏便对前台说了:“我们昨天,接的任务是给解决盛斌和越茗的婚姻问题……盛斌就是那个有名的日升集团老总的儿子,就是个花花公子,娶了个优秀而又纯良的老婆,婚后却又要闹离婚。连他妻子给他下跪,他都无动于衷,冷血得要命……”虽然之前已经觉得事情可能不想她想得那么简单,但作为一个女人,往往就是不会轻易改变对“渣男”的说法。

    赵小钏正说得起劲,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咳嗽。赵小钏转头一看,赫然发现丁穆正站在不远的地方,而盛斌正带着一种不可名状的表情,站在丁穆的身边。

    “啊,这个……我……”赵小钏省悟自己刚才说的盛斌的坏话已经全被盛斌听了去,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没关系。”盛斌一笑,笑容中带有嘲讽、无奈和酸苦,“我知道大家基本上都是这么看我的。没关系,我早就不在意这些事儿了。”

    “哦……”赵小钏尴尬地笑笑,同时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丁穆。

    丁穆的态度已经变得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这其实是消灭尴尬的好对策:“是这样的,盛斌先生知晓了我们在为盛总工作,帮忙解决他们的婚姻问题。所以特地到这里来,和我们谈谈,并对我们提供一些帮助。”

    “诶?”赵小钏异常惊诧。

    盛斌冷笑了一声:“我发现了你们的面包袋的袋头碎片,就知道有人在监视我。”

    诶?这句话就像一个子弹一样击中了赵小钏的心——赵小钏猛然想起,昨天她吃面包的时候,撕包装袋的时候把袋头撕掉了一片,当时没有在意,就随手扔掉了,吃完了面包后只记得把包装袋的袋身收了起来,完全忘记还有一片碎片在草丛里。

    “这是我在遛狗的时候发现的,”盛斌继续说,“那傻孩子对这张东西格外感兴趣。老实说我一看到这个东西,就知道一定有人在监视我。而且十有八九是我家那个老头子干的——他以前就盯过我们的稍儿。所以我就去问老头子的秘书。那家伙被我一审就什么都招了。哈哈,如果你们的合作方的人嘴不严,你们自己再怎么做保密工作恐怕都是不行的吧。当然了,这次你们自己保密工作也没有做好,又是另当别论了。”

    他最后几句话既是对赵小钏说的,又是对丁穆说的。赵小钏听了后觉得十分刺心,丁穆听了后却丝毫没有反应。他把盛斌领到自己的办公室前,打开门,请盛斌先进。赵小钏趁这个空档遛到他身边,满怀歉疚地说:“对不起,我真是太不小心了。”

    “没事。”丁穆的表情和声音都挺温和,“你这是第一次出任务,出点纰漏难免的。”之后紧接着却说,“按照公司规定,扣你一半的日薪就行了。”

    “诶?”一听这话赵小钏立即心头冰凉呆若木鸡。

    “你也跟着进来啊。”丁穆对赵小钏说。

    赵小钏一激灵,赶紧跟着丁穆进了办公室。进来之后没敢找地方坐,在丁穆身边站了。“我就开门见山了,”盛斌坐下后就说,“我知道老头子一定把责任全都归在了我的身上。其实事情不是这样。我也非常想保全我的婚姻,而且是最真心的。”

    “好的。”丁穆点了点头,“您刚才说会向我们提供一些帮助,请问是什么样的帮助呢?”

    盛斌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盯着他的眼睛说:“我会额外再给你们一份报酬。但是你们对我和你们合作的部分一定要严格保密。对我家老头子也不可以说。”

    “好的。”丁穆审视着他。

    “那就行。我叫你们帮我调查一个人。”盛斌掏出一叠照片,递给他们。
    丁穆和赵小钏朝照片看了一眼,发现那全是一个中年男子的照片。这个男子形象冷峻,举止翩翩。从照片拍摄的情景来看,他应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偷拍的。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5 15:51:19    跟帖回复:
    11
        丁穆一惊,赵小钏更是忍不住惊噫出声——老实说,之前她虽然也有怀疑问题出在越茗身上,但绝对想不到她那样的女人会搞外遇。

        盛斌避开他们讶异的目光,沉着嗓子说:“我需要你们调查出他的真实身份,我妻子和他的关系进行到哪种程度了。我叫你们所做的调查,绝对要严格保密,千万千万不能让我家老头子知道,调查结果也只能告诉我一个人!”

        送走盛斌之后,丁穆看着照片,陷入了沉思。

        赵小钏也来瞄了一眼,感慨地说:“真是没想到,有外遇的竟然是越茗。”

        “未必。”丁穆缓缓地说。

        “诶?”赵小钏一怔——她现在的感觉真是如坠五里雾中了。

        “你看看这些照片,”丁穆把照片一张张地拿给她看,“从拍摄的角度来看,应该是偷拍。但是不很专业。所以,拍这些的照片的应该是业余或者是初学调查的人。而按照盛斌公子哥儿的品性,他应该不会自己去跟踪拍摄。所以应该是他雇了什么人,去调查这个男人,因为没有调查出什么,才拜托我们来调查。照他的话说,这是他之前雇佣的人的调查成果,那么问题就来了,他是叫那个人调查‘妻子的外遇对象’吧。既然如此,按照一般的规矩,调查者要拍到这个男人和越茗在一起的照片才算完成任务吧。”

        赵小钏一激灵:“是啊!那个人没有拍到这样的照片,是不是因为他根本拍不到啊!说起来,我看他在说越茗有外遇的时候,表情有些奇怪,现在想来,应该是不确定的神情……难不成他只是怀疑妻子有外遇?却抓不到证据?”

        “也不像。”丁穆摇了摇头,“我们试想看看,如果是因为妻子外遇而导致丈夫要离婚,那丈夫至少得先抓到像样的证据。而盛斌并没有抓到像样的证据,就要闹离婚,是十分不合理的,因为这样根本无法成功,还会让自己陷入完全背理的境地。而越茗的表现也很奇怪。她之前有对盛斌下跪了吧。如果她是为了外遇的事情下跪,那么之前应该对盛斌做过坦白。那么如果她已经对盛斌坦白自己有外遇,那么盛斌就已经抓到了决定性的证据。既然有了决定性的证据,那他干嘛还要调查那个男人呢?而且盛斌这次反复强调,这件事绝对绝对不可以让自己的父亲知道。如果他是为了抓到妻子的外遇而闹离婚,根本没有必要对父亲保密。因为就我们之前调查来的情况看,他离婚最大的阻力是他的父亲。这一点也是非常可疑的。”

        “是啊……”赵小钏觉得脑中的雾更浓了,简直浓得连成一片,苦笑着说:“那会是怎么回事呢?”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6 15:18:57    跟帖回复:
    12
        “当然得由我们继续调查啊。”丁穆耸了耸肩。

        在盛斌家里,越茗正抱着双臂站在窗前,皱着眉头凝视着窗外出神。盛斌悄悄地走了进来,站在她身后。越茗忽然感到有温暖的气息吹着她的耳轮,赶紧转身,结果一下撞在丈夫怀里。她下意识地想要退开,却被盛斌一把抱在了怀里。越茗颇有些惊慌,下意识地避开他的目光,颊上浮起两片红云——却不仅是因为羞涩而产生的。

        “你好像很有心事。”盛斌审视着她,目光温柔而生疏,也有些忐忑,“这些天一直是这样,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么?”

        越茗这才看向他的眼睛,微笑着——微笑中压抑了很多东西,“没事,只是最近工作上的事情有些累心……”

        “那就休息一阵子。”盛斌盯着她的眼睛,目光依然很温柔,却恨不得看到她心里去,“老头子的事情让他自己操心去。”

        越茗继续看着盛斌的眼睛。她的眼眸就像黑水晶一样透明,略微带一点棕色,就像幽深的湖底一样美丽。而这美丽的湖底,正有暗流悄悄地涌动,“没关系,其实我挺喜欢工作的。只是这阵子稍微累了一点。昨天我已经休息了一天,加上今天,恢复得挺不错的。相信明天我就可以精神抖擞了。”

        “哦。”盛斌低低地应了一声。他已经找不出话来说,但是依然不松手,只是凝视着她的脸。她现在完全没有化妆,但是皮肤就像敷了粉一样的粉嫩白腻。弯月般的眉毛又黑又齐,带着自然的亮泽,长长的睫毛卷曲着,就像洋娃娃一样美丽可爱。而她的嘴唇,有着樱桃般的颜色,似乎一触就会破。

        盛斌忍不住对她吻了下去。越茗惊慌地把脸偏向一边。盛斌如梦方醒,停止了吻她的动作。越茗从眼角忐忑地打量着他。盛斌的眼中掠过一丝怒意和寒意,若无其事地放开了她。转身走了出去,“你好好休息。我今天晚上要写一些东西,不会打扰你,你好好休息吧。”

        此时的赵小钏和丁穆正在外面监视,把这一幕也看在了眼里。

        “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得很清楚吧。”丁穆问赵小钏,“感觉到了什么?”

        “我的感觉啊……”赵小钏苦笑着说,“我的感觉是盛斌真的是挺喜欢越茗的,但好像两人之间起了什么隔阂。”

        “应该不止。”丁穆若有所思地说,“看来是要进行更深层次的调查了。”

        更深层次?赵小钏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询问他们家的佣人——这个屋子这么大,盛斌和越茗又都是富二代,肯定对保洁不在行,必须得雇一个或者几个佣人才行。

        “要么……询问他家的佣人?”赵小钏这样想了,这这样说了。

        “他家内部的事情的确只有佣人才知道。”丁穆微笑着说,“不过有些深藏在人心里的秘密,不是那么容易问出来的。”

        忽然一阵践踏草丛的声音传来。

        赵小钏回过头,赫然发现一个女人被阿龙反剪着双手,推了过来,顿时被吓了一跳。

        “咦?”丁穆也有些惊异。

        “这个女人一直鬼鬼祟祟地在盛斌家旁边晃悠,”阿龙说——这是赵小钏第一次听阿龙说话。竟然被吓了一跳:阿龙的声音和他的眼睛一样,十分的特别,简直像深潭里的龙吟一样。不过声音倒是不大,但是其中包含的力量和气势十分犀利。

        “昨天我当班的时候也出现了。刚才我看她绕到那边,准备用石头砸花房玻璃,就把她抓来了。”

        看来是阿龙来准备接班,结果看到这女人可疑,便把她制服抓来了。

        “哦。”丁穆看向那个女人,赵小钏也赶紧把那个女人打量了几下。这个女人梳着马尾,穿着入时,但眉宇之间有些乡土气,脸色煞白——可能是因为被阿龙反剪着双手的关系,不知为何,却没有大叫。

        “你暂时先把她放开。”丁穆对阿龙说。

        阿龙手一送,那女人差点扑倒在地,站稳了之后张大嘴——显然是准备大叫,却不知为何什么却只发出了一声细细的“啊”,比幼猫的叫声还要小,接着还剧烈咳嗽起来。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16:09:29    跟帖回复:
    13
        “你还是不要提气大叫比较好。”阿龙冷冷地说,“我刚才拿了你的穴道,你现在依旧气血不畅,大叫或者大声说话的话,是给你自己找不痛快。”

        “你这坏蛋……”那女人愤愤地说,她的声音依旧很低,还伴随着喘息声,“你凭什么抓我,我胳膊都被抓坏了……而且你这属于‘妨害我人生自由’,我可以告你。”

        “我看恐怕不是这样。”丁穆微微一笑,“我朋友刚才说看到你准备砸盛斌家的花房玻璃,准备犯下‘故意毁坏财物罪’,我朋友阻止你,属于见义勇为。盛斌家我是知道的,所有的东西都很贵,那个花房恐怕也是造假不菲,你把它给砸坏了,绝对会造成重大财产损失,可以被归为情节严重的故意毁坏财物罪。按照我国法律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产的,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那女人被说怔了。

        丁穆挑了挑眉毛,用鄙夷的目光扫向她的眼睛,“你说我朋友把你的胳膊抓坏了,我们可以立即带你去验伤。如果没有伤的话,我们也可以告你欺诈或者恐吓哦。”

        那女人的脸青了,恨恨地站了起来,“好吧好吧,就算我倒霉……”

        阿龙无声地伸出手臂拦住她,

        那女人怔住了,回头气急败坏地说:“你们又想干什么?”饶是气急败坏,但她的声音依旧低得像幼猫,看来阿龙拿穴的本事真是不小。

        “简单啊。你刚才可是准备进行‘情节重大的故意毁坏财物罪’,虽然只是属于犯罪预备阶段,但是对于情节重大的犯罪,只是进行‘犯罪预备’也会被追究责任的哦。”丁穆笑吟吟地盯着她的眼睛,“如果你不把事情说清楚的话,我们是不会放你走的哦。”

        “好吧……”那女人悻悻中带着怀疑,朝他们打量了一圈,“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被盛斌雇来看家护院的?不会吧?专门防我的?他也觉得辞退我亏心,怕我回来报复吗?”

        哦。丁穆眉梢一扬,这句话里信息量很大哦。

        就在这时,那女人看到了赵小钏放在草地上的望远镜,顿时明白了,“你是被盛总雇来监视盛斌那个花心大少的吧?怕他又搭上什么坏女人了?”

        “哼。”丁穆从喉底冷笑了一声。看来她的身份已经很清楚了。她应该是盛斌家之前的保姆,估计因为什么被辞退了,所以回来报复。听她的口气,她在盛斌这里工作的时间应该不短,而她昨天才摸回来报复,那么她应该是刚刚被辞退。盛斌和越茗闹离婚的时候,她可以说旁观了绝对大部分,应该知道很多事情。

        丁穆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地说:“辞退你亏心?是么?”他怀疑保姆被辞退是因为知道了什么,但是不可以直接询问,所以这样间接敲打,促使她自己说。

        “当然亏心了!”保姆愤愤地说,“我只是不小心把越茗插花的花瓶打碎了,越茗倒没说什么,盛斌倒大发雷霆,然后就把我给辞退了……越茗也真是的,不就是自己到陶吧做的花瓶嘛,又没有花钱,盛斌要辞退我,也不帮我说说情……她明知道我在自学法律,还在存培训班的钱,非常需要钱,还任由盛斌把我辞了,真是薄情寡义啊!”

        丁穆和赵小钏对望了一眼。怪不得她对法律术语那么熟悉呢,原来是在自学法律。丁穆又看向保姆,眼底浮起一个笑泡儿。熟悉法律的人更容易被法律圈住。知法的人一般不敢胡乱犯法。此外她刚才的话透漏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她对盛斌和越茗都有不满,那么她很可能不会特意为任何人隐瞒事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8 17:09:42    跟帖回复:
    14
        “这样吧,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丁穆对保姆说,“我们是被盛总雇来,调查盛斌和越茗的婚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的。如果你愿意提供信息给我们,我们可以给你一定的报酬。你拿到报酬后,就可以直接去上培训班了。”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纸,递给她,“这是合约,一式两份。你可以在报酬那一栏签上你想要的数字。不过,我要提醒你,你提供给我们的信息,必须是真实的,而且必须得就这些信息和对我们提供信息的事情保密。否则你就得按照协定上说的,赔偿十倍的金额。”说着又盯向她的眼睛,“当然了,你既然自学法律,肯定是想以后成为法律工作人员,我猜是律师,如果有什么法律上的污点,对你前途也是极为不利的,对吧。我相信你一定会谨慎对待这个合约。”

        保姆愣了一会儿,结过合约——她真的被丁穆唬住了,在报酬那一栏签上了一个合理的价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签上了自己的卡号和开户名,并且掏出钱包,拿出身份证,给丁穆拍了照片。赵小钏在旁边看着,得知这个保姆叫吴串香,今年十九岁。吴串香处理好这些之后就是一副准备坦白一切的神情:“好吧,你们问吧。”

        盛斌和越茗夫妻间奇怪的事情还真不少。比如说,盛斌和越茗是分房睡的,两人隔壁而居,在中间的墙上开了一道门,把他们两人的房间搞得像套房一样。吴串香对这种生活方式的评价是奇怪得不能再奇怪。虽然他们的房间之间有个“夫妻通道”,但是对中国的夫妻而言,分床睡已经很奇怪了,更别说是分房睡,而且他们新婚就是这样了——越茗和盛斌结婚刚三天,越茗就到隔壁房间睡去了。之后不久盛斌找人在两人房间共同的墙壁上开了个门。

        一开始,吴串香以为是因为他们之间没什么感情——之前听说过他们可能是政治联姻,但是见两人婚后相敬如宾,感情很好的样子,盛斌对越茗尤其在意——吴串香被盛斌辞退的事情充分说明这一点。婚后半年之后,盛斌和越茗开始有点小摩擦,每次都是关起门来吵,不知道在吵什么,最后都是盛斌气冲冲地出来,越茗追出来道歉,每次盛斌都会接受。不过每次虽然是越茗主动道歉,但从二人之间的情状来看,倒是越茗占了上风。

        虽然有人说吵架其实是增进夫妻关系的一种手段,但是越茗和盛斌的夫妻关系显然没有得到增进。吵了一段时间架之后,盛斌又开始去过夜生活,每天回来时都特意弄出声响,把吴串香和越茗都吵醒。吴串香怀疑盛斌又是出去和女人厮混,但是发觉不是——她在盛斌婚前就给他当保姆,知道他和女人厮混后会有什么表现,而且发现盛斌的衣服上既没有女人的香水味,也没有口红印或者化妆品残留,更没有女人的头发什么的,也没有什么酒味。而且有一次她看到一个很漂亮很时尚的女人偷偷跑来找盛斌,她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这个女人说她对盛斌一见钟情,要跟盛斌交往什么的,结果盛斌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她死缠烂打不愿走,盛斌就怒斥她,叫她滚蛋——这和他婚前的行为可谓天壤之别。在婚前,他对女人,不管是有情还是无情,都会风流地和她周旋一阵子。再往后,则更加奇怪了——盛斌忽然不再往外面跑了,每天晚上都在家里守着,也不再跟越茗吵架了,和她依旧相应如宾,对她非常的好,甚至可以说是讨好。但是他们之间的气氛,却变得生疏而紧张。吴串香越发奇怪了,非常想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却没来及看完就被盛斌辞退了。

        丁穆听了后,沉吟了一会儿,又问吴串香:“那更深层次的东西你知不知道呢?”

        吴串香一怔,接着哈哈一笑:“没办法,我作保姆的,知道的也只有这些,如果你要问他们夫妻性生活的,那也只有……”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怔住了。

        “什么?”丁穆不失时机地追问了下去。

        “这个……”吴串香迟疑地说,“有一次,我夜里起来喝水……我一般夜里睡的都比较沉,但是那天睡前吃了咸的东西,半夜被渴醒了……我正在喝水,结果听到盛斌和越茗的房间那里有奇怪的响动,我就朝那边走过去,走到走廊拐弯的时候,结果看到越茗从房间里逃出来,盛斌追出来,把她抱住,拖回去了。”

        “拖回去了?”丁穆目光一闪,“那他们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你记得么?”

        吴串香认真地回忆道:“当时越茗,应该是披着睡袍,里面好像没有穿睡衣,露出来的全是白花花的皮肤。而盛斌也是披着睡袍,里面也应该没穿什么。”

        “呃?”赵小钏不由自主地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这好像代表一件很邪恶的事情。

        “那这发生在什么时候?”丁穆紧接着问。

        “这个啊,”吴串香又是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具体时间记不得了,不过应该是盛斌天天晚上出去乱跑之前的事情。”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9 17:42:59    跟帖回复:
    15
    “哦。”丁穆点了点头——他的表现可淡定多了,就像只是听到了什么平常的信息。掏出钱包给了吴串香一些钱,“这些先付给你,剩下的我们会通过银行卡打给你,你可以走了。”

    吴串香接了钱——虽然对他们这伙人还有好奇和疑惑,但是为了不找无谓的麻烦而影响他们给钱,立即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丁穆叫阿龙接班监视盛斌家,自己则带着赵小钏回事务所,到了车上后对赵小钏说:“看来我们得和盛斌谈一谈了。”

    “诶?”赵小钏一怔,心想刚才就在他门外,为什么不能进去谈呢。忽然省悟这事应该是需要回到事务所正式谈。

    “丁经理,我可以预先问一下,我们准备找盛斌谈什么呢?”

    “你觉得呢?刚才吴串香说的那件事,让你想到了什么?”丁穆倒反问她。

    “这个啊,”说起这个赵小钏的脸又有点想发烧,“我觉得像是非礼……不,婚内强暴?”

    “这就是我们要跟他谈的事情。说不定,这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关键。”

    “诶?”赵小钏觉得公开谈这样的问题,实在有点尴尬。但想到丁穆一定会一本正经地和盛斌谈这个问题,觉得那场面一定古怪得可以,忍不住偷偷骇笑了一下。接着,她又想起了要付给吴串香的那笔钱,忍不住问道:“丁经理,我们付给吴串香的那笔钱,最终是谁负责支付呢?”

    “这个啊,我们会找盛总报销。”

    赵小钏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盛总的脸——一开始的时候她觉得他有些猥琐,回想起来却觉得他不失为一个良善的老头。老实说,这个良善的老头要是知道他儿子有对他媳妇进行婚内强暴,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她真的想象不出。

    “唉,盛总要是知道这件事,不知道会怎么想……”她心里这么想,嘴里也这么说了。

    “盛总不会知道这件事的。我们最终目的是解决客户的问题,有些事情,如果不适宜让客户知道的话,我们是不会让他们知道的。”

    “诶?盛总不会过问他的钱花到哪里去了么?”

    “不会,”丁穆轻笑了一声,“我们和客户的约定就包括,他们给我们提供项目资金,我们有权自行使用而不汇报。一方面是为了保证我们行动不受任何阻碍,也是为了避免遭到干扰。正如我们之前发现的,有些客户身边的人嘴不够严啊。”



    到了事务所后,丁穆一个电话把盛斌约了过来。盛斌对事情的进展十分关心,来得非常迅速,进门后第一句话就问:“查清那个男人的身份了么?”

    丁穆没有回答,只是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盛斌见他如此,心跳顿时加急:“怎么?”

    丁穆看了看他,缓缓地说:“盛斌先生,为了事情能得到真正的解决,希望你能够诚实地回答我的问题,不要有任何隐瞒。”

    “当然,”见他这样盛斌不由得更加心慌和怀疑,“是什么问题?”

    “好的。”丁穆沉定地盯着他的眼睛,“你对你的妻子,越茗,有性虐待或者是性变态的行为么?”

    “呃?”听到这个赵小钏一惊,同时不由自主地感到害臊——她身为旁观者都害臊了。

    “什么?!”盛斌听到这个问题后差点暴跳,还好忍住了,脸憋得像紫肝一样,怒气冲冲地低吼,“你在胡说什么东西?”

    丁穆的眉头微微一皱,但是态度依旧很沉定:“据我们调查,你和越茗一直是分房睡的,是你要求在你们房间之间的墙壁上开了一个门。而你们的保姆曾经目击到她在半夜里,衣衫不整地从房间里跑出来,而你则追了出来,把她拖了回去。综合这些情况,最合理的推测就是你对她有性虐待或者是性变态的行为。她一直在躲着你。”

    “我绝对没有对她做过这种事!”盛斌压低声音咆哮,一副委屈愤怒得要爆炸的样子。不过他也很快意识到光是暴怒是没法为自己辩白的,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我没有对她做过这种事,我没有说谎。如果我对她做了这种事,应该是她先要离婚吧?就算她怕这件事传出去不好听,或者是怕担上离婚的责任,在我要闹离婚的时候,她应该会立即答应,而不是拖着不愿离吧?”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3789 次点击,17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小说:万能事务所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