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5 14:18:43    引用回复:
76
转至第43楼第 43 楼 克思看世界 2017/12/4 21:45:15  的原帖:倒戈将军一生倒戈,共计八次转至第53楼第 53 楼 钻石宝剑 2017/12/5 2:56:33  的原帖:哪八次?说来听听转至第64楼第 64 楼 克思看世界 2017/12/5 9:16:34  的原帖:1,滦州倒戈清廷,2,倒袁大头,3.倒段祺瑞。4.倒吴佩孚,5,倒张作霖,6.到北洋,于北洋彻底决裂。7倒共产党,8.最后倒老蒋,如果不死与共产党也长不了,这样算的话,八次可能远远不够

郭松龄倒戈反奉时,冯开始支持,后来又在背后拆台,最终搞得郭兵败被杀,不知这样的情况算不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5 14:31:35    跟帖回复:
77
好贴,要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5 14:44:37    引用回复:
78
转至第17楼第 17 楼 周晋平 2017/12/4 15:02:56  的原帖: 什么冯玉祥部下做伪军?不懂就别乱扯。确实有几个投靠当时北方伪政府的。但是冯手下很多都是抗日战将。张自忠就不说了,宋哲元,孙连仲,鹿仲麟,佟麟阁,赵登禹,方振武,吉鸿昌等等。看人,要看大局。你身上有一个小缺点,不能说,你就是坏人吧??转至第74楼第 74 楼 bruce李 2017/12/5 11:56:12  的原帖: 同样是军阀,为什么蒋介石和李宗仁的部下汉奸很少,冯玉祥和张学良的汉奸最多?东北军和西北军都爱干倒戈的事,不仅倒盟友,内部之间也倒戈不断,西安事变,也算是张倒蒋的戈,但很快张学良就又把杨虎诚给涮了,搞得杨处境极为尴尬。

西安事变结束后,东北军内部马上内讧不断,几个军长被部下所杀,东北军作为一个军事集团很快作鸟兽散了,西北军也一样,内部失控,杨被驾空,随既被拆散改编,既便如此,在徐蚌会战时,就因为冯治安部的何基丰、张克侠倒戈,至使国军一开始就陷入被动局面,几十万大军被灭,蒋气急之下将西北军所有残余编制全部取消,但为时已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5 16:09:13    引用回复:
79
转至第17楼第 17 楼 周晋平 2017/12/4 15:02:56  的原帖: 什么冯玉祥部下做伪军?不懂就别乱扯。确实有几个投靠当时北方伪政府的。但是冯手下很多都是抗日战将。张自忠就不说了,宋哲元,孙连仲,鹿仲麟,佟麟阁,赵登禹,方振武,吉鸿昌等等。看人,要看大局。你身上有一个小缺点,不能说,你就是坏人吧??你说的这些人只是曾经的部下,早分道扬镳了,尤其是宋哲元、张自忠,他们的军队直接号称“新西北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6 19:55:48    iPhone客户端
80
历史上所有短命的奇才都是智商高,情商却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8 13:32:03    android
81
徐树诤从文中的信息看,实乃乱臣贼子。
回帖人:
老獾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9 13:01:53    跟帖回复:
82
诸位看出来没有?官方所谓的伟大爱国将领冯玉祥、张学良诸人无一不是认贼作父、卖国求荣的主儿,是民国军阀中的无耻败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9 13:28:19    跟帖回复:
83
  

[原创]盖棺难定徐树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盖棺定论?入土为安几千年的人物,有多少被掘墓鞭尸!就说举世闻名的孔子吧,随着各个时期评论标准的变化,一会被捧上浪尖,一会被抛入谷底。整个历史,成了一盆浆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4 8:24:05    跟帖回复:
84
    宿州名人墓1——徐树铮墓腾讯微博新浪微博QQ空间人人网更多复制0

    返回[EpochOfYao]   8627531

    离线

    kingglxj [角落] [只看该作者]

    请恕我孤陋寡闻,第一次记住宿州这个地方,是在2003年8月30日。

    因为要去泰山,当天下午3点,在南京站登上了一辆由镇江始发往天津的列车。

    乘务员都是天津人,不管是查票的还是推小推车的,来回来去,满嘴天津话,不逗乐时都觉得非常搞笑,难怪相声起源在天津。

    车厢中不知何时挤进来一位独臂老太。

    当时,铁道部并没有普通残疾人(区别与伤残军人而言)免票的规定,而这位独臂老太显然是逃票上来的,有本事吧,成功对抗了铁道部的不合理规定。

    女乘务员说,看她穿地破破烂烂的,必定是一老盲流,又不能出示车票,又没钱补票,一心想早点赶她下车,想尽办法套话问她到哪儿。

    可老太讲地是方言,口音还不清,苏州/熟州/滁州/楚州,也不管有没有这地方,跟乘务员瞎掰对付了半天。

    乘务员借题发挥,在车厢内大声宣讲:“好嘛,这二年中国变成美国啦,城市都改成州了。这车往北跑,你上苏州在南面,你想南辕北辙啊。你老太穿这么少,跟我到天津不冻成冰棍啦!下站快给我下车,你去的是宿州,那里尽是盲流,当我不知道啊。”(原话记录如此,不代表笔者观点)

    从此,才对宿州有了深刻的印象。

    

    今年上半年,由于持续地让人看不懂的南海局势,才萌生了前往徐树铮墓,沉痛地缅怀这位曾经收复外蒙的北洋军阀的念头。

    作为一名自觉心智健全的热血青年,担忧南海那真所谓杞人忧天,国家都不着急,跟着着哪门子的急呢!

    去南海无能为力,去徐树铮墓意淫一番才是比较现实的。

    2012年6月23日,端午节当天下午,我们离开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国内目前所见最大崖墓——芒砀山中的梁孝王陵园,驱车前往此行的最后一站,徐树铮墓。

    徐树铮墓,位于安徽省宿州市萧县官桥镇醴泉村。

    从永城出来,上G30连霍高速,过豫皖省界,到朱圩子出口下,沿S301省道往东南方向,在官桥镇向南进入X020县道,继续往南便可抵达醴泉村。

    可是很不凑巧,S301省道通往X020县道的入口处,正在修路,入口被封堵死了。

    在路口,想停车问人,不小心杠了下底盘,还被边上的保洁员嘲笑了一番,我上前向他问路,他先不作答与我,而先向我笑道杠着底盘了,郁闷。

    后来听闻,X020县道是肯定走不了了,需要绕行很远方能到达醴泉村(当地人称醴泉村为“醴泉儿”)。

    村道在导航中多无法显示,在导航抓瞎后,我们又不认路,这可怎么办!

    铁骑兵此时想了个下下之策,也是无奈之举,雇三机车带路。

    同时,我亦想起,手机有GPS定位功能,一边把手机设置好,让铁骑兵搜寻道路,一边和三机车司机谈价格。

    三机开价20元,正当我想与之讨价还价之时,铁骑兵传来了好消息,GPS显示出有其他道路通往醴泉村。

    按方才当地人指路,需从X020县道向东绕行,可无奈的是,往东找了两条村道,均因施工,路面车辆无法通过。

    万般无奈,又折回头,从X020县道的西面绕行,终于感动了上苍,与电子地图中显示一致的道路显现在我们面前,虽然路况不佳,但尚可通行。

    如此,有惊无险,排除万难,艰难抵达了醴泉村。

    

    可是,我们从北面进村后,之间排排村舍,放眼四周,看不见农田,只能在村中慢慢行进,等待有人出现。

    终于,过来一位挎着篮子手拎锄刀,大约50来岁的大叔,看样子是准备下地除草,便赶紧上前询问。

    大叔非常奇怪,怎么外地游客来到这里,不上皇藏峪风景区游玩,却跑到偏僻难行的村里来作甚。

    在得知我是专程前来寻访徐树铮墓,作为徐树铮乡亲的他也是非常高兴,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骄傲和自豪。

    大叔自称姓荣,是荣毅仁主席的本家,当即放下手头的农活,指引我们前往徐树铮墓。

    车在村里向南经过一处还挺宽敞的平桥,桥旁不少村妇带着孩童在树荫下乘凉玩耍。

    过了此桥后,眼前豁然开朗,仅是路西有不多的几间村舍,放眼四周,便是一大片田野了,远处的皇藏峪,山形也整体的呈现在面前。

    荣大叔指点,车只能停在村舍旁,前面通往田中,本有一座石桥,原来可供农用车通行,但是前段时间夏收时节,刚给农用车压坏了,未来得及修缮。

    铁骑兵赶了一天路程,此时不愿下田远足,留守车内,我便独自跟随荣大叔,前往拜谒徐树铮墓。

    穿行在农田中,荣大叔谈及徐树铮,如数家珍。

    他说,徐树铮的叔叔,是当年徐州地区赫赫有名的私塾先生,徐树铮得以走出大山,也跟受教于他叔叔这位名师门下不无关系。

    徐树铮得以名垂青史的浓墨重彩的事迹,便是1919年10月在皖系段祺瑞执政府的派遣下出兵外蒙,迫使外蒙在1919年11月17日正式取消自治,重新纳入中国版图。

    当时,孙中山电贺其成就可与傅介子、班超相比。

    可惜,身为北洋军阀的他,命运使然,得不到善终。

    徐树铮,他可以征服成吉思汗的子孙,却无法征服冯玉祥,亦无法征服1967年时他的父老乡亲。

    相对于他收复蒙古的丰功伟绩来说,被冯玉祥所仇杀这样的命运安排对他已然很不公平了,更未曾料到,死后仍不得安宁。

    荣大叔继续介绍,“破四旧”于1966年在城市中展开,下达到农村便迟了一年。

    1967年,徐树铮因为他生前的声名在望,自然难逃墓被掘毁的奇耻大辱。

    荣大叔当年亲眼所见,徐树铮棺从墓中起出后,遗体被从棺中拖出火化。

    “小扇子”当年煽阴风、点鬼火的功力,没想到居然扇到了自己坟头上。

    墓中的随葬品寥寥,他只记得有两件白玉物件,其中有只玉靴非常精美,被当地文管所拿走,再未见展出,不知所终。

    

    时间又过了20年,在徐树铮长女徐樱从美国回国后,经与当地政府申请,1988年在原墓址上重建徐树铮墓。

    徐树铮墓,位于皇藏峪东麓,醴泉村南面一片开阔的农田中,坐西朝东,冢侧栽有一棵如今已长成非常高大的松树,如今已成为其地标。

    墓碑正面刻:“前远威上将军 徐公树铮 夫人夏宣 之墓”,“一九八八年十月重修”。

    墓碑背面刻:“徐树铮将军,字又铮,萧县醴泉村人,一八八〇年十月九日生。一八九二年补县庠生。一九〇一年从军。一九一四年任陆军部次长,曾反对袁世凯帝制。一九一九年任西北筹边使兼西北边防军总司令,曾收复外蒙,受孙中山先生赞许。一九二五年任考察欧、美、日本政治专使;十二月回国述职;于三十日殁于廊坊。一九二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归葬醴泉村。夫人夏宣,字红筠,铜山县人,一八七八年七月十六日生,一九五六年八月十七日殁。”

    墓地背靠皇藏峪山脉,面朝一座原本完整,现在已被开山采石挖断,形成了两座山峰的山体。

    风水已然被破坏殆尽,这点是显见的。

    还是之前我们在田中深一脚浅一脚通往徐树铮墓的路上,荣大叔还向我讲述了一则不幸的消息,徐树铮墓前的两尊石马,前不久让人运走了一尊,他听说是夜晚用吊机拖走的。

    记得看到以往来探访墓地的人们所拍摄的照片,有一尊石马的脸部被人为破坏过。

    因此,我一开始还在往好了想,是不是有关部门前来取走那尊残的回去修复了。

    可转念一想不对,修复的话,自然是正大光明,岂能夜晚前来作业,坏了,必是被盗!

    当我们来到墓地,有位小女娃正在墓旁啃着甜瓜,看见我们前来,发现的确少了尊石马,她还向我透露,石马没了之后,来过几位警察叔叔,前来调查了一番,但至今仍是不了了之。

    果然,残的这尊石马,依旧在墓地前苟延残喘,那尊保存还算完好的已不见了踪影。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来晚一步啥也看不到。

    故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盗墓者因为所盗文物,能够换取一定的经济回报,这是众所周知的。

    可是收赃者的心态,就不大好揣度了,千奇百怪的收藏家层出不穷,只有人想不到的,没有人做不到的。

    真不知道盗墓的打地是什么如意算盘,费这么大的劲头,需要人手,租借吊机,计算时间路线,经过精细策划,偷盗了一尊石马,偷盗成本几何?

    之前看照片中的石马,即感觉不是挺旧的物件,这次前来一探究竟,但见底座上刻有年款:

    “徐氏后代子孙女媳跪献”,“一九九一年”。

    这现代的物件,随便找个石雕厂,哪里不能制作,花费最多千把块吧!

    另外,要偷就干脆两件一起偷,反正吊机来了,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

    老一辈唱京剧《失空斩》中,司马懿出场,旗牌官还讲究两边一边两位呢,一边一个一边仨,不仅观众不满意,司马懿还更不满意呢。

    现在好了,偷走一件留下一件,一边一个一边没有,以至于我当时气愤地都忘了拍如此不对称的场景。

    我与荣师傅瞅着此处空留的石马基座,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荣大叔告诉我,他虽然就住在村里,干活的田地也距此不远,可也有很多年没来徐树铮墓了。

    所以今天听说我来看徐树铮墓,他才毅然放下手头的农活,算是带路,也是来看看徐树铮墓的近况。

    哪里知道会是如此一番破败不堪的场景,丢人啊!

    徐树铮墓重建至今不过24年,新的墓碑残破了,供桌也塌了,石马是一尊残了,另一尊被盗。

    这并非是自然的破坏,而是人为的破坏。

    国人爱护文物水平一般,破坏文物水平恐为为世界一流,近年来似乎只有塔利班炸毁巴米扬大佛之壮举能够与之比肩。

    文物和垃圾原本就一线之隔,有利用价值的就是文物;无利用价值的,即便是名人遗物,也可视作垃圾随意处置。

    往事如烟,回想当年徐树铮挥师北上,收复外蒙,是何等振奋人心、气吞山河之壮举。

    可谁又曾料到,距离徐树铮1919年10月出兵收复外蒙整整30年之后的1949年10月16日,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居然和蒙古建交了。

    徐树铮这一生的最大功绩,此时此刻顿时烟消云散,一切原来都只是徒劳的无用功而已。

    但悲不见九州同,死去元知万事空。

    

    离开墓地往回走时,才发现田里种地是西瓜,小西瓜结出来才有手掌心那么大,小巧玲珑,绿皮黑筋,煞是可爱。

    一旁,还有成片的桃树林,几位村民正在捡拾着林间熟透掉落的桃子,堆放一旁。

    见此情景,不禁问荣大叔,村子里特产什么销路最好,答曰梨子。

    对嘛,怎么把这茬忘了,这里不正是砀山梨的产地嘛。

    另外,大叔又介绍,X020县道施工,是要建成宽40米的大道,连接S301省道直达皇藏峪。

    红日西垂,荣大叔还要趁着天亮,抓紧时间下地干点农活。

    我耽误了人家这么长的时间,又是带路,又是讲解,甚是不好意思,临别时塞给他二十块钱,请他买包烟抽。

    哪知人家坚辞不受,说得非常客气尊严,这是本村人应该做的。

    在此,特别向荣大叔,表达我的无限敬意!

    徐树铮墓,已然如此,其他的我也做不了什么,只有把此行客观记录下来而已。

    PS:

    回到车上,铁骑兵却向我抱怨起来。

    原来,我走之后,开关车门的功夫,车内便又来了两位不速之客,飞进两只小苍蝇,任凭他怎么轰也赶不走它们。

    说来也奇怪,这两只苍蝇就像着了魔一样,留恋车内,就是轰不走。

    从村里出来返回高速的这段路程,就是我俩在车内与俩苍蝇博弈的过程。

    好不容易飞到了车窗外,却又会来个急停,掉转头重又飞进车内。

    或者,将它们从前车窗轰出去,又会从后车窗飞回来;从后车窗飞出去,再从前车窗绕进来,好像车里有吸铁石吸附它们一般。

    好不容易不见了它们的踪迹,关闭车窗,打开空调,以为能安心开车时,它们冷不丁从哪个角落又冒出来,干扰驾驶,甚是恼人。

    直到我们回到S301省道上,将车停在路边,四门大开,全力以赴,才将此二虫驱逐出境。

    真是遇见鬼了。

44477 次点击,83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盖棺难定徐树铮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