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言也之1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红楼梦〉烛隐》013
4308 次点击
11 个回复
言也之1 于 2017/12/7 14:43:4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上接:

    《〈红楼梦〉烛隐》000
    《〈红楼梦〉烛隐》001
    《〈红楼梦〉烛隐》002
    《〈红楼梦〉烛隐》003
    《〈红楼梦〉烛隐》004
    《〈红楼梦〉烛隐》005
    《〈红楼梦〉烛隐》006
    《〈红楼梦〉烛隐》007
    《〈红楼梦〉烛隐》008
    《〈红楼梦〉烛隐》009
    《〈红楼梦〉烛隐》010
    《〈红楼梦〉烛隐》011
    《〈红楼梦〉烛隐》012

    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第十一回庆寿辰宁府排家宴,是写皇太极1642年10月25日五十大寿;
  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是写皇太极1643年8月初9日寿终正寝:
  作者是将之当作路标时针来写的,标志着满清即将入关。


  话说凤姐儿自贾琏送黛玉往扬州去后,心中实在无趣,每到晚间,不过和平儿说笑一回,就胡乱此乃书中第三例“胡乱”。“甲戌本”批:“‘胡乱’二字奇。”这说明批者觉得“胡乱”一词很新鲜。
  《牡丹亭》“胡乱结几个儿”。《水浒传》“胡乱踢得几脚”。这说明“胡乱”并不一定就有胡人乱华之意。但戴权“咱们都是老相与,不拘怎么样,看着他爷爷的分上,胡乱应了”,此例胡乱乃东胡满清乱华意。再,书末“不用胡闹了”,意为“不用东胡满清闹中原”。
睡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15:11:21    跟帖回复:
       沙发
    我勒个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15:46:47    跟帖回复:
       第 3
      这日夜间,正和平儿灯下拥炉倦绣,早命浓薰绣被,《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第二十一回:“金莲说着舒进手去被窝里,摸见薰被的银香球儿,道:‘李大姐生了蛋了。’”二人睡下,屈指算行程该到何处,“甲戌本”批:“所谓‘计程今日到梁州’是也。”不知不觉已交三鼓。平儿已睡熟了。凤姐方觉星眼微朦,恍惚只见秦氏从外走来,含笑说道:“婶子好睡!我今日回去,你也不送我一程。因娘儿们素日相好,我舍不得婶子,故来别你一别。还有一件心愿未了,非告诉婶子,别人未必中用。”秦氏影射皇太极,凤姐影射孝庄。此回托梦,乃皇太极临死向孝庄托付身后大事,因为正值满清入主中国前夕,所以此番托梦乃就未来之天下大事而言。因为作者一心以驱除鞑虏为事,所以便让秦氏托梦直注满清之亡。
      秦氏托梦与第五回宁荣二公之灵那番话类似,宜一并考察。

      凤姐听了,恍惚问道:“有何心愿?你只管托我就是了。”就表面文字而言,贾府大计似还轮不到秦氏过问。就算轮到秦氏过问,也还托不到凤姐。别说凤姐,就连贾琏也还轮不到。第二回说贾琏:“只在乃叔政老爷家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可见贾琏地位甚低。秦氏所托,应是贾母贾赦贾政或族长贾珍的事,所托亦当为此辈。
      秦氏道:“婶婶,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隐言凤姐孝庄相当于满清“开国女皇”。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此亦本回末“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之意也。有阴盛阳衰月升日没女儿国之意。你如何连两句俗语也不晓得?常言‘月满则亏,当就“明”之右半而言,“明”而“亏月”,“明”即不“明”。水满则溢’,当就“清”之左半而言,“清”而“溢水”,“清”亦不“清”。又道是‘登高必跌重’。登高指入主中国。当是入主中国之后,反而跌得更惨之意。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与第五回宁荣二公之灵 “虽历百年”一样,都不是确指,都是泛指,都是说满清皇家,在明朝时,就已经富贵显赫了几十上百年。谓其富贵显赫,并非夸赞,而是为了反跌下文运终数尽、树倒猢狲散。正因为都是泛指,才可以藉已历已将,显示文气之不板。不然,就自相矛盾了。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树倒猢狲散:树指孝庄,猢狲指满清开国女皇孝庄众男人臣子,树倒猢狲散指孝庄死后,孝庄众男人臣子四散五方神。岂不虚称了一世的诗书旧族了!”与上文登高必跌重和第五回宁荣二公之灵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者类似,都是就满清即将入关而言,都是将秦灭六国,比喻满清灭明,都是将秦灭六国二世而亡,比喻满清灭明不旋踵将亡。
      王梦阮《红楼梦索隐》:“清初经营陪都,顾全根本,全为后嗣势败退守之计。诗书对武功,说‘旧族’二字,本足以当之。”

      凤姐听了此话,心胸大快,十分敬畏,忙问道:“这话虑的极是,但有何法可以永保无虞?”此语实即入关之后,何法可以永保对关内的统治。此亦秦始皇妄图万世一系,永传不替之意也。
      秦氏冷笑道:“婶子好痴也。否极泰来,否Pi、泰:《周易》中的两个卦名。否:卦不顺利;泰:卦顺利;极:尽头。逆境达到极点,就会向顺境转化。指坏运到了头好运就来了。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能可保常的。此谓万世一系,永传不替之不可得也。但如今能于荣时荣时:是指满清在入主中国之前和刚入主中国时的兴盛时期。筹画下将来衰时衰时:是指将来满不敌汉的时期。的世业,亦可谓常保永全了。即如今日诸事都妥,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后日可保永全了。”
      凤姐便问何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18:50:37    跟帖回复:
       第 4
      秦氏道:“目今祖茔隐指满清皇家盛京的皇陵宗庙。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实指满清朝廷。第九回的学堂,第八十一回的家塾,也指满清朝廷。虽立,无一定的供给。依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是指将来在中原站不住的时候。此二项有何出处?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指入关初盛势。将祖茔附近指盛京。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厚殖盛京,为后嗣势败退守之计。将家塾家塾、学堂、义学,都指虏廷。亦设于此。朝廷设于盛京,不要迁都北京。第一百一回大观园月夜感幽魂一节,秦氏魂魄责凤姐不该忘记当年所托之立万年永远之基,即指此也。就语言习惯言:万世之大计当就立储言,万年永远之基则当就建都而言。仅就此语,亦可见此释不误。我觉得,在红楼作者看来,满清据北京为都,远比前金破宋都开封焚掠而去更可恨。合同族中指满洲八旗。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指满清皇家基本大法。日后按房按旗?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亦不有典卖诸弊。便是有了罪,王梦阮《红楼梦索隐》:“明照下文抄家,其实暗指亡国。”凡物可入官,抄家,本书抄家隐指灭国。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意则盛京的产业是抄不了的。再者,这段话很能说明书中所谓抄家,其实是灭国的隐写。便败落下来,是说在关内站不住。子孙回家后金本土。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退步者,如蒙元北遁大漠也。祭祀又可永继。第九十二回凤姐儿道:“东西自然是好的,但是那里有这些闲钱。咱们又不比外任督抚要办贡。我已经想了好些年了,像咱们这种人家,必得置些不动摇的根基才好,或是祭地,或是义庄,再置些坟屋。往后子孙遇见不得意的事,还是点儿底子,不到一败涂地。”亦即此意。
      胡适《藏晖室扎记·小说丛话》:“所谓祖茔者,满洲三省也。作者悬知两族偪处,终有决裂之一日。而满洲土著,从龙入关,十室九空矣。其人游惰好闲,又尽堕其宗祖骑射之风,一旦受汉人驱逐,势必不能自存,故作者为画策如此。”
      胡适一生,红论甚多,照我看,倒是他在1921《红楼梦考证》以前的未刊稿,如这一条,还多少有点正确的东西。
    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过秦论》:“始皇之心,自以为……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不思后日,“一夫作难而七庙堕,身死人手。”终非长策。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指元春省亲,指元春孝庄由盛京皇太极皇宫下嫁占领北京皇宫的多尔衮。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极言入主中国如黄粱一梦。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亦就满清终有散场之日而言。《民国通俗演义》:“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从古无不灭的帝家”。据说,中国国民党前主席蒋经国有一句名言:“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亦此意也。此时若不早为后虑,临期预指辛亥革命。只恐后悔无益了。”
      凤姐忙问:“有何喜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19:44:12    跟帖回复:
       第 5
      秦氏道:“天机不可泄漏。第一回“此乃玄机不可预泄者。”第五回:那仙姑“恐把仙机泄漏”。第一百三回贾雨村路过知机县。都是就天机玄机而言。只是我与婶子好了一场,临别赠你两句话,须要记着。”因念道:
      
        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
        三春即探春,探春影射陈圆圆。清军灭吴周攻克昆明时,陈圆圆下落不明。陈圆圆消失时,大明、大顺、大西、南明、三藩,俱已尽,台湾明郑政权也快完了,而孝庄则快死了,按作者之意,孝庄一死,清国也快完了,有因于此,作者将探春之嫁,比喻陈圆圆之隐,以示诸芳之尽,各寻各门。各自须寻各自门:主要是就清亡后,满人要寻找自己的门而言。

      凤姐还欲问时,只听二门上传事云板金属响器,头部云纹状,故云。连叩四下,吉三凶四,神三鬼四。将凤姐惊醒。人回:“东府蓉大奶奶没了。”第十三支﹝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第一百十一回秦氏之魂说自己:“该当悬梁自尽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19:57:06   
    6
    凤姐闻听,吓了一身冷汗,出了一回神,只得忙忙的穿衣,往王夫人处来。此处秦可卿托梦与第一百一回大观园月夜感幽魂是一对儿:前者意义如上所释;后者是秦氏皇太极责凤姐孝庄不该忘记所托大事,意则将到败落而无退步之时矣!
      彼时合家皆知,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清宫历史演义》有所谓《传疑案太宗殡天》,亦隐就皇太极似为孝庄害死而言。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一辈的想他素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慈老爱幼之恩,莫不悲嚎痛哭者。
      闲言少叙,却说宝玉因近日林黛玉回去,剩得自己孤恓,也不和人顽耍,每到晚间便索然睡了。如今从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一个十一岁的小孩,死了个侄媳妇,怎会戳了一刀奔出血来?袭人等慌慌忙忙上来搀扶,问是怎么样,又要回贾母来请大夫。宝玉笑道:“不用忙,不相干,这是急火攻心,血不归经。”说着便爬起来,要衣服换了,来见贾母,即时要过去。袭人见他如此,心中虽放不下,又不敢拦,只是由他罢了。贾母见他要去,因说:“才嚈气的人,那里不干净,二则夜里风大,等明早再去不迟。”宝玉那里肯依。贾母命人备车,多派跟随人役,拥护前来。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2/7 20:03:09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21:01:21    跟帖回复:
    7
      前注:以下即秦氏之丧,因为规模极大,论者多有王者之丧说。历史上的王者之丧虽多,具有特殊意义值得隐写的却并不多。因此,要解出秦氏之丧即皇太极之丧,其实并不很难。秦氏影射皇太极,其丧规模固然极大,但这却并非作者大规模写丧的原因。
      照我看,作者之所以大规模叙写秦氏皇太极之丧,主要还是因为皇太极死在入关前半年,对红楼这部隐书来说,此丧具有标示时间标示历史进程的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王者之丧与第十一回“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一样,不仅都具有标示时间标示历史进程的意义,所标示的时间进程还是一致的。十一月三十日冬至是1642年,以此为基点可推得秦氏死于1643年,而皇太极也正是死在1643年。书写至此,离入关只有半年了!
    一直到了宁国府前,只见府门洞开,两边灯笼照如白昼,乱烘烘人来人往,里面哭声摇山振岳。宝玉下了车,忙忙奔至停灵之室,痛哭一番。然后见过尤氏。谁知尤氏正犯了胃疼旧疾,睡在床上。然后又出来见贾珍。
      彼时贾代儒、代修、贾敕、贾效、贾敦、贾赦、贾政、贾琮、贾(左王右扁)、贾珩、贾珖、贾琛、贾琼、贾璘、贾蔷、贾菖、贾菱、贾芸、始出。贾芹、贾蓁、贾萍、贾藻、贾蘅、贾芬、贾芳、贾兰、贾茵、贾芝等都来了。
      贾珍哭的泪人一般,“甲戌本”批:“可笑,如丧考妣,此作者刺心笔也。”正和贾代儒等说道:“合家大小,远近亲友,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长房似指金、关外,二房似指清、关内。内绝灭无人了。”金、关外亡。说着又哭起来。众人忙劝:“人已辞世,哭也无益,且商议如何料理要紧。”贾珍拍手道:“如何料理,不过尽我所有罢了!”“戚序本”批:“‘尽我所有’,为媳妇是非礼之谈,父母又将何以待之?”
      正说着,只见秦业,秦钟并尤氏的几个眷属尤氏姊妹尤二姐、尤三姐来也。也都来了。贾珍便命贾琼、贾琛、贾璘、贾蔷四个人去陪客,一面吩咐去请钦天监阴阳司来择日,择准停灵七七四十九日,《大殓与停灵》:“停灵的时间最长为七七四十九天”。除了大丧,还有什么丧事能够停灵这么久?三日后开丧送讣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21:44:38    跟帖回复:
    8
      这四十九日,单请一百单八众禅僧在大厅上拜大悲忏,超度前亡后化诸魂,以免亡者之罪,另设一坛于天香楼3-2。上,是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四十九日解冤洗业醮。“戚序本”和“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作孽,其余作业。洗孽醮,洗去罪孽之意,肯定对。洗业醮,或有洗去家业之意,可能是故意出错。然后停灵于会芳园中,灵前另外五十众高僧,五十众高道,对坛按七作好事。王梦阮索隐:“寻常仕宦之家,唪经诵圣,断不能延僧道如此之多,可见是大丧的规制。”那贾敬闻得长孙媳妇死了,因自为早晚就要飞升,如何肯又回家染了红尘,将前功尽弃呢,因此并不在意,只凭贾珍料理。
      贾珍见父亲不管,益发恣意奢华。看板时,几副杉木板皆不中意。可巧薛蟠薛蟠影射吴三桂,1644年三月才降清,书中此时,是1643年八月,按理不会来吊问。但红楼不等于史书,何必拘泥?来吊问,因见贾珍寻好板,便说道:“我们木店里有一副板,叫作什么樯木,出在潢海铁网山上,第二十六回冯紫英道:“……这个脸上,是前日打围,在铁网山教兔鹘捎一翅膀。”作了棺材,万年不坏。这还是当年先父带来,原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义忠亲王老千岁:感觉此名称类于忠顺王。
      忠顺王三字,有着非常之强的汉人自大气息。就传统观念而言,一般是册封臣服于中华的四方夷狄,有羁縻自大之意,有点儿相当于所谓“汉倭奴国王”。例如,明朝封威武王之弟安真帖木儿为忠顺王。《爝火录》:顺治元年  崇祯十七年:南明廷议使清国书体例:
      
      国书体裁。按景泰中,虏也先书奏批答,曾下廷议,或欲称可汗,或欲称瓦剌王,或欲称太师,后竟称可汗。清自皇祖神末,既称号历年矣,岂可仍龙虎将军之故事?或照夷俗可汗之,或照忠顺王例,别立封号,又须给印敕冠服等事,并令群臣会议,亦或称金国王,南北朝往往有之,……
      
      由此看来,忠顺王可以是指满清,且有臣妾满清之意。满人入关之初,忠顺王所可能指称者,除了顺治帝,便只有虽无皇帝之名却有皇帝之实的多尔衮。根据一些有关因素可推知,忠顺王指多尔衮。
      感觉义忠亲王老千岁实指秦氏影射的皇太极,这对皇太极是有贬义的。
    因他坏了事,就不曾拿去。现在还封在店内,也没有人出价敢买。你若要,就抬来使罢。”
      贾珍听说,喜之不尽,即命人抬来。大家看时,只见帮底皆厚八寸,纹若槟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玎珰如金玉。大家都奇异称赞。
      贾珍笑问:“价值几何?”
      薛蟠笑道:“拿一千两银子来,只怕也没处买去。什么价不价,赏他们几两工钱就是了。”
      贾珍听说,忙谢不尽,即命解锯糊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22:42:04    跟帖回复:
    9
      贾政因劝道:“此物恐非常人可享者,殓以上等杉木也就是了。”正谓秦氏非常人也。此时贾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公公代媳妇之死,笑话。这话如何肯听。
      因忽又听得秦氏之丫环名唤瑞珠者,见秦氏死了,他也触柱而亡。此事可罕,合族人也都称叹。贾珍遂以孙女之礼殡敛,一并停灵于会芳园中之登仙阁。瑞珠:耑王朱王,耑,端的古体,耑王朱王即端王朱王,端王指开国之君或亡国之君,此端王朱王指崇祯帝。瑞珠实指崇祯帝而死的意义是:前死者秦氏影射皇太极,并从一个方面说明宝珠隐指顺治帝。小丫环名宝珠者,因见秦氏身无所出,乃甘心愿为义女,誓任摔丧驾灵之任。贾珍喜之不尽,即时传下,从此皆呼宝珠为小姐。那宝珠按未嫁女之礼,在灵前哀哀欲绝。宝珠:宝,大抵是指玉玺或玉玺代表的领土。珠,意为朱王。宝珠,大抵意为朱地之王,实指贾宝玉影射的顺治帝。作者的歪理是,贾宝玉顺治帝:在盛京称王,即为皇太极继任,于皇太极为亲子亲女;在北京称王,即为朱由检继任,于皇太极就只是义子义女。
      于是,合族人丁并家下诸人,都各遵旧制行事,自不得紊乱。
      贾珍因想着贾蓉不过是个黉门监,黉,古时学校名,此处代指国子监。监生,即国子监的生员,贾蓉系纨绔子弟,其监生资格当由“恩荫”或“捐纳”而得。灵幡经榜上写时不好看,便是执事也不多,因此心下甚不自在。
      可巧这日正是首七第四日,前注:以下是成段隐语,是一段关于即将出现南北朝以及南北朝人事“安排”的隐语。早有大明宫实指朱明皇宫。明朝实行两京制,有南北两京两座皇宫。掌宫内相戴权,代权?似乎是一位有权任命南北两京两个皇帝的人物,相当于《说岳全传》中的玉帝。先备了祭礼遣人来,次后坐了大轿,打伞鸣锣,亲来上祭。贾珍忙接着,让至逗蜂轩陈其泰评:“轩名不堪。”献茶。贾珍心中打算定了主意,因而趁便就说要与贾蓉捐个前程的话。戴权会意,因笑道:“想是为丧礼上风光些。”贾珍忙笑道:“老内相所见不差。”
      戴权道:“事倒凑巧,正有个美缺,如今三百员龙禁尉大体相当于皇帝警卫员。短了两员,所缺其实并非警卫员,而是警卫员所警卫的皇帝。所谓短了两员,大约是说,由于崇祯将出缺,进入南北朝,南北两京将各缺一帝。昨儿襄阳侯实指大明倒数第二帝天启帝,之所以名曰襄阳侯,可能是根据其谥号有所谓“章武襄文”而来。的兄弟老三既不是小排行,也不是大排行,而是根据同宗同辈而又依次为帝之所排行。
      因为天启帝名朱由校,
      崇祯帝名朱由检,
      南明首帝弘光帝名朱由崧,
      所以襄阳侯的兄弟老三是指弘光帝。
    来求我,现拿了一千五百两银子,送到我家里。你知道,咱们都是老相与,不拘怎么样,看着他弘光帝朱由崧。爷爷万历帝。的分上,胡乱应了。承前省略“看着”。胡乱是指东胡满清乱中原。看着“胡乱应了”:看着东胡满清乱中原而答应将南明帝位许给朱由崧。还剩了一个缺,实指北京皇位。谁知永兴节度使冯胖子“冯”字大约由于李自成系“‘双’全堡‘马’户之子”而指“李”。“胖”字意为“月半”,当就李自成三月十九进北京,四月三十弃京西去,时近月半而言。合而言之,冯胖子即李自成。来求,要与他孩子捐,是说李自成想得到此一皇位传之子孙。我就没工夫应他。不肯将北京皇位许给李自成。既是咱们的孩子要捐,快写个履历来。”等于将北京皇位许给了贾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23:14:34    跟帖回复:
    10
      贾珍听说,忙吩咐:“快命书房里的书启先生恭恭敬敬的写了大爷的履历来。”
      小厮不敢怠慢,去了一刻,便拿了一张红纸帖来与贾珍。贾珍看了,忙送与戴权。看时,上面写道:
      
        江南江宁府江宁府即明留都应天府,此处应该是借明留都应天府指清留都盛京。江宁县监生贾蓉,年二十岁。
        曾祖,原任京营节度使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代化。
        祖,丙辰(1616)后金建国。似以后金为丙辰科,以清为丙子(1636)或甲申(1644)科。进士贾敬。
        父,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贾珍。
      
      戴权看了,回手便递与一个贴身的小厮收了,说道:“回来送与户部堂官老赵,户部:户部管财赋,吏部掌官员任命,应作吏部,但遍查十二个古本,竟都作户部。说我拜上他,起一张五品龙禁尉的票,再给个执照,相当于北京皇帝委任状。就把这履历填上,明儿我来兑银子送去。”
      小厮答应了,戴权也就告辞了。贾珍十分款留不住,只得送出府门。临上轿,贾珍因问:“银子还是我到部兑,还是一并送入老内相府中?”戴权道:“若到部里,你又吃亏了。不如平准一千二百两银子,送到我家就完了。”
      贾珍感谢不尽,只说:“待服满后,亲带小犬到府叩谢罢。”戴权在轿内躬身笑道:“你我通家之好,这也是令郎他有福气造化,刚刚死了媳妇,倒有福气造化,乃就获得北京皇位而言。偏偏遇的这们巧。”说毕作别。
      接着,便又听喝道之声,原来是忠靖侯史鼎的夫人来了。张广文《程甲本残留“脂批”浅探》:《程甲本》此处的“史湘云”,是残留脂批;“程乙本”“忠靖侯史鼎的夫人带着侄女史湘云来了”,则是基于脂批衍入正文的臆改。王夫人、邢夫人、凤姐等刚迎入上房,又见锦乡侯、川宁侯、寿山伯三家祭礼摆在灵前。少时,三人下轿,贾政等忙接上大厅。如此亲朋你来我去,也不能胜数。只这四十九日,宁国府街上一条白漫漫人来人往,花簇簇官去官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7 23:40:01    跟帖回复:
    11
      贾珍命贾蓉次日换了吉服,领凭回来。灵前供用执事等物俱按五品职例。灵牌疏上皆写“天朝诰授贾门秦氏恭人之灵位”。会芳园临街大门洞开,旋在两边起了鼓乐厅,两班青衣按时奏乐,一对对执事摆的刀斩斧截。王梦阮索隐:“宫中大丧,鼓乐执事,均陈于两陛之下。有銮仪卫官员监管,按行叙立,无或凌乱,故云刀斩斧截,极言整齐之意。”更有两面朱红销金大字牌对竖在门外,上面大书:“防护内廷紫禁道御前侍卫龙禁尉”。对面高起着宣坛,僧道对坛榜文,榜上大书:“世袭宁国公冢孙妇,防护内廷御前侍卫龙禁尉贾门秦氏恭人之丧。点回目“秦可卿死封龙禁尉”。四大部洲《西游记》:“感盘古开辟……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至中之地,中原中国。奉天承运太平之国,总理虚无寂静教门僧录司正堂万虚,总理元始三一教门道录司正堂叶生等,敬谨修斋,朝天叩佛”,以及“恭请诸伽蓝、揭谛、功曹等神,圣恩普锡,神威远镇,四十九日消灾洗业平安水陆道场”等语,亦不消烦记。
      只是贾珍虽然此时心意满足,但里面尤氏又犯了旧疾,不能料理事务,惟恐各诰命来往,亏了礼数,怕人笑话,因此心中不自在。当下正忧虑时,因宝玉在侧问道:“事事都算安贴了,大哥哥还愁什么?”贾珍见问,便将里面无人的话说了出来。宝玉听说笑道:“这有何难,我荐一个人与你权理这一个月的事,管必妥当。”贾宝玉仅十一岁,懂什么荐人?贾珍忙问:“是谁?”宝玉见座间还有许多亲友,不便明言,走至贾珍耳边说了两句。贾珍听了喜不自禁,连忙起身笑道:“果然妥贴,如今就去。”说着拉了宝玉,辞了众人,便往上房里来。
      可巧这日非正经日期,亲友来的少,里面不过几位近亲堂客,邢夫人、王夫人、凤姐并合族中的内眷陪坐。闻人报:“大爷进来了。”唬的众婆娘唿的一声,往后藏之不迭,独凤姐款款站了起来。贾珍此时也有些病症在身,二则过于悲痛了,因拄个拐踱了进来。邢夫人等因说道:“你身上不好,又连日事多,该歇歇才是,又进来做什么?”贾珍一面扶拐,扎挣着要蹲身跪下请安道乏。邢夫人等忙叫宝玉搀住,命人挪椅子来与他坐。贾珍断不肯坐,因勉强陪笑道:“侄儿进来有一件事要求二位婶子并大妹妹。”邢夫人等忙问:“什么事?”
      贾珍忙笑道:“婶子自然知道,如今孙子媳妇没了,侄儿媳妇偏又病倒,我看里头着实不成个体统。怎么屈尊大妹妹一个月,在这里料理料理,我就放心了。”
      邢夫人笑道:“原来为这个。你大妹妹现在你二婶子家,只和你二婶子说就是了。”
      王夫人忙道:“他一个小孩子家,何曾经过这样事,倘或料理不清,反叫人笑话,倒是再烦别人好。”
      贾珍笑道:“婶子的意思侄儿猜着了,是怕大妹妹劳苦了。若说料理不开,我包管必料理的开,便是错一点儿,别人看着还是不错的。从小儿大妹妹顽笑着就有杀伐决断,此四字岂寻常妇女所能当。如今出了阁,又在那府里办事,越发历练老成了。我想了这几日,除了大妹妹再无人了。婶子不看侄儿、侄儿媳妇的分上,只看死了的分上罢!”说着滚下泪来。
      王夫人心中怕的是凤姐儿未经过丧事,怕他料理不清,惹人耻笑。今见贾珍苦苦的说到这步田地,心中已活了几分,却又眼看着凤姐出神。那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办,好卖弄才干,虽然当家妥当,也因未办过婚丧大事,恐人还不伏,巴不得遇见这事。今见贾珍如此一来,他心中早已欢喜。先见王夫人不允,后见贾珍说的情真,王夫人有活动之意,便向王夫人道:“大哥哥说的这么恳切,太太就依了罢。”王夫人悄悄的道:“你可能么?”凤姐道:“有什么不能的。外面的大事已经大哥哥料理清了,不过是里头照管照管,便是我有不知道的,问问太太就是了。”王夫人见说的有理,便不作声。贾珍见凤姐允了,又陪笑道:“也管不得许多了,横竖要求大妹妹辛苦辛苦。我这里先与妹妹行礼,等事完了,我再到那府里去谢。”说着就作揖下去,凤姐儿还礼不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8 0:02:32    跟帖回复:
    12
      贾珍便忙向袖中取了宁国府对牌对牌应该是机关或很大的府第才用的东西。贾府抄家以后,凤姐“银项虽没有了对牌”一说,就说明了这一点。所谓曹家,充其量相当于抄家以后的贾府。出来,命宝玉送与凤姐,一则说贾宝玉荐一个人管事,一则说屈尊大妹妹料理料理,回末又有“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综合看来,应该是就皇太极死后,凤姐所影射之孝庄当家治国而言。又说:“妹妹爱怎样就怎样,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只要好看为上;二则也要同那府里一样待人才好,不要存心怕人抱怨。只这两件外,我再没不放心的了。”凤姐不敢就接牌,只看着王夫人。王夫人道:“你哥哥既这么说,你就照看照看罢了。只是别自作主意,有了事,打发人问你哥哥,嫂子要紧。”宝玉早向贾珍手里接过对牌来,强递与凤姐了。又问:“妹妹住在这里,还是天天来呢?若是天天来,越发辛苦了。不如我这里赶着收拾出一个院落来,妹妹住过这几日倒安稳。”凤姐笑道:“不用。那边也离不得我,倒是天天来的好。”贾珍听说,只得罢了。然后又说了一回闲话,方才出去。
      一时女眷散后,王夫人因问凤姐:“你今儿怎么样?”凤姐儿道:“太太只管请回去,我须得先理出一个头绪来,才回得去呢。”王夫人听说,便先同邢夫人等回去,不在话下。
      这里凤姐儿来至三间一所抱厦内坐了,因想: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执,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点回目“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此五件实是宁国府中风俗,不知凤姐如何处治,且听下回分解。“蒙府本”批:“五件事若能如法整理得当,岂独家庭,国家天下治之不难。”正是:
      
        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
        治国与齐家并举,齐家意即治国。金紫裙钗云云,有阴盛阳衰月升日没之象,乃就皇太极死后孝庄当国而言。《推背图》:“阴盛者指武曌当国,淫昏乱政,几危唐代。”《红楼梦》与《推背图》,很多观念是一样的。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红楼梦〉烛隐》013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