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吴营洲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吴营洲选编:《2017年中国杂文精选》
27592 次点击
85 个回复
吴营洲 于 2017/12/18 19:14:0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2017年中国杂文精选


    

吴营洲选编



    附言:由吴营洲选编、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2017年中国杂文精选》,业已定稿。目录中粗体字,是被出版社方毙掉的篇目。

    目录

    栏    目            篇     名             作  者     字数  

    2017年的杂文界(代序)                   吴营洲     3910

  

直面现实



    中国知识的悲歌时代                        郑永年     2150

    我们最缺的就是笨人                        刘震云     1500

    今天的文学缺少了什么?                    徐  贲     1450

    尊重个性,民族才有希望                    介子平     1220

    民主建设从“管闲事”开始                  蒋德海     2160

    为什么相信善恶有报?                      孙  焘     1830

    楚臣的细腰和百姓的时尚                    赵  威     1720

    钱理群的“绝望”和易中天的“出走”        杨林柯     1880

    居高临下的骗术                            朱仲南     1280

    别动辄“不瞑目”                          吴  非     1070

    直面人性的复杂                            闻云飞     2150

    “迷信”的前世今生                        周  彪     1000

    从鲁迅谈忘却说开去                        高  深     1270

    精神的太阳                                张  炜     1520

    如果历史学家集体闭嘴                      穆  涛     1300

    这些年我们丢了的风骨                      虞曾丽     1600

    增强体质  保卫祖阁                        刘诚龙     2190

    一个孩子不贪玩比不爱读书更可怕            郑也夫     1180

    “百年之责”与“一时荣枯”                林永芳     1640

    继承传统文化先要懂“礼敬”                刘梦溪     1230


    

激浊扬清



    猿啼鹤鸣一样亲                            王春瑜     2780

    三剑客赞

    ——《胡风、萧军、聂绀弩书信集》序        邵燕祥     890

    中国文化的最大优点是什么                  李  零     1180

    沉默                                      哈  米     1300


    莫挟名人以自重                            柳士同     1770

    奴性、血性及侠气                          王兆贵     2010

    寻求灵魂的现代人                          傅佩荣     980

    从真话说到泡沫                            宋志坚     1070

    为什么要追问真相                          理  钊     1640

    从“不革命行吗?”到“光革命行吗?”      田崇雪     1870


    “阴人”考                              酱香老范     1650

    恐惧的意义                                毕飞宇     1520

    托尔斯泰的忏悔                            狄  青     1550

    “好文化”和“坏文化”                    马未都     1190

    读懂经典是为了让人“大”起来              鲍鹏山     1620

    酒杯不像个酒杯                            朱子庆     1310

    真相只有一个                              吴营洲     1230


  

负暄琐话



    中文是一种文化底蕴                       资中筠     2330

    短笛无腔                                 朱大路     2880

    《前方是什么》再版前言                   吴  非     1290

    关于大师                                 吴若增     1390

    要守住内心的火焰                         刘  瑜     1060

    英伦看草地                                    1740

   悉尼的“女厕文化”                       苏中杰     1590

    慈禧:这个黑锅我不背                     苏  三     1650

    做了过河卒子                             柳士同     1700

    食人间烟火的自由女神(外二篇)           熊培云     1900

    我从美剧里看到了什么                     秦春华     1670

    枪口抬高一厘米是不是鸡汤                 邓学平     1120

    红尘见闻录                             湖州老费     1330

    思想家的成本                             宋圭武     1480

    反读书记                                 胡文辉     2000

    踩别人入泥的危险(外一篇)               牛撇捺     1650

    梁漱溟给儿孙的忠告                       许晓迪     1030

    成为“确实了不起”的人                   莫  言     1690

    动机                                     詹  丹     1480

    “没家,怎能出家?”                     王  晖     980

    开车                                     闻云飞     1180

    记住常识(外二则)                       张亚凌     1000

    乡里人的哲学                             郭震海     1030

    生活碎思                                 何居信     880

    锦语集                                   朱子庆     1070


  

警世档案



    谣言何以起于智者                          刘绪义     2870

    乾隆:禁书只为精神独裁                    庄秋水     2350

    胜利者的伪饰                              苏露锋     1530

    清朝亡于什么?                            羽  戈     2660

    从“秀”到“朽”有多远                    王俊良     1550

    唐皇击鞠太荒唐                            迂夫子     1100

    马丁•路德•金为啥争自由                    黄昉苨     2120

    雨天,我走过十二月党人广场……            文  竞     2410

    斯大林发“红包”                          乐  朋     1510

    迟来的道歉                                沈  栖     1390


    士的气节                                  高  深     1090

    江湖规矩                                  马未都     1310

    银色杀手                                  苍  耳     1270

    心怀悲悯与良知                            韩浩月     1060

    文字狱缘于统治者的自卑                    郭学明     1340


    春秋时期为什么圣人涌现                    陈雪良     1160

    “七个音符也有阶级斗争”?                侯志川     1210

    “两个不凡”陈寅恪                        张桂辉     1870

    谢觉哉的秉公与无奈                        沈  栖     1430

    施蛰存,一个百年孤独的灵魂                朱大可     1420

    迟来的“肥”味                            王  晖     1480

    钱谷融先生“不再写”                      张梦阳     1210

    护佑孩子                                  莫小米     860

    末日心态                                  罗振宇     900


    

半真半幻



    国粹多是国渣                              李  零     1120

    我会这样打腹稿

    ——在一次杂文研讨会上的发言              刘  齐     2960

    “软世代”一窥                            符  号     1420

    新龟兔寓言                                从维熙     1050

    易中天最洗脑的十句话                    青  青辑     1250

    国人为何美化小凤仙?                      羽  戈     2490

    和珅的邀宠绝技                            郑铁生     2390

    好汉为啥爱吃牛肉                          侯  会     1000

    戏说比干之“迂”                          刘家云     1000

    后人看今朝                                王乾荣     1010

    羞耻指数                                  赵  威     1490

    任由错误像野草一样疯长                    侯国平     1680

    一个乞丐的艳遇                            蒋常轼     1230

    什么人养活了小偷                          房西苑     1210

    驴子的委屈(外一则)                      唐和耀     750

    人间笔记(二则)                          王  雨     1040

   所谓好同志                                张天野     690

    忠心也要用钱买                          十年砍柴     1470

    司马迁撒了个谎                          王左中右     1360

    

灯下翻书



    “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辨          邵燕祥     1200

    晚明李贽的“铁粉”                        鄢烈山     2160

    历史啥玩意儿                              王乾荣     1250

    书生堪当将相才                            傅绍万     1700

    从《干校六记》到《干校札记》              邢小群     1980

    过去的那些教授                            向继东     1380

    与木心不期而遇                            连  晨     2250

    含泪的微笑

    ——读《傅家记事》                        顾村言     1560

    来自心灵的全部深度

    ——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书信集》          冯积岐     2620

    伏契克为什么不向盖世太保开枪              哈  米     2770

    肖斯塔科维奇的“见证”                    狄  马     1390

    心态与命运                                姜效禹     1730

    主人的斧头经历得多了                      押沙龙     1060

    如何对他人的苦难漠不关心                  苗  炜     1460

    诤言的“魅力”                            黄桂元     1520

    杜周的“诺诺”                            刘克定     1410

    复仇的形而上                              施京吾     1120

    千年犹叹烛之武                            周  彪     1460

    《论语》札记(二则)                      王国华     2020

    脱胎换骨后的胡适                          介子平     1540

    畅销读物无法成为经典                      韩少功     1470

   野蛮有没有限度                            龙应台     1960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2/19 7:21:56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8 19:18:35    跟帖回复:
       沙发
    贴一篇被毙掉的文章吧!
        

    沉默


        

    哈  米



        “沉默是金”这句英国谚语为全球所公认。可我觉得,有些时候沉默不是金,而是罪。

        说沉默是金,大约是指金子般珍贵的东西都是沉稳、庄重,不事张扬的。满桶水不响,半桶水叮哐。这是一个基本的寓意。另外,沉默也是一种武器,抵抗的武器,尽管是消极的。比如,过去政治运动一来,要某人无端揭发朋友“反党反社会主义”罪行,某人沉默无言,一声不吭。这是善良行为、正义之举。就像当年那位可敬的陈少敏代表一样:在表决开除刘少奇党籍,定性他为叛徒、内奸、工贼的党代表大会上假装瞌睡,保持沉默不举手!他们的沉默当然是金。

        老大哥电影《我了解他》曾给我们展示过一个撼人的场景:卡莫受刑。卡莫是列宁信任的布尔什维克特工。列宁说:“我了解他。”一天,卡莫被敌人抓住了。为保护组织,他装傻,装得逼真。反动派叫一名教授医生检验傻笑着的卡莫是否真傻。医生用锥子刺进卡莫的手指。那个痛啊!可卡莫强忍着,仍旧傻乎乎地笑,一声不响!意志控制着剧痛,可生理反应控制不了:医生发现,卡莫的瞳孔放大了(这是疼痛的明症)。但医生被这位革命者的坚强意志征服了。他第一次违反医生的职业道德,用谎言向反动派警察拷问官报告:这是个白痴。卡莫的沉默是为了革命,医生的沉默(说谎是另一种沉默)是出于对革命的同情。都堪称金。

        但另一种沉默则是:罪。

        比如,你明明知道某人无罪,只要证明一下,他就可以避免厄运,可你偏偏沉默。这不是罪难道是金?曾在一篇日本短篇推理小说中读到一个叫人扼腕的故事:某人午夜十二时从城郊情妇处幽会归来,路遇同事山本,闪避不及相互打了个招呼。翌日,发现了发生在昨夜十二时的一桩凶杀案,嫌疑人是山本。山本叫冤,说他不在犯罪现场,案发时正在很远的地方,有某人可以作证。可那位从情妇家晚归的某人害怕一作证,就容易暴露自己的隐私,坚决否认昨夜路遇山本之事,谎说自己“一直在家睡大觉”。找不到不在场证明的山本被判死刑处决了。

        据此,“沉默是金”这句话是否该这样说:该沉默时沉默是金!

        世间之事往往不止黑、白二色。沉默,也并不非“金”即“罪”。有种沉默只好称之为无可奈何的沉默,就是无法解释清楚别人对自己的误解时,最好沉默。可事实上很难沉默。于是越想解释明白,效果越适得其反。严顺开多年前演过一则著名的小品,为一只鸡蛋让邻居产生了误解,想解释,越说越说不清楚,尴尬之极!细节我无法重述了,想必不少电视观众会有记忆。能重述的故事倒有一个,是当年从《小说月报》上看来的,印象极深——

        大约十岁的孩子随父亲到父亲好友家做客。父子俩坐在客厅椅子上。主人进厨房去的那一刻,茶几旁的热水瓶突然自动炸了。主人闻声跑出来。父亲忙说,我不小心把水瓶碰倒了。主人说不要紧不要紧,还有呢!告别主人回家时,儿子问父亲:爸爸,刚才你为什么要说热水瓶是你碰倒的?父亲回答:孩子啊,世界上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的。要是我如实说热水瓶是自己爆炸的,朋友一定会以为我连这点小事都不肯认错,会瞧不起我的。还不如说是我碰破的干脆。好朋友么,绝不会计较的……

        太有哲理了。本人也不止一次碰到过类似的情况,只好默认,否则,越解释越糟。至于这类沉默,不“金”不“罪”,该怎么归类呢?

        (原载《书屋》2017年第5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8 19:22:27    跟帖回复:
       第 3
    再贴一篇被毙掉的文章吧!没有想到,我的这则小文,也被出版社毙掉了!

        

    真相只有一个



        

    吴营洲



        无意间读到一篇文章,称“真相有许多个”,读罢感觉这是个疑似不确的断语。

        窃以为,世上的万事万物,其真相只有一个,也只能有一个,不可能有“许多个”。

        但是,有些事物的真相,或被历史的尘埃淹没了,或被人刻意地掩盖、扭曲了,也或被事物的表象蒙蔽、欺骗了,所以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指出真相。

        诸如“二战”时的“卡廷惨案”。1940年春,有四千四百二十一位波兰军人在斯摩棱斯克郊外的卡廷森林被秘密处决。这是谁干的?“率先”发现波兰军人尸骸的纳粹德国,认为是苏联干的。但这不仅遭到了苏联当局的断然否认,反而指出枪决的方式及子弹一概出自纳粹,定然是纳粹自己干的。

        各自的说辞都有“道理”,那么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会有两个或多个“真相”吗?

        一晃就是半个多世纪,此案的真相一直在风中摇啊摇。直至1990年4月13日,时任波兰总统的雅鲁泽尔斯基访问苏联时,苏联才正式承认对卡廷事件负全部责任,称其是“斯大林主义的严重罪行之一”。

        其实,许多事件,尤其是些历史事件,我们不可能是当事人,所以很难知道事件的真相。即便是当事人、亲历者,也未必就一定知道真相。现实的例子不好举,就举个远点的吧。诸如所谓的“国会纵火案”:

        1933年2月27日22点,柏林消防队接到消息,国会大厦发生火灾。直到23点30分,大火才被扑灭。经过消防员和警察对大火现场的检查,发现了二十捆未烧尽的纵火燃料和一个赤裸的冻得哆嗦的男人。这个人名叫范·德尔·卢贝,是荷兰共产党人,一个失业的建筑工人,在此前不久才到德国。经过严刑拷打后,范·德尔·卢贝承认国会大厦是他纵的火,目的是为了反对纳粹党。1934年1月10日,卢贝被处以死刑。

        然而,这就是这一“纵火案”的真相吗?

        恐非如此。当时众人就推断事件的真相说:一、是范·德尔·卢贝出于个人原因放的火,却被纳粹党利用了;二、是共产党策划范·德尔·卢贝放的;三、是纳粹党策划的……

        倘若我们是这一“纵火案”的目击者,亲眼看到警察从大火现场逮住了一个人,并且这个人又在法庭上承认了是自己纵的火,那么我们还有理由怀疑自己并不清楚事件的真相吗?

        庆幸的是,到了1981年12月31日,真相终于大白,西柏林法院正式推翻“国会纵火案”原判决,宣布这是一起错审、错判。

        世上的事情是复杂的,尤其是些大的事件,绝大多数人一时间恐怕都难以看清它的真相,但绝大多数人对某一事物都会作出自己的判断。这些判断自然是因人而异、五花八门的。其中可能只有一种是对的,其他都是错的;也可能哪一种都是错的。但,事物的真相,只能有一个,绝不是该文(《真相有许多个》)所称的:“世界是三百六十度的,也是有无数层面的,大多数时候,真相会有许多个。”

        如何在纷繁的事物中看清事物的本相呢?窃以为,其一是忠实于自己的眼睛,自己看到了什么就是什么;其二是忠实于自己的感觉,自己感觉到了什么就是什么,不能你明明感觉到了对方在说假话而还偏偏俯首称是。再就是通过大量的观察、阅读、分析,去伪存真。

        (原载《今晚报》2017年4月14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8 19:26:41    跟帖回复:
       第 4
    龙应台的这篇也被毙掉了,实在有点心痛!我把这篇放在最后,作为压轴,就是想问一声:野蛮有没有限度!

        

    野蛮有没有限度


        

    龙应台



      

    政治小混混,没人太在意



        茨威格是奥地利的犹太人,纳粹上台时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名作家,眼见纳粹的恐怖兴起,开始颠沛流离,流亡到巴西,最后决定和妻子双双自杀,放弃这个被疯狂暴力控制的世界。茨威格写回忆录时,很关心一个问题:奥地利这个繁华而文明的帝国大城,究竟是怎么从太平世界掉进深渊的?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对于时局的突变,有没有危机意识?

        茨威格最大的感触是,“在那些决定时代命运的巨大运动刚开始的时候,恰恰是历史本身阻碍了那些同时代人对它们的认识。”德国的社会制度根基如此之深,维也纳的文化生活如此之厚,没有人相信非理性的运动或势力会有什么持久的影响。

        住在萨尔斯堡,距离德国的慕尼黑只有两三小时路程,德国的八卦新闻很容易穿过边境。茨威格记得最早听见“希特勒”的名字,是有熟人从慕尼黑来,抱怨说,那边又闹起来了,有个叫“希特勒”的家伙在那儿煽风点火,像流氓一样一伙人冲进人家正在开会的会场捣乱。希特勒的名字被提及,就只是个政治小混混,没人太在意。

        有一次茨威格去了德国边境小城,看见学生队伍,“他们每个人的手臂上都配戴着颜色显明的卍字形袖章。他们举行集会、游行,趾高气扬地唱着歌、齐声喊着口号穿过大街,他们把巨幅标语贴在墙上,并装饰以卍字形符号。”

        那还是1923年之前,希特勒要到十年后才真正上台。但是即使希特勒上了台,也没人注意他的危险。茨威格说,评论家也真的花了精力去读希特勒的书,可是他们不去研究他的思想内容,却“只顾嘲讽他的枯燥无味的散文华而不实的风格”。报纸也没有人在做任何的警告。在一个有法律,有制度,而且“每个公民按照庄严宣布的宪法都享有自己的自由与平等的国家里,希特勒怎能胡作非为呢?”

        

    第一批逃难的人



        可是然后呢?

        然后,茨威格说,“国会纵火案发生了,国会消失了,戈林撒出他的暴徒,霎时间,德国所有的法律都化为乌有。”

        茨威格这部回忆录是在1939到1940年间写的,距离他1942年的自杀只有两年。哀伤使人深沉,痛苦带来洞见。1940年欧洲还在血肉横飞的战场泥沼中,他已经可以用史学家的冷眼和文学家的热血,犀利说出暴力的形成过程。希特勒扩权的步骤,在今天的世局读来让人觉得更是惊心动魄:

        纳粹分子小心谨慎地运用自己的手法:总是先用一定的剂量,然后便是小小的间歇。总是先单独用一粒药丸,然后等待一会儿,看看它的效力是不是不够强,看看世界的良知是否受得了这个剂量。由于欧洲的良知急不可待地强调“与己无关”,所以药的剂量越来越大,直至整个欧洲最后在这种剂量中彻底完蛋。

        先是国会纵火,看大家反应。然后鼓动大学生烧书,再看社会反应。一件蛮横的事得逞了,再进行下一件。下一件得逞了,再继续更蛮横的事。社会内部危机意识不足,或者不够坚定,他就得寸进尺。外国,看着德国转化成暴力国家,也看着希特勒一步一步开始迫害犹太人,侵略其他国家,但是总觉得“与我无关”,纳粹在试探得逞后,就再进一步。

        茨威格一再描述人们的“侥幸心理”——听见了残暴,会说,这是文明的欧洲,二十世纪,应该不可能;亲眼看见了,会说,大概只是一时的现象,不会长久。

        但是,就在那些日子里,我已经看到了第一批逃难的人,他们在夜间越过萨尔斯堡山地或者游过界河。他们面黄肌瘦,衣衫褴褛,惊慌失措地盯着别人;躲避惨绝人寰的迫害的可怕逃亡就从他们开始了,后来,那种逃亡一直蔓延到整个世界。

        

    没有人可以幸免



        名作家茨威格的书已经被烧,他和理查·斯特劳斯共同创作的歌剧被禁,但是直接的迫害还没有进入他的家门。他只是远远的看着这些逃亡的难民,在荒野中跋涉,在川流中浮沉;他还没有意识到,他自己的命运其实已经上了锁。“在我看见那些被驱逐的人群时,我全然不知他们苍白的脸色已反映出我自己的命运;我们大家都会是那个人的暴行的牺牲品。”

        一直到四个秘密警察出现在他家门口,要求进门搜查,他才醒过来——灾难的洪流山崩,没有人可以幸免。当晚就收拾了行李,永远地离开了他一生最眷恋的家,也永别了他的祖国。对名满欧陆的茨威格来说,流亡的痛苦显然超过生命的承载,尤其是,他比别人都清醒。

        贯穿他整个回忆录的是邪恶与善良的并存,和平与战争的对比。终其一生他无法释怀的是,习惯了善良的和平盛世的人,面对清清楚楚在眼前浮现的恐怖黑云,会因为完全不相信邪恶的可能性而让自己轻易地成为牺牲品。

        一个人想在短短的几个星期之内就把在三四十年里培养起来的对世界的信念彻底粉碎,这是很难的。我们依然相信德国的良知、欧洲的良知、世界的良知还存在,我们深信,野蛮总有限度,它必将在人性面前毁灭,这一切在我们的道德观念里已根深蒂固。

        1942年,茨威格自杀的前一个月,纳粹在柏林决定了犹太人的最终解决办法:迫迁、灭绝。

        “野蛮总有限度”这个信念,茨威格知道,已是彻底破灭的。

        (原载《中国南方艺术》2017年8月/选编时有删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9 7:54:30    跟帖回复:
       第 5
    这篇也是未能入选本编的文章!

        

    尊重个性,民族才有希望


        

    介子平



        按理说有了自我认知,便有了独立人格,有了独立人格,便有了个性行为,但那个时代,个性不被接受,甚至还是禁忌。王学泰《监狱琐记》云:“那时代最倒霉的,不是好人,更非坏人,而是‘怪人’。如果一个人身上稍稍有些异于大多数人的东西,不论好坏,就易于成为被吞噬的诱因。”

        “夹着尾巴作人”的实质,即弱化特征,不能自我。起初的隐忍,为的是避免一路的疼痛,此路即通往奴役之路。如何隐忍行为,隐匿自己,纪德《访苏联归来》云:“每天早上,《真理报》教他们应该知道些什么,想些什么,相信什么。”久而久之,追求平庸竟成境界,人云亦云已然习惯。一个时代的逻辑,无论如何荒唐,在当时却是合理的。

        将自己归队,隐匿于众人之间,不是我的城府,而是一代人无需提醒的自觉,也即集体无意识。大家穿同样款式、同样颜色的服装,写同样言词、同样结构的作文。走在街上,一片灰蓝色的死水,区别只在于新旧的程度,在于补丁的位置,我至今不习惯着新装,无法合理性解释,盖残存意识矣。

        但我自以为从同类中脱离了出来,不是突围,而是掉队。掉队后,就成了孤独的自我。孤独有时是虚无的感觉,有时是恐惧的存在。

        谎言盛行时,历史便是禁忌,罗曼·罗兰《约翰·克利斯朵夫》说:“人从出生到他变成成年,被灌满了各种谎言,进入成年的第一件事是呕吐,把这些谎言吐出来,自己思考认识一个真实的世界。”谎言中的辨言,禁忌中的无忌,行为本身就意味着反叛。历史如家教,幼时灌输易,中年改弦难,一个真相,便是一次蜕皮,每每令人痛苦。

        无病之病,是幅字迹整齐的馆阁体,是篇起承转合的八股文,是条历久不变的街景线,是个随声附和的小职员。我之为我,在于非他,无病之病,是为大病,康德“有个性才是个人”之所指,阐明了个性之于人的重要。非长发披肩,即可鉴光头,张狂外表与强大内心,各自一端,不可同语。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维护你说话的权利,卢梭《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梦》云:“我从来不认为人的自由是在于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恰恰相反,我认为人的自由是在于它可以不干他不想干的事:我所追求的和想保有的自由,是后一种自由。”

        北大教授郑也夫曾言:“在中国受过十二年中小学教育的人,即使进入哈佛耶鲁等世界名校也不会获诺贝尔奖,因为十二年的中小学教育把人修理得已没有了想象力和创造力,只是一个考试机器。”

        陈丹青也说:“我的父辈,全被糟蹋了。在他们的壮年,二十几岁到将近五十岁,都在挨整,或者整人,都在荒谬的岁月中,荒废一生。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仍在被糟蹋,他们还在考政治,考外语,就是不折不扣的被糟蹋。无可自救,只有熬。若干家伙可能会脱颖而出,大部分都给废了。”

        从一种模式倒向另一种模式,从一种主流转为另一种主流,自我认识,独立人格,依旧难以树立。“只有当具有个体尊严和独立思考能力的人被确立起来,一个现代意义上的中国的崛起和强大才是可能的。”鲁迅《呐喊自序》中的这句话,是一剂药方。

        (原载《青年潮》2016年第11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9 7:59:43    跟帖回复:
    6
    这也是篇被毙掉的文章!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被毙掉的,都是好文章;但入选本编的,也都是好文章!只是各有不同的好法!聊供走过路过的网友一哂!


        

    悉尼的“女厕文化”


        

    苏中杰



        多年以来,中国文人学士的笔下,几乎无事无物不文化,什么都要以文化冠之,连厕所都要称之“厕所文化”,否则就要显得作者没文化。笔者入乡随俗,也来谈“厕所文化”。因为谈的是女卫生间,而且是悉尼的女卫生间,所以就题为《悉尼的“女厕文化”》——

        悉尼的厕所也是分男女的,男厕所只有一种,即全是普通式。而女厕所不但有普通式,还有特别式。普通式只满足普通需要,而特别式则是要满足特殊需要的,如经期,换衣,育婴等等。以悉尼为例,在每一个商业区和较大的公共活动场所,都建有这样的特别式厕所。厕所里提供冷水,也提供热水,这当然和男厕一样。但热水对于有特殊需要的女性来说,显得更重要。女厕在设置上允分考虑到,女性可能要带着小孩入内的。

        外出的女性所带的小孩要换尿布,但不能在大街上换吧?不要急,来特别式女厕换吧。来到特别式女厕,总得有个地方换,不能把孩子放到地板上换尿布吧?不要急,女厕内专门设有换尿布的平台。那个换尿布的平台,是公共使用的,许多人都在用,小孩放在上面一旦被传染其他病如何办?不用担心,平台边上备有又大又厚又绵软的卫生纸,如同包婴儿的小床单,可以先铺垫在平台上,然后把小孩放到上面。取下尿布,小孩还需要洗身子怎么办?不要愁,平台边上就有水龙头,水的冷热任意让做妈妈的调用。洗净了,但是孩子身上水珠子不干怎么办?不要紧,旁边还备有吸水性强的卫生纸,是专门用来擦拭的。妈妈的手太湿,想烘干怎么办?不必挪步,身边就有烘手的设备。

        有的女性带了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入厕,当妈妈的给小一点的孩子换尿布,顾不上那个大一点的孩子,如果乱跑碰伤了怎么办?不要紧,旁边有一个用高于小孩的隔离板围起来的小空间,约有五六平米,打开门,把孩子放在里面,待给小的换过尿布后再开门让他出来。放到里面,孩子看不到妈妈,哭起来怎么办?不用担心,那围住小空间的板材是玻璃的,换尿布的妈妈可以看到里面的孩子,里面的孩子也可以看到妈妈,可以相互对话。

        孩子换过尿布了,还要喂奶,到哪里喂呢?在文明世界,妈妈喂奶是不能面对外人的,更不能在公共场所掀襟敞怀,而特别式女厕也是公共场所,能让其他也来此地的人看着喂奶吗?不必为此种尴尬难为情,不远几步就有喂奶间,帘子一拉,就是一个隐秘的地方。不能站着喂啊,那多累?不用犯难,里面有小沙发供你坐。人是坐下了,可是随身带的还有几个包包,放到地板下吗?那多不雅啊?别为此为难,沙发前面有小桌子让你放包包,不会让你不体面的。

        需要说明的是,这种特别式女厕使用者以女性为主,而男士也可入内,因为男士也可能带小孩外出。但男性入内并不会给女性带来不便,因为各个使用空间是隔断开来的。

        这就是悉尼“女厕文化”的具体表现。从这些表现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文化在小百姓面前,是跪在地上服务的仆人,伺候主人细心周到,体贴无微不至,可以说胜过孝顺的儿孙。有这样的儿孙,女性才活得体面,有尊严。试想,连人每时每刻可能出现的拉撒问题——最起码、最末端、最低微的需求都不好好解决,下面急了,要么是无厕可入急得团团转,要么是即使是有厕可入也要收你两元钱,或是收了钱进去又为恶臭而掩鼻,忘了带卫生纸又特别尴尬,女性外出后连给孩子喂奶的地方都没有,那能谈到有做人的体面和尊严吗?

        以我的经验和见识来看,这样的女厕文化只有很高档旅馆才有,凡是小百姓去的公共场所是根本没有的,悉尼的女性应该受宠若惊才正常。但是,她们习以为常,觉得我是纳税人,这是我应该享有的,国家必须投入钱为我这样做,稍有不满意之处就要提意见,用我们的习惯性说法就是要“闹”。

        悉尼的“女厕文化”中所表现出来的当仆人和当儿孙式的服务意识,并不能说明悉尼善良,只能说明是权力节节败退的结果,而且败得很惨:本来高贵和傲慢的权力,如今把俯视天下万物、蔑视天下万众的头低下来了,而且跪倒在小百姓面前!你看,输得多惨!

        (原载《杂文月刊》2017年1月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9 10:20:18    跟帖回复:
    7
    自提一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9 16:55:39    跟帖回复:
    8
    这也是篇被毙掉的文章!

    中国文化的最大优点是什么

        

    李  零


      关于传统文化,我想讲一句话,中国文化并不等于道德文化,更不等于宗教文化。有人说,外国技术好,中国道德高,这话经不起推敲。道德是一堆好词。好词,全世界的讲法都差不多。古希腊的色诺芬说,波斯贵族,从小只学三件事,骑马、射箭、说真话。你讲忠信,人家就不讲吗?那么,中国特色到底在哪里?于是有人说了,咱们讲孝。《二十四孝图》,他们有吗?我们把它推广为师生关系、君臣关系(现在是领导和被领导、老板和打工仔的关系),他们有吗?
      我觉得,拿《二十四孝图》当中国文化的核心价值,这不是中国文化的光荣,而是中国文化的耻辱。现在的公益广告,很多都是酸菜坛子,如“妈妈有福了”,表面看是儿女孝敬父母,其实是父母孝敬儿女。现在,什么不要钱?生孩子花钱,养孩子花钱,孩子大了,上学、结婚、买房、买车,花钱的事多了去,没完没了。等你把这些都孝敬完了,你就有福了。
      我认为,中国传统最大特点是国家大一统,宗教多元化,世俗性强。中国文化的最大优点是不立教,不传教,人文精神强。
      很多人拿《论语》当道德课本。《论语》有很多道德格言。比如“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这样的话,我喜欢。
      孔子思想的核心是仁,仁是什么?就是拿人当人,为人谋事要讲一个忠字,与朋友交往要讲一个信字,老师费劲巴拉教你半天,你得学而时习之,别不当回事。简单说吧,就是说话算话,拿人当人。我看,太多的要求也不必,咱们能把这八个字做到,也就不错了。
      我认为,西方的东西不一定都好,不但不好,有些还很坏,比如国与国的关系,他们太霸道,借口人道干涉,制造人道灾难,就很坏。但我有一个“谬论”,礼是外国的好。外国的礼简单,人与人打交道,很礼貌,社会公德,人家比我们好。当年,孔子说,“天子失官,学在四夷。”在这方面,我们应该学学人家。
      中国人研究中国文化,有所谓“国学”。什么叫“国学”?我有一个说法,就是“国将不国之学”。我的意思是,如果没有利玛窦用天算地理之学到中国传教,如果没有鸦片战争和甲午海战,中国被人家打得失魂落魄,中国人哪儿知道天下还有西学这套玩意儿。不知道西学,当然也就没什么可以与西学唱对台戏的国学了。
      研究中国,中国人研究叫国学,外国人研究叫汉学,这是同一门学问吗?我跟汉学家讨论,他们经常说,咱们的研究对象都是中国,何分彼此。但一谈具体问题,分歧就来了。
      现在讲国学,大家喜欢讲王国维。鲁迅说,“要谈国学,他才可以算一个研究国学的人物”。王国维怎么研究国学?我看,主要是三条,一是用新材料,特别是出土材料,如他说的五大发现;二是重西北史地和四裔之学,不光看汉族史料,还看少数民族史,如蒙元史;三是有国际眼光,如关注法国汉学和日本中国学的动向。王国维主张“学无古今中外”。他研究的国学,其实是不中不西、不古不今之学。
      (原载《经济导刊》2017年第4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9 16:57:42    跟帖回复:
    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9 17:01:42    跟帖回复:
    1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9 17:04:51    跟帖回复:
    11
       附言: 第9楼被屏蔽掉的文章,是乐朋先生的《斯大林发“红包”》,原载《钟山风雨》2017年第3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9 17:07:34   
    12
       附言:第10楼被屏蔽掉的文章,是沈栖先生的《迟来的道歉》,原载《上海法治报》2017年2月20日!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2/19 17:09:12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19 17:08:25    跟帖回复:
    1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20 9:40:14    跟帖回复:
    14




       这个封面,个人感觉,设计的很好,我很喜欢,很素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7/12/20 13:50:21   
    15
    下面这篇芜文,本是想作《2017年中国杂文精选》代序的!

        

    杂文之“惑”


        

    吴营洲



        杂文是最具中国特色的一种文体。

        杂文是我国最为别具一格的“土特产”。

        环顾宇内,绝无仅有。

        也许,稍能相类者,或是俄罗斯帝国(包括前苏联)的一些小品文、讽刺小说、讽刺诗、政治笑话等。

    ※  ※  ※  ※


        何以如此,或是彼此的社会生态环境有着某种相近之处的缘故。——任何事物都是时代或地缘的产物,任何事物都是“应运而生”或“应劫而生”的。

        而其他国家——诸如欧美等——言论了无禁忌,媒体悉为公器,各色人等均可畅所欲言——想说啥就说啥,想咋说就咋说——自然就无需字斟句酌、费劲巴力地去经营所谓的杂文了。

    ※  ※  ※  ※


        由此或可体悟到,在绝对宽松的舆论环境中,是没有杂文的。

        可是,倘若舆论环境太过严酷了,同样没有杂文。

        诸如在我国周朝的厉王年间,人皆“道路以目”,连句“吃了吗”或许都不敢说了,谁还敢再说“墙有茨”?自然就更不敢说“上帝板板,下民卒瘅,出话不然,为犹不远”、“荡荡上帝,下民之辟,疾威上帝,其命多辟”了!

        杂文只能萌生于言论尚有自由但又不甚自由的地域。

        想来还真有点吊诡:言论太自由了,没有杂文;言论太不自由了,同样没有杂文。

    ※  ※  ※  ※


        毋庸讳言,生而为人,除了祈望能吃好、喝好、穿好、住好、玩好等等外,同样祈望能有一定的言论空间,最最起码的,是能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对任何人任何事都能够直抒己见、率意表达。

        人生在世,倘若诸事皆好,尤其是在满足了物质需求之后,还能满足精神需求,那时光该是多么的令人惬意啊。

        其实在我国历史上,仅就言论自由方面而言,曾经不止一次地出现过这样令人惬意的时光,诸如在我国的春秋战国时期,那可真真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啊。

        任何人都得承认,正是这个时期,奠定了我们中华民族整个的文化基调……

    ※  ※  ※  ※


        然而,就在前不久,我却听到了一个令人心悸的说法,说是在我国,凡是言论最为自由的年代,都是天下大乱、社会动荡、礼坏乐崩、哀鸿遍野,最最黑暗的……

        显例有二:一个正是春秋战国时期,另一个则是民国转型时期。

    ※  ※  ※  ※


        在春秋战国时期,周王室日渐衰微,对各诸侯国基本上失去了掌控能力,于是一些有志于问鼎天下者,趁机自大,开始了四处征伐,相互兼并,弱肉强食,再加上夷狄交侵,于是整个华夏大地便烽烟四起、民不聊生……

        那时节,统治者连自己的统治、自己的性命都自顾不暇了,哪还有能力去控制舆论、缄制人口,于是便有了儒、法、道、墨等家学说的破土而出,且能竞相辩驳、一并成长……

        而到了东汉,社会稳定了,统治者便容不得谁再七嘴八舌、杂思纷呈了。——“独尊儒术”只是其维护自身统治的一种手段。

    ※  ※  ※  ※


        民国转型时期的社会现状,与春秋战国时期大致相近,也是统治者对政局失去了掌控能力,才导致了军阀混战、群雄并起……且也有了外寇入侵,更是雪上加霜,国将不国,生灵涂炭,饿殍遍野……这时,一些忧国忧民、敢怒敢言的士子,才有了指点江山、纵议国是的可能……

        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鲁迅的杂文才能够横空出世。

        毋庸讳言,鲁迅杂文的横空出世,绝对是时势使然。它不可能出现在所谓的康乾盛世。它的几成绝响也是时势使然。

        若干年来,时常见人在怀念民国,认为当年的民国,可以同人办报,可以批评政府,可以自由结社,可以上街游行,可以诞生鲁迅……其实这些,看上去貌似是“政治宽松”,但其本质,绝不是什么“政治清明”……

    ※  ※  ※  ※


        因此——的确是因此——我就深深地感到困惑了:这杂文,是繁荣了好,还是沉寂了好?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7/12/20 15:56:05 编辑过

    27592 次点击,85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吴营洲选编:《2017年中国杂文精选》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