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理闻4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老孩时评| 死 账
2411 次点击
5 个回复
理闻4 于 2018/1/10 15:26:2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影视评论
    老孩时评| 死 账

    《诗经|国风|魏风:硕鼠硕鼠……逝将去女》——题记

    ——【凯迪[转帖]心酸!乡党委书记遇袭身亡背后故事让人唏嘘】读感
    【摘要】网友|吟诗作赋:正是因为“快”退休了,却被暴力辞退,所以“为”此杀人。南昌市最低工资标准是1500。我算了一下,按黄某工作34年,已经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如果非要辞退,而且多年未办理社保,未签劳动合同的话,赔偿金额在三百万左右。但是只给15000,哈哈,够狠、够辣!!

    

    看了这笔帐,

    唏嘘变愤怒!

    刮民三百万,

    逼民刀作主。

    


    附【据官方新闻补充】1.黄某1976年参加原公社林场工作,1982年调到原公社食堂工作,如此其工龄应为40年。 2.黄某在申诉材料说:“在(之前)领导的关怀下,2014年上半年,为我解决了社保指标,因此,我一次性补交了4万元社保(款)。但乡政府未承担一分钱,并决定从2015年为我承担社保金,由我个人负担8%。徐强个人决定:不再为我承担20%社保资金,而是由个人全额负担,而经他一手安排在乡大院上班人员(2015年以后上班的)却为与他们承担40%左右的社保资金,这样明显有失公平公正。” 3.警方表示,2016年10月20日,经乡党政班子会集体研究决定对黄三群予以辞退,并依据有关政策补偿了其17个月的基本工资1.49万元。此后,黄三群向乡政府提出要求全额解决社保金4万余元和租房补贴1.7万元,2017年12月27日经党政主要领导和居委会主任会商,并同时征求了黄三群意见,同意为其解决租房补贴1.7万元并为其缴纳单位应承担部分的社保金4500元,另外给予其1.3万元生活补助,黄三群不同意,“并无理缠闹”。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0 15:38:35    跟帖回复:
       沙发
    大家冷静一些,都过来,听听5楼怎么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7 10:27:06    跟帖回复:
       第 3
    多谢赏光还望不吝赐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8 18:57:36    跟帖回复:
       第 4
        村民杀死乡党委书记的血案告诉了我们什么?

        2018-01-09 搜狐-首页-社会|作者:洪巧俊

        江西一年内的时间发生了两起震惊全国的村民杀死乡领导的血案。

        一起是发生2017年3月17日上午,时任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人大主席卓宇和4名村干部以及挖掘设备,到明经国所在的樟坊村进行“空心房”拆除工作,在卓宇接电话时,明经国突然举起镰铲砸向卓宇头部,致卓宇当即倒地,经过数次击打后不再动弹,后在医院被宣布死亡。

        另一起是本月5日,南昌市进贤县南台乡37岁的乡党委书记徐强,被村民黄三群捅伤致死。

        黄三群60岁,明经国62岁,都是那个吃不饱闹饥荒时代出生的,也都经历过动乱年代,不知是不是“坏人变老”?

        应该说,他们都是这个时代的悲剧式人物。黄三群相对明经国来说,更多的人同情于明经国,而对于他杀死的乡领导卓宇反而得不到同情,甚至有网友叫好,认为这种行为可以阻止乡村的拆迁。

        乡村的拆迁,让老房子消失,消失的是乡愁,这或许是激起公愤的重要之因。

        无疑,农民是淳朴的,但一个村庄也总有一二个不讲道理、一根筋,甚至是无理取闹的人,这也是事实。

        我在乡村差不多生活了30年,后来虽然进城,但还常下乡调研,对乡村依然是熟悉了解的。

        我们的农民兄弟,有着质朴的性格,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形象大多依然如旧。城乡差别,贫富差别,让一部分人心理失衡。由于他们跟不上时代的步伐,被乡村这个熟人社会边缘化,他们更容易产生仇官仇富,甚至认为有钱人和有权人老是欺负他们,这些人也是最易走极端的一群。

        我们无法忘记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老爷弯那位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身亡的母亲,她的悲剧是穷,是村干部对扶贫分配不公,更是被这个熟人社会边缘化,从而显得孤独与人情之冷的结果。

        澎湃新闻报道,在樟坊村老大屋组,明经国一家人和其他村民曾经发生过矛盾或冲突,和当地多个村民产生冲突打架,甚至曾闹到公安局。会见时,明经国觉得自己在纠纷中多次遭受“不公”:“这些人和我有过节,专门欺负我这老实人。”

        而往往这种人更需要疏导,工作更需要讲究方法,应该找与明经国要好的人做工作,他才会信任,思想才容易做通,才不会走上极端。

        再说黄三群,黄三群的家就在乡政府斜对面。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他从1982年就在原公社食堂搞后勤工作,直至2016年10月被辞退,也就是说,60岁之前被辞退。

        中国青年报的报道应是客观的,从三个方面作了报道,一是涉事村民曾认为遇事不公;二是官方认为该村民无理缠闹;三是遇害干部在乡里口碑较好。也就是说双方都有声音。

        不像人民日报公号发的《心酸!乡党委书记遇袭身亡,背后故事让人唏嘘……》一文,全是歌颂,干部群众深切缅怀徐强,他是人民心中的好书记……

        从这几天密集报道徐强的先进事迹来看,说明进贤县应对舆情的能力还是很强的,才几天就搜集整理了徐强那么多先进事迹。对比起来,进贤要比赣州的明经国事件聪明得多,知道主动突击,抢时间引导舆论,从而减少负面效应。

        其实,对于这样的血案,综观舆情,大都是负面占上峰,要逆转,的确是要下功夫,花精力,花财力。这也说明进贤的领导是懂得当今网络與情的,要不就会如此花大力气去正面宣传遇害者的先进事迹。

        对报道徐强的先进事迹我并不否认。问题是村民黄三群为何要杀这样的好干部?徐强总不是被黄三群杀出来的好干部吧?他一死就是“人民心中的好书记”,就是“高大全”式的先进人物,这让人难以理解。既然他是这么好的书记,这么好的典型,为何在生时没有报道他的先进事迹,表彰他的丰功伟绩?

        处在风浪尖上,一味地歌颂被村民捅死的乡党委书记,反而会引起网民的反感,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当务之急是如何平息事态,吸取教训,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

        人死为大,本来不想再说什么,但对待任何一件事,都应该一分为二,在处理黄三群的这件事上,徐强就没有失误的地方?如果工作方法得当,会出现这样的悲剧吗?

        从报道的情况来看,黄三群的确是个难缠的主,但再难缠,如果把事情处理在萌芽状态,也不至于发生血案。

        我不是批评徐强,因为任何人都不是完人。我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当今的乡镇干部是直接面对群众的,如果与群众发生矛盾,他们就站在矛盾的“第一线”。还有上面千条线,到了乡镇就是一条线,问题的焦点难点也就集中在他们手中,工作量大、难度大,这也是事实。

        巧哥认为,当前一些地方政府领导干部没有与时俱进,思想仍然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没有跟上新时代,工作喜欢一竿子插到底,包打包揽,直接干预参与,直接动手,从而激化了矛盾,把乡镇干部推到了对立面,导致干群关系恶化。

        拿明经国事件来说,乡干部直接指挥或参与拆房,是导致悲剧的根源。如果乡干部不参与,不直接面对,很显然,悲剧就不会发生。

        农民的事要让农民自己办,尊重他们的意愿,提倡和充分发挥村民理事会的作用,从而减少乡镇干部与村民的对立矛盾。

        无论是赣州的明经国事件,还是进贤的黄三群血案,都值得我们的基层干部反思,从中吸取教训。

        -----------------------------

        洪巧俊:杂文家、时评家、艺术评论家。是当今在全国写三农时评、杂文最多的人,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主编的《时论中国》称“知名三农研究学者”。曾在新华网、人民网、中国网、光明网、新浪观察、南方都市报、香港文汇报等媒体开设过专栏,已出版著作《生命,千古之谜》《三农情结》《广东艺道》《中国朱泥手拉坯壶第一人章燕明》《潮州手拉壶》(与陈辉编著)等7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1 10:07:22    跟帖回复:
       第 5
        倒在离任前的乡党委书记江西一乡干部被村民捅伤致死案调查

        2018年01月08日16:20  来源:中国青年报(记者 章正)

        谁也没有想到,一场血案会发生在乡政府大院。2018年1月5日,南昌市进贤县南台乡,乡政府大楼的二楼和三楼被警方拉上警戒线封锁了。封锁线外,有两位警察值守。两天前,这里发生了一场血案,37岁的乡党委书记徐强被60岁的村民黄三群捅伤致死。

        根据警方调查,当天早上,村民黄三群携带两把刀具(一把木柄水果尖刀和一把自制丁字型刀具),在乡政府三楼堵住准备出门的乡党委书记徐强,在纠缠一段时间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木柄水果尖刀,趁徐强不备对其左肋及胸口连刺3刀,并持刀追赶已受伤的徐强至二楼。

        有知情者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当天办公楼的人并不多,不少工作人员下乡扶贫走访。听到有打斗动静,闻讯赶来的乡干部及随后赶到的派出所民警制服并控制住了黄三群。过程中,他试图自残,但未遂。

        随即,徐强被送到了进贤县人民医院,送至该院16楼的手术室抢救。当日11时许,徐强因抢救无效死亡。

        截至记者发稿前,进贤警方称,案件事实已基本查清,犯罪嫌疑人黄三群对涉嫌故意杀害徐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现已经被进贤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涉事村民曾认为遇事不公

        黄三群的家就在乡政府斜对面,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调查发现,村民对他作出的极端行为感到不解,因为事先并没有任何征兆。作为家人,黄三群的大儿子坦言自己的父亲没有什么文化,有时说话比较耿直。

        黄三群和徐强两人的矛盾缘何而起?黄三群的儿子给了记者一份落款为2016年12月27日的材料。这是黄三群找人代写的申诉材料,讲述的事情从黄三群1976年在原公社船子岭林场做知青,到1982年调原公社食堂搞后勤工作,直至2016年10月。他认为:“四十余年来,干尽了别人不愿意干、不会干的脏活、累活。”

        黄三群的儿子称,他们家没有耕地,这么多年自己的父亲一直在乡政府工作。

        “在(之前)领导的关怀下,2014年上半年,为我解决了社保指标,因此,我一次性补交了4万元社保(款)。但乡政府未承担一分钱,并决定从2015年为我承担社保金,由我个人负担8%。”黄三群在材料中叙述。

        在这份材料中,他说:“徐强个人决定:不再为我承担20%社保资金,而是由个人全额负担,而经他一手安排在乡大院上班人员(2015年以后上班的)却为与他们承担40%左右的社保资金,这样明显有失公平公正。”

        他在文中诉说了两人发生冲突的细节:“我数次找徐书记申诉,他不是不予理睬,就是埋头看电脑,直到2016年10月20日,我又去找他,正值余振华乡长也在他的办公室,几句话不合他口味,他就拍桌子要掀我走,我一气之下伸手抓了他的衣领……到了晚上就召开党政班子会研究开除我,我想我快满60岁了,总不能一辈子干这苦差事,走人就走人,但总要给我一个交代吧!”

        官方认为该村民无理缠闹

        事实是否如黄三群所言?2018年1月6日,进贤县警方称,黄三群1982年到乡政府厨房做临时工,因其工作中存在松懈拖沓、还与其他职工发生矛盾等情况,1999年乡政府研究后将其调离厨房,转岗打扫卫生,但其工作仍然懒散,不负责任,且不听教育劝导。

        警方表示,2016年10月20日,经乡党政班子会集体研究决定对黄三群予以辞退,并依据有关政策补偿了其17个月的基本工资1.49万元。此后,黄三群向乡政府提出要求全额解决社保金4万余元和租房补贴1.7万元,2017年12月27日经党政主要领导和居委会主任会商,并同时征求了黄三群意见,同意为其解决租房补贴1.7万元并为其缴纳单位应承担部分的社保金4500元,另外给予其1.3万元生活补助,黄三群不同意,“并无理缠闹”。

        “既然工作表现不好,为什么要等到2016年才把我父亲辞退呢?他就快要退休了。”黄三群的小儿子怎么想不通这一做法,他表示,父亲并没有拿到这笔钱。他的一位家人称,当年黄三群在乡政府工作,后来被安排做保洁员,觉得这不合理。

        问及黄三群与徐强之间究竟存在什么样的矛盾,乡政府工作人员并不愿意多谈。有人直言,在乡政府工作的人相互之间有点矛盾很正常。

        在家人眼里,黄三群日常工作表现积极,为人也很勤快,这些年,他一直经营着早点铺,每天早上在离家几十米外的小屋卖包子和馒头,平时还和老伴还照顾4个孙辈孩子。

        性格内向的他,并不愿意和两个儿子说自己遇到的事,理由是与儿子无关。大儿子发现父亲的情绪不好,通常会在电话中安慰他别太计较。

        案发之后,黄三群被公安机关带走。他的家人才发现,他把存折和一摞材料放在一个红色塑料袋中,有上访的材料、劳动争议仲裁申请书、法律援助材料等。显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花了不少的心思。

        遇害干部在乡里口碑较好

        与黄三群家人的认知大相径庭,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采访村民时,提到徐强都说他没有官架子,办事也公道。

        “听说他从来不收礼,人真的不错,太可惜了!”在离乡政府不远的一家小卖部,一位胡姓女村民感叹,她听过不少人说徐强口碑不错。

        在路边,记者与一位胡姓男村民攀谈,他说自己因为家中厕所要改造,找了徐强帮忙。当时正在开会,徐强还问有什么事,会后还耐心解答,并很快解决了问题。他还亲眼看到过年轻的徐强拉着乡里低保户老人的手嘘寒问暖。

        副乡长胡震焘介绍,徐强曾经牵头组织修成了一条1.4公里的村级公路。修路要向村民征地,有的村民迷信,觉得修路破坏风水。其中涉及54岁村民薛爱花家的土地,她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徐强去了她家7次,最后被他感动了,签字同意了。

        发生悲剧前,徐强即将调往县委办公室任职,一位乡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放心不下,当天来乡里交接工作,没想到就……”有人推测,黄三群得知徐强要离任的信息后,才到办公室找他。

        一位知情人提供了一份徐强离任前写给同事的短文。他在文中写道:“还记得3年前到南台报到,台下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神……我热爱南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终究你我会有属于自己的人生殊途!弥留之际(原文如此——记者注),送上我的祝福与希望:愿南台的干部要有雄心大志,南台虽小,但只要敢想一定会有大作为……愿我们南台的干部少一些私心自利。”

        一位乡干部说:“他虽然家住在南昌市区,我们有时想去‘走动走动’,他都婉拒了,不让送东西给他。他从农村走出来,靠自己一步步努力,从南昌市到偏远的乡里工作,实干才取得今天的成绩。”

        “真心感谢爱我的人和恨我的人……但愿你我还能朋友相称,真诚以待!”徐强在文章中感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8/9 6:57:46    跟帖回复:
    6
        

        【时评|学仿】官敛 亡 民财

        民谚:官商勾结、以权谋私 ——题记

        ——惊悉互联网金融持续暴雷有感

        

        官吹创业竖红旗,

        诱众投资设骗局。

        千百网商齐跑路,

        监无一管纵狼吃!

        


        附:花蕊夫人《口占答宋太祖述亡国诗》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老孩时评| 死 账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