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马庆云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无问西东》:是清华,是章子怡,更是家国天下
6636 次点击
13 个回复
马庆云 于 2018/1/12 17:09:0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影视评论
    《无问西东》:是清华,是章子怡,更是知识分子的家国天下

    文/马庆云

    高晓松在自己的脱口秀节目里边说过一段话。一位清华的学生问自己未来应该怎么规划,高晓松回答,清华的学生,想着的应该是如何毕业之后报效国家,为人民做更有价值的事情,而不是整天想着自己那点小破事儿。矮大紧的这几句话,可以作为电影《无问西东》的破题。

    李芳芳的这部电影,据说是为了清华大学的校庆献礼而做出来的。有不少评论认为,这是命题作文,做不好的。我倒是有相反的看法。这个命题电影不仅做的好,而且真正做出了清华或者说我们心目中的清华大学应该有的精神。

    电影有四段故事。第一段,上世纪二十年代清华大学某学生从理科转为文科的心路历程。第二段,清华大学在西南联大期间,几个学生成为飞行员,驾驶战斗机共赴国难。第三段,经常被战斗机抛下的食物救济的老百姓中,有个孤儿长大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成为清华大学理工科的优秀毕业生,并且参加了国家的原子弹计划,他的人生中,又经历了一段章子怡式的“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爱情故事。第四段,当下,被原子弹科学家救过命的医护人员的孩子也长大了,清华毕业了,成为公司骨干,他是如何在工作生活中继承清华精神的。

    这四段故事被有机打乱,回环往复,我丝毫不觉得叙事错乱,相反,在《无问西东》中体悟到多重叙事的快感。而四段故事,实际上正是清华大学甚至于真正优秀的好大学,应该带给我们的精神。

    上世纪二十年代的那段故事,以泰戈尔来清华做演讲为此段的最高潮。清华校长梅贻琦笑容可掬地站在泰戈尔身边,神态自若。这正是大学的精神一种。为什么要学习知识呢?正是要求取一种在渊博面前的平和而非拘谨。这种平和而非拘谨,很类似尼采所讲的“凝神深渊的力量”。

    只有上大学,求取了真知识,才能获取人生的“处之泰然”,实现那种平和感。因此,在四十年代西南联大的那段故事中,敌机就在头顶上轰炸,那位老师依旧可以给清华的学生们讲泰戈尔的诗歌。他相信,这诗歌中所蕴含的哲学力量,可以超越生死。当雨季到来,大雨倾倒在铁皮屋顶上声声作响的时候,清华的老先生淋着雨,处之泰然。人生之境界,当如是耳。

    西南联大这段故事,王力宏饰演的角色驾驶战机与日寇生死决战的最后一刻,泪点满满。知识的第一境界,当然是求取人生的平和。而知识的另一境界,则是对民族对国家的责任意志。知识越多,责任越大,这正是中国历代知识分子们的春秋大梦。“哀民生之多艰”,是知识分子们的共同宿命。

    抗日,只是一种具体化的为国为民,它呈现出一种具象的轰轰烈烈。而六十年代那段,黄晓明饰演的角色和科研队伍走在沙漠里边,为国家为民族做科研事业的时候,则是更平静的服务。以一己之力,让国家让民族往更好的地方去,这不仅是清华人的宿命,更是中国所有大学不能回避的责任。太多的时候,天之骄子并非自吹自擂,而是勇于担当,要报效人民的责任意志。

    所以,我们看到新时代里边,另一位清华的毕业生虽然穿梭于城市楼宇之间,却不忘做力所能及的慈善,救助四胞胎。这种慈善,让大学精神与我们当下这个“小时代”中的所有读书人拉近距离。在自己的行业中恪尽职守,在自己的生活中不忘善良,这不仅是清华的精神,更是每一个读书人的精神。

    章子怡的段落,应该拿出来单独说,她为整个的大学精神更添了一笔悲剧意志上的超越。章子怡饰演的角色,有悲剧味道,因为写信批评老师的妻子虐待丈夫,而被这位纺织女工找到工作单位医院来,说她勾引被人老公。医院对章子怡饰演的角色展开批评,没有人救助,大家都成了批判的帮凶,对她拳打脚踢,棍棒相加,直到她断了气息。

    《无问西东》好像在讲那个疯狂的年代。但是,我们又是否应该做更深刻的思考呢?那个年代疯狂,我们这个年代,又何尝不是没有丝毫的变化呢?我们是不是帮凶?我们残害没残害过“王敏佳”?互联网时代,让这种残害来的范围更广,施暴者更安全、更隐蔽罢了。所以,电影在剧情上做了几种超越。

    第一种,王敏佳的死还是生。当陈鹏去埋葬王敏佳的时候,王敏佳苏醒了。这是真正的艺术创作上的浪漫主义。以生的方式超越死亡。第二种,王敏佳去大隔壁找陈鹏。在那个穷困潦倒的年代,王敏佳带着一个水壶,就能找到陈鹏所在的大戈壁去,显然是不现实的,但是,《无问西东》的创作者正是用这种不现实来实现对现实的浪漫主义回击!

    无论在大时代,还是在小时代,无论是知识分子,还是并未读书并不关心家国天下的生灵,时代的波涛总有可能波及到大家,所有人都是生存的流亡者。因此,电影里边通过章子怡的台词说出了整片的点睛所在——只有爱可以托底。

    《无问西东》可说的意向很多。每一个人物身上都换发着一种久违的精神。它更像是一部哲学韵味浓厚的电影。这样的电影,挑观众。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17:21:52    跟帖回复:
       沙发
    威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2 22:08:26    跟帖回复:
       第 3
    当今大学的主要问题在哪儿?只要不是傻子和别有用心者,谁都明白,只是不让人说,也不敢让人说而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0:23:38    跟帖回复:
       第 4
    章子怡的段落,应该拿出来单独说,她为整个的大学精神更添了一笔悲剧意志上的超越。章子怡饰演的角色,有悲剧味道,因为写信批评老师的妻子虐待丈夫,而被这位纺织女工找到工作单位医院来,说她勾引被人老公。医院对章子怡饰演的角色展开批评,没有人救助,大家都成了批判的帮凶,对她拳打脚踢,棍棒相加,直到她断了气息。


    -------------------------------------------

    狗屁“公知”请瞪大眼好好看一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0:26:30    跟帖回复:
       第 5


    只有不忘历史,才能不忘初心!

        引:《红旗》杂志一九七五年十一期

        近年来,在苏修社会里,出现了一种新的行业。这种新行业,虽然没有被苏修叛徒集团列入他们“巨大成就”的栏目内,但倒真的搞得不坏,正在以很快的速度“发达”起来。这里,且举这种行业的几个小例子,使读者开开眼界。 先看“私人授课”业。此业现在盛行苏联全国,据说是专门为中学生进入大学而设立的。私人授课每小时可得五至十个卢布,相当于普通工人一天半以上的工资。在莫斯科街头,“圆柱上”、“墙壁上”,“大门道里”,到处是这种花花绿绿的广告,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再看“代人考试”业。据《莫斯科晚报》载,有一种“代人考试组织”,专门代人投考大专学校。这种组织业务繁忙,应接不暇。有一个成员上午到食品工业专门学校代人考试,下午又到纺织工业大学代考,第二天又到莫斯科大学代人投考经济系。考取后,每位收取代考费五百卢布。 其次看“论文出售”业。《共青团真理报》载,罗斯托夫铁路运输工程学院里有一种“联合组织”,专门“帮人做毕业设计、学习论文、测验作业、实验室作业”。一份设计,售价九十卢布,有的一百五十卢布。 再其次看“毕业证书制造”业。《消息报》介绍的一个“毕业证书制造所”,一张毕业证书售价一千卢布,两年中他们就销售了五十六张这样的毕业证书。 若问这种行业为什么如此兴隆,那就要看看苏修的教育制度了。随着资本主义的全面复辟,苏修的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早已成为进入特权阶级的阶梯。苏修总头目勃列日涅夫说:“国家主要是从经过高等学校培养的专家中吸收从事经济工作、党的工作、国家工作、外交工作、军事工作和从事一切社会活动的干部。”许多材料证明,大学文凭是选拔干部的决定性标准。有此文凭,即使是个**,也能捞个一官半职;无此文凭,即使你是“共产主义劳动突击手”,“从战争年代起”就做某项工作,并且“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但最后是“被裁掉”! 勃列日涅夫的话以及无数事实告诉人们:只要一进了高等学校,或者干脆只要设法捞到一张大学文凭,那就能够得到高官厚禄,就有飞黄腾达的时机。要是进不去呢,那就对不起,只能“永远”当一个被人看不起的“执行者”。许多人为了达到“高升”的目的,当然就只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于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行业都应运而生了。 可不能小看这种新行业。特权阶级要把自己的爵位和俸禄传给他们的子女,一个重要的办法就是通过教育一途。而这样做,没有上述行业的帮助,就有点儿难处。你说考试吧,“中学课程”并不完全包括大学“考试中应考的所有材料”,一般中学毕业生怎么去考?有了上述行业,苏联的资产阶级新贵们就不怕。他们有的是钱,可以雇请“家庭教师”,或使子女进各种学费昂贵的私人“补习班”之类。这样把子女塞进高等学府以后,总算放心了吧?可是还不行,有些公子小姐们一向吃喝玩乐,谁愿去死啃书本?不能毕业怎么办?还得依靠上述行业。 在“教育市场”上,只要不惜重金,什么毕业论文、毕业文凭,甚至“副博士”之类的头衔都可以买到。有了这些玩艺儿,就可以骑在劳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了。不难看出,苏修教育领域的新行业,完全是适应特权阶级对劳动人民实行资产阶级文化专制的需要而产生的。 “有钱,就可以进入高等学校”,这是苏修一家不大不小的官方报纸吐出来的一句很难得的真话。当然,苏修统治者“标准的提法”可不是这样。因为这么说,他们那个冒牌的“社会主义”不就露了底?你听,苏修《国民教育立法原则》说得多么堂皇:苏联全体公民不分财产和社会地位,“在受教育方面一律平等”。但事实呢?在苏修叛徒集团的统治下,劳动人民既没有那么多的钱去雇请“私人教师”,又没有那么高的地位来得到同僚们的“照顾”。他们的子女,无论在分数面前,还是在其他什么面前,怎么能同那些公子小姐们“一律平等”呢? 且以他们自己对新西伯利亚所作的调查为例,那里有近百分之九十的农民子女被排斥在大学门外,而城市知识分子(不要忘记,其中也包括官僚)的子女却有近百分之九十都钻进了高等学校。按照苏修的“立法原则”,或者可以这样说吧,百分之九十和百分之九十还不是“一律平等”么? 其实,什么抽象的“自由”、“平等”,从来就是资产阶级的谎言。列宁曾说过:“只要阶级还没有消灭,任何关于一般自由和平等的谈论都是欺骗自己,或者是欺骗工人,欺骗全体劳动者和受资本剥削的人,无论如何,也是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列宁的话,这样无情地揭露了一切关于一般自由、平等言论的虚伪性。可是,以“列宁主义者”自命的勃列日涅夫们,在明明不平等的事实面前,还在那儿高谈着“一律平等”之类的神话,这难道不正是为了欺骗苏联劳动人民吗! 学校商业化,知识商品化,这完全是苏修全面复辟资本主义给教育带来的必然结果。苏修统治者通过校内教育和校外宣传,公然要青年人树立“合理的利己主义”世界观,并且毫不隐讳地对他们说,“学习、掌握知识”是一本万利的买卖,“这是一个将能产生高额利钱的贮钱匣”。既然“知识”、“文凭”、“学衔”都可以用金钱买来,那么,这些东西一旦到手,当然就要立即投入“周转”,以谋取更大的利润。亏本的生意谁会去做?这种腐朽透顶的“教育”,是一个黑色染缸,别说特权阶级的子女,就是少数劳动人民的子女进校后,也必然要受到腐蚀和毒害。它只能培养那种以赚钱赢利为人生哲学的新资产阶级分子,即培养特权阶级的接班人。 苏修教育领域这种新行业,闹得乌烟瘴气,引起了劳动人民的愤怒,于是苏修报纸也不得不说上几句对此表示不满的话。这当然只是装装样子、骗骗群众而已。他们心里明白,擦掉主人身上一点儿浮油,根本不可能触伤老爷们那肥胖的躯体。那些真正敢于揭露这种丑恶现象的社会根源的,不仅文章登不出,恐怕连作者都早已被关进了“疯人院”。而经过精心筛选后登出的那些不疼不痒、避而不谈问题实质的文章,简直无异于莫斯科街头的广告,对这种行业只能起到提倡、鼓励以至“介绍经验”的作用。很显然,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那就意味着推翻苏修现存的社会制度,这是苏修统治者连想都不敢想的。然而,统治者不敢想的,苏联人民却要想,并且终究有一天还要行动起来,再一次扫除这些秽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6:13:03    跟帖回复:
    6
    本人清华校友,年近四十时理工科转文科,目前文理齐头并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6:37:14    跟帖回复:
    7
    本人没文化,看不懂上面这些人到底想说什么??

    上个大学就怎么啦??有了义务?有了责任??有了贡献??

    那世界上哈佛麻省普林斯顿他们呢??

    那北大复旦南开,,,他们呢??

    我一直只知道论报效国家,为人民做得更有价值最多的据说一直是那些为共和国推独轮车的农民!!

    嘿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9:54:32    跟帖回复:
    8
    老马的人民币账户难道不能充钱?
    想拿新台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0:48:47    跟帖回复:
    9
    无论黑猫白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1:04:44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5楼第 5 楼 一双新运动鞋 2018/1/13 0:26:30  的原帖:

    只有不忘历史,才能不忘初心!

        引:《红旗》杂志一九七五年十一期

        近年来,在苏修社会里,出现了一种新的行业。这种新行业,虽然没有被苏修叛徒集团列入他们“巨大成就”的栏目内,但倒真的搞得不坏,正在以很快的速度“发达”起来。这里,且举这种行业的几个小例子,使读者开开眼界。 先看“私人授课”业。此业现在盛行苏联全国,据说是专门为中学生进入大学而设立的。私人授课每小时可得五至十个卢布,相当于普通工人一天半以上的工资。在莫斯科街头,“圆柱上”、“墙壁上”,“大门道里”,到处是这种花花绿绿的广告,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再看“代人考试”业。据《莫斯科晚报》载,有一种“代人考试组织”,专门代人投考大专学校。这种组织业务繁忙,应接不暇。有一个成员上午到食品工业专门学校代人考试,下午又到纺织工业大学代考,第二天又到莫斯科大学代人投考经济系。考取后,每位收取代考费五百卢布。 其次看“论文出售”业。《共青团真理报》载,罗斯托夫铁路运输工程学院里有一种“联合组织”,专门“帮人做毕业设计、学习论文、测验作业、实验室作业”。一份设计,售价九十卢布,有的一百五十卢布。 再其次看“毕业证书制造”业。《消息报》介绍的一个“毕业证书制造所”,一张毕业证书售价一千卢布,两年中他们就销售了五十六张这样的毕业证书。 若问这种行业为什么如此兴隆,那就要看看苏修的教育制度了。随着资本主义的全面复辟,苏修的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早已成为进入特权阶级的阶梯。苏修总头目勃列日涅夫说:“国家主要是从经过高等学校培养的专家中吸收从事经济工作、党的工作、国家工作、外交工作、军事工作和从事一切社会活动的干部。”许多材料证明,大学文凭是选拔干部的决定性标准。有此文凭,即使是个**,也能捞个一官半职;无此文凭,即使你是“共产主义劳动突击手”,“从战争年代起”就做某项工作,并且“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但最后是“被裁掉”! 勃列日涅夫的话以及无数事实告诉人们:只要一进了高等学校,或者干脆只要设法捞到一张大学文凭,那就能够得到高官厚禄,就有飞黄腾达的时机。要是进不去呢,那就对不起,只能“永远”当一个被人看不起的“执行者”。许多人为了达到“高升”的目的,当然就只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于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行业都应运而生了。 可不能小看这种新行业。特权阶级要把自己的爵位和俸禄传给他们的子女,一个重要的办法就是通过教育一途。而这样做,没有上述行业的帮助,就有点儿难处。你说考试吧,“中学课程”并不完全包括大学“考试中应考的所有材料”,一般中学毕业生怎么去考?有了上述行业,苏联的资产阶级新贵们就不怕。他们有的是钱,可以雇请“家庭教师”,或使子女进各种学费昂贵的私人“补习班”之类。这样把子女塞进高等学府以后,总算放心了吧?可是还不行,有些公子小姐们一向吃喝玩乐,谁愿去死啃书本?不能毕业怎么办?还得依靠上述行业。 在“教育市场”上,只要不惜重金,什么毕业论文、毕业文凭,甚至“副博士”之类的头衔都可以买到。有了这些玩艺儿,就可以骑在劳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了。不难看出,苏修教育领域的新行业,完全是适应特权阶级对劳动人民实行资产阶级文化专制的需要而产生的。 “有钱,就可以进入高等学校”,这是苏修一家不大不小的官方报纸吐出来的一句很难得的真话。当然,苏修统治者“标准的提法”可不是这样。因为这么说,他们那个冒牌的“社会主义”不就露了底?你听,苏修《国民教育立法原则》说得多么堂皇:苏联全体公民不分财产和社会地位,“在受教育方面一律平等”。但事实呢?在苏修叛徒集团的统治下,劳动人民既没有那么多的钱去雇请“私人教师”,又没有那么高的地位来得到同僚们的“照顾”。他们的子女,无论在分数面前,还是在其他什么面前,怎么能同那些公子小姐们“一律平等”呢? 且以他们自己对新西伯利亚所作的调查为例,那里有近百分之九十的农民子女被排斥在大学门外,而城市知识分子(不要忘记,其中也包括官僚)的子女却有近百分之九十都钻进了高等学校。按照苏修的“立法原则”,或者可以这样说吧,百分之九十和百分之九十还不是“一律平等”么? 其实,什么抽象的“自由”、“平等”,从来就是资产阶级的谎言。列宁曾说过:“只要阶级还没有消灭,任何关于一般自由和平等的谈论都是欺骗自己,或者是欺骗工人,欺骗全体劳动者和受资本剥削的人,无论如何,也是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列宁的话,这样无情地揭露了一切关于一般自由、平等言论的虚伪性。可是,以“列宁主义者”自命的勃列日涅夫们,在明明不平等的事实面前,还在那儿高谈着“一律平等”之类的神话,这难道不正是为了欺骗苏联劳动人民吗! 学校商业化,知识商品化,这完全是苏修全面复辟资本主义给教育带来的必然结果。苏修统治者通过校内教育和校外宣传,公然要青年人树立“合理的利己主义”世界观,并且毫不隐讳地对他们说,“学习、掌握知识”是一本万利的买卖,“这是一个将能产生高额利钱的贮钱匣”。既然“知识”、“文凭”、“学衔”都可以用金钱买来,那么,这些东西一旦到手,当然就要立即投入“周转”,以谋取更大的利润。亏本的生意谁会去做?这种腐朽透顶的“教育”,是一个黑色染缸,别说特权阶级的子女,就是少数劳动人民的子女进校后,也必然要受到腐蚀和毒害。它只能培养那种以赚钱赢利为人生哲学的新资产阶级分子,即培养特权阶级的接班人。 苏修教育领域这种新行业,闹得乌烟瘴气,引起了劳动人民的愤怒,于是苏修报纸也不得不说上几句对此表示不满的话。这当然只是装装样子、骗骗群众而已。他们心里明白,擦掉主人身上一点儿浮油,根本不可能触伤老爷们那肥胖的躯体。那些真正敢于揭露这种丑恶现象的社会根源的,不仅文章登不出,恐怕连作者都早已被关进了“疯人院”。而经过精心筛选后登出的那些不疼不痒、避而不谈问题实质的文章,简直无异于莫斯科街头的广告,对这种行业只能起到提倡、鼓励以至“介绍经验”的作用。很显然,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那就意味着推翻苏修现存的社会制度,这是苏修统治者连想都不敢想的。然而,统治者不敢想的,苏联人民却要想,并且终究有一天还要行动起来,再一次扫除这些秽物。

    太精彩了,我们抄了老大哥几十年的作业,一旦考试就不及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1:13:24    引用回复:
    1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5:32:30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5楼第 5 楼 一双新运动鞋 2018/1/13 0:26:30  的原帖:

    只有不忘历史,才能不忘初心!

        引:《红旗》杂志一九七五年十一期

        近年来,在苏修社会里,出现了一种新的行业。这种新行业,虽然没有被苏修叛徒集团列入他们“巨大成就”的栏目内,但倒真的搞得不坏,正在以很快的速度“发达”起来。这里,且举这种行业的几个小例子,使读者开开眼界。 先看“私人授课”业。此业现在盛行苏联全国,据说是专门为中学生进入大学而设立的。私人授课每小时可得五至十个卢布,相当于普通工人一天半以上的工资。在莫斯科街头,“圆柱上”、“墙壁上”,“大门道里”,到处是这种花花绿绿的广告,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再看“代人考试”业。据《莫斯科晚报》载,有一种“代人考试组织”,专门代人投考大专学校。这种组织业务繁忙,应接不暇。有一个成员上午到食品工业专门学校代人考试,下午又到纺织工业大学代考,第二天又到莫斯科大学代人投考经济系。考取后,每位收取代考费五百卢布。 其次看“论文出售”业。《共青团真理报》载,罗斯托夫铁路运输工程学院里有一种“联合组织”,专门“帮人做毕业设计、学习论文、测验作业、实验室作业”。一份设计,售价九十卢布,有的一百五十卢布。 再其次看“毕业证书制造”业。《消息报》介绍的一个“毕业证书制造所”,一张毕业证书售价一千卢布,两年中他们就销售了五十六张这样的毕业证书。 若问这种行业为什么如此兴隆,那就要看看苏修的教育制度了。随着资本主义的全面复辟,苏修的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早已成为进入特权阶级的阶梯。苏修总头目勃列日涅夫说:“国家主要是从经过高等学校培养的专家中吸收从事经济工作、党的工作、国家工作、外交工作、军事工作和从事一切社会活动的干部。”许多材料证明,大学文凭是选拔干部的决定性标准。有此文凭,即使是个**,也能捞个一官半职;无此文凭,即使你是“共产主义劳动突击手”,“从战争年代起”就做某项工作,并且“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但最后是“被裁掉”! 勃列日涅夫的话以及无数事实告诉人们:只要一进了高等学校,或者干脆只要设法捞到一张大学文凭,那就能够得到高官厚禄,就有飞黄腾达的时机。要是进不去呢,那就对不起,只能“永远”当一个被人看不起的“执行者”。许多人为了达到“高升”的目的,当然就只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于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行业都应运而生了。 可不能小看这种新行业。特权阶级要把自己的爵位和俸禄传给他们的子女,一个重要的办法就是通过教育一途。而这样做,没有上述行业的帮助,就有点儿难处。你说考试吧,“中学课程”并不完全包括大学“考试中应考的所有材料”,一般中学毕业生怎么去考?有了上述行业,苏联的资产阶级新贵们就不怕。他们有的是钱,可以雇请“家庭教师”,或使子女进各种学费昂贵的私人“补习班”之类。这样把子女塞进高等学府以后,总算放心了吧?可是还不行,有些公子小姐们一向吃喝玩乐,谁愿去死啃书本?不能毕业怎么办?还得依靠上述行业。 在“教育市场”上,只要不惜重金,什么毕业论文、毕业文凭,甚至“副博士”之类的头衔都可以买到。有了这些玩艺儿,就可以骑在劳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了。不难看出,苏修教育领域的新行业,完全是适应特权阶级对劳动人民实行资产阶级文化专制的需要而产生的。 “有钱,就可以进入高等学校”,这是苏修一家不大不小的官方报纸吐出来的一句很难得的真话。当然,苏修统治者“标准的提法”可不是这样。因为这么说,他们那个冒牌的“社会主义”不就露了底?你听,苏修《国民教育立法原则》说得多么堂皇:苏联全体公民不分财产和社会地位,“在受教育方面一律平等”。但事实呢?在苏修叛徒集团的统治下,劳动人民既没有那么多的钱去雇请“私人教师”,又没有那么高的地位来得到同僚们的“照顾”。他们的子女,无论在分数面前,还是在其他什么面前,怎么能同那些公子小姐们“一律平等”呢? 且以他们自己对新西伯利亚所作的调查为例,那里有近百分之九十的农民子女被排斥在大学门外,而城市知识分子(不要忘记,其中也包括官僚)的子女却有近百分之九十都钻进了高等学校。按照苏修的“立法原则”,或者可以这样说吧,百分之九十和百分之九十还不是“一律平等”么? 其实,什么抽象的“自由”、“平等”,从来就是资产阶级的谎言。列宁曾说过:“只要阶级还没有消灭,任何关于一般自由和平等的谈论都是欺骗自己,或者是欺骗工人,欺骗全体劳动者和受资本剥削的人,无论如何,也是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列宁的话,这样无情地揭露了一切关于一般自由、平等言论的虚伪性。可是,以“列宁主义者”自命的勃列日涅夫们,在明明不平等的事实面前,还在那儿高谈着“一律平等”之类的神话,这难道不正是为了欺骗苏联劳动人民吗! 学校商业化,知识商品化,这完全是苏修全面复辟资本主义给教育带来的必然结果。苏修统治者通过校内教育和校外宣传,公然要青年人树立“合理的利己主义”世界观,并且毫不隐讳地对他们说,“学习、掌握知识”是一本万利的买卖,“这是一个将能产生高额利钱的贮钱匣”。既然“知识”、“文凭”、“学衔”都可以用金钱买来,那么,这些东西一旦到手,当然就要立即投入“周转”,以谋取更大的利润。亏本的生意谁会去做?这种腐朽透顶的“教育”,是一个黑色染缸,别说特权阶级的子女,就是少数劳动人民的子女进校后,也必然要受到腐蚀和毒害。它只能培养那种以赚钱赢利为人生哲学的新资产阶级分子,即培养特权阶级的接班人。 苏修教育领域这种新行业,闹得乌烟瘴气,引起了劳动人民的愤怒,于是苏修报纸也不得不说上几句对此表示不满的话。这当然只是装装样子、骗骗群众而已。他们心里明白,擦掉主人身上一点儿浮油,根本不可能触伤老爷们那肥胖的躯体。那些真正敢于揭露这种丑恶现象的社会根源的,不仅文章登不出,恐怕连作者都早已被关进了“疯人院”。而经过精心筛选后登出的那些不疼不痒、避而不谈问题实质的文章,简直无异于莫斯科街头的广告,对这种行业只能起到提倡、鼓励以至“介绍经验”的作用。很显然,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那就意味着推翻苏修现存的社会制度,这是苏修统治者连想都不敢想的。然而,统治者不敢想的,苏联人民却要想,并且终究有一天还要行动起来,再一次扫除这些秽物。

    否定之否定,昨天的否定今天的,今天的否定昨天的、明天的否定今天的、永恒!
    回帖人:
    HDHT1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6:25:02    跟帖回复:
    13
    5楼的这个好玩。
    呃?不会是“公知”造成的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7:52:57    跟帖回复:
    14
    高晓松在自己的脱口秀节目里边说过一段话。一位清华的学生问自己未来应该怎么规划,高晓松回答,清华的学生,想着的应该是如何毕业之后报效国家,为人民做更有价值的事情,而不是整天想着自己那点小破事儿。
    ===========================================================
    这恐怕是高晓松原话的误读,高晓松话的本意,大概是哈佛、耶鲁是不培养车间工艺员的,也不是培养领导及其秘书的,而是营造社会进步引领者的。早在蔡元培出长北大时,就再三强调:达其做官发财之目的,则北京不少专门学校,入法科者尽可肄业于法律学堂,入商科者亦可投考商业学校,又何必来此大学?所以诸君须抱定宗旨,为求学而来,入法科者,非为做官;入商科者,非为致富。宗旨既定,自趋正轨,诸君肄业于此,或三年,或四年,时间不为不多,苟能爱惜分阴,孜孜求学,则求造诣,容有底止。若徒志在做官发财,宗旨既乖,趋向自异。平时则放荡冶游,考试则熟读讲义,不问学问之有无,惟争分数之多寡;试验既终,书籍束之高阁,毫不过问,敷衍三、四年,潦草塞责,文凭到手,即可借此活动于社会,岂非与求学初衷大相背驰乎?高晓松此言只不过拾蔡元培牙慧而已。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无问西东》:是清华,是章子怡,更是家国天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