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梁泉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国饮时代邦有道
758 次点击
2 个回复
梁泉 于 2018/1/13 12:03:3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米奇尼克曾问诗人米沃什“如果有人问你,人应该怎样活,你怎么回答?”。

    有米沃什回答:“在19世纪,瓦西里·罗赞诺夫写道,‘他们问我:我们应该做什么 ?我回答:你该做什么?采集浆果,腌渍好,然后吃掉它们。”’(《通往公民社会·人在清晨须早起》)

    国饮时代邦有道
    ——工作生活笔记(95)

    海内华人梁泉  撰文

    一

    新年第一周的笔记开始,我先引用罗胖的一句话:

    本质上,任何事做成,都不是冲突和斗争的产物,而是许可和支持的产物。国家如此,公司如此,个人也是如此。(第423期 | 熊鲨争霸)

    在新年第一周,我写了《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一个亿》(上、中、下)笔记,以前熟悉我的民间朋友有些不以为然。不过我十几年前在转型中国与民间朋友认识时,就一再公开像袁腾飞所说那样,我和中国“民主派”不是一伙的。

    所以,我们最好能像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我首先引用罗胖那句话,其实和我在《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一个亿》里面引用罗素那句话是一样的。在过去十几年间,我反复引用过罗素那句话,能听进去的基本听了,听不进去的,天天对着他说也没用。

    二

    这里接着就出现了另外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或者说是现实,那就是与罗胖和罗素所说的反着去做是否可行。

    我们的答案是,在冷兵器时代,可行。

    在热兵器时代,不可行。

    因此,在十几年前我写的一封后来我在博客张贴的《莫谈国是,聚众为何?——回应祖桦》电子邮件里面,我特意引用下面这段话:

    “如果说我们能够从所面临的可怕逆境中获得什么益处的话,那就是幻想的破灭:避免了把精力和体力浪费在追寻不可能的目标上。”(《狱中书简》英译本序言,乔纳森•希尔。我曾经以“在共识之内信任每一个人——‘建设你们自己,而不要焚毁委员会’”为标题张贴)

    十几年后,我在渐渐远离民间,回归企业之后,我曾写过相关网文。在此不想重复,也不想引用。

    三

    假如我能更早对中国的希望在体制内与企业界有深刻认知,我想我不会在“温加饱”时代离开企业走向民间,经过“双输的十年”,最后从“温加饱”变成老北漂。

    可惜人生没有假如。

    在从企业走向民间的过程中,我曾特意请人录入电脑并张贴一些网文,其中就有张奚若的《国民人格之培养》(国民人格之培养)。

    在发表于1935年第150号的《独立评论》文章里,张奚若说:凡稍有现代政治常识的人大概都听见过下面一句似浅近而实深刻的话,就是:要有健全的国家须先有健全的人民。若是把这句平凡的话说得稍微玄妙点,我们可以说:国家就是人民的返照。有怎样的人民便有怎样的国家,有怎样的人民便只能有怎样的国家。

    四

    也许大家都熟食张奚若所说。但多半对它们的理解应该都是国民素质。

    而这大错特错。

    有怎样的人民,指的是身份。素质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你是一个书记,你的国家就是一个党国。你端的是党的饭碗。屁股决定脑袋。屁股也决定素质。

    十几年前我就公开撰文无自立者无自尊。你连基本的生存权都不独立,你能好到哪?

    在此不妨重温哈耶克的话:没有“经济自由”,就“不值得拥有”已经获得的政治自由。

    五

    十几年前,我在写作中曾多次引用如下话语:

    “台湾从一个封闭的社会转到开放,是因为经济发展,从管制的经济到开放自由的经济,这个转折点是一切转折点的开始……”(许倬云:《做学术界的世界公民》,《南风窗》)

    任何人唯有不再期待革命、经济计划与改革能造成奇迹式的改变时,他才不至于委身于任何不公正、或任何学理皆无法自圆其说的事物上,他不会把灵魂、热情、心智投注于抽象的人之观念,或专断、暴虐的政党与蒙昧、虚幻的学院繁琐之论,正因为他热爱其同胞,参与生机盎然的生活共同体,而且尊重真理。(Raymond Aron:《知识分子的鸦片》)

    现在已完全回顾企业三年,再次提及它们,是自勉,也是共勉。

    六

    在新年第一周的笔记开始,我特意提及《俞敏洪北大劲爆演讲全程,真敢说!》,最后则特意提及《汉语中的Zippies怎么说》。

    用心理解它们,也许有助于我们在依然如黄仁宇所说“最低点”与“最高点”,也就是面对先贤所说邦有道与邦无道,或是最好与最坏现实时能不迷失。

    作为黄仁宇先生所说那种幸存者,我不仅在面对现实时深知何者可为,何者不可为。我更深信他所说:革命是丑陋的字眼,是对自己同胞宣战,因此不值得欢欣鼓舞,也不值得夸耀称赞。

    好在,历史上那种革命已永不可能。

    七

    也在在过去十几年间行走民间,我知道了米奇尼克所说的波兰的民主传统。

    我们没有波兰的民主传统,所以也不熟悉什么是波兰的民主传统。因此对波兰的民主传统有所推崇的崔卫平教授很多时候都显得困惑。

    你所站立的地方

    正是你的中国

    你怎么样

    中国便怎么样

    你是什么

    中国便是什么

    你有光明

    中国便不黑暗。

    2010年10月,著名学者、北京电影学院崔卫平教授在自己的手机上,写下这句话,并发到微博上。那时,“正能量”这个词语还没有被广泛使用,但有媒体敏锐地捕捉到了这句话的内涵,经转载,这句话在网上广泛流传。

    八

    崔卫平的所说有人点赞,有人辱骂。

    看看点赞的人是谁,辱骂的人又是谁,然后看看你更倾向于谁,那么,你就知道自己是谁?

    也是在2010年,我曾撰文《我见到的杨子立》,在文章里面,我特意提及米奇尼克曾问诗人米沃什“如果有人问你,人应该怎样活,你怎么回答?”。

    米沃什回答:“在19世纪,瓦西里·罗赞诺夫写道,‘他们问我:我们应该做什么 ?我回答:你该做什么?采集浆果,腌渍好,然后吃掉它们。”’(《通往公民社会·人在清晨须早起》)

    这人世哪,确实如哈耶克所说:人类关系中的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精神危机,这主要与普通公民的人生观有关,而与各个政党的活动没多大关系。

    附录:

    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一个亿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52&id=12579869

    中国的希望在体制内与企业界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52&id=12404827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2:15:54    跟帖回复:
       沙发
    沙发
    回帖人:
    梁泉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13 15:36:42    跟帖回复:
       第 3
        米奇尼克曾问诗人米沃什“如果有人问你,人应该怎样活,你怎么回答?”。

        米沃什回答:“在19世纪,瓦西里·罗赞诺夫写道,‘他们问我:我们应该做什么 ?我回答:你该做什么?采集浆果,腌渍好,然后吃掉它们。”’(《通往公民社会·人在清晨须早起》)

        国饮时代邦有道(修订稿)
        ——工作生活笔记(95)

        海内华人梁泉  撰文

        一

        国饮时代邦有道。

        是对新年第一周笔记提及的麦当劳和平论的继续。国饮时代邦有道,也可以解读为建设时代邦有道或和平时代邦有道。

        甚至可以把它们庸俗为:吃吃喝喝好时代。

        写这篇笔记时,我特意让年轻朋友把《罗辑思维》的第117期《你因挣钱而伟大》翻出来,故事主角是富兰克林。我在此特别推荐它们。

        我觉得自己与罗胖在三观上是一伙的,我相信:

        本质上,任何事做成,都不是冲突和斗争的产物,而是许可和支持的产物。国家如此,公司如此,个人也是如此。(第423期 | 熊鲨争霸)

        新年第一周我《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一个亿》(上、中、下)笔记后,以前熟悉我的民间朋友有些不以为然。十几年前,我在转型中国与民间朋友认识时,就一再公开像袁腾飞所说那样,和中国“民主派”不是一伙的。

        所以,我期望在转型中国,我们如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刚刚引用罗胖在《熊鲨争霸》后面所说,其实和我在《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一个亿》里面引用罗素那句话是一样的想法。在过去十几年间,我反复引用过罗素那句话,能听进去的基本听了,听不进去的,天天对着他说也没用。

        二

        这里接着就出现了另外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或者说是现实,那就是与罗胖和罗素所说的反着去做是否可行?

        我们的答案是,在冷兵器时代,可行。

        在热兵器时代,不可行。

        到了现在,就是找死。

        因此,在十几年前我写的一封后来在博客张贴的《莫谈国是,聚众为何?——回应祖桦》的电邮里,曾特意引用下面这段话:

        如果说我们能够从所面临的可怕逆境中获得什么益处的话,那就是幻想的破灭:避免了把精力和体力浪费在追寻不可能的目标上(《狱中书简》英译本序言,乔纳森•希尔。我曾经以“在共识之内信任每一个人——‘建设你们自己,而不要焚毁委员会’”为标题在网络张贴)。

        十几年后,在渐渐远离民间,回归企业前后,我曾写过一些相关网文。在此就不重复。

        三

        假如,我能更早对中国的希望在体制内与企业界有深刻认知,我想我不会在“温加饱”时代离开企业走向民间,最后经过“双输的十年”,从“温加饱”变成老北漂。

        可是人生没有假如。

        在从企业走向民间的过程中,我曾特意请人录入电脑并张贴一些网文,其中就有张奚若的《国民人格之培养》。

        在发表于1935年第150号的《独立评论》文章里,张奚若说:凡稍有现代政治常识的人大概都听见过下面一句似浅近而实深刻的话,就是:要有健全的国家须先有健全的人民。若是把这句平凡的话说得稍微玄妙点,我们可以说:国家就是人民的返照。有怎样的人民便有怎样的国家,有怎样的人民便只能有怎样的国家。

        四

        也许大家都熟悉张奚若所说。但多半对它们的理解应该都是国民素质。

        而这大错特错。

        有怎样的人民,指的是国民身份。

        国民素质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你是一个书记,你的国家就是一个党国。你端的是党的饭碗。屁股决定脑袋。屁股也决定素质。

        十几年前我就公开撰文“无自立者无自尊”。

        你连基本的生存权都不独立,你能好到哪?

        在此不妨重温哈耶克的话:没有“经济自由”,就“不值得拥有”已经获得的政治自由。

        五

        十几年前,我在写作中曾多次引用如下话语:

        台湾从一个封闭的社会转到开放,是因为经济发展,从管制的经济到开放自由的经济,这个转折点是一切转折点的开始……(许倬云:《做学术界的世界公民》,《南风窗》)

        任何人唯有不再期待革命、经济计划与改革能造成奇迹式的改变时,他才不至于委身于任何不公正、或任何学理皆无法自圆其说的事物上,他不会把灵魂、热情、心智投注于抽象的人之观念,或专断、暴虐的政党与蒙昧、虚幻的学院繁琐之论,正因为他热爱其同胞,参与生机盎然的生活共同体,而且尊重真理。(Raymond Aron:《知识分子的鸦片》)

        现在我已完全回归企业三年,再次提及它们,是自勉,也是共勉。

        六

        在新年第一周的笔记开始,我特意提及《俞敏洪北大劲爆演讲全程,真敢说!》,最后则特意提及《汉语中的Zippies怎么说》等。

        用心理解它们,也许有助于我们在依然如黄仁宇所说“最低点”与“最高点”,也就是面对先贤所说邦有道与邦无道,或是最好与最坏的现实时能不迷失。

        作为黄仁宇先生所说那种幸存者,我不仅在面对现实时深知何者可为,何者不可为。我更深信他所说:革命是丑陋的字眼,是对自己同胞宣战,因此不值得欢欣鼓舞,也不值得夸耀称赞。

        好在,历史上那种革命已永不可能。

        不是不想,而是休想!

        七

        在过去十几年间行走民间,我知道了米奇尼克所说的波兰的民主传统。

        它们其实类似美国的民主传统。

        我们没有波兰的民主传统,所以也不熟悉什么是美国的民主传统。

        因此对波兰的民主传统有所推崇的崔卫平教授很多时候都显得困惑。

        你所站立的地方

        正是你的中国

        你怎么样

        中国便怎么样

        你是什么

        中国便是什么

        你有光明

        中国便不黑暗。

        2010年10月,著名学者、北京电影学院崔卫平教授在自己的手机上,写下这句话,并发到微博上。那时,“正能量”这个词语还没有被广泛使用,但有媒体敏锐地捕捉到了这句话的内涵,经转载,这句话在网上广泛流传。

        八

        崔卫平所说有人点赞,有人辱骂。

        看看点赞的人是谁,辱骂的人又是谁?

        然后看看你更倾向于谁。那么,你就知道自己是谁?

        也是在自己祈望“走在2010”的那年,我曾撰文《我见到的杨子立》,在文章里面,我特意提及米奇尼克曾问诗人米沃什“如果有人问你,人应该怎样活,你怎么回答?”。

        米沃什回答:“在19世纪,瓦西里·罗赞诺夫写道,‘他们问我:我们应该做什么 ?我回答:你该做什么?采集浆果,腌渍好,然后吃掉它们。”’(《通往公民社会·人在清晨须早起》)

        这人世哪,确实如哈耶克所说:人类关系中的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精神危机,这主要与普通公民的人生观有关,而与各个政党的活动没多大关系。

        附录:

        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一个亿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52&id=12579869

        中国的希望在体制内与企业界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52&id=12404827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国饮时代邦有道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