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芗柏的家园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前苏联特供
564 次点击
0 个回复
芗柏的家园 于 2018/1/13 20:04:4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会员阅读

文/芗柏



    上世纪70年代的莫斯科,每逢周末,在距克里姆林宫不远处的一幢没有任何招牌的大楼前,一辆辆擦得锃亮的“伏尔加”牌轿车把整条街堵塞得满满当当,司机们不顾规定和警察的警告,满不在乎地把车子随意停放,他们只是一个劲地盯着大楼前的一个隐秘入口处。

    这是一家为少数特殊顾客服务的特供商店,是莫斯科最大的特供商店。在这里,法国白兰地、苏格兰威士忌、美国香烟、瑞士巧克力、意大利领带、奥地利皮鞋、英国呢绒、德国收音机、日本录音机等外国名贵以及苏联国内稀缺的商品,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苏联的特供商店发端于列宁时期。1918年,苏维埃遭遇粮食危机,在一次人民委员会会议上,时任粮食人民委员的瞿鲁巴因为饥饿晕倒在会场上。眼看主管粮食的最高官员竟然把自己饿昏了,列宁当即建议设立“疗养食堂”,以确保这些为人民日夜操劳的同志能够填饱肚子。

    自此,苏维埃的各级干部便有了“开小灶”的特殊待遇,人民的好同志再也不会饿肚子了。斯大林上台之后,强力实施军事共产主义,由政府全盘控制生产环节,分配环节则分为特供体系和普通商店两部分。特供商店的货品价格实惠,物美价廉,普通商店的货品却价格高,而且长期缺货。日益庞大的特供体系迅速霸占了经济发展的大部分成果。

    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于1936年访苏归来后,写下了《从苏联归来》,揭露了苏联高层人士与普通人天壤之别的生活:高层人士“餐桌上摆满了美味食物,既有冷盘,也有各种火腿,还有鱼——腌制的、熏制的、冻凝的。热菜有虾烧鲟鱼肉,奶油棒鸡以及诸如此类。”反观下层人士,“在阿赫特伦路上有一奇观女人们手拿一块垫着草的生肉站在那儿,向过路人兜售,有的则拿鸡或类似的东西,她们是没有执照的摊贩,她们没有钱付摊位费,也没有时间排队等着租一天或一周的摊位,当执勤人员出现时,他们拿起东西就跑。”纪德不无挖苦地写道:“这个正在形成起来的,新资产阶级,具有我们的资产阶级的一切恶德。它刚从贫穷中爬上来,就已经看不起贫穷了。它贪图那好久没有的一切好处,它知道应当如何去获得并如何去保持起来”“这些是享用革命利益的人”。

    苏联平民的惨象,中国驻莫斯科特约记者瞿秋白也曾亲亲眼目睹:“一堆一堆饥疲不堪的老人幼童倒卧道旁,呻吟转侧。竟有饥饿难堪的农家,宁可举室自焚。还有吃S人肉的呢。”

    但苏联特權阶层为了维系特供体系,竟毫不考虑代价。1942年,列宁格勒被纳粹军队围得铁桶一般,城内粮食极度匮乏、居民饥寒交迫。与此同时,列宁格勒酒厂却在马不停蹄地将宝贵的粮食酿造成口味纯正的“首都”牌伏特加酒――供軍隊高級幹部和市委&領導人&享用的“特供品”。如果这些粮食节省下来,不知可以挽救多少市民的生命。



    最初的“疗养食堂”后来慢慢演变成特供商店,规模、数量特别是性质都发生了根本变化,仅在莫斯科,就有100多家特供商店。只有高级干部凭着特殊的证件才有资格出入这些特供商店,而且干部的职务越高,特權越大,享有的种种物质待遇同普通群众之间的反差也越大。苏联普通群众把这些享受着特供的特權阶层称为“贡産煮议贵族”。

    “贡産煮议贵族”在勃列日涅夫时期逐步形成规模。勃列日涅夫特别推崇长期主持意识形态工作的苏斯洛夫的一句话:“干部队伍的稳定是成功的保障。”于是,干部终身制顺理成章地形成了,干部队伍不断扩大,安顿干部的机构也随之不断增加,哪怕众多机构重叠也在所不惜。

    大搞特權首当其冲的便是勃列日涅夫本人。他儿子尤利是个纨绔子弟,但年纪轻轻就当上了苏联外贸部第一副部长。其女儿加琳娜生性风流,平均每两年就要更换一任丈夫,她最后一任丈夫邱尔巴诺夫不学无术,却仰仗勃列日涅夫的权势,扶摇直上,仅仅10年时间就从一个低级军官晋升为上将,后又担任内务部第一副部长。在此期间他贪污受贿65万卢布,酿成了震惊全国的“驸马案”。

    其他高层人物的子女也很自然地进入特權阶层,米高扬的儿子快速升迁为《拉丁美洲》杂志的主编,葛罗米柯的儿子被任命为苏联科学院非洲研究所所长。在地方上,各共和国的科学院,都“变成了塞满亲属和以地方領導为&靠山的人谋求高薪和清闲职位的地方”。

    特權源于官职,官职越高,特權越多,要想升官,就必須討好、賄賂上級有關領導,職務也因此有了價格。某些地区的官職甚至明碼標價,比如1969年阿塞拜疆一个區委第壹書記“价值”20万卢布,第二書記10万卢布。

    坐实了特權地位,既得利益者們便反對任何涉及對自己特權的改革,更不願意主動遏制蔓延全&社會的腐敗。勃列日涅夫对改革冷言冷语:“改什么呀,把工作做好就行了。”70年代末,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和他的助手起草了一份关于经济改革的报告,引起了部分官僚特權阶层的不满和抵制。结果,柯西金的助手被撤职。



    到戈尔巴乔夫时期,特權现象愈加严重。后来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其自传中揭示:特權阶层有“专门的医院、专门的疗养院、漂亮的餐厅和赛似‘皇宫盛宴’的特制佳肴,还有舒服的交通工具,职位越高,享受的东西就越丰富”,“如果你爬到了档的權力金字塔顶尖,则可以享受一切——进入了共产主义!那时就会觉得什么世界革命、什么最高劳动生产率,还有全国人民的和睦,就都不需要啦”。特權阶层&享受着现代化的医疗设施,“所有设备都是从国外进口的最先进的设备,医院的病房像是一个庞大的机构,也同样很豪华气派,有精美的茶具、精制的玻璃器皿、漂亮的地毯,还有枝形吊灯……”

    同时,既得利益者们不再仅仅满足于特權和特供的享受,他们胃口越来越大,利用手中的權力,大肆捞取个人私利。特别是那些直接管理国有企业财富的经济官僚们,凭借戈尔巴乔夫推行商业化、市场化、经济自由化的混乱时机,疯狂侵吞国家财产;有的大搞權錢交易,获取出口优惠和配额,出口原材料和军火,窃取社会财富;有的在证券、期货交易中获取暴利,兴办银行等金融机构,后来其中少数人演变成为新的金融寡头。

    在一个社会中,如果普通人付出努力,可以通过正常的上升途径获得高位,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可以赚取财富,那么从某种角度上看,这个社会还算是公平的。但在前苏联,随着特權阶层的兴起、固化和自我封闭,底层精英升迁之路和获取财富的途径几乎被堵死了。底层群众自称“我们”,而把特權者称为“他们”,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远,甚至对立起来,苏联模式丧失生命力也就不可避免了。

谢谢您的阅读!
更多原创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xiangbai99
个人微信:xiangbai77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 举报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前苏联特供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