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菜九段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韩信根本不会跑——论拜将台史实之伪
5996 次点击
36 个回复
菜九段 于 2018/2/13 9:32:3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题记:韩信受到重用是刘邦生平的重要事件,但人们记住这个重要事件却是因为这个事件的虚假记录。而要取得对刘邦的正确认知,需要破解的正是这样的虚假记录。韩信受重用是真,而拜将台的相关故事为假。

    老共产党人菜九段有言: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中国人就最不讲认真。一般来说,只要给出一个说法,中国人往往就认了这个说法而不去较真。所以中国的事常常是挂起来,不行的话,可以挂个一万年嘛。但一万年太久,中国的事老是这样挂着,也总不是个事。如果像菜九一样,不轻易认可现行说法,而想较个真,就可能发现事情并不像人们以前认定的那样。于是那些本可挂上万把年的事,或者也挂不下去了。

    拜将台故事与萧何追韩信传说之记载挂了已经不止两千年了吧,但菜九经详细考证得出韩信根本不会跑的结论,故而菜九觉得不能让这样的不实记载再挂下去了。近年来菜九把韩信问题翻了个底朝天,否定了太多的记载,其中也包括萧何追韩信的记载,考证过程详见《千古谁识拜将台/千古谁识追韩信(升级版)》(网络任意搜索即得)。现将否定拜将台史实的考证功课,以《韩信根本不会跑》的形式作一个简要归纳。不过,根据中国人的特点,你不把一件事驳斥到体无完肤,他们就不认你的账,甚至你做到这一点他们仍然会不认账。不认账是他们的事,驳斥到体无完肤是菜九的事。现在来看看菜九是否将其驳斥到体无完肤了。

    现实情况是,韩信的跑与萧何的追已经深深植入中华民族的记忆深处,融化到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菜九认为韩信不仅没有跑、也根本不会跑,实在是石破天惊的提法。因为韩信这个跑很关键,没有韩信的跑就没有萧何的追,也没有后续韩信拜将的事。否定了韩信的跑,就否定了拜将的故事。

    其实并不需要多少智力水平,只要对韩信入汉的简短过程作简单分析,就一定会对韩信的跑产生疑问。韩信所谓的逃跑前的状态是什么,跑的理由又是什么,历史记载虽然是含而糊之,但大体上还是记清楚了。先来看看韩信逃跑前的状态。

    简言之,韩信在项羽那里感觉没有前途,故而亡楚归汉到刘邦阵营另寻出路。鸿门宴之前,刘邦原本是可以王关中的,因项羽对前景坚决不接受,暴怒着要武力解决刘邦,刘邦情知不敌,便出让了王关中的权利,愿意去巴蜀汉中。具体考证可参见菜九《千古不散鸿门宴》,此不赘述。韩信在项羽身边工作,应该见证了鸿门宴上刘项交接的这个过程,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前景似乎不看好的刘邦。

    刘邦当时是人气王,《高祖本纪》记:“楚与诸侯之慕从者数万人。”韩信应该属于这种人。《功臣表》称韩信至咸阳亡,不如列传准确。韩信所在的楚军应该在鸿门宴之后就进抵咸阳,然后才能开始为期长达四个月的分封,韩信不可能在分封的事刚刚开始、甚至还没有开始的时候选择归汉。韩信的归汉应该是在刘邦入汉中的时候,而不可能是更早。虽然亡楚归汉是当时的一种潮流,是一种人心向背的具体表现,但韩信此举不是简单的随大流,应该说与其对刘邦的好感有关,表明其对刘邦有所期待。因为先在项梁、后在项羽身边工作,韩信有多次机会亲见刘邦,其好印象来源直接。关于刘邦的事迹及长处,韩信所知远比我们包括司马迁在内的后人要多得多。根据自己的了解,韩信判断到刘邦处会有好的前途,所以才有亡楚归汉之举。

    史称,韩信到刘邦阵营又 “未得知名。为连敖”,汉功臣里以连敖职位在起义之初就加入者为数不少,感觉是个较低职阶。菜九以往的考证,根据樊郦滕灌曹周的晋升职阶中没有连敖一职,而将此职务归于吕泽部所特有。所以可以大致断定,韩信入汉之初加入的是吕泽部。韩信入汉,肯定想一下子就投靠到刘邦的主体内,但在入汉的洪流中,可能想一下子就找到刘邦也不容易,所以韩信就找了个方便的军队先加入了再说。因为不加入的话,连吃饭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这支军队是吕泽部,吕泽部也很大,算是刘邦的盟友,有自己的军功军衔体系,有别于刘邦本部。刘邦部实行的是秦制,吕泽是楚制,连敖即为吕泽部特有。但韩信这种没有来历的人,一上来就任此职,又像极了刘邦的做派———你原来是什么官衔,加入时仍然是什么官衔,大概连敖一职,与郎相当。果然如此的话,则吕泽的做派与刘邦相同。




    韩信从归汉到拜大将的时间不长,不会超过四个月,汉元年四月诸侯罢戏下,八月汉就发动了定三秦之战,韩信故事只能发生在这四个月当中。为连敖之后,发生了韩信坐法当斩、夏侯婴言于上、上拜为治粟都尉诸事。这里面最要害的事是“上拜为治粟都尉”,我们来看看是怎么达到这一步的。

    韩信犯死罪被监斩的夏侯婴救下一事,故事性太强,不像是真实发生的事。夏侯婴的传记没有提及此事,不代表没有发生,但此事过于离奇,可能是出于神话韩信才能而人为编造的。刘邦拜韩信为治粟都尉,应该是上述故事以后的事。上述故事有假,但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的逻辑关系应该如此,这提示刘邦肯定与韩信见面了,而且有好感,否则韩信一个新人,寸功没有,怎么可能呢?所以一旦正视刘韩的这一会面,就可以立即取缔拜大将记录。因为治粟都尉已是高级干部了,比曹无伤那个左司马还要高很多。需要特别提一下,都尉虽然没有大将威风,但这个职位确实相当高了。靳歙定三秦时也就是骑都尉,郦商也就是陇西都尉,所以这种职位是可以委以重任的。陈平在项羽处受重用,其职务也就是都尉,他立下了击降殷王这种大功劳,也就被拜为都尉,可见都尉一职确实可以有很大担当的。韩信出任此职,应该是刘邦的钦点,而不是出于夏侯婴或萧何的举荐,表明刘邦对其才能的认可。如果这样的际遇韩信仍然有什么不满,他是什么人啊,刘邦看走眼了吗?

    治粟都尉,百度百科称:“汉初官名。汉武帝时又名搜粟都尉。掌管生产军粮等事。韩信曾任此职。”搜遍网络,治粟都尉也只有韩信一人。表明史料中韩信是首位、也是唯一一位担任此职之人(有读者指出菜九“治粟都尉唯有韩信一人”之说有误,以为桑弘羊也是,还有其他人。但桑弘羊的认定是有争议的,唯一没有争议的还就是韩信。所以不能说菜九有误)。此前没有此官职,此后亦不见此官职,两千多年来治粟都尉只有韩信一个人,如果是刘邦为韩信量身定制特设的,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因人设事,足见刘邦待韩信不薄啊。估计韩信任此职后,划归萧何领导。日后吕后设计杀害韩信就通过萧何诱捕,提示韩信与萧何有良好的工作关系。

    回到拜将台之前韩信与刘邦的这次见面,这次面谈应该是韩信自己创造的机会。韩信离开项羽到刘邦处找机会,是有备而来,憋了一肚子话,他不可能坐等刘邦来发现自己,一定是主动沟通的。因为有个人追求的韩信如果真有什么高见的话,他完全可以直接找到刘邦面谈,而且刘邦并不难见到,估计还是欢迎此类面谈的,尤其像韩信这样在项羽身边待过的人,更是刘邦亟需晤谈的对象。虽然韩信起先加入的不是刘邦主体,但在汉中这个狭小的地方,韩信很容易就能找到刘邦。何况韩信既然可以数与萧何语,为何不能直接找刘邦?萧何可能要比刘邦忙得多啊。韩信有数次向项羽进言的记录,在迫切需要找出路的情况下,直接向刘邦进言,是个合理而行得通的举动。明显的例子有郦生、韩王信、陈平、娄敬,都是因为单独找刘邦进言而受到重用的。我估计,韩信那个治粟都尉,就是与刘邦会面的结果,也完全符合刘邦的一贯做法。而无论是夏侯婴还是萧何举荐,都比不了韩信迫切心情真实。所以韩信更可能是自己而不是通过萧何找到刘邦。所以韩信这段历史不妨略去处斩的情节,略去夏侯婴这个中间人,是从连敖岗位上向刘邦直接进言,受到重视而提升,也提示两个人一下子就很投缘。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拜将台之前韩信与刘邦见过面了。拜将台之前韩信与刘邦见过面了。拜将台之前韩信与刘邦见过面了。

    韩信投靠刘邦,能与刘邦面谈并获得重用应该是他的终极追求,从他被拜为治粟都尉来看,这个过程完成了,这个追求实现了,韩信的个人价值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升。郎中或连敖估计只相当于连级干部至多副营级,比曹无伤那个左司马还要低得多。治粟都尉则绝对是高级干部,相当于师以上干部,与连级干部相比,真有天壤之别。须知,日后垓下决战记录到的韩信部下蓼侯孔藂及费侯陈贺是追随刘邦在芒砀山起义的老弟兄,在韩信当上治粟都尉的时候也只是左司马,被刘邦处死的曹无伤有击杀秦泗川守之功,也不过是左司马,这些人都是长期追随刘邦出生入死、战功赫赫的,而韩信什么功劳都没有,一下子就超过他们很多,刘邦给他的待遇真的不薄啊。这个时候就要讨论韩信为什么要跑了。  

    根据记载,韩信的跑是因为有所不满。在韩信还什么都没有做的情况下,刘邦就量身定制了治粟都尉一职,这表明刘邦对韩信特别赏识。何以赏识?肯定是通过谈话。仅仅通过谈话,刘邦一下子就认定韩信是个可用之才,预先就安排寸功没有的韩信担任如此高级的职务,这样的隆遇,任何人都不应该不满。这么高的待遇还要不满,这是什么人啊?人们可能以为韩信还有很多高明的见解没有说,所以有所不满。遗憾的是,这样的情况并不存在。须知,韩信的治粟都尉就是与刘邦面谈的结果,韩信应该说的都说了,不会有什么保留。如果韩信还有所保留,藏着掖着的,也太不把机会当机会了吧?到了韩信担任那样高的职务后,见刘邦只会更方便了,真要有什么重要的话话需要讲,总比与刘邦不认识的时候方便讲吧,怎么还要等萧何安排?简直是无稽之谈嘛。

    韩信入汉即受重用却还要逃跑的记载又产生了新的问题——韩信在项羽处默默无闻,入汉不久就受到赏识及重用,又怎么会逃跑呢?所以啊,寸功没有,仅通过主动进言,就受到刘邦特别重用的韩信,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要逃跑,也太有损韩信的光辉形象啦。求仁得仁,又何跑焉?所以套用黄永胜针对九一三事件的感叹,韩信啊韩信,你跑什么跑。真是害死人啊。

    拜将台故事中韩信跑的环节显然说不通,姑且认为虽然不合理韩信还是跑了吧。但就算韩信跑了,萧何怎么知道的,这不是一个问题吗?萧何是听说的吗,难道萧何派人看守韩信了吗,否则他怎么知道韩信不见了?不见了就是跑了吗?不见的原因有很多,比如跟熟人喝酒去了,与人斗殴受伤了,都可以不见。不见不代表就是逃跑了。怎么萧何听人说韩信不见了,就认定韩信跑了呢?显然是韩信写了告别信并派人送给萧何了,否则萧何怎么知道?但史料中没有写信送信的记录,萧何怎么判断韩信跑了还是一笔糊涂账。就算跑了,还有问题:一是跑了多久,如果跑了几天,萧何无从追起;既然萧何追了,表明韩信刚刚逃跑萧何就知道了;那么又回到刚才的问题及荒唐的推论,就是韩信告诉萧何他跑了,这是什么样的跑法啊,捉迷藏啊?二是萧何应该往哪个方向追?四面八方,选择甚难。如果追错方向,就南辕北辙,无从追上,而萧何又追上了。显然韩信在告诉了逃跑时间的同时,也告知了逃跑方向。当时的汉中算是荒凉之地,而且相当闭塞,栈道又烧掉了,想跑出去还真不容易。其实还有问题,万一韩信的逃跑信送达萧何的时候,萧何抽不出身来,不也追不成吗?何况韩信怎么知道信能准时送达,万一送信的人找不到萧何,岂不又得耽搁时间?反正萧何要能及时追赶韩信,其中的环节不能有任何闪失。无论怎么看,得到韩信充分指点的萧何追韩信感觉怪怪的,韩信的这个跑是真跑还是假跑啊?假史若欲不穿帮,还真是一件技术活啊。

    之所以不认可《淮阴侯列传》所载拜将台故事的真实性,是因为其中的不合理因素太多了,要让人不起怀疑亦难矣哉。就像上述不合理的跑与不可理喻的追,如果倾全力将其中的不合理一一抠出,难道不像一出荒唐大戏吗?不知列位看官有同感否?可能列位看官会说,如果不跑,怎么会拜大将?对不起,连跑都是假的,拜大将又如何真的起来?在以上的推敲中,整个跑与追都被驳斥得体无完肤了,难道不是吗?

    其实拆穿了韩信的跑与萧何的追,拜将台事件之有无基本上已经不需要再讨论了,但考虑到中国人死不认账的特点,还是简单讨论一下为好。

    拜将台上,最能为韩信拿分的,即证明韩信大将地位是实至名归的,当属刘韩对话。可惜,稍一推敲就会发现说辞里面的猫腻不少。菜九在十多年前怀疑上韩信假史,就是从拜将台说辞开始的。因为说辞中纵论天下大势的内容已超出当时的认知程度,所以真实性大有疑问。韩信亡楚归汉,处于汉中这种闭塞的地方,应该不会知道项羽及其他诸侯的动向。像“诸侯之见项王迁逐义帝置江南,亦皆归逐其主,而自王善地”诸事,皆为项羽出关后所为。与之实际对应的就是项羽迁义帝及臧荼杀韩广事,尤其是后者的发生时间月表在元年八月,即刘邦定三秦之月,此时尚未发生,韩信不可能知道。不仅是韩信,整个汉阵营可能都无法知道这些事。韩信说辞的内容不可靠者亦甚多,如“至新安,项王诈阬秦降卒二十余万,唯独邯、欣、翳得脱”。实际上不独此三秦将得以生存,章邯弟章平、守开封的赵贲,亦不诛,这些人都出现在汉定三秦的过程中。但这种提法一直流传下来,甚至于在《项羽本纪》中作为一个事实固化了下来。所以说,不实的历史记载真是害死人啊。再回到韩信的拜将台,他在拜将台上说一些自己根本不知道的事,怎么可能呢,显然是后人根据当时的情况追补的嘛。那么还会有拜将台吗?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刘邦根本没有拜韩信为大将。韩信的军神也是建立在虚假记录上的,与拜大将故事一样都是经不起推敲的。强调一下,韩信在担任军事统帅之前,他的职务就是治粟都尉,是萧何的助手,是责任军需的。韩信的统帅角色是从击魏赵时开始的。定三秦与东征攻占彭城及彭城失败,都与韩信没有任何关系。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4 9:41:55    跟帖回复:
       沙发
       古史杂识之 古风探求

        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老话。几十年来,对于什么是古风,始终没有一点概念。近读《史记·季布栾布列传》,对于古风一道,似乎找到了一点模糊的感觉。

        季布是项羽手下的一员猛将,在楚汉战争中有几次差点将刘邦活捉。刘邦当了皇帝,即下令通缉季布:有举报者,赏千金;藏匿不报,罪斩三族。季布起先藏在濮阳周氏家。周氏觉得自己家不安全,就告诉季布,应换个地方躲一躲,如果季布不领情,周氏愿意以死明志(表明出此策不是怕死的缘故)。季布知道,在周氏这里也只是条生路而不是出路,也就答应转移到曲阜朱家处。朱家去找刘邦朝中的高官夏侯婴,告诉对方,像朝廷这样急于抓季布,逼急了,季布北走胡,南走越,会给大汉王朝带来麻烦。奇的是,作为朝廷高官,夏侯婴也太不讲政治了,他明知季布就在朱家处,没有给朱家定威胁、窝藏之罪,竟认可朱家所言之理,不仅没有逼朱家交出人来,而且将朱家的意思通报刘邦了。而刘邦居然也就从善如流,不仅不再追究计较季布的战争罪行与战犯身份,反而赏季布一个官做。

        那么,季布是不是值得周氏和朱家冒生命危险去救呢?看来值。刘邦死后,吕太后掌权。匈奴单于写信给吕太后,说什么,我死了老婆,你死了老公,老寡妇正好可嫁给老光棍。吕太后大怒,召开殿前会议,准备讨伐匈奴,绝大多数人都与吕太后保持一致,大将樊哙更是扬言,只要有十万人马,就可以横扫匈奴。只有季布一个人持异议,他说:“樊哙说这话,就该杀头。想当初高皇帝(也就是刘邦)带了四十万人马攻打匈奴,樊哙也参与其事,结果被围在平城七天七夜,死伤无算。*现在说什么只要十万人,简直是胡说八道。国家刚刚经过战乱,不应再起战端。”季布的这些话,吕太后显然不愿意听,但因说的都是事实,吕太后不仅接受,而且打消了与匈奴开战的念头。季布此举至少拯救了胡汉几十万人的性命。

        那么,所谓古风,实际上就是为了公义,可以将私利抛在一边且不论付出多大代价的一种风气。季布是国家需要的人材,周氏、朱家认定这一点,甘愿冒满门抄斩的危险为其奔走;夏侯婴认可了这一点,甘愿冒断送前程丢乌纱帽的危险为其开说;刘邦接受了这一点,甘愿把自己的圣旨送进垃圾堆,让一个见证自己当年屁滚尿流狼狈相的人进入朝廷。国家不能轻启战端,季布认定这一点,不顾自己出身不干净、会被人新账旧账一块算的危险,出头与最高当局、与所有朝廷同僚唱反调;吕太后认可这一点,宁愿自己被单于平白羞辱一顿。在这一连串的事件中,有一点很重要,即坚持正义的一方往往能有好的收场。这就是令今人羡慕不已的了。

        刘邦与吕太后在今人的心目中形象很糟糕,而查一查他们的底案,竟没有做任何祸国殃民的事。此二人作为封建社会的统治者,而且都具有强烈的报复心,能有如此记录确实不易。说白了,他们没有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而置国家利益于不顾。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的面子一钱不值。为什么汉王朝能延续四百年,并且绝大多数中国人至今被冠之为汉人,原因或者就在于刘邦很具有古风,后世的治国者难以望其项背。遗憾的是,汉人的这种古风,并没有溉泽日后的汉人。而这半个世纪中国的所有灾难,中国目前泛滥的腐败,又无不与古风的失缺有关。其中的关窍,读者诸君自能体会。

        *平城之役,应该有刘邦轻敌的原因,他只带领前锋部队,脱离大队冒进遇险,并非其能力不及匈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4 12:26:54    跟帖回复:
       第 3
    章邯根本没自杀
    比如章邯的结局是自杀这样的历史记录,原本也是可以挂万把年的,现已挂了不止两千年了吧,菜九觉得情况不能再这样继续挂下去了,所以出手清理一下。

    百度百科称:章邯(?―公元前205年),秦朝著名将领,上将军。秦二世时任少府,为秦朝的军事支柱,秦王朝最后一员大将。据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赵正书》显示,赵高是被章邯所杀。 秦二世元年(前209)九月,受命率骊山刑徒及奴产子迎击陈胜起义军周文部,屡战屡胜。又陆续攻灭义军田臧等部于荥阳直逼陈,迫陈胜遁走。后攻杀反秦武装首领魏咎、田儋、项梁,移师渡河攻赵。巨鹿之战中被项羽击败,后和诸侯联军达成协议,废除秦王子婴,由秦人章邯、司马欣、董翳三人获得关中之地。分别为雍王、塞王、翟王。号称三秦。章邯在汉王元年(前206)八月,与刘邦军屡战不利,退保废丘(今陕西兴平东南)。汉王二年(前205年)六月,城破自杀。
    网络查找其他的百科,与此大同小异,这个认识大概是历史共识了。但这个认识并不准确。菜九作《秦楚纲鉴》就处理过这个问题,并将心得收入《古史杂识之  汉高祖三题》之“二、 刘邦的杀降杀俘倾向”,以为章邯不是自杀而是被俘后被杀。菜九之所以敢于逆所谓的历史公论而动,实在是因为史料中章邯之死的历史记载并非只有自杀一种,还有一种是被俘,立功者是丁复的部下朱轸。《高祖功臣侯者年表》(都昌侯朱轸)以舍人前元年从起沛,以骑队卒先降翟王,虏章邯。
    汉定三秦非常顺利,汉二年十月之前基本平定,只剩下章邯固守废丘顽抗,刘邦东征未暇攻克,留给朱轸所部等围困。直到汉二年六月刘邦回到关中才举手剿灭章邯,应该是朱轸抓获了章邯。这个朱轸抓俘虏有一套,董翳也是他抓获的。公论的章邯城破自杀不成立。这个所谓的公论出自《高祖本纪》。《高祖本纪》称:引水灌废丘。废丘降,章邯自杀。《高祖本纪》在资料的客观性上显然不如《高祖功臣侯者年表》。这个公论是可以推敲一下的。章邯分明为都昌侯朱轸所虏,为什么《高祖本纪》言其自杀?道理大概是这样的,无论章邯有多大罪行,杀害俘虏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高祖本纪》就记录到为刘邦讳的结局,这是官方公开的说法。而《高祖功臣侯者年表》要记录功臣的真实功劳,所以就据实而记了。作为秦之悍将,章邯双手沾满了反秦武装的鲜血,刘邦对他不仅在感情上不兼容,在理智上也不能允许他继续存在。故在俘虏不久,即将其处死,满足了刘邦及其部下感情和理智的需求。
         刘邦的杀降杀俘的名气不如项羽,但这个问题不仅存在,而且还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严重。审视整个楚汉战争,期间为汉军俘获的一方势力人物为数相当不少。如魏王豹、赵王歇、代王陈馀、代相国夏说、雍王章邯、齐王田广、塞王司马欣、韩王郑昌、殷王司马卬均属被俘。其中绝大多数均留下与章邯一样死于非命的记载。这些人都是先被俘后被杀。因为死是不可改变的最后结局,而被俘可能是死前的某种状态,上述人等皆有先俘后杀的嫌疑。这些人都是一方领袖,杀掉他们可以减少敌对势力的凝聚力。
       《大事记解题》卷八曰:周文数十万之兵至戏下,二世仓皇失措,非章邯,则手就亡矣。所以犹能屈强两岁,皆邯力也。高祖自汉中东出,司马欣、董翳望风稽颡。独邯坚守废丘。攻之逾年不下。至于引水灌之,然后破,此岂脆敌哉。惜其不知所事,身名俱灭。
    这是说章邯逆流而动。但章邯所为不过是各为其主,所谓的顺应大势是事后诸葛亮的说法。其实刘邦杀掉章邯倒不必顾忌名声,章邯难道还不是死有余辜吗。刘邦一忌讳,历史就乱套。广大看官记好了,章邯根本不是自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2/28 9:52:16    跟帖回复:
       第 4
    历史大佬吕泽完全可以不消失
    历史对吕泽的不认知不感兴趣已经不止两千年了吧,但吕泽的存在及其作用足以改变整个历史记载,故而菜九觉得这样的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所以出手清理一下。近年来菜九把吕泽这样一个基本上被历史彻底掩埋的人,发掘出来,勾勒出其历史轨迹,既是一个工程,也是一件功德。这些专门讲吕泽问题的功课,除了《略论汉定天下过程中的吕氏武装》《杂议吕泽》《吕泽问题从头说》之外,还有涉及吕泽的《汉孝惠帝的身世成谜》《清理陈豨乱象》,渐渐地吕泽问题的探求也成了菜九的一个主打版块。现仅将吕泽存在的问题,在中国人最不认真的题材下作一个小型化的尝试。
    大佬吕泽从历史上消失,虽然是汉当局的一个预案,但这个预案居然得以实现则是一个很意外的事情。因为司马迁写史的时候,吕泽的事迹就完全虚化了,并且有可能有所回避,但朝廷档案中毕竟留下了为数不算太少的吕泽存在印迹。尤其重要的是,在司马迁的笔下吕泽也出场了,虽然只有一次,即刘邦彭城失败投靠了吕泽的那一次。如果根据这样的明显存在痕迹再加上《功臣表》里的记载,就完全可以发现吕泽是一支独立于刘邦体系的武装。如果再用刘邦主打战将的作战轨迹核对《功臣表》,就会发现可以划归吕泽的功臣真的为数不少,甚至于汉初十八大诸侯就有一半可以划归吕泽名下,所以吕泽所部不仅规模庞大,而且战将如云,差不多可以跟刘邦分庭抗礼。所以说他是历史大佬绝非浮言虚语,而是货真价实的。
    吕泽在历史记载中消失缘于汉初大臣平诸吕,因为吕氏一脉被连根铲除,所以连带吕泽的功劳记载也消失了。司马迁写史的时候,吕泽存在的痕迹肯定比现在多得多,只是当时的写作条件及沉重的写作任务,可能还要加上通行的忌讳,使得司马迁没有时间与条件将吕泽的存在彰显出来。好在司马迁写史抄录了不少朝廷档案,里面还是有吕泽存在的痕迹,这些痕迹都保存在《史记》中了,我们后人完全有条件尽量恢复吕泽存在的历史。比如《高祖功臣侯者年表》记(东武侯郭蒙)以户卫起薛。属悼武王。(曲成侯蛊逢)为二队将属悼武王入汉。(阳都侯丁复)属悼武王杀龙且彭城。《惠景间侯者年表》记(博成侯冯无择)以悼武王郎中兵初起从高祖起丰。攻雍丘,击项籍。力战奉卫悼武王出荥阳。所谓的二队主要出现在破秦入汉中时,从时间上推算,应该是刘吕两军在这个时期合兵一处以此区别。与二队相应的就应该是刘邦为首的嫡系部队。(河阳侯陈涓)(柳丘侯戎赐)(东茅侯刘钊)以二队将入汉。 (柳丘侯戎赐)又是以连敖从起薛者,而连敖一职似乎也是吕泽部的专属官衔,日后韩信也得了此官衔,估计韩信投奔汉先到了吕泽部落脚。查找连敖一职,又从汉功臣里找到了(广陵侯召欧)为连敖入汉。 (朝阳侯华寄)以舍人从起薛,以连敖入汉。(隆虑侯周灶)(朝阳侯华寄)以连敖入汉。 (煮枣端侯革朱)以越连敖从起薛。以这些人相类的历程为据检索功臣,还可以找出若干可以归于吕泽一脉者。再根据这些人的功劳,就可以大致将吕泽的存在勾画出一定的轮廓,如此这般反复勘比,吕泽的行动轨迹与功劳即使不能历历可数,但可圈可点之处也的确不少,较之彻底消失,吕泽的存在感是不是明显了许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3 14:30:56    跟帖回复:
       第 5
    萧何无须追韩信

    萧何追韩信传说之记载,原本也是可以挂万把年的,现挂了已经不止两千年了吧,但经菜九详细考证得出韩信根本不会跑的结论,故而菜九觉得不能让这样的不实记载再挂下去了,所以出手清理一下。近年来菜九把韩信问题翻了个底朝天,否定了太多的记载,其中也包括萧何追韩信的记载,考证过程详见《千古谁识拜将台/千古谁识追韩信(升级版)》_煮酒论史_天涯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no05-419926-1.shtml现将萧何根本不会追韩信的考证在中国人最不认真的题材下作一个小型化的尝试。

    不会追的前提是韩信根本没有跑。认为韩信没有跑、也根本不会跑,实在是石破天惊的提法。因为韩信这个跑很关键,关系到韩信拜将一事的真伪,韩信的跑与萧何的追应该是韩信拜将故事的核心。对韩信的跑产生疑问,当然是根据其入汉的简短过程作出判断的。韩信所谓的逃跑前的状态是什么?跑的理由又是什么?历史记载虽然是含而糊之,但大体上还是记清楚了。简言之,韩信在项羽那里感觉没有前途,故而亡楚归汉到刘邦阵营另寻出路。韩信从归汉到拜大将的时间不长,不会超过四个月,其间发生了韩信为连敖。坐法当斩。夏侯婴言于上。上拜为治粟都尉。诸事。注意,在萧何追韩信的时间,韩信是治粟都尉。韩信在楚为郎中,与入汉为连敖职务差不多。而治粟都尉则高得多了。连敖估计相当于连级干部至多副营级,比曹无伤那个左司马还要低得多。治粟都尉则绝对是高级干部,相当于师以上干部,与连级干部相比,真有天壤之别。陈平为项羽立下击降殷王这种大功劳,也就被拜为都尉。可见都尉一职确实是可以有很大担当的。韩信出任此职,应该是刘邦的钦点,表明刘邦对其才能的认可,韩信应该不会有什么不满。而且纵观整个历史,两千多年来治粟都尉只有韩信一个人,这完全是刘邦为韩信量身定制的。而那个时候,韩信还什么都没有做呢。这表明刘邦对韩信特别赏识,何以赏识?肯定是通过谈话。换言之,韩信从连敖到治粟都尉,是他与刘邦面谈的结果。刘邦通过谈话,一下子就认定韩信是个可用之才,预先就把高级职务给了寸功没有的韩信,这样的隆遇,任何人都不应该不满。韩信入汉即受重用这一事实,本身又产生了新的问题——韩信在项羽处默默无闻,入汉不久就受到赏识,又怎么会逃跑呢?试想,寸功没有,仅通过主动进言,就受到刘邦赏识而重用的韩信,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要逃跑,也太有损韩信的光辉形象啦。求仁得仁,又何跑焉?韩信的跑很关键,如果韩信不跑,就用不着萧何去追了。但问题在于韩信会跑吗?所以套用黄永胜针对林彪逃跑一事的感叹,韩信啊韩信,你跑什么跑。真是害死人拉。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韩信跑了,萧何怎么知道的?难道韩信派人送信了吗?大概是送信了。否则萧何怎么知道?难道听人说韩信不见了,萧何就认定韩信跑了吗?不见的原因有很多,比如跟熟人喝酒去了,与人斗殴受伤了,都可以不见。不代表不见就是逃跑了。就算跑了,萧何应该往哪个方向追?四面八方,选择甚难。如果追错方向,就南辕北辙,无从追上,而萧何又追上了。显然韩信告诉了逃跑的方向。当时的汉中算是荒凉之地,而且相当闭塞,栈道又烧掉了,想跑出去还真不容易。得到韩信充分指点的萧何追韩信感觉怪怪的,韩信是真跑还是假跑啊?之所以不认可《淮阴侯列传》所载拜将台故事的真实性,是因为其中的不合理因素太多了,要让人不起怀疑亦难矣哉。就像上述不合理的跑与不可理喻的追,不知列位看官有同感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19 10:39:08    跟帖回复:
    6
    徐晓冬出拳对咏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3/29 8:48:23    跟帖回复:
    7
    同人于野2016 时间:2017-10-05 21:20:37
      @菜九段001 2017-08-28 13:31:18
      czyd899: 回复 菜九段001 :但是功臣表或年表有时都会有记错搞错问题和各种出入啊,比起这种大段的话事件发展,而且世家内容应该还是审核过多种信息的
      禁言 | 删除 | 2017-8-28 09:34回复
      czyd899: 回复 菜九段001 :或者有没有可能,这个事件里做事的其实是吕泽儿子,然后原版文件写的是建成侯,所以抄的时候就抄成吕泽了。但是史记这是世家里面的主要内容,而汉书编的时候应该又复核过这事,二者都写十一年英布反时......
      -----------------------------
      我认为古代写史多有写史者的主观成份,还加上文学宣染成份,萧何追韩信就应是张冠李戴的文学宣染故事。萧何是文官,对韬略战略不会精通,也就不会认识到下级军士是将才,他也不会向刘邦推荐军士韩信,那么多能征将士,一刘邦不会用,二将士们也不服。楼主考究韩信是吕泽部下就合理了,应是吕泽在战争中韩信曾为吕泽出谋划策发现了韩信是将才,吕泽向刘邦推荐重用韩信,吕泽是刘邦相同起事的二队军力,他的荐言足以说服刘邦和压服众将。这也能解释后来韩信的部队为什么刘邦能随时调出的问题,因韩信属于吕泽部将,刘邦可通过吕泽调出韩信的军队。韩信坐大被刘邦封王,吕泽应是捉韩信削王为侯的主谋之一,所以韩信应是成也吕泽,败也吕泽才对。刘邦与吕泽成功把韩信削王后,就开始了把各个异姓王各个击破的战略。吕泽在汉八年死亡的话,在吕后推动下没停止各个击破异姓王的战略,连降为列侯被管制起来的韩信也被吕后集团杀了。刘邦要换太子而没换成,更能说明吕泽死后的吕泽势力能左右朝政,史书说是商山四皓让刘邦改变了主意是文学编故事,应是吕家在朝中的重量级重臣都反对换太子,刘邦深知还得靠吕泽身后的势力相助才能击灭各个异姓王,只好作罢。刘邦临死前应是要采取行动削吕家势力,命令杀吕后的妹夫樊哙就是行动,陈平畏惧吕家势力连樊哙也没杀成刘邦就死了。

    作者:王无敌于天下 时间:2017-10-09 11:07:06
      刘邦为主,吕泽为辅的体系,使得刘邦可以借助法理上的优势在地方大肆扩张刘氏势力。据记载,汉初54个郡,中央只控制了15个,其他39个在诸侯王手中,主要是刘氏诸侯王。吕氏在刘邦死后控制了中央政府,但是水分比较大;而且这个中央政府,论实力也就比某个刘氏诸侯王大不了多少,几个刘氏诸侯王联手,中央政府是斗不过的。
      为了向地方扩张,控制中央政府的吕氏和控制地方的刘氏做了一定程度的利益交换,地方上多了几个吕氏诸侯王,中央政府也被齐王的弟弟朱虚侯刘章东牟侯刘兴居给渗透了,而且这个刘章在中央政府非常嚣张。相比而言,还是刘氏强于吕氏,这也是刘邦为主带来的最大优势,可以在地方上合理合法的扩张刘氏子弟的实力。
      总体而言,还是吕氏弱于刘氏,齐王刘襄起兵讨伐吕氏,灌婴率军到达荥阳后,就倒戈了。随后在长安,周勃又策反了剩余的中央军,吕氏失去对中央军的控制,最终覆灭。可见当时无论是朝廷大臣,还是中央军队,都觉得吕氏斗不过刘氏,刘襄起兵就是在逼人站队,要么帮刘氏,要么帮吕氏,没有第三个选择。要是灌婴打了刘襄,恐怕楚王、吴王、代王等都会起兵帮助刘襄,力量对比之下,刘强吕弱,就没必要给吕氏卖命了,打输了就成了反贼了,夷灭三族,不值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3 15:16:55    跟帖回复:
    8
    臣光曰:世或以韩信为首建大策,与高祖起汉中,定三秦,遂分兵以北,禽魏,取代,仆赵,胁燕,东击齐而有之,南灭楚垓下,汉之所以得天下者,大抵皆信之功也。观其距蒯彻之说,迎高祖于陈,岂有反心哉!良由失职怏怏,遂陷悖逆。夫以卢绾里闬旧恩,犹南面王燕,信乃以列侯奉朝请,岂非高祖亦有负于信哉!臣以为高祖用诈谋禽信于陈,言负则有之;虽然,信亦有以取之也。始,汉与楚相距荥阳,信灭齐,不还报而自王;其后汉追楚至固陵,与信期共攻楚而信不至。当是之时,高祖固有取信之心矣,顾力不能耳。及天下已定,则信复何恃哉!夫乘时以徼利者,市井之志也;酬功而报德者,士君子之心也。信以市井之志利其身,而以君子之心望于人,不亦难哉!是故太史公论之曰:“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不务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谋畔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3 13:32:53    跟帖回复:
    9
    韩信登坛之对高祖,能剖明利害
    狐偃示义、示信、示礼三层,虽属霸功,尚合王道,晋国百余年盟主之基,始立于此。后世如韩信登坛之对高祖,邓禹河北之说光武,皆能剖明利害,首定大计。至诸葛亮隆中之对,指事陈画,瞭如观纹,其后规取荆益,鼎足三分,卒如所谋,其明智尤加人一等矣。
    ——《左史比事•狐偃韩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15 7:13:30    跟帖回复:
    10
    前年秋月 : 读之令人喷饭!2017-9-2 7:36   来自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 [转帖]快贴第5季 21458/593448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22 6:47:57    跟帖回复:
    11
    千古谁识李太白 - 江西省基础教育资源网 - 高中 - 语文 - - 高中三年级 - http://www.jxjyzy.com/ResourceHtml/2008/12/01/725266.html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4/28 10:21:47    跟帖回复:
    12
    @凡人肖申克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义和团,知道八国联军,但其中多数并不清楚两者的联系。当年清廷煽动义和团扶清灭洋,义和团杀洋人才几百,但乱杀同胞几万,仅北京一地就杀死数万人!暴行举世震惊!后来才有了八联军打到北京,市民争相扶梯助其进城平乱——本该反思的惨痛历史,却将暴徒写成英雄,这就是我们被灌输的历史。转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10 19:40:22    跟帖回复:
    1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5/22 14:47:10    跟帖回复:
    14
       真能扯,沛是泗水郡治?
      菜九段供稿
      前些时候与沛丰诸友为刘邦的老家丰是县是乡吵得一塌糊涂,菜九以《千古谁识沛丰邑》作结,一锤定音,以为丰只能是也必须是县,同时以为凡是认丰为乡者,在菜记屠刀下日子都会越来越不好过。
      
      其实丰是县是乡在菜九的关注中毫无分量,菜九要搞清楚的假史实在太多了,本来不想在这样的小问题上花时间,最终花了也就花了吧,既然效果还可以,算是一件功德,也不枉费一番辛苦。只是这样菜九看不上的小问题,在当地人看来可是大是大非问题啊,并且延伸出好多问题,比如刘邦是丰县人,还是沛县人,丰属楚还是属魏,沛是泗水郡治,不一而足。像沛是泗水郡治的观点好像颇有市场,引经据典,振振有词,腰杆子都挺硬。
      其实要让菜九来说,“刘邦是丰县人,还是沛县人,丰属楚还是属魏”,真是不容易搞清楚的,都是猜测当道,站在哪边都不过硬。而沛是不是泗水郡治,就不难搞清。
      
      郡与县是省市关系,不排除省会与县在同一个地点。但沛县与泗水郡的省会还真不在一个地方。后世有学者根据萧何与泗水郡高官打交道的记录,以及泗水郡与沛郡的前后延续关系,以为泗水郡郡治就在沛县。菜九以为这样的认识是想当然的典型。并不能因为县里有个省里的高官出现,就以为县就是省会所在地,也许这个高官是省里派出驻县的,也许是临时到县里视察的,什么样的可能都有。
      菜九斩钉截铁否认沛县为郡治是基于这样的记载。
      沛令见时局动荡便与刘邦勾结谋反,事到临头又反悔,这些都表明县令就是当地最高军政首脑。如果是省会,他这样出尔反尔,一是权限不一定够,二是没那么方便,尤其是反悔时,即使百姓不要他的命,省里也不会饶过他。另外,泗水守最终是被刘邦武装击毙的,而击毙的地点在薛,表明薛是一个比沛更加重要的地点。日后项梁召集楚地各大佬开会,就是选择了薛。
      
      刘邦当亭长治刘氏冠,也是到薛才落实的。这除了表明省里比县里的商业化程度要高外,也表明沛是薛的下属区划,从乡经县去省里,顺理成章,天经地义。那么沛是不是泗水郡治,还真那么难解吗?
      
      附言:刘邦密码更名刘邦解码后,田秉锷老师说改得好。在这个名义下,刘邦解码可以无限期做下去。想来也是,刘邦可解之处颇多,有条件就零零星星拆解一番,也颇有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6/12 18:20:18    跟帖回复:
    15

    5996 次点击,36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韩信根本不会跑——论拜将台史实之伪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